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放逐

4375浏览    158参与
逸

【吴黄】事后

ooc有

多cp 但全都是爹妈

让我不顾一切开始码字的是:

[图片]

(是很久以前爹发的 但是lof屏我、、)

吴黄万万年。

———


军豪


阿豪大概总是要抱怨几句的。除非阿军折腾到太晚,让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无。


“我明天早班。”他总以此拒绝阿军“再来一次”的要求。


阿军大都会接受,至多再无理取闹一番。毕竟他也知道晚睡之后起床多难。


但说得多了自然也就让人生疑。阿军在这方面向来是很精明的。


“我明天早班。”阿豪又这样说。


阿军不理他,继续凑上去吻他。


“我明天早班啊。”阿豪又无奈地重复了一遍。


于是阿军这样回...

ooc有

多cp 但全都是爹妈

让我不顾一切开始码字的是:

(是很久以前爹发的 但是lof屏我、、)

吴黄万万年。

———



军豪


阿豪大概总是要抱怨几句的。除非阿军折腾到太晚,让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无。


“我明天早班。”他总以此拒绝阿军“再来一次”的要求。


阿军大都会接受,至多再无理取闹一番。毕竟他也知道晚睡之后起床多难。


但说得多了自然也就让人生疑。阿军在这方面向来是很精明的。


“我明天早班。”阿豪又这样说。


阿军不理他,继续凑上去吻他。


“我明天早班啊。”阿豪又无奈地重复了一遍。


于是阿军这样回答他:“我看过排班表了。”



鬼来


阿来在床上一向话很多,不过大都是些不能过审少儿不宜的词汇。


“我*你老母啊。”阿来有气无力地骂。他的腰酸胀,腿几乎是合不拢。


阿鬼一般不接话,但他会用行动堵住阿来的嘴。



诚孝


但阿孝就不同。他很少说话,做完就收拾衣衫准备走人——他几乎从来不在黄志诚家过夜。


偶时黄志诚也会抱怨几句:“你把我当鸭啊?次次都这样。”


于是阿孝就会用带着怜悯的,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过去:“我不想明天新闻是O记督察同黑社会搞基啊。”



火泰


如果泰还有力气,他多是会爬起来做点吃的。


但通常就没这个机会。


“火,你下楼买粥给我食啊。腰痛。”



建云(的士判官阿健x雨夜天魔林过云)


“还来啊?”阿健头疼地看着林过云又骑在他身上。


“一次嘛。”林过云没给阿健拒绝的余地。


阿健扶上他的腰,无奈地开口:“jing尽人亡啊大佬。



龙Dark(黑白道)


Dark做完都总是乖顺的,和平时做大佬的气质大相径庭。他靠在龙sir身上,沉思着什么。


龙sir冷不丁开口,把Dark吓了一跳:“我都没想到你平时是这样的。”


Dark扣着指甲:“也不是。因为中意你嘛。”


龙sir从回忆里惊醒。他想到Dark的遗书:


“我早都发现他是卧底了。不过也好,死之前让你升官发财一回也不亏。也没有为什么,你知的,中意你嘛。”


信纸左下角是一张画得很丑的笑脸。



吴黄


“什么时候再见面啊。”A玩着F的头发,好像有点长了。


“下次喽。”F靠在A的臂弯里,他有点困了。


但没人知今日和下次到底隔了多少个三年。


F的头发变短又变长。


END。


后记:有什么好屏的?

愚人

     新年伊始,空气里还充斥着爆竹燃放后淡淡的火药味。北风依旧凛冽,扑面而来,为外出的行人送上新春第一份贺岁大礼。

    “咳咳!”祁寒猛地吸入一口透心凉的风,赶忙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

    新一遍的四季轮回似乎与往常也并无两样,若非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今年的陆柏森成功退出食堂大军。

    “大爷过年好!”祁寒露出冻得发红的鼻头,提高嗓音朝舞团的门卫大爷打招呼。......


