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摸鱼日常

26732浏览    15903参与
猫玲珑

对不起风纪委员,我临摹了你,是库存而且还那么不像当然是故...不是故意的,请快来绞(咬)杀我吧🤡🤟

对不起风纪委员,我临摹了你,是库存而且还那么不像当然是故...不是故意的,请快来绞(咬)杀我吧🤡🤟

猫斯特

我和我的死对头

古风    bl    he

我捂着腹部,痛苦地吸气,我受的伤不重,但是我体内的两股力量正在互相对抗,我没被死对头打死,反而要被自己折磨死了。


死对头不知道我的情况,看我可怜,他蹲在我身前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疼出幻觉了,我看他脸上带着担忧。即使我们是敌人,即使我们见面就打,我还是发现了一个可耻的事实——我依旧不恨他,甚至还有点喜欢他。


都要死了,还没有表明心迹,着实有点亏。这样想着,我猛地发力,拽住死对头的衣领,疯狗般咬了他的嘴,之后我就彻底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我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十年前,我很......

古风    bl    he

我捂着腹部,痛苦地吸气,我受的伤不重,但是我体内的两股力量正在互相对抗,我没被死对头打死,反而要被自己折磨死了。


死对头不知道我的情况,看我可怜,他蹲在我身前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疼出幻觉了,我看他脸上带着担忧。即使我们是敌人,即使我们见面就打,我还是发现了一个可耻的事实——我依旧不恨他,甚至还有点喜欢他。


都要死了,还没有表明心迹,着实有点亏。这样想着,我猛地发力,拽住死对头的衣领,疯狗般咬了他的嘴,之后我就彻底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我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十年前,我很快意识到这里是清心门,死对头把我带回了这里。我一转头,死对头正看着我:“醒了,你已经睡了三天了,饿了吧,喝粥。”我接过碗,既来之则安之,救了我就肯定不会轻易杀我,果然,他问我:“江浸月,你,为什么要亲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想着我都快死了还没亲过谁呢,属实亏了,你长得又好看,我这是赚了。”


我还是以往轻佻的态度,但我没说假话,他确实好看,我见他第一眼就对他一见钟情,也是见色起意。


他接下来的话让我如雷轰顶:“当初杀了师父的人,是我吧,师父也不仅是我师父,他也是我姑父,我的父亲,是魔族。”我喝了口粥,尽力保持平静:“哟,何道长又是打哪听的这胡言乱语,这种事您还信,那天全清心门都看见了,是我这个叛徒伤了你,杀了师父——”“别骗我了江浸月,我这几年一直在找真相,如果你要证据,我现在就能给你拿来,你这几年可真是让我好找,领着魔族躲得远远的,身体又伤成这样,你真是……真是……狂妄自大,不知轻重。”


他的修养良好,明明是在骂我,他却一句重话都没说,反而很难过。事已至此,我没办法再继续隐瞒,我叹口气,说:“你都知道了,我说实话,我不恨你,我这么做是因为师父是对我最好的人,而你是师父最后的亲人了,我是为了报答师父的养育之恩,你不必愧疚。即使违背清心门门规,即使我被世人误解,我也没怨过你。”以及,我喜欢你,喜欢了很久很久了,刚见到你时,就动了心。


我是个孤儿,有记忆起就以乞讨为生,师父从街上把脏兮兮的我捡回师门,何照人——也就是我的死对头,师父说他是个有洁癖的人,我都不敢碰他,怕蹭脏了他的衣服,他却皱着眉拉我的手去屏风后面:“脏死了,还不赶紧洗干净。”


在门派里的日子过得十分舒服,师父赐我名字,给我吃穿,教我本领,师兄师姐们也对我怜爱,我越来越恃宠而骄,看见何照人清清冷冷的样子,总是心痒,忍不住作死撩拨。


“何照人,我和师兄去山下买了酒,要不要喝?”

