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撒勋

1915浏览    8参与
荷兰月季豆

这四个人,怎么组都合适,大四角yyds,有生之年我能看见他们再合体吗

这四个人,怎么组都合适,大四角yyds,有生之年我能看见他们再合体吗

再不过审就是时团粉给老福特充钱了😅

宁,还在吗?

何痴情丢了他的撒霸王

何美男丢了他的撒微笑

何副院丢了他的撒患者

何串串丢了他的撒蹦蹦

卡尔·何丢了他的杰克·撒


何中医丢了他的撒精英

何乘客丢了他的撒乘客

何小哥丢了他的撒干事

何完美丢了他的撒助理

何律师丢了他的撒猎人

何房东丢了他的撒拉拉

何糖糖丢了他的撒岛民


何漫画丢了他的撒兽医

何呵丢了他的撒七

何孤独丢了他的撒龙

何种地丢了他的撒大爷

何作家丢了他的撒博士

STRONG何丢了他的BENNY撒

何田玉丢了他的撒扫地

何患者丢了他的撒煎饼


何猜想丢了他的撒德巴

何滚滚丢了他的撒躺躺

何浮夸丢了他的撒挨踢...

何痴情丢了他的撒霸王

何美男丢了他的撒微笑

何副院丢了他的撒患者

何串串丢了他的撒蹦蹦

卡尔·何丢了他的杰克·撒


何中医丢了他的撒精英

何乘客丢了他的撒乘客

何小哥丢了他的撒干事

何完美丢了他的撒助理

何律师丢了他的撒猎人

何房东丢了他的撒拉拉

何糖糖丢了他的撒岛民


何漫画丢了他的撒兽医

何呵丢了他的撒七

何孤独丢了他的撒龙

何种地丢了他的撒大爷

何作家丢了他的撒博士

STRONG何丢了他的BENNY撒

何田玉丢了他的撒扫地

何患者丢了他的撒煎饼


何猜想丢了他的撒德巴

何滚滚丢了他的撒躺躺

何浮夸丢了他的撒挨踢

何马丢了他的撒老师

甄何丢了他的甄撒


何船长丢了他的撒金刚

何房丢了他的撒味

何八戒丢了他的撒魔王

何社长丢了他的撒时装

何艺术丢了他的撒创造

何小丑丢了他的撒管家

何速丢了他的撒车长


何经理丢了他的撒动物

何护院丢了他的撒骑马

何必笑丢了他的撒撒水

何招妹丢了他的撒日朗

何影丢了他的撒记者

何德划丢了他的撒好帅


炅先生在婚礼上丢了他的撒太子

何副驾丢了与他快亲上的撒顾问

何超丢了帮他烧钱的撒网

何作丢了他平行时空的撒场工

何侦探丢了他的多年好友撒爸爸

小何丢了他的双胞胎小撒

何刀疤贾氏一家丢了他们的哥哥贾大撒

何茶少了他的知音撒画

何实习丢了他的弟弟撒实习

何二月丢了他的师父撒班主和他的爱人撒参谋


炅炅丢了与他合作的撒撒


明星大侦探……噢,不叫“明星大侦探”了

大侦探丢了定海神针

王鸥丢了要和他组cp的撒贝宁

白敬亭少了常给他甩锅的撒贝宁

魏晨少了他口中的那个岛民

鬼鬼少了她的父亲

魏大勋少了玩弄他的撒贝宁

蒲熠星丢了他的师父

王鸥磕的一年一度才相见的cpBE了

何炅丢了他的爱人





希望……明天超前聚会,会有撒老师的吧……

叶川1229

回收限定脑洞004| 我在歌里听到的,是他们的故事

根据歌词的再写作,脑补很多,慎入~

有tag的是主写的


1、关上门后

婚礼那天,晨老大抽着雪茄推开了大门,他的身后是一群骗子,他面前的也是。

可他还是爱这里,那扇门后面是他的家,门前是他的家人。

仿佛大门关上,他的所有过错阴霾都能被消解,大门关上,一切如旧。

他何德何能,能被如此厚爱。

“因为,你是爸爸的儿子啊。”


“再回首,泪眼朦胧。留下你的祝福,寒夜温暖我,不管明天要面对,多少的伤痛和迷惑。”


第二季结束后,一群人站在门外,含着泪向里面的摄影机说告别。

大门关上了,下一次再见却没有聚齐,仿佛那扇门特别神奇,拥有能变走一些人的黑魔法。

齐思钧回忆起来,当时他...

根据歌词的再写作,脑补很多,慎入~

有tag的是主写的


1、关上门后

婚礼那天,晨老大抽着雪茄推开了大门,他的身后是一群骗子,他面前的也是。

可他还是爱这里,那扇门后面是他的家,门前是他的家人。

仿佛大门关上,他的所有过错阴霾都能被消解,大门关上,一切如旧。

他何德何能,能被如此厚爱。

“因为,你是爸爸的儿子啊。”


“再回首,泪眼朦胧。留下你的祝福,寒夜温暖我,不管明天要面对,多少的伤痛和迷惑。”


第二季结束后,一群人站在门外,含着泪向里面的摄影机说告别。

大门关上了,下一次再见却没有聚齐,仿佛那扇门特别神奇,拥有能变走一些人的黑魔法。

齐思钧回忆起来,当时他身边站满了人,他目光所及,远处只有空荡的屋子和镜头,但他还是觉得很安心。

他和每一个摄影机告别了,也和一些人暂时地告别了。

之后住过的房子要关门离开了,他总会躲起来,或者不回头。

“这样,就不会错过了吧。”


