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故事就是故事啊

1431浏览    23参与
小小夕爱芒果葡萄猕猴桃

念头的重要性!时常关照自心的念头,是一种非常好的修行!

念头的重要性!时常关照自心的念头,是一种非常好的修行!

MuZ-Lee

向死而生(昨晚失眠码下的小故事,算是最近自己生活的写照)

我是一台吸塵器,這個家的第二十四個物件


這個家有電冰箱、洗衣機、掃把


但我卻是第二十四個被購入的


它說我可有可無的,掃把也能完成我的任務


「他們不配與我相提並論」


喔,它是這個家的主人,產權證上的所有人


它是個社畜,每天七點出門,晚上六點進家門


它還養了兩隻貓


他們非常討厭,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吸走他們掉落的頭髮


對,就是他們的毛


可是主人卻非常喜歡他們,每天給他們滿滿的吃的,進家門第一件事會滿屋子找他們,晚上還要抱著他們睡覺


它從來沒有抱過我


它只會在我沒力氣工作的時候給我喂吃的,充電,我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清理機器...



我是一台吸塵器,這個家的第二十四個物件


這個家有電冰箱、洗衣機、掃把


但我卻是第二十四個被購入的


它說我可有可無的,掃把也能完成我的任務


「他們不配與我相提並論」


喔,它是這個家的主人,產權證上的所有人


它是個社畜,每天七點出門,晚上六點進家門


它還養了兩隻貓


他們非常討厭,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吸走他們掉落的頭髮


對,就是他們的毛


可是主人卻非常喜歡他們,每天給他們滿滿的吃的,進家門第一件事會滿屋子找他們,晚上還要抱著他們睡覺


它從來沒有抱過我


它只會在我沒力氣工作的時候給我喂吃的,充電,我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清理機器


可在这之前,从我出生的那一刻我被小心翼翼呵护着


我的身體被塑料薄膜和泡沫包裹,分散的裝在那個藍色的盒子裡


我被帶回去的那一天,一個一個零件的組裝好我的身體


當我插上電源那一刻,我的經脈開始活絡,我眼睛慢慢睜開


我看見它丟掉了那個年老色衰的掃把,沾滿了貓的毛髮,以及其他髒東西,他被裹住,身體無法舒展,他被丟出門


但,為什麼他笑了


我知道我要開始工作了


我被主人握著,我開始清掃這個家,也只有在清掃的時候才能看見這個家的全貌


我看見了電風扇,他在咯吱咯吱的作響,主人一把扯掉了他插頭,拿出了遙控器打開了空調,空調嘩啦嘩啦的打開了他的嘴巴,慢慢的吐出了他的氣息,現在是涼的,冬天又會變熱,真是神奇


家裏涼下來的的時候我的工作也結束了,它打開我的胃,裡面全是灰塵和毛髮,它把他們丟進垃圾桶,他們真噁心,我乾淨的身體都被弄髒了


我又被放在了角落裡


我的活動時間結束了,我該睡覺了


睡覺是我最喜歡的時候,因為我可以什麼也不用想也不用去吃掉那些髒了吧唧的東西,做夢了也會告訴自己只是個夢而已,我才不會被丟掉呢


可是總有打擾這寧靜時間的,空調呼呼呼的吹向我,「嗨新朋友」


我不理會


貓伸出了他的爪子「叫你呢?有沒有禮貌,新人要懂禮貌」


我極其不情願睜開眼,內心腹誹「什麼jb玩意」


「大家好,我是新來的,是一台吸塵器」


「那你叫二十四吧,你是第二十四個進家門的」貓在我身上一邊磨爪子一邊說


「好的,我喜歡著新名字」喜歡個屁


「你是來代替掃把大哥的吧,他年紀大了,要退休了」拖把說話了


哼,它幾十塊的東西能和我相提並論嗎


「是的,我是家裡新上任的清理工」


「呵,都是一樣的,你在驕傲什麼」冰箱插話了


呵,你懂個屁,我身體每一個零件都是被精密測量的,我出生的時候被大家呵護著,生怕我受一點傷


「您說的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等之後你就知道我厲害了


「小朋友好可愛啊」「可愛個屁」「它長得好漂亮啊,功能還這麼強」「跟掃把大哥有什麼區別嗎」


家裏的物件都開始七嘴八舌的聊起來了,我越來越困,我感覺我和他們格格不入,我只想睡覺,而他們只想拉我聊天


終於熬到了主人的鬧鈴響了,他們都開始閉上嘴,我想我終於可以睡覺了


「嗨,我是掃把大哥以前的搭檔,我是拖把,我是第二個進這個家門的」


啊好煩,我都快進入夢鄉了,都要聞到了清潔劑的香味了


「啊,您好,以後我們就是搭檔了」


「很開心能跟你再一起工作一段時間」


「什麼意思?」


「我也要退休啦,現在電子產品越來越多我被替代了,下個主人發工資的日子就是我退休的日子」


「啊,好可惜」魯迅說人的悲歡並不相通,其實吸塵器也是


「很開心最後還能跟你最後工作一段時間,快休息吧,主人回來又要開始忙了」


「恩恩,晚安」


接下來的一個月裡,我每天都和拖把一起工作,他說冰箱很好,因為他的銅牆鐵壁能隔絕外界的細菌,保護裡面的水果和飲料,他說空調其實很累,每天隨著氣候被迫調節自己的溫度,他說最舒服的就是鍋了,因為主人不做飯,買回來就擺在灶台上