“本派禁酒,我不喝,你也不许喝。”

“何照人,今天是元宵节,我们下山去玩吧!”

“你的功课做完了吗?半夜有宵禁,我不去,你也不许去。”

“何照人,我今天见一个新来的师妹,长得是真好看,你要不要去看看?”

“江浸月,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男女有别,知不知道非礼勿视?!”

“我可没有非礼人家,我只是看了几眼而已。”

“我去告诉师父。”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看人家小姑娘了,你别告我黑状。”


一开始我比他弱,拗不过他,但我天赋高,修炼又勤快,实力变强后就来硬的,直接把人拖走,何照人被我气的不行,我就好声好气的哄他,他很好哄,虽然嘴上不承认,但我知道他和我一样对山下的世界充满了好奇,第一次吃到糖画时,眼睛里写满了喜欢。


他被我带歪了,开始不那么遵守规矩了,脸上的表情不再是客气疏离,他开始生气、失落、期待。在别人眼里他是师父最喜欢以后最有可能成为掌门的弟子,在我眼里,他就是个普通的有血有肉的人。我们心照不宣,守护着一个小小的秘密,我们对彼此都是有着特殊意义的人。


发现何照人的魔族血脉是在十年前,我们去消灭为祸一方的魔族,我被魔族围堵,没保护好何照人,何照人伤得很重,没有正派法力压制体内的魔族血脉,魔族血脉就这么觉醒了。


世人皆说魔族是最邪恶的种族,人人得而诛之,可是何照人他很好很好,他不该被杀死。我知道我犯了个大错,我头一回面临这么严峻的局面。


师父没说我什么,反倒是安慰我,我越发愧疚,师父很平静,似乎早已料到这种结果,他说:“浸月,你帮我守着门,我要救照人。”“怎么救,就算是救活了,他以后也不能在门派里生活了。”“我会和他换血,我俩血脉互换之后,杀了我,就说是我入了魔,你和照人大义灭亲。”


不可能的,无论是要我眼睁睁的看着师父和何照人换血,还是杀了师父,我都不可能做到的。我说:“师父,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就不能让你们都能活下来吗?”“只有这种办法了,我们没有——”师父话还没说完,一个人悄然出现在他背后,一柄长剑贯穿了他的胸膛。


是被魔族血脉和正派法力折磨疯了的何照人,我心里一空,回过神来,我已经制服了他,并启动了换血的阵法。师父躺在地上看着我,他的嘴唇动了动,我知道,他在说,浸月,停下。


但我不能停。后来的事,就如同人们所说的那样,我是没被发现的魔族,杀了自己的师父伤了自己的同门,后来逃了,和别的魔族同流合污。


当我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躺在桥洞下,听着乞丐们说的话,我笑了好久,笑得眼泪流出来。这样就好,传的越离谱越好,没人在乎我到底是不是魔族,大家都知道何照人是大义灭亲杀魔族的英雄。


以前走在街上,满楼红袖招,现在走在街上,人人掩面避开。我好像做了一场美梦,梦醒了,我又是一个卑微的乞丐。我尽力保护着师父和何照人,尽力控制自己体内的杀戮本能不伤人,最后一无所有。


可我不能一直做只需要活着的乞丐,我需要压制我体内的两股力量,师父教我做个好人,我必不会伤害无辜;我还是修炼清心门内法,还是除魔,伤人的魔要么杀了要么收为己用,剩下的老实的听我的话回了魔界。为了防止被认出,我尽力避开人类,即使除魔或帮人时也会带上面具。


有天我在除魔时,那个被我所救的正派女弟子拦住了我,她向我行礼,问我:“感谢救命之恩,阁下既是魔族,为何救我正派弟子,又为何对同族下狠手?”我看着天,思考了一会:“要是有人伤害无辜,即使被伤害的不是人类,你也会教训那个坏人吗?”“会的,正常人都不愿与这种人同流合污。”“那也是我的回答,”我在面具后面笑了一下,“你知道吗,也是有魔族受过人的恩惠,和人友好相处甚至和人结为夫妻,也是有魔族不想靠杀人来修炼,而是靠自己苦练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不对。”我回答了她,也回答了自己。


