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摩尔庄园克劳

242浏览    12参与
凌云

摩尔庄园绘画十问

             之

画出你最喜欢的CP CB

终于又肝完一张了

啊……洛克我当我发现你的头好像扁了的时候,已经救不回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垃圾画技)

摩尔庄园绘画十问

             之

画出你最喜欢的CP CB

终于又肝完一张了

啊……洛克我当我发现你的头好像扁了的时候,已经救不回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垃圾画技)

陌尘

【12:00】等你回来(克劳×你)

算是……半个养成系?


参考了一点点手游庄园的轮回设定,十四岁,和十四年一次的轮回。


文中共有两条不一致的时间线!虽然读起来会很怪,但记住!!一直读下去就对了!!


然后,很高兴可以赶上这次除夕24h活动!祝大家新春愉快,吃粮愉快~

-----

正文: 


早晨,满庄园降下天鹅绒般的细雪。白雪纷飞,无声地掩盖住街上的一草一木。一片白茫茫的雪色之中,素来热闹的早市难得少了人迹,单凭着爱心礼堂窗前透出的那一点点暖黄灯光,还有礼堂里一声声稚嫩甜腻的嗓音,就足以为原来宁静的街区添上几分生气。


“神父神父!你看这只窗花贴在这儿好不好看?”

“神父,你看这副对联要贴在哪儿呢?...

算是……半个养成系?


参考了一点点手游庄园的轮回设定,十四岁,和十四年一次的轮回。


文中共有两条不一致的时间线!虽然读起来会很怪,但记住!!一直读下去就对了!!


然后,很高兴可以赶上这次除夕24h活动!祝大家新春愉快,吃粮愉快~

-----

正文: 


早晨,满庄园降下天鹅绒般的细雪。白雪纷飞,无声地掩盖住街上的一草一木。一片白茫茫的雪色之中,素来热闹的早市难得少了人迹,单凭着爱心礼堂窗前透出的那一点点暖黄灯光,还有礼堂里一声声稚嫩甜腻的嗓音,就足以为原来宁静的街区添上几分生气。


“神父神父!你看这只窗花贴在这儿好不好看?”

“神父,你看这副对联要贴在哪儿呢?”

“神父,你看这只虎娃娃,放在仪式台上多神气!”


仿佛是在回应你的询问,风雪急急地敲打着窗棂。克劳一边在窗前加固锁头,一边看着你拿着春节的玩意儿在礼堂里上蹿下跳,他只是笑着无奈摇头。礼堂作为西方宗教的象征,他本不打算在里头多做什么春节装饰,但看见你布置得似乎还挺开心,索性就由着你了。


此时,厨房里传来轰轰轰的炒火声。香味四溢,浓浓的奶香飘散在空气当中,令人垂涎。

-----  

过了正午十二点,日光微微西斜,街区里已经没了降雪的迹象。苍茫的天际层云密布,阳光穿透云霭为大地带来些许暖意,街上人潮略多了一些,都是为准备今晚的丰盛大餐而来。  


窗外时有几声孩童的笑闹,搅扰了你的清梦。你缓缓睁眼,一袭由雪白绸缎织就而成的长袍猛然撞入你的眼帘,一如窗外未化的白雪,却又多了几分圣洁。红色领巾随着白袍者的一举一动轻轻摆荡,使得衣物间迸发出的百合清香愈发浓郁。你深深吸上一口气,忍不住用鼻子往那温暖的腰腹一蹭。


“醒来了?”一声轻柔的笑语自上方传来,你从白色的衣料间偷眼往上一看,就见克劳低头望着你,笑得温柔。


你轻抚着他抚在你脸上的手,撒娇似的在他指尖上轻啄一口,又把那在寒冬中还留着一些余温的大掌覆在脸上蹭了蹭:“神父,外面雪停了,我想出去转转。”


克劳闻言,缓缓阖上手中的书本,揉揉你那睡乱了的长发:“你这丫头,真是一刻都静不下来,赶紧去整理整理。”


此时,米勒才刚把做好的年夜饭端上桌,新制成的菜肴上方还腾腾冒着热气,氤氲了墙上相框里的面孔。

----- 

暮色向晚,阳光褪去耀目的光芒,只留下橘红色的浑圆模样,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在山峦间隐去身形。