「為什麼大家都要繞著主人?」


「因為它是主人啊,我們被買回來的那一刻命運就定好了,我們要為主人工作,至死方休」


天哪,這是什麼話,我們被造出來,出生開始被細心呵護長大,就為了在售賣的時候拍個高價,然後為買了我們的人奉獻一生,每日每夜重複這單調而又乏味的工作,這真是令我噁心


主人發工資的日子終於到了


它下單了一個智能拖地機,我那一個月的搭檔他要走了


他的身體上是貓在他身上留下的爪印,是一次一次的污水積攢下來的水垢,他的頭髮寥寥無幾了,我知道他該走了,他年老體衰,他無法再勝任這個工作了


「我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我好久沒有好好看這個世界了,從被帶入這個房子之後我的世界就縮小成了這一百多平米的空間了,我要去感受風我要去體驗雨,我要真真切切地去體會這個大千世界」拖把笑著說


拖把走了,來的是一個智能拖把,他叫二十五,二十五不喜歡說話。接下來的日子裡,我的話越來越少,二十五和我一樣對其他人的茶話會緘口不言,他安安靜靜待著,他彷彿從來不存在一樣,可是我知道他在,我感受得到他的呼吸,我感受得到他和我一樣孤獨,我感受得到,我覺得


我有時候感覺我和二十五是異類,我們是特立獨行的豬,哦不特立獨行的物件,我們的安靜與這個家格格不入,但是我們又是極為默契的存在,我清理表面,他清理裡層,我們是絕佳拍檔


可我還是會想起我的老搭檔,我不知道他現在有沒有感受到了風體會到了雨,他現在在這個大千世界哪個地方呢,這個世界長什麼樣呢,是不是到處都有和我一樣的吸塵器,是不是只有出了這個家門我才算真正的活著


就這樣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了,我吸走的灰塵越來越少,家裡的貓毛與灰塵齊舞,主人也越來越少用到我,它開始咒罵我無能,它說你真是個廢物


我知道離我走出這個門的時候越來越短,每次吸入這些毛髮的時候我一直在咳嗽,有時候還會嘔吐,我沒辦法再做好我的本職工作,可我越來越興奮,我快要親身體驗親眼目睹這個世界了,即便是在我生命的最後時刻


終於,主人拿回了另一台吸塵器,它機械質感的機身,強大的吸力,它的身體在發光


我知道他不久之後也會黯淡無光,但是他現在不懂,他還在昂起他可愛的小腦袋


「走好,好運」二十五終於說話了,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他講話


「謝謝,你也是」


我出來了,準確的說我被丟出來了,我被隨意丟在了垃圾桶,這裏散發著一股令人噁心的氣味,但是這一刻我卻聽到了風的聲音,我感受到雨點在我身上起舞,我感受到這個世界向我問好,我賣力的想向他們展示我,可是我老了,我四肢僵硬,我器官也慢慢衰竭,不過這樣也好,我躺著我就能感受這些,除了這令人作嘔的味道,其他一切都很美好


有人把我從垃圾桶解救出來,我被關在了後備箱,我不知道我會去哪,會是好地方吧


它把我帶去了修理廠,更換了我的零件,清理了我的身體,我的經脈好像又順暢了


我想向它致謝,它沒給我說話的機會,上了車,把我帶進了它的家,我又看到了其他的空調、拖把,我又看到了一個年老體衰的掃把在我進家門的那一刻被丟出去,我感覺我的經脈又被凍住了,我又成為了一個不會說話沒有感情的吸塵器


「我認為一個人總是在死亡。每一次我們不能有所感受,不能有所發現,而只能機械地重複什麼的時刻,就是死亡的時刻」博爾赫斯

放寒假之后一定更的萧竺朱

【原创】麻烦精

前言


大楚有三宝——宋状元的字,楼将军的刀,谢丞相的一夜春宵。

我是晏宁。

我是个麻烦精。

我害的宋状元再也写不了字,楼将军再也提不了刀,谢丞相下了黄泉无人与他赴春宵

chapter6 

“他的笑是假的,却能以假乱真到让人信服,甘愿为之赴汤蹈火,他握着你的手,关心你家中亲人,关心你最近在官场上的状况时的样子诚诚恳恳,你会觉得这个人简直是全天下最好的大善人。”——这是萧瑟对谢瑜的评价,“谢瑜跟你做朋友的时候笑的春风和煦,他看着你时,你会觉得这人真是掏心掏肺的对你好,你也恨不得掏心掏肺的还回去。”

“可他一旦公事公办,不管你们一起喝过几次酒,逛过几次花楼,他抄你全家的时...