日子就这样一年年的过,我离以前的日子越来越远,那些没想明白的事也逐渐明白,我不是什么伤春悲秋的人,该吃吃该喝喝活得照样自在,只是在清明节偷偷给师父上坟,以及听说何照人越来越冷越来越强大,却一直没放弃找我的时候,我的心才会感到疼。


随着我除的魔越来越强大,我的名声也越来越响,我怕被发现,于是渐渐收手,派一些亲信暗中保护人类,自己则在人间和魔界玩得优哉游哉。以前门规不让我做的事我都做了,打架,喝酒,逛花楼,但我没碰任何女子。


花魁明嫣与我交好,问过我为何没有妻妾也为何不好美人,我当时喝着酒,回她:“不是我不懂风月,只是我的风月不喜欢我,他活着我必不可能喜欢别人,他死了也没人能替代他。”


在人间活了二十多年,我才渐渐明白,自己对何照人除了友情和感激,还有一种不敢明说的偏爱,我心悦他,大概第一眼见他,就开始喜欢他了吧。


在我和正派共同努力下,世间逐渐太平,我统领着魔族,让他们老实待在魔界靠自己修炼,禁止伤人。正派知道我的存在,但没说什么,毕竟我暗地里帮过他们,谢天谢地,我带着面具,没人认出我,他们对我很好奇,但我来无影去无踪,他们找不到我。


凡事皆有例外,何照人就是那个例外。我想不通,他是怎么做到一眼看穿我藏在面具下的真面目的,我换了装束又改了体态,还学会了易容,我的行踪没告诉任何人,可以说除了我自己没人知道我是谁。但是他总是能准确找到并认出我。有时在酒楼,有时在戏台下,有时在路边摊。烦呐,我只想游戏人间,不想和故人纠缠,我只是一个叛徒而已,干嘛找我呢?本来压制力量就很痛苦了,你还特地给我添堵。


一切的一切都有了答案,何照人知道了我做的事,我沉默地喝粥,他看着我不说话,喝完粥我说:“换血这事干都干了,没法后悔,你也别想太多,更别想换回来,看在咱俩多年交情上,待会你送我下山,我离开魔界太久不好。”


“我跟你一起回去。”他看着我,说得坚定。我看着他:“你疯了,你现在是掌门,就算要叙旧也不用搞得大张旗鼓,你要是想见我,偷偷约个地方就行。”“我要去,门派的事我会交给别人打理,你不用担心,你不想我身份暴露,那你就说我是你夫君或妻子,我不是要叙旧,我是要追你。”


我严重怀疑我当初换血时顺带给他换了个魂。那个嘴硬的人绝对不会那么直白,也绝对不会喜欢我,“别闹了,你我道不同,不可能在一起,而且你这种正经人,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吗,知道两个人在一起要做什么吗,我看你是练功练得走火入魔了,找个大夫看看吧。”


风水轮流转,以前是他在教训我,现在是我在教训他,他似乎急了,一把拉住我的手:“我说的是真的,我懂什么叫爱,我这些年也出过山门,我学会了很多,我知道我喜欢你,我也知道你喜欢我,我不会追人,但我可以学,我学东西很快的,你可以给我个机会吗?”


