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摩尔庄园

1189.9万浏览    34288参与
花水月

幻想中的洛克行政官日常•四

生产垃圾


————————————————————

我:茜茜说洛克行政官好讨厌哦(茜茜拉姆剧情)

洛克:。。。

我:什么感想?

洛克:感想就是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我:今天的日程balabala

洛克:一点空闲都没有啊

我:怎么讲

洛克:还想跟你二人世界呢

我:(撕掉日程表)今天没有日程


洛克:把这个交给么么公主

我:👌🏻

么么公主:把这个交给洛克叔叔

我:👌🏻

我:你们俩不能凑一块说?


洛克:魔法公布于世,大家好像没什么反应

洛克:小丑M竟是我自己

我:(摸摸头)

我:大家都明白你的苦心的

洛克:(失落......

生产垃圾


————————————————————

我:茜茜说洛克行政官好讨厌哦(茜茜拉姆剧情)

洛克:。。。

我:什么感想?

洛克:感想就是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我:今天的日程balabala

洛克:一点空闲都没有啊

我:怎么讲

洛克:还想跟你二人世界呢

我:(撕掉日程表)今天没有日程


洛克:把这个交给么么公主

我:👌🏻

么么公主:把这个交给洛克叔叔

我:👌🏻

我:你们俩不能凑一块说?


洛克:魔法公布于世,大家好像没什么反应

洛克:小丑M竟是我自己

我:(摸摸头)

我:大家都明白你的苦心的

洛克:(失落)

我:(抱抱)


洛克:克劳,你看我拉姆怎么了

克劳:这不是个花卷吗

洛克:呃。。。

克劳:你头上的花卷成精了当你拉姆是吧


我:今天晚饭蒸花卷吧,6个

我:(还没开始蒸)怎么多一个?

我:洛克!把你的拉姆弄走!

洛克:为什么我的拉姆长这个样子,为什么


洛克:庄园需要你!

洛克:你要让rk为我们所用!

洛克:联手实现庄园的爱与和平!

瑞琪:不。。。

洛克:然后我会为你们办婚礼!

瑞琪:👌🏻


我:听说了吗,埃里克斯又双叒叕管丝尔特借书了

洛克:跟以前一样?

我:丝尔特在里面夹了一封信

洛克:!

我:是我给你写的情书,本来打算让她跟新做的西装一起送过来的

洛克:!!

我:现在全庄园都知道你叫“老baby”了

洛克:!!!


洛克菩提克劳日常吵架

我:(看戏中)

三个人:你帮谁!

我:?我当然向着老洛克啊

菩提克劳:他暗恋过茜茜他妈!

我:老子还暗恋过摩尔王八世呢!

三个人:。。。

菩提克劳:其实他真正暗恋的是摩尔王八世

我:?

茶壶冰爱喝冰的茶

⚠️原向预警

-「我多希望能守护到你长大的那天」


👑我的王子殿下👑

✨Happy Birthday✨


♞————

捷克小时候最喜欢用来放松的事,就是卸下脑袋顶上的皇冠被洛克恩揉乱了头发。

那个扑克脸的骑士对他要求很严格,说希望他将来能成为最好的王,而他会一直做辅佐在王身边的那个骑士。


但是他们都食言了。


微笑着送别了前来祝福的摩尔们,堆满城堡的礼物他还没有来拆开,但在成堆的礼物中有一簇开的正旺的桔梗花,却一下吸引了王子的目光。

“哥哥说这是你最喜欢的花,”骑士的妹妹与哥哥有着同样的脸庞,轻柔地把花塞到王子的怀里,“今年也由我代替大哥交给你,大哥以......