前言


大楚有三宝——宋状元的字,楼将军的刀,谢丞相的一夜春宵。

我是晏宁。

我是个麻烦精。

我害的宋状元再也写不了字,楼将军再也提不了刀,谢丞相下了黄泉无人与他赴春宵

chapter6 

“他的笑是假的,却能以假乱真到让人信服,甘愿为之赴汤蹈火,他握着你的手,关心你家中亲人,关心你最近在官场上的状况时的样子诚诚恳恳,你会觉得这个人简直是全天下最好的大善人。”——这是萧瑟对谢瑜的评价,“谢瑜跟你做朋友的时候笑的春风和煦,他看着你时,你会觉得这人真是掏心掏肺的对你好,你也恨不得掏心掏肺的还回去。”

“可他一旦公事公办,不管你们一起喝过几次酒,逛过几次花楼,他抄你全家的时候不会皱一下眉头。”

“你也别觉得丞相大人铁面无私,被抄家的未必是小人

,握着他手的也未必是君子。”

“我自诩是个聪明人,可我看不透他。”

萧瑟被绑在太和殿暗室的石柱上,琵琶骨被锁链穿透,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气和皮肉溃烂的臭味。

数张人皮面具被丢到地上,那是我第一次看见萧瑟的真脸。

谁能想到千面公子萧文若,卸下伪装后的真容竟是如此平凡的一张脸?

又有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张平凡的脸,这样一个在大楚朝堂上以耿直一根筋闻名的大理寺卿,大楚百姓口中的青天大老爷父母官,竟是西狄潜伏在大楚十余年的细作?

“狄国没有输给楚国,只是萧瑟输给了谢瑜。”他大笑道

,“我本以为我是他唯一的朋友,却没想到做了他最大的棋子,狄国想要楚国半壁江山,我却被算计的将河西三十城双手奉上!”

“替我告诉他,他日战场相见,”他看着我,一字一句道,“不是谢瑜做了我刀下鬼,就是文若马革裹尸还。”

“大狄的星空,远比大楚要明亮的多。”

他轻声哼唱着西狄的民谣,仿佛忘记了身体的疼痛,他笑的天真坦荡,神情不像是在牢狱之中备受折磨,反而像是回到了西狄的那片草原,他还是那个骑马自由驰骋的少年,还是那个没被西狄君王认回的,没被皇子身份和间谍任务束缚的平凡牧羊人。

西狄君王说到底还是怜惜自己的血脉,用那河西三十城换回了自己的儿子。

而萧瑟,燕北一战,终是没能马革裹尸还。

他还是心软。

他的剑与谢瑜同时拔出,谢瑜刺中了他的心脏,他却只伤了谢瑜的右肩。

我没有在意谢瑜的眼泪,拔出插在他胸口的长剑,面无表情的又补了一剑。

他还剩一口气,手在空中挥舞了两下,眼眶鲜红死死地看着谢瑜。

谢瑜想要上前握住他的手,我拦下了,冲他摇了摇头。

萧瑟擅用毒,我不能让他冒险。

而事实证明,我多虑了。

“今生负你情谊.......”他道,“若有来世,高山流水,文若为君再奏一曲。”

他睁着眼睛,去了。

失去萧瑟的西狄军队如一盘散沙,当夜便被我们打回了边界。

谢瑜和谈时想将萧瑟的尸体送回故乡,西狄的使者却拒绝了——

“一个战败者,一个让大狄损失了三十城的废物,不配安眠在我们的土地下。”

“萧瑟只是大楚的一介小官,不是大狄的皇子殿下。”

“吾王心中,皇子殿下早已亡故。”

他被葬在边界,离故乡三尺。墓是我挖的,碑是谢瑜立的。

碑上无名,只有四个字——

“高山流水。”

昔日知音,终究是做了陌路人。

萧瑟说谢瑜的笑是假的,他自己的笑又何尝不是假的?

