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摩尔庄园洛克

267浏览    16参与
工藤橙橙

大半夜刷剧情发现明明只是换个脑袋的事情,洛克竟然没有立绘??克劳换个身子的都有立绘诶??只好自己拼一下头了。

大半夜刷剧情发现明明只是换个脑袋的事情,洛克竟然没有立绘??克劳换个身子的都有立绘诶??只好自己拼一下头了。

工藤橙橙

行政官从光启市回来了【考哥.jpg】


【ps:CV都是刘北辰】

行政官从光启市回来了【考哥.jpg】


【ps:CV都是刘北辰】

奇思妙想投射所

和团里朋友们的合影返图来一波!

预先设计中是不可换装的,没想到尝试后居然可行(?)P3是换装教程

本体高30cm,P1中西装为45cm的娃衣

和友游么么站在一起的身高差真的很有亲子感,等友游茜茜出荷后让他穿上白袍,两位小朋友就都有叔叔了hhhhh

开团余量可在闲鱼搜索洛克行政官同人,P4无料双闪吧唧赠完即止

和团里朋友们的合影返图来一波!

预先设计中是不可换装的,没想到尝试后居然可行(?)P3是换装教程

本体高30cm,P1中西装为45cm的娃衣

和友游么么站在一起的身高差真的很有亲子感,等友游茜茜出荷后让他穿上白袍,两位小朋友就都有叔叔了hhhhh

开团余量可在闲鱼搜索洛克行政官同人,P4无料双闪吧唧赠完即止

工藤橙橙

论——好不容易见到新的任务本以为是行政官突然关心为摩尔庄园赴汤蹈火不怨不怒不疲不诉的我结果是在关心老朋友一气之下送了行政官炖龙虾的那件事


虽然还是高高兴兴的去送了,只是因为工作原因,晚上了才有空再上线做任务

论——好不容易见到新的任务本以为是行政官突然关心为摩尔庄园赴汤蹈火不怨不怒不疲不诉的我结果是在关心老朋友一气之下送了行政官炖龙虾的那件事


虽然还是高高兴兴的去送了,只是因为工作原因,晚上了才有空再上线做任务

红猪致富
我真的觊觎老洛克很久了…………...

我真的觊觎老洛克很久了………………………………!!!!!

我真的很喜欢这个老男人扭曲的对八世的爱

我不管我不听我就想看中年养胃的忠犬偏执死gay佬

姐妹你磕八世x洛克我们就是家人

支持洛克出去单干建立洛克王国!(笑死

我真的觊觎老洛克很久了………………………………!!!!!

我真的很喜欢这个老男人扭曲的对八世的爱

我不管我不听我就想看中年养胃的忠犬偏执死gay佬

姐妹你磕八世x洛克我们就是家人

支持洛克出去单干建立洛克王国!(笑死

工藤橙橙

磕到了磕到了磕到了!官方太会了!看到克劳神父从城堡出来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太对劲,这可太劲爆了!

磕到了磕到了磕到了!官方太会了!看到克劳神父从城堡出来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太对劲,这可太劲爆了!

陌尘

关于NPC患了精神疾病(洛克) 【二版】

⚠️可能踩雷,雷者勿入

  

旧文重发,因为实在不满意原本的描写方式。希望这次的描写方式可以有更强的代入感。

-----

官方请给大家好结局,求求了〒▽〒 

⚠️可能踩雷,雷者勿入

  

旧文重发,因为实在不满意原本的描写方式。希望这次的描写方式可以有更强的代入感。

-----

官方请给大家好结局,求求了〒▽〒 

工藤橙橙

【我会做一些大不敬的事情】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让我们高举手中的气球,为我们辛劳的洛克行政官庆祝他的生日!!

【洛克:半夜扰民,记下来了


二编:笑死,摩传摩了

【我会做一些大不敬的事情】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让我们高举手中的气球,为我们辛劳的洛克行政官庆祝他的生日!!

【洛克:半夜扰民,记下来了


二编:笑死,摩传摩了

洛昕予(化学专业亡命人)

洛克X你 洛克中了黑魔法下(救命,我该如何唤醒被欲望控制的行政官)

“ok,我现在应该做什么呢?解开心结。“你心想,


“在想什么?“洛克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他把你嘴上的禁锢去除


“啊,在想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转头偏向声音的方向


洛克一愣,明明看不见你的眼睛,但是却可以想象到你看他的眼神,他不自觉地偏过头,不想与你对视。


“我想要的?昨天已经得到了,未来也不会失去。”他看着躺在床上的你,你穿着洛克为你挑选的衣服,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这衣服的质感很熟悉

你抿了抿唇“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沟通一下,洛克,或许我可以…”


“不必了,你什么都不用做,很快他们就会忘了你,在他们心里你就是庄园的叛徒。很快,你就只有我俩了。”他俯身亲了亲你的眼...

“ok,我现在应该做什么呢?解开心结。“你心想,


“在想什么?“洛克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他把你嘴上的禁锢去除


“啊,在想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转头偏向声音的方向


洛克一愣,明明看不见你的眼睛,但是却可以想象到你看他的眼神,他不自觉地偏过头,不想与你对视。


“我想要的?昨天已经得到了,未来也不会失去。”他看着躺在床上的你,你穿着洛克为你挑选的衣服,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这衣服的质感很熟悉

你抿了抿唇“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沟通一下,洛克,或许我可以…”


“不必了,你什么都不用做,很快他们就会忘了你,在他们心里你就是庄园的叛徒。很快,你就只有我俩了。”他俯身亲了亲你的眼罩


“不是,洛克,你喜欢我,对吧。”你觉得洛克已经是听不进摩话了,干脆就直球说了出来


是的,洛克心想。


但是他不敢说出来,自卑一直萦绕在他的心间,他已经不在年轻了,也没有瑞琪帅气,没有杰西的活泼,没有汤米的憨厚,他只有一成不变的严肃和固执,唯一吸引人的地方大概就只有行政官的身份吧。


“真是糟糕。”洛克在心里想到“这样的人不会有人喜欢的。她永远不会喜欢我。“


你没有听到行政官的回答皱了皱眉,难道不是这个?


