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政教组

7474浏览    110参与
仿生烤全羊

  分别是少年洛克,青年洛克,成年洛克,虽然不太像但是已经尽力了的克劳,以及性转洛克的一代和二代

  神父太难调了!

  现在历史记录里充满了调教未成功的邪神神父😭

  分别是少年洛克,青年洛克,成年洛克,虽然不太像但是已经尽力了的克劳,以及性转洛克的一代和二代

  神父太难调了!

  现在历史记录里充满了调教未成功的邪神神父😭

鱼YYU子
  整了个政教的吸血鬼和教父...

  整了个政教的吸血鬼和教父

  表面上是吸血鬼和教父,其实是天使和恶魔

  大概是吸血鬼恶魔洛克和天使教父克劳的爱情,呸,不是,友情故事

  天使教父克劳 爱上 呸,讨厌恶魔洛克,然后将他囚禁好多好多年,然后变成堕天使,等等……

  

  [天使,恶魔具体可以参考英剧好兆头]

  

  往后会更新有关漫画,什么时候出,我也不知道哈哈哈,老咕王了

  整了个政教的吸血鬼和教父

  表面上是吸血鬼和教父,其实是天使和恶魔

  大概是吸血鬼恶魔洛克和天使教父克劳的爱情,呸,不是,友情故事

  天使教父克劳 爱上 呸,讨厌恶魔洛克,然后将他囚禁好多好多年,然后变成堕天使,等等……

  

  [天使,恶魔具体可以参考英剧好兆头]

  

  往后会更新有关漫画,什么时候出,我也不知道哈哈哈,老咕王了

鱼YYU子
  中秋快乐呀      更个...

  中秋快乐呀

  

  更个政教的中秋图

  依旧是不想画的一天

  (๑´ڡ`๑)

  中秋快乐呀

  

  更个政教的中秋图

  依旧是不想画的一天

  (๑´ڡ`๑)

仿生烤全羊

[政教]弃婴

  你会说话了。

  你好像比别的孩子会说话都要早一些。

  “爸爸!”

  你很喜欢“爸爸”。他个子不高,但是抱着一点点大的你并不费力气。他在有时间的时候很喜欢抱着你到处玩,他带你站在城墙上,把你举得很高很高,他带你坐在湖边的草地上,用你的脚去触碰冰凉的湖水。

  不过他更多的是没时间。

  还有“妈妈”。

  “妈妈”似乎对你很苦恼,他会给你带来一些好喝的东西,会和“爸爸”一起给你洗澡。你也很喜欢他,但是每次你叫“妈妈”的时候,他总是没有“爸爸”那么热情。

  爸爸妈妈都喜欢穿硬硬的衣服,还有大卜。

  大卜经常来看你,有时候会皱眉和爸爸妈妈说着什么,但是看着你的时候总是笑...

  你会说话了。

  你好像比别的孩子会说话都要早一些。

  “爸爸!”

  你很喜欢“爸爸”。他个子不高,但是抱着一点点大的你并不费力气。他在有时间的时候很喜欢抱着你到处玩,他带你站在城墙上,把你举得很高很高,他带你坐在湖边的草地上,用你的脚去触碰冰凉的湖水。

  不过他更多的是没时间。

  还有“妈妈”。

  “妈妈”似乎对你很苦恼,他会给你带来一些好喝的东西,会和“爸爸”一起给你洗澡。你也很喜欢他,但是每次你叫“妈妈”的时候,他总是没有“爸爸”那么热情。

  爸爸妈妈都喜欢穿硬硬的衣服,还有大卜。

  大卜经常来看你,有时候会皱眉和爸爸妈妈说着什么,但是看着你的时候总是笑嘻嘻的。

  你经常听到有人说“骑士精神”,于是你阿巴阿巴了几天,终于蹦出来了一个“骑吸精神”。

  “爸爸”乐不可支,抱着你到处让你跟人说“骑吸精神”。

  大卜听了你的“骑吸精神”以后哈哈大笑,然后给了爸爸一拳。

  “不准打爸爸!大卜坏!”你张牙舞爪。

  大卜弯下身苦着脸看着你,捏了捏你的圆鼻子,你气势汹汹地也给了大卜一拳。

  但大卜的衣服很硬,你的手很疼。

  于是你哇哇大哭。

  “菩提?多大的人了还欺负小孩?”你听见妈妈的声音。

  “妈妈!大卜坏!大卜坏!”你呜哇乱叫,妈妈抱着你回房间,像是抱着一辆救护车。

仿生烤全羊

[政教]弃婴

  序

  你在襁褓之中睁开双眼,迷离地望着这世界。

  有人抱着你,疾跑过一片黑暗。

  是爸爸吗?

  爸爸是什么?

  有人轻轻将你放在围墙下,用濡湿的脸庞碰了碰你的脸颊,又吻了吻你的额头。

  是妈妈吗?

  妈妈是什么?

  他们远去了,只留下你一个。

  你望着陌生的天,一股不明朗的感觉包裹了你。

  于是你放声大哭。

  一直哭到你快睡着了,一个穿着硬硬衣服的摩尔把你抱起。他的脸包裹在什么东西后面,你看不清。

  你被交给了一个同样穿着硬硬衣服的摩尔,但是他的脸没有被遮住,于是你看清了。他是短发。

  是爸爸吗?