谢瑜的假意里,细看是满满的真心,而萧瑟的真情里,扒开是腐臭不堪的虚伪。

我看着坐在碑前,大口灌酒的谢瑜,一时心境悲凉。

南怀瑾带着部下清理完战场,走过来解下披风围住他瘦削的肩膀。

谢瑜终于哭出声来。

又下雪了。

我看着漫天的雪花,想起多年前跪在雪地里的那个倔强的少年。

这冰冷的世界,还是有人愿意陪着他走那万劫不复的悬崖小道的。

譬如南怀瑾,譬如楼璃玉,譬如,晏宁。

从混乱的梦境中醒来,那披风又回到了我的身上,楼姐不知什么时候醒的,正对着那盛着谢瑜骨灰的盒子无声的哭泣。

这是我第三次看见楼姐哭的失态。

第一次是燕北旧战,楼老将军以身殉国,她面无表情的抱着父亲的头颅回朝,所有人都以为她坚强的挺过来了

,只有我,在下朝后悄悄去了楼府,看她抱着红缨枪跪在楼老将军种的那棵梅花树下哭了一夜。

第二次还是燕北,宋汝昌为她挡了我在暗处射出的毒箭

,昏迷五天醒来成了傻子,楼姐那时候已没了手臂,不能抱着丈夫安慰他,只能将额头贴着他的额头,哭的近乎失声。

第三次,她面容憔悴,两眼无神,像是下一秒就要陪着旧友去了,仿佛碰一下就会碎掉的玻璃娃娃。

我去给她擦眼泪,她没再踹我,安静的坐着,失了魂似的。

“晏宁,我既觉得你聪明,又觉得你傻。”她说,“我虽是我们当中最年长的那个,一直陪你们一起长大,可我却看不透谢瑜,也看不透你。”

“你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没有回答她。

我想要什么?

我是个骨子里烂透了的恶人,既向往着照进我黑暗世界里的光又想要毁掉那些美好,我嫉妒谢瑜,嫉妒萧瑟,嫉妒楼姐,甚至嫉妒当年那个被所有人信任着疼爱着的自己。

我想要赢,想要有资格站在楚曜身边,想要摆脱回忆成为光鲜亮丽的新的自己,想要看大楚一统而我母仪天下

我想要的......真的是这些吗?


 

 

 

放寒假之后一定更的萧竺朱

【原创】麻烦精3

前言:

大楚有三宝——宋状元的字,楼将军的刀,谢丞相的一夜春宵。

我是晏宁。我是个麻烦精。我害的宋状元再也写不了字,楼将军再也提不了刀,谢丞相下了黄泉无人与他赴春宵。

回忆曾经,我其实和谢瑜,和楼璃玉,和南怀瑾,和萧瑟的关系都还算不错。

楼小将军楼璃玉,与我算是闺中姐妹,她长我五岁,却幼稚的很,带我一起绣女红,一起斗蛐蛐,也曾一起逃课逛青楼被先生抓到,一起被罚抄女戒,她那时候还未上战场,带着不谙世事的天真。

狸猫换太子案之前,我还与南谢萧三人喝过不少酒。

谁知现在,萧瑟死在了战场上,南怀瑾恨不得杀了我,谢小丞相也离开赴了黄泉路。

我冷淡的看着楼璃玉空了的袖管——我并不觉得自己在这...

前言:

大楚有三宝——宋状元的字,楼将军的刀,谢丞相的一夜春宵。

我是晏宁。我是个麻烦精。我害的宋状元再也写不了字,楼将军再也提不了刀,谢丞相下了黄泉无人与他赴春宵。

回忆曾经,我其实和谢瑜,和楼璃玉,和南怀瑾,和萧瑟的关系都还算不错。

楼小将军楼璃玉,与我算是闺中姐妹,她长我五岁,却幼稚的很,带我一起绣女红,一起斗蛐蛐,也曾一起逃课逛青楼被先生抓到,一起被罚抄女戒,她那时候还未上战场,带着不谙世事的天真。

狸猫换太子案之前,我还与南谢萧三人喝过不少酒。

谁知现在,萧瑟死在了战场上,南怀瑾恨不得杀了我,谢小丞相也离开赴了黄泉路。

我冷淡的看着楼璃玉空了的袖管——我并不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做错了,倘若楼小将军还能拿起弯刀,宋状元还能提起笔,陛下不会让他们活到现在,从某种角度来说,我救了他们的命。

这一切的开端是什么呢?

当真是一句无心之言。

我只是赞了宋汝昌一句,“状元爷天纵奇才,这科举考试的文章丝毫不逊色于当年的谢丞相。”

我那时并不知,宋状元竟是楚曜的亲兄长。

一句无心之赞,让那多疑的君王,下了决心将宋家连根拔起——太皇太后既然能让他坐上这个位子,万一......宋家又想换个人来扶持呢......

于是燕北一战,楼小将军大破北野,彻底为父亲报了仇

,却被楼家誓死效忠的君王设计失去了双手。

而替她挡了毒箭的宋汝昌,从此成了一个神智只有三岁的傻子。

傻子配残废,倒也一段佳话。

“晏宁!!!”楼小将军声声嘶哑,“我为他留了一条退路啊!哪怕没有虎符,他手里的免死金牌和楼家十二部

,也能送他平安的离开大楚!”

“至于那三城百姓,在他上刑场之前,便已顺着我们挖好的城下暗道安全撤离了!”

“可你为了讨好楚曜拿了他的虎符,谢恩打着兄弟之情假惺惺的骗走了他的金令——谢瑜聪明一世,却输在了交友不慎和利用他的愧疚的亲弟弟手里!你和谢恩,一个狼心,一个狗肺,楚曜给你们下旨赐婚,当真是般配!”