“不要想别的,你…”


见他没有否认,你立马打断了他的话


“那你怎么从来没有说过?你就这么确定,我不喜欢你吗?”


他愣住了


“先不说这个,能不能先把我的眼罩摘了。”你趁机提要求

随后你的眼罩被摘了下来,但还是没有看见东西,因为洛克遮住了你的眼睛


“等等,适应一下光线。”洛克低低的声音传到了耳中


“嗯。”你眨了眨眼睛,纤长的睫毛划过他的手掌。痒意从手中传到了心里


“我可以认为,她是喜欢我的吗?”铁树开花的洛克开始懵了起来。


“是的,你可以这么认为。“你抓着他的手拿开,看到了他紧张的眼神。


“!“洛克的眼睛突然瞪大”真的?嘶…“


他突然捂住脑袋跪在了地上,你着急的想要去扶他却被锁链拉住


“洛克!”你看着他突然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


“这又是怎么了?”你着急的挣扎在床边,好不容易从洛克地口袋里拉出了钥匙解了锁,正要出门去找克劳,想让他来看看洛克


结果被洛克抓住了手腕,他还是满脸痛苦但是去死死的抓住你的手不放,你看他这样而且根本挣扎不开,于是灵机一动,捧住他的脸直接亲了一口


“你等等,我去找克劳来给你看看。”你安抚道


“别走,别离开,求你。”他皱着眉头,苦苦求着。


说实话,你的心里很爽,但是,对于这样的行政官先生你根本无法拒绝,你反手拉住了洛克的手


“那,你和我一起去吧。”你哄着他,语气轻柔


“你去不了外边,啊…”他又再次被疼痛侵袭”没事,我,让人叫他来。“

 

克劳被人请到了行政官的寝室中


洛克已经疼晕过去了,你焦急的看着克劳为他治疗。


“没事了,黑魔法已经消散了,真的很抱歉,洛克对你做出这样的事。“克劳揉了揉眉心,他原本整齐的白色长袍也略微有些凌乱


“现在,你回去休整一下吧,我等洛克醒来之后,和他说一下,把你的通缉令取消,还你清白。“


“好的,神父你也注意身体。“你偷偷摸摸回了家,等站在镜子面前才发现,身上穿的是你第一天来到庄园的衣服,一件白色的连衣裙,你躺在床上等着第二天的到来。

 

第二天

洛克醒了,撤销了你的通缉令,并且对外说这是为了引出幕后反叛者的行动,所以你其实是行动的一员。


你又立了一个大功,又成为了庄园新星。


但是,居民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每天我们的庄园新星都会一大早赶到皇宫的门口去找行政官洛克,但每次她一出现在洛克的视线里,行政官就会立马转身进入皇宫。


???众人


“总算堵到你了。“你气喘吁吁的扶着墙,拦在了正在阳光牧场巡视的洛克面前。


洛克的脸色变得惨白“我们去一边聊吧。”

“好。”

 

“非常抱歉,对你做出那样的事,我绝对不会再做出任何伤害你的事。”他不敢直视你的眼睛,而是看着地上的小花。“如果还是对你造成困扰的话,我以后不会在你的面前了。“


你看着他没有说什么,洛克的手紧紧地攥着。


你上前抱住了他


“我亲爱的行政官大人,你是想以后都见不到你自己的女朋友了吗?“


他猛地抬起了头“女朋友?“

“对啊。“


他抓住你的肩膀,“你真的愿意做我的女朋友?”

你笑着点点头“是的“


“谢谢你。”他抱着你呢喃道


谢谢你愿意原谅犯下打错的我,愿意满足我卑鄙的愿望,愿意陪在我身边,陪在这样的我身边。


庄园最新热搜

#震惊,行政官的老婆出现了

#庄园新星的男友竟是他

#绝世订婚仪式将在今晚进行

 

你窝在洛克的怀里笑着


没有人会知道,是你请人对洛克行政官施下的黑魔法,是你让洛克犯下这一步一步的罪。


洛克对那是一袭白衣的你一见钟情,你又何不是对那个沉稳尽责的他一见倾心呢。


偷偷地打听他的喜好,建立好感。在他的面前送别人礼物,引起他的嫉妒心,顺理成章的,你得到了他。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因为知道的人已经离开这是世界了。


你想着,然后吻上了洛克的唇

洛克的心结由你系上也会由你解开

我会永远爱你的,我的行政官大人。


洛昕予(化学专业亡命人)

洛克X你 洛克中了黑魔法上(救命,我该如何唤醒被欲望控制的行政官)

是夜,云遮住了皎洁的月光也使你失去了唯一的光源。


你靠在牢房的墙壁上蜷缩着“到底是为什么呢。”


你在心里想着仅仅是一天的时间,你从一位庄园新星成为了勾结黑魔法势力的叛徒,从温馨的小屋被关押在了前哨站的监狱里。


你叹了口气从床上坐了起来,清者自清,你觉得清正廉洁的行政官洛克会给你证明清白的。


突然,监室外的门被打开了


你转头看过去是瑞琪他原本闪闪发光满是阳光的黑色眼睛如今却是充斥着担忧,


他走到铁门的旁边“我相信你一定和黑魔法没有关系,你放轻松,行政官一直是公正的代名词。”


仿佛是为了宽慰我一样,眯了眯双眼“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你也配合着他勉强...

