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政哥哥

43.2万浏览    1494参与
竹茈娭

“到朕这儿来。”


一个突发奇想(手残轻喷

其实阿房宫的水晶门帘要大很多,艺术处理了一下?而且这个水晶盘是真的不好画xx

俺真的每天在馋哥哥的玉体!!!!


“到朕这儿来。”


一个突发奇想(手残轻喷

其实阿房宫的水晶门帘要大很多,艺术处理了一下?而且这个水晶盘是真的不好画xx

俺真的每天在馋哥哥的玉体!!!!


陆染离

陛下——!!

摸个政哥哥,我永远喜欢阿政!!!!

陛下——!!

摸个政哥哥,我永远喜欢阿政!!!!
咕咕咕
✌˙v˙✌拿宝具动画改个清少纳...

✌˙v˙✌拿宝具动画改个清少纳言梗

✌˙v˙✌拿宝具动画改个清少纳言梗

七月螺

又来给自己的b站视频做广告了~这次捏了政哥哥粘土人,过程见b站av91058635

视频链接戳这里 


又来给自己的b站视频做广告了~这次捏了政哥哥粘土人,过程见b站av91058635

视频链接戳这里 


封子牙

我家的迦勒底为什么永远不按常理出牌系列(三百九十六—四百)


第三百九十六次接触


政:“刚才我说你和吉尔伽美什是夫妻俩,你怎么没反驳?”

恩:“因为不算错,我和他确实是夫妻。”

政:“……………………”


第三百九十七次接触


政:“谁夫谁妻??”

恩:“我是妻子啊。”

政:“为什么??”

恩:“因为我能变女体啊。”


第三百九十八次接触


恩:“在乌鲁克有一种奇怪的祈求风调雨顺的仪式,叫做圣婚。历代圣婚的祭品都是乌鲁克的巫女,但是到了吉尔伽美什王这一代,他开始在全国抓人。我就是为了这个才去揍他的。但是第二年圣婚的时候,他邀请我当他圣婚仪式上的祭品。”

政...

我家的迦勒底为什么永远不按常理出牌系列(三百九十六—四百)


第三百九十六次接触


政:“刚才我说你和吉尔伽美什是夫妻俩,你怎么没反驳?”

恩:“因为不算错,我和他确实是夫妻。”

政:“……………………”


第三百九十七次接触


政:“谁夫谁妻??”

恩:“我是妻子啊。”

政:“为什么??”

恩:“因为我能变女体啊。”


第三百九十八次接触


恩:“在乌鲁克有一种奇怪的祈求风调雨顺的仪式,叫做圣婚。历代圣婚的祭品都是乌鲁克的巫女,但是到了吉尔伽美什王这一代,他开始在全国抓人。我就是为了这个才去揍他的。但是第二年圣婚的时候,他邀请我当他圣婚仪式上的祭品。”

政:“…………你答应了??”

恩:“那是至高的荣耀,我为什么不答应?”

政:“…………”

恩:“从第三年起圣婚就没再办过了。天灾也不再侵扰乌鲁克了。”


第三百九十九次接触


政:“难道你是因为这个才黑伊什塔尔…………”

恩:“不然呢?”


第四百次接触


政:“我能八卦一下那次圣婚的细节吗?”

恩:“其实我记的不是太清楚了。女人的身体比男人敏感太多,他进来的时候我的理智就崩了。只记得我缠了他好几天,直到意识到他好几天没处理政务了才清醒过来。幸好没怀孕,不然吉尔那个倔脾气,一定会要求我生下来。会死人的。”

政:“…………”




封子牙

我家的迦勒底为什么永远不按常理出牌系列(三百九十一—三百九十五)


第三百九十一次接触(绝对魔兽战线第17话)


恩:“赫拉克勒斯扯断过天之锁?”

政:“你不知道?”

恩:“嗯…………”


第三百九十二次接触(UBW15 27分37秒)


恩:“………………哦。”

政:“你知道原因?”

恩:“天之锁是为了劝诫天之楔才被制作出来的,如果吉尔回归暴君模式,我一定会第一个背刺他的。”

政:“…………”

恩:“不是赫拉克勒斯扯断的,是我(它)自己松开的。”


第三百九十三次接触(绝对魔兽战线第18话)


政:“你们夫妻俩有点过于宠金固了。”

恩:“闹成这样又不是金...