听到最后一句,我原本因胜利而兴奋的滚烫的心脏,瞬间凉的彻底。

“赐......婚?”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明明许我皇后之位,又为何会给我和他人赐婚?

“你当真以为他会娶你?”

楼璃玉弯腰,额头与我相抵,低低的笑,“我的傻妹妹

,你就空有算计至亲好友的龌龊手段,却没有当那小皇帝垫脚石的自觉,你自始至终,也只不过是楚曜收回天下兵权的一枚小棋子罢了……”

“没有晏老将军,没有晏家军,你什么都不是。”

“他要立西狄的长公主,萧瑟的从母(母亲的妹妹)为皇后,那个女人年纪足以当他的母亲,可她的陪嫁是西狄十万兵力,如此一来,五国一统,他也坐稳了皇位,就算我和镇南王真的反了,也丝毫撼动不了他的位子。”

“晏宁,睁开眼看看,这世上真心对你的人,都被你亲手坑死了。”

“是晏宁,口不择言。”我调整好情绪,坦荡地看着楼姐的眼睛,“晏宁从来不是为了楚曜,晏宁为的,是大楚的将来,方才误以为王爷......有伤天下太平之心,才会一时糊涂与王爷顶撞。”

“你在我面前装什么天真。”楼璃玉嗤笑一声,“也难为你,事到如今,还要接着替那小皇帝卖命,我看你去明月楼,主要还是想替那皇帝探一探明月楼楼主的真面目吧。”

我没有回答她,只轻轻说了一句,“谢丞相,已经烧完了,该把火灭了。”

楼姐没有再讽刺我,踩在我小腿上的足也撤了力道,我和她一起看着,看着镇南王亲手收拢谢瑜的骨灰,处理那些化不掉的残骨,他收拢的认真,每块骨头都擦拭干净,一个一个不同大小的锦盒整整齐齐,最后,他竟将谢瑜的一块不知是何处的,白生生的小骨,用红线穿了洞,挂在了胸前。

“你大病初愈,这次扬州一行,还是莫要强撑着与我同行了。”他对楼璃玉道。

“无妨。”

“我也想,送他最后一程。”

......

当夜我们三人启程,镇南王纵马走在前头,楼姐没有手臂握不了缰绳,便找了个马夫赶车,我坐在车厢外,和那村夫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他不知我们身份,只当是富家小姐回乡探亲,“车里的那位小姐,是您的亲人吗

?可怜见的。”

“不是。”我看着满天繁星,“只是比较熟的朋友。”

“她的手臂,是天生的?”

“意外。”

见我态度冷淡,那马夫叹息一声,“还是有钱好哇!就算没手也有下人伺候着,精细养着,这要是搁俺们乡下

,早被父母放街上自生自灭了!没有手能干什么活?不过就是一张能吃饭的嘴罢了。”

“她可不是什么废物。”我冷言道,“车厢里那位可不是什么富家小姐,而是大楚替父征战的花木兰,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将军,燕北十城是她守下,你们吃的粮食,生活的土地,都是她一粒一寸从北野拿回来的,别说是残了,就算她死了,身子也比你们这些人金贵。”

车夫一脸茫然,“女将军?“罗刹将军”楼璃玉?她不是辞官归.....”他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羞愧的向我道歉,到了驿站,又殷勤的去给楼姐找水果解暑。

“俺......俺就是个粗人,说话也不中听,”他捧着刚买来的西瓜,对着车厢的小窗道,“方才说了些昏话,将军若是没听到,就当啥都没有发生,咱把您稳稳当当送到扬州城,要.......要是听到了,您就踹俺两脚......”

“无事,”楼姐的声音带了些倦意,“我已经不是将军了

,无需再对我用什么敬称。”

“您......俺.......”车夫涨红了脸,“今儿这天怪热的,俺给您弄了点水果,一会让那位小姐送进去给您,楼将军,不管您现在当不当官,在咱们眼里,都是大楚顶天立地的英雄,您本就......本来就值得最好的!”

楼姐不再说话,我把瓜拿进去喂她,她不知在想什么,双眼紧紧盯着盛着谢大人的锦盒,勺子到了嘴边也不睬我。

“楼姐,吃点东西吧。”我轻声劝道。

“晏宁,”她看向我,“我恨你。”

“我说过了,”我把水果往她嘴里一送,“等我把谢大人的骨灰送到扬州城,便任由镇南王处置。”

“吃点东西吧,我可不想,楼姐走的比我早。”我笑的灿烂,“无论生死,这棋局,都是我赢了。”

 

 

 

 

等风来的喵

泰坦尼克号

楼下新开了一家咖啡餐馆,但它的主人好像并不醉心于经营。


第一天营业时没有音乐,没有宣传,也没有人声鼎沸的排长队促销,仅仅是店员小哥从昏暗的室内拿出一块黑板,上面用粗体字写着:今日营业。再搬出几盆茂盛的绿植以及遮阳伞和木头椅,然后这就是一家正式营业的店了。


小贝喜欢这家店,这里的氛围是她所需要的。


安静、低调、不引人注目。


在这里,她可以静静地看书,静静地看着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看着路过的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个人的生活都与她无关,而她正好喜欢旁观他们,从一张张淡漠、痛苦、疲惫、欢喜的脸上看出他们都在经受着什么样的生活。


上周店员小哥换成了店员小姑...