⚠️原向预警

-「我多希望能守护到你长大的那天」


👑我的王子殿下👑

✨Happy Birthday✨


♞————

捷克小时候最喜欢用来放松的事,就是卸下脑袋顶上的皇冠被洛克恩揉乱了头发。

那个扑克脸的骑士对他要求很严格,说希望他将来能成为最好的王,而他会一直做辅佐在王身边的那个骑士。


但是他们都食言了。


微笑着送别了前来祝福的摩尔们,堆满城堡的礼物他还没有来拆开,但在成堆的礼物中有一簇开的正旺的桔梗花,却一下吸引了王子的目光。

“哥哥说这是你最喜欢的花,”骑士的妹妹与哥哥有着同样的脸庞,轻柔地把花塞到王子的怀里,“今年也由我代替大哥交给你,大哥以前总说,他真的很爱你。”

捷克温柔一笑,颔首轻揉着怀里的花朵。

“不是我喜欢,是因为只有桔梗那个笨蛋才养的活,所以才喜欢种。”


“那还是喜欢嘛。”


♘————

那天他靠在洛克恩的墓前沉沉地睡去,梦里他似乎见到了生日上那个他思念着,却再也见不到的人。

他像过去一样,揉着他那头印着阳光的橘发,柔软的发丝像是小猫的绒毛滑过手指间隙。


「你长大了呢,我的殿下。」


王子好似在幸福地轻笑,淌过的泪滴在花尖上。


♞————

Je m'en vais, mais l'état demeurera toujours.

我将逝去,而您将永恒


♘————

绘:@Calamine Black 

缘安

7月7日


祝捷克王子生日快乐🎂

是约稿,感谢@Rice.莫伽伽 


7月7日


祝捷克王子生日快乐🎂

是约稿,感谢@Rice.莫伽伽 




缘安
渣画预警 老梗重用 《论捷克激...

渣画预警

老梗重用

《论捷克激推基本素养》by.沙沙著

祝捷克王子生日快乐🎂

二图斩


渣画预警

老梗重用

《论捷克激推基本素养》by.沙沙著

祝捷克王子生日快乐🎂

二图斩


缘安
渣画预警 私心王室三兄妹团圆...

渣画预警

私心王室三兄妹团圆

祝捷克王子生日快乐🎂

渣画预警

私心王室三兄妹团圆

祝捷克王子生日快乐🎂

缇蒂712
渣画预警 听说了吗,花婶养了一...

渣画预警

听说了吗,花婶养了一只小黑猫

祝捷克王子生日快乐


渣画预警

听说了吗,花婶养了一只小黑猫

祝捷克王子生日快乐


Virtual—磁力侠

【R乐】太久没摸鱼了,划


(有两个版本)

【R乐】太久没摸鱼了,划


(有两个版本)

咸鱼干  好吃
祝费尔昨天生日快乐!以后继续快...

祝费尔昨天生日快乐!以后继续快乐!

@屑之眼大人 

这个世界的莲花生日蜡烛可以响好多天~

没时间细化啦,实在是太迟了,保证明天画完过来把这个半成品换掉!保证!

祝费尔昨天生日快乐!以后继续快乐!

@屑之眼大人 

这个世界的莲花生日蜡烛可以响好多天~

没时间细化啦,实在是太迟了,保证明天画完过来把这个半成品换掉!保证!

和囚桑在一起会不辛

菩库手书其中一段😏😏😏😏👌💔

菩库手书其中一段😏😏😏😏👌💔

左侧脸战士
复古色和糖果色 好屎

复古色和糖果色

好屎

复古色和糖果色

好屎

穆姆亩幕目
本来想画北叔在娃娃机里但是懒得...

本来想画北叔在娃娃机里但是懒得给其他东西上色了所以直接摆烂了(。)

本来想画北叔在娃娃机里但是懒得给其他东西上色了所以直接摆烂了(。)

杜鹃鼠没粮烧自己

摩尔庄园的四季

(最近状况不是很好 春和冬待修)

摩尔庄园的四季

(最近状况不是很好 春和冬待修)

慕尚winter
上个月随便摸的(他好可爱)

上个月随便摸的(他好可爱)


上个月随便摸的(他好可爱)



地狱砖 or Hells brick
一上线点开订单给我吓一跳 一排...