气温慢慢下降,天又飘下细细的白雪。比起早晨,即将入夜的时刻总会多添一些寒意。你悄悄地把一只手藏在克劳大衣的口袋中,与他并肩走在淘淘乐街的大道上。


“神父,今年我还有没有压岁钱可以拿呀?”你说着,把下巴抵在克劳的肩头上,一边拿藏在克劳口袋里的手晃呀晃的。在你手中一只毛茸茸的玩意儿扭动起身躯,似乎是在对你不安分的右手发出抗议,焦躁地发出“吱吱”的声响。克劳低头望向口袋,你顺手用手指往口袋里那个家伙的嘴巴上一堵。


“什么声音?”克劳问道,抬起手就要往口袋里边探去。你赶忙挡住他的手,出声转移他的注意力:“神父,我这一年应该是长进了不少,红包总该加码一下吧?”


克劳听了,露出一抹诡谲的微笑:“我还没打算交出红包,你倒是先想着加码了?”


“唔。”你被克劳的话噎了一下,可怜兮兮的拎起口袋里的玩意儿,把它递到克劳眼前:“看来冰激凌鼠终究是不值钱的喽,难得钓上这么一只,居然还换不到神父手上那少得可怜的摩尔豆……”


语毕,你又把手里的冰激凌鼠晃了晃,而那家伙早被你晃的晕头转向,无力挣扎。


“别晃了,再晃下去它会没命的。”克劳看着冰激凌鼠那因着摇晃而变得瘫软的身子,忍不住要伸手去接。你一个收手,把冰激凌鼠拎到自己的脸颊旁边,另一只手伸向克劳,调皮一笑:“银货两讫。”


克劳看你这副模样,笑着叹了口气,把沉甸甸的红包袋递到你手上:“都多大的摩尔了,还想着压岁钱呢。”


“也不过十四岁!”你说,却没看见克劳脸上忽然黯淡的神采。


此时,餐桌上饭菜半凉,桌边有细碎的交谈声,还有碗筷摆上木质圆桌的清脆声响。与热闹的餐桌相对,墙上那张相片孤零零的挂着,总归有几分不和谐。

-----  

入夜以后,风雪又大了几分。不过比起上午的冷清,整个街区在满街灯笼的映照下倒是热闹得多;除去灯笼之下的人声,天边也时有绚丽的烟花照亮天际,好一派繁华风景。


难得的新春佳节,见了外头的热闹,你便不甘心就这么安分地待在屋里。你随着克劳回到礼堂的某处小厢房,与洛克、么么、菩提、瑞琪、凯文一起用过年夜饭后,就跟着么么和凯文一路风风火火的爬上礼堂楼顶放烟花去了。


克劳挑着油灯,带着洛克等人尾随你们来到楼顶,在阁楼里安顿下来。菩提与瑞琪师生俩一挑好位置,立即摆了棋局开始对弈;洛克难得清闲,就站在阁楼外的阳台看着三个小辈嬉戏。而克劳一人独自闲坐着,视线时时刻刻追随着你的身影,眸中的光彩却恰似眼前的灯火般明灭不定。随着灯芯跳动,他眼里的你的身影,同样一闪,一灭,飘忽不定,仿佛顷刻间就会消逝。


不知道是被灯火闪得眼眶发痠;还是因为在心底强压着好几回眼看着女孩与身边亲友离自己而去的无力与迷茫,克劳没有多久便倦了,窝在微黄的灯光前沉沉睡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感觉到一股力量压在自己身上,只胡乱一摸,就摸到了一头柔顺的秀发。


“神父,你怎么不回房间里休息呢?”十四岁的小丫头身上还带着放过烟花后的淡淡烟硝味,白净的脸蛋上沾了一点儿灰。克劳在半梦半醒间掏出手帕为女孩抹去面上的尘灰,轻声道:“我--”


“叮叮--叮叮--”


忽然一阵门铃声从门边传来,克劳惊醒,面前女孩的天真笑颜随即消散。他愣愣地望向门前那道披上了墨绿色大衣的身影,以及他身旁戴着粉色斗篷的少女。


“克劳神父,您醒啦?”身着银色铠甲的青年跟在菩提身后,一手一样菜肴,从厨房里缓步走出,朗声问道。


“都多大年纪的摩尔了,下雪天窝在沙发里睡觉,还不晓得加个毯子么?”门前披着墨绿色大衣的身影嗔怪道。


克劳闻言,只是笑笑:“嗯,还比不得某摩尔,在下雪天外出办公时,居然忘了他那件尊贵的绿色大衣。”