楼下新开了一家咖啡餐馆,但它的主人好像并不醉心于经营。


第一天营业时没有音乐,没有宣传,也没有人声鼎沸的排长队促销,仅仅是店员小哥从昏暗的室内拿出一块黑板,上面用粗体字写着:今日营业。再搬出几盆茂盛的绿植以及遮阳伞和木头椅,然后这就是一家正式营业的店了。


小贝喜欢这家店,这里的氛围是她所需要的。


安静、低调、不引人注目。


在这里,她可以静静地看书,静静地看着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看着路过的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个人的生活都与她无关,而她正好喜欢旁观他们,从一张张淡漠、痛苦、疲惫、欢喜的脸上看出他们都在经受着什么样的生活。


上周店员小哥换成了店员小姑娘。


她打听起店员小哥的去向,老板说他考上了研究生,不再来了。小姑娘是他推荐来顶替自己的大学同学。


同学?她促狭地冲老板眨眨眼睛,然后看着小姑娘。也许是注意到了她的视线,小姑娘往小贝的方向看过来,给了她一个腼腆的微笑。


年轻人的微笑中有着喷薄汹涌的活力,这股力量流淌在光洁的脸蛋,毛茸茸的头顶和饱满的胸脯中,通过微笑抛洒出来,滋润着每一个看见它的人们,让他们都回想起自己的青春年少时光,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于是小贝也冲她微笑了一下,扬了扬手中的杯子。


小姑娘赶快过来替她续了一杯咖啡。


今天还挺热。


嗯,入了秋了,大概也快降温了吧。


她对小贝看的书有兴趣。


《看不见的城市》,作家叫什么?卡尔维诺?


唔,我喜欢他的想象力。


时间就从这样的闲聊中流逝了。后来小姑娘和小贝也慢慢熟悉了起来,她告诉小贝自己是心理学专业毕业的,在老家医院做心理咨询师,工作不开心,三班倒的模式和小城市一成不变的生活让她从生理和心理上都双重抗拒,抗拒的结果就是满脸长满了痘痘,那些没有消化下去的情绪变成了“毒素”,从皮肤释放出来。于是她没有告诉家人,偷偷辞职跑到这里来,给认识的同学打了电话,然后得到了这份工作。


这份工作不是个长期职业,不过用来当作过渡也好。她需要忙碌,让她脑子转起来,身体动起来,这样总有一天她就能想清楚,自己到底想要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唔,迷茫。这个词用在这里好像特别合适。


但是小贝想谁不迷茫呢?每天在咖啡餐馆打发时间的自己难道就想清楚了人生的道路了?没有这一回事。想法好像随时在变,并没有定下来。就像身边的人也没有定下来一样。


老板偶尔会插话她们,你们总要想明白自己的生活。她们吃吃地笑,取笑老板的老气横秋。


有一天小贝在街上看见了小姑娘,她的身边站着之前的店员小哥,小贝同时还注意到他们手拉着手。


服装店里的霓虹灯在黑夜里照亮着小姑娘的脸和身体,让她整个人显得光彩熠熠,站在小哥身旁,她笑得很开心。


曾经的店员小哥开始经常到店里来等小姑娘下班,然后他们会一起回到小哥的住处去。偶尔他也会和小贝以及老板攀谈几句。除了讨论时事,也会聊聊未来。


小贝听他讲他租的房子有大大的阳台,阳台外面能看到护城河,出太阳时河面波光粼粼,像铺满了钻石的大道。他在阳台搭了一张桌,桌上放了一盆小小的芦荟,养芦荟的原因是因为它对土壤、肥料的需求并不高,只要有阳光和新鲜的空气,就能茁壮成长。小哥认为他的芦荟是个坚强的斗士,他爱他的芦荟。他说话时小姑娘就会笑眯眯地看着他,为他递过一杯清水,这时他们往往会相视一笑,那么青春洋溢,那么活力四射。


小贝想,这样真好。她几乎记不起自己在他们这个年龄做了些什么。恋爱、青春,好像每个人的人生长河都会流淌过这么一个阶段,然而小贝的这条河从这个阶段流过的速度太快,并没能沉淀下来什么。


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小哥不再来了。小姑娘也不再提起他。她依然笑嘻嘻地为小贝续杯,和她聊她看的书,聊电视节目,一个人从她的生命里消失了,又好像他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她说这些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要生活得自由自在,就像一只鸟。她要爱想爱的人,做想做的爱,喝酒,唱歌,看艺术展。这些才是她想要的生活。青春的回忆,男同学,这些都是生命中的过客,你不能让他们标记你的人生。这些符号就像一杯白水,她说。喝着什么味道也没有。