“再回首,恍然如梦,再回首,我心依旧,只有那无尽的长路伴着我。”


《再回首》姜育恒


2、同游江海

撒贝宁在演唱会上唱《大海》是魏大勋没想到的。不久前,他录过一版《大海》,这首歌是经典的,也是深重的。

撒老师唱得太好了,和魏大勋脑子里的撒撒似乎不太对应得上了,但他转念一想,好像自己开口唱歌的时候,也不太魏大勋。

有机会吗撒老师,一起唱一遍《大海》吧,可以把一部分高音交给我。

和你一起在舞台上,应该很不错。


“本来模糊的脸,竟已渐渐清晰。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只有把它放在心底。”


《大海》张雨生


3、我俩

很久之前,魏大勋很会“做自己”,当着大家面把白敬亭画出来,说“写白敬亭吧。”

现在,白敬亭好像比魏大勋更会“做自己”,收官宴上只夸了演唱会,板子写的是“大勋”而不是“魏大勋”。

相识六年,白敬亭还是那个看见魏大勋就冲过去把他关在门外的人,魏大勋还是穿着白敬亭鞋子到处跑的人。

他们从未走出过对方的生活,只是找到了最舒服的姿态,出现在彼此的世界。


“从来没有人能够给他指引

一笔一划写下心中印记

他相信干的事儿就是他注定

他庆幸有相信他能力的兄弟”


《他的》姚六一


4、别来无恙

撒参谋和何二月后来走遍了芒国的许多地方,哪怕已经老去,腿脚吃力,但他俩依旧想去多看看风景。

好友不解,但二人仍要坚持,说是得代晨一刀好好看看这大好山河。

“还有很多花匠,虽已长眠,但应该告诉他们,我们过上好日子了。”


“生平所历之人,非身死,太难忘啊。天地浩渺,我便代你看罢,南山百丈落霞,万里烟华。”


空心人那期,文韬点燃了两根烟花,一根为他,一根为蒲熠星。

欠课也太多了吧,烟花都不来放哦。

烟花点燃的时候,文韬放下了其中一根,任由它盛放。

夜空是深色的墨,只有彩色烟花能让它好看点,如果蒲熠星在,一定是希望再放一次的。

“祝他平安快乐,祝我……早些见到他。”

“烟花好好看哦,韬。”火树老师偷偷安抚了他。

“是啊,灿烂夺目,我们成功啦~”

蒲熠星听JY说起他们有放烟花,突然有点遗憾,韬韬看着满天的烟花,会不会想起他?

“干啥?突然打电话过来。”

“我和你说,你放烟花那天,我看到了月光。”

“就像你陪着我啦。”

“哼。”


“夜空烟花盛放,灯火辉煌,万人空巷,攘攘过客同我赏,那轮月你也曾凝神望,它拂过你的眉梢我的脸庞,千人千面中寻你模样,仍静候那句,别来无恙。”


《万人非你》河图


5、我听你

唐九洲在新节目被大家夸脑袋聪明,他一直笑而不语。

心想我以前,可都是脑子不好的存在哦。

不过在外面,可不能丢人啦。

所以哪怕对恐怖箱有害怕,对装满沙袋的箱子有心无力,对一直在转的八卦盘累得要命。

他都咬牙坚持了。

因为,他想起了自己补节目时看到的。

明明走绳子肉眼可见的恐惧,恩齐吊在攀岩上十五分钟了还在往上爬,小齐多恐高一人,还是去试着挑战了……

他不能输,他是他们的骄傲,就要对得起他们。

“糖酒猪,我可看了啊,那个转转你没吐吧?啊?!”

“九洲,你敢抓泥鳅了!下次恩齐他们去抓鱼你可以直接跳进去了。”

“绳子没弄疼手吧?看你衣服可都脏了。”

唐九洲看见群里的唠叨,感觉自己啊,从来没离开过。

“只是出了远门,但还是会回家的。”


“故事重播折叠,星星又落疲惫的肩,呼啸地铁我看过蝴蝶。”


何运晨第一次听曹恩齐说京片子,是他和文韬斗嘴那回,他把京腔都刺激出来了,何运晨觉得特别好玩,一直听着没多说话。

之后曹恩齐有问他,是不是因为他和文韬聊天他不开心,就没插嘴。

何运晨觉得小曹同学很上道,于是顺着杆子往下走,频频点头。

“玩儿我,你这么爽快,肯定不是真话。”

何运晨突然发现仙子也是白切黑,自己还是太快暴露了,“哎呀,就是觉得京片子很好听,尤其是你说就更可爱了,我想再听会儿嘛。”

“那我也想听你说,江南地区的方言是不是特别温柔黏人?”

“吴侬软语吗,不不不不不……”

曹恩齐似乎知道了何运晨不说的原因。

“近乡情怯,他乡不言故乡语。”

“曹先生也太懂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文韬吃惊,“你俩还没洗完菜吗?洗秃噜皮了吧??”


“乡音改,何处来,我们都随地壳流浪,时间会懂得每种倔强。”


《他乡》余佳运

小谢一啊鸭.