一上线点开订单给我吓一跳

一排两排全是这个橘子秃头

一上线点开订单给我吓一跳

一排两排全是这个橘子秃头

广车手立观察者

【菩库】世界以痛吻我(4)

黑森林道路崎岖,前往黑森林最舒适的交通工具只有马车,汽车或许只开几公里就得报废,而飞机也会因为森林内参天大树加之独特气候的厚密云层而无从降落。教坊司就设立在黑森林深处,在入口处设立了只有持专属邀请函才能进入的魔法封印,邀请函一票难求,只有权势滔天或是与教坊司同属同一个利益集团的少部分人才能拥有,但一个人也只能持有一个名额,若想获得多余的邀请函,则要花更高的价格购买,每多一张的价格呈阶梯式递增,这必然是摩尔大陆一个举足轻重的销金窟。但就算山高路远、消费高昂,平日里也有不少王公贵族不辞辛苦,坐着颠簸的马车,驾驶坑坑洼洼的车轱辘也要大驾光临,只因教坊司的官妓,大部分是天生美艳的魔法族,魔法族男性......


黑森林道路崎岖,前往黑森林最舒适的交通工具只有马车,汽车或许只开几公里就得报废,而飞机也会因为森林内参天大树加之独特气候的厚密云层而无从降落。教坊司就设立在黑森林深处,在入口处设立了只有持专属邀请函才能进入的魔法封印,邀请函一票难求,只有权势滔天或是与教坊司同属同一个利益集团的少部分人才能拥有,但一个人也只能持有一个名额,若想获得多余的邀请函,则要花更高的价格购买,每多一张的价格呈阶梯式递增,这必然是摩尔大陆一个举足轻重的销金窟。但就算山高路远、消费高昂,平日里也有不少王公贵族不辞辛苦,坐着颠簸的马车,驾驶坑坑洼洼的车轱辘也要大驾光临,只因教坊司的官妓,大部分是天生美艳的魔法族,魔法族男性独特的生理构造,更是令无数人心驰神往,在这个地方,可以肆意妄为地释放心中最原始的欲望,只要肯付钱,欺辱任何人都可以毫无底线。

今夜,教坊司门口更是停满了马车,络绎不绝的人们一齐聚在燕歌莺舞的大殿前,因为是魔法族一年一度的熟果会,教坊司会专门培养一批孩童,他们大多数人是教坊司出生的婴儿,少部分是因为别的原因沦落风尘的可怜人,教坊司培养他们各种技艺,让他们长到14岁时再拍卖初夜。

一辆低调的马车停在灯火通明的教坊司大楼前,一名白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的长发青年款款走下,白发人只看了一眼门口的封印,又回头对马车内的人说:“我还真没想到,菩提居然带我们逛窑子。”

“克劳,等会儿见到菩提,你说话最好别这么游戏,他这些天烧在教坊司的火气,隔老远我在皇宫都热得不行。”洛克从马车中走出来,他带了一副面具,套上了白金色斗篷的帽子。

克劳从斗篷口袋里抽出两张邀请函,递给洛克一张,似笑非笑地说:“皇宫那位尊贵的大人,不也一直想关了教坊司?现在跳出来一个凶猛而强大的刺头主动揽活儿,还不许别人有点脾气了?何况,上次菩提呈贡摩尔之心,你们二人就没再说话,听闻菩提有求于他,那个马上就抛下手头工作跟我上车的人是谁呢?”

