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摩尔庄园枪弗

804浏览    9参与
只会恰奥利奥的萝卜特

『弗枪/弗瑞』红

♢弗兰克x骑枪,弗兰克x瑞琪。

♢CB—CP,意识流。

♢OOC属于我,请注意避雷。(大写加粗)

♢摩庄正史无关半架空,匪夷所思的整活。

♢不建议入脑,要是雷到看官我先道个歉。

♢虽然不知道摩尔庄园的枪是什么原理,胡诌派丝毫不留情面,哪怕像瓷器一样对待它也不奇怪。



▷《红》◁

BGM: 《The Shadow Of Your Smile》 



武器只选择适身的御主,

一旦寄予了守护的命运直至战死,

成一堆废铁,或得以永生。



弗兰克发现了骑枪上的裂痕,这细微得不足挂齿的空隙把...

♢弗兰克x骑枪,弗兰克x瑞琪。

♢CB—CP,意识流。

♢OOC属于我,请注意避雷。(大写加粗)

♢摩庄正史无关半架空,匪夷所思的整活。

♢不建议入脑,要是雷到看官我先道个歉。

♢虽然不知道摩尔庄园的枪是什么原理,胡诌派丝毫不留情面,哪怕像瓷器一样对待它也不奇怪。



▷《红》◁

BGM: 《The Shadow Of Your Smile》 



武器只选择适身的御主,

一旦寄予了守护的命运直至战死,

成一堆废铁,或得以永生。



弗兰克发现了骑枪上的裂痕,这细微得不足挂齿的空隙把他拽入,拽入魂器的结界中。


女人在聚落中心,

她身穿艳红色的衣衫,打着赤脚走在沙砾之上。


她身上缠着鲜红的纱,化成婀娜的模样引诱世人。

眼神并非氛围中所描述的毒辣厉人,弗兰克在她身上找到了刚毅与柔情的结合。

她手臂的肌肉线条结实,如工匠精心雕刻的那样有力,可她放松下来被皮肉包裹的赤裸又那样婀娜,但凡能触碰到她肌肤的一寸,无不被她的坚毅所征服。


弗兰克顿时感觉自己是个只懂得仰望塑像的愚民。



“周围的人们都没有穿你这班皎洁的红,

我想我是在做梦。”



“这把枪原本的主人是位名副其实的战神,生命之中没有得到过完整的亲情,更别提有过刻骨的爱情。曾经老旧的时代总是能轻易地夺走一个人的童年。”


菩提团长飘拂的长发是醇厚的酒红,

熏得弗兰克沉醉在他迷人的气息当中。


“今时何同往日呢?”

菩提捏起酒杯碰向弗兰克手中的玻璃器皿,鲜有骑士能与菩提畅饮,即便是他最优秀的学生也难以做到像弗兰克这样能令人卸下防备,他脸上泛着酒精促使的红晕。弗兰克又会因为太过喜欢他的导师以至于无法移开视线。


弗兰克分得清楚喜欢和爱的区别,身为一位战士的他又太过容易悲天悯人,思绪泛滥情如清泉汇入河流,正因如此落得满身桃花坠落都令他无法毅然拒绝,他期待着有人能够为他心中的河流建立堤坝。


“那她会寄生在它身上吗?”


“不一定,不是所有的灵魂都会钻入武器里……真正的死亡能结束一切脑子里的声音。”



弗兰克上前去把那明艳的红搂入怀中。

红纱之下的躯体满目疮痍。


“疤痕本身并不美丽怎能去因此歌颂它?”,弗兰克沿着她背脊上的刀痕亲吻,“若是你认为它组成了一个完整的鲜活的你,谁会能够你去抚平伤痛带来的一切。”


时之女神啊!为何她如此沉默,像个天生的哑巴。


“我们一同承担吧。”


即便你战场上的利刃,我也能抚平你的伤痕。



弗兰克扼住枪柄宛如抚上爱人的腰身,还有她隐藏在红绸缎下的伤痕,在战场上完成激烈的厮杀,贯穿敌军的躯干和四肢,亦或是野兽的袭击,鲜血脆骨如何肆意透传也他也不会令骑枪的身体上留下一滴腥泪。


誓言多为背叛而立。


不论何种角度的碰撞都会在骑枪钢铁的表皮划上历史的脉络,弗兰克不断说服自己,这一切无可避免。


弗兰克得到了他在场上得以耀武扬威的武器,却失去了一位令他坠入红尘的爱恋的女子。


她秀发乌黑,眼似刃如到,柔情藏于骨髓。

他开始理解那位穿着红绒战袍的战神为何沉默。


她是早已失去了她的爱人吗?