     新年伊始,空气里还充斥着爆竹燃放后淡淡的火药味。北风依旧凛冽,扑面而来,为外出的行人送上新春第一份贺岁大礼。

    “咳咳!”祁寒猛地吸入一口透心凉的风,赶忙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

    新一遍的四季轮回似乎与往常也并无两样,若非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今年的陆柏森成功退出食堂大军。

    “大爷过年好!”祁寒露出冻得发红的鼻头,提高嗓音朝舞团的门卫大爷打招呼。

    “你好你好!来送饭啊,来,坐着烤烤炉子,马上下班儿了!”大爷笑眯眯地打开窗户朝祁寒招手。

    “不用啦,谢谢大爷!”祁寒却也摆摆手,拉上围巾就要走。

    “――抓住你啦!”冷不丁儿的,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喊,祁寒被吓得一跳,还没等转过身就掉入熟悉的怀抱中:“来就正大光明的来嘛,我巴不得和我老婆全世界巡演去!”

    “喂……把我放下来。”当着看门大爷的面儿,祁寒到底有些不好意思;他挣扎着从陆柏森胳膊里钻出来,难得笑着回应:“还不是怕你工作分心,谁知道躲的过初一还是躲不了你啊。”

    “那可不,我二十分钟以前就闻到到我家的小寒寒做的饭,特意在这儿给娘娘接驾,娘娘万福金安!”陆柏森一贯的顺着杆子往上爬,丝毫不担心会摔下来。

    “呵,皇上日理万机,不得有个佳丽三千莺莺燕燕朝夕相伴?”祁寒也由着陆柏森得瑟,佯装要转身走开,只是迈出没几步就又给拽了回来,耳边迎来一股热气:“可是皇上目光短浅,眼里只有你怎么办?”

    “那就……”祁寒顺着力道仰面躺在陆柏森肩上,微微阖眼;陆柏森知趣地凑上来,却不料祁寒嗤笑一声,扯扯陆柏森的棉衣:“闭眼。”

    “嗯……嗯?祁小寒你不能配合配合我吗!你知道我为了想这句话用了多久吗!啊—”陆柏森扳过祁寒,抓住他胳膊大力摇起来:“这叫浪漫,罗曼蒂克,romantic,是我对你深沉的爱意啊!”

    “停――!”祁寒好不容易止住恍恍荡荡的脑袋,握住陆柏森的黑色棉衣:果然,跟陆柏森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只能以毒攻毒看谁先被毒死了……说到底,不还是自己抗性不强,被某块毒药给迷晕了么!

    祁寒最终还是微微咬住下唇,轻轻抱了一下陆柏森:“等你回家。”

    ……

    目送祁寒消失在街角,陆柏森才似是松了一口气,朝舞团门口明显有些不满的女子摆摆手。

 

 

 

    “啧,浪漫。”祁寒斜睨着汗津津的陆柏森,欣赏着陆柏森整齐而饱满的背肌,将洗好的碗筷收拾到橱柜里,捻起一朵刚刚削好的萝卜花:“喏,送你。”

    瑜伽垫上,陆柏森稳稳地顶住两个负重沙袋,赤/裸着上身,正在匀速做反身仰卧起坐;他的肌肉有规律的律动,一呼一吸间,后背上已经铺满一层汗水,亮晶晶地反射着客厅的照明灯光。闻言,陆柏森有些意外,他又一发力,到达最高点的同时仰头一看――然后发现了祁寒离地一米多高的手和那朵小巧精致的红白萝卜花:“宝儿,呼,你怎么这么全能呢?”陆柏森吐气,又重新贴回垫子,想着应该怎么够到祁寒明显是有意为难的高度。

    “不喜欢?那就算了。”祁寒倒是无所谓,不过是之前厨艺课的副产品,他也是随手刻了个,拿给陆柏森看看就是了。

    “欸――别!这是我老婆给的,你怎么能说拿走就拿走呢!”陆柏森却很是重视:祁寒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现在正在一点点走出壳子,把完整的自己摆在陆柏森面前。这样的机会,陆柏森一个都不会放过。“你在那儿原地静止!”陆柏森中气十足的一声大喝,也当真是把祁寒镇在原地。“你等着――”陆柏森大口吸气,汗浸透了肩上沙袋的蓝色布料,客厅窗户里蹿来的风让他有点发冷。

    “呵……好呀!”祁寒有点懊悔自己这么听话,但转念一想,又把胳膊提了提,乐呵呵地看着陆柏森苦哈哈地准备着。他好心地上前踩住陆柏森的脚踝,两只眼睛扑闪扑闪,透出忽明忽暗的光:“来!”

