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政哥

4251浏览    725参与
犀角

马·高扬斯卡娅·冬梅

始皇

(翻开书):高扬斯卡娅

(合上书):高敏斯嘎

(翻开书):高扬斯卡娅

(合上书):高扬斯基

(翻开书):高扬斯卡娅

(合上书):高楠斯嘎

(翻开书):高扬斯卡娅

(合上书):高粱吉娃娃

(翻开书):……

(摔):这异乡女人的名字叫什么和朕有什么关系?

始皇

(翻开书):高扬斯卡娅

(合上书):高敏斯嘎

(翻开书):高扬斯卡娅

(合上书):高扬斯基

(翻开书):高扬斯卡娅

(合上书):高楠斯嘎

(翻开书):高扬斯卡娅

(合上书):高粱吉娃娃

(翻开书):……

(摔):这异乡女人的名字叫什么和朕有什么关系?


鸣桐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9

圣诞节贺文?

其实是凌晨灵感突发然后有了后半段。

这篇完结之后会复更为臣不易那篇,可能还会有个沙雕中短篇(其实是脑洞……)


——————————————————————————————


“好了,不和你说了,”

吕庭玉拍拍手,想起被自己丢下的荀蓁,突然记起自己今天是身负重任的!

“你回去干嘛?”荀茂不解“歌舞就快开始了”

“给我留个位,我带个人来。”

吕庭玉摆摆手,丢下一句话就往二楼赶。

“她要带谁?”荀茂扭头看着一边听了一场吵架仍然能保持面无表情的嬴余。

“你说呢?”

“老板娘?”这事不好嬴余明说,但荀茂自然是闻弦歌而知雅意,精准地猜出来来人的身份,毕竟大家都...

圣诞节贺文?

其实是凌晨灵感突发然后有了后半段。

这篇完结之后会复更为臣不易那篇,可能还会有个沙雕中短篇(其实是脑洞……)



——————————————————————————————


“好了,不和你说了,”

吕庭玉拍拍手,想起被自己丢下的荀蓁,突然记起自己今天是身负重任的!

“你回去干嘛?”荀茂不解“歌舞就快开始了”

“给我留个位,我带个人来。”

吕庭玉摆摆手,丢下一句话就往二楼赶。

“她要带谁?”荀茂扭头看着一边听了一场吵架仍然能保持面无表情的嬴余。

“你说呢?”

“老板娘?”这事不好嬴余明说,但荀茂自然是闻弦歌而知雅意,精准地猜出来来人的身份,毕竟大家都知道最近少府大人很得章台宫夫人的喜欢。

“嗯”

“挺好看?”

“还好”荀茂顿了顿,又尝试换了个词去形容“挺好看?”

“……”荀茂长叹一声,心想长的好看的人形容词都不一样,就像他从来不在荀蓁嘴里听到对真人夸张的赞美,但吕庭玉这种花痴/颜控就完全不一样。

即使看不见正脸,也要花式说风度翩翩,仪态万千,乃仙人也!

那明明就是懒得了好嘛!

荀茂:“(;一_一)”



在二楼的吕庭玉感觉自己心很塞,好像被强行喂了什么东西一样。

“看的开心点,有什么不懂的问吕卿”

“面纱记得带上,有什么不长眼的人不用给他面子”

“看完记得回来”

……

诸如此类,枚不胜舒,吕庭玉听得额头青筋都快冒出来来了,要不要这样啊,夫人她又不是仗剑远游,一去不回了,这就在隔壁啊喂!还有你非要在一个单身汉面前这样表现吗?臣子就没人权了吗?

“你要是不放心不如自己过来?”吕庭玉听见荀蓁这么对秦王说“这样也用不着吕卿了,岂不美哉?”

本该是提出建议的一句话,可吕庭玉敏锐地从中听出了杀气腾腾来,尤其在荀蓁说完话后,秦王诡异地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沉默。

吕庭玉暗暗撇嘴,内心对秦王比了个**,让你废话这么多?回想起被秦王吹毛求疵的日子,吕庭玉刹时觉得大快人心。

于是被噎了一下的秦王终于放了人,吕庭玉顺顺利利地领着人到了后庭。

“这紫兰苑的精致是不错的,对得起它的价位”吕庭玉介绍完后庭中的曼妙精致,笑着说“毕竟是当年新郑号称销金窟的地方。”

“听说过”荀蓁点头,顺着吕庭玉方才手指的方向,看到了台上彩衣飘飘的舞女们,“这就是巫山之会?为什么……”

“这么舞女?”吕庭玉笑着接上话“毕竟瑶姬乃炎帝之女,放到当今也是王姬,公主,侍女随从众多也是应有之事。”

说着,便拉着荀蓁往座位那边走去。

“庭玉到了”

“哦!”荀茂恋恋不舍地把视线从台上的舞女身上移开,然后就看到了……吕庭玉身边那个一身淡绿曲裾,面覆白纱的女子身上。

荀茂:“????”

这不是那谁吗?蒙着脸我也认得出来啊!荀茂看着自家妹妹,脑袋一片宕机。

吕庭玉带着荀蓁到的时候,荀茂整个人都是懵的。

虽然他来咸阳好几年了,可也不至于隔着几年就连自己看了好几年的妹妹都不认识了,女大十八变倒不错,可她变的那几年她就在他身边啊!

所以认出妹妹的荀茂表示自己想要静静,台上赵女红裙蹁跹,舞姿曼妙,可荀茂在神游天外,却完全没有欣赏的兴致,身后的若有若无的视线如芒在背,让人想忽视也忽视不了,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看的下去美女吗?答案是:不能!

“李白,你怎么哭了?”