在场每位摩尔闻言,都是一阵嘻笑,热络的气氛中,传来几声洛克突兀的干咳。


“嚯嚯嚯,大家还是赶紧上桌吃饭,就不等凯文那个毛小子了!”今晚的大掌厨笑道,把一锅热汤端上桌,招呼大伙儿围炉开饭。


克劳环顾餐桌一圈,除去凯文,每年年夜饭的固定班底全都到了,唯独少了那一个同么么一般稚嫩的小丫头。


热汤上方蒸汽氤氲,模糊了墙上相框里的面孔,不过克劳还是清晰地在心中描摹起相框里的风景。


在一片开满百合花的花田里,一位十四岁的少女一袭水蓝色无袖连衣裙,一手压着头上的竹编帽子,一手捧着一簇沾了晨露的百合花,向着镜头露出明媚微笑。


十四年了,庄园又会迎来一次全新的洗牌。

我在等你回来。我亲爱的孩子。

-----

上一棒:@余晖下的豹子 

下一棒:@一如莱修 

工藤橙橙

磕到了磕到了磕到了!官方太会了!看到克劳神父从城堡出来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太对劲,这可太劲爆了!

磕到了磕到了磕到了!官方太会了!看到克劳神父从城堡出来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太对劲,这可太劲爆了!

七木(开学住宿,手机被收,长期退网)

【克劳x你】小恶魔跑教堂吃糖(2)“神父”(上)

菜鸡写文,ooc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

私设预警,世界观和原设不同,请代入拟人.jpg

本文为克劳“神父”第一人称视角叙述

……………………分界线桑…………………

我不信神。

现在不信,以后也不会信。

我所相信的,只有自己。


神圣世家,他们是神最虔诚的信徒,他们日日夜夜向神明膜拜、祷告,几乎对“神”近乎狂热的崇拜。

我就出生在这么一个世家。

从小,我就被灌输着“神明崇拜”的理念,那圣洁的、完美无瑕的存在曾一度吸引着我。

后来,长辈们说我是“神之子”,对我的要求很严格。他们想要将我培养成为那样的存在。即使在我之前有很多“神之子”,即使没有一个“神之子”真正成为“神”。...

菜鸡写文,ooc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

私设预警,世界观和原设不同,请代入拟人.jpg

本文为克劳“神父”第一人称视角叙述

……………………分界线桑…………………

我不信神。

现在不信,以后也不会信。

我所相信的,只有自己。



神圣世家,他们是神最虔诚的信徒,他们日日夜夜向神明膜拜、祷告,几乎对“神”近乎狂热的崇拜。

我就出生在这么一个世家。

从小,我就被灌输着“神明崇拜”的理念,那圣洁的、完美无瑕的存在曾一度吸引着我。

后来,长辈们说我是“神之子”,对我的要求很严格。他们想要将我培养成为那样的存在。即使在我之前有很多“神之子”,即使没有一个“神之子”真正成为“神”。

但人怎么可能完美无瑕呢?

我只要犯一点错,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我不被允许出去玩,没有和其他同龄人接触的机会,因为“神”不能接触凡物。我日复一日的唱圣歌、念圣经、祷告、学习。我不能出错,不管是什么事。

直到一天,一个孩子发现了我,她翻窗进来和我打招呼。

“嗨嗨,你叫什么名字呀,我经常看你在这个房间里,你不闷吗?”

我没接触过别人,一时不知所措。

“你……你快出去,母亲不让我与其他孩童说话。她快来了,你快出去……”我想起那些惩罚。

“啊?你妈妈好奇怪啊。行吧,我明天再来找你嗷。”

她又从窗户爬了出去,看着她的背影,我嘴里的那句“别再来了”不知怎么的咽了回去。

她第二天果真是来了。

她手里攥着什么,随后把那个东西塞到我手里,是我没亲眼见过的——一颗糖。

“我关注你很久了,你总是一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所以我给你带了颗糖,很好吃的哦~吃了心情就会好起来啦!”

我呆呆地盯着手里的糖。

“你长得真好看呀。”她开口道。

我第一次被人夸好看,不知道怎么回答,就看着眼前的女孩说道:“啊……你长得也很好看。”

她捂着嘴笑,可能是怕被外面人发现,小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xx。”

“唔,克劳……”

“克劳嘛,我记下啦。对了,为什么你妈妈不让你出来和我们一起玩呀?要是你能一起来该多好呀。”

“……他们说‘神’不能沾染凡物,会被尘世污染。”我答道。

她作恍然大悟状,道:“哦~原来你是神啊,怪不得这么好看,那我能和你做朋友吗?”

