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收集人间烟火气

8192浏览    752参与
梦想是成为一棵树

Darling, come with me • 17

战后文 哈利单人向 第一人称

傲罗哈利&圣芒戈治疗师


-


我们对彼此问题的解答从未提及任何名字,但我和哈利都知道,对方字里行间所想告知的、细致的自我剖析中所想安慰的,都是彼此。


霍格沃茨特快到达伦敦站,我们心中都有了答案。


我们拿着各自的行李走出站台,往自己的住所走去,默契地给予对方最后决定的时间。


成人相恋要考虑的现实因素有许多。好在当下社会环境稳妥,我们都是独立自主的人,有各自的经济能力,也有各自稳定的性格,因此做出的决定会更加成熟正确,深思熟虑后开始的情感也会更加长久稳定。


我们避开了长谈后头脑发热的冲动,避开了容易触景生...

战后文 哈利单人向 第一人称

傲罗哈利&圣芒戈治疗师


-


我们对彼此问题的解答从未提及任何名字,但我和哈利都知道,对方字里行间所想告知的、细致的自我剖析中所想安慰的,都是彼此。


霍格沃茨特快到达伦敦站,我们心中都有了答案。


我们拿着各自的行李走出站台,往自己的住所走去,默契地给予对方最后决定的时间。


成人相恋要考虑的现实因素有许多。好在当下社会环境稳妥,我们都是独立自主的人,有各自的经济能力,也有各自稳定的性格,因此做出的决定会更加成熟正确,深思熟虑后开始的情感也会更加长久稳定。


我们避开了长谈后头脑发热的冲动,避开了容易触景生情的夜晚,再留出时间,用清醒光亮的白昼思考,在一如从前的正常生活中尝试着将彼此一点点纳入。


我正常地处理自己的工作,感觉自己喜欢的食物仍然非常美味。生活一如从前,没有因为即将要做下的重大决定而产生异常。


是时候了,我决定写信告诉哈利自己想在周六早晨与他见面。


信在周四早上寄出,直到周五下班后,我仍然没有收到哈利的回信。


我想哈利可能有公务在身,还没来得及看我的信,因而没有过分焦虑。


夜越来越深,沐浴洗漱后,我打开阳台的小灯,在阳台边看书边等待艾雪的光临。


距离我们约定相见的时间已不到12个小时。


我有些紧张地摩挲着书页,无法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阅读,索性把书放在一边,放空地看着公寓四周郁郁葱葱的在路灯下摇曳的大树。


一只棕色的猫头鹰朝我的方向飞来,它嘴里叼着一封信,稳稳地落到了我阳台的栏杆上。


小家伙定定地盯着我看,等我接过嘴里的信。


看来这封信确实是给我的,我带着疑惑与期待打开了信,纸上的字迹优美,是赫敏的。


        “晚上好阿树,非常抱歉现在才写这封信给你。哈利周二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紧急任务,预计这个午夜才能出差回来。

        今天晚上我去了一趟哈利的办公室,才看见被压在花瓶底下的你的信。

        哈利没有任何的问题,请不要担心!他回来后我会第一时间告知他这件事情,让他在准时与你赴约。

        祝你一切都好!”


我心中的石头落地,顾虑被这封及时的信破除。


知道了哈利是因为紧急任务而没能与我联系,又在那么晚才能归来休息,我不想给他增加负担,便回信给赫敏希望她帮我告知哈利相见的时间可以另外规划,让他先好好休息。


我回到卧室将自己甩在床上,将脸深深埋进被子里,双腿欢快地扑腾。


即将见面的喜悦几乎将我淹没,我只能通过夸张的肢体动作缓解这快乐的情绪。


想念,想念。


激动过后我又陷入难耐的思念。


我们已经五天没有任何的交流了,没有任何的通信,我已经五天没有看见过哈利美丽的眼睛了,想听见他的声音,想握住他的手。


想见哈利,同时也担心哈利。


在执行紧急任务的过程中他是否受了伤,是否有好休息,是否又遭受到了噩梦的困扰?