洛克瞥过脸,耳尖微微发红,把目光聚焦在邀请函上教坊司的标志图案,逃避回答克劳的反问。

教坊司上代表魔法族的纹章图案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闪亮的光芒,洛克陷入了沉思,耳尖上的红无声无息就消退下去,他留下一声悠长的叹息:“我跟他一直都持有相同的理想,只是,他若不能和叛乱无序的魔法族划清界限,我也不能拿全庄园居民的安危去赌……罢了,当务之急是先处理今晚的任务。今夜之后,世界上最不该存在的地方,就此灭亡吧。”

“洛克,我知道你有你的顾虑取舍,我不会干涉你的想法,但你不知道的是,时之女神的预言里,同样出现了库拉,当菩提与库拉背道而驰的那天,所有人都有可能被厄运波及。”克劳语气平稳,慢慢往魔法阵前走。

这个惊世骇俗的消息令洛克瞪大了双目,他悄然打量几眼四周的人,随后靠近克劳,压低音量说:“现在不是谈这件事的好时机,等一切尘埃落定后,我们再好好讨论……”

克劳示意洛克不用紧张,相比起洛克的风声鹤唳,克劳说话的音量不高,却也好像不担心被人听到:“不要紧,未来世界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遵从时之女神的指引,摩尔庄园将会出现一束如同太阳般热烈又温暖的阳光,驱散一切黑暗,成为新的勇士。”

整点的钟声响起,宫殿前的魔法阵规律地转动,随后音乐响起,娉婷袅娜的舞娘和矜持优雅的乐师们从宫殿入口的魔法阵中鱼贯而出,一副极乐盛宴的派象。贵客们不约而同地有序入场,时不时接到舞娘们有意抛向他们的丝巾。在这人头涌动的队伍中,洛克身后突然传来强大的动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只见一个黑发男子,被一男一女分别抱住左右手,如同绑架一般拖着他往教坊司走。

黑发男子抗拒不过,又羞又急仰天大喊:“我不要进,被人看到我去这种地方我以后还怎么做人,我老婆还在家等我,我过不了我心里那关!”

“你这是闹哪出啊,你都答应来了怎么能临时反悔?别丢人了,说好大家一起见世面,都还没进屋你的脑子就想到什么去了!”抓着他的黑发女子气不过,偷偷掐了掐黑发男子的腰部,然后凑近他耳边,低声说了什么,黑发男子听完,还真放弃了抵抗,整张脸都写满了矛盾两个大字,却乖乖跟着他的同伴并肩走。

看得懂唇语的克劳观察出,女子说的是:

雪莉又不是不知道,她可是让你来救人的。而且你现在是阿诺,别人也只会看到阿诺进这个地方。

洛克发现克劳对那名男子感兴趣,主动告诉他:“那个大惊小怪的,是研究院的设计师,名字叫米克。”

米克是庄园远近闻名的天才设计师,从小就是斩获多个大奖的杰出少年,一帆风顺的保送摩尔大学,又水到渠成的进入研究院,去年对自己妻子大胆热烈的追求也是闹得轰轰隆隆沸沸扬扬,可以说摩尔庄园一半的人知道米克长什么样,另一半不知道的人也听过米克这个名字。不过米克,绝对不长刚才那个黑发男子的模样。克劳对洛克的判断颇为意外:“你怎么看出来的?原来你还懂易容术?”

洛克嫌弃地叹口气:“他一惊一乍的语气和这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的思维,原本认不出的,谁知道他会自曝。这真的是天才吗?看上去跟小孩子一样……”

“看上去不太聪明的样子。”

克劳替洛克补充道,随后二人一同踏入魔法阵中,入目便是富丽堂皇的装潢,脂粉水的香气在大厅蔓延,耳边的燕语莺声如同夏天的雨一般滴滴答答地响,燕瘦环肥的佳人们穿得花枝招展的,艳丽的笑容过于千篇一律,少了很多灵动的娇俏,但不妨碍她们被熟客左拥右抱,纤细的腰肢扭得如同缓慢前行的水蛇,用娇滴滴,笑盈盈的殷勤引导客人们进入拍卖会场。

几名衣着暴露的美人凑上前,洛克绕开她们,快步朝会场方向走。克劳早有准备,他拿出一袋钱交给带队的女孩,只朝那些女孩轻轻摇头,释放一个温和的笑后,也准备跟上闷着头前行的洛克,又被一声加大的音量夺走注意力。

“你们也太热情了,我们不需要任何服务,我是来给我儿子挑童养媳的!”方才拖着米克那名女子红着脸,抱着之前与她一起拖拽米克的男子的右手臂往后退,与围上他们的男妓拉远距离。

“师姐,我害怕的就是这种情况,教坊司不止有女孩子的,同样有为女客人服务的男公关,比起男客人,他们更愿意招待女客人还有我这样玉树临风的小白脸,我们就是进了盘丝洞的唐长老啊,侯爵你一定要保护好我!”