她伸出手,虽然我记不清她的样貌,但我认为那一定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笑容。

我愣了神。

她见我不回答,便拉过我的手抢着说道:“那就说好了哦,我们是朋友啦!你妈妈应该快回来了,我先留啦,明天见~”

说完便翻窗走了。我反应过来时,窗外的阳光正倾射在我的桌子上,有一阵带着树叶沙沙声和青草的芳香的风吹进来。

我攥紧了手里的糖。


之后她也经常来找我,那段时间,大概是我最开心的时光了吧。

有一天,她带来了一束百合花。

“呐呐,克劳你看,这是我从我妈妈那里拿的,是不是很好看呀!你闻闻看,这可是我最喜欢的花!”她大大咧咧的把花往我脸上塞。

“嗯,确实很好闻……”我闻过后把花推了回去。(毕竟花全贴在脸上的感觉不是很好)

她拿出一朵花,别在我的头上,笑着说:“这百合花,就像你一样,纯洁美丽……我看到它们就想到了你,你们很搭呢~”

我从她手里取来一朵花,笨拙地学着她的样子,将花别在她头上,我感到我脸有些红,道:“你也是,纯洁美丽的……我很喜欢……你……”最后几个字小的听不清。

这回是她愣住了。“你笑了……我第一次见你笑,真好看,真的……”她最里念着。

“那,那个,我先走了,你妈妈可能要回来了,哈哈哈……”她不知怎的有些僵硬,却手脚利索的翻出了窗子,只留下几朵百合花。

“她……听见了吗?”我看着她的背影,心道。



………………………………………………………………………………

先甜到这里(应该是甜的吧),分个线,下一篇开始刀(嗯)

开学了,我变短了(擦泪)因为是分两周写的,所以会文很怪,见谅(擤鼻涕(x)


“你”喜欢百合花,“你”说百合花像克劳,等于“你”喜欢克劳,所以是糖(确信(x)

七木(开学住宿,手机被收,长期退网)

然后带着气球去给行政官送浆果浓汤道歉了(p5)

最后一p是我在画图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这张表情包所以整了(


是在学校画的奇怪东西x


然后带着气球去给行政官送浆果浓汤道歉了(p5)

最后一p是我在画图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这张表情包所以整了(


是在学校画的奇怪东西x



七木(开学住宿,手机被收,长期退网)

军训期间的鱼🐠

我流拟人.(画的太丑我跪下谢罪)

话说我帽子画错了啊啊啊我现在才发现快来揍我(x


明天又要上课了,军训完放假只放一下午的学校就是屑啦(大哭)

军训期间的鱼🐠

我流拟人.(画的太丑我跪下谢罪)

话说我帽子画错了啊啊啊我现在才发现快来揍我(x


明天又要上课了,军训完放假只放一下午的学校就是屑啦(大哭)

七木(开学住宿,手机被收,长期退网)

【克劳x你】小恶魔跑教堂吃糖(1)

ooc和小学生文笔预警,bug很多预警

明天开学了我睡不着就过来割难吃的腿肉了,额,或者该说今天开学了……

本来是脑洞小短文,然后大概会有下一篇(被打)。

不会起标题……

埋了些小伏笔(诶嘿)

世界观是恶魔和天使是两派,明争暗斗,相互制衡。两派共同管理和保护人类世界。

自行代入拟人

………………哇达西分割线……………


你是一只小恶魔,无聊的时候总是会跑到教堂,没错,神圣的教堂。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晚上(),你执行着撒旦派给你的任务,被十几个讨厌的家伙给埋伏了,身受重伤的逃窜着,竟是误打误撞地跑进了教堂。

那些讨厌的家伙追了过来,你本以为会被发现并抓住,因为你已经没力...

ooc和小学生文笔预警,bug很多预警

明天开学了我睡不着就过来割难吃的腿肉了,额,或者该说今天开学了……

本来是脑洞小短文,然后大概会有下一篇(被打)。

不会起标题……

埋了些小伏笔(诶嘿)