吕庭玉看完台上人的表演,回头发现荀茂居然流泪了,然后她震惊了!这还是经常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的李白吗?

“我太感动了,这么绝美的爱情!不为世俗容纳的爱情!”

是的,没错,人神恋当然感动了,聂小倩宁采臣的翻版懂不懂!多么美好啊!如云似雾,转瞬即逝的美懂不懂!

绝对不是因为他即将要被老爹和二哥混合双打。

“那,你要写诗吗?”

“不!我只想好好哭一场!”

荀茂拿出手帕擦了擦眼泪,内心却是欲哭无泪,政哥你找谁不好,偏偏饥不择食找了荀蓁!他已经可以预料到将来是何等乱七八糟的状况了,都说攘外必先安内,所以到时候……他二哥是先和老爷子吵起来呢?还是先联手掀翻政哥?

老爹是嘴炮技能点满,二哥嘛……是行大事不拘小节……

但无论是哪一种,他都要先挨上一顿才能统一战线,没办法,既然凭实力坑妹,这就是他必然要承受的……他好惨(๑ó﹏ò๑)。



“王上,桑海有信,言荀子外出,看其方向,似是来秦”

“荀卿?”嬴政闻言,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抹惊诧。

事实上荀子在昭襄王时期就曾到过秦国,顺便对秦的政事,风俗做了点评,嬴政虽主用法家,可儒家并非不用,不然如稷下学宫之淳于越也不会在咸阳任职,负责教授长公子扶苏。

儒家当然是有用的,但要看怎么用,在什么时候用,以及……由谁来用。

当然了,让嬴政惊讶的重点不是这个,而是……,荀况,荀蓁,桑海,长兄早逝,尚有二位哥哥在世,幼年家住平阳,倒是一切都对得上。

“只是……荀子在得到被刻意放出的消息后似乎……晕了过去”

汇报信息的人不知为什么会添上这么一句话,但还是如实告知,然而令他意外的是……秦王似乎……沉默了。

“你先下去吧”

“诺”

报信人走后,嬴政揉了揉额头,叹了口气,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缺发现茶已凉透。

舞女的歌声远远传来,在这安静的室内显得有些聒噪了,身旁人走了明明才一会,可他却已经有了过了许久的感觉,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大概便是如此。

秦王洁白无瑕的瓷杯低低笑了一声,“都说相思难解,古人诚不欺我。”

明明握着的是白瓷,可嬴政却想起了他握着荀蓁手腕时的感觉,相似,却不相同,同样是冰冷,可握久了,那人的肌肤地下的温热便会显露出来,如玉生温,让人爱不释手,一如荀蓁这个人,面虽如冰雪,其心实温热。

这样的稀世珍宝,他肯放过才是生平大憾!

他嬴政是君王,不是君子。



国尉府

“我没想过,你我今日会再见,我还以为……”尉撩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鬓发苍白,一身寻常灰色布衫,眉目不掩沧桑锋利的王渝,他说“我还以为你就准备终老岳麓了呢!”

“你也知道我在岳麓山?”

说起来,一代纵横家鬼谷子临老不在鬼谷,却到了天宗之下的岳麓山的确是很奇怪的事,但若是想到岳麓山有一位天人两宗共认的真人,也就不足为奇。

何为真人?《庄子•大宗师》有言:“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食不甘,其息深深……古之真人,不知说生,不知恶死,其出不欣,其入不距;翛然而往,翛然而来而已矣。”

而在道家两宗来看,若要称真人,必先天人合一!

“知道这件事的不止我一个,六指黑侠,荀卿……都是知晓的,不过是……我们都不会往外说罢了,你安安静静地养你的老,我们这帮老相识也不会扯你后腿就是了!”

尉撩也实话实说,对于多年的师兄弟,他没必要说谎,至于所谓的鬼谷纵横,必至死不休……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是为了你的那个小徒弟而来的?”话是问话,语气却是笃定至极,盖因尉撩作为王渝多年朝夕相处的师兄对他的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是一清二楚!

故事或许还是那个有些庸俗的故事,无非是少年少女自小长大,一个读书一个习武,倒也是相得益彰,也许这个故事的最后会是他们分开多年,然后终于相逢,其间自然有种种的爱恨情仇,男女嗔痴,不一而足。

这个故事本该如此发展,只可以故事的女主角是陶夭,于是一切从他们分别的那一刻起就早已注定。

天各一方,宛如参商,见面如故人,却也仅仅如此。

陶夫人是个读书很多的人,一般读书多的人要么是迂腐至极,要么是豁达非常,陶夭大抵上是后者,她也因为她这份豁达,一辈子喜忧皆有,却始终波澜不惊,而王渝念念不忘,牵肠挂肚了一辈子。

“她是我的弟子,夭夭的女儿”王渝说,很多年前这句话是被他反着说的,很多年后这句话被他反过来了。

“你对另外两个弟子可没有这么用心”

“容貌对于他们而言是锦上添花,对蓁儿来说却如饮鸩毒,他们的武艺才华是资本,足以让他们鲤鱼跃龙门,一举成名天下知,可对于蓁儿却只能让她偶尔在山下转一圈,还要蒙着面,才能陪我这个老头子看看风景。我疼爱她,哪里不对吗?我那两个弟子难道不是一样对她好?”

“可我听说,你当年可没拦着你那小弟子随着盖聂跑出云梦鬼谷,如果不是荀英恰好碰见……”尉撩压低了声音,低声说“师弟,你难道没有私心吗?”

至于这私心到底是什么?