他的脸皮在我看不见的日子里逐渐变厚,即使我一直在拒绝他,他还是跟着我回了魔界,我也想赶他走,但是一来,他比我强我打不过,二来他帮我融合魔族力量和正派法力让我不再那么难受,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我没法赶他,只好不理他。


他就一直跟在我身边,保持着三步的距离,不远不近,我一转头就能看见他温柔地看着我,本来被人跟着的烦躁感觉瞬间消失。只不过当我和同龄人或魔稍微亲近一些时,何照人的眼神就像有力量一样让我如芒在背。


我照例去找明嫣聊天喝酒,何照人皮笑肉不笑,白白糟蹋一副好皮囊,明嫣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两人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跟鸿门宴似的。


我让何照人出去,剩下明嫣和我坐在房间里,明嫣笑了,问我:“这就是你的风月,还挺有意思,看着挺稳重,其实还是个毛头小子,你还说他不喜欢你,他那眼神都能杀了我了,我劝你啊,还是答应他吧。”

我放下酒杯:“说答应就答应啊,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想骗我,还有,我一魔族,怎么配得上人家掌门啊。”“就你,谁能骗过你啊,你精的都快成仙了,你不是怕被他骗 因为他根本没想骗你,你也不是怕自己配不上他,你就是死鸭子嘴硬。”明嫣嗤笑,我不反驳,她说的对,我就是犟。“你注意着点,我不是泼你冷水,人心易变,别把人心伤了,到时候哭都找不着地。”


我和她又聊几句,分别时明嫣送我出花楼大门,她递给我一张喜帖:“下个月来吃我的喜酒,我要嫁人了。”“恭喜,你要安定下来了?”“对,我看上了一个小魔族,以后就不能陪你聊天喝酒了,谢谢你这么多年的照顾,你也该安定下来了。”


我和何照人回了我家,我没说话,他也没说话,我坐在书桌前看着书,他进来给我披了件衣服,重新沏了茶,又挑了挑灯花让火更亮。我渐渐习惯了他的照顾,连他慢慢进入我的私人空间都被我默许,我想起些事,问他:“最近,你和别的魔族相处得不错啊,你们在交流什么?”“我没说什么,我就是教他们一些耕作之术,来这儿的时候我带了一些关于手工的书,他们是在跟我学习,我还说我会让一些大夫来教他们如何治病,我想着让人魔两族好好相处,我没乱搞,我也没喜欢别人,我只喜欢你,真的。”


他误会了我的意思,拉着我的袖子急急巴巴地解释,他难得被我问倒,我忍不住笑了:“我不是那意思,我不会吃醋的,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你不用对我解释这么多。”他看着我,神色平静下来:“以前你不辞而别,什么都不和我说,我很着急,我怕你也体会到那种感觉,所以我什么都会告诉你,即使你没多想。你吃醋没事的,我巴不得你吃醋,你吃醋说明你在乎我,你在乎我,我很高兴。”


我呆住了,谁教他的,他怎么那么懂啊,我本以为我心如磐石,可他是不停的水滴,愣是给我砸出个裂缝。我猛地站起来,我说我困了,我要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吧。我逃出了书房,隐隐约约听见何照人似乎轻笑了一声,要命。


何照人和魔族处的相当不错,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呢,这么说吧,每当我在魔界巡视时,魔族看见我,总会笑眯眯地看着我:“魔尊,您答应何掌门了吗?你俩什么时候结婚,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吃喜酒,您放心,我们都是您娘家人,您要是被欺负了,我们帮您揍他。”


我按住一个熊孩子:“什么意思,什么叫

佛系阿宅

发发自己家的孩子,就是想让大家看看

长直公主切,和微卷长发🌚😆很戳xp!!但是我追番的时候总能看见很像的动漫角色……😭😣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的崽崽们是我和亲友写的架空故事里的配角,

😆女孩叫小叶,代号:黑狐

男孩叫无名(也是代称)

因为黑狐在番外出场就死,所以我画的大部分都是年龄差(?)

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oc❤️❤️

发发自己家的孩子,就是想让大家看看

长直公主切,和微卷长发🌚😆很戳xp!!但是我追番的时候总能看见很像的动漫角色……😭😣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的崽崽们是我和亲友写的架空故事里的配角,

😆女孩叫小叶,代号:黑狐

男孩叫无名(也是代称)

因为黑狐在番外出场就死,所以我画的大部分都是年龄差(?)