【all勋/白魏】谁标记了小全能?

abo世界观

私设成年了才分化(虚岁是不算的)

唉私设太多了,就列举这一个


小学生文笔

大家见谅

之前不太严谨,搞错了年龄设定🙏

(发现还是短打香


发现all全能的话,就都是年下(真香)


🈲上升

里面有点脏话什么的(要骂骂我别骂文

————


魏全能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当了十几年的bata,突然有一天医生告诉他,他分化成omega了?


就真踏🐴离谱哦。


梅毛冰严肃的看着手里的检查报告。


“额,你这种情况确实很罕见。也许你之前并不是分化成了bata,而是根本没有分化。”


魏全能直接黑...

abo世界观

私设成年了才分化(虚岁是不算的)

唉私设太多了,就列举这一个


小学生文笔

大家见谅

之前不太严谨,搞错了年龄设定🙏

(发现还是短打香


发现all全能的话,就都是年下(真香)


🈲上升

里面有点脏话什么的(要骂骂我别骂文

————




魏全能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当了十几年的bata,突然有一天医生告诉他,他分化成omega了?


就真踏🐴离谱哦。





梅毛冰严肃的看着手里的检查报告。


“额,你这种情况确实很罕见。也许你之前并不是分化成了bata,而是根本没有分化。”



魏全能直接黑人问号脸。


“这算什么,别人提前分化是早熟,我现在才分化,这叫晚熟吗?”



“诶,也可以这么说。”



魏全能叹了一口气。

可拉倒吧,还好他不是热门选手,不然这消息传出去怕是会🔥。




梅毛冰医生给魏全能讲解omega的各种注意事项,但是看到魏全能两眼放空的样子,显然他没有在认真听。



“算了,你先回去吧,以后有问题再联系我。”



“谢谢医生了。”






魏全能在宿舍大门碰到了何美男。


“全能哥哥!”


“美男,你干啥去呀?”


“我找撒撒请教一下唱高音的技巧。”




何美男靠近魏全能,闻到了一股香甜的橙子味。


“全能哥哥,你好香啊。”




魏全能心里一紧,掏出兜里的糖作掩饰。魏全能并不想这么快公开自己分化成omega的消息,他决定等弟弟们成功出道了在说吧。


“美男鼻子真灵,隔着包装袋还能闻到味道呢。”




何美男年纪小不了解信息素,他也没感到奇怪,被魏全能轻而易举地糊弄过去了。


弟弟拿到糖还很开心,眼睛都笑弯成了月牙。


“谢谢全能哥哥,那我先去找撒撒啦。”






白rap拿着歌词从宿舍走出来,他对魏全能点了点头,魏全能笑着回应了他。

后出来的甄C位看到了旁边的白rap,他故意只和魏全能打招呼,想要让白rap难堪。


“魏全能。”




白rap也当没看见甄C位,直接往练歌房走了,他根本不把甄C位这种幼稚的把戏放在眼里。






“莫挨我。”


魏全能和其他练习生相处的很好,唯独和甄C位不对付,一碰到甄C位就变成暴躁老铁。魏全能最看不惯甄C位这种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人。


怎么的,要跳槽去WC公司就去呗,你现在还要回来。怕不是价钱没谈拢吧,呵呵。




甄C位刚要张口说话,贾跳舞直接过来拉走了魏全能,成功帮魏全能解了围。





“小贾,谢谢你。”


魏全能笑起来很可爱,甜甜的梨涡挂在嘴角,彰显着阳光活力。贾跳舞被魏全能这样的笑容感染到了,也跟着傻笑。



魏全能闻到了一股清凉刺鼻的薄荷味,是从贾跳舞身上传过来的。魏全能一开始还不觉得奇怪,直到他感觉头有点发晕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小贾,你有没有闻到薄荷味?”


“哦,那个是我的信息素。”



“小贾,你是alpha?”


“嗯啊。”



淦,忘记小贾19岁了。



魏全能赶紧告别了贾跳舞,跑到个人休息室。幸好医生给了他抑制剂,不然怕是要完。

医生说alpha的信息素对omega会有影响,至于是哪方面的影响就不好说了。



唉,原来当omega这么麻烦啊。








过几天,有一个商业活动,需要A班所有练习生跳一个团舞。甄C位又开始频繁缺席,众人也不管甄C位了,先完成任务再说。


魏全能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身体总是使不上劲,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甚至在练舞的时候,他开始跟不上队友的动作。




白rap扶住因为心急差点摔倒的魏全能。


“小心一点。”




撒微笑担忧地递过来一瓶水,还贴心地扭开瓶盖方便魏全能喝。魏全能接过水,说了句谢谢。


“小全能最近状态不对啊。”




小幺何美男也凑过脑袋来关心魏全能。


“全能哥哥,你还好吧。”




贾跳舞拿毛巾递给魏全能。


“是不是全能这几天练习太累了。”





魏全能安慰弟弟们。


“我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你们赶紧练吧,不要因为我耽搁了。”





好在结果是好的,活动上团舞跳的很齐,虽然少了个甄C位,不过那也不重要了。




撒微笑顺手把手搭魏全能肩上,说要请大家吃龙虾,庆祝一下这次任务的圆满完成。


“今天请大家吃小龙虾,不限量,随便吃。”



表演圆满结束,魏全能也终于放松了一点,他笑着对撒微笑说。


“撒撒豪气啊。”




撒微笑表情也有点骄傲。


“那是。”







撒微笑为了庆祝还开了几瓶酒。


何美男因为年龄问题,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哥哥们喝酒。魏全能好奇地尝了一口,发现味道还不错就多喝了几杯。




“少喝一点,这种酒后劲大。”


听到白rap对他这样说,魏全能愣了一秒,还是乖乖放下了酒杯。



虽然魏全能喝的不多,可就像白rap说的那样,这种酒是后劲大。





当魏全能醒过来的时候,脑袋还是胀的,特别疼。他发现自己只穿了贴身衣物,吓了一大跳。




旁边没人!