通过赫敏的来信,我能够判断出他这次出差的危险性较低,哈利也承诺过会好好保护自己。


可我止不住顾虑,发觉自己已没有勇气再去面对哈利血淋淋的身体。


我希望他永远平安、健康。


若推迟相见的日子能够恢复他的身体与精神,我愿意哪怕长久地等待下去。


我已经让他等太久了,我怯懦地躲避着他的爱情。


如今我已明了心意,我要哈利,像他期盼得到我的爱情那样渴望得到他的爱情。


我紧紧抱住自己的身体,想象这是我们的相拥,缓解思念与担忧之苦。


我做了一个梦。


眼前是湛蓝无际的大海,身后是墨绿葱郁的森林,海浪涛涛呼啸,树叶沙沙作响。


海的一边除了深不见底的水体,没有什么等待着我。


森林的一边传出阵阵鸟鸣,隐隐看见幽径繁花满地,小河从森林深处流进沙里,始终无法汇入大海,似乎在等我发现什么。


突然想起一双绿色的眼睛,我只身一人,踏入荒无人烟的森林。


我光着脚踩过的每一个地方都柔软干净,土地在我的双脚离开后绽放出满目花海,滑腻的沼泽搭建出坚硬牢固的石桥......


场景快速转换着,我从森林边缘踏入森林中心。


一只神圣的牡鹿站在湖水对面,发出清脆的鹿鸣。


忽然一阵强风吹来,一切瞬息万变,白昼即尽,黑夜降临。


湖面上播撒着星空,翩翩起舞的蝴蝶化身为点点纷飞的萤火,月替日辉,白昼暑气退却,晚风轻柔微凉,森林结出了它的籽。


原先站在阳光下的牡鹿化身为透明的神物,泛着蓝白色的亮光,越过湖面向我奔来,最终款款停在我面前。


它低下沉重又神圣的头颅,待我将手放在它的头顶。


我从它意,听闻它发出温驯的呼吸。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牡鹿仿佛懂得我的言语,转过身与我并肩,要我与它往湖面走去。


“你要带我去哪儿?“


我不知道自己的双脚能否踏过那清澈的水面。但我跟着它走了,直到双脚触碰到冰凉的水体。


一阵隐约的叮呤声猝然响起。


我停下脚步,警觉地环顾四周,这不是如此静谧的森林中应存在的声音。


似乎是冥冥中的呼唤,叫我不要久留。


许久,又一声。


森林、月亮、湖水、晚风、星空与牡鹿,从我眼中尽数消失。


我睁开眼只看见黑暗,脸边枕着馨香柔软的枕头,宽大的被子包裹着我的身体。


我从梦中清醒,意识到有人按响了我的门铃。


时间已经很晚,四周一切安静,我心中警铃大作,恐怕会遇上危险。


快速拿起床边的魔杖,我小心翼翼地拧开卧室门向客厅走去。


心跳如鼓地透过门上猫眼看到的,却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凌乱的黑发,眼底的青黑,不大整洁的领口,黑色的双肩带,还有那双疲惫却更焦急的眼睛。


是哈利,是我爱的人。


他风尘仆仆地归来,还未来得及休息,可能在被赫敏告知后便第一时间出现在了我的公寓门前。


“哈利......”


我快速解开门锁,拉开沉重的的厅门,对上那双许久未见的眼睛,还未将心中的惊愕说出,便被他的吐白镇住了一切言行。


“阿树,对不起这么晚还来打搅你,我已无法忍耐自己对你的感情,请容许我说下去。”


哈利恐怕自己的声音打搅到邻里,抬起魔杖罩起一个将我们的声音与世界隔开的空间。


他没有再走近,只是站在我的门前,姿态端正,语气真挚,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告白:


“我无法再假装淡然地给你写信,无法再故作偶然地与你相见,无法再强迫自己数着日子才装作若无其事地与你共进晚餐。我想在纸上写满对你的爱,我时时刻刻都渴望与你相见,我希望能与你共同享受每一顿食物。