  “爸……爸……”你伸出小手,要去抓......

  序

  你在襁褓之中睁开双眼,迷离地望着这世界。

  有人抱着你,疾跑过一片黑暗。

  是爸爸吗?

  爸爸是什么?

  有人轻轻将你放在围墙下,用濡湿的脸庞碰了碰你的脸颊,又吻了吻你的额头。

  是妈妈吗?

  妈妈是什么?

  他们远去了,只留下你一个。

  你望着陌生的天,一股不明朗的感觉包裹了你。

  于是你放声大哭。

  一直哭到你快睡着了,一个穿着硬硬衣服的摩尔把你抱起。他的脸包裹在什么东西后面,你看不清。

  你被交给了一个同样穿着硬硬衣服的摩尔,但是他的脸没有被遮住,于是你看清了。他是短发。

  是爸爸吗?

  “爸……爸……”你伸出小手,要去抓他的头发。

  另一个摩尔也走到你和他的面前,他的头发很长,简单地扎成了一束垂在背后。

  是妈妈吗?

  “妈……妈……”

  原来爸爸妈妈都在。

  已经哭累了的你把头缩在了硬硬衣服的缝隙里,闭上眼睛安心地睡着了。

仿生烤全羊

[洛克0901]鲜花与爱戴

  前置章节在此 

  9月的第一个工作日,行政官照例提着公文包来到城堡前。

  他站在楼梯前犹豫了片刻,还是走向了城堡大门——平常开开玩笑也就罢了,在工作上,洛克不会把这种儿戏当真。

  不过么么公主早已等候在了城堡门口。

  “早上好,洛克叔叔。”公主乖巧地提起裙子,优雅地行了个屈膝礼。

  “早安,公主殿下。”洛克郑重地回了礼,“你是庄园的公主,不必向我行礼。”

  “话是这么说,但是您可是养育我的叔叔,我怎么能忘记对您的尊敬呢。”公主温柔又得体地回答着。洛克看着已经成熟稳重的公主,不禁莞尔。

  她已经不是那个一看到自己戴卷发就闹,哭着说不认识这样的叔叔,直到自...

  前置章节在此 

  9月的第一个工作日,行政官照例提着公文包来到城堡前。

  他站在楼梯前犹豫了片刻,还是走向了城堡大门——平常开开玩笑也就罢了,在工作上,洛克不会把这种儿戏当真。

  不过么么公主早已等候在了城堡门口。

  “早上好,洛克叔叔。”公主乖巧地提起裙子,优雅地行了个屈膝礼。

  “早安,公主殿下。”洛克郑重地回了礼,“你是庄园的公主,不必向我行礼。”

  “话是这么说,但是您可是养育我的叔叔,我怎么能忘记对您的尊敬呢。”公主温柔又得体地回答着。洛克看着已经成熟稳重的公主,不禁莞尔。

  她已经不是那个一看到自己戴卷发就闹,哭着说不认识这样的叔叔,直到自己把假发摘下才破涕为笑的小女孩,也不是和小瑞琪一起偷偷溜出城堡,满庄园找爸爸妈妈的小公主。她已经长大了,庄园的公主,行政官的半个女儿,已经逐渐可以独当一面。只要假以时日,洛克坚信她可以成为她父亲那样优秀的摩尔王。

  “洛克叔叔,我想拜托您一件事。”未来的摩尔王真诚地看着行政官。

  “但说无妨。公主的请求,我自当答应。”

  “太好了!”公主一脸兴奋,“洛克叔叔,今天上午我需要在城堡门口会见一位朋友,您不介意的话,请您到城堡书房稍候片刻。”

  “么么!怎么你也……”行政官明显愣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看着公主。

  “好叔叔,您就答应了吧。”么么半撒娇半哀求地说,“您不是经常说,我是为了你好。现在我也是呀,我也是为了您好,您就答应了吧,您刚刚还说您会答应呢。”

  纵然是铁面铁腕执掌庄园多年洛克,面对打不得骂不得的公主的哀求也是亳无办法。洛克摇了摇头,背着手走上了楼梯。

  “么么啊,连你也和他们一起戏弄我吗?”洛克满脸忧国忧民,走过漫长的楼梯,暗自叹气。

  “这是什么?地标?请行政官站在这里?”洛克登上平台,惊讶地发现在摩尔豆大炮和城墙之间地上,不知被谁贴了一个标示贴。

  来都来了,洛克索性站了上去。“你们愿意戏弄我就戏弄吧,连么么都站在你们那边,我也无话可说。”行政官破罐子破摔地想。

  不得不说这个位置视角的相当好,站在这里,可以将整个摩尔广场尽收眼底。清晨微凉的风吹拂过庄园,抚动了行政官的拉夫领。行政官无心享受晨风,闭着眼睛等待未知的到来。

  直到一声犀利的口哨声划破了暂时的宁静。

  要来了吗?行政官皱了皱眉。

  果然,摩尔广场四处异动,从草丛里,从水池中,从游戏小屋门口的大树上,从四面八方,跳出来了不计其数的小摩尔!