    练体能的时候是最歇不得的,效果什么的倒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身上的汗一消、肌肉一冷,积累着的酸啊疼啊就全部扑上来了,原本的脱力感也会逐渐冷却,变成夹着酸痛的僵硬感。练舞的人总说坚持,因为舞蹈的初尝试大都是美妙的,所有的困倦、不适、麻木、痛苦都不会立刻显现,只待时间残酷地揭开它们的面纱。

    今天的运动量已经达标了――陆柏森心知肚明。脚腕处适时的来了一股力道,减小了腰肌的负担,但饶是如此,要够到祁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后背已经能感受到熟悉的抽搐,为了防止自己物理意义上的躺平,陆柏森拳头一握,牙关一咬,心中暗骂一句:“这坏小子!”

    眼见着陆柏森的脸一下子爆红,连同脖子都匀上红烧肘子一般红艳的色泽,祁寒便知道陆柏森要开始了――果不其然,正在盯着呢,刚刚出锅、还冒着热气的陆柏森就伸着胳膊抓过来了。说时迟那时快,祁寒精准把控时间,手臂一抬的同时双脚一松:“我对你的爱就像地板一样坚实!”

    “雾艹!”陆柏森正憋着气呢,再加上两只胳膊也要控住,本就是打的一鼓作气的谱儿,强忍着抽筋的冲动“背水一战”。冷不丁没了祁寒的力道,可以预见的,陆柏森失去平衡,潇洒英俊的脸庞和地板来了个Big Kiss,撞得陆柏森感觉鼻子都要折了:“祁小寒你给我等着!妖精,哪里逃! ”

    “傻子才站着!”祁寒已经跑到厨房里去了。陆柏森一个翻身从地上滚起来,先是手一抚腰,紧接着也顾不上了,汗淋淋地往厨房口堵。一个厨房能有多大,无非也仅容两个人在里面转转圈儿,所以没大会儿功夫,祁寒就被陆柏森提溜在手心里了:“你还往这儿跑,小傻瓜!”陆柏森狠狠捏住祁寒的鼻子,祁寒高高的鼻梁上立刻出现了红红的印子;陆柏森终归不能真干点儿什么,松开手指往祁寒头上来了几个暴栗子。

    “哈哈,哥,哥,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心广体胖,放了我嘛!”祁寒抱着头一缩,绕到陆柏森身后,一踮脚把被挤皱了的萝卜花架在陆柏森浓密的黑发间:“送你了送你了!娘要嫁人啦!”

    “拿你没办法!”陆柏森也就顶着红红的小花,张开手要搂祁寒。

    “擦擦!谁要你抱,一身臭汗!”祁寒摘下厨房的毛巾一扔,陆柏森一拧身让毛巾掉到脑袋上:“嫁给你啦!你可要对人家负责!嘶――该/死!”陆柏森又一次不由自主地撑上紧绷的背肌,回头时,祁寒已经施施然端上了晚餐,留下一个端庄优雅的背影:“大傻子!”


 

    “啊~吃饱了!”陆柏森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满脸幸福地摸着自己的肚皮,拍拍身下的沙发:“来,寒寒,坐!”

    祁寒依言倒在陆柏森身边,指尖开始习惯性的在陆柏森的腹肌上打转转。

    “哎寒寒,三月份团里考核汇演,你要不要来欣赏一下哥的风资?”陆柏森忽然想起来这么一茬事,抓住祁寒的手握了一下。

    “你们内部考核我去干什么?”祁寒抽出手,缩回自己胸前。

    “你是我内人啊!怎么不是内部成员?”陆柏森很是理直气壮。“还有,侯子扬那小子好像也去。”

    不去招新考核反而去团里的内部考核?祁寒不语,细长的食指在脑门上一下又一下地划。

    “嗯,我家的默认了,给留个好座儿啊!”祁寒转头,看到陆柏森正在跟谁发语音,同时还特傻/逼地跟自己比剪刀手。

    呃……

    真没治儿啊。



————————————————————

    米娜桑~许久未见,别来无恙!感谢大家不离不弃!在此三鞠躬以示感谢!(好奇怪的腔调😅)

    虽然今年新课标|卷的数字真的很恶心,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考完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请不要管这个已经失去理智的疯子)

    我回来啦!