王渝的嘴唇抖了抖,脸上却没有尉撩预料的苍白,他说,“那是我这辈子唯一的私心,所以每一次午夜梦回之时,我都会告诉我自己,我一定会尽我毕生所能对我这个弟子好。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可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做到呢?”尉僚轻叹一声,“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当年的选择才是对的呢?那样她早该是这秦国万万人之上的存在,无数人是仰望她,对她俯首,甚至她的孩子,陶夭的后人……”

“所以……师兄是秦王的说客?”王渝说这话时,声音都冷了几分,也带上了身为一个剑客独有的的气势。

“不,我只是一个告诫者,师弟,你有一个好弟子,可你有没有想过……你对她好,所以……她才更不想让你为她付出这么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觉得……她真的能同意吗?”尉僚摇摇头,背过手走到莲池畔,看着水中的悠然自得的游鱼喟叹一声道“你老了,荀卿也老了,而女孩子又总是容易心软,对于老人尤其如此。”

“这不要紧,毕竟……还有荀英。”王渝没有因尉僚的话动摇,只是淡然抛出一个重锤,果不其然,尉僚被狠狠地噎住了。

“他就是个大夫,大夫懂什么?”尉僚很是不满自家师弟提这个老喜欢把别人面子放在地上踩的混蛋小子,“要不是有伯阳(荀霁的字),陶夫人的遗泽,这小子早就……”

如果可能的话,荀英一定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坏的人之一,只可惜这个可能在很多年前就永远成了一个不可能,所以,爱踩来踩去踩别人面子的荀大夫仍然比较讨人厌,“就算他医术高明又怎么样!”

“你哪是嫉妒!”王渝作为多年师弟,毫不犹豫地揭短,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我有什么好嫉妒的!我都是秦国国尉了,将来名字铁定是要被写在国史上的,我嫉妒他什么?”尉撩气急败坏地说,“你再说,你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指不定明天就能被荀茂写成剧本,他再给你题几句诗。”

所以……这不是气急败坏还是什么?

国尉府是秦王赐的宅邸,周围又多是达官贵人之所,巷中人影稀疏,远不如贩夫走卒聚集的集市热闹。

可即使是这样,街上两个大活人,也不至于被熟视无睹,而事实就是如此,王渝走在年轻人,姑且称为年轻人的身旁,街上的人无一能够察觉。

“仲华呢?”

“在荀卿身边,这种事,一家人总是要整整齐齐地,”无论是口诛笔伐还是踩脸下面子什么。

“他的意思?”

“秦王想要美人,可以给,但不能是他妹妹。”

“他那来的美人?”王渝皱紧了眉头,扭头看向年轻人俊美如神人的侧脸。

“墨家机关城不是就有一个现成的?清丽出尘,外柔内刚,美若仙子……”

眼见年轻人要用更多的词汇去形容公孙丽的美貌,王渝急忙打住,“行了,行了,别说了,你用这些词形容女子,我总有些……”

瞅了瞅年轻人的侧脸,王渝轻叹一声,“你刚看的卷宗?”

也只有那些卷宗上会顾及到年轻人对于这些形容词压根不会去记,才添上这么多形容词以供他临时翻看,毕竟他身边的这人,形容别人的外表从来都是简单简单再简单,或者是详细详细再详细,怎么会用这种给人以丰富美好联想的词汇?

年轻人笑了笑,带着些许青涩,像个真正的二十出头的青年,可只要看了他那双眼,就会知道他决不是一个年轻人,试问一个青年怎么会有如此足以洞察人心的眼睛呢?

“你在……”

年轻人突然停下了脚步,在一处朱门前停下了脚步。

察觉到年轻人的驻足,王渝也停了下来,他看了眼门上的匾额,又看了看年轻人平静如水的视线,“要不去看看?”

“不了”年轻人摇头,又看了那匾额几眼,然后毫不犹豫地移开视线,不紧不慢地走起来。

“见一面也未尝不可”成国君府的匾额被抛在身后,王渝顿了顿提议道“反正只是见面而已。”

“会麻烦,很麻烦”年轻人没有应下,他说“人多是非也多,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仲华那样善解人意的。”

成国君,是秦昭襄王对悼太子的封号,其长子承之,迄今已有三十年,在这三十年里,成国君府子嗣繁茂,这人多了,大大小小的龌龊自然也多了。

“蔚然不和仲华待在一起,也不肯住在桑海,远香近臭,想来表示如此?”

年轻人没说什么,嘴角的笑却泄露了他的心情。

“我们去哪?”

“紫兰苑”年轻人说“我在哪里定了房间,现在去还能看场歌舞”

“你想看?”

“不!”青年转身,看着王渝的双眼很认真道“是你想看”

王渝怔了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鸣桐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8

作者这次真的是鸽子成精了,大章更新,至于下章看状态,要期末考试了,要么更,要么就期末后更……

荀子仍旧没出场,让他和颜路再飘会,不说了,上正文。

————————

章台偏殿书房

荀蓁没想到嬴政喊她过来就是为了睡觉,字面意思上的睡觉。

嬴政是个勤奋的君王,日常行为表现就是时不时地会鸽掉午睡以及推迟就寝的时间(来自荀茂的灵魂发问:陛下你不怕秃头的吗?)

本以为有什么大事,事实上也确实有事,商量她的寝宫应该也算一件重要的事,只可惜荀蓁完全不想和嬴政聊这种话题。

七月应该是极热的,可章台宫建的雄伟壮阔,隔着厚厚的墙,书房竟也显得有些阴凉,摸着怀中犹带温热的锦被,荀蓁这么想。

侍女们跪在...

作者这次真的是鸽子成精了,大章更新,至于下章看状态,要期末考试了,要么更,要么就期末后更……

荀子仍旧没出场,让他和颜路再飘会,不说了,上正文。

————————

章台偏殿书房

荀蓁没想到嬴政喊她过来就是为了睡觉,字面意思上的睡觉。

嬴政是个勤奋的君王,日常行为表现就是时不时地会鸽掉午睡以及推迟就寝的时间(来自荀茂的灵魂发问:陛下你不怕秃头的吗?)