  洛克大惊,正要冲下楼去保护公主,却听到楼下的小摩尔们七嘴八舌地大声喊着什么。

  “洛克行政官生日快乐!”“行政官生日快乐啊啊啊!”“洛克!祝你生日快乐!”“行政官我们爱你!!”“老头儿生日快乐啊!”“洛克行政官你又老了一岁啦!”“行政官我命运般的麦外敷!!”

  “生日?”洛克停下了脚步,“今天是我的生日?”他仔细观察了一下摩群,他看到每个小摩尔都挥舞着一面印着庄园行政院标志的小旗子,他看到每个小摩尔手里都拿着一束向日葵。

  滚滚的声浪逐渐从嘈杂的菜市场变成了整齐划一的口号声,摩尔广场上摩山摩海,小摩尔全都奋力挥舞着手里的花束和旗帜,齐声大喊着“行政官!行政官!”

  洛克的双手微微颤抖。

  他主持过不计其数的大型活动,可是这样不期而至为他而来的派对,他还是第一次参加。身经百战的行政官竟有些手足无措,他在小摩尔们的示意下回到了标志点的位置,迟疑了一下,抬起手来向小摩尔们致意。

  广场的摩群随着他的挥手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其中又夹杂着兴奋的口哨声,甚至还有摩在吹着小喇叭。好像每个人都把来为行政官庆祝生日视为一件令摩自豪又光荣的大事,好像庄园的行政官从来都是全庄园最耀眼最瞩目的一颗星。

  “这些孩子们啊……”洛克从没想过自己在小摩尔们心里会有这么高的地位,他装作不经意抬手,偷偷拭去眼角的泪。

  但一切还没结束,第二声口哨声嘹亮地穿过城堡上空,原本吵闹的广场瞬间鸦雀无声,大家的眼睛都紧紧地盯着城堡露台,仿佛是在期待着什么。

  “boom!”“boom!”“boom!”

  洛克身后的摩尔豆大炮自动发射,向着三个不同方向的高空打出了三颗炮弹。炮弹呼啸着跃升到小摩尔们的头顶,在炸开的瞬间将满满的金色的向日葵花瓣洒向四方。

  花瓣夹杂着彩带,轻柔地飘向地面。清晨金色的阳光将金色的花瓣照耀得闪闪发亮。在这向日葵花瓣雨中,小摩尔们手牵着手,齐声为行政官唱着生日歌。

  歌声和花朵包围着他,美好和祝福簇拥着他,以往的辛苦和劳累仿佛瞬间烟消云散了。一切付出都是那么不值一提,一切工作都是那么值得。洛克看着那么多的笑脸,很想开口谢谢大家,但是却哽咽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一曲生日歌结束,口哨声再度响起。小摩尔们一边欢呼一边鼓掌,还没等洛克将情绪平复下来,身后城堡书房的大门又啪地一声打开,老朋友和小朋友尽数出现一个不少,庄园里的每个重要摩尔都提早赶来候在这里,等待着为他送上生日的祝福。

  “洛克,生日快乐!”

  “哼,老洛克,我就不送你毛毛豆啦。喏,昨晚刚抓的星空鱼!”

  “行政官阁下!祝您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行政官!”

  “行政官大摩您能和我合个影吗!”

  “洛克叔叔,感谢您对庄园的付出,我代表庄园的全体摩尔祝您生日快乐!”

  面对着众摩热情洋溢的祝福,洛克大为触动,可他却背过身去,不愿让大家看见他的泪水。

  克劳神父微微一笑,悄悄和瑞琪耳语了几句,瑞琪点了点头,又悄悄和艾尔耳语了几句,艾尔也点了点头。两个摩对视了一眼,悄悄摸到行政官身后,一下将行政官打横抱起,行政官还来不及惊呼,就被高高地抛了起来!

  看到被抛起的行政官,广场上小摩尔的欢呼和尖叫在神秘湖的岸边都能听得见,露台上的各位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纷纷冲上露台,加入了给行政官举高高的队伍。

  “洛克行政官生日快乐!”克劳用手握成一个喇叭形状,拢在嘴边带头大声喊了一声。

  铺天盖地的小摩尔心领神会,异口同声地大声喊着:“洛克行政官!生日快乐!”

  被鲜花和爱戴包围的洛克笑与泪一起落下,此情此景他会永远记得。负责任的艾米不会忘记本职,趁机让拉姆狗仔飞到半空,抓拍到了被摩尔们高高举起的行政官。

  洛克的脸上是有史以来最灿烂的笑颜。

  

  后记

  “克劳,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今天的聚会是皇室出面活动的吗?”夜色已深,洛克坐在克劳的茶桌边,一边品着神父特制的散发着淡淡甜香的安神茶一边问。

  “并不是。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放心,据说,是一些民间摩尔自发组织的。”克劳吹了吹茶沫,慢慢抿了一口。

  “民间组织……是她吗?”洛克沉思了一会,只能想到那个摩缘好得不得了,在庄园的每个角落都能看到她上蹿下跳的身影的摩。

  克劳未置可否——那个小摩尔早就料到行政官会打破砂锅问到底,一早就拜托了神父务必要对自己的身份保密。

  于是克劳如实地把她的期望转述给了洛克。

  “是全庄园的摩尔对你的爱戴。”

  神父沉吟片刻,又加上了一句。

  “洛克,你值得。”

  洛克笑了。

  洛克擦了擦滚滚而落的眼泪。

  “克劳,你这个茶啊,真的太烫了啊。”

  

  9.1读后感

  

秋笙

耗子拟人大杂烩。

前面两个是cp向,后面都是单人向,最后一张是oc

(都是模板xx)

耗子拟人大杂烩。

前面两个是cp向,后面都是单人向,最后一张是oc

(都是模板xx)

仿生烤全羊

[政教]假如政教在我的专业

  [今日作者精神错乱]

  洛克:爬文献,爬文献,爬文献,我从我父亲留下的书里找到了哔哩吧啦哔哩吧啦

  克劳:老洛克!你电脑也不用软件也不开图也不做,怎么发文章,怎么创新,怎么带学生

  洛克:那就交给你罢

  克劳:我不!