世界观是恶魔和天使是两派,明争暗斗,相互制衡。两派共同管理和保护人类世界。

自行代入拟人

………………哇达西分割线……………


你是一只小恶魔,无聊的时候总是会跑到教堂,没错,神圣的教堂。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晚上(),你执行着撒旦派给你的任务,被十几个讨厌的家伙给埋伏了,身受重伤的逃窜着,竟是误打误撞地跑进了教堂。

那些讨厌的家伙追了过来,你本以为会被发现并抓住,因为你已经没力气跑了,但一道身影悠然从你旁边走过,挡在了你的面前,将你撞开的门不紧不慢的关上了。

教堂里神圣的“气味”将你身上的血腥味和独属于你的气息掩盖住了,而那些家伙似是没想到你会跑到教堂里,就在外面路过了。

你感到他们的气味慢慢消散,知道他们是离去了,便松了一口气。

接着你抬起头看向身边人。

你瞬间就被他给吸引住了目光——那家伙给你的感觉是发着光的,圣洁而优雅,举手投足中散发着平静的气息。他身上还有很好闻的气味,和这教堂中“神圣的气味”一样……哦,那是人类世界的,叫……百合花是吗?百合花的香味。

他转头看向你,轻轻开口道:“跟我来吧,孩子。”

孩子?!你第一次听有人这么叫你,唔……或许是第一次,毕竟成为恶魔后你生前的记忆都记不清了,在你现有的记忆里,你是第一次被这么叫——而且还是被一个人类。

“拜托,我都不知道大你多少岁了好嘛!”你在心里念道,也是站了起来,但因为精神上的放松和魔力耗尽的无力感还是让你往前倒去。

你所想象的疼痛感并没有袭来,一只光洁的手扶住了你,相应的,百合花的香味更加浓郁了。

“你没事吧?”他将另一只手的权杖放下,然后两只手将你抱起,“看来你伤的比看起来重呢,孩子。”

你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体变小了,看来是因为魔力的流失,就在刚刚你把门撞开时,你变小了。

也难怪人家叫你孩子。你心道。

他把你放在看起来像医务室的地方(实际上就是),转身去拿医药箱。

你很奇怪为什么教堂会有医务室,他似是看出了你的疑惑,道:“这个镇上没有医院,而我略懂些医术,这个教堂,便成了镇上治病的地方。”

你点点头,伤口的疼痛让你冒虚汗。

他递给你一颗药糖,柔声说道:“吃点糖就不痛了。乖。”你感觉这句话莫名熟悉。

“这哄小孩的语气……”你撇撇嘴,在心中念道,但还是接过了糖。

你能闻出这里面有安眠和麻醉成分,这……是要把你麻晕了治病?这大可不必,按你这体质其实只要静养个两三天就可以恢复了,而且人类的方法在恶魔身上不管用啊。你现在可不想被人类发现身份,要是导致对方攻击你就不好了,人家可是一个信奉天使的神父诶……

于是你吃了糖躺下,然后在他转身的时候动用了点小魔法把他给弄睡着了,接着把他搬上床,顺了点绷带,正要离开的时候想起人类的身体很脆弱,于是给这位神父加了床被子。

你看着他安睡的样子,看得有些痴:他长得不能说是帅气,得说是美,甚至可以说的上是绝美,你个公认的地狱之花都自愧不如。你心中燃起一团火,那不是嫉妒,而是……自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是很自豪。真奇怪。

为什么糖没用?哦亲爱的,那药可对你没用。




(“你”的第一人称)

那些家伙不知道是用了什么,让我本来平时能一下子就恢复的伤口难以愈合,再加上派来的都是些高级天使,并且他们厚颜无耻的埋伏偷袭,让我在这场战斗中只有逃的份。但要是和那些家伙摆到明面上对线,他们又死不承认,道貌岸然的说“啊,我们才不会这么做”“我们可不是卑劣的恶魔~”“你们不要血口喷人,是你们自己做了亏心事吧”诸如此类的话。

虽然憋屈,但对付这些家伙就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哼哼……咱们来!日!方!长!”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养好了伤,上级给的休假也批下来了,毕竟人类世界目前没有什么大事发生(这里的大事一般指地球将遭毁灭性打击的事),那些天使对我搞了这么一出,短时间内也不会再整什么小动作了,于是我就飘忽飘忽,去了那个教堂。


你并不害怕教堂,只是会对这类供奉那群讨厌的家伙的地方产生反感,平时你都绕着走(指有教堂的地方方圆几百里的路都不走),不过这次,你对教堂产生了点兴趣,反正没事干,就去看看呗,他在的那个教堂。