是夜,云遮住了皎洁的月光也使你失去了唯一的光源。


你靠在牢房的墙壁上蜷缩着“到底是为什么呢。”


你在心里想着仅仅是一天的时间,你从一位庄园新星成为了勾结黑魔法势力的叛徒,从温馨的小屋被关押在了前哨站的监狱里。


你叹了口气从床上坐了起来,清者自清,你觉得清正廉洁的行政官洛克会给你证明清白的。


突然,监室外的门被打开了


你转头看过去是瑞琪他原本闪闪发光满是阳光的黑色眼睛如今却是充斥着担忧,


他走到铁门的旁边“我相信你一定和黑魔法没有关系,你放轻松,行政官一直是公正的代名词。”


仿佛是为了宽慰我一样,眯了眯双眼“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你也配合着他勉强松了松僵硬的肌肉,面上带了点笑意“是毛毛爆囧菇吗?我记得你爱吃。”


“不是哦”瑞琪摇了摇头,从身后拿出了一朵郁金香,“我从前哨站旁边采的。”


他笑的很腼腆,脸上出现了浅浅的红晕“不要再难过了。”


你笑着接过了,低头闻了闻花香,不得不说这朵花确实使你压抑的心情变得轻松了许多“很漂亮谢谢。”


你注视着他的双眼,柔声表达感谢。瑞琪却突然低下了头,慌乱地说“你喜欢就好,我回去了。”


铠甲的摩擦声渐渐远去,这儿恢复了寂静,你也收回了笑容,将花摆放在了床边,你躺了下去,准备恢复精神。


还没过十分钟,你突然听到牢房的们被打开了,沉稳的脚步离你越来越近,你没有睁开眼睛“没睡就不要装睡了。”他开口说到你立马睁开了眼睛,


果然是洛克


你从床上坐了起来“你到底要做什么呢,洛克。”


你开口说道你不明白为什么洛克要这么做,伪造了你和黑魔法有勾结的证据,并立马把你抓到了监狱,没有遵循任何他之前一直恪守的规矩,这不像洛克。


洛克一直是谨慎,公正,威严的代名词,所有的公民都认可他都信任他,尽管又是他固执而又古板。


“我想做什么?我想让你和之前一样,一直不要变,你做得到吗?”他的面无表情的说着但是声音里蕴藏着很大的怒气你很疑惑,变?变什么?我怎么就变了?他一步一步靠近过来,弯腰高大的身形过多的压迫感使你不受控制的往后挪了挪。


“你自己不知道吧。”他突然笑了起来,面无表情的人突然笑了起来无异于是冰山上开出了一朵绚丽的花,你却被吓了一跳。洛克没有停下他的脚步,今天的洛克很不对劲,你心里想着


不对,

是非常不对劲!


他把你压在了床上,禁锢住了你的双手,什么鬼?你一脸懵


“你怎么就不能乖乖的呢……”洛克低下头想要吻你的唇,你偏头躲开了


“啧“他将你的手拷在了床框上,双腿压住你挣扎的腿


“洛克,你冷静点,我觉得你是误会了什么,唔…”他并没有停下侵犯的动作,而是粗鲁的咬上了你的唇瓣,


“咝…痛”你拼命的挣扎着,手上的锁链发出了叮当的声音


“听,锁链的声音多好听,这是你留在我身边的证明,这是你不会被别人抢走的证明。”突然,他的目光停在了你的耳边,像是被刺激了一样,他开始咬你的脖子,濡湿的感觉从耳边延伸到了脖子再到胸口,你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


“洛克,停下,我不管你现在到底是怎么了,但是我相信等你清醒过来一定会后悔。”


“后悔?不,我不会。”他死死的盯着你的眼睛“我不会让你被那个臭小子夺走。”


他咬牙切齿的低低的在你的耳边说到,随后开始撕扯你的衣服……郁金香被他碾碎在了手中。


也许你不会知道,那天你刚来到庄园被带到杰西身边去了解庄园的事务时,站在皇宫门口的洛克在回答居民的问题时难得的出了神,你像是阴天里的一株向日葵,让他整个世界变成了明亮的颜色。


他看着你在庄园里忙忙碌碌的,但是却总会抽出一点时间给他送来绽放的向日葵,有时是制作的浆果浓汤,或者是好不容易钓来的星空鱼。


他总会表面淡定的向你道谢,却背地里偷偷的把向日葵放进新买的花瓶里,把你送的所有的星空鱼养进一个鱼缸里。每天在空闲的时候看着他们发呆,他以为只是独属于他的偏爱。


但是并不是的,你会去去给丝尔特送羊毛,为尼克送上精心制作的私房菜,为杰西送来画地图的红浆果,给艾尔送去满天星。


特别是瑞琪,那个阳光帅气年轻的男孩,永远可以抓住你的视线,他看过你抱着抱抱熊去送给他,看过你没事就去前哨站陪他聊天,看过你遇到麻烦后下意识地就去找瑞琪,嫉妒第一次在我们行政官的心里燃烧