魔药从未消除我的噩梦,是你拯救了我的睡眠。他人从未与我谈论过恋爱,是你给予了我爱情的解答。自顾自地工作从未让我真正脱离痛苦,是你的陪伴与聆听给予了我解放。


我珍爱每一个与你相处的瞬间。当我们一起乘坐公车,当我们在昏暗的路灯下漫步,当我们相互交心地谈话,当我们注视彼此的眼睛。


我珍重你给予我的一切。你为我倒上的热茶,你为我准备的食物,你给予我的每一个答案,你给予我的每一个安慰,你为我伸出的手,你为我紧紧的相拥,它们都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我爱你。你的眼睛,你的声音,你的文字,你的头发,你的双手,你的耐心,你的善意,你的坚定,你的温柔。


我爱你。你已占据了我的全部身体与灵魂。


我爱你。我渴望你愿意给予我的一切,我渴望你的爱情。


若你拒绝,我从今以后便不再提这桩事,请让我们恢复如初。


而若你答应,请握住我的手呼唤我的名字,让我们从此开始我们的爱情。”


我的视线早已模糊,只在朦胧中看到他抬起的手,我毫不犹豫地抓住了它并紧紧握住。


此时月光的一部分光辉是我融化了的心。


我以为我们的爱情会开始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在烈日当空的正午,在灯火通明的夜晚。


却从未想过它会开始在夜深人静的午夜,无人打搅的昏暗中,哈利所有的爱语,只说给我听。


我从未被告知我的文字、双手与坚定。我从未被告知有人被自己拯救,有人因自己而解放,有人因我而自由。


哈利告诉我了,通过他的耳朵与眼睛,通过他的触觉与感受,将他知道的一切化作爱说给我听。


我已毫无防备地为他打开厅门,又怎会对他叩响我心门的声音视而不见,又怎能对他走进我生命的请求表示拒绝。


我知道自己无比渴望哈利的爱情,我知道自己已踌躇着等待许久,我知道自己的生命会因为他而更加圆满。


今夜我不会再犹豫,不会再逃避,不会再去一层一层地剖析自己的内心,不会再去钻牛角尖地企图弄清所有的页面。我不要任何多余的耐心,不必要的矜持,折磨人的理智。


我只会答应,我只要哈利。


“哈利。”


我声音哽咽地呼唤他的名字,颤抖着身体握住他为我小心翼翼地抬起的手。


看见他瞬间闪闪发亮的眼睛,绽放出的明媚欣喜的笑容,感受到了我们紧紧交叠的双手。


我也想把爱说给哈利听,但发觉自己的大脑已被他的话语占据,甜蜜又深情的眼神与告白让我说不出任何。


“我爱你,我爱你......”


我只能反复倾吐自己唯一能够完整说出口的心声,忘记了一切文学作品的爱语,忘记了我所看到过的、听到过的所有甜蜜。


不过这毫无关系。


因为在这一刻,月光洒落在窗前,晚风与绿树低语,倦鸟归巢,无他人知晓,我得到了自己最渴望的爱情与爱人。


满溢的幸福让我些束手无策、情难自禁,我无法调节自己的情绪,只一头扑进了哈利怀里,双臂紧紧环住了他的腰身。


像我无数次渴望做的那样。在每一个与他相别的夜晚,在每一次结束与他的交谈,在每一次我受不住地移开自己的目光。


我感觉到哈利收紧了圈在我肩上的手臂,他的另一只手一遍又一遍轻拂我的头发,双唇贴在我的发顶,让我们的身体紧紧相贴在一起。


像我无数次渴望他做的那样。在分别前,在熟睡前,紧紧拥抱我,让我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存在。


从来没有人如哈利这般拥抱我。


我动辄地流下泪来。

格格巫.