本以为有什么大事,事实上也确实有事,商量她的寝宫应该也算一件重要的事,只可惜荀蓁完全不想和嬴政聊这种话题。

七月应该是极热的,可章台宫建的雄伟壮阔,隔着厚厚的墙,书房竟也显得有些阴凉,摸着怀中犹带温热的锦被,荀蓁这么想。

侍女们跪在外面,隔着织有云水纹的纱幔,荀蓁隐约能看见侍女们服侍秦王穿衣的身影。

这里是咸阳宫,秦王又是这座宫殿真正意义的主人,伺候的人也正常,荀蓁只能对自己说入乡随俗,然后默默忽略总是跟在她身边的“娇弱”侍女们。

咸阳宫和岳麓山是不一样的,最明显的就是人多,各种意义的多,无论是侍女宦者还是秦王的姬妾们,想着练个剑都能撞见“特意”来见嬴政的秦宫美人们,荀蓁看着头顶的绯红帷帐,莫名觉得很烦。

秦国尚黑,自古红色又是正色,黑红相间装饰这宫殿倒恰恰相得益彰,显得威严肃穆,只是……

荀蓁看了笼罩着自己的红色纱幔,心想,只是秦王用红色的帷帐,怎么看都是有点奇怪,尤其在书房这种地方。

“醒了”

嬴政拉开一侧的帷帐,看到了坐在榻上的荀蓁,披散着长发,看着头顶的纱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起来吧”嬴政没去猜荀蓁在想什么,事实上他猜不到,而且这种事……直接问不久好了?虽然可能荀蓁不会回答他……

握着手里黑亮柔顺的长发,嬴政叹了口气,盖聂虽然冷,却不掩内心炽热,卫庄虽冷,却冷得有野心,可荀蓁呢?

看着伸手把头发从自己手里拉出来,恨不得和他划出一条明明白白界限的姑娘,嬴政有些惆怅,联想到吕庭玉报上来的荀蓁的日常行为,内心沉默了会。

拆家是没有的,章台宫这么大,又建得这么牢固,不是鬼谷拆家组……不,是鬼谷弟子能拆得掉的,而且……荀蓁很有原则,根本不会干拆家这种事的好嘛!没看当初在樱庭里也只是控制了力道,侍卫们只是受了点轻伤而已。

众所周知的是,有原则的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比较容易搞定的。

而且……想起不久前函谷守将送来关于桑海荀子入秦的消息,

“等会你是回寝殿还是在这看书?”把人从床上捞起来,挥退了侍女,嬴政拿起荀蓁挂在衣架上的衣裳,给她穿上。

夏日的衣裳比较轻薄,故而多用轻薄的楚锦,他手里的曲裾用的正是从楚国献上的织锦,淡绿的衣裳被她穿在身上,衬得人都娇柔了几份。

嬴政的动作是比较快的,在荀蓁反应过来的时候,某人的手已经放到了她的腰上,看他手里的腰封,荀蓁突然就愣住了。

荀蓁是没有服侍过嬴政穿衣的,即使他起来的时候她也醒了,不愿意显得自己很温顺很好欺负,更是为了表示自己对于秦王的爱搭不理,荀蓁对于这种可能讨秦王欢心的事是能不做就不做,典型的非暴力不合作。

而嬴政……荀蓁想了想某人早起轻手轻脚的样子,沉默地想,秦王对自己的姬妾……似乎要求不高的样子。

众所周知的是秦王们素来是惯会就坡下驴,登鼻子子上脸,在荀蓁没什么反应的情况下,嬴政已经动手开始给她绾发,然后掏出袖子里不知什么时候放的金钗给她插了上去,动作娴熟至极,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干。

“王上也给别人绾过发?”

“……”

绾发的发钗是桃花钗,薄如蝉翼的金箔被镶成朵朵的桃花,行动时还会发出微微悦耳的声音,端是精致至极。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便是如此。

嬴政把视线从自己特意令工匠打造的金钗移开,落到荀蓁清澈的眼中。

不像吃醋,嬴政看着荀蓁这么想,但……又真的是像是在吃醋。

咸阳宫的女子是不敢对他露出妒意的,她们一个个的都在他面前是贤良淑德,可哪一个又真是贤良淑德呢?

但嬴政不在意,表面看的过去就行了,至于私底下……,小打小闹他不在乎,闹得开了……就按秦律处置就是了。

那么……荀蓁是在吃醋吗?想到这,嬴政目光幽深了些。

“蓁儿?”

“嗯?”荀蓁看着嬴政,有些不解,她只是好奇而已,没有别的想法。

嬴政看着怀中人,在她清澈的眸光中低头覆上了近在咫尺薄唇。

腾龙云纹屏风后,隐约可以看见秦王和夫人抱在一起的身影,听着传来细索的声响,伴随着重物落地的声音,等在外面准备给夫人穿衣梳妆的侍女们把头低了下去,然后默默退出了书房。

“荀蓁!”嬴政摁住荀蓁动来动去的身子,压低了声音“别动!”

“放开,放……”荀蓁话还没说完就被捂住嘴,对上了嬴政幽深的眸光“都说了让你别动”

荀蓁没说话,狠狠地在嬴政腰间一拧,力度之大,让秦王想起了他肩上现在还隐隐作痛的地方。

荀蓁很愤怒,如果不是嬴政用手捂住她的嘴,而手是暴露在外面,咬了影响太大,她绝对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如此想着,手中的力气又大了些。


咸阳,紫兰苑

“话说……”荀茂看着这和当初在新郑如出一辙模样的院落,忍不住地对嬴余发问“她怎么在这开的店?”