“红色。

“她喜欢红色。”


弗兰克为她亲手涂上红色的漆,像为她的嘴唇涂上血色唇釉,他也曾想过自己不过是把自己的想法施加在她身上。他满眼是那铺满身子的红绸缎,头发上别着滴血似的红。


像红尘略过一般明艳。



“魂器的考验……那样的故事是真的存在的吗?”


“它是虚幻的,他照应人们的内心的构想,最后再选择他是否为恰当的人选。譬如让我去触碰骑枪幻境中会出现一名引路的男子也说不准。

传承之剑带我历尽了山涧和雪峰,就会有那一任骑士团长引领我走向圣塔,亲眼目睹史书上描述那些悲痛和史歌,甚至还在那看到了我们的导师是他亲手把剑交到我手上把我带回人间。后来我去问导师,问他是否他潜入了我的梦里。他却否认了这一点,他说很少在现实以外的地方撞见我。”


瑞琪在弗兰克面前摆了摆手,召回他溃散的眼睛。


“你撞见了什么?”

“一段尘世之爱。”


弗兰克望向瑞琪深邃的蓝眼睛,瞳孔中倒映自己盔甲背后的红如丝绒般在他的眼眸徜徉,他想起那名令他心神向往无法摆脱的爱恋,回过神来早已贴上瑞琪的唇瓣,柔软的金发被他的双手扰乱。


“骑枪却因此选择了我。”


空气为他所凝固,舌尖伺机撬开他的坚硬的牙齿,尖牙咬破瑞琪的下唇滴出明艳的红。

爱恋泉涌上心头,瞬化成面前这副具象,也许那幻境中的战神的告诫是叫他珍惜眼前的一切。


“让我陪你一同承担吧。”


漂浮尘埃落地。

他拥向瑞琪身上的盔甲,埋上他肩膀的红披风,瑞琪闻到他身上淡淡檀香木作后调的气味正好掩盖汗液的酸臭。瑞琪感觉自己不像是他的团长,更不像比他年纪更轻的青年。

反倒成了个驯兽师,只要把顺着他的毛来顺就不会错失忠诚的副手。可能是骑枪的魂融合在了弗兰克的躯体,幻化成他触手可及的武器。


他只有身上的披风与那抹红相称。



不映射任何多余的东西。

构想的是瑞琪的影子在弗兰克的幻像中得到了一个性别相反的具象…这里的弗是一个慕强的人,他渴望的是造就对方也不是取代对方。就算是虚假的幻影在他心中都是要强的性子。又很恋爱脑,因为容易感知气氛所以身处的境地,因为容易看到他者的闪光点而先喜爱上他眼中之物。

除开他明知的虚假中能够迈出第一步,在现实总是被动的存在,这种被动的滥情导致无法判定心中所认。


闪闪光皮皮皮
弗兰克教官和他的爱枪 弗兰克教...

弗兰克教官和他的爱枪

弗兰克教官深情注视他的爱枪

.

枪弗CP意外地不错(?)于是涂了一个阿弗教官凑热闹玩

……这CP好怪嗷,真的好怪嗷

潜水目击各位大大的弗兰克桐仁作品被摩尔官方背刺这么多回,现在就有一、、害怕摩尔官方会盯上枪弗CP😂心情复杂

然后反手把标签都打上了

弗兰克教官和他的爱枪

弗兰克教官深情注视他的爱枪

.

枪弗CP意外地不错(?)于是涂了一个阿弗教官凑热闹玩

……这CP好怪嗷,真的好怪嗷

潜水目击各位大大的弗兰克桐仁作品被摩尔官方背刺这么多回,现在就有一、、害怕摩尔官方会盯上枪弗CP😂心情复杂

然后反手把标签都打上了

只会恰奥利奥的萝卜特

【摩尔庄园PPT】【骑枪x弗兰克】

“我和你在我们的爱里找到存在的意义,

没人能知晓真相。”

——《柔声倾诉》
 

↑视频链接可点。


🌿

『源头』:万恶之源 

                  在茶会里水水的一句话: 《起源》 

『进阶』:故事版 


🌿

『衍生』

弗兰树灵激情创作:

1.不重凉的枪弗贴贴 ...