  ——————

  克劳:尊敬的洛克先生,我找到一份上古资料,对我的研究大有帮助,只可惜这文章十分晦涩难懂诘屈聱牙,你能不能……

  洛克:我不!

  克劳:我帮你画图,帮你建模,以后你的活就是我的活

  洛克:文献拿来

  [今日作者精神错乱]

  洛克:爬文献,爬文献,爬文献,我从我父亲留下的书里找到了哔哩吧啦哔哩吧啦

  克劳:老洛克!你电脑也不用软件也不开图也不做,怎么发文章,怎么创新,怎么带学生

  洛克:那就交给你罢

  克劳:我不!

  ——————

  克劳:尊敬的洛克先生,我找到一份上古资料,对我的研究大有帮助,只可惜这文章十分晦涩难懂诘屈聱牙,你能不能……

  洛克:我不!

  克劳:我帮你画图,帮你建模,以后你的活就是我的活

  洛克:文献拿来

鱼YYU子
 来个洛克卡墙短漫   吼吼...

 来个洛克卡墙短漫

  吼吼

  所以克劳找到救兵了么 

 来个洛克卡墙短漫

  吼吼

  所以克劳找到救兵了么 

仿生烤全羊

摩尔庄园,但是火力不足恐惧症(下)

[ooc][无脑口嗨][政教私货][已完结]

序3

  “穷则战术穿插,达则给老子炸!”

 七

  一段某骑士团成员的日记

  

  x年x月x日

  今天的动员大会真是振奋摩心,行政官说的那句“我们已经无路可退,我们的身后就是庄园!”实在太有感染力了,我真恨不得马上去歼灭敌军,保卫庄园。

  行政官为了这次演讲还专门换上了当年的戎装,想不到平常只会板着脸的他穿上铠甲的时候这么英武,他的眼神里真的有坚定的信仰。

  克劳神父也来了,他为每一个去前线的战士祝福。他也穿着和行政官一样的老式铠甲,但是看上去非常神圣,和行政官的感觉很不一样。

  神父居然是有头发的,而且是长发,太......

[ooc][无脑口嗨][政教私货][已完结]

序3

  “穷则战术穿插,达则给老子炸!”

 七

  一段某骑士团成员的日记

  

  x年x月x日

  今天的动员大会真是振奋摩心,行政官说的那句“我们已经无路可退,我们的身后就是庄园!”实在太有感染力了,我真恨不得马上去歼灭敌军,保卫庄园。

  行政官为了这次演讲还专门换上了当年的戎装,想不到平常只会板着脸的他穿上铠甲的时候这么英武,他的眼神里真的有坚定的信仰。

  克劳神父也来了,他为每一个去前线的战士祝福。他也穿着和行政官一样的老式铠甲,但是看上去非常神圣,和行政官的感觉很不一样。

  神父居然是有头发的,而且是长发,太令摩惊讶了。难道他平常都把头发藏在帽子里?

  为了鼓舞士气,每个摩都喝了一杯酒,连么么公主也喝了一杯。不过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好怕的,毕竟我们装备的可是重甲,这射程不比魔法远?

  弗团已经把前线的状况摸清楚了,其实我觉得没必要这么谨慎,火力洗地不就行了?但是瑞团说不准我们过度攻击,要尽量保持黑森林的原生态,保护黑森林的原住民。

  行吧,团长说得对。

  今晚过去我就是真正的战士了,很激动,有些睡不着,我的室友们正在给装甲保养,他们也睡不着。

  我们都是第一次上战场,但是我们不怕!我们一定会胜利的!

  荣耀属于庄园!

  

 八 

  一些DH报社的报道标题

  

        ·被诅咒的黑暗势力正在云雾谜桥旁大肆集结

  ·不可明说的邪恶军团朝荆棘丛林逼近

  ·令人唾弃的装甲部队正在渡河

  ·瑞琪占领了古堡

  ·瑞琪团长率领骑士团接近了魔法祭坛

  ·伟大的摩尔公主将于今日抵达她忠诚的大本营

  

 九

  DH战俘的回忆录(节选)

  

  我真xx搞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和这样一支队伍作对?我们魔法师也是有血有肉的摩!魔法师被打了也会流血!他们用了最强的魔法护盾,难道我们就活该当靶子吗?那时我真想逃跑,可是黑森林里到处都是他们的摩,他们还会精神控制,每次被控制完我都要头疼半天,好像还丢失了一些记忆……

  ——一个低级魔法师

  

  我的摩生中最大的噩梦,就是半夜站岗的时候,看见远处有一群蓝蓝黄黄的光像幽灵一样接近我们。我以为是黑森林的神奇动物,其他站岗的兄弟也没有在意,但是紧接着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穿装甲的摩就按住了我们。我们发不出来声音,没人发现他们,随后他们就摸进了我们的营地,把弟兄们都捆起来了。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DH哨兵

  

  树……树……树会说话!树会说话!快跑!