CK影视解说
什么是兄弟?什么是江湖。任贤齐闪耀出场《十一集》。
什么是兄弟?什么是江湖。任贤齐闪耀出场《十一集》。
CK影视解说
什么是兄弟?一吨黄金又算什么?《放逐》十二集
什么是兄弟?一吨黄金又算什么?《放逐》十二集
CK影视解说
港片枪战标杆《放逐》第十集。
港片枪战标杆《放逐》第十集。
CK影视解说
又帅又酷,杜琪峰独特枪战站位。《放逐》第八集。
又帅又酷,杜琪峰独特枪战站位。《放逐》第八集。
CK影视解说
港剧枪战天花板《放逐》第七集。
港剧枪战天花板《放逐》第七集。
邝sir请你喝冰沙

他看起来真的很害怕诶ó3ò

他看起来真的很害怕诶ó3ò

CK影视解说
港剧枪战天花板,又帅又酷《放逐》第六集。
港剧枪战天花板,又帅又酷《放逐》第六集。
CK影视解说
港剧枪战标杆《放逐》第四集。
港剧枪战标杆《放逐》第四集。
CK影视解说
五大影帝同台,这些人站在一起都是戏。《放逐》第三集。
五大影帝同台,这些人站在一起都是戏。《放逐》第三集。
CK影视解说
港片枪战标杆《放逐》第二集。
港片枪战标杆《放逐》第二集。
CK影视解说
又帅又酷的,港片天花板《放逐》第一集
又帅又酷的,港片天花板《放逐》第一集
笑面清江
五月了,哪个傻逼还在磕爹妈,是...

五月了,哪个傻逼还在磕爹妈,是我还在磕爹妈😭😭😭打自己一巴掌我………

这次是火泰牵牵手手哦~其实我还没看放逐,我真的舍不得看啊啊啊啊啊5555555看截图就好劲,幕后又那么甜我都舍不得看fjrhdnaksndbska我为爹妈疯狂……………!爸爸妈妈再不出来卖腐我真的要饿死了……………………

爸爸妈妈………

依旧是约稿w

五月了,哪个傻逼还在磕爹妈,是我还在磕爹妈😭😭😭打自己一巴掌我………

这次是火泰牵牵手手哦~其实我还没看放逐,我真的舍不得看啊啊啊啊啊5555555看截图就好劲,幕后又那么甜我都舍不得看fjrhdnaksndbska我为爹妈疯狂……………!爸爸妈妈再不出来卖腐我真的要饿死了……………………

爸爸妈妈………

依旧是约稿w

愚人

lof做个人吧

[图片]

    救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救



愚人

三 下

    “一,二,三,四――停!”

    白衣少年几个轻盈的点翻,小腿蹬地,转身回眸,纵身一跳―― 随着祁寒的指令,他保持住堪称完美的探海,立刻停在了原地。

    “先过来歇会儿吧!”祁寒顺手撩一瓶矿泉水,一秒后被还翘着一条腿的侯子扬稳稳地接在手中。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祁寒忍不住揉一下眉心。

    这大概要从两个小时以前说起。...


    “一,二,三,四――停!”

    白衣少年几个轻盈的点翻,小腿蹬地,转身回眸,纵身一跳―― 随着祁寒的指令,他保持住堪称完美的探海,立刻停在了原地。

    “先过来歇会儿吧!”祁寒顺手撩一瓶矿泉水,一秒后被还翘着一条腿的侯子扬稳稳地接在手中。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祁寒忍不住揉一下眉心。

    这大概要从两个小时以前说起。

 

 

    “小寒寒,你确定要让客人独守咱们家的空房吗?”陆柏森的声音紧压着祁寒的耳朵,痒痒的,酥酥的。

    祁寒往后缩了缩脖子,用脑袋锤了陆柏森一下:“谁是你的小寒寒!也不知道是那个小森森孤人寡人的和人独处了多久呢!嘶――”说罢,祁寒满脸嫌弃狠狠地摇了摇头,仿佛要把一种名为“陆柏森语”的新型木马彻底查杀。

    “啧啧啧,我亲爱的祁哥,许久不见,你和陆哥的感情还是这么好啊!”两人还在这腻歪着,后面的侯子扬终于忍不住凑上前来:“脸比腿宽,头比腰粗,哥啊,陆柏森这一看就是虐待你虐待得不轻啊!”