【摩尔庄园PPT】【骑枪x弗兰克】

“我和你在我们的爱里找到存在的意义,

没人能知晓真相。”

——《柔声倾诉》
 

↑视频链接可点。


🌿

『源头』:万恶之源 

                  在茶会里水水的一句话: 《起源》 

『进阶』:故事版 


🌿

『衍生』

弗兰树灵激情创作:

1.不重凉的枪弗贴贴 

   不重凉的枪弗梗梗 

2.Joey的枪弗贴贴 

3.李莹莹的枪弗贴贴 

4.闪光皮皮的枪弗贴贴 


🌿

♢在茶会里口嗨出来的“枪弗”,

    上头做了个PPT一样的玩意哈哈哈——

♢《有  声  读  物》,原谅我一直喷麦。😢

♢感谢@JoeyManSS 给俺画了一张口琴!

♢感谢@布鲁 做的梗图!在p2

♢所有下划线可点进链接。

李莹莹

《孤独狂想曲》

是枪弗。

是青年营日常小故事?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但是我做的很开心(愉快犯?)

恋物癖弗兰克注意避雷以及希望喜欢♡


切开水果的清新香气,果汁漫过案板肆意流淌,满桌混融着不同的果汁,因为重力和案板的震颤洒落到地上。


锅里熬煮的是甜蜜的果酱,粘腻的甜香弥散开来,盖住隔壁黄油滋滋的响。


弗兰克摊松饼的速度很快,青年营的其他人帮忙准备着其他食材以及餐具,一片其乐融融。


黑森林里不能太过吵闹,气味和火光却不必遮掩,这里遍布危险的藤蔓和植物,但意外的并没有太多魔法生物盘踞,身后的红龙也沉睡着,大家都习惯了这样...

是枪弗。

是青年营日常小故事?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但是我做的很开心(愉快犯?)

恋物癖弗兰克注意避雷以及希望喜欢♡
















切开水果的清新香气,果汁漫过案板肆意流淌,满桌混融着不同的果汁,因为重力和案板的震颤洒落到地上。


锅里熬煮的是甜蜜的果酱,粘腻的甜香弥散开来,盖住隔壁黄油滋滋的响。


弗兰克摊松饼的速度很快,青年营的其他人帮忙准备着其他食材以及餐具,一片其乐融融。


黑森林里不能太过吵闹,气味和火光却不必遮掩,这里遍布危险的藤蔓和植物,但意外的并没有太多魔法生物盘踞,身后的红龙也沉睡着,大家都习惯了这样危机与安逸并存的紧张生活。


青年营的训练有趣又辛苦,每天就是巡逻和采集植物,在黑暗无光的森林里巡逻,偶尔还能捡到迷路进黑森林来的小摩尔。


伪装和隐匿踪迹已经是必修课,但地面久而久之还是留下了一些被踩踏出来的路径。


沿着路走,穿过河流,就能被水果的香气引回自己的营地,这是青年营的小年轻们最喜欢的时刻,在闻到水果的甜香之后,仿佛浑身的疲劳和被藤蔓抽出来的红痕瘀血都被融化开。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大家总会想,弗兰克是他们的教官真的是太好了。


弗兰克几乎没有架子,会亲切的和他们开玩笑打混,风趣幽默。而且经验丰富认真负责,如果谁犯了错也会严厉起来。


弗兰克教官是最好的教官。


年轻人的慕强心理,骄傲心态都被这样的教官狠狠拿捏,大家崇敬他,又都喜欢他。


“小摩崽子们,开饭了!”


“是,教官!”


他们去领了各自的松饼,入口的一瞬间感觉自己幸福得要融化。


运动之后饿的要死然后来一口甜食,这样的快乐谁懂!


弗兰克教官永远的神!


但是教官只有一个,不可能天天给他们做饭,所以每周青年营的大家简直盼星星盼月亮,他们没有周末,但哪天弗兰克掌勺哪天就是周末!