我家的迦勒底为什么永远不按常理出牌系列(三百九十一—三百九十五)


第三百九十一次接触(绝对魔兽战线第17话)


恩:“赫拉克勒斯扯断过天之锁?”

政:“你不知道?”

恩:“嗯…………”


第三百九十二次接触(UBW15 27分37秒)


恩:“………………哦。”

政:“你知道原因?”

恩:“天之锁是为了劝诫天之楔才被制作出来的,如果吉尔回归暴君模式,我一定会第一个背刺他的。”

政:“…………”

恩:“不是赫拉克勒斯扯断的,是我(它)自己松开的。”


第三百九十三次接触(绝对魔兽战线第18话)


政:“你们夫妻俩有点过于宠金固了。”

恩:“闹成这样又不是金固的错。”

政:“人不都是他杀的吗?”

恩:“『如果有人用枪杀了人,你能说是那支枪的错吗?』”

政:“…………倒是有道理…………”

恩:“顺便一提,吉尔打算去讨伐芬巴巴的时候,他就是用这段话劝动了我。”

政:“…………”


第三百九十四次接触


政:“所以你认为错的是提亚马特吗?”

恩:“不,错的是奈须蘑菇。”

政:“…………”


第三百九十五次接触


恩:“他和恩利尔是一种东西,不对吗。”

政:“…………”




咕咕咕
2.22猫之日+自己生日的贺图

2.22猫之日+自己生日的贺图

2.22猫之日+自己生日的贺图

元奡息

——突然被咕哒偷袭(qīn )时的反应。

——突然被咕哒偷袭(qīn )时的反应。

暗夜星辰
纪念一下父皇一百级惹!高兴!

纪念一下父皇一百级惹!高兴!

纪念一下父皇一百级惹!高兴!

雏雀之翼

【始皇帝中心】热幻觉

题目灵感:冻死者生前最后会因为感温能力失调而产生幻觉,误以为自己处在很温暖的环境中。

原作:Fate grand order


  麦浪在摄氏十八度、湿度百分之三十的微风中翻滚着。

  秋天来了,如这两千余年间的每一年,守时地降临在中华大地之上。俯瞰着这片被麦田覆盖的金色土地的玄鸟满意地喟叹,那气音也如这两千余年间的每一年,消失在庞大阿房宫中无数精密机械运转的嗡嗡声里。

  今天是迎接客人的大日子。

  那群如逃兵般无处安身东躲西卝藏、却又如胜利者般直接作出“取而代之”宣言的异邦...

题目灵感:冻死者生前最后会因为感温能力失调而产生幻觉,误以为自己处在很温暖的环境中。

原作:Fate grand order

  

  麦浪在摄氏十八度、湿度百分之三十的微风中翻滚着。

  秋天来了,如这两千余年间的每一年,守时地降临在中华大地之上。俯瞰着这片被麦田覆盖的金色土地的玄鸟满意地喟叹,那气音也如这两千余年间的每一年,消失在庞大阿房宫中无数精密机械运转的嗡嗡声里。

  今天是迎接客人的大日子。

  那群如逃兵般无处安身东躲西卝藏、却又如胜利者般直接作出“取而代之”宣言的异邦人大概会在午后卝进入自己的身躯。君王已经早早为此做好了计算。

  本来他是没将那群自称是迦勒底魔术师的夷狄当作客人的;他们在天子的眼中甚至连麦田中的一串谷穗都不如。但在见证了这一行人在自己国土上的旅途、见证了那名为斯巴达克斯的英卝灵的牺牲、见证了那名为手机的奇异通讯装置、见证了太多太多属于那边历史的光辉之后,君王改变了主意。他甚至按照荆轲那女人临死前的“建议”准备好了万全的、能够让异邦人接受的待客之道。

  这是自然而然的。既然能与大秦之伟业分庭抗礼,那便须认真衡量出究竟哪边更适合继承这个星球上的人类之历史。

  于是他重新换上了已经阔别千年的名为“人”的身体,这大概算是始皇帝心中的盛装出席。他满意地踏在阿房宫中,青白相间的丰卝满羽翼在身后微微翕动,纯净的水银绕着纤细的发丝呈圆环状流动着,像只高傲的玄鸟巡视着自己的领土。