    “什么鬼话!”祁寒终于舍得撒开陆柏森,笑骂回去。

    然后……祁寒揉揉眉心……然后,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记得自己被一脸坏笑的陆柏森和急切的侯子扬半推半拽出了家门,连口热水都没喝上――这都什么事儿!

 

    门外的北风呼呼的,刮的人脸生疼。祁寒难得的体会到,“在风中凌乱”是多么的贴切和生动。

    “哥哥哥,我跳给你看看?”侯子扬跑过来从后面勾上祁寒的脖子,扑得祁寒一个踉跄。

    “……行吧。”祁寒稳住身形,任凭侯子扬推着他往冻得发白的天地里。

 

    再然后……祁寒就被侯子扬拉到自己的小工作室看了两个钟头的舞。

    “啊……!活了!”侯子扬猛灌了半瓶子的水,发出了满足的喟叹。

    “慢着点儿,你刚刚运动完!”祁寒眼看着还喘着粗气的侯子扬“咕咚咕咚”喝水,明知道没有用还是忍不住劝了几声。

    “遵命,祁老师!”侯子扬随手甩出一个军礼,明显是没放在心上:“哥,咱这段就这么样?”

    祁寒叹口气,由着侯子扬转移了话题:“差不多吧,最后一段你再来一遍,总觉得哪里差一点。”

    “好。”侯子扬摸一把脸就要站起来,又好像是顺口的一问:“哥你这次还不带名儿?”

    “不是有代称吗?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跳了也不算浪费。”祁寒摆摆手,不欲多说。

    “那我开始了?”侯子扬也不勉强,在小房间里稍微一活动,示意祁寒打开身旁的音响。

    “就知道指使我!”祁寒按开音响,朝“嘿嘿”笑的侯子扬丢出一个毫无震慑力的眼神:“专心点! ”

 

    音乐很空。并不是空灵,而是一种连旋律都不甚清晰的空。

    舞蹈很静。并不是安静,而是一种任何声响都无法入侵的静。

    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舞动。少年人的轮廓似乎也渐渐模糊了,纯白的影子飘转,飘转进明亮,飘转进幽暗,飘转进遍地树影或者是满天星光。


    “停。腰,往上挑。”接近尾声的音乐戛然而止,祁寒冷淡的嗓音响起,竟是丝毫不觉突兀:“还不够。”

    侯子扬正保持在一个涮腰的姿势上,朝上的脸因为充血涨得通红。闻言,他屏住呼吸,胸肌猛地收缩――“继续走!”祁寒适时开口――侯子扬急促地吐气,紧接着快速扭身转探海――“停!”――于是他又停在了这个地方。房间不大,汗蒸房般升腾着热气。祁寒也脱下外套,拧眉看满脸汗珠子的侯子扬脸上瞬间划过的狰狞。

    “慢点儿,再来一遍。”祁寒面上看不出什么的,只是食指开始有意无意地敲打身后的把杆。

    或多或少的感受到低气压,侯子扬不敢怠慢,立刻就要撤下后腿重新准备――

    “谁教的你就这么收腿?”祁寒状似无意地提了一嘴,惊得侯子扬不由一身冷汗,“都这么大人了,自己注意点儿。”

    当顶着祁寒的目光终于顺下来的时候,侯子扬明显松了一口气。祁寒也总算一挺身离开把杆,趁着侯子扬弯腰喘息的时候按上他湿漉漉的胸腰――“嘶―”一个不防,侯子扬漏出了半声痛呼。“伤了?”祁寒的声音总是淡淡的:“过来坐会儿吧。”

    侯子扬自觉理亏,坐得唯唯诺诺的。反而是祁寒没忍住轻笑一声:“我有那么吓人吗?又没说你什么,怎么吓成这样。”

    “还不是哥,你多少年没这么看我跳舞了。你这么一来,我立马就有当年为了应付期末,和你自虐了一个星期那味儿了。”侯子扬这才伸手抹掉额头滚落的汗珠,热气腾腾的脑袋像是刚出锅的锅包肉。