米克站在男子左侧,小鸟依人的抱住男子的腰部,就像落水的人抱住救生圈一样贴紧那名充满冰山气质的男子,仿佛他躲的不是教坊司热情的男公关,而是吃人的老虎。男妓们摆出和善的笑容还准备粘上去,看到被两人抱住的男子黑压压的脸色后,识趣的走开了。

“……既然你知道这里面的习俗,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两只手臂仿佛挂了两只树袋熊而寸步难行的男子脸色变得更绿,比起那些上前骚扰的男妓,似乎自己两名同伴大呼小叫的丢人行为更让他头大。

克劳盯着最沉稳的那名男子的嘴型,读完了他说的话后,他追上洛克,低声问:“菩提有没有向你透露过,他自己的行动计划?”

洛克用眼角余光瞥一眼克劳,见克劳的表情很认真,便放慢脚步回答他:“菩提只是告诉我来这里等,十点时会有人将教坊司所有在册官妓名单交给我,包括那些历代在教坊司出生的所有婴儿资料。看这个情况,你估计也只收到了跟我一样云里雾里指向不清的委托吧?”

克劳面色凝重,若有所思地说:“我的任务就是带你来这里,用尽一切办法也要让你来,没想到你会这么配合,我只是传个信,任务就完成了。但现在来看,我还要辅助你成功把名册带回去。”

他们已经找到位置就坐,拍卖会还未正式开始,熙熙攘攘的会场里会场里人来人往,克劳抓起洛克的手,用手指在他手心开始写字:K.I.N.G

接收到信息的洛克立即将目光移到场地中搜寻,很快就锁定跟米克一同前来的那名男子。米克三人的位置距离洛克隔了五排,属于比较靠前的位置。洛克观察男子许久,准备落座的男子在弯腰时跟洛克远远对上视线,很快他旁边的女子又说了点话,男子移开视线,与女子一同坐下,仿佛跟洛克那一瞬间的眼神交汇只是巧合。

“菩提这是把整个庄园的雄豪都叫来教坊司了,比起饱和式营救,我更倾向于他这是搬救兵了。而且,似乎研究院那三人,同我们一样,只收到了菩提单独的委托,没有严密的执行计划。我们二人要自行想办法脱身,此地不宜久留,等你拿到名册,我们就回去吧。”克劳的声音在洛克耳边响起,拉回洛克的思绪。

洛克额角隐隐有青筋突起,他耐着性子问:“菩提该不会,根本没制订严密的作战方案,那他上周连轴转的工作到底是准备了些什么?”

“多半是,把时间和精力全用在程序审批和取得皇室授权上了吧……菩提他是不是,没有进教坊司?门口那个魔法阵是攻不破的,若是强行破坏则会触发自毁魔法,整座教坊司一同夷为平地。”

听了克劳的回答,洛克精疲力尽地朝座位的靠垫上倒,“我就知道!我居然会相信他一周之内就布局了百密无一疏的策略,他哪里是带我们逛窑子,他这是测试我们能不能绝处逢生。”

又一次敲响了钟声,教坊司外已人影阑珊,乐师们停止了演奏,舞娘们也转过身往魔法阵内走。其中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她突然停下脚步,回身望密密丛丛的深山密林,又悄悄看一眼陆陆续续回到教坊司的同事,一触即发转身就往树林方向跑,她衣服上挂着的铃铛咣咣铛铛地叫,打道回府的其他人继续往前走,就像没发现一样,也有几个人回头看一眼,又继续进入魔法阵中,这种事情根本不新鲜。