  千百年来,这只不死的大鸟不断征服,然后赐予被征服者以永世的和平与安宁;从战火纷飞的中华大地到渺无人烟的南极大陆,整颗蔚蓝星球都在他美丽翎羽的庇护之下。他甚至将羽毛化为了长城,温柔而坚定地抵御着宇宙中可能出现的任何威胁。

  明明难以想象天下万卝民能够在其他人中获得这没有任何烦恼的纯粹的幸福,可是这一次,那个来自泛人类史的声音让他决定亲自去确认——用人的眼睛去确认、用人的大脑去思考、用人的脚步去丈量。

  他是永世秦帝国的唯一之人,自当肩负万卝民而承担起选择未来的责任。

  既然已经决定那便考量便是、裁决便是,始皇帝心想。他自认为是最心系人理的王,在此等大事上便自然要与泛人类史进行最公平的竞争。

  君王带着这样的信念轻快地在自己的领土上巡回,没过多久便在与预计几乎分毫不差的时间点感受到了阿房宫被入侵的信号。

  唔姆,果然朕的计算还是这样精准。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于是控制着这片土地上的一切的为政者心念一动,几千年来从榫卯结构木制拼接到如今钢铁铸造毫无破绽的他的曾经的机械身体、他日日夜夜费心雕琢的华美寝宫,毫无迟疑地瞬间根据主人的指令切断能源,投向大地。

  悬浮于咸阳城之上的机械大鸟,在这一刻终结了它延续千年的使命。

  微风之中,君王近乎赤卝裸地站在无边的麦浪之中,身后是四溅的尘土、零件。中华大地的心脏因那庞然大物而响起巨大的轰鸣。

  阿房宫、坠落。

  狭长的凤眸在眼光的照耀下微微眯起,一双赤瞳带着帝王的威严地直视前方。迎面的便是那些异邦人了——他们似是被这自毁式的“攻击”吓到了,眼神中有五分震惊三分警戒和两分劫后余生的庆幸。

  迦勒底、确认。

  什么嘛,也太小看朕了吧。他撇撇嘴,难道还以为朕会直接拿阿房宫砸死汝等不成?在公平竞争之前先利用主场优势下黑手,这种事绝非以自己如今的立场会做出来的。泛人类史的家伙们那边,想必是没有能够这样裁定万物的君王吧。

  果然,还是无法放心呢。

  “一边推进着编纂事项,一边却轻而易举地否定了存在证明的泛人类史的愚蠢与脆弱,朕无法视而不见。”

  睥睨万物的君王大大方方地作出敌对发言,只身一人缓缓走向那群他已默默观察数日的外来者。满意地在对方眼中看到相当程度的斗志与觉悟后,他挺起胸膛,向站立于这片土地之上的所有“人”与所有“民”宣告:

  “朕与汝等泛人类史,只须在“人”的存在方式上竞争优劣即可!因此来战斗吧,就算汝等回击,朕也会宽免特卝赦!”

  这便是赌上两个世界、两种历史的战争了。他缓缓展开丰卝满的羽翼,闪烁着金属银光的水银飞快袭向异邦来客;那一瞬,温暖的轻风也向他袭来,夹杂着植物的芬芳。

  他突然有些恍惚。也许是许久不曾真正以“人”的身体感受温度了吧,小麦成熟的季节……居然是这样温暖的么?

  

  他们在午后交战、在黄昏前分出胜负、在月夜中各自散去。玄鸟轻巧地降临在麦田之上、降临在哑然的民众之中,带着酣战后的爽快与托付未来后的从容。

  在几小时前、曾经的阿房宫的废墟中,永世的帝王将自己守护千年的世界与历史禅让给了自己通过战斗最终认可的人理之士。

  他并非被这个世界所抛弃,而是主动让出了自己的世界。

  于是在这最后的时光中、在剪定事项到来之前,君王要做的、君王想做的,便是陪伴自己视若身体的子民了。

  青色与银色混杂的发丝在秋风中四散飞扬。仙子一般的人不拘小节地席地而坐,似乎完全不怕麦穗上的尘土与大地上的污泥沾染了充满圣洁感的身躯。

  公元前259年,始皇帝嬴政出生在这片土地上;之后的他经历了漫长的峥嵘岁月、漫长的孤独时光,始终独自一人悬于空中,如大鸟般张开双翼庇护中华;公元2019年,他将自己世界交付于天、终于重新降落于世。