魏全能松了口气,脖子后面却传来一阵疼痛。



魏全能跑到卫生间,对着镜子转身,扭头看脖子那一块地方。

后颈部有好几块地方有着青紫的印记,莫名有种暧昧的感觉。仔细看,还隐约可以看见牙印。



woc什么情况?



魏全能不明所以,赶紧发消息给医生求助。








梅毛冰很快就回了消息。


-你昨晚跟别人约/炮去了?哦我太直接了。



魏全能刚想回一句医生你也知道你很直接啊,梅毛病下一句话直接堵住了他的嘴。


-你跟别人开房去了?



魏全能心想,这两句话有区别?



-等等,你这是临时标记?


-啊?医生,什么是临时标记。



魏全能根本就不懂这些知识,梅毛冰只能尽量询问他的情况。



-你现在身体有什么感觉吗?比如酸痛什么的……


-什么感觉,没有什么感觉啊。



昨晚是喝醉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魏全能很清楚自己身体现在啥毛病都没有,而且没有前段时间的乏力感了。



-这种临时标记只能维持一段时间,所以你得找到临时标记你的人啊,不然你之后的发/情期怎么解决。




魏全能自己打开百度,了解一下标记相关知识,然后他面红耳赤地关闭了网页。




-医生,那我多用一点抑制剂?



-你已经被临时标记了,抑制剂对你来说会越来越没有效果了。还有,抑制剂必须适量,多了就会有副作用,对身体不好。


-好的,谢谢医生




魏全能扔掉手机,嗷了一声,躺回柔软的床上装死,他真的不想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


莫名其妙变成omega就算了,喝醉酒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被标记了!


到底是谁标记了自己啊!







“小贾,撒微笑是alpha吗?”


贾跳舞揽住魏全能的肩膀,回答了这个有点奇怪的问题。


“他一直都是啊,怎么了?”



魏全能躲开贾跳舞的手臂,去练舞了。


“ao授受不亲。”







贾跳舞发现了魏全能脖子后的印记。


贾跳舞懂一点标记的事情,再结合刚刚魏全能的话,人直接傻在了原地。


撒微笑跟贾跳舞打招呼,贾跳舞质问他。




“全能被标记了,是你干的?”



撒微笑脸上并没有意外的表情,他第一次闻到魏全能身上香橙味的信息素就明白了,毕竟omega的信息素对alpha来说是有吸引力的。


“我前几天就知道小全能是omega了,但我还没下手呢。更不可能是美男,他都还没分化呢。”




贾跳舞哭丧着脸,这副模样要是被他的那些妈妈粉看到了,肯定会心疼死。


“我都还没开始追全能呢,就没机会了。”





撒微笑脸上还是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


“如果是临时标记的话,谁说没机会了?”


“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倒。”




何美男拆开奶糖的外包装,把糖扔到嘴里。他听到两位哥哥的对话,根本听不明白。


“哥哥们在说什么啊?”




撒微笑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美男你还小,以后你就知道了。”




何美男想都没想就回了一句。


“年龄大还真是阅历多。”




贾跳舞虽然是19岁,听到这句话还是被扎心了。毕竟何美男是队内的小幺,他们谁都比美男老。


“美男,你跟白rap好的不学,你学他的毒舌?”




何美男吐舌头做鬼脸,见贾跳舞作势要打他,赶紧溜走了。


“哼,我要去找全能哥哥玩。”







“你的信息素是香橙味?真好闻。”


魏全能推开甄C位,眉毛皱得简直能夹死一只苍蝇,心想这个人有病吧,神出鬼没的。


“你离我远点。”




“魏全能,听说你在找人。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alpha。”



魏全能被吓到了,可他还是强装镇定。


“别整这没用的,我瞅你好像有那个大病似的。”



“我不管你信不信,标记你的人真的是我。”



“别碰我,晦气!”




何美男跑过来挡在魏全能前面,对甄C位奶凶奶凶地说:

“你离全能哥哥远一点。”



甄C位不死心地抛下一句你自己想想吧,这才离开。何美男转过身就看见魏全能神情低落的样子,他学着平日里其他哥哥的样子,摸了摸魏全能的卷毛以示安慰。


何美男边摸边想难怪哥哥们都喜欢摸全能哥哥的头,手感确实不错。



“全能哥哥,等我分化了,我就能保护你了。”



魏全能被逗乐了。


“呦,我们美男还懂分化呢。”



“不太懂,但我听哥哥们说成年就分化了,到时候我就是大人了。当一个大人就可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了!”