十多秒过去,除了加速往远处跑的舞娘,殿外只剩最后一位乐师,他只需要一步就能进入殿内,默默听着那叮叮铛的声音渐行渐远,站在原地不咸不淡地看向逃跑的女孩。女孩没有穿鞋,右脚刚踏出门前铺设的地毯,黑森林小草都未滑过她涂着粉的脚底,乐师身边的魔法阵像检测到了什么,开始加速转动,从其中伸出几根黑色的荆棘藤蔓,如同毒蛇一般迅速朝眼里已经燃起胜利曙光的女孩飞去,那些藤蔓绕过女孩纤细的腰肢,尖利的毒刺扎进她柔软的肌肤,连血液都流得缓慢。

“啊!”女孩发出痛心切骨的惨叫,竭尽所能往前继续走,妄图挣脱黑色荆棘的桎梏,却很快就被捆回门前。女孩想抓住什么来稳住自己的身体,却只来得及抽出乐师盘在头发里的玉簪,玉簪抽离后,盘好的头发如瀑布一般倾泻,乐师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披散着满头青丝转身对着被藤蔓抓走的女孩方向,刚巧望见绝望和悚惧占据她原本如花般美艳的面容。

藤蔓把女孩高高抛上天,任由她摔向地面,女孩在下坠中落下了自己头顶的发饰,发饰落在地上碎成横飞的碎片,女孩砸出一地的血和变形的身体。她却没有全然失去意识,瞪着骇惧的双目,已经扭曲的四肢轻微地抽搐,定型的拳头里紧紧捏着乐师完好无损的簪子,心有不甘的对着她之前准备逃脱去的树林。

那名回头观望她的乐师从头至尾都很安静,就像把她抛上天就矗立在门口两边的藤蔓般一动不动。血液蔓延到了乐师脚边,沾染了乐师的裙摆,乐师放下抱着的乐器,踩过满地的血在女孩面前蹲下,麻木不仁的眼神透着冰凉的冷漠,只有他开口时,才知道原来他不是行尸走肉的傀儡:

“很痛吧,但也死不了喔,那些荆棘的毒刺注入给你维持生命体征和让意识保持清醒的汁液,只会把你的疼拉得更漫长,等到你砸碎的器官已经无法支撑你的命时,它再次给你注入修复器官的药水,这次也许会救活你,也许你还要经历一遍当下这种痛苦,死过一次又一次且只在炼狱轮回的人,才会丧失继续逃跑的勇气。”

女孩好像能听清乐师的话,她努力地转动眼珠,对上乐师无悲无喜的眼神,沙哑着喉咙挤出几个字:“救……救我……”

乐师用力地一根一根掰开女孩僵硬的手指,从中取出自己的簪子,发现簪子在被手指盖住的部分早已碎成两节,他把带有雕刻造型的头部扔掉,拿起尾部的尖尖打量,自言自语地说起话来:“我们是一辈子都无法离开这里的,从我们进入教坊司的那天起,就被下了诅咒,那个魔法阵,不只是让客人进去,更是限制我们出来,只要察觉到我们离开教坊司超过一段距离,就会用这种接近凌迟的方式让我们生不如死,等你的痛苦到达极限,又把你从天堂拽回来,连死亡都是奢求……”

不知不觉,女孩眼里噙满泪水,不知是在为什么而哭泣。乐师手指间的半段玉簪,在教坊司的灯火下细薄的尖端映照出冰凉的反光,但他的眼神更冷:“你要是想活,只需忍受疼痛便好,而且,是永远忍受。哪怕变成残花败柳,沾染一身触目惊心的伤病,直到你无论怎样都无法继续接客,榨干你全部的价值,最后把你活埋在庭院的盅棘草下……”