弗兰克没吃东西,找地方坐下,给大家吹口琴,等大家吃完去洗碗,才端着一份松饼持着枪回了自己的帐篷。


“我的餐盘我一会儿会洗的。”


他给大家摆摆手就钻进帐篷,现在青年营的人基本走空,门外只有几个站岗的小摩尔。


他把自己的骑士枪放到桌面上,桌子上的公文早就被收起来,空空荡荡的,帐篷里谁也不在,只有凉掉的松饼和果酱的味道淡淡地飘散。


冷冷清清的,和刚才的热闹完全不同。


但哪里都是这样的,哪里有地方能一直热闹呢?


弗兰克轻巧的拿餐刀切开松饼,沾上果酱送进嘴里,餐具和餐盘清脆摩擦。


“我厨艺挺不错,是吧?”


他自己慢慢悠悠的吃完,还抽出手帕擦了擦嘴,和那些吃的稀里糊涂的小年轻形成鲜明对比。


等大家回到营地开始打扫,洗漱,弗兰克就又提着枪去河边洗碗,回来的时候正好能给大家开篝火晚会。


青年营的夜晚是温暖,干燥,飘扬着歌声和笑语的。


……


等大家都回去睡觉,只留下晚班的人,弗兰克才会去洗澡。


他甚至洗澡也会带上自己的骑士枪,洗完了顺便给它也做个武器保养以防被潮气弄得生锈。


批公文的时候看着光洁的枪身,心情都会好起来,批公文也就没有那么煎熬了。


夜里安安静静的,帐篷的隔音效果不算太好,却也把其他人的动静连同篝火的声音隔绝开来,只有清冷的夜间温度提醒他时间已经太晚了。


完成工作,提起枪上床睡觉。


“晚安。”


不知道对谁说的晚安,也许是对他自己吧?


……


第二天一早,闹铃还没响,生物钟就让弗兰克准时清醒。


“早上了。”


他坐起来。


“早上好。”


他去洗漱,然后提枪出门。


“小懒虫都快点爬起来了,一日之计在于晨,都起来训练了!”


青年营里瞬间哀嚎遍野。


弗兰克有点好笑的看着这群小年轻,听着他们东敲西碰却没人说话,总体而言还算安静,嘴角满意的扬了扬。


这群小崽子也算成长了不少。


他站在原地等集合,心情格外好的顺便给大家熬了粥,列队完大家主动端碗去盛,吃完之后各自洗碗,然后除了值岗人员都得滚出去训练。


值岗的几位洗好锅具就也开始自发训练,就算不用出去,训练却是不能停的。


训练,训练,训练,这才是青年营的基本日常,虽然对练和森林的拉练比骑士团那边的普通跑圈等体训要有趣一些,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训练依旧枯燥乏味。


这时候是非常安静的,甚至能听到风吹树叶的声音,明明黑森林那么静谧。


弗兰克提着枪也开始练习,而不用他说那些小年轻也会认真看着,他一招一式之间利落又干净,是多年的练习加上多年的持枪才有的流畅优美。


枯燥的,重复的,乏味的,肌肉会酸痛,汗水淌下,心里却宁静。


他呼吸紊乱着,从高度专注的状态里抽身出来,笑了。


轻轻抚摸枪身。


“我们认识多久了?老伙计?”


他再次回过神,看见营里值岗的年轻人一脸崇敬的看着他。


“教官,您的枪法真好。”


他再次笑起来。


“那当然,我练了多久,你才练了多久~”


他颇有点骄傲的补充。


“就算是瑞琪团长,枪法也未必有我好哦!”


他在心里想着,瑞琪持剑的时间比他可长多了,但两人的武器还是有克制效果的,自己的枪占了更长更重的优势却只能平手……


不过……瑞琪那把是传承之剑?


不,没有说自己的枪不好的意思,无论如何,这把枪对他而言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枪,再次抚摸一下枪身。


小年轻突然好奇的开口:


“教官,我们想听听这把枪的故事,可以吗?”