魏全能有被安慰到,但还是有些担忧。


“不会标记我的人真是甄C位吧。”





何美男把刚刚听到的都告诉了撒贾两个哥哥,贾跳舞的反应最大。


“全能便宜给谁都行,就是不能给甄C位!不,不一定是甄C位,还有一个人。”




听到贾跳舞的话,撒微笑点出关键。


“你是说小白。”



刚好今天白rap被公司派去踢馆一个说唱综艺了,为的就是吸一波路人粉。大概是没见到人,撒微笑下意识地排除了白rap,仔细想来还真有可能是小白干的。



贾跳舞点了点头,眼睛里的光都暗淡了许多。魏全能本来就对白rap有些特殊,如果真的是白rap的话,就真的没机会了吧。


“虽然我很不情愿,但不排除这个可能。”




撒微笑和贾跳舞想到一处去了,他忍不住阴阳怪气了一下。


“那白rap不行啊,居然只是临时标记。”




贾跳舞后槽牙都要咬碎了。


“确,实,不,行。”






按照哥哥们的吩咐,何美男给白rap打了个电话。


“rap哥哥,你知道全能哥哥是omega吗?”



白rap嗯了一声。



“全能哥哥被人标记了。”


“我知道。”


“啊,你知道?”



“嗯,因为那个标记他的人是我。”




何美男本质还是白米饭,听到这直接就开始夸自家爱豆了。或许他根本不懂标记是什么意思,反正夸就对了。


“哇塞,不愧是rap哥哥,好厉害!”


“可是全能哥哥以为是甄C位标记的他,而且甄C位还承认了。”



电话那头的呼吸声突然加重,隐约有砸东西的声音传来。



“艹,甄C位真该改名叫甄混蛋。怎么还带冒充人的!”




何美男安抚白rap的情绪。



“rap哥哥别生气,你快回来吧。”







魏全能刚冲了个冷水澡,把身体里的燥热压了一点下去。他拿着抑制剂,正在犹豫要不要注射。


房间的门突然打开,吓得魏全能松了手。抑制剂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摔裂声。



“白rap?你回来了!”


“我不回来,等着甄C位把你骗走吗”



白rap现在的语气有点冲。


魏全能委屈的扁嘴,用手指了指地上的玻璃碎片。如果魏全能是一只小狗狗的话,那他头上的耳朵一定委屈地耷拉下来了。



“碎了。”



白rap把人拉过来,远离那一堆碎片。



“蠢死了。”



白rap嘴上说着嫌弃,实际上默默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安抚着omega。魏全能的腿一下子就软了,他瘫倒在白rap怀里,手紧紧抓住对方的衣袖。

白rap注意到了omega依恋的小动作,心口像是被电流击中一般,有种酥麻的感觉。



“你别信甄混蛋的话,他这个人就是当C位当出优越感了,什么都要跟我争。”


“嗯。”




白rap平时就少言,一出口又是怼人方面的,他组织了半天的语言憋出一句解释。


“那天晚上,我没有趁人之危。”



“哈?”



“那天你的信息素都引来了好几个alpha,你又神志不清。你别生气,我没对你做什么的。疼吗?我第一次标记别人,有点生疏……”




魏全能看着白rap脸上少有的羞涩表情,忍不住笑出声了。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酷盖吗?





“那没事啊,正好肥水不流外人田。”



这次轮到白rap听不懂了。魏全能也没解释。







魏全能发现自己可以控制自己身体后,他直起身看白rap的表情,发现白rap没有任何反应。



“干嘛,还想不负责啊你。”



白rap没说话,他把自己身上的C位勋章给魏全能别上,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不会不负责的。




魏全能牵住白rap的手,十指相扣。



“总之,破案啦。”







美斯de小公举3Happy

救命!一屁股坐出个证据!

大勋花抱撒撒的姿势 2333😂

救命!一屁股坐出个证据!

大勋花抱撒撒的姿势 2333😂

叶川1229

雨水| 晴雨娃娃说,无论晴雨皆宜想你

试水的cp指引:

01:恩九

02:撒勋/魏何/双北/山花

03:石郭拌饭/南北

04:撒蒲/魏蒲/蓉蒲(all蒲)/双北


    1、你是晴空万里,我为你挡暴风雨

九洲玩俄罗斯方块第一个出局,小孩把“遗憾懊恼”写在脸上的样子着实让一旁默默注视的恩齐心疼了。

所以当他一屁股蹲坐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恩齐凑过去轻轻说了句。

“没事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九洲不知怎的,其实大家厉害他很高兴的,只是觉得自己玩不太好,被恩齐这么一说,反而立马委屈了。

靠在恩齐肩上,九洲嘟囔了一句,“还不够吧……”

恩齐一听,本还想继续夸他游戏玩得很好,笑...