她,指的自然是紫女,这,则是咸阳,而店……木得错,紫兰苑就是昔日的紫兰轩,虽说改了名,但也是换汤不换药。

“有点像渭风客栈”荀茂道,心里默默地想,都是走了关系的!

“……”嬴余沉默了会,显然理解了荀茂话里的未尽之意,说实话,如果不是他们有这么多年的交情,换个人还真的听不懂荀茂的话,毕竟说渭风客栈就渭风客栈,谁会想到走关系呢?

咸阳有家客栈名渭风,渭水的渭,秦风的风,以前开在栎阳,后来开在咸阳,主家原来姓白,现在……姓卫,卫子岭的卫,也是卫鞅的卫。

“不一样”嬴余依旧言简意赅,面无表情,对于面前的各色美人保持了一副不解风情的样子,对此荀茂表示理解,就余某人的这个品貌,这个家资,这个身份!来紫兰苑还不知道是谁嫖谁呢。

毕竟……嬴余长的很漂亮,不是像他哥秦王多是男子的英武,恰恰相反,嬴余……应该说很像个女孩子,如果放到十几年前,大概是穿女装都要被当作美人的那种,按理来说,他这个长相大概是要和历史上的张良一样有个貌若好女的评价,然而令人意外的是……荀茂暗自不着痕迹地瞅了瞅自家好友的面容,默默得出的结论,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居然没一个人这么认为!明明在他看来真的是和张良差不多的唉喂!

所以……朋友,小余,竹马,真人究竟让你练了什么东东,还带改变气质的?

荀茂表示自己很费解,反正自己眼里的嬴余和韩非李斯眼中的就是那么不同!

“嗯嗯,不一样,不一样,至少”荀茂拍了拍身边人的肩膀,道“至少它晚上是关门的。”

秦国自商鞅变法后,各郡县严格执行以秦律为依据的宵禁政策,所以紫兰轩想要像在新郑那样晚上不关门?那是木的可能的!

晚上还能亮着灯的……也只有在咸阳宫过着899生活的秦王的好员工,日常加班,九天一休,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那当然!毕竟这里……”某个让荀茂倍感熟悉的夹杂着他能分辨出带着某些自豪感的声音响起,“可是秦国!”

荀茂从楼梯抬头望去,正好看到推开门对他露出微笑的吕庭玉,一身男装,端的是眉目俊秀,正是当今秦国少府,担任着秦王的大内总管的……吕庭玉!

自豪个鬼呦!看到“老对头”荀茂内心疯狂吐槽,如果可以的话,他的脑袋上面大概疯狂刷着弹幕。

你祖籍明明是卫国好嘛,和荆轲一个国的唉,人家荆轲还能被燕丹忽悠因为家国情怀去找政哥报仇,你们家……荀茂想起接着昭襄王灭了西周君后,顺道把东周君也灭了的,目前和妻子陈夫人在蜀中种地的吕不韦,心里只想呵呵哒。

其实,这也不能怪吕不韦,也不能怪吕庭玉,前者……吕不韦就是个商人啊喂,还不是后世装了满脑子仁义礼智信儒商,人家莫得政治地位,一朝奇货可居勾搭上了子楚,怎么可能还去管故国,管个屁,这种刷负以灭六国为己任的秦王的活,老奸巨猾的吕不韦怎么可能干!

后者……被深研厚黑学多年的政哥打一棒子给个甜枣的情况下,某位少府很果断地把她爹给卖了,然后……大家都知道地吕不韦现在还在蜀郡当个地主,陈夫人更是改良了她祖传的泡菜和腌菜,借着蜀中独有的气候条件和她前任相国夫人的角色,成功地把泡菜卖到了不久前他提到过的渭风客栈,成为了蜀郡的特色食品,可喜可贺,可歌可泣!

不过,以荀茂暗黑思维的想法,要他是吕不韦,就算是吕庭玉不要,他打也得把人给退出去!虽然蜀中是苦了点,偏僻了点,落后了点……可跟前辈商鞅比起来……还是只能接受,毕竟他吕不韦可不是张仪,嬴政可不是惠文王,能活着大概是件值得庆贺的事……吧……

看现在吕某人坐的位置,荀茂觉得吕不韦可以安心了,无论安心种地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荀茂照例是要和吕庭玉互怼一番的,只是不涉及人身攻击,说是打嘴炮很是恰当。

嬴余曾经很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两个吵了这么多年的架,然而关系仍然说不上差,甚至还有越来越好的样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欢喜冤家?还是说……只是位置坐高了,想要个人给自己泼盆凉水?顺便享受一下怼人的乐趣?

对男女关系不甚了解,因为某些事情也不想了解的嬴余只能把思绪放在一边,然后对荀茂道。

“歌舞要开始了,你不是一直想要看的吗?走吧!”