  啊啊,即使在终焉即将到来之际——朕仍然想用自己的羽翼去庇护这一方子民啊。

  这样想着的他,向不知所措的人们露出笑容。

  麦浪仍然在摄氏十八度、湿度百分之三十的微风中翻滚着,一切与这中华大地上普通的一天别无二致。

  不如说,反倒是比平时的秋日更加美好、更加温暖了吧。

  起初因亲眼得见天子而震惊无比的民众们渐渐也不再拘束了。他们三五成群地聚拢在那个美丽的身影身边,听他用抑扬的语调说着让人似懂非懂的话语。少年还在天子的鼓励下吟诵起荆轲大姐姐教给他的赞美月亮的诗歌,获得了被天子微笑着摸头的赞赏。

  这大概是从出生起便没踏出过村庄半步的人们,从未感受过的生机与快活吧。

  一阵轻柔的风吹过中华大地,麦浪翻滚。

  那是,令人联想到春暖花开的和煦微风。

  在那个瞬间,发生了奇怪的事情。

  围坐在君王身边微笑着、交谈着的人们,都像是被暖风拂去了的细沙一般,一个接一个地消失在了这中华大地之上。

  醒时相交卝欢,醉后各分散——

  吟咏着这属于泛人类史的句子,伫立于这异闻带之上的最后之人起身,遥望明月。

  皎洁的月光下,美丽的玄鸟独立于世,向他空无一人的国家宣告:春天,就要到来了。

fin.

 

*部分内容参考2.3章剧情及政哥哥羁绊资料

*结尾参考2.2章对剪定事项的描写




  找河蟹词找了好久,给所有我自己觉得比较敏感的词汇都加了特殊符号,影响阅读体验见谅(虽然大概也没人读(。 

  主要是想写在和咕哒打架之前和打完架之后的政哥哥的心理活动,结果基本就是流水账。害,其实就只是想吹一吹政哥哥罢辽!虽然不欣赏他在永世秦帝国一人背负万民的统治方式,但这并不妨碍我吹爆这只大扑棱蛾子(什么

  说起来……这个lof号里的东西也是越来越乱了啊……ORZ  


Charyan_橙无言
(我又来混更了) (臭不要脸)...

(我又来混更了)

(臭不要脸)

(整天咕咕咕)

昨天突然发现,政哥哥姿势和海妈同款!

难道,


这就是老年人专属姿势(?)

我错了我错了,政哥哥您是我祖宗,海伦娜您是马猴烧酒(*꒦ິ⌓꒦ີ)


(由于这是我先发了一遍QQ后保存的图,画质好像有点……)(垃圾腾讯)


fgo练度这么低还真是对不起(*꒦ິ⌓꒦ີ)

(我又来混更了)

(臭不要脸)

(整天咕咕咕)

昨天突然发现,政哥哥姿势和海妈同款!

难道,







这就是老年人专属姿势(?)

我错了我错了,政哥哥您是我祖宗,海伦娜您是马猴烧酒(*꒦ິ⌓꒦ີ)


(由于这是我先发了一遍QQ后保存的图,画质好像有点……)(垃圾腾讯)


fgo练度这么低还真是对不起(*꒦ິ⌓꒦ີ)

圣地的死者

我就玩个梗!麦打我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我就玩个梗!麦打我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shylock

摸了只在快乐网购的政哥哥

摸了只在快乐网购的政哥哥

🐱🐱🐱Me-Wow

咸鱼如我,也终于让政哥哥拥有朝服了otz


(政哥哥朝服也太好看了8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咸鱼如我,也终于让政哥哥拥有朝服了otz


(政哥哥朝服也太好看了8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莫德甘卿

刺玫【荆轲X政哥哥】

【我的归处是在

有你呼唤的角落。

被冬雨淋湿

依然追寻着以你为目标…】


这是一个值得欢庆的日子,它也的确称得上是一个欢庆的日子。


“来开宴会吧!!”戈尔德鲁夫所长任性的跳上讲台,不顾达芬奇酱的反对,发表了令人震惊的演讲。


一席话,令在座的所有人都不知所措。玛修更是一副说不上是笑的张大嘴表情。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站在一旁的福尔摩斯先生。然后在大家仍在震惊的情况下,笑着赞同了所长的建议。


“哈哈,对啊,来举行宴会吧!”