    “是谁非得拉我过来的?”祁寒搭上侯子扬的后肩,用力一捏――“疼疼疼!哥你轻点儿!咱好歹十多年的交情了,你多少顾及点儿啊!”“别闹!真不知道你怎么说服的你陆哥。练功伤的?”祁寒向下一用力,把想要逃跑的侯子扬牢牢固定下来,随即大力给他放松肌肉。

    “哎呦……是,这也不重,就抻着了,自己过两天也就好了,不劳您老亲自下凡劳神费力……”“我看你这是吃亏还没吃够!好好待着!”祁寒无奈,只手上的里又加了几分,疼得侯子扬脸上立刻扭曲了起来――自己怎么净交了这么些活宝朋友!

    “确实没什么大事儿,你录Video应该也问题不大。”祁寒感受到掌下的肌肉微微有些颤抖,便放轻了力道。

    “不止啊……哥,听说你也?”侯子扬这时反而像个没事儿的人似的,嘻嘻哈哈扭过头来。

    “老实点!”祁寒把侯子扬的头掰回去:“有打算,不过不急于一时。柏森和你说的?这家伙真是。”

    “欸哥,你刚说我不是外人的,怎么还瞒着我,人家现在可伤心了!”侯子扬不等祁寒的话说完,就赶紧打断。

    “行了,别包庇你陆哥了,反倒是你,非要这么着急吗?”

    “尽早不尽晚吧。就我这样的,要求这么多,人家还未必要呢!之前不是也被拒绝了好多次了嘛。而且我觉得这只舞还挺适合我的,。”侯子扬不在意地摆摆手:“选不上拉倒,反正有哥你,我也饿不死。”

    “不过,我总觉得这支舞太适合你了……”祁寒瞅着侯子扬三年不变的白色衣服,像是感叹般,又像是吟语。

    “……彼此彼此吧。”侯子扬难得接不上话,半晌才低语。


    “行了,回家!”祁寒最后一使劲儿,拍在侯子扬刚刚消了汗的后背上,发出“ 咚”一声闷响:“把外套穿上。”

    “嗷~哥不带你这么玩儿的!太破坏气氛了!”

    祁寒终于挂上一抹微笑:“走吧。”

 

 

    “元宵节快乐!”

    “咣当――”三只玻璃杯碰在一起,溅出碎金般晶莹的酒液。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香气,自制火锅任劳任怨的“咕嘟咕嘟”冒泡。

    愿新年,胜旧年。

愚人

三 上

    下雪了。纷纷扬扬,浩浩荡荡。

    隔着一层玻璃,列车上的灯光白得耀眼。远方的山枯黄,虬曲的树枝光裸着,倒映在盛满矿泉水的纸杯里,竟有几分不真切。夜的帷幕尚未褪去,年轻人将额头抵在冰凉的窗上――窗户上便聚集起细密的小水珠。于是刚刚苏醒的远山也朦胧了起来。

    大王叫我―嘟――

    “宝儿?大早上就出去买菜了?怎么起这么早?就算是为了过元宵节也不用――”

    “柏森。”...

    下雪了。纷纷扬扬,浩浩荡荡。

    隔着一层玻璃,列车上的灯光白得耀眼。远方的山枯黄,虬曲的树枝光裸着,倒映在盛满矿泉水的纸杯里,竟有几分不真切。夜的帷幕尚未褪去,年轻人将额头抵在冰凉的窗上――窗户上便聚集起细密的小水珠。于是刚刚苏醒的远山也朦胧了起来。

    大王叫我―嘟――

    “宝儿?大早上就出去买菜了?怎么起这么早?就算是为了过元宵节也不用――”

    “柏森。”

    “欸,在这儿。”

    “我想回去看看。”

    “……”

    “等我回家。”

    “……好,注意安全,路上小心。等你啊。”

    “嗯。”

    嘟――

    手机的屏幕发出幽幽的光。祁寒盯着红彤彤的“通话结束”,过了好一会儿才关上手机,把手塞回衣兜里。列车的暖气开得很足,祁寒摘下了绕在脖子上的红色围巾,解开衣扣。大约是早班车的惯例吧,车上静悄悄的,为数不多的乘客也大都闭着眼假寐。祁寒透过窗子看到自己的眼睛泛起亮晶晶的光。他无声的叹出一口气,随即也阖上了双眼。