  师哥和叶子也会在某个不知名的酒楼里,把酒言欢,畅谈风月吧叶子喝高了也会红着张脸,唱这首痛苦的人,只是他不敢直视师哥吧,怕这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出卖自己的灵魂,他知道那怕只流露出一点点情愫也会让他师哥心痛不已,他舍不得,所以只要靠近一点点,靠近一点点师哥就够了……

  

  师哥和叶子也会在某个不知名的酒楼里,把酒言欢,畅谈风月吧叶子喝高了也会红着张脸,唱这首痛苦的人,只是他不敢直视师哥吧,怕这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出卖自己的灵魂,他知道那怕只流露出一点点情愫也会让他师哥心痛不已,他舍不得,所以只要靠近一点点,靠近一点点师哥就够了……

  

来根薯条🍟

或许你早就死了,死在破碎的三观里,死在缥缈的理想里,死在无望的感情里,死在虚无的回忆里,但是你又好像还活着,活在生活的压力里,活在社会的角落里,活在旁人的舆论里,活在亲人的盼望里,活在儿时的梦里…

或许你早就死了,死在破碎的三观里,死在缥缈的理想里,死在无望的感情里,死在虚无的回忆里,但是你又好像还活着,活在生活的压力里,活在社会的角落里,活在旁人的舆论里,活在亲人的盼望里,活在儿时的梦里…

来根薯条🍟

喜欢记录 喜欢日落 当黄昏落在身上 没有烟火 没有杂尘 只有光和希望.

喜欢记录 喜欢日落 当黄昏落在身上 没有烟火 没有杂尘 只有光和希望.

梦想是成为一棵树

外婆卤的蛋

昨日傍晚在外婆家吃晚饭时提了一句想吃她做的卤蛋,今天到外婆这边来人还没坐下,外婆就说:

“鸡蛋卤了在锅里,自己去拿来吃。”

我在来的路上买了几个鸡蛋饼,给表弟表妹们吃。

到食厅盛了碗面条在客厅吸溜吸溜吃完,最后在院里四处打转。

看着外婆忙里忙外的不可开交,心里有些惭愧。

“外婆,我做什么?”

“你?你去捞鸡蛋吃就行。”

昨日傍晚在外婆家吃晚饭时提了一句想吃她做的卤蛋,今天到外婆这边来人还没坐下,外婆就说:

“鸡蛋卤了在锅里,自己去拿来吃。”

我在来的路上买了几个鸡蛋饼,给表弟表妹们吃。

到食厅盛了碗面条在客厅吸溜吸溜吃完,最后在院里四处打转。

看着外婆忙里忙外的不可开交,心里有些惭愧。

“外婆,我做什么?”

“你?你去捞鸡蛋吃就行。”

梦想是成为一棵树

2022年7月31日

七月的尾巴,暑气亦浓。守着穿堂风,写下这些文字。

舅妈于本月27日诞下一女婴,今日舅舅与舅妈归来家乡,外婆从早晨忙到现在。

树摇曳着她的叶子,树影斑驳,屋子四周浓绿一片。方才从奶奶家到外婆家的路上,水泥地蒸着热气,艳阳高照,我汗流浃背,短短10分钟的路程却仿佛耗光了所有的体力。

外婆已把一只小母鸡放血拔毛,我从厨房拿出盘子盛放清洗干净的它,几颗圆润的金灿灿的还未长出壳的蛋黄格外显眼。

火灶上架着一只大锅,柴火在外露的火焰上烧得正旺。大锅盛满了水,里头煮着桃子、金柚等树叶子。待煮上一段时间,叶子的颜色融进水里,带着自然清香的热水便呈夏天的颜色,这些水是供舅妈沐浴的。

外婆在天井的石桌上...

七月的尾巴,暑气亦浓。守着穿堂风,写下这些文字。

舅妈于本月27日诞下一女婴,今日舅舅与舅妈归来家乡,外婆从早晨忙到现在。

树摇曳着她的叶子,树影斑驳,屋子四周浓绿一片。方才从奶奶家到外婆家的路上,水泥地蒸着热气,艳阳高照,我汗流浃背,短短10分钟的路程却仿佛耗光了所有的体力。

外婆已把一只小母鸡放血拔毛,我从厨房拿出盘子盛放清洗干净的它,几颗圆润的金灿灿的还未长出壳的蛋黄格外显眼。

火灶上架着一只大锅,柴火在外露的火焰上烧得正旺。大锅盛满了水,里头煮着桃子、金柚等树叶子。待煮上一段时间,叶子的颜色融进水里,带着自然清香的热水便呈夏天的颜色,这些水是供舅妈沐浴的。

