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摇83

18浏览    1参与
tropicalfree

事后烟 (现实向)

摇83 /MMHAN

半夜睡醒觉得渴,陈宥维下楼去厨房想拿一杯水,他想就那么一会功夫就不开灯了。不巧被什么绊倒,他低头一看,姚明明正缩在冰箱和橱柜的角落,腿伸在外面一截,看上去奇怪得很。他边打开冰箱门边朝着角落的人开口:“怎么了啊,你这什么,故意自闭吗。”

姚明明带着鸭舌帽,头低垂着,他犹豫了会,故意压低嗓子,以掩盖自己此刻的心烦意乱“你,你最近和师铭泽联系过吗,你知道,他,他…….”

”他被拍到了“陈宥维拿出一罐冰可乐,扔给姚明明 “还不错,他至少上热搜了。”他自己也拿了一罐,拉开拉环,二氧化碳咕咚咕咚翻涌上来,“你别担心他,最近那个《下一站是幸福》在播,这种成...


摇83 /MMHAN

半夜睡醒觉得渴,陈宥维下楼去厨房想拿一杯水,他想就那么一会功夫就不开灯了。不巧被什么绊倒,他低头一看,姚明明正缩在冰箱和橱柜的角落,腿伸在外面一截,看上去奇怪得很。他边打开冰箱门边朝着角落的人开口:“怎么了啊,你这什么,故意自闭吗。”

姚明明带着鸭舌帽,头低垂着,他犹豫了会,故意压低嗓子,以掩盖自己此刻的心烦意乱“你,你最近和师铭泽联系过吗,你知道,他,他…….”

”他被拍到了“陈宥维拿出一罐冰可乐,扔给姚明明 “还不错,他至少上热搜了。”他自己也拿了一罐,拉开拉环,二氧化碳咕咚咕咚翻涌上来,“你别担心他,最近那个《下一站是幸福》在播,这种成熟女和年轻男的故事还蛮受欢迎的,我看很多吃瓜的网友按这个思路,没准觉得他和那个姐姐很甜很真爱,这种小奶狗人设说不定能反吸一波路人粉,反正他那么帅,是吧”

姚明明的表情被鸭舌帽檐的侧影遮盖,他攥着可乐,水汽密密麻麻的沁出在罐壁上,弄得他手湿漉漉的。此刻沉默填满整个空间,陈宥维在水池前一声不响的大口灌汽水,姚明明继续维持那个扭曲的姿势,躲在狭小一隅,零星透过窗户折射进来的霓虹灯光,一闪而逝。

陈宥维手里的汽水很快见底,他咻的一下扔进垃圾桶,困意来袭,漫漫长夜,他准备回去继续睡。他撇了一眼,看到姚明明手里的可乐罐不断向下滴水,随手扯了两张水台上的纸巾,想放他手里。直到靠近姚明明,他突然福至心灵,感到向下滴落的不只是水汽。

陈宥维不可置信的扳过姚明明的脸,借着一点光亮,姚明明那双上扬的猫眼没有平日的锐利,泪水在不断往外涌。“不是吧,你不要说你是因为师铭泽在难过。”

也许因为被发现了,姚明明开始努力压制,他抬头瞪得眼睛圆圆得,抑制想继续哭的冲动。陈宥维有点哭笑不得,他腿一盘坐在姚明明身边,“你知道节目去年4月6结束的吧,这都多久了,你上次不也说你这段时间联系不太上师铭泽。“陈宥维顿了一下,他一直觉得姚明明中文不太行,索性说的直白点“我直说了,大家在厂里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俩又谈得来,你担心他我很理解,出于一个朋友的担心怎么都不过分,但是,我们这个行业嘛,戏假情真,情真戏假的,不管为了粉丝怎么营业,如果生出多余的,不必要的情愫,那只是连累自己,不至于。”

姚明明终于换个姿势,把身体侧向陈宥维那边,他鼓起勇气又略带心虚“你看出来了,是不是。”

陈宥维有点惊讶他的直接,转而有些腹诽,谁看不出来呢,旁人开玩笑提师铭泽的名字,起哄姚明明,他脸红又不承认的时候,大厂清晨与傍晚总能碰到姚明明师铭泽在一块的时候,还有,还有一次陈宥维和师铭泽在练习间歇,姚明明从另一个房间跑过来,想直接从后面扑向师铭泽的背,被师铭泽发现,傻笑得见牙不见眼,“那个时刻他的眼睛也是圆圆的。”陈宥维心想,比赛和出道这一段时间,他见过很多姚明明华丽装扮的样子,然而很奇怪,在师铭泽身边,笑的眼睛圆圆脸也圆圆的姚明明,是他少有觉得他好看的时候。