“那..那个,福尔摩斯先...

【我的归处是在

有你呼唤的角落。

被冬雨淋湿

依然追寻着以你为目标…】

 

 

 

 

 

这是一个值得欢庆的日子,它也的确称得上是一个欢庆的日子。

 

“来开宴会吧!!”戈尔德鲁夫所长任性的跳上讲台,不顾达芬奇酱的反对,发表了令人震惊的演讲。

 

一席话,令在座的所有人都不知所措。玛修更是一副说不上是笑的张大嘴表情。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站在一旁的福尔摩斯先生。然后在大家仍在震惊的情况下,笑着赞同了所长的建议。

 

“哈哈,对啊,来举行宴会吧!”

 

“那..那个,福尔摩斯先生,现在…不是宴会的时候吧…”

 

听到连福尔摩斯也赞同了所长的提议,玛修小心翼翼的提出了疑问。双手绕在身体前打转,想必玛修心里也是想举办宴会的吧,虽然嘴上是那么说;

 

的确,就在刚刚,迦勒底完成了中国异闻带的探索,回到彷徨海。也成功的与新从者结下缘分。这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但外面的世界依旧是一片空白的状态。现在举行宴会的话总觉得不是很合时宜。

 

“而且,彷徨海貌似也没有可以举行宴会的设施…像大厨房一类的。”

 

玛修又提出了好像是建议的疑问。

 

“这点不需要担心,就交给万能的达芬奇酱吧!今晚就是宴会的时间。”果然,福尔摩斯之后达芬奇酱也迅速叛变向了宴会一方,简单的话便接下了设施准备的工作。

 

“而且,玛修你看希翁她们也很想举行宴会的样子。”沿着达芬奇酱所指的方向,彷徨海的二人,确实在听到宴会的消息后,表现的和平时有也许不同。且不说,平时就活泼开朗爱好热闹的希翁小姐,现在就连平时严肃不苟的船长眼睛里也闪闪发光,表现出对宴会的期待。看来这下是彻底没有了可以反驳的余地。

 

“玛修和立香就负责去通知各位从者吧。”见事情已经确定下来,福尔摩斯立马给我和玛修指派了任务。

 

既然事情已经确定,现在就好好的体会吧。这么说着,我和玛修动身前往从者们所在的宿舍。

 

 

 

 

 

 

刚刚离开指挥室,一阵富有男性魅力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超越三皇,凌驾五帝之霸者,就是始皇帝,即为朕是也。”

 

在与指挥室相隔不足10米的地方,身穿古装的高大男子,正对围着他的小孩子们做着自我介绍一般的事情。眉间眼睛状的碧玉闪闪发出光芒。在他的周围,孩子们用像是崇拜的目光注视着他。

 

“这,就…是皇帝啊。”

 

“荒帝,那是什么?”

 

“和国王差不多吧。”

 

“也就是说,是很厉害的人喽?”

 

“那当然了,皇帝,可是最厉害的人。”

 

随着阿比盖尔的解说,周围孩子们崇拜的目光更盛了几分。杰克甚至已经开始搂着男子的腰向上攀爬。见到这种情况,身为御主的我,已经不得不出手了。

 

“政哥哥!!”噗的,我也跑过去,一把抱住了男子的腰腹。这一突然的举动令在我一旁地玛修,连喊了几声前辈。

 

 

“对的,朕即是朕,汝等皆是朕的子民,理应沐浴朕的荣光。”见到我的举动,男子并没有生气。反而是默许了这种情况,还说出了似乎是很厉害的话。

 

“万分抱歉,嬴政先生,前辈真是太失态了。”就在我还在沉醉在政哥哥的腰肌时,玛修已经跟上我的步伐,将我和梦幻的天国分开。眼看着天国离自己越来越远,心中就好像要哭出来一般悲伤。

 

“咳….前辈,咱们应该还有事情要说的吧。”

 

“哈哈,对,差点就沉沦在天国里无法自拔了。”收拾好仪态,身为御主的我,正式像在场的各位发出了宴会的邀请。也理所当然的,收到了同意的答复。

 

“啊,还是很怀念,政哥哥的腰啊...”

 

“….前..辈….”