今日紫兰苑中上演巫山之会,表演的是来自赵国的俳优,据说很是精彩。

荀茂停了下来,毕竟看戏要紧,好不容易没加班,出来一趟不好好放松,才愧对自己。

作为我国古代第一部纪传体通史的作者,司马迁大大在他的《货殖列传》曾对战国秦汉时期的赵地民俗做出了这样的概括:

“中山地薄人众,犹有沙丘纣淫地余民。民俗懁急,仰机利而食。丈夫相聚游戏,悲歌忼慨,起则相随椎剽,休则掘冢作巧奸冶,多美物,为倡优。女子则鼓鸣瑟,跕屣,游媚富贵,入后宫,遍诸侯。”

也就是说……指出赵国的女子很擅长弹奏琴瑟,善于踏脚尖舞步,游媚富贵,然后……大量涌入诸侯后宫为妃。

所以……按理来说踮起脚尖跳舞的最著名应该是赵国女子才对,不过……高月说燕国也经常这么干……,荀茂表示这里是玄机的世界,历史为骨,艺术为翼,一切皆有可能,所以骨质疏松更加不奇怪。

咳咳,扯远了,因为赵国风俗的原因,历史上入宫为妃的可是有很多,最著名的就是……嬴政他娘赵姬赵太后还有赵国的赵悼倡后,而她们两个的行径更进一步印证了司马迁话中的正确性。

而李斯在谏逐客书里对于秦始皇的某些描述更让我们知道了历史上的政哥/政叔/始皇大大是如何做的一个封建社会标准**,不,是标准帝王的。

李斯说:“所以饰后宫充下陈娱心意説耳目者,必出於秦然后可,则是宛珠之簪,傅璣之珥,阿縞之衣,锦绣之饰不进於前,而随俗雅化佳冶窈窕 赵女不立於侧也。”

荀茂看了玄机世界(划重点)里李斯的原话就是这样,所以也不怪荀茂对看这场歌舞这么富有期待。

孔子都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他只是想看场尤心悦目的歌舞而已,当渣男是不可能的,成本太高当不起。

如果你不是主角,就不要想着自己有汤姆苏的苏就能随意开后宫,阴阳家的舜君难道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所以……珍爱生命,远离**。

荀茂没见过秦时/天九里的第一美女的公孙丽长什么样子,但他却是见过弄玉和焰灵姬还有红莲的,该说玄机建模,良心质量,容色是没什么问题的(除了衣着不太对),而且……有荀蓁那张面无表情仍说的上好看的脸珠玉在前,再见别的女子,美丽度这种东西总是要打点折扣的。

公孙丽没成为政哥的宠妃,没有一段注定虐恋情深的狗血三角恋,不知道荆轲刺秦王,秦王绕柱走这种事还会不会再发生,其实说实话,荀茂还是很想看一看这经典的一幕的。

想想太史公写的秦王久久不能回神的样子……想想吧,一向沉稳威严,气场一米八的政哥和荆轲来玩你追我,你追不到我!

想想就觉得……好开心!

原来的的紫兰轩是个名副其实的销金窟,新郑鼎鼎有名的娱乐场所就不说了,副业还带刺杀的(流沙的前身????)

尽管搬到了咸阳,必须严格遵循宵禁制度,以及被砍了重要业务(刺杀),可紫兰苑凭借其丰富的娱乐手段成为咸阳的权贵场所闲暇之余的首要选择。

所以吕庭玉来这不奇怪,虽然她是个女人,然而……荀茂从没有把她当一个女人看,或者说真正有本事的人是不分性别的,无论是智商才干还是武力值什么。

日头西斜,却还到不了要宵禁的时候,不过想来看完这场巫山之会之后,也差不多够看客们回个家了。

吕庭玉出去了,说是要见什么人,荀蓁没有拦她,嬴政就更没有什么阻拦的意思。

案上的茶汤清澈明亮,温度犹在,又不会过于滚烫,恰是适合入口的时候。

紫兰轩往日被当成销金窟不是没有道理的,周到的服侍不谈,但是这待客的茶就不一般。

雪顶银梭,庐山云雾,这一南一北,齐名于诸国权贵的茶都能在此尝到,想来,怎么都配得上它的价位。

雪顶银梭产于极寒的胡地,珍贵更多是因为商路上盘剥以及本身胡地因多食油腻就对茶不怎么离得来,而庐山云雾则是难得是在一个“珍”字上。

庐山多云雾,生长于此地的野茶树由此有了一种和雪顶银锁截然不同的感觉来。

也许是知道秦王身边的新宠是久生活在云梦,对于产自楚国的茶更适应些,紫女很是周到地奉上了这壶庐山云雾来。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荀蓁放下茶盏,微蹙起眉头,重点不是声音,而是这个声音……她好像很熟悉……

“阿余今天也来了,许是他?”

嬴政淡淡道,却也没提让荀蓁出去见人什么的,反而拿起桌子上的点心,“等会要看很长时间,你先吃点东西垫垫。”

总不能看到一半回来吃饭。

“我自己来”荀蓁没说什么,她自己知道那不是宜阳君就好了,至于是谁?她已经想起来了。

荀蓁在吃东西,嬴政就坐在哪里看她吃东西,画面恢复了难得的安静以及和谐。

趁荀蓁低头的时候,嬴政揉了揉腰,长舒了口气,拿起茶杯掩饰了下。

荀蓁从眼角的余光里看到秦王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不过如果她此刻抬头的话,嬴政大抵能看到她脸上的一丝绯色,虽然极淡。

ps:荀茂为我们证明了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1)中医内伤关于过劳有三种,体力,脑力,和房劳,政哥……全占了。

司马迁大大说,败家子胡亥是政哥小儿子排行18,然而败家子干掉的兄弟们就不止十八了,所以是不是司马迁大大不算数我也不清楚╮( ̄▽ ̄)╭

参考康熙的第十七个儿子出生在他45岁,而政哥用至少十年的时间造出了至少18个孩子……,所以究竟是政哥中靶率高还是……?????

2)秦王的身份就是这么地让人无话可说,轻不得重不得,动手吧,轻了是打情骂俏,重了……就呵呵呵,冷战果然是前辈给我们的伟大借鉴。

至于男女主究竟发生了什么……大家就自行理解就好。

3)**是什么,大家也自行理解。

4)话说我觉得,天明和大叔没有剧情光环就肯定要*****(默默塞点政聂糖,感觉政哥不是对弄死大叔很有想法来的)

5)大多数舔*最后总是一无所有的,请各位看官不要去学政哥(他有剧情/历史光环),换别人,女主一刀捅死感觉倒是很有可能。

还有不要去学女主,现代社会,和平恋爱,委婉拒绝,禁止暴力!