    和谐号列车无声地向前。

 

    “列车前方到站……请下车的旅客带好自己的行李物品,有序下车。”

    听到熟悉的地点,祁寒悠悠转醒。他也不着急下车,等大多数人都走了,才起身离开。米黄色风衣包裹着年轻人纤瘦的身躯,祁寒没有行李,也不拿背包,红围巾刚好遮住了蓝色口罩,双手藏在口袋。瘦瘦高高的这么一个人,立在灰黑色的站台上也是自成一景。

    “欸欸快看,那个小哥哥好帅!像不像杂志封面?”“啊啊啊!要不咱们去加个v?”“哎哎,你去你去!快去!”身旁有两个小姑娘正捂着嘴窃窃私语,殊不知祁寒听得清清楚楚。他在两个女孩惊异的目光里向她们摆了摆手,然后终于转身,消失在滚滚人流中。

 

 

    “哎呦小伙儿!快坐快坐!吃点儿什么?油泼面打卤面炸酱面肥肠面牛肉面都有!不辣少辣麻辣都行!这大冬天儿的,不够了再加面,不要钱,管够!”推门进店,门上招财猫挂件机械地道了一声“欢迎光临”,便有个年近五十面色和善的女人甩了甩干练的短发,笑着脸迎上来;她把抹布往柜台上一扔,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指着挂在墙上的不大的菜单招呼祁寒。

    祁寒却也不看那红底白字的塑料板,只是寻了一处靠窗的空桌子坐下,朝那女人弯弯眉毛:“阿姨,来份儿西红柿鸡蛋打卤面。”

    “小伙子,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我们这儿哪里有什么……”

    祁寒摘下了口罩,终于看向了店嫂。眼里的人与儿时似乎没什么变化,只是腰弯了点,头发短了点,脸更小了点,头发不知是不是染过,还是黑油油的一片,很是茂盛。

    倒是着女人先改了口:“嘶……我瞧瞧……这是不是小寒?也这么大了!怎么样?这几年儿在外面怎么样?听说你再大地方,过得可气派了!哎呀,这么大啦!想当年你晚上放学也就爱吃西红柿鸡蛋面,说什么没有肉要便宜点儿,价低不能减量……哎哟你看我,阿姨先给你做面啊!”

    这女人俨然一派街边阿姨的样子,见着小辈免不了一番感叹。可巧正月十五的早上也没有什么客人,过了几分钟,她才两手一拍,笑呵呵地往厨房去了。祁寒也搓了搓手,扬起一片笑。

    小店不大,坐落在居民楼外街道旁。祁寒环视一    圈,小小的白炽灯上扣着落满灰尘的塑料灯罩,盘绕的电线下面是常常被孩子吐槽的财神像和烛台,清晨的阳光掠过木框小窗,仿佛照进了名为岁月的轮回。

 

    “面来喽!趁热吃!”阿姨提高嗓音,将满满一碗西红柿鸡蛋打卤面端到祁寒面前,松开手以后紧接着吹吹烫得发红的指尖,坐在祁寒斜对面的桌子上。

    “……阿姨,”祁寒吸吸鼻子,右手抹一下鼻尖,有点小心翼翼地开口:“小冬他们还好吗?”

    “你说祁冬啊?那孩子可真是争气!不是去年高考吗?听说考了个什么市状元,挑了一个重点大学上去了。人孩子从小学习就好!真是福气!”说到这里,阿姨搓搓手,脸上露出无法抑制的羡慕:“这不,听说过年还挣了个什么奖学金回来,可把老祁给乐的,两口子过年逢人就说!”