 

“哈哈,开玩笑的了。”

 

 

 

 

 

 

 

一边和玛修打趣着,一边去到各个从者的房间中,告知他们今晚宴会的事情。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到了最后一间房前。

 

噹,噹,噹。

 

门似乎依旧是没什么动静,荆轲小姐不在么?

 

“嗨,master”声音从身边传来,一身酒气的荆轲小姐突然出现在我和玛修的身后,“嗝,怎么,找我有什么事情么。”浓郁的烈酒让闻着地人也有些微醺的感觉。平时荆轲小姐也很喜欢喝酒,酒葫芦也会随身携带,以备不时之需。不过,像今天醉地这么厉害的情况着实罕见。

 

“那..个,荆轲小姐…今晚大家要一起举办宴会,方便的话,请来参加吧…”玛修,代替我像正醉酒的美人发出了邀请。我则是扶着靠在我身上的美人以防止她摔倒在地上。

 

“啊啊啊啊…果然是这样,果然来了嘛。”刚才还摇摇欲坠的美人听完邀请后,立马振作了精神,挠着头从我身上离开,打开葫芦猛地将烈酒送入咽喉。然后满足的盖上了盖子。

 

“你…你..说什么,荆轲小姐…”

 

“不,没什么,我会去参加的,3Q了,玛修亲。”在看似没有结果又有结果的问答后,荆轲小姐整理了一下衣服,摇晃着从我们的面前走过,酒葫芦在她的指尖上不停旋转着。看样子应该是又去找自己的酒友-----酒吞童子了吧。

 

“前辈,不觉得…今天荆轲小姐怪怪的么..”

 

确实,今天的荆轲看起来怪怪的。不说是因为醉酒的缘故,而是那种有话藏住的诡异感觉。与以往有话直说豪爽的荆轲完全不同。

 

不过,现在没时间去思考这么多了,还要赶回达芬奇酱那边,设施的准备应该已经就绪。剩下的就是食材和料理的准备了。

 

 

 

 

 

 

 

匆忙的准备时间,终于在宴会前将需要的物品全部准备完成。随着,20:00的钟声准时响起,迦勒底---彷徨海站第一届庆功宴会正式开始。戈尔德鲁夫所长夯长的开幕词听的让人昏昏欲睡,不过这都不要紧,反正下面的人也都已经无视了所长的话语,开始宴会的节奏。

 

 

 

“在地面上,法老王是无所不能的!!!!!”

 

 

“我不会留情,你就彻底腐朽吧。库哈哈”

 

 

“杂种,要一直努力不让我无聊啊。”

 

 

“是无聊的业报呢。”

 

 

台下首先具有冲击力的便是,由岩窟王,英雄王,法老王再加一个被强行拉来的印度人举行的煮酒大会。可能是喝不惯西方酒的缘故,备受瞩目的印度一哥---迦尔纳,竟然率先的倒下了。可即便倒下,迦尔纳选手的眼睛仍是睁着的,真不愧是以眼杀人的英雄啊。我们为他致敬。。。

 

好了,在迦尔纳选手倒下后,紧随其后的会是谁呢???出来了!!!!

 

是来自埃及的拉美西斯选手,虽然拉美西斯选手倒下的一瞬间尼托人偶便跑到他的身后试图撑起他的身体营造出还未倒下的假象,但倒下还是倒下。拉美西斯选手已经失去了意识。明明在赛前,发出了“在地上,法老王是无所不能的!!”这样的豪言壮语,但现在看来拉美西斯选手应该是吃了地形上的亏,不过拉美西斯选手真的没事么,我很担心他啊。。。

 

好了,话不多说回到现场,现在场上只剩下两人,分别是供酒方,最古之王---吉尔伽美什和被关在监狱14年,期间未曾饮酒,从地狱归来的恶犬----埃德蒙·唐泰斯。究竟结果会怎样,最终是鹿死谁手呢,现在恐怕仍是犹未可知啊。

 

(以上解说,均由cat  coffee为您实时转播。)

 

宴会一开始,情绪便已经进入了高潮阶段,cat的专业级解说再配合上达芬奇酱独家制作的巨型影院,宴会瞬间便被推向了更高的层次。整个大厅都满溢着欢快,轻松的氛围。在气氛的感染下罗宾汉先生,主动献上了来自森林的舞蹈。

 

舞蹈像是在和森林对话一般令在场所有人都仿佛沉浸在树荫之下。只是在这之中,有个人太过安静了。以往,每到宴会便会喝到酩酊大醉,一展歌喉的荆轲小姐,今日安静的坐在一旁,一盏接一盏的和酒吞童子喝下葫芦中的烈酒。

 

“荆轲小姐…,身体不舒服么?”