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oc❤️❤️

猫斯特

剑鞘

古风   he

跛脚先生×杀手

“啪”的一声,瓷碗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温玉的脖子上架了一把剑,温玉被迫向后仰,剑的主人在看清他的脸后,眼里的杀意褪去,收回了剑。

温玉是来给他送药的,温玉不会伤他。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人闷闷地说。


温玉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那人虽然不适应这种亲昵的行为,但也强迫自己没动。


“鱼肠,不要道歉,是我吵醒你的。”温玉把碗的裂片收拾起来,鱼肠拿起扫把把地仔细扫了一遍。


鱼肠是温玉捡来的,他是孤儿,刚满十四就上了战场。

他天生就是一把杀人剑,于是被将军赐名“鱼肠”。


战后鱼肠不知去何处,......

古风   he

跛脚先生×杀手

“啪”的一声,瓷碗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温玉的脖子上架了一把剑,温玉被迫向后仰,剑的主人在看清他的脸后,眼里的杀意褪去,收回了剑。

温玉是来给他送药的,温玉不会伤他。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人闷闷地说。


温玉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那人虽然不适应这种亲昵的行为,但也强迫自己没动。


“鱼肠,不要道歉,是我吵醒你的。”温玉把碗的裂片收拾起来,鱼肠拿起扫把把地仔细扫了一遍。


鱼肠是温玉捡来的,他是孤儿,刚满十四就上了战场。

他天生就是一把杀人剑,于是被将军赐名“鱼肠”。


战后鱼肠不知去何处,流浪到温玉所在的村子,饿昏过去,是温玉一瘸一拐把他背回家。


在战争中成长的人,心性和正常孩子不一样,鱼肠总是穿着衣服坐着睡,一刻不离剑。和别人也很难沟通,他不懂得融入和平的生活,刚被温玉捡回来时,和别人打了好几回,还是温玉跛着脚带着他给人家赔礼道歉,鱼肠的身体上有战争留下的伤口,大夫给他处理伤口,哪怕流血,鱼肠也没有发出声音。


从军六年,鱼肠被改造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他像是还在战场上,盔甲从身上到心上,只露出一双充满警惕的眼睛。


温玉点了蜡烛,烛火照着他柔和的眉眼:“过来,我给你换药。”


他解开鱼肠包着伤口的布料,鱼肠被他捡来一月有余,身上的伤口在温玉的照料下逐渐恢复。


“先生,”鱼肠突然开口,“等我养完伤,就离开吧,你对我很好,我不想伤害你。”


温玉没说话,他给鱼肠换好药,仔细包扎好伤口,才对鱼肠说:“不行,等你适应普通人的生活后才能走。还是说,你讨厌我,不想和我待着?”


“没有,只是,我怕我会像刚刚那样,伤到先生。”鱼肠低着头,即使个头高大,在温玉面前他也总是低声下气。温玉即使跛脚,也是个教书先生,生得清秀俊美,比他好了不知多少倍。


“战争结束了,你不会再杀人了,相信我,你以前是把剑,但现在,你是人。”温玉对着鱼肠笑,他收起药,和鱼肠告别:“你接着睡吧,头一回睡得这么早,挺好的。”


鱼肠刚来时,每天只睡两个时辰。


温玉开了个私塾,给附近几个村的孩子教书,孩子们朗朗读书声传出来,鱼肠蹲在窗外,只露出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们。


“鱼肠,你想读书习字吗?”

“我年纪……”

“说实话。”

“想。”


鱼肠就这样成了温玉的学生,没交束脩。


“这两个字是‘鱼肠’,你的名字。”

“那先生的名字怎么写?”