外婆在天井的石桌上把小母鸡斩剁,我在一旁问着药汤的配方,外婆边说起了在我们还小的时候,她在每年也是煮这热水,给我们沐浴、为我们洗去前一年的风尘的。

院子里充斥着柴火燃烧的味道。天色湛蓝,飘着洁白的云,鸟鸣阵阵,邻居家的杜鹃花热烈地绽放,遮下一片阴翳。

往年总会有小猫趴在邻居石砖红瓦砌的屋顶上,也许今年它们也是害怕着吓人的热气,躲在暗处歇息去了。

凉爽的风微微徐来,难以有效地带走暑气,却使人感到无比的宽慰。

夏天何时离开,秋天又何时到来?这还不是当前大家最关心的事。

只是等待着,等待着,家人在凉爽的屋里,共同享受团聚的馨悦。


梦想是成为一棵树

假期第十二天

年初二的午饭在外婆家吃

掌勺人主要是舅舅和外公

外婆家的院子里绽放着粉白色的野水仙

阳光在树荫下跳动


外公外婆家的屋子里田野很近

在地形略有起伏的土地上

分布着一户户人家

条条路径都通向农人赖以生存的田地


在平常

院子里总是很安静

多是鸟鸣、柴火被燃烧时轻轻的劈啪响声

还有外公骑电车出入家门的声音


去看负责监管鸡舍的狗狗阿财

打开门好好抚摸了一番

他端正地坐着任由我抓抚它有些黏腻的毛发

再后来我又恋恋不舍地关上铁门离开


邻居家的烟囱不少冒着烟

想必他们的厨房也正处于工作状态

阳光是那么的温暖

一切在当下都无需忧虑


不论你从多远的地方赶...

年初二的午饭在外婆家吃

掌勺人主要是舅舅和外公

外婆家的院子里绽放着粉白色的野水仙

阳光在树荫下跳动


外公外婆家的屋子里田野很近

在地形略有起伏的土地上

分布着一户户人家

条条路径都通向农人赖以生存的田地


在平常

院子里总是很安静

多是鸟鸣、柴火被燃烧时轻轻的劈啪响声

还有外公骑电车出入家门的声音


去看负责监管鸡舍的狗狗阿财

打开门好好抚摸了一番

他端正地坐着任由我抓抚它有些黏腻的毛发

再后来我又恋恋不舍地关上铁门离开


邻居家的烟囱不少冒着烟

想必他们的厨房也正处于工作状态

阳光是那么的温暖

一切在当下都无需忧虑


不论你从多远的地方赶来

无论你正在忙碌或正在等待

都有一双筷子为你准备着

让你填饱肚子 填补遗憾











梦想是成为一棵树

假期第十一天

时钟转动至零时

爆竹声准时响起

而我惊觉自己已克服了它的喧闹

在长达数小时的清脆响声中沉入了梦乡


我家的爆竹声在早晨五点以由爷爷燃放

记得还读小学时候的一年

我因鞭炮声醒来 跑下楼梯来到家门大厅时

正好看见爷爷在为鞭炮点火后关上大门


轰轰隆隆的爆炸声瞬间爆发于耳边

也不知是因为没睡醒的缘故还是因为别的

我没有捂上耳朵

指望见爷爷温和慈爱的笑脸


今日就是大年初一

早晨下了一场雨

家门前红色的炮纸满地

沾着象征希望的春雨

[图片]

金灿灿的年桔满满装了一大筐

长辈们各司其职

空气仍然凉飕飕的

人们的心里却都暖融融的

[图片]

家里做...