不想恋爱就单着好了,反正世上单身狗那么多。

开明开眀

cp24-双日c38夭寿策藏换奶了

摊宣请看图哦!

无料有

之前那个政哥和咕哒的短篇、

策藏的小海报、

我自己的原创漫画明信片、

明日方舟银博明信片,

另外还有一点策藏的本子。

大家可以去领一下感兴趣哒!

祝大家玩得开心!

cp24-双日c38夭寿策藏换奶了

摊宣请看图哦!

无料有

之前那个政哥和咕哒的短篇、

策藏的小海报、

我自己的原创漫画明信片、

明日方舟银博明信片,

另外还有一点策藏的本子。

大家可以去领一下感兴趣哒!

祝大家玩得开心!

鹿在川上曰
【CP24现场供应】FGO政哥...

【CP24现场供应】FGO政哥哥Q版帆布袋/朕的帆布袋

是朕的帆布袋!盖章过的哦!
萌萌哒单面彩色印刷政哥帆布袋~双日在FATE专区摊位【咖喱咖喱补给站】!

【CP24现场供应】FGO政哥哥Q版帆布袋/朕的帆布袋

是朕的帆布袋!盖章过的哦!
萌萌哒单面彩色印刷政哥帆布袋~双日在FATE专区摊位【咖喱咖喱补给站】!

鹿在川上曰
这是一个政哥跑到老李那边当习武...

这是一个政哥跑到老李那边当习武教练的脑洞,算是民国pa?

总之本人玩得还挺high……

这是一个政哥跑到老李那边当习武教练的脑洞,算是民国pa?

总之本人玩得还挺high……

鹿在川上曰
李大师还是用挪鸡鸭吧……

李大师还是用挪鸡鸭吧……


李大师还是用挪鸡鸭吧……


鹿在川上曰
李大师:吓得我墨镜都掉了 人形...

李大师:吓得我墨镜都掉了

人形的政哥可能有时候有点皮

李大师:吓得我墨镜都掉了

人形的政哥可能有时候有点皮

鹿在川上曰
脑补一下穿越到李大师时代的政哥...

脑补一下穿越到李大师时代的政哥也很美味啊/w\ 

脑补一下穿越到李大师时代的政哥也很美味啊/w\ 

开明开眀
给基友拿去做抱枕……抽空再修边...

给基友拿去做抱枕……抽空再修边惹

给基友拿去做抱枕……抽空再修边惹

玫瑰荒原

诸位王的霍格沃茨设定

拉美西斯二世【格兰芬多】

:来自埃及的巫师,声音洪亮是本人一大特征,据说能从学校楼梯的这边清晰地传到那边。因为不太喜欢英国的建筑风格,非常想给学校捐个很有个性的新建筑物(比如金字塔),不过被校长婉言谢绝了。
据称入校时曾试图把一只人首狮身兽幼崽假做猫咪蒙混过关一起带过来,却不幸被识破。除此之外,他确实对很多神奇动物——尤其是雄壮的猛兽,有出色的驯服能力。另外,与他豪气的声音给人留下的印象截然相反的是,在应对和制作建筑物及魔法机关这件事上,拉美西斯有着绝对令人称道的精确度和细心,或者说,他在内心深处有着其他男生所不具备的细腻洞察力。

魔杖是桑叶无花果木配上一种埃及特有的魔法生物人面狮身兽的尾...

拉美西斯二世【格兰芬多】

:来自埃及的巫师,声音洪亮是本人一大特征,据说能从学校楼梯的这边清晰地传到那边。因为不太喜欢英国的建筑风格,非常想给学校捐个很有个性的新建筑物(比如金字塔),不过被校长婉言谢绝了。
据称入校时曾试图把一只人首狮身兽幼崽假做猫咪蒙混过关一起带过来,却不幸被识破。除此之外,他确实对很多神奇动物——尤其是雄壮的猛兽,有出色的驯服能力。另外,与他豪气的声音给人留下的印象截然相反的是,在应对和制作建筑物及魔法机关这件事上,拉美西斯有着绝对令人称道的精确度和细心,或者说,他在内心深处有着其他男生所不具备的细腻洞察力。

魔杖是桑叶无花果木配上一种埃及特有的魔法生物人面狮身兽的尾毛所制,制造商也是埃及的。

没有加入魁地奇队,原因可能和他的义弟有关。而成为格兰芬多大概率也和这个有关,是“与其说是勇敢,不如说是敬佩那种勇气”的类型。所以尽管自己没什么兴趣违背校规,但却依然和那些喜欢冒险的格兰芬多相性良好。

吉尔伽美什【拉文克劳】

你很难从他的外表感觉到他那可怖的智慧,但你一定能从他的外表感觉到他和其他人的不同之处。以包容怪人见长的拉文克劳不会排斥这样的学生,更何况他的兄长也是拉文克劳的。他很傲慢,这种傲慢会让他轻视弱者,所以不管他有多么聪明,也还是会在弱者身上吃亏。有些人常常会觉得他那显而易见的跋扈个性更该属于斯莱特林,可是他其实并不需要那样的野心,因为他认为自身已经位于顶点毋庸置疑了。
他最古怪的一点是总能拿出你想都不能想到的魔法道具,无论地域还是时间,他仿佛总是应有尽有。事实上他的兄长也具有同样的能力,只不过必须到关键时刻才能显露出来。不过最近连麻瓜物品也开始出现在他的收藏里了,emmmmmmm