 

“哈哈哈,master,我们是从者怎么会感到身体不舒服呢。不过只是,今天酒吞的酒太烈了….”正说着,荆轲小姐眼皮下坠,昏沉的倒在桌上。

 

“是吗?我可是觉得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噢…”酒吞童子看向了正扶起荆轲小姐的我,戏谑的眼神让人感到寒毛直立,脖子后面像是有羽毛在轻扫。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那..我,就先送荆轲小姐回去了。”

 

“吾主哟,你真是个好人。哼哼。”告别了酒吞童子,我扶起醉倒的荆轲向着宿舍的房间走去。酒吞童子最后道别的话和荆轲小姐今天异常的表现都让我心中隐隐的感到疑惑。等荆轲小姐醒了,一定要好好的问她。

 

 

 

 

“噢,master….”

 

该说不愧是从者呢,还是荆轲小姐本身就没有喝醉。不消一刻,荆轲小姐便从床上坐起。

 

“你醒了,荆轲小姐。”

 

“抱歉了,master…”

 

“没事的,不过荆轲小姐,你今天是怎么了。感觉和平时…不太一样。”面对醒来的荆轲,我问出了困扰在我心中的问题。荆轲小姐则是伸手挠起了头发,这个问题似乎对她来说很难办的样子。

 

“…master…”沉默片刻,荆轲小姐像是自说自话的,说起自己的事情。

 

那是,泛人类史的荆轲,秦王也没有成功飞升。四处还都是战国纷争的时代。一位少女带着人头;图纸还有藏在图纸里的匕首,踏上了一条无人走过,也无人敢走之路。道路的尽头会是什么,少女并不知道。少女知道的只有一件事,不杀掉那位皇帝的话,万千生灵便会尽遭屠戮。

 

“我成为英灵的原因,正是因为那位皇帝,也正是因为刺杀那位皇帝,我才得以成为英灵。现在,那位皇帝,就那么的出现在我面前。虽然我知道他不是他,但我却不能抑制自己的心,从离开异闻带后,我的匕首就一直在像我呼喊着,要杀掉他,杀掉他。我们英灵是时代的剪影,生前的那些事情现在却像是绳索一样在缠绕着我,也许,我根本不配成为英灵。”

 

“….”

 

沉默,面对这样的荆轲小姐,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又或者,我能说些什么….我只有以沉默来回应荆轲小姐。房间中只有荆轲小姐的声音不断在回响,字符撞向墙壁又反弹回来,在撞向墙壁,再反弹回来。

 

“master,作为英灵我一定很不够资格,还这么在意生前的事情….还是那种事情。”

 

“不,荆….”

 

就在我刚要开口的瞬间,一个豪迈的声音掩盖住了我的话语。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首诗,是你教给我那边的孩子们的吧。”

 

“政…”

 

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我便又闭上了嘴。在现在的荆轲小姐面前,说出那个名字。是很失礼的行为。

 

“哈哈哈,立香,你还是一点没变。”今早遇到的高大男子从门外走进。脸颊微红,想必在宴会上也是喝了不少酒。毕竟是新来的面孔,大家很多也有很多话想对他说。酒在宴会上就成了最好的话语。

 

“有一段时间没见了,美丽的小姐。你那个叫…..手机的东西。可让我废了不少脑筋。”

 

男子径直走到荆轲小姐面前。擅自用调戏般的口吻攀谈起来。面对那位皇帝的调戏,荆轲小姐也毫无示弱。看似柔弱的眼神中暗藏了杀意。

 

恐怕只要面前男子在靠近一步,他的项上人头定会滚落在荆轲小姐手中吧。

 

杀手的杀意是寒冷且幽邃的,房间里的温度,也因为这个原因开始下降。几乎达到了冰点。

 

“两位…”

 

“那首诗,真不错啊。在你们世界,创作了它的人一定是一位伟大的人物吧。”

 

我的话又被男子打断。也难怪因为是皇帝嘛。皇帝都是不会完整听完别人说话的类型。

 

“哼,怎么,皇帝也对这个有兴趣?”