时钟转动至零时

爆竹声准时响起

而我惊觉自己已克服了它的喧闹

在长达数小时的清脆响声中沉入了梦乡


我家的爆竹声在早晨五点以由爷爷燃放

记得还读小学时候的一年

我因鞭炮声醒来 跑下楼梯来到家门大厅时

正好看见爷爷在为鞭炮点火后关上大门


轰轰隆隆的爆炸声瞬间爆发于耳边

也不知是因为没睡醒的缘故还是因为别的

我没有捂上耳朵

指望见爷爷温和慈爱的笑脸


今日就是大年初一

早晨下了一场雨

家门前红色的炮纸满地

沾着象征希望的春雨

金灿灿的年桔满满装了一大筐

长辈们各司其职

空气仍然凉飕飕的

人们的心里却都暖融融的

家里做年初一的午饭

爷爷奶奶早早就开始烹饪炒菜

食物的香气从厨房一路蔓延至大厅

我忍着吞下了好几枚金桔

亲朋好友纷纷登门拜访

带着年礼与孩子

分发给小朋友们红包

在餐桌前坐下


因为人多的缘由

分两桌坐人

一桌摆着酒

另一桌支着火锅

照片是定格

而香气与情感源源不断地流动着

年菜可能会因时间的推进有所变化

而坐在餐桌上的人只增不减 年年团聚



梦想是成为一棵树

假期第十天

除夕日

踏下石阶来到天井旁

年夜菜已准备齐全

一株株 一棵棵 靠在粉墙上

[图片]

爷爷奶奶在老旧的灶房上贴上新幅

四面墙壁已不再洁白

部分被炭火熏黑

红色新幅在上头格外鲜艳

[图片]

父亲端上茶具

放置水槽清洗

泡沫绽放在水中

冰冷的水也想停留在晶莹剔透的杯沿

[图片]

年夜饭由爷爷奶奶掌勺

他们寸步不离烹饪重镇

婶婶将煮熟的鸡肉斩齐摆盘

白切鸡 便是餐桌上的主角

[图片]

[图片]

我与其他小朋友帮手将菜盆端上大餐桌 分配碗筷

一室融融 笑颜遍地 和谐如同理想

放下相机不加物质化的记录...

除夕日

踏下石阶来到天井旁

年夜菜已准备齐全

一株株 一棵棵 靠在粉墙上

爷爷奶奶在老旧的灶房上贴上新幅

四面墙壁已不再洁白

部分被炭火熏黑

红色新幅在上头格外鲜艳

父亲端上茶具

放置水槽清洗

泡沫绽放在水中

冰冷的水也想停留在晶莹剔透的杯沿

年夜饭由爷爷奶奶掌勺

他们寸步不离烹饪重镇

婶婶将煮熟的鸡肉斩齐摆盘

白切鸡 便是餐桌上的主角

我与其他小朋友帮手将菜盆端上大餐桌 分配碗筷

一室融融 笑颜遍地 和谐如同理想

放下相机不加物质化的记录

也不让人觉得可惜


爷爷奶奶的许多老朋友

米酒白酒一次次倒满杯中

长辈们喝个痛快

又不至于过了分


男女老少同坐一张餐桌

没有辩论没有争吵 

没有生硬的吹牛皮没有沾沾自喜

没有烟味也没有过分的酒气


大家说话的声音都轻柔而洪亮

所有人都有面子

所有人都开心幸福

我爱这种乡邻氛围


夜晚降临

大街小巷仍灯火通明

许多糖水店与烧烤店仍然经营

与客人共同跨过除夕


将近零点

世界却仿佛默契得宁静

我躺在床上

等待爆竹声的响起





米良多多

夏日,晚霞,和我逝去的十八岁

夏日,晚霞,和我逝去的十八岁

瓶邵

高考前的我立下flag:只要高考期间不来姨妈考完之后随便它怎么来都行!


然后它就很听话的没有来。

然后它考后(也就是现在)它就很听话的随便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疼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高考前的我立下flag:只要高考期间不来姨妈考完之后随便它怎么来都行!


然后它就很听话的没有来。

然后它考后(也就是现在)它就很听话的随便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疼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梦想是成为一棵树

假期第九天

今日十分清闲

翻了翻相册

找到了先前摄影时拍到的一些花朵与风景

再次惊叹大自然的美丽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今日十分清闲

翻了翻相册

找到了先前摄影时拍到的一些花朵与风景

再次惊叹大自然的美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