  ——一名战后综合征患者

  

  我以为战争打响以后,一定是炮火连天的,毕竟他们有那么多武器,可以轻易推平我们的抵抗。但是实际上没有,他们甚至没有使用重武器,他们给了我们手术刀般精准的打击,我所在的营地一直到我被俘虏带走之后都是完整的。

  ——一名DH中级军官

  

  是的,他们很恐怖,他们是不可战胜的。

  他们非常严格,以至于不能以正常的标准来形容他们。这绝不是一支普通的队伍,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训练能让这个队伍做到如此。

  他们做了什么?你能相信吗,他们在给我们战俘准备食物的时候,甚至炒了糖色。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厨师

  

  其实我挺轻松的,我看到他们来了,就立刻投降了。没有摩能在我投降之前战胜我。

  ——一个正在吃长条面包的守军

  

  我看到一阵亮光,然后hiu~~~~~boom!boom!boom!躲在防御工事里的最高长官们就纷纷举着手走出来了。

  (你当时没有去为他们加固魔法护盾吗?)

  我干嘛要去啦,他们只给那么一点点钱,我为什么要为了他们拼命吼。

  ——一名黑森林北方的士兵

  

  九

  “神父,我来祷告啦。这段时间又是救治DH伤员又是接受忏悔,您真是辛苦了呢。”

  “我一点都不累,一点都不辛苦,我非常愿意一边当医生一边当神父一边当行政官的秘书长一边训练超能拉姆。我真是太厉害啦。”

  “神父您的怨气已经快要冲出教堂了……”

  

  十

  “艾米艾米!你的小道消息最多,你知不知道咱们庄园为什么突然技术大增,多了那么多厉害的科技啊?”

  “这你可问对摩啦!但是我也是听说,不能确保完全准确。”

  “快说说看!是大卫发现了什么新原理吗?还是大力老板从海外进口了什么新鲜东西?”

  “都不是,都不是~听说,是洛克行政官。”

  “洛克行政官?”

  “没错,听说行政官大摩此前在野外进行考察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村落。”

  “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村落里的老摩家见到行政官大摩来访,立刻出门迎接。行政官大摩看到他们之后,情不自禁地大喊了一声,“尤里卡!””

  “尤里卡??”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据说是什么,希腊语?反正洛克行政官回来之后三日闭门不出,随后就给大卫那里送去了一大堆图纸。”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这可是我亲自打听来的!上次行政官在教堂里的时候……”

  “艾米,艾米,快别说啦!”

  “怎么了吗,那天行政官在教堂里,坐在克劳神父的旁边,像汇报工作一样……”

  “艾米!别说啦!”

  “怎么了?行政官像汇报工作一样干什么?”

  “啊!行……行政官!那个,我,我还有事,我还要去采访,就失陪,失陪啦!”

  “站住!到处传播我的新闻,还想就这么跑了?你这周的空闲时间都去爱心教堂帮忙,帮神父处理书面工作。你的文笔那么好,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行政官大摩的命令,当然没问题……”

  “这张餐卡是你的酬劳,可以去餐厅刷一个周的胡萝卜盖饭,算在我账上,密码是克劳神父的生日。”

  “谢谢行政官!可是为什么是克劳神父的生日?”

  “……你确定你要打听吗?”

  “没有没有我不问了我这就去帮忙!”

仿生烤全羊

年轻的洛克和克劳曾同在骑士团服役

[ooc][政教][短篇]

       年轻的洛克和克劳曾同在骑士团服役。

  那时候DH蠢蠢欲动,不时小范围进攻前哨站。那时候每年总有一些以生命护卫庄园的骑士长眠于云雾谜桥下。

  彼时的克劳还是一名见习生,跟随时任神父去抢救一名重伤的骑士。

  年轻的骑士双目紧闭,血流不止。在用尽了所有的救治办法后,时任神父摇了摇头,收起急救包,低声念诵祝福的经文。

  周遭的骑士们默默摘下头盔,低下头一声不响,以沉默为昔日战友送上最后一程。

  克劳全部看在眼里。

  回到骑士团后,克劳第一次主动约见了洛克,见面后一言......

[ooc][政教][短篇]

       年轻的洛克和克劳曾同在骑士团服役。

  那时候DH蠢蠢欲动,不时小范围进攻前哨站。那时候每年总有一些以生命护卫庄园的骑士长眠于云雾谜桥下。

  彼时的克劳还是一名见习生,跟随时任神父去抢救一名重伤的骑士。

  年轻的骑士双目紧闭,血流不止。在用尽了所有的救治办法后,时任神父摇了摇头,收起急救包,低声念诵祝福的经文。

  周遭的骑士们默默摘下头盔,低下头一声不响,以沉默为昔日战友送上最后一程。

  克劳全部看在眼里。

  回到骑士团后,克劳第一次主动约见了洛克,见面后一言不发,只是紧紧地抱住了洛克。他抱得那么紧,仿佛一松手面前的人就会消散。

  “克劳?”