 

“当然了,朕可是一统天下的人,万事万物都在我的眼中。就连你也是。”

 

冰冷嘲弄的话语得来的却是那样的回答。荆轲小姐脸上明显的表现出了不悦感。但政哥哥似乎并没有打算放过荆轲小姐,接下来的话更是引爆了荆轲小姐一直压抑的心情。

 

“在你们的世界里,你似乎是专门派来杀我的。究竟是什么让你不惜杀害挚友,不惜忍受叛徒之名,甚至不惜隐瞒起自己的性别。来杀我呢?”

 

政哥哥说的不错,在我们世界中,荆轲的确忍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才得到,可以刺杀那位皇帝的机会,虽然最后仍是失败了。

 

“哈哈哈,你也体验一下不就知道了。”

 

嘴角渐渐上扬,荆轲小姐笑了。笑的那么大声,仿佛在走廊尽头也可以听到。

 

“哈哈哈,朕可是仙人,不过,你要是想来的话,就尽管来吧。”

 

在我还没来得急阻止时,匕首已经从我眼前窜出,刺向了那位皇帝。虽然被轻易的躲开。

 

“等一下,荆轲小姐。他…”我话音还没有说完,政哥哥便代替我把话接了过去。

 

“没错,朕即是始皇帝,朕即是你要刺杀的对象。”

 

大笑,政哥哥也在大笑着,恐怕也只有政哥哥,才会在这种时候还能笑的出来。全然不顾自身安危一般的捧腹大笑。虽然仍在躲避荆轲小姐的追杀。

 

“政哥哥,你在说什么啊!!”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两个的笑声相互重叠,此起彼伏,此消彼长。合奏出一篇美妙的乐章。

 

“没错,你的生存方式既然只有刺杀名为始皇帝的目标这一条的话,朕就是你的目标。”

 

“女子,不必忧虑。朕准许你,来刺杀朕,来取朕的首级。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朕即是朕!,朕即是始皇帝!!”

 

大笑,仍是只有大笑。即使我想出手阻拦,荆轲小姐的刀锋也在尽可能避开我的身体,同时不断向政哥哥刺去,声音也被笑声淹没。

 

 

 

“就让他们这样吧。”一双手拍了拍不知所措的我,回过头,福尔摩斯和达芬奇酱正站在我的旁边。

 

“福尔摩斯先生,荆轲小姐和政哥哥。”

 

我向福尔摩斯投出了寻求帮助的目光,却只得到了拒绝的答复。

 

“看来,咱们做的全都是无用功啊。”达芬奇酱也苦笑着摸了摸头。他们说的话让我越来越听不明白。

 

“立香,我们从者并不单只是时代的剪影。过去的我们,现在的我们,未来的我们,都是我们。不论什么模样,什么状态,我们都逃不开那个名字的。哈哈哈”

 

“??难道说,福尔摩斯先生早就知道荆轲小姐的事情了?”

 

“哈哈哈。走吧,这里已经没有咱们可以插手的事情了,该回去继续宴会了。”福尔摩斯先生还是老样子。说只说了一半便转身向着宴会厅的方向走去。

 

虽然我也很担心那两人,但达芬奇酱已经拉着我的跟上了福尔摩斯先生的步伐,现在也只能相信福尔摩斯先生了。走出房间的瞬间,我回头望了荆轲小姐一眼。虽然眼神依旧冰冷,但刚才的那种失意已经全然消失不见。那个往常的荆轲小姐不知何时已经重新回到了这里。

 

 

 

“始皇帝,现在是仙体,是不会被荆轲杀掉的。而且荆轲,应该也会手下留情的吧。毕竟是难得一见的始皇帝啊。”

 

接过福尔摩斯递过来的饮料杯,将里面的饮料一饮而尽。脱离了那种环境,冷静的思考,使我终于明白了刚才福尔摩斯先生所说的过去与现在的含义。

 

“是啊,能重归于好,真是太好了!”

 

 

“对了,刚才比赛究竟是谁赢了啊!!!!”

 

 

正说着,我扑向了聚在一起唱歌的从者们。今夜,迦勒底依然是一片祥和欢乐的气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