“这样——‘温玉’。”


鱼肠的手指临摹着笔画:“先生的名字,写起来比我的好看些。”


夜里下了大雨,电闪雷鸣,鱼肠走到屋檐下,就这雨水洗自己的手,一遍又一遍,十分认真。


认真到头顶覆了一把伞也后知后觉。


“你在干什么?”温玉其实不应该在雨天出门,他残废的腿会疼,但不知道为什么,温玉总是觉得不安。


鱼肠在被捡来时,也是一个雨天,一个战场上活着回来的人,在雨天摔倒,放任自己躺着,温玉把他拉起来,他喃喃自语:“我要灭火,我要止血。”


“先生,您快回去。”鱼肠站起来,他比温玉高,站在伞下只好弯着腰。


“告诉我,你在干什么,又是为什么这么做,否则我就站在这里,陪着你。”温玉说话不徐不疾,但却不容置疑,落地千钧。


“先生,我的身上,有火在烧,有血在流,每当下雨,火就会复燃,血就会洒落。”鱼肠的手,只有他能看见殷红的血和不灭的火。


“先生,回去吧,您的腿会疼。”

“那你呢,你的心也会疼。”


两人在大雨中沉默,温玉拉住他的手:“跟我回房,我需要你帮忙。”


鱼肠把热毛巾放在温玉腿上,握着他的脚细细按摩,“鱼肠,”他抬头,被温玉抱住,温玉把他抱的很紧,“我不知道你受过多少苦,但你可以依靠我,你是人,你可以哭,可以笑,可以发脾气,但是不能自己憋着什么都不说。”


“鱼肠,你不是挑起战争的人,你是战争的受害者,现在你不需要杀人也能活下去。如果你认为自己是剑,那就把我当成你的剑鞘吧,在我这里,好好活着。”


鱼肠最后在温玉房里打地铺睡着了,那天以后,他开始变得开朗了一点,他跟着村里人学种菜打猎,每天接送温玉上下私塾。


回家的路有点远,温玉走得慢,鱼肠也走得慢,鱼肠侧头看温玉,起了逗弄的心思,手一挥,温玉的头发上插了一朵花。


温玉一笑,花面相应,鱼肠看得脸红:“先生,您真好看。”


“不要叫我先生了,叫我名字就好。”

“温、玉。”

“会写吗?”


鱼肠牵起温玉的手,在他手里一笔一画地写:“温、玉,这是我最先学会的两个字。”他不好意思地笑,神情中总算有了年轻人该有的天真和得意。


温玉突然停下来,踮脚摸了摸鱼肠的头。鱼肠的脸更红了,头低着方便温玉摸他。


“先——温玉,我一直都在想,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因为我曾被人救过,当时我差点死去,他对我说,活下去。我问他,自己活着有意义吗,他回答我说有意义,如果没发现,那就慢慢找,总有一天会找到。”


“后来我就做了教书先生,直到那天你出现了,你和以前的我很像,我救你,也算是报了以前被人救的恩。而且,我发现不仅仅是这样,我救了一个很好的人。”温玉深深看了鱼肠一眼,天色已晚,他牵起鱼肠的手,回到了两人共同的家。


温玉在家里教鱼肠识字,他写字时鱼肠给他磨墨,磨完墨,他把着鱼肠的手一遍遍地写。


厨房的水和柴每天都是满的,温玉做饭,鱼肠就烧火。以前鱼肠在军队中难得洗澡换衣,现在倒是陪着温玉一起洗,温玉还给他买了新衣服。


下雨时,鱼肠就给温玉按摩热敷,缓解他的疼痛,忙完后鱼肠就在温玉房里打地铺,有温玉在旁边陪着,雨天也不是那么恐怖。


秋天来的时候,鱼肠已经学会了几十首诗歌,是村里种菜打猎的能手,他把房子翻新了一遍,给他买了好多书,又带他上山射箭。


“之前看你很羡慕,腿伤后出门不方便,我想你是喜欢出远门的,你读边塞诗的时候,总是很欣喜。”鱼肠站在温玉身后,握着他的手收紧了弦,瞄准后一放,一只兔子立刻倒地。


温玉笑得开怀,他转头看鱼肠,鱼肠也看着他,鱼肠的眼里有万转千回的深情,面前的温玉在他眼里就是稀世的珍宝。


温玉心头一动,他的手摸向鱼肠的脸,鱼肠没有躲。


“温玉,我的火不会再烧了,我的身上也没有血在流了,谢谢你。”