魔杖是纯金的——本来是这样,直到他发现没有木材的话它无法发挥作用。退而求其次,他不得不选择一只更正常的魔杖,红木的,内芯是蛇的神经。

试图加入魁地奇队,但他因为从不服从指挥立即就被开除了。

嬴政【斯莱特林】

来自东方的巫师,有着一种和大多数西方巫师不同的飘渺气质。初次见面的时候,你甚至很难相信他属于斯莱特林,毕竟他具有远超年龄的成熟,而且,大多数时候,他都只会给你展示出一种绅士懂礼的作风,他善待后辈,保护弱小,明辨是非,作为级长的他不会允许院内出现任何互相欺侮的恶性事件,在他的努力下,斯莱特林甚至整整一年都没有任何失分。
但他确实是个斯莱特林,尤其当你已经是个斯莱特林的时候,你会更明确地感受到他的可怕。他给你的庇护是只有当他确认你是他脚下一员的时候才会赐予的嘉奖。某种角度说他就像黑魔王的继任者,所不同的只是他追求的是一种死寂的和平而非大张旗鼓的混乱,除非他认为后者是达成前者的必要手段。

魔杖是柳木搭配水银内芯,这使得他非常擅长使用无声咒,尽管他在惩罚别人时并不会掩盖自己的行为。他同时也擅长幻影移形,这为他及时制止那些“坏学生”提供了方便。

属于魁地奇队,但几乎不上场。尽管如此,所有的队员仍然是听从他的指挥而行动的。

罗马尼(所罗门)【赫奇帕奇】:

他本来应该是拉文克劳……

魔杖是香柏木的,内芯是一根银白色的发丝。

没有加入魁地奇队,他不适合这种运动,也没有这种才能。


一条鱼。
【FGO·秦始皇...

【FGO·秦始皇】“从此以后,千秋万代,每一户人家的窗台,我大秦的明月必朗照之。”

【FGO·秦始皇】“从此以后,千秋万代,每一户人家的窗台,我大秦的明月必朗照之。”

开明开眀
最近群里每个人的脸都是肿的 (...

最近群里每个人的脸都是肿的

(PS:原本是为了安慰沉船的脚本君随便画的分镜,脚本君看完后又去抽了一发入魂,所以涂一涂为一年后的国服攒RP

最近群里每个人的脸都是肿的

(PS:原本是为了安慰沉船的脚本君随便画的分镜,脚本君看完后又去抽了一发入魂,所以涂一涂为一年后的国服攒RP

夏色半徑。Levi

「真没办法,就带妳去我的秘密基地看一下吧……虽然还没建好就是,要对其他人保密喔?」


设定是误吃子吉尔返老还童药的政哥

秘密基地是盖到一半的皇陵

虽然里头的日月星辰都是虚假的

但对死后的嬴政来说那也是他最后拥有的乐园 


使用在秦皇陵跟始皇雕像的合照还有票根当圣遗物后出了虞姬

可以跟项羽好好团聚了QQ

希望政哥哥可以快点来!!


「真没办法,就带妳去我的秘密基地看一下吧……虽然还没建好就是,要对其他人保密喔?」


设定是误吃子吉尔返老还童药的政哥

秘密基地是盖到一半的皇陵

虽然里头的日月星辰都是虚假的

但对死后的嬴政来说那也是他最后拥有的乐园 

 

使用在秦皇陵跟始皇雕像的合照还有票根当圣遗物后出了虞姬

可以跟项羽好好团聚了QQ

希望政哥哥可以快点来!!


沈某的画室

突然妄言

随着初版政哥形象公布了,那政政日上是不是可以有另一种意思【喂】

以下都是胡扯,ooc了别喷我【……】

我发自肺腑地想看政哥水仙!特别ooc地脑了,政哥1.0是泛人类史几千年前的政哥,还在征战的时候把政哥2.0召唤出来了,互相认定对方是家臣可还行😂然后1.0肯定会吐槽2.0一上来那果奔的造型,贵为帝王穿成这样成何体统之类的(ಡωಡ)。交流一段时间后1.0发现,虽然2.0不男不女还果奔【……】但竟然真的做到了他的理想,所以内心其实非常欢喜。

结局的话……想来会有点虐吧_ノ乙(、ン、)_。1.0也许会因为看到了2.0的存在而思考过极端的集权弊端,但又因为2.0存在而欣慰,因为他的理想真的实现...

随着初版政哥形象公布了,那政政日上是不是可以有另一种意思【喂】

以下都是胡扯,ooc了别喷我【……】

我发自肺腑地想看政哥水仙!特别ooc地脑了,政哥1.0是泛人类史几千年前的政哥,还在征战的时候把政哥2.0召唤出来了,互相认定对方是家臣可还行😂然后1.0肯定会吐槽2.0一上来那果奔的造型,贵为帝王穿成这样成何体统之类的(ಡωಡ)。交流一段时间后1.0发现,虽然2.0不男不女还果奔【……】但竟然真的做到了他的理想,所以内心其实非常欢喜。

结局的话……想来会有点虐吧_ノ乙(、ン、)_。1.0也许会因为看到了2.0的存在而思考过极端的集权弊端,但又因为2.0存在而欣慰,因为他的理想真的实现过,2.0本身就是证明。而这对于2.0来说只是一个美妙的插曲,跟与自己理想完全一致的人相处总是令人开心和亢奋的,但他选择不插手1.0的死亡,为了未来。

有点苦手
政哥真好看,画不出万分之一美(...

政哥真好看,画不出万分之一美(ಥ_ಥ)

政哥真好看,画不出万分之一美(ಥ_ಥ)

朝鬼静时

是政哥 

我想玩他奶子(爆言

是政哥 

我想玩他奶子(爆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