于是,行政官就中计了,他被黑魔法放大了心中的欲望,他第一次破坏了心中的法则,他想让你只属于他一个人。


第二天一早你被行政官囚禁在了皇宫里,被锁在床上,带着眼罩,不能说话,你是被一阵嘈杂吵醒的


“她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黑魔法的痕迹,你不是说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魔法吗?为什么这次就这么轻易的相信别人了?”是茜茜的声音,


她在说什么


“这是事实,她昨天被别人从牢里接走,而在牢里克劳也发现了黑魔法的痕迹。”


“那不应该担心她的安全吗?你还在……”


“够了,快回你的雪山去,不要再回到这里来。”洛克冷声说道。


“啊,怎么会这样呢。”你心里叹息道。


“小心洛克,他身上像是中了黑魔法的诅咒。”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入你的耳中你茫然地四处转头,但是眼罩挡住了你的目光


“谁?”你问到


“是我,克劳。”


“请不要怪罪洛克,他中了黑魔法的诅咒,无法控制自己。”


“那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他恢复?”你问到,就算我想怪也怪不了啊,被中了黑魔法人囚禁没有人身自由,


“哎。”克劳叹了口气,说“我不知道他的心结是什么,只要让他的心结消失,他自然会恢复”


“我先走了,请务必注意安全。”


“哎等等…”这是个什么鬼?


洛克的心结吗…是什么呢?


陌尘
行政官!我有酒,您有故事吗?...

行政官!我有酒,您有故事吗?

如果您有旧情人赶紧告诉我,我要去宣誓主权!!

行政官!我有酒,您有故事吗?

如果您有旧情人赶紧告诉我,我要去宣誓主权!!

陌尘

关于NPC患了精神疾病(洛克)

⚠️可能踩雷,雷者勿入!


由于原文被屏蔽,所以只好重写了 :(

不过,新写出的内容比起原文似乎更贴近我心里想表达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

【洛克】人格解体

 

朦胧之间,洛克听见“叮叮、叮叮”的清脆响声。那声音模糊不清,好像穿越了层层薄雾来到他的耳际,任他如何专注的聆听,却还是听不真切。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他看见地面上到处是被微风吹落的公文。没想到此时的庄园虽然时值夏季,风却大的很,只一转眼便把向来井井有条的办公室变得凌乱不堪。

  

能把办公室变得那么凌乱,可见这阵风已经吹好一阵子了。那么,窗边叮叮作响的风铃究竟被吹响了多久?而他在午...

⚠️可能踩雷,雷者勿入!


由于原文被屏蔽,所以只好重写了 :(

不过,新写出的内容比起原文似乎更贴近我心里想表达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

【洛克】人格解体

 

朦胧之间,洛克听见“叮叮、叮叮”的清脆响声。那声音模糊不清,好像穿越了层层薄雾来到他的耳际,任他如何专注的聆听,却还是听不真切。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他看见地面上到处是被微风吹落的公文。没想到此时的庄园虽然时值夏季,风却大的很,只一转眼便把向来井井有条的办公室变得凌乱不堪。

  

能把办公室变得那么凌乱,可见这阵风已经吹好一阵子了。那么,窗边叮叮作响的风铃究竟被吹响了多久?而他在午后的时光里又毫不自知的批阅了几份公文?

  

想到这里,洛克离开座位拾起散落一地的纸张,顺便把所有用红墨写上朱批的公文从头看了一遍。看着看着,他的眉头慢慢蹙起,心中越发气恼。

  

主旨:“近日庄园水灾频发,居民财产受创严重,故请求城堡方面拨款进行援助,以维护居民财产权利。”

朱批:“由庄园警署进行救援,保全居民安危。”

  

主旨:“黑森林先遣小队已完成训练,恳请城堡方面选定出行日期,以利小队前往森林内部进行探索。”

朱批:“请通过考核之居民于XX月XX日前往前哨站接受行前训练。”

  

尽是些风马牛不相及的内容。

  

洛克确信自己端坐在办公桌前批阅了一份又一份的公文,但他想不明白,为何自己在书写朱批时,脑中的思绪会那么混乱,混乱到连公文所表达的重点都抓不住,只是不停书写着一行又一行与公文内容毫不相干的文字。

  

那种感觉,就像身体只是一具空壳,所有思想与动作都是受到其他事物主宰,自己没有半点儿主导权。

  

他搁下手里的文件,疲惫地坐回办公桌前,一只手的手肘抵在椅子扶手上,使劲揉着两旁额角。好像从某一段时间开始,他办起公来变得越发力不从心,出错率也在逐步上升。

  

思及此,他的心底莫名生出一股烦躁感,接着双手一个使劲,“哗啦”一声将公文化为无数纸片,用力地扔在桌面上。

  

受到桌面反作用力的影响,纸张又散了开来。洛克愣愣地望着那一叠已然作废的文件,伸手转动起电话上的数字圆盘。

  

“今天早上你拿来的那些公文,还有没有复本?”洛克道。

  

电话那头传来温婉有礼的女声:“是有公文遗失了吗,行政官阁下?”