“化为滋养今时今日抓你回来的那些藤蔓的养分!”乐师的音调突然拔高,与此同时,他举起玉簪的尖头对准女孩已经歪斜的脖颈,恶狠狠地往下扎。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突然冒出来的圆形小球疾驰而来,击中乐师行凶的手,小球碰到乐师的手指,变成了粘稠的胶体讲他的手糊住。

草丛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一个蓝黑发色红色瞳孔的小男孩从其中钻出来。乐师还在惊讶于一个小孩出现在这种地方,那小孩又举起先进的手枪,继续朝他的另一只手和双脚开了几枪,特殊的子弹在命中目标后,就变成了果冻一般的胶水黏住乐师的四肢,仅几秒钟,一个看上去约摸十岁的小孩就让乐师动弹不得。

“安全了,你过来吧,要抓住我的手,绝对不能放开。”开枪的男孩抽出一只手伸到他钻出来的草丛边,草丛中探出一只软乎乎的小手抓上男孩递过去的手掌,随后一个金发蓝眼的小男孩冒出来。

红瞳男孩牵着金发男孩走上教坊司铺设的地毯,来到乐师面前。金发小男孩好奇地观察这边的情况,就算看到血流成河的女孩,那双澄明透亮的蓝眼睛也没有浮现任何害怕的情绪。乐师朝金发小孩做出可怕的表情,想要吓退他们,红瞳男孩不为所动,认真观察受伤女孩腹部被荆棘扎出的创口。倒是金发小孩怕得紧挨着哥哥的腰,说话时脆生生的音调都还带着奶味:“好了凯恩,我们已经制止坏人了,我们快回去跟骑士团的哥哥们汇合,把菩提团长叫来这里。”

“瑞琪真笨,我们可是偷偷跟来的,现在回去搬救兵不就暴露行踪了吗?这姐姐摔成这样,克劳神父都救不了,但她腰上的黑魔法会在她濒死时启动,她等会儿会自己复活的。”凯恩把手上拿着的枪放进腰上的口袋中,空出来的手拍着瑞琪的背安抚。

瑞琪依旧很不安,攥紧了他牵着的手,“可是……”

“别可是了,我原本只打算自己来,是你非要跟着我一起躲那个箱子里,你要是想回去你自己回去吧,菩提团长知道你是不听话的坏孩子,打得你屁股开花。”凯恩一边说,一边与地上躺着的女孩对上视线,那名女子看到他的眼睛后,就如同吃了安眠药,缓缓闭上眼睛,好像睡着了。

“你对她做了什么?”一直不出声的乐师看着沉睡中的女孩,警惕起来。

“催眠,让她在睡一觉直接醒来,我家拉姆上次做手术我就是这么用的。”凯恩脸上平静回答,动作却悄悄把瑞琪护到身后。

“凯恩,我想回家,我们回去等团长和你爸爸妈妈带着库拉一起回来好不好,这个长头发叔叔好可怕。”瑞琪紧紧抓着凯恩的手,悄悄打量乐师左右转动的眼珠子。

“不好,瑞琪我问你,菩提团长是不是很厉害?”凯恩根本不怕手脚都被固定住的乐师,他有研究院专门为儿童打造的防身武器。

“是!”瑞琪回答得很坚定。

凯恩继续问:“我爸爸妈妈是不是比菩提团长还要厉害?”

“不是!”瑞琪回答得更大声。

凯恩很不满瑞琪的第二个答案,他换了个问题:“我爸爸妈妈是不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唔嗯……”瑞琪迟疑不决,看着凯恩的眼睛,似乎也很为难。

“我爸爸发明的飞天滑翔翼你长大了还想不想玩了?还有我妈妈给你织的围巾漂不漂亮?”凯恩已经开始威逼利诱。

“……好吧,大家都一样厉害。”瑞琪做出让步。

凯恩一拍即合,低头对瑞琪说:“这就对了!你想想看,什么样的任务,菩提团长亲自出马还需要请我爸妈做外援?肯定是超级困难的任务,难道你就不想也助他们一臂之力吗?而且我总有不好的预感,要是我爸爸妈妈这次遇上什么危险,我就要当孤儿了,菩提团长也来了,你也不想变成孤儿对吧?”