试水的cp指引:

01:恩九

02:撒勋/魏何/双北/山花

03:石郭拌饭/南北

04:撒蒲/魏蒲/蓉蒲(all蒲)/双北


    1、你是晴空万里,我为你挡暴风雨

九洲玩俄罗斯方块第一个出局,小孩把“遗憾懊恼”写在脸上的样子着实让一旁默默注视的恩齐心疼了。

所以当他一屁股蹲坐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恩齐凑过去轻轻说了句。

“没事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九洲不知怎的,其实大家厉害他很高兴的,只是觉得自己玩不太好,被恩齐这么一说,反而立马委屈了。

靠在恩齐肩上,九洲嘟囔了一句,“还不够吧……”

恩齐一听,本还想继续夸他游戏玩得很好,笑意顿时消失,关切地看向九洲。

“九洲,”九洲还在放空脑袋,却猛地听到恩齐在喊他,两个人眼神接触的那一刻,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温柔和暖意。

“在我心里,你是最棒的小孩。我曾希望你像光,一如我们初见时,你做到了。每每看到你身上的光,都会让我忍不住靠近。九洲,你会成为你想成为的一切,足矣。”

九洲看着恩齐的眼睛,突然感慨曹老师的眼睛里还是一直有星星,哪怕说出如此正经的话,他的帅气还是惊为天人。

上次在这感慨美貌,好像还是小齐对峻纬吧……

九洲的脸突然有些发红。

“谢谢你,恩齐。”九洲坚定地说出了这句话。

恩齐摸了摸九洲的脑袋。

文韬再一次掐了一把大腿,火树已经忍不住了,小声对文韬说,“他俩是忘记了我俩还坐在旁边吗?”

“您习惯就好。”文韬笑得嘴角上扬,画面让火树觉得莫名诡异。


   2、一遇到你,天气晴雨不定,而我会好心情

一开始,撒老师对于节目组继续弄整形医院主题的心思喜忧参半。

喜的是他都觉得“爷青回”,这个系列有望和nznd一同列入“经典”,而且会一如既往地高能;忧的是没有大老师在,节目组很难不找他“开刀”。

对此,何老师觉得他应该淡定,既然继续选了患者,千万不能后悔,要坚强一些。

然而这并不妨碍撒老师看见“贾帅”后心态崩溃,以至于当大勋这位“哥哥”温柔地搂着他时,他还沉浸了一小会儿试图逃避才嫌弃地推开。

这也足够让大勋“膨胀”,准备录三搜题的时候,大家聊起这期案情,大勋自个儿都感慨他和撒老师还会有兄弟关系。

“简直活久见。”魏晨忍不住吐槽。

“说啥呢?一天天的,不就当了一次哥哥吗?”

大勋顿时笑得像个憨憨,躲在了何老师身后准备跑,“没,撒老师,这足够了!”

撒老师拽走魏晨的针筒就去追大勋,吓得大勋想呼救,还被撒老师一把圈住了。

“哥,我错了……”

撒老师惊讶于大勋的凶和软可以随时转变,突然意识到这孩子在自己面前可能也是“奶凶”,何老师说过这个词能适用于白敬亭。

“那就,没收你的针筒,和魏晨一起被我扎。”

“哦,那不行。”大勋一个反手挣脱,又把撒老师拎回去录三搜题了。

蓉蓉和戚薇在一旁笑得眉眼弯弯。

撒老师觉得他被欺负了,他决定遇到白敬亭要控诉一下他今天的遭遇。

何老师闻言笑出了褶子。

“可是哥,今天我都是为了你啊。”

听到这句,撒老师一下就“失忆”了,看向大勋那是变本加厉的温柔。

“也许,你和白白控诉勋勋的时候可以多说一条。”

撒老师好奇地看向打断他“望哥”的何老师,“什么?”

“你和他有正常的感情线了。”

何老师深藏功与名地离开,留下撒老师在脑补炸毛的某白要豪橫地把他腿打折的场面。


   3、若你当晴天,我都想故意变乌云

当文韬说出“我支持你”的时候,石凯感觉自己可以立马原地起飞诶。

“我要hold住hold住……”石凯看着面前的蓝色,努力稳定住此刻激动的内心。

而文韬自己也笑得很灿烂,观众视角让他很开心,看见石凯的成长,他更开心。

文韬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凯凯长大了,他在努力地走向自己,变得更好。

说不出来了,可能是合宿,可能是梅林和派西维尔。

应该说,一直是现在和下一次,他的凯凯似乎总能给他惊喜。

和凯凯相处,脑子里总会闪现峻纬说的。

“谁家臭弟弟,不管管。”

我管,文韬自豪地想。

俄罗斯方块结束后,文韬一把拉住凯凯,试图“拉踩”蒲熠星和唐九洲。

结果那人一如既往地欠揍,“凯凯对你,那是言听计从,九洲是有自己思维的,不一样……”

结果凯凯直接说,“所以九洲不爱你啊……”

一旁的恩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望了望这边。

“真正的战士,不必被追随,自己便可成军~”看着蒲熠星一脸中二的样,文韬看透了似的撇了撇嘴,默默看向石凯,“今天玩得很好,真的。”

石凯终于开心地凑近文韬,“我在玩的时候就想说,你挺我,我一定能玩超好!”

“不用我挺你,你也能做到~”

“但你表扬我我会更猛啊(੭‾᷄㉨‾᷅)੭”

“石凯,差不多得了啊,咱要继续游戏了好吗节目是不录了?!”