  

洛克有点不耐烦:“没有遗失,只是出了点意外。”

  

电话另一头的女子久久不语,似乎有些为难。

  

不等对方做出回应,洛克便接着说道:“去找那些单位重拿一份公文,今天能拿到几份是几份,我在办公室等着。”

  

语毕,他即刻挂断电话,缓步走到窗边,望着窗檐下还在闹腾的向日葵风铃发愣,恍惚想起某个夏天的夜晚。

  

那天,你带着一只由你亲手制作的向日葵风铃来到这扇窗前,小心翼翼地把它挂上窗檐。

  

有了月光的点缀,被玻璃包裹住的向日葵散发出点点精光。伴随着叮叮的脆响,风铃在窗前摇曳,亮灿灿的光芒十分晃眼。

  

你说不上对这次的作品满不满意,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了它很久很久,忽然开口道:“向日葵、椰子、星空鱼,都是会让人联想到夏天的东西呢。”

  

“可是,既然你喜欢属于夏天的东西,那应该会是很活泼的人才对,为什么你给别人的感觉却那么刻板严肃呢?”

  

洛克听见你发出的疑惑后不置可否,转而吐槽你话里的细节:“星空鱼和夏天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是说到星空,就会让人联想到牛郎织女;说到牛郎织女,就会让人联想到夏天。星空鱼和夏天当然有关系了。”

  

洛克闻言,无奈的笑了笑:“星空和星空鱼是两码子的事。从星空联想到夏天就罢了,但从星空鱼联想到夏天……实在让人理不清你这思路。”

  

“随便吧,反正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轻描淡写地说道,一颗心却因为不明白自己究竟想表达什么而堵的慌。

  

作为你最亲近的爱人,洛克于你而言可说是你与世界唯一的联系。此时这个“唯一的联系”与你出现隔阂,轻易地就触动了你的敏感神经。你感觉这个世界正在慢慢远离自己,不安与焦虑顷刻间涌上心头。

  

“洛克、洛克……”你不自觉的呢喃出声,伸出手胡乱抓住他的衣领,平时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与常人无异而疯狂压抑的焦虑奔涌而出,将你眼中本该真实的世界慢慢击溃。

  

这份失真的感受令你痛苦,你抓起洛克的手把自己圈在他的怀中,仰起头看向他那双碧绿的眼眸,声音几近颤抖:“洛克……你亲我一下……好不好?”

  

面对你忽然表现出的行为异常,以及那突如其来的索吻,洛克感到不知所措,但他还是温柔地吻上你的唇畔,轻搂着你的肩表示安抚。

  

“不真实。”你说道,一个翻身躺倒在他的大腿上,像个初生稚儿般蜷起身子。

  

你看见洛克向你投来的疑惑目光,牵起嘴角惨澹一笑--姑且称那个僵硬的表情为“笑”。没有什么特殊原因,你只是单纯觉得那个笑容似乎不属于自己。

  

“通常被爱人亲吻的人,应该都会感到开心吧。可是刚才的吻却没有什么实感,我感觉不到开心。”说完,你又接着道:“有种……喜怒哀乐都被剥夺的感觉,知道应该开心,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开心的感觉。你会懂这样的感受吗?”

  

洛克闻言,伸手顺了顺你柔软的发丝,不以为意地说道:“听起来很像所谓的‘失真感’,但这种状况往往发生在爱好幻想的诗人身上。”

  

“他们本可以像其他居民一样尽本分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却偏偏喜欢进行那些无谓的想象,最终让自己与世界脱节,一辈子就沉浸在自己想象出的世界里。”

  

说完,他对你微微一笑:“总而言之,我不认为你的状况像咨商师说的那样,出现了病态倾向。”

  

“就算对世界再没什么实感,也不至于让一个人没法工作吧。”你说着,不禁想起自己好几回因为不自觉地多印了几份文件,而被洛克责备的情景,进而联想到咨商师在分析你的状况时,脸上出现的严肃神情,心绪变得十分混乱。

  

“我以前做事很少心不在焉,可是现在一工作起来就会意识不到周围情况,甚至不晓得自己为何会出现在那些地方,好像活在梦里一样。这些感觉哪里是单纯的精神恍惚,肯定是病了。”

  

“人人都有恍惚的时候,只凭这样就说自己病了,未免有些小题大做。”洛克回应。

  

你又挽起袖子,给他看你手臂上一道道已经愈合的伤疤:“虽然把这种事摊开来说有些奇怪,可是你应该知道,那种不真实的感觉,我是拼命用疼痛去压抑的。”

  

“那是你不懂得保重自己,才会做出自伤那样不成熟的举动。”

  

“可是你也说过,我讲起话来颠三倒四,思考事情时思路一点都不清晰,有时你实在不晓得怎么和我沟通。”

  

“说话方法还有思考能力是能经由后天学习补强的。况且,我那只不过是一时的气话,你何必那么认真?”

  

他记得,那天与你争论一番后,你最终无力的哭出来了。你在他怀里哭得瑟瑟发抖的身躯,还有窗边叮叮作响的风铃声,无一不把他犹如湖面般平静的心搅出层层涟漪。他一改先前的反驳态度,只是温和地哄着你,直到你沉沉睡去。

  

几天之后,他陪你到淘淘乐街逛了一会儿,可是你的表情不像一般女孩子那样兴奋,而是麻木、呆滞,甚至带了点惶恐,接着无预警的在他面前颓然倒地,紧紧的拥着他,口里不断哭喊着“不行……我不能死……我不要死……”直到前往医院注射镇静剂后,你的情绪才稳定一些。

  

再过了几个月之后,你离开了他的生活。

  

无端想起这段往事,洛克不知不觉又走了神,某种虚幻的感觉自心底缓缓升起。最后,是听见门口响起的敲门声,他的世界才再次真实起来。

  

在一个下午寻回大量公文复本,对秘书而言确实是一件苦差事,因此,秘书送来的复本并不多。于是在批阅完已经到手的文件后,洛克早早就下班了。

  