“可是我不就是孤儿吗?”瑞琪说这话的时候,天真无邪的蓝色眼睛装满了童真的疑惑,似乎孤儿这个词没有任何特殊的色彩。

“什……什么!哪个坏蛋告诉你的你?”凯恩的表情先是惊讶,随后愤怒,他忍忍还是气不过,又补充到:“等回庄园,你带我去找他,我帮你揍他!”

“库拉告诉我的啊,他说我是孤儿,菩提团长是孤家寡人,因为他来了,菩提团长才有了伴侣,我才有了监护人,我们都该感谢他。为什么你也要揍他?菩提团长已经揍他了,还关上门揍,都不让我看。我还挺喜欢他的,他给我做洋葱饭团,还去给我找雪人松饼。”瑞琪好像不太明白凯恩的愤怒从何而来,他担忧地盯着凯恩,用最平淡如水的语气说这句话。

“无耻,他真的太无耻了!瑞琪你这个小笨蛋,他下次再跟你说这种话,你就拿你的臭袜子给他闻!不,你现在就是被他虐待的辛德瑞拉,你来我家吧,不要菩提收养你了,以后我的爸爸妈妈就是你的爸爸妈妈,可怜的菩提,被恶毒的库拉玩弄于鼓掌间。”凯恩充满怜爱地抱住瑞琪,看他的眼神充满了同情。

“不要,我才不要你家收养,我要永远跟菩提团长一起生活!”瑞琪挣脱凯恩的拥抱,他蹦出来后,又继续牵回凯恩的手后,再补充了一句:“而且我才没有臭袜子。”

“我说你们两个小孩,父母来这里找乐子还跟上来打扰他们,真是顽皮。”安静听他俩谈话许久的乐师发出声,他歪着头端详凯恩。

这小孩,比同龄人聪明很多,胆子也大,连人情世故都通晓,还会魔法,这实在是,聪慧到离谱……

凯恩察觉到乐师不善的打量,也板起脸回敬,脸上难以掩盖的稚气和人小鬼大的表情,让乐师发现再怎么早熟,也脱离不了小孩的范畴,于是乐师嗤笑一声:“你不会变成孤儿的,来这里各玩各的夫妻也不少,你说不定很快就有弟弟妹妹了。也担心担心自己会不会变成辛德瑞拉吧。”

“懒得搭理你这个杀人犯。我要进去找我爸爸妈妈,看在你杀人没能成功的份上,我就不把你交给骑士了。等会儿这些黏住你的胶水就会化掉,到时候你就可以走了,不准暴露我和瑞琪的行踪!”凯恩牵着瑞琪的手,正在往魔法阵中走。

“我也不想杀人,只是我们都有严格的门禁,她跑了又被抓回来,等复活才能又回去,这肯定要耽误时间的,教养师根据谁归队晚了就能推断出谁逃跑过,到那时还要遭到的毒打比刚才还要残忍,我只是想帮她解脱,这世间真的太苦了……算了,你们这种养尊处优的少爷不会明白。你们进不去的,那个魔法阵,只对有邀请函的人开放,还有就是我们这些身上带有教坊司印章的人。”乐师慢悠悠地说,他回头看凯恩,凯恩果真对这个魔法阵十分头疼。

乐师又扭回脖子,把头低下去,声音变小了一点:“若你们想进去,我倒是有一个法子,我是刺杀贵族失败才被关到这里的魔法师,只要把我跟她的纹章转移给你们,你们就可以进去了。”

shine(耀晖

白毛hhh

我oc和@虚念 的oc

试了下Loft的滤镜

白毛hhh

我oc和@虚念 的oc

试了下Loft的滤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