蒲熠星终于出面中止了这场“糟糕”的对话,不远处小齐和运晨的笑容却写满了“磕到了”。

“这圈真乱。”

只想好好玩游戏的火树老师不止一次地这样想到。


   4、无论晴雨,你我都会走过万水千山

“还是瘦了点,穿这身显得单薄。”

撒老师上下打量着自家徒弟,看得蒲熠星有些心跳加速。

“没多瘦,倒是蓉姐圆乎点,可爱(๑• . •๑)”

杨蓉笑笑,“那你也得吃圆乎点,没几两肉(´・㉨・`)”

蒲熠星露出了职业假笑。

等大家人齐了,何老师突然想到了啥。

“咱这好多白羊,撒撒是,勋勋是,小蒲也是。之前录那个法则,也觉得……”

“嗯,文韬和小齐也是……”蒲熠星默默补充。

“啊,那我是里面最笨的一只……”大勋感叹。

“不,不只。”撒老师一本正经,大勋一脸“我就知道”的无奈。

“不,还是最高的,比例也最好。”小蒲仔细比对,认真夸赞。

“害,不是最老的就行。”何老师说完立马看向了撒老师,大家顿时笑开了。

“怎么不是聊他俩吗?怎么又到我头上了咧?”

“齐齐整整,齐齐整整。”何老师连忙安抚。

“但师父是最聪明,资历最高的。”小蒲也加入了安抚。

“小蒲,你现在的彩虹屁退化了。”

“可师父,我不做渔夫好多年了。”

听到这,何老师的笑声响彻了整个录影棚,大勋拍了拍小蒲的肩,“离开撒网,真是你做的最对的事啊。”


主的几对是最近很甜我get到了的,虽然还是没忍住大乱炖的诱惑qaq,标了tag的是我开头指引的,我有意向写也有点篇幅的。

这篇试一下开头指引,交代一下写的cp吧,大家可以按需食用~

在雨水这个节气🌧适合和你一同迎来第一场春雨。

哪怕天气不定,我们也会一起~

然而十五03我会努力的哭(´;︵;`)我没有忘记   (ಥ㉨ಥ)   

迟来的风

只有他俩互赞,有点甜蜜。


隐藏信息:

撒好帅不求勋干净打扫房间还是会给他点赞;

所有人都得求勋干净打扫卫生,但撒好帅不需要,因为勋干净总是会主动给他打扫得干干净净。

只有他俩互赞,有点甜蜜。


隐藏信息:

撒好帅不求勋干净打扫房间还是会给他点赞;

所有人都得求勋干净打扫卫生,但撒好帅不需要,因为勋干净总是会主动给他打扫得干干净净。

美斯de小公举3Happy

甄漂亮精神病医院实锤

撒患者实乃我院之光

梦想整成撒微笑 

还意淫开演唱会 😹

勋:不行还得扎一针

蓉:吸吸氧

何:自我介绍已经演了一小时 进来还要继续演😂

甄漂亮精神病医院实锤

撒患者实乃我院之光

梦想整成撒微笑 

还意淫开演唱会 😹

勋:不行还得扎一针

蓉:吸吸氧

何:自我介绍已经演了一小时 进来还要继续演😂

霍霍

你喜欢的他都有(二十七)

MG天才群

鸥学姐:这名字谁改得?原来不是一家六口,数你丑的沙雕风格吗?

撒侦探:我觉得挺合适的啊~

何速:我不知道,不过这个人肯定很自恋,嘿嘿(掩嘴笑)

郝晨:看一下群主不就知道了?

吴漂亮:撒撒,果然

贾刘:哈哈

撒侦探:能不能自信点,忘了我们上次玩的神秘来电了,我们可都是天才呢?(傲娇脸)

吴漂亮:对对对,我是天才数学少女,能够倒背九九乘法表

郝晨:你背一个,我听听

吴漂亮:背就背,有什么难的

吴漂亮:15s语音(九一九,九二八,)

郝晨:九二八?就你还天才呢?(捂脸)

贾刘:你也不一定能会

郝晨:我是不会,所以我不说啊

鸥学姐:哈哈哈哈,北鼻再来一遍

吴...

MG天才群

鸥学姐:这名字谁改得?原来不是一家六口,数你丑的沙雕风格吗?

撒侦探:我觉得挺合适的啊~

何速:我不知道,不过这个人肯定很自恋,嘿嘿(掩嘴笑)

郝晨:看一下群主不就知道了?

吴漂亮:撒撒,果然

贾刘:哈哈

撒侦探:能不能自信点,忘了我们上次玩的神秘来电了,我们可都是天才呢?(傲娇脸)

吴漂亮:对对对,我是天才数学少女,能够倒背九九乘法表

郝晨:你背一个,我听听

吴漂亮:背就背,有什么难的

吴漂亮:15s语音(九一九,九二八,)

郝晨:九二八?就你还天才呢?(捂脸)

贾刘:你也不一定能会

郝晨:我是不会,所以我不说啊

鸥学姐:哈哈哈哈,北鼻再来一遍

吴漂亮:九一一,九二十八

贾刘:这我真的说不出来什么了(偷笑)

何速:就是个人设,能有什么,小机灵没有我们漂亮好看呢

吴漂亮:嗯,就是

鸥学姐:对,别跟听别人家的

郝晨:别人家是谁家啊~

其他人:哈哈哈哈,鹅鹅鹅

何速:郝晨学长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趣呢

郝晨:是吗?

鸥学姐:他一直如此,幽默

贾刘:哟,这是......(吃瓜)

撒侦探:亲爱的,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戏精口吻)

鸥学姐:娘娘到此,闲人退下(表情包)

吴漂亮:鹅鹅鹅,撒撒,你不行,哈哈哈(语音)

郝晨:不行?