他一个人来到摩尔拉雅雪山,本该巍峨壮丽的山壁此时在他眼中失去了立体物的明暗变化,变得像平面物体般死气沉沉;周围居民的笑闹声也仿佛被融进寒冷的空气,模模糊糊,漫漶不清。

  

行走在人群之中,他知道在盛夏时光里从事雪地活动时,人们必定有着酣畅淋漓的快感,只是那份激昂却融不进他的心底。他深感此时的自己就像一具行尸走肉,所有风景、所有情绪都不属于他,而是游离于躯体之外。

  

他眼中的世界,似乎正悄悄扭曲--周围的风景在一瞬间软化,收拢成漩涡的模样;本该静止的雪地变得如岩浆般粘稠不已,自脚底往山脚下滚滚涌去;四周居民的喧嚣像极了被投入海底的炸弹,在水面下发出闷闷的巨响,即使不会刺耳,却令人头部疼的快要发狂……

  

不安、惶恐、焦虑。这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世界突然陌生得令人惧怕。他用手指紧紧掐住自己的臂膀,希望用疼痛去麻痹失真感带来的苦楚,一个劲儿地向前走,再向前走,直到听见了和办公室那只风铃如出一辙的叮叮响声。

  

不远处的大树下,正挂着一只向日葵风铃。在白雪映照下,那只风铃正闪烁着洛克熟悉的光芒。

  

只是,雪山的风很强劲,让那本该清脆的铃声听起来焦急万分,也为树下的墓碑平添几分冷清。洛克踩着蹒跚的步伐来到坟前,伸出手细细描摹墓碑的轮廓。

  

墓碑的主人曾经无数次强调她对白雪的热爱,她还说过,一个像诗人般容易陷入幻境的姑娘,喜欢白雪的恬静并不为过。她死后甘愿在一处布满白雪的天地长眠,尽管那样有些孤单。

  

那么……现在已经如愿沉睡在白雪之下的她,脱离了“陌生感”带来的恐惧,是不是前往了一处鲜活生动的世界,感受到了重生的喜悦?

  

现在的她,是不是在另一个世界找到了一个懂她的人,愿意听她诉说心底的不安与忧惧,而不是一味地告诉她是她自己想多了才会过得如此痛苦?

  

现在的她,是不是……

  

不,不对。既然人已经走了,思考她最终的归处似乎没有什么意义了。

  

至少,在她服下大量的安眠药离他而去时,他已经了解到她心底的挣扎了。

  

至少,在他无意间发现夹在一叠公文中的诊断证明时,他已经意识到她所经历过的痛苦也开始在自己身上蛰伏了。

  

他从怀里掏出那张诊断证明,在诊断结果的栏位里,医生默默写下四个端整的字:

  

“人格解体”

  

他看着眼前的诊断证明苦苦一笑--姑且称那个僵硬的表情为“笑”。

  

“这回……我想我有些了解你了。以后你再和我抱怨一切难受的感觉时,我不会再说那些让你难过的话语了。你能原谅我么?”

  

洛克抬手拂去落在墓碑上的雪花,却感受不到一丝寒意。“不真实”是洛克此时所能想到的,对眼前这片苍茫景象最好的形容。

  

从你离开的那一天开始,洛克一向熟悉的生活,就慢慢的变得陌生了。

陌尘

求不得(洛克×你)

※第一次尝试写花吐症梗,发挥不好还请见谅

※私设与茜茜是姐妹关系!


正文:


(1)他不喜欢你


雪山的夜晚总带着丝丝凉意,十分舒适。你坐在窗边,望着外头发了一会儿呆,忽然挨到茜茜身边。


“茜茜,帮我占卜吧。”


“唔,又想占卜洛克行政官喜不喜欢你?”茜茜说着,将面前的书籍翻过一页:“不是一个月前才占卜过么?”


“那一次的结果不能算数。”你说着,又往茜茜身边靠得更近一些:“拜托、求你!”


不料,你的恳求却引来茜茜不满:“你都占卜几次了!每次水晶球都感应不到洛克心里的想法,不就摆明了他不喜欢你?你还要执着什么!”


不喜欢。


这三个字猛地在你脑中炸...

※第一次尝试写花吐症梗,发挥不好还请见谅

※私设与茜茜是姐妹关系!


正文:


(1)他不喜欢你


雪山的夜晚总带着丝丝凉意,十分舒适。你坐在窗边,望着外头发了一会儿呆,忽然挨到茜茜身边。


“茜茜,帮我占卜吧。”


“唔,又想占卜洛克行政官喜不喜欢你?”茜茜说着,将面前的书籍翻过一页:“不是一个月前才占卜过么?”


“那一次的结果不能算数。”你说着,又往茜茜身边靠得更近一些:“拜托、求你!”


不料,你的恳求却引来茜茜不满:“你都占卜几次了!每次水晶球都感应不到洛克心里的想法,不就摆明了他不喜欢你?你还要执着什么!”