你就在窗外看着,也不进去,你优秀的视力允许你这么做,如果你想,你甚至可以透视……

但人类的身子有什么好看的,不稀罕看。你想道。

“真是的,为什么要信那群天使哇,那些家伙烦都烦死了,信恶魔不好吗?恶魔只要个仪式就能来帮你实现愿望,不比那些根本不会回应的家伙好多了?虽然是有些低端恶魔搞事情吧,但就因为这一小部分,就否定所有的恶魔,这太肤浅了吧!”你愤愤道。

教堂内的吵闹声打断了你的思绪。一群恶徒在闹事。

看来是这位神父不给这些恶徒治疗,被欺负了呢。

这位神父貌似是叫克劳吧,名字不错嘛。

你莫名不爽道:“看看,神父大人信的神有来帮他吗?切。”

然后你视线中闪过一道白光——一个恶徒竟是拿起刀要砍人。



刀将要挥下去,克劳认为自己躲不掉时,一个恶魔出现了,是的,教堂出现了一个恶魔,还救下了克劳。

那恶魔就是大家印象中女恶魔的样子:红皮肤,黑翅膀,穿着暴露,红眼睛,头上有角,背后还有条尾巴。

恶魔奸笑着挥挥手,那恶徒就化为飞灰。

其他恶徒见状,连滚带爬地跑了。



教堂其他信徒大叫出声,纷纷将手中的圣水丢向你,但你丝毫不怕,就让那水丢到你身上,被玻璃碎片划出的伤口一下子就愈合了,你还顺手接住了一瓶圣水。

“圣,圣水是假的?”有名信徒不可置信的说道。

“不不不,圣水是真的,不过……”你缓缓说道,你的声音和平时听起来不一样,因为你做了伪装。你端起圣水瓶,“咕咚咕咚”一瓶圣水下肚,然后你打了声嗝:“这玩意,比伏特加得劲那么一点。”然后看着目瞪口呆的信徒,你丢掉瓶子补充了一句:“味道不错。”

克劳看着你,身上那种平静的气息也出现了波动。你在心里嗤笑一声,看来他还是怕你啊,明明你救了他。

你自道无趣,便在众人面前展开翅膀飞走了。

……………………………………………………

下一篇等我周五回来再更吧,困了,睡了。

下一篇大概是写克劳第一人称,嗯,我看看这个坑我能写多大(被打)

七木(开学住宿,手机被收,长期退网)

变态鼹鼠控是吧?

没错就是我!

我就喜欢看神父害羞()

斯哈斯哈斯哈斯哈斯哈斯哈


我的老福特崩了好几次,心态大崩,所以画画怪图——

变态鼹鼠控是吧?

没错就是我!

我就喜欢看神父害羞()

斯哈斯哈斯哈斯哈斯哈斯哈



我的老福特崩了好几次,心态大崩,所以画画怪图——

七木(开学住宿,手机被收,长期退网)

快来看可爱(x)克劳!!

好吧我画不出他万分之一可爱(泪)

p3原图ww是群里看见的

前两张可抱图用作模板画自己(?)抱图评论区留名(?)(不过我这么屑会有人抱嘛(被打)


快来看可爱(x)克劳!!

好吧我画不出他万分之一可爱(泪)

p3原图ww是群里看见的

前两张可抱图用作模板画自己(?)抱图评论区留名(?)(不过我这么屑会有人抱嘛(被打)


陌尘

关于NPC患了精神疾病(克劳)

⚠️内容可能踩雷,阅读前请务必先看完前言!

---------

前言:

由于最近听说一位朋友患了抑郁症,所以开始思考起与精神疾病相关的事情了。

然后……嗯,接着想到如果庄园里的NPC也有了精神疾病,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对于患者来说,长期受病情困扰是十分难受的事,所以我认为必须严肃对待这类题材,因此不敢一次将它们全部完成,决定先放上一小篇,看看大家的接受度如何。

如果各位不反感这样的内容,也还挺喜欢这一类的题材,我之后会慢慢补上其他角色;反之,如果让各位感到不适,我也会删文。

---------

【克劳】抑郁症

  

摩尔历4707年,一场大战使得庄园分崩离析,居民流离失所...

⚠️内容可能踩雷,阅读前请务必先看完前言!