离开师铭泽的姚明明,嗯,也就是很直的山西男人,几乎没再见过他那种样子。

眼下姚明明无声哭泣,吸着鼻子,弄得鼻头红红,眼睛因为泪水在黑暗里亮亮的,眼尾微微下垂,夜晚会无限放大一个人的脆弱感,何况此刻的姚明明是真的伤心,他努力让自己的声调听起来平缓,毕竟陈宥维比他小,在弟弟面前失态不是他的本意,“我,我其实,说出来你也不信吧”他带着自嘲的语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哪样”陈宥维其实并不好奇他人的私事,但他能感受到姚明明现在,需要和人倾诉,当然他没有告诉姚明明,其实他知道的关于师铭泽的事情,恐怕比姚明明还多。

姚明明抽抽噎噎的,一说起不远的以前又要哭,陈宥维有点想笑,姚明明这个样子真的有点像小女孩,他手搭上姚明明的肩膀表达一点安慰。“你可以告诉我“他轻轻的说道。

“我……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见不到就会想,明明才见过还是想再见到他,我们出道以后挺忙的,我数着盼着休息的时候,等着和他一起玩,刚刚认识的时候他总是来找我,本来我也没什么感觉,这样次数多了,我就好像…..好像习惯了,你知道吗,吃饭练习我都不用再一个人,我以前觉得一个人蛮好的,很自由,但有人陪也很不错,一起说说笑笑闲逛,消磨时间,没什么特别的日子,我也觉得很好。“  姚明明难得这样说自己的心事,他讲完,后知后觉的羞赧,”就是友情,特别好的朋友,我可能,可能太寂寞了吧,在海外漂了那么些年,你知道的,南韩的练习生挺排外的,我太久没感受过这样的友情。“

陈宥维冷不丁“那你哭什么”他直勾勾的看着姚明明“其实我知道的,那天,在大厂的时候,他转过头,不敢看姚明明的眼睛,“我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坐会儿,心里有点乱,绕来绕去找到一个楼梯角的储物间,你们那天门没关严实你知道吗,我还以为你们在打架呢,看你俩背影,刚想进去劝一下,结果师铭泽就转了个身,我看到他把你压墙上,他… ”陈宥维转头小心看了一眼姚明明的眼色“反正我,就看到了。”他其实想告诉姚明明,姚明明惊讶混合迷茫的神态,还挺生动的。

“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吧,你是不是,对他有不一样的感觉了”

姚明明不可置否,“算是吧。开始我以为他就是那个意思” 陈宥维存心逗他一下“哪个意思啊”姚明明慢吞吞的“就是,就是,把我当小姑娘呗”说到这里姚明明又有点伤心“我真这么想的,这么想了很长一段时间,可是大概8月的时候,有天他突然就找我,让我和他上线互动一下,我问了半天为什么,毕竟之前说好要避嫌,他就告诉我,和女朋友被私生怀疑了,要我帮忙转移一下粉丝视线。”

“你还真帮忙了,你那个时候没劝他别恋爱,什么偶像失格之类的?“

”怎么劝,他说他进厂之前就认识那个姐姐了,他…..感觉他蛮喜欢她的。再说,我又有什么立场劝啊,我对他…….难道我就坦坦荡荡吗”

陈宥维听完甩开手,站起来,他没好气,一把揪住姚明明的领子,187的他拎起哭的没力气的姚明明丝毫不费力,“不是,我看你不是在海外呆久了缺少温暖,你是太久没像个男的一样谈恋爱了吧,寂寞的时候互相取暖那不是爱。” 姚明明不明白陈宥维为什么突然生气,他哭的湿漉漉的上目线让陈宥维更加来火“我不想告诉你的,姚明明,但是,你自己不觉得吗,师铭泽为什么最初总去找你,我们最开始都觉得你是重点选手你知道吗。你俩日日在一块感情我不否认,但是你俩的cp在网上开始有人气,他终于有姓名以后,35进20那会,他经常去找胡春杨你看得到吧。他拿你当朋友是真的,你没这个人气帮他往前走他心里清楚,也是真的。”陈宥维激动道“如果当时他和胡春杨的铭扬天下cp立起来了,你觉得他还会想和你营业吗。”

真实被挑破后总容易让人恼羞成怒,姚明明整个人汗毛都竖起来,他微微颤颤立直,推开陈宥维,使出吃奶的力气朝他喊了一声“我艹你妈。”

他怎么会不知道,他呆韩国那么久,镜头开了大家和和睦睦,镜头一关他被呼来喝去,他都懂,但是只要感情是真的,哪怕曾经是真的,他也不允许任何人说破,他没有能守住的了,只有这个。

陈宥维这下也被激怒了“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你怎么那么死板啊,让你跳舞就拼命跳,师铭泽钓你上钩,你巴巴的一分钟也没放下他,你不早就知道了吗,现在曝光了生什么气,你帮他他才有恃无恐,怎么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你觉得难堪是吧。”姚明明刚想往陈宥维脸上猛灌一拳,

“啪”灯开了。

两个一米八几的成年男人挤在小角落,面对面活像两只发怒要开斗的公鸡,夏瀚宇把灯打开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滑稽场面,他是真的半梦半醒,疑惑的看着姚明明和陈宥维,“你俩大半夜不睡,干嘛呢?”