“啊……”


弗兰克犹豫一下才答应,幸好几位小摩尔太过年轻,并没有察觉什么不对。


他找了个地方坐下,难得在别人面前光明正大的爱抚自己的枪。


“这把枪从我成为见习骑士那天起就一直跟着我了,它损伤过,重新铸过漆,甚至熔融过……”


说到这里他皱了皱眉。


“但它始终是那一把枪。”


他松开眉头继续说下去。


“我们一起见证我的成长,我们共享荣耀,它陪伴着我度过了一次又一次战斗,我们见过血,见过牺牲,但从来没有迷茫……”


弗兰克轻松的笑笑。


“至少他没有迷茫。”


他又摸了摸枪尖,那动作有点像撸猫下巴似的。


看到这个动作,年轻的小摩尔突然脱口一句话。


“就好像最忠诚的狗狗一样。”


那一瞬间,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教官似乎很生气。


那种,脸上的表情都没有跟上,情绪的气息却已经宣泄出来,空气里暴起的愤怒味道让他吓得弹起来,又被教官按着头按回去。


“我们的配枪和佩剑是我们最好的……伙伴,是战友。”


被遮住大半视线,小摩尔只看见弗兰克教官没有在笑着。


他点点头,弗兰克才收回手。


“你的武器永远都不会背叛你,当你孤立无援的时候,永远记得不要轻易抛弃他。”


“是!教官!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还有……”


小摩尔怂怂的问:


“怎,怎么了?”


弗兰克教官板着脸。


“罗德尼最近把他的游戏机藏在枕头里了是吧?”


他有点好笑的说。


“这臭小子,他的游戏机还是拜托我给他买的呢,难道是怕我删他记录吗?”


他笑起来。


“搞得好像他能赢过我似的。”


年轻的小摩尔犹豫了一下,发现教官和平时别无二致,刚才的感触仿佛是自己出了幻觉。


也许是教官遇见过那种只有一个人一把枪的绝境呢?


真的,教官真的太帅了!


“哇!教官你比罗德尼还厉害呀?”


“那当然。”


他提着枪站起来往帐篷走过去。


“你差不多也该去继续训练了,摸鱼要适度哦。”


“啊!对不起!……是!弗兰克教官!”


值岗的几位散开回去训练,弗兰克钻进了自己的帐篷,拉上帐帘。


“……艹。”


“……”


“没事。”


他撇撇嘴,又收敛了表情。


“小孩子不懂事罢了。”


他犹豫了一会儿,突然把枪抵向自己的脖子。


枪尖很锋锐,但他持枪的手很稳,弗兰克有点不安的呼吸着,过了一会儿,转而抱住枪身。


“我好累。”


“我累了。”


他贴着冰凉的枪身,脸颊和枪身贴着,身体也尽量贴上去。他滑下来,抱着枪坐到地上。


“也许我应该冷静一下,今天先放个假吧。”


他开了电动游戏机,然后播放之前的录屏。


他把帐篷里的内扣锁好,熄了蜡烛抱着枪躺下了。


他看着枪,摸索着他身上的疤痕和创口,每摸到一处,那些血腥的,激烈的,复杂沉重又痛苦的记忆就从脑海底部浮出来。


身边的人一个个的消失了。


青年营的孩子们也走了一代又一代。


他扯着被子,无甚意义也没有作用地裹紧。


最后干脆整个人蒙进被子里。


……好安静。


他摸着骑士枪的枪身,把他揽到自己怀里。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成为见习骑士那一天?


还是他们走了,他却被熔融重铸那一天?


他收紧了手臂。


冰冷,坚硬,却让他感到安全,安心。


他向下摸索着握紧枪柄,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好像在发抖。


……


他永远不会背叛我。


不如说,背叛也无所谓了,只要你不会先走一步,不会先我一步离开。


……


他想着,这对吗?


又想着,这不对吗?


他摸着被自己捂热了的枪身,感叹他怎么轻而易举就被捂热了。


他扯出一个笑,贴过去轻轻吻了一下枪身。


……


坚硬却温暖。


……


……


“教官又背着大家偷偷打游戏了?”


“哈哈哈,教官可能也怕我超过他吧?可恶,居然利用职权偷跑,教官作弊!”


罗德尼和几个青年营的朋友聊天,被弗兰克抓包了也丝毫不慌。


弗兰克胡乱摸了一通他的脑袋。


“就你话多,倒是真的赢我一次啊~”


罗德尼拍开那只作乱的手。


“下次一定赢您!”


“哈哈哈……”


弗兰克持着枪,把他靠到自己肩膀上,悄悄蹭了一下自己的耳朵。


“还下次呢?下下次都赢不了的~”


说完吹着口哨走了,心情很好的样子,徒留罗德尼在他背后无能狂怒。





只会恰奥利奥的萝卜特

《红丝绒之味》


“小罗德尼,你怎么了?”