  “你怎么了克劳?”

  洛克莫名其妙。

  “你今天吃错什么了?”

  “洛克。”见习神父哑声道。

  “答应我,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仿生烤全羊

年轻的洛克和克劳曾同在骑士团服役

[ooc][政教][短篇]

  年轻的洛克和克劳曾同在骑士团服役。


  那时候洛克还没被岁月磨砺出沉稳的性格,滚烫的热血和赤诚的信仰充满了少年的胸膛。


  他个子小小,却又不愿意服输,宁愿拼尽全力也不肯落后于人。


  于是受伤在所难免。


  彼时克劳还是医务室的见习生,骑士团里小打小闹的皮外伤一律都由克劳来处理。


  兢兢业业的小医生在帮洛克处理了不知道多少次五花八门的伤口之后两人已然熟络,一向温文克劳也只有在给洛克处理伤口的时候才会忍不住数落不停。


  “你看看你,这周是第几次来了?去超市抢鸡蛋的大妈都没你来我这儿勤。”


  “哼!不用你管!”洛克...

[ooc][政教][短篇]

  年轻的洛克和克劳曾同在骑士团服役。


  那时候洛克还没被岁月磨砺出沉稳的性格,滚烫的热血和赤诚的信仰充满了少年的胸膛。


  他个子小小,却又不愿意服输,宁愿拼尽全力也不肯落后于人。


  于是受伤在所难免。


  彼时克劳还是医务室的见习生,骑士团里小打小闹的皮外伤一律都由克劳来处理。


  兢兢业业的小医生在帮洛克处理了不知道多少次五花八门的伤口之后两人已然熟络,一向温文克劳也只有在给洛克处理伤口的时候才会忍不住数落不停。


  “你看看你,这周是第几次来了?去超市抢鸡蛋的大妈都没你来我这儿勤。”


  “哼!不用你管!”洛克气呼呼地不肯看他。


  克劳一看就知道今天的比武洛克大约是输了,而且很可能是输给了菩提。


  但是克劳看着皱眉的洛克,忍不住想要逗他一逗。


  “你这摩,不用我管你还偏要到我这里来?不来看病难道来看我吗?”


  “那我不看就是了!”


  洛克气冲冲拉开门就要往外走。


  “回来!”克劳一把把洛克捞了回来,按在长椅上,转身去拿药品,“跑那么快干嘛?前面是有你爹还是有你娘?”


  “你……”


  拿了棉球和酒精回来的克劳眼疾手快,堵住了正要发作的洛克的嘴,蹲下身子细心地为洛克处理脸上的伤。


  “别说话,小心疼。”

仿生烤全羊

摩尔庄园,但是火力不足恐惧症(中)

[ooc预警]

[无脑口嗨预警]

[政教私货预警](这一节好像没有?)

序2

  “大炮开兮轰他娘。”

  

 五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庄园皇家电视台,我是主持人兔兔。最近几天,有不少摩尔收到了神秘组织DH的威胁信息,对方声称要发掘圣器,破坏庄园,许多摩尔都对这种威胁感到非常困惑和愤怒。所以今天我们请到了庄园行政官洛克先生,来为大家答疑解惑。行政官您好!”

  “主持人你好,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行政官洛克。”

  “行政官阁下,许多摩尔都想知道DH组织到底是个什么组织,他们此番威胁庄园又意欲何为呢?”

  “DH组织呢,全程是Dark Hour,是庄园...

[ooc预警]

[无脑口嗨预警]

[政教私货预警](这一节好像没有?)

序2

  “大炮开兮轰他娘。”

  

 五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庄园皇家电视台,我是主持人兔兔。最近几天,有不少摩尔收到了神秘组织DH的威胁信息,对方声称要发掘圣器,破坏庄园,许多摩尔都对这种威胁感到非常困惑和愤怒。所以今天我们请到了庄园行政官洛克先生,来为大家答疑解惑。行政官您好!”

  “主持人你好,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行政官洛克。”

  “行政官阁下,许多摩尔都想知道DH组织到底是个什么组织,他们此番威胁庄园又意欲何为呢?”

  “DH组织呢,全程是Dark Hour,是庄园的敌对势力。他们此番威胁庄园,目标是抢夺对庄园至关重要的七件圣器,以满足自己的贪婪欲望。通过近日DH成员的活动我们可以看到,DH组织对庄园并不陌生。我们了解到,甚至有不少成员,曾经就是庄园的一份子,所以他们才能如此熟练地进行破坏活动。可以说,这是做了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虽然有些成员是曾经在庄园生活过,但是,当他们加入DH,开始危害庄园的时候,他们就不再是庄园的一员,而是站在了庄园的对立面。对于冥顽不化,一意孤行,将庄园居民安全视若无物的成员,庄园的态度是——不问出处,绝不姑息。”

  “观众朋友们,刚刚洛克行政官已经表明了庄园的态度,庄园维护居民们安全的态度是十分坚决的。如果您身边有认识DH成员的摩尔,请转告DH成员:悬崖勒马,为时不晚,投明一念起,刹那天地宽。好的,那么行政官阁下,对于DH可能进行的攻击,庄园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呢?”