上一秒还在针锋相对的两个人陡然生出奇怪的默契,陈宥维堆出一个勉强的笑“在谈心呢。”他意识到姚明明脸上还有泪痕,用力把姚明明的头按自己肩上,姚明明不得不配合。夏瀚宇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他赶忙离开,走到楼梯处又折返回去,把灯关掉,“你们继续啊,我什么都没看见。”

黑暗再次覆盖,他俩还是保持这个略带暧昧的姿势僵持着,被夏瀚宇无心打断,两个人都不知道要不要接着吵下去。

过了一会,陈宥维感觉肩膀上氤氲湿气,他捧起姚明明的脸,不甘和愤怒并未消退,但更多的,是痛苦,是琵琶行里歌女终于承认商人不会再回来的,彻底直面事实的痛苦。他叹了口气,

“何必呢,其实人在寂寞的时候都很脆弱,换了别人,你也许也是一样的反应。”姚明明摇摇头“不可能的”

“不是的,你没试过怎么知道,有些事并不珍重”陈宥维看着姚明明,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他轻轻把姚明明往后一推,按在墙上,姚明明还没反应过来,陈宥维就捂住了他的眼睛,除了彻底的黑暗,还有唇上柔软的触感。

姚明明仿佛触电,他打开陈宥维覆在眼睛上的手,十分诧异的看着陈宥维“你干嘛。”

“什么感觉。”陈宥维倒是平静下来了,他认真道“这没什么,你可以认为我无聊找消遣,这个时代一个吻是没有特殊含义的,我是这样,师铭泽也是。”

他放开姚明明,今晚闹成这样,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人果然不清醒的时候容易失去分寸。相反,姚明明的情绪却因为这个吻,波动的更厉害,他喊道“不是这样的,你我不了解,可师铭泽不是这样的。他那个时候对我是真心的,他现在对那个姐姐也是真心的。没有真心不会有这样的亲密”

陈宥维真有一种孺子不可教的无力与窝火,“姚明明你真的很犟。”面对这种愿意欺骗自己的傻蛋,陈宥维还真萌生了要折服他的念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那罐可乐里掺了什么别的东西,他清晰的感到自己要失控了。他把姚明明拎到水台边,用力把姚明明背过去压在台面上,将他的外套脱下来,在手肘处打结系在台边柱子上。姚明明被固定住,急的要骂人“我靠陈宥维你疯了吧”但陈宥维没有理他。

手不能动,上半身贴着冰冷的大理石台面,陈宥维的膝盖抵着他的小腿,身高的压制优势让姚明明清醒了很多,他真的慌了,这叫什么事啊,他那些伤春悲秋还没感受完呢。

身后陈宥维冷冷的声音传来“他这样对你吗”, 姚明明感觉他的手已经钻进衣服,向上游走,碰到某个凸起。“没有。”“那这样呢“  裤子开始往下掉,姚明明咬紧牙关“没,真的没有。”他赶忙回答。

陈宥维把他脸板过来,“那这样呢。”他捏了姚明明的嘴,迫使姚明明张开,姚明明被亲的晕晕乎乎,差点缺氧。

他快晕过去的时候,闻到厨房里管栎用剩的火锅底料,呛辣的味道和陈宥维身上清新的香气混合,这是他关于这晚最后的记忆。

 

第二天早上,在别墅住的几个人坐一块吃早饭,管栎还在厨房忙活,胡春杨也在帮忙打蛋,陈宥维喝了两口粥,就匆匆忙忙准备要收拾出门,“哎,你不吃啦,还有鸡蛋饼。”管栎看陈宥维现在就要走。“不吃啦,今天希希要回来,我肯定得去接啊。”

胡春杨抬头“鹅鹅鹅,真好啊,记得把你买的花带上。”管栎看了一眼花在姚明明身后的沙发上,“明明,递一下给宥维。”姚明明把花拿给陈宥维,没看他。

管栎想起师铭泽那事,小心看着姚明明“明明,这几天过得还开心不,不开心我们出去吃火锅吧。”姚明明正欲开口,陈宥维攀上来,对着姚明明坏笑“他好得很呢,对吧。都会过去的。”

 

姚明明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几乎逃一样,回到二楼。

 

“哎,他的手机没拿。”胡春杨指着桌子,陈宥维过去一看,他们聊天那会,有新的信息进来,发件人“师铭泽”。他莫名有些后悔。

 

等姚明明离席,陈宥维出门,餐桌只剩李振宁,夏瀚宇,管栎和胡春杨。夏瀚宇吃完准备去水台把自己的碗洗了,他快洗完时突然注意到台子上白色的斑点,眼神晦暗起来。不动声色把它们擦掉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