不喜欢。


这三个字猛地在你脑中炸出一道惊雷,不过即使心里感到受挫,你却还是不在意的冲茜茜一笑:“你年纪小,哪里懂得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不占卜就不占卜吧,这也没什么。”你说道,往茜茜头上摸了一把,转身回到自己房中。


而茜茜呆坐在桌子前,为自己忽然爆发的脾气感到错愕。直到你关上房门,她才轻轻抚上书页。


泛黄的纸张上,左下角打了一个小标记:


“花吐症”



(2)从前的欢乐,都是用今天的心痛换来的


明月爬上山巅,清冷的月光斜照进你的房里。你将身子蜷曲在阴影之中,刻意躲避床上那一方月华。


随着那一声声孱弱的低咳,你的身边落下了一片片艳黄的花瓣。


你随手拈起一片,凑到床边那朵用屏障悉心保护的向日葵近旁细细比对,忍不住自嘲的笑了。


花吐症,一种因情感郁结在心而落下的病。没想到就连咳出来的花瓣也出自他喜欢的花,自己怕不是喜欢他喜欢到疯了吧。


从前在他身边有多开心,如今的自己就会有多寂寥。你不禁想,也许从前的欢乐,都是用今天的心痛换来的。


此时此刻望着在月光映照下闪烁寒光的向日葵花瓣,你仿佛可以听见它无声的讪笑。笑你那份愚蠢无望的痴心。


  

(3)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十四年前的日子,是你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


虽然自小没有父母,只能在爱心礼堂的育幼院生活成长,但你从来不羡慕与父母一起生活的小摩尔。因为,如果不在育幼院,你就不会有机会亲近他。


八岁上,你被克劳守护师发现与生俱来的魔法天赋,从此跟着克劳学习许多魔法,也协助克劳从事救治工作。


从克劳那儿听说你的天赋,一向忙碌的他在某一日抽空与你见面,还给了你一张皇家研究院的出入许可,让你自由观摩研究院的种种工作,偶尔有闲,便亲自向你介绍研究院的各项研究。


“以后的庄园,就要交给你这样出色的小摩尔。身为行政官,我想我的眼光不会出错。”


记忆里的某个午后,你站在他的办公桌前,他笑着这样对你说。


那天,午后阳光朦胧了他的笑意,却也将那个笑容悄悄地融进了你的心底。从此,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4)灰飞烟灭,与那不可一世的自尊


摩尔历4707年,繁荣富裕的庄园化为寸寸焦土,国王陛下辞世。


对他而言,这样的打击如何沉重不言而喻。他大病一场,连着昏睡好几日。你每日都备上一碗热腾腾的浆果浓汤在他身边守候,盼着他早日醒来。


黑暗之中,你强撑着疲惫的身躯,将自身的法力一点一点灌输到他的体内。许久之后,你感觉到他身躯微动。他用温热的掌心抚住你放在他额间的手,迷糊道:“是你么?”


你笑着点点头,握住他的手:“行政官,我能用魔法使您苏醒,也就能用魔法帮助庄园恢复从前的繁荣。”


他闻言,猛地挥开你准备施法的手,挣扎着坐起身,直勾勾地盯着你。


“不要再让我听见那个词彙,庄园从此不需要魔法!”


黑暗之中,他苍白的面容使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眸失去昔日光采,犹如负伤的困兽警惕敌人般,警惕起一切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的人事物。

  

几天后,城堡发布一则新的公告,要求所有拥有魔法能力的公民自觉搬迁至摩尔拉雅雪山,庄园严正拒绝所有与魔法相关的事物。


他的病体依然虚弱,可是在那一晚之后,你与他再没有见过面。离开那天,你在城堡门口徘徊良久,最终还是没有与他告别。你害怕他为了“魔法”这个禁忌之词再次对你动怒。


也许是内心的不安作祟,来到雪山后你一个劲儿地栽进占卜之中,日复一日的向水晶球询问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


不过,一如茜茜所言,每次水晶球里都是一片阴云,既没说喜欢,也没说不喜欢。


从前的魔法天赋,还有来自他的认可,都在无形中建立起你那不可一世的自尊。


尽管过往的荣耀已随着魔法禁令而灰飞烟灭,但你还是强撑着支离破碎的矜傲,告诉自己从前他对你的好是出于喜欢,告诉自己心念的不稳定是使占卜失准的一大要素。久而久之,你说服了心底的不确定感,让种种臆测成为从未证实的真实。


你也渐渐相信,一切都应该会如你所想,顺利进行。


  

(5)行政官,如果我平安归来,您会接受我吗?


被茜茜拒绝占卜后的那晚,花吐症随着你的情绪波动忽然发作,枕边鲜黄的花瓣在茜茜眼里十分触目惊心。她逼着你接受她新发现的催眠法减缓症状,你的情况才渐趋稳定。


这天下午,一位骑士来到魔法屋,说洛克指名要你随第一探险小队深入黑森林,希望你为小队护法。你兴冲冲地接下指令,告诉茜茜你的意愿。


“不行,我不同意。”茜茜说道:“前几天你花吐症发作得那么厉害,法力肯定又降了一些,让你去黑森林根本是叫你送死。”


“怎么会!”你嚷嚷,又接着道:“十四年前我没能帮上行政官,而现在就是弥补的绝佳机会。”


对于不曾喜欢别人的茜茜而言,你的这份执着她实在无法体会,最终只是默不作声,强制打断话题。


到了指定的日期,你还是依约前往城堡集合。此外,你也做了一个重大决定--探明洛克的心意。


花吐症需要心上人真心的吻才能化解,只要洛克承认心意,归来时你就能得救了。


临行之前,你鼓起勇气,站到洛克面前。


“黑森林十分凶险,请保重。”他道。


时隔十四年再次对话,即使没有温度,却还是令你悸动。


“我会的,请您放心。”


“那么,行政官,如果我平安归来,您会接受我吗?”