小贝觉得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一定没有看见身后撂起来的脏杯子和餐盘。


她问起小贝对将来的打算,人生的规划。她拿出一本女性杂志,上面有着一堆测试,选狮子兔子还是大象,你是进取型、保守型还是消极型?好像做了这些选择,人生的路就能被确定。


小贝突然觉得烦躁起来,她觉得自己哪一型都不是,但是她又该怎么表达呢?人类是复杂的,充满变化的,同时也是可塑的,可被摧毁的。人类其实没什么特别,但是人类确实和其他生物不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个性,全世界没有完全一样的人类,即使是同卵双胞胎也不行。


她很想对小姑娘说,你没有你想的那么自由,谁也没办法那么自由。你可以想象你不自由毋宁死的卡门,但是回过头来还是不得不面对生活丢给你的脏盘子。你也没有你想象的有见识,你只是个靠阅读杂志心理测试来寻找生活寄托的女招待。


但是小贝没有这么说,她不能这么说。生活就是bullshit,但是不是人人都有勇气来面对。


它会让你消沉,然后疯掉。


当小贝开始筹办年会活动以后,就再也没有时间去那家店了。每次办活动之前,小贝都有一两个月的时间掉入抓狂状态。办完活动之后,总是像开水里烫过一遍似的,掉一层皮。年会上老板笑呵呵地表扬了她的表现,装着红酒的杯子相互碰得叮叮作响,旁边同事们的脸都是模糊的,唯独老板的笑最突出。那笑容浮在皮囊之上,皮囊之下,依然是恶狠狠的内心在张牙舞爪。


小贝觉得今晚脸有一点酸,大概是伴随着假话的假笑次数太多。每个像今晚一样的夜晚,她都是说着类似的说辞,在职场混过几年的人都会的这些说辞,像电视广告似的,毫不犹豫地滚动播出,说者假装真心,听者假装受用,这年头,在哪里都有戏看,人人都是演员。


踏上回家的台阶之前,楼下咖啡餐馆玻璃门上铃铛的声响吸引了她,使她迟疑地观望。昏黄的路边灯光下,小姑娘店员从店里拖出两个大大的黑色垃圾袋,丢到门前的垃圾桶前。干完这件活,标志着她一天工作的结束。她拍拍手,大大地舒展了一下身体,回头看见了小贝,对她咧着嘴笑了一下。


她招呼小贝到店里坐坐。小贝想这挺好,打烊了,没别的客人了,乐得清静。


小姑娘告诉小贝自己最近学会了调酒,做了好几个新花样,想让她提提意见。其中有一杯用蓝香橙利口酒调制而成,为了增加鲜味,在杯口还抹了一层薄薄的海盐,插上一片橙子,小姑娘说想给这酒取名为海上日落。她一边说,倒入杯中的冰一边融化,发出轻微的碎裂声,小贝想,这就像是撞沉了泰坦尼克号的冰山,而这片蓝色就是北大西洋。于是她提议叫“冰海沉船”。这名字说出口以后,两人突然都沉默了,大概是泰坦尼克号触碰了她们心中一些隐秘,不愿告知他人的情绪。


今天这条街的路灯坏掉了,屋外很暗。小贝看见自己和小姑娘的身影映照在玻璃上,和屋外黯淡的街道叠加在一起。自己用手撑着下巴,就这么看向玻璃中的自己,表情平静而肃穆。身旁的小姑娘站在吧台前,像一尊安静的,不愿说话的雕塑。


小贝转头看向小姑娘,她头一次这么笃定地看着她,她们的距离很近,近到能让她看清她长睫毛在脸上映下的倒影,以及嘴唇上细密的绒毛。

外面一片漆黑,看不见树,也看不见人。于是小贝站起来,开始亲吻这饱满充满活力的嘴唇,湿润的触感,冰冷的鼻尖,以及从唇上相互传递而来的淡淡咸味,就像北大西洋吹过的海风。


这时她很想告诉小姑娘,你知道吗?人人心中都有一艘泰坦尼克号。

桃李

平行时空

回家路上,碰到一个跌倒的小女孩,小女孩很乖巧,摔倒了也不哭,一直努力的想站起来。另外一个年龄大一点的女生在旁边手忙脚乱的看起来相当不熟练。应该是她姐姐吧。我就准备帮着扶一把。那姐姐抬头看我,我也看清了这个女生,齐肩中长发,微卷,年轻的脸庞很好看,皮肤白皙细腻,她一直对我笑着道谢,阳光下的她像是发着光,一瞬间深深的吸引着我。


她声音很温和,讲起话来带着一点点开朗,自我介绍之后问我的联系方式。我怕她以为我是故意这样搭讪,就笑着说不用,她还是很坚持并告诉我以后可以去找她一起玩。

她一步三回头的跟我告别,不舍的表情说着重复请求的话,对着我笑。


我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就去她指给我的那个方向。然...