    “厉害!”祁寒咽下一大口面条,含糊不清地带出几个字,反而不如他脸上的笑来得直接。

    “欸,不是我说,你……你怎么整?这么些年过去了,难得回来一趟,好歹也过去瞅两眼?”中年妇女忽的想到些什么,凑近了问祁寒。

    “还是算了吧,都过得不错就挺好的。”祁寒放下筷子擦把脸,抬头往窗外某个方向看了眼,就摇摇头收回了目光。

    “……对了,要不你上我家来吧! 横竖你叔今天带着他儿子出去耍了,我自己还怪清闲的!”这阿姨也是热心,看不得大过年儿里一小伙子孤零零的逛荡,看着祁寒细嚼慢咽地吃完打卤面,随即就提出了邀请。

    “不了,谢谢阿姨!”祁寒取来一张餐巾纸, 嘴角一勾,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突然就鲜活了起来:“我家里有人等。”

    “那就好那就好!早早回去,省的人家担心!”阿姨也会心地展露出一幅了然的笑脸,站起来猛地往祁寒身上一拍“年轻人啊,就该多笑笑这才像样儿!一路顺风!”

    “嗯!”祁寒起身一个踉跄,又赶忙扣紧了风衣。他笑着向阿姨招招手,推开了爬满水雾的塑料门。

 

    长长的黑乎乎的街道趴在高矮不一的楼房中间,街边的买卖房生得矮矮的,正好和泥鳅一样蜿蜒的马路说三聊四。冬天的空气充斥着寒冷的味道,靠近南方的小城只搭了一件薄薄的雪衣,光量子在悬浮的微尘表面欢快地跳跃,激荡出炫目的五彩光芒。

    远远望去,还闪着霓虹灯的“王姨面馆”渐渐褪色,淡入一排彼此相似的街坊小铺 。祁寒慢慢地踱步,用步伐着丈量记忆的宽度。

   一切都今非昔比。一切又恰似从前。


    祁寒定的返程票在中午。到家的时候,苍白的雪和惨白的天连成一片,仿佛要淹没二人不大的公寓楼。但是祁寒还是忍不住跑了几步,几乎是砸在了防盗门上――

    “来了,谁来拆家?找错门了吧?――寒寒?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累不累?要不要吃点东西?还是先补补觉?”

    “啧,真啰嗦!”祁寒轻咬下唇―

      陆柏森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红色的线,紧接着身上一沉――

    “哥,”祁寒把头埋在陆柏森的颈窝,头发上余留的水渍有点凉:“抱。”



    

    许久许久以后――

    “小寒寒,你确定要让客人就这么独守咱家的空房吗?”

――――――――――――――――――――

    毫无营养的新年第一更。

    2022,高考加油!

 


 


芳甸

抬头

我坐在电脑面前,一抬头,我听见了梦碎的声音。

大三医学生,这一学期细数12门课程。

从一开始的自信满满,到后来的徘徊迷茫,只不到2小时。

当别人的大学充满甜蜜的爱情,说走就走的旅行,还有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模样的时候,我亦然,我每天写着笔记,刷着题,回看慕课,我也觉醒我活成了我想要的模样。

但是只90分钟的考试让我认识到好像只是我一厢情愿,我自己认为的那个样子它和现在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我在象牙塔,在自己的舒适圈规划着未知道路的崎岖,可现在的风暴裹挟着的竟是未知的寒霜,我以为过得艰难,殊不知其实是安逸。

那一抬头,我听见了现实世界的海风,苦涩冰凉。我才知道不是所有的付出都一定会有回报...

我坐在电脑面前,一抬头,我听见了梦碎的声音。

大三医学生,这一学期细数12门课程。

从一开始的自信满满,到后来的徘徊迷茫,只不到2小时。

当别人的大学充满甜蜜的爱情,说走就走的旅行,还有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模样的时候,我亦然,我每天写着笔记,刷着题,回看慕课,我也觉醒我活成了我想要的模样。

但是只90分钟的考试让我认识到好像只是我一厢情愿,我自己认为的那个样子它和现在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我在象牙塔,在自己的舒适圈规划着未知道路的崎岖,可现在的风暴裹挟着的竟是未知的寒霜,我以为过得艰难,殊不知其实是安逸。

那一抬头,我听见了现实世界的海风,苦涩冰凉。我才知道不是所有的付出都一定会有回报,也可能是黑暗的笼罩,不是所有的付出都不一定会有回报,只是付出的不够多。

现在总是这样,打破了一些脆弱的东西,也许剩下的总会还有点尖锐的呐,对吧,也许我的尖锐还不够有锋芒。

就是想说,我虽痛苦,却也不甘平凡。我虽倒下,但也不远随波逐流。我想哭,所以边哭边看书,毕竟还没考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