  “庄园具体的部署在这里就不便透露了,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绝对够用。在这里庄园也正告DH组织,试图以武力来胁迫庄园,无疑是鸡蛋碰石头,以侵犯他摩利益来满足自己的私欲,是注定要遭到反噬的。庄园各部正严阵以待,如若来犯,勿谓言之不预也。”

  “好的,感谢行政官的解答,相信庄园一定能够化险为夷。观众朋友们,今天的特约连线节目就到这里,感谢各位的收看,我们下期再见!”

  

 六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特约连线节目,我是主持人兔兔。据预警卫星消息,近日DH已经在黑森林部署大量部队,时刻可能大举进犯。骑士团副团长弗兰克已经带领先遣队进入黑森林,搜寻DH组织的动向。现在我们把时间交给前线记者艾米,请艾米为我们带来最新消息。艾米你好!”

  “……”

  “艾米能听见吗?”

  “……”

  “艾米?你能听见吗?”

  “主持人你好!我现在是位于庄园最北方,云雾谜桥旁边。黑森林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是不同以往的是,皇家骑士团的官兵们已经在桥边严阵以待,由瑞琪团长亲自坐镇,以应对各种突发情况。瑞琪团长您好!可以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庄园此次使用的最新装备吗?”

  “艾米你好,各位摩尔们大家好!为了应对DH组织的攻击,庄园列装了一系列高精尖的装备。如先遣队骑士们所使用的单兵装甲,每个装甲都装备了一套轻量级的攻击系统外加一套动力外骨骼,能够保证先遣队的骑士们在敌后高速机动,战术穿插,精准打击。并且通过预警卫星的支持,每个装甲的位置都可以显示在内置的电子地图上,通过光学投射呈现在骑士的面前,方便骑士们互相联络,掩护支援。”

  “哇!实在是太酷了!先遣队的骑士们真是守护庄园的勇士,希望他们都可以平安归来。”

  “哈哈,放心吧艾米,相信装甲的强度,能够抗打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装甲的动力外骨骼采用的可是最新技术,到时候敌人只怕是连先遣队的车尾灯都摸不到呢!”

  “那真是最好不过啦!对了瑞琪团长,这次作战有什么新的,很酷很拉风的,我们没见过的装备吗?”

  “新装备当然有,不过目前还不方便把它们展示给大家。很酷很拉风的话,倒是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最新的战斗小组——喀秋莎!”

  “喀秋莎?”

  “是的。喀秋莎战斗小组是庄园新训练出来的火力支持小队。每16只超能拉姆为一个战斗单位,战斗时,拉姆们会登上特制的攻击架,每4个拉姆蓄能后发射脉冲为一次攻击,每4次攻击为1轮打击。在第四次攻击后,第一次攻击的4个拉姆刚好再次蓄能完毕,可以开始第二轮打击。理论上来说,16只拉姆可以形成一个循环的火力系统,对中近程的地方目标进行火力覆盖。”

  “天哪!这也太酷太拉风了!超能拉姆?和超级拉姆是一样的吗?”

  “不是一样的。超能拉姆是由克劳神父无意中培养出来的特种作战拉姆。他们吸收了能量灶中的能量,作为攻击的动力来源。超能拉姆们通体呈灰黑色,身上有类似电路图的纹路。在蓄能时纹路发出橙色的光,在蓄能完毕之后则发出蓝色的光。为了纪念培养出来超能拉姆的克劳神父,喀秋莎战斗小组也被骑士们昵称为“克劳神父的管风琴”呢。”

  “克劳神父的管风琴,真的是很形象呢。那战斗结束之后,超能拉姆们还可以变回原来的样子吗?”

  “哈哈,这个问题行政官早就想到啦!行政官已经拜托大卫研发了能量回收装置,战斗结束后只要将超能拉姆们体内剩余的能量提取出来就行啦,下一次需要战斗的时候再到克劳神父处充能,其余时间它们都可以当自由自在的普通拉姆。为了褒奖超能拉姆们勇敢的行为,行政官下令。只要它们愿意,随时都可以获得超级拉姆的力量。”

  “不愧是庄园的行政官,考虑事情真是周到呢。看到了这么多高级的装备,我对庄园的力量完全放心啦!我代表其他的摩尔们,祝愿骑士团的全体骑士可以旗开得胜,平安归来!”

  “谢谢艾米,谢谢各位摩尔们!皇家骑士团一定不辱使命,誓死守护庄园!”

仿生烤全羊

摩尔庄园,但是火力不足恐惧症(上)

[OOC预警]

[无脑爽文口嗨预警]

[政教私货预警]

  

   “DH?DH他有几个师?”

  

 

  

  “克劳我说过多少次了,能量炮是拿来防御的,不能总拿来给拉姆充能。这样做能让超级拉姆便宜点儿?真的吗,我不信。”

  “梅森我真的谢谢你,咱能不玩那装甲车了吗?什么?犁地?算了算了也不是不行吧,你和大卫商量商量,拉一条产线军改民,生产核动力拖拉机。”

  “卫兵请通知丝尔特和瑞琪来一下城堡大厅,让丝尔特带上单兵装甲的设计图。”

  “公主殿下,本月月底庄园即将发射最后一颗预警卫星,发射成功后可与其他已在轨卫星组网,对庄园周围一切潜在的危险进行监测。届时...

[OOC预警]

[无脑爽文口嗨预警]

[政教私货预警]

  

   “DH?DH他有几个师?”