---------

前言:

由于最近听说一位朋友患了抑郁症,所以开始思考起与精神疾病相关的事情了。

然后……嗯,接着想到如果庄园里的NPC也有了精神疾病,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对于患者来说,长期受病情困扰是十分难受的事,所以我认为必须严肃对待这类题材,因此不敢一次将它们全部完成,决定先放上一小篇,看看大家的接受度如何。

如果各位不反感这样的内容,也还挺喜欢这一类的题材,我之后会慢慢补上其他角色;反之,如果让各位感到不适,我也会删文。

---------

【克劳】抑郁症

  

摩尔历4707年,一场大战使得庄园分崩离析,居民流离失所。从此,关于这一年的所有事情都被皇室刻意封存,任往事沉淀在时光的洪流中,既不刻意提起,却也不曾忘记。

  

“愿时之女神庇佑每一个摩尔!”这是平时克劳最常挂在嘴边的祝祷。可是,既然时之女神庇佑着庄园的万千生灵,为何在他的眼中,苦难却不曾稍减?

  

有些时候,克劳会揣着这样的疑惑,茫然地望向时之女神的圣象,在心底默默控诉。

  

待在礼堂那么些年,他见证的悲剧实在太多。不过克劳想,既然自己有着“守护师”的头衔,为居民排忧解难便是情理之中。他能做的,就是用他那一颗甘愿奉献的心,努力去体会人们心中的忧惧,努力做出最好的开解,想方设法让人们在动荡的生活中重新找回希望。

  

不过,所谓“医者医人难自医”,纵使他是庄园的守护师,他却不比丝尔特那样有着强大的专业知识,知道在辅导的同时该如何避免自己陷入情绪泥淖。

  

从战时为那一具具尸骨祈祷、下葬;到战后开始有居民因为各种心理阴影前来请求心理咨商;再到渐渐听闻有些居民虽然曾经请求过他的帮助,最终却不敌心魔选择了断生命……

  

他不禁怀疑,自己真能对得起“守护师”的头衔吗?

  

他曾在你面前对自己提出这样的质疑,但当时庄园本就混乱,因此你只当他压力太大,所以想太多罢了。直到有一天,你听见突兀的刀锋落地声自厨房传来,你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克劳,你干什么!”你急匆匆地赶到厨房里,看见落在地面的瑞士刀上沾着几颗血珠子,而克劳无力地蜷缩在角落中,白皙的手腕上正汩汩冒着鲜血,唇色发白。

  

伤口划得这样深,不找医生缝好来简直会丢掉性命!你赶忙取来绷带给他止血,准备带他去医院,但在你要带他离开之前,他却扯住你的衣摆不肯动身。

  

“克劳,你这伤不能--”不能拖啊……他这是在干什么!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他喃喃地说着:“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就是……不想活了。”

  

他说完,忽然将你拦腰抱住,在你面前哭得像个孩子:“连时之女神……都会唾弃我的吧?”

  

你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反应,只能强硬地将他拉起,以争取就诊时间。几天后,他被确诊为重度抑郁,有好一段时间没法到礼堂为人们服务。

  

在治疗之下,他勉强可以恢复生活,在家里也没出现过上回试图自杀的举动,不过,却有了半夜因失眠离家,或是彻夜未归的行为。唯一让你省心的,只有他待的地方从来都在爱心礼堂,让你不至于无处寻找。

  

有了几次寻找他的经验,你渐渐了解到这是他每次有了自杀念头时压抑自己的方法,毕竟神圣的礼堂不能受鲜血玷污,这是克劳一贯有的观念。也是因为这个观念的束缚,他才能忍住想伤害自己的冲动。

  

他来到这里,只为向女神忏悔那意欲伤害自己的罪行。

  

这天,你又一次半夜起身四处寻找他的身影,从而再次来到夜幕中的爱心礼堂。

  

月光轻柔地透过玻璃彩窗斜洒进屋里,在光与影的交织之中,你看见了那孱弱的身影。

  

“克劳?是我。”你轻轻的走近他,从他身后将这副千疮百孔的虚弱躯体揽进怀中。

  

“我想,时之女神不会希望在你的审判日那天,听见你说是你自己断送了这可贵的生命。”你轻声说道。

  

克劳浑身颤抖,拚命压抑着心中不好的念头,依偎在你怀中。

  

“即使被女神唾弃,你也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吗?”他低声说道,话音里夹杂着不安的呜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