鱼肠微微低头,在他眉间落下一个虔诚的吻。温玉拽他的衣领,吻在鱼肠的嘴角。


“温玉,你说过,现在是新时代了,你能和我一起在这个时代活下去吗?”


两人搭伙生活,鱼肠发现,他越来越离不开温玉了,温玉给了他新的生活,给他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他对温玉的感情从一开始的感激,到现在掺杂着不安的喜欢。


像是牡丹亭所言: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入骨,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


直到刚刚,他的吻没有被拒绝,鱼肠悬在半空的深情才落了地。


“我自是愿意的,一开始对你,只是可怜,而后怜爱,如今,是想和你共度余生。”


惴惴不安,患得患失的,不止是鱼肠一人。温玉心悦鱼肠,也在担心鱼肠想以前说的那样离去,担心鱼肠对他只是感激,贪恋着鱼肠对他的好,难过于不敢剖明心迹。


两人在山上游玩了很久,牵着手回了家,最锋利的剑回了剑鞘,自此不再流浪,此心安处是吾乡。

†升天†

翻出来的旧视频以及旧屑画

翻出来的旧视频以及旧屑画

忘忧🌨

第一次画黑皮qwq 用的模版

本来准备画oc的哈哈哈哈,想起来之前画的眼睛,就浅逝一下,本来想画女孩子,整完我自己都不知道是男是女了

(话说之前好像没有画过这种风格的

第一次画黑皮qwq 用的模版

本来准备画oc的哈哈哈哈,想起来之前画的眼睛,就浅逝一下,本来想画女孩子,整完我自己都不知道是男是女了

(话说之前好像没有画过这种风格的

†升天†

以前的摸鱼

现在看着有点怪嗷

以前的摸鱼

现在看着有点怪嗷

†升天†

课上摸鱼

不要学习

画了miku 

画风突然变迁


课上摸鱼

不要学习

画了miku 

画风突然变迁


云升

【德哈】伏地魔的诅咒(1)

ooc!避雷!德哈!在重复一遍!德哈!

诅咒的梗很早就想写了嘿嘿。

绝对HE!


“呃……”德拉科突然捂着头扶着哈利的手臂蹲下来。


“怎么了!德拉科!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哈利见状也跟着蹲下来,焦急的一遍一遍询问。


“没事……”德拉科缓过一阵一阵地晕眩就要站起身,没想到趔趄了一下,又扶住哈利稳了稳身形。


“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呢……”德拉科晃了晃头自嘲道。


“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不都坦露心思了吗?还…”

    还交换了象征契约的吻。哈利的脸还有一点刚刚吻过的余热,但还是一脸担忧地看向德拉科。


“诅咒......

ooc!避雷!德哈!在重复一遍!德哈!

诅咒的梗很早就想写了嘿嘿。

绝对HE!






“呃……”德拉科突然捂着头扶着哈利的手臂蹲下来。


“怎么了!德拉科!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哈利见状也跟着蹲下来,焦急的一遍一遍询问。


“没事……”德拉科缓过一阵一阵地晕眩就要站起身,没想到趔趄了一下,又扶住哈利稳了稳身形。


“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呢……”德拉科晃了晃头自嘲道。


“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不都坦露心思了吗?还…”