  

 

  

  “克劳我说过多少次了,能量炮是拿来防御的,不能总拿来给拉姆充能。这样做能让超级拉姆便宜点儿?真的吗,我不信。”

  “梅森我真的谢谢你,咱能不玩那装甲车了吗?什么?犁地?算了算了也不是不行吧,你和大卫商量商量,拉一条产线军改民,生产核动力拖拉机。”

  “卫兵请通知丝尔特和瑞琪来一下城堡大厅,让丝尔特带上单兵装甲的设计图。”

  “公主殿下,本月月底庄园即将发射最后一颗预警卫星,发射成功后可与其他已在轨卫星组网,对庄园周围一切潜在的危险进行监测。届时请公主出席发射仪式。”

  “喂?汤米是我,洛克。好了不必客套了,对前哨站城墙的加固工程还要多久能完工?还要三个月???不行,最多一个月,糊弄谁呢就让你在城墙上加装反应模块和电磁干扰再换个虹膜识别门,就这要三个月?三个月我一个摩都能装好了!一个月以后我去验收,没得商量。”

  

 

  

  “神父,最近教堂怎么这么冷清啊?”

  “托洛克的福,现在每家每户都装上了赛博教堂。摩尔们愿意祷告的时候可以随时线上祷告,还可以匿名忏悔,把忏悔词备份到云端,这样我在教堂就可以看到他们的历史忏悔记录,再对症下药进行引导。摩尔们都很喜欢,像你这样愿意来教堂的摩越来越少了。”

  “赛博教堂确实很方便,但是看到自己以往的忏悔词真的不会觉得羞耻吗?”

  “洛克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

  “其实还是很有趣的,比如有个摩上个月还在忏悔对神父动了私心,这个月又在询问太喜欢行政官了想把他按在城堡大门上壁咚怎么办。现在的摩啊……”

  “不用面对面忏悔了,大家确实放飞了很多呢……那么神父是怎么回答的呢?”

  “我告诉他如果再敢打洛克的主意,我便亲自上门超度他。”

  “……”

  

 

  

  “喂?我是洛克。噢是汤米啊,城墙加固工程已经完工了是吗?太好了,告诉施工队的队员们,全体休假半个月,去阳光海滩休养,食宿找菩提报销。今晚带大家到尼克餐厅来,我自费宴请诸位。”

  “瑞琪,丝尔特那边已经把单兵装甲量产了,你记得去交接一下。等装甲够一个小队用的时候你就带他们去黑森林安装一下识别雷,记得检查摩脸数据,不要误伤无辜。”

  “行政官阁下,这是这个月的材料采购清单,请您过目。”

  “辛苦你了大力,先放在这里吧,稍后我签字之后会派人给你送去。”

  “行政官阁下!克劳神父称教堂发生了紧急情况,请您赶紧过去一趟。”

  “紧急情况??神父没受伤吧?”

  “目前情况尚不清楚,教堂大门紧闭,除了行政官阁下不许任何摩入内。”

  “真不让摩省心,准备一套救援工具带四个重装卫兵立刻出发!”

  

 

  

  “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拉姆。”

  “你管这个满身电路图的圆球叫拉姆?”

  “bibobibo!bibobibobibo!”

  “它说什么?”

  “它在骂你。”

  “……这就是紧急情况?”

  “拉姆,发射激光脉冲。”

  “BI!BO!”

  “这,这,连重盾都能击穿?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我用能量炮给拉姆充能的时候……它跳进了能量灶……”

  “克劳!我说过多少次!能量炮不能……这也太危险了!出事了怎么办!”

  “别骂了别骂了出事了我也能救回来,我担任庄园守护师数十年你可曾见我有过什么疏漏。”

  “bibo,bibobibobibo。”

  “它说什么?”

  “它说它上一次被主摩饿死就是我救回来的。哎,现在的摩啊……”

  “……卫兵,带小拉姆去大卫那里检查,如果可以的话请大卫着手研发拉姆用能量控制系统,在此之前不能让它离开大卫的控制范围,它的主摩那里我和克劳会亲自去解释。”

  “等一下,洛克,它的主摩已经离开庄园了。”

  “那是谁来给它买的……等等,不会是……”

  “洛克,我说过,用能量炮给拉姆充能会便宜很多。作为神父,对于无家可归的可怜小家伙们我自然尽量有求必应。”

  “克劳,这个月庄园收入减少了26e你有什么头绪吗?”

  “卫兵,我们继续说,等小拉姆的攻击可控后就即刻拟文件征召拉姆志愿兵,带到克劳神父这报道。”

  “怎么又是我!”

  “看看满庄园跑的超级拉姆吧克劳!你这叫戴罪立功。”

  “你不建医院就算了,现在连新兵都扔给我,洛克你没有心!”

  “心已经给你了,我这里自然是没有的。”

  “…………”

鱼YYU子

 政教手书

  注意避雷

  不喜欢不要在这逼逼赖赖,

  喜欢就点个赞评论一下关注一下吧

  么么哒

   

 政教手书

  注意避雷

  不喜欢不要在这逼逼赖赖,

  喜欢就点个赞评论一下关注一下吧

  么么哒

   

02200059
画性转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是女...

画性转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是女孩子贴贴!

画性转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是女孩子贴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