贾刘:撒侦探你制不住鸥学姐,你还是不行啊

何速&鸥学姐:哈哈哈

郝晨:说正经的,中秋节目表演什么?还有一周了,happy一两下就可以了

何速:小品怎么样?

撒侦探:不要,我这么正经的银,不行

何速:你东北话都出来了,还正经呢?

撒侦探:反正相声小品不行

鸥学姐:那就换一下,唱歌怎么样

何速:我没问题,可以啊

撒侦探:哈哈哈,又到我一展歌喉的时候了

郝晨:我OK啊,漂亮你可以吗?

吴漂亮没有回话,而是看向对面也拿着手机看着的贾刘,“唱歌,你行吗?”略微有些担心你,毕竟上次在KTV效果实在是一言难尽,

“练一练应该就可以吧”贾刘放下手机,看向吴漂亮说道,然后专心吃着饭。吴漂亮拿起手机就看见群里都在@自己

撒侦探:@吴漂亮 你不会唱歌跑调吧

何速:@吴漂亮 你要是不行,我们就换成话剧吧

郝晨:@吴漂亮 你要是不行,我就去炸你家

鸥学姐:@吴漂亮 别听他们的,北鼻,不行我们就换

贾刘:@吴漂亮

吴漂亮:我刚看见,我没意见,都可以

吴漂亮回完,往上翻就看见贾刘回了句“都行”

郝晨:那我们唱什么呢?

撒侦探:高音,高音,我可以,不行你听,那就是~~~青~~~藏~~高~~~~~~原,咳咳咳

何速:哈哈哈,你不要闹了,我低音没问题

鸥学姐:我都OK

吴漂亮:我们要不要写一首歌,这样多有新意啊,而且想再怎么唱都行

贾刘:可是我们谁会写歌啊

郝晨:我会,但是设备不全,你们谁跟音乐社熟啊?可以借一下东西

何速:交给我吧,你都缺什么?

郝晨:我们私聊吧

何速:好

鸥学姐:那要快点儿,节目上报还要排练、审核呢

郝晨:我有一首歌的demo小样,发给你们听一下,你们觉得可以,我们就唱这个吧

郝晨发送demo.mp3

吴漂亮打开,将耳机分给贾刘一个,两人挨得很近,近到贾刘能听见吴漂亮的呼吸声,根本没仔细听耳机里的声音,却也感受到那份压抑

吴漂亮摘下耳机,拿起手机回到

吴漂亮:好酷欧~,就这个吧,暗黑风

鸥学姐:这个可以,词也不错

撒侦探:可以,词我帮你改改,这个不太好,审核不好通过

何速:我也帮忙改下词

撒侦探:老何,我们单聊

郝晨:那我们明天碰一下吧

其他人:好啊,明天见

第二天,郝晨带着做好的歌,撒侦探和何速带着歌词,分给大家,大家开始分词,准备练习,但是贾刘的声音实在是太突出了,郝晨陪着他练了很多遍,但是风格实在是太鲜明,不好改变,郝晨烦到都想去炸了他家,或者把他炸成爆米花

吴漂亮看着,走了过去“要不你试试跳舞”

贾刘点点头,跟着音乐做了几个动作,郝晨直接摔门离开了,屋里倒是安静很多,贾刘很是无措,没想到唱歌要求这么多。吴漂亮走近说“其实你唱歌不错,就是风格太鲜明,KTV风格,合唱还不明显,但是单独唱就明显了,没事最近我们一起练,别灰心,加油~”

“嗯”贾刘也表了决心,不就是唱歌嘛,可是第二天贾刘就后悔了,怎么越练越差

“要不,我们演歌舞剧呢?”何速提议道

“可以啊,前面表演话剧,后面唱歌,很不错呢”鸥学姐说着“而且贾刘不是戏剧社的嘛,演戏他是专业的”

“我没意见,这样也好,那就让贾刘的戏份多一下,只是剧本怎么办?”郝晨问道,倒是没有昨天那么暴躁了

“我有剧本,你们看可以吗?是关于童话的,叫做暗黑童话,我发到群里大家看看”贾刘把自己写的剧本发给大家看,大家都看得很认真

“这个不错啊,小伙子”撒侦探拍拍贾刘的肩膀

“不过这里需要国王,白雪公主,小矮人,王后,小红帽,王子,前王后,神秘人,灯神;角色会不会太多了,我们够吗?”鸥学姐看了剧本问道

“灯神和国王可以是一个人,前王后和白雪公主是一个人”贾刘解释着

“那还少一个女生啊”吴漂亮问着,“让谁比较好呢?你们有认识什么女生吗?”

“其实我觉得,这个角色要有反差比较好玩,我们的歌也比较暗黑风格,找一个肤白貌美的多无趣啊”撒侦探说着,很是期待“你们觉得我怎么样”

“撒撒,你不合适,哈哈,小矮人更适合你,鹅鹅鹅”吴漂亮毫不留情地说着

“确实很适合”何速补充着

“那你们说白雪公主选谁呢?你们还有谁愿意反串呢?这么牺牲”撒侦探不高兴地反驳着

“你别说,还真有”贾刘和何速对视一眼,都想到了一个人“有人可以为了艺术献身的”

“你真打算邀请他”何速问着贾刘

“为什么不?他可是全能呢!能唱能跳还搞笑”贾刘笑着说着,“你们等着我叫他来,我们先分好角色”贾刘说完就出去打电话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