    还交换了象征契约的吻。哈利的脸还有一点刚刚吻过的余热,但还是一脸担忧地看向德拉科。


“诅咒还没解?”赫敏和罗恩从门后面探出头,赫敏皱着眉头看向屋内。


“哦,你什么时候把皱眉这个毛病改一改,你知道的,我会担心一阵子的。”罗恩喋喋不休。 


“你闭嘴。”赫敏指着罗恩。


“好的“罗恩明显怂了。


“是啊…”德拉科尽量放松语气,扶着哈利手臂的那只手抓住了哈利的左手,十指相扣,仿佛在宣示主权。


    哈利刚才快担心死了,现在反而快气笑了。敢问您今年贵庚?哈利想。


    罗恩则翻了翻白眼表示自己不想看见这两个gay。

   

     是啊,刚才两个人屋子里的一个长吻只有他俩自己知道,德拉科揽着哈利的腰,从他柔软的嘴唇吻到硬实的喉结,哈利才想起来什么似地推了推德拉科,生怕再吻一会儿就能取消掉自己的处男身份。


    其实清白没了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门外那俩人约定了十分钟就进来,要是被看到清白没的过程就死完了。


 “但还有一个步骤,至关重要。”他轻笑一声,举起一根手指在哈利脸前晃悠,另一只手抓住哈利拿着魔林的右手。 


 “朝我施一个最恶劣的魔语,亲爱的。”德拉科努力把语气放松,不像之前那样悲伤。


    哈利愣住了,他不敢想象刚才的甜蜜背后这么惨忍,也不敢想象伏地魔死了还要留下这人恶劣的咒语给他最爱的男孩。因为他想到的第一个恶劣的咒语是他曾能过两次的那个——阿瓦达索命咒。一击绿光,直接毙命。



哈利摇着头向后退,他下不去手。他又猛地冲到德拉科怀里抱着他的腰开始哭。直到赫敏幽幽开口才停下。








第一篇,第二篇在本子上,还没有打出来,最近太紧张了天哪。

轻点喷谢谢(鞠躬)

备注:良尘吉时的【收徒二三四五六事】我其实更了下一篇,但是还要过几天才发。这也算是有个提醒,嘿嘿……

蛇仓翔太

今日份上课时的摸鱼(   ˊ ᵕ ˋ 💦)

今日份上课时的摸鱼(   ˊ ᵕ ˋ 💦)

糊糊爱摸鱼
“嗨” 摸一个自设“艾莉” 是...

“嗨”

摸一个自设“艾莉

是一只可可爱爱的小fufu

“嗨”

摸一个自设“艾莉

是一只可可爱爱的小fufu

徐秋宁_xlh

“与君离别 送君万全”

“与君离别 送君万全”

蛋挞鲸猫
ooc.预警 野人孙权和精灵小...

ooc.预警

野人孙权和精灵小精灵

ooc.预警

野人孙权和精灵小精灵

天鸽
因为闲聊跟刷漫画导致一个头都来...

因为闲聊跟刷漫画导致一个头都来不了,累计欠下鱼头5....5.5个

要不直接先停下等文码好了一起补?

漏,那样光是想想就能欠下一屁股债

算惹ಠ_ಠ 

and本寻思着加班没钱就没钱呗,就当上缴生活费

该说不说为啥老要扯婚姻生育的问题

乏´_>`

因为闲聊跟刷漫画导致一个头都来不了,累计欠下鱼头5....5.5个

要不直接先停下等文码好了一起补?

漏,那样光是想想就能欠下一屁股债

算惹ಠ_ಠ 

and本寻思着加班没钱就没钱呗,就当上缴生活费

该说不说为啥老要扯婚姻生育的问题

乏´_>`

云的一只淼
晚自习激情摸鱼!突然感受到法国...

晚自习激情摸鱼!突然感受到法国男人的魅力!


本人知道我的线条很乱,颜色不正,脸部很僵硬,但会改,毕竟才自学绘画半年不到(尺v尺)

晚自习激情摸鱼!突然感受到法国男人的魅力!


本人知道我的线条很乱,颜色不正,脸部很僵硬,但会改,毕竟才自学绘画半年不到(尺v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