弗兰克教官问道。


“教官!爱……是什么?”


弗兰克没想到小罗德尼会问出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爱上了森林里哪一棵野花。

只见教官把坐在毯子上,抚摸着他的骑枪……


🌹


“那是一个清爽的季节……我和它相遇已经好几年了。我们之间几乎从不会离开彼此。


那天我和它一起喝下午茶。


忽然感觉心脏跳动不止,这不是我第一次感觉到的冲动。那时候桌上放着红丝绒蛋糕,配上了我的喜欢的大吉岭红茶。


『它似乎总能抓住我的心。』


我喜欢它一言不发的样子。”


“是那种小鹿乱撞的感觉吗!”小罗德尼跳了起来,“那是爱...

《红丝绒之味》


“小罗德尼,你怎么了?”


弗兰克教官问道。


“教官!爱……是什么?”


弗兰克没想到小罗德尼会问出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爱上了森林里哪一棵野花。

只见教官把坐在毯子上,抚摸着他的骑枪……


🌹


“那是一个清爽的季节……我和它相遇已经好几年了。我们之间几乎从不会离开彼此。


那天我和它一起喝下午茶。


忽然感觉心脏跳动不止,这不是我第一次感觉到的冲动。那时候桌上放着红丝绒蛋糕,配上了我的喜欢的大吉岭红茶。


『它似乎总能抓住我的心。』


我喜欢它一言不发的样子。”


“是那种小鹿乱撞的感觉吗!”小罗德尼跳了起来,“那是爱情吧!”

强森一把锁住罗德尼,“你懂个屁爱情。”


🌹


“我问它,

『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

它总是那样沉默。”


小罗德尼看向教官的骑枪。

“原来骑枪这么沉默是因为它爱你。”


“什么……”强森觉得不可思议。


💍


“后来我们结婚了。”

“瑞琪团长也在现场吗?”

“嗯,所有人都在。”


“喂……”强森还是觉得一切很魔幻。


“那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

我为它换上了西装。扣上了戒指。”


“教官你穿婚纱啊?”小罗德尼的眼神明亮起来。


“……”强森已经无话可说。


🗡️


“一开始我们很好。


『我很爱它,它信任我。』


可惜我们有很多事情都陷入了争吵。


我甚至失去了理智。”

弗兰克哽咽。


“天啊……”


🥀


“最后我们决定离婚。

这我们彼此之间都留给了对方最大的尊重。

小罗德尼啊……


『爱是牺牲和忍耐』


除非你真的抑制不住发烫的脑子。

尽管去追求吧。”


弗兰克摸了摸一旁的骑枪。


强森见状,仿佛看到教官眼中的泪光。

居然有些开始相信这一切。


🍂


爱情啊!

把你的狂喜节制一下,

不要让你的欢乐溢出界限,

让你的情绪越过分寸;

你使我感觉到太多的幸福,

请你把它减轻几分吧,

我怕我快要给快乐窒息而死了!

——《威尼斯商人》*


🍃


门外的奈特拿着书信…

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破坏气氛。

“弗兰克……当初你用这个烂故事骗了多少骑士!

连瑞琪都配合你开这个玩笑……”

奈特只是心里想着。


——《骑枪与士兵》


♢沙雕粉笔画剧场。

♢梗是口嗨出来的别当真!

♢红丝绒蛋糕:是恋爱的味道。

不重凉
群里讨论的枪弗怪东西 意外的有...

群里讨论的枪弗怪东西

意外的有点香(´▽`)

用的是拟人私设


以及私自参考了萝卜特老师的图

这位才是开山怪✔️

群里讨论的枪弗怪东西

意外的有点香(´▽`)

用的是拟人私设


以及私自参考了萝卜特老师的图

这位才是开山怪✔️

只会恰奥利奥的萝卜特
《骑枪与教官》 “教官他连睡觉...

《骑枪与教官》


“教官他连睡觉都要抱着它。”

小罗德尼如是说。


♢梗源于活动群。

“弗兰克怎么盔甲都不带了,

非要拎着这看起来几乎用不上的武器。”

《骑枪与教官》


“教官他连睡觉都要抱着它。”

小罗德尼如是说。


♢梗源于活动群。

“弗兰克怎么盔甲都不带了,

非要拎着这看起来几乎用不上的武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