  

(6)再没有期待


转眼过了好几周,眼看着粮食就要不足,你们一行人只好原路折返。


在黑森林里的日子比想像中辛苦许多,几周下来所有人都憔悴了几分。随着精力逐渐消耗,你的花吐症又断断续续发作了几次,咳出的花瓣颜色由黄色转为橙色,又从橙色变为红色,实在不能拖延了。


你走在队伍前方,看着为了不被发现而藏在小锦囊里的红色花瓣。眼看花瓣外观已经变的暗沉,你的心情也随着它们的变化逐渐黯淡。就在你兀自心烦时,后方一位骑士忽然大喊一声:“注意前方!”


在你们周围,腾腾的黑色雾气混淆彼此的视线,众人登时陷入混战。你趁乱钻进一旁的树林,终于找到雾气源头。


一般而言,面对这样的情况大可用压制的方法解决,但就在你要施法压制的一刹那,脑海中猛然浮现一段画面:


“所谓接受,是指什么?”


“恕我无法接受。当年我确实对你投注不少心力,但仅止于将你培养成出色的研究员,为庄园贡献智慧。”


“但研究院的一切……对如今的庄园已经没有意义了。”


于是,你选择默默吸收那令人作呕的污浊气息。


矜傲如你,你宁可因为受浊气侵染而死,也坚决不要因为索求不到心上人的吻而卑微逝去。


  

(7)想要的不是怜悯


“姐姐!”


踏入庄园领域的一刹那,茜茜先一步上前扶住身体摇摇欲坠的你。你在她怀中微弱地咳了几声,片片黑色花瓣自你口中飘出,而又散落一地。


“怎么回事……嗯?”洛克走上前,看到那满地的黑色花瓣,有些惊异。


“这……”克劳上前,同样也说不出话。


“姐姐得的是花吐症。”茜茜哽咽,狠厉的眼神直逼洛克而去:“得了这种病,只能由心上人的吻来化解。等到花瓣转为黑色……就离死亡不远了。”


“行政官,姐姐得这个病已经有很长时间了。这回不顾身体健康,坚持接受您指派的任务,我想姐姐的心意您很清楚。”


茜茜这番话如刀剑般直直击中洛克心口,在众人面前向来处变不惊的他头一次感到无力与错愕,久久吐不出一句话。


你转醒之时,首先感知到的是爱心礼堂里的淡淡熏香;等你再清醒一些,才注意到唇上的温热触感。


朦胧之间,你看见银白色的发丝在窗外日光的照耀下散发点点精光,十分惹眼。


意识到此时此刻吻着你的人是谁,你眼眶一热,泪滴顺着你的脸颊滑落到凑近你头部近旁的手背。


随后,你听见对方被惊动而倒抽一口气的声音。


“病了不说,还莽撞地用身体吸收浊气,未免把自己的能力看得太高了。”洛克抽开身,端坐在床沿边,冷冷道。


你看着他的侧脸,想起临行前他那一番话,心里五味杂陈,断然出言相激:“您这次……是在怜悯我么?委屈了您,我很抱歉。”


你说着,准备从另一侧离开床铺,洛克却强势地扣住你的手腕:“站住。”


“就凭你这样的身体,还想走到哪里去?”


洛克沉声说道,里头夹杂着压抑的怒气,还有因不安而颤抖的气息。


“行政官,如果您这一吻并非出于真心,那恐怕是无用功。我已是将死之人,我自己的去留,还请您不要插手。”你压抑着内心的酸楚,尽力稳住声线,希望自己看起来可以体面一些。


不料,他忽然站起身,一个使劲将你牢牢地禁锢在双臂之间。他失去平时的矜持,冷不防对你微启的唇展开掠夺。


彼此紊乱的吐息相互交缠,口腔的黏腻让你感到分外窒息,再加上十四年来苦苦压抑的念想,两相冲撞之下,你的身体开始无力挣扎,只是任由他逐渐将你侵占。


你从原先的抗拒到逐渐臣服;而他则是随着理智回笼,由强势霸道变为张皇失措。


你感觉到他的唇畔微微颤抖,便将右手搭上他的肩头无声安抚。但是你的行为并没有让他缓解紧绷的情绪,反而因为慌乱而不留神地咬破你的下唇。


你吃痛的闷哼一声,血腥味登时在唇齿之间弥漫开来。


“对不起,我……”他一手扣着你的手腕,一手抚在你的腰际隐忍着不对你有所侵犯。而你直勾勾地望着他,意外瞧见他一贯冷毅的双眸蕴着一层水气。


“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以身犯险?”


“无论是为了庄园……还是为了我。”


  

(8)不想再看到那样的她


经过几天的治疗,你的身体好上许多,只是吸收浊气的行为还是重挫了你的法力。为此,洛克严格要求你待在爱心礼堂里接受调养,直到法力完全恢复才能离开。


在这段时间里,你所能做的不外乎就是静养或陪陪育幼院的孩子玩耍。尽管日子单调了点,但看在多年的暗恋终于开花结果,还有能够得到洛克的陪伴与照顾上,你觉得挺值得的。


在一个悠闲的午后,一个你没注意到的角落,两道人影并肩看着与孩子在花园里追逐的你。


“我说,你自己的媳妇儿,可不可以自己带回去养啊?礼堂一个月只得到那一点捐献,不仅要用作保养礼堂的经费,还得养那一大票孩子,再让我们多养一位姑娘,可太为难了。”一道身着素白衣裳的身影笑道,语气中很有打趣对方的意味。


“在那之前,可要多辛苦你一下。”身穿绿色宫廷装的身影笑答,又接着道:“我……实在不希望下回见到她时,她又是那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虽然早已惯于在人前表现得威严冷峻,但面对珍视的人受到伤害,也终究会心痛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