回家路上,碰到一个跌倒的小女孩,小女孩很乖巧,摔倒了也不哭,一直努力的想站起来。另外一个年龄大一点的女生在旁边手忙脚乱的看起来相当不熟练。应该是她姐姐吧。我就准备帮着扶一把。那姐姐抬头看我,我也看清了这个女生,齐肩中长发,微卷,年轻的脸庞很好看,皮肤白皙细腻,她一直对我笑着道谢,阳光下的她像是发着光,一瞬间深深的吸引着我。


她声音很温和,讲起话来带着一点点开朗,自我介绍之后问我的联系方式。我怕她以为我是故意这样搭讪,就笑着说不用,她还是很坚持并告诉我以后可以去找她一起玩。

她一步三回头的跟我告别,不舍的表情说着重复请求的话,对着我笑。


我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就去她指给我的那个方向。然而像是早已预料到的还是迷路找不到。一路上碰到的人都是灰沉沉的,干燥黝黑的皮肤,穿着像旧时期的破旧衣服。


我走到一个路口,向路边闲聊的几位老人问路,他们知道我说的那个女生之后,就劝我好好考虑考虑,一人一嘴的说不停,说那女生就是很会说话,跟谁都愿意多说几句。说千万别因为这个就觉得自己特殊。那瞬间我分明感到一阵失落,继而觉得这感觉实在是可笑,不过是想同她一起玩耍罢了,我突然变得奇怪。


我明明不相信,却控制不住的追问,其中一位胡发花白的老人告诉我,那女生旁边的是她女儿。他说,那女生爱她爸爸,那个小女孩就是他俩的孩子。


真是


越说越是离谱,我一边控制着莫须有的情绪蔓延一边自责自己擅自打听她的过往,这是不信任的表现,这不是我……一张脸表情变化莫测。怀里的猫倒是乖巧,跟它往日里一点也不一样,任我步伐加快,颠的它快摔了也不挣扎。那一刻我爱它对我的信任。因为有它在,即使我越来越害怕,也没有退缩。它无声的安抚着我惶恐的内心和不安的情绪。


我不知道走了多久,四周的氛围并没有变好一点。反而由稀稀疏疏的庄稼变成密不透风的竹林,更是压抑。终于又遇到路人,我似是不清醒,我记不得他的样貌衣着,却记得清楚他说:


顺着这条小路的第四个岔口右转,看到庄重奇怪的巨大别墅就是她的家。


我继续加快走着。


我不明白为什么小小的村落碰到的人都认识她。途中一路都是幽暗的光景。我越想越奇怪,我害怕极了,我只紧紧抱着怀里的猫,却始终不曾停下脚步。



故事就到这里,没有结尾。

噗通

瞎女

在一个古老的部落里,有一位女瞎子。虔诚的信仰着蛇头美杜莎。


这是女瞎子小时候父母还健在的时候讲给她听故事。


相传在很久以前,在某个古朴的山村里,住着一位无与伦比美丽的女子,凡是看过她一眼的人都会为她的美丽失了神志。尤其是她美丽的眼睛。据说是她那神人父亲寻到世界上最美丽的宝石然后镶嵌进去而成了眼珠的。虽然她美丽无比,但却头长毒蛇,与之四目相对即成石像。


刚开始村落里的男人们听说这个传闻。都对美杜莎的美貌蠢蠢欲动却又碍于变成石像的恐惧,没有男人去看这美丽的女子。但在村落慢慢壮大,慢慢繁盛之后。男人们开始蠢蠢欲动,这些男人们拥有比最开始小村落里的男人们更先进的技术与更大的胆子。...








在一个古老的部落里,有一位女瞎子。虔诚的信仰着蛇头美杜莎。


这是女瞎子小时候父母还健在的时候讲给她听故事。


相传在很久以前,在某个古朴的山村里,住着一位无与伦比美丽的女子,凡是看过她一眼的人都会为她的美丽失了神志。尤其是她美丽的眼睛。据说是她那神人父亲寻到世界上最美丽的宝石然后镶嵌进去而成了眼珠的。虽然她美丽无比,但却头长毒蛇,与之四目相对即成石像。


刚开始村落里的男人们听说这个传闻。都对美杜莎的美貌蠢蠢欲动却又碍于变成石像的恐惧,没有男人去看这美丽的女子。但在村落慢慢壮大,慢慢繁盛之后。男人们开始蠢蠢欲动,这些男人们拥有比最开始小村落里的男人们更先进的技术与更大的胆子。于是开始有人召集大家,相约一起去看。


本着人多力量大的想法,部分大胆的男人们出发了。他们浩浩荡荡,向着山的高处去。


所有的男人看到的都是坐在山崖边上的曼妙女子,虽然这些人没见过她的样子。但光光是看到她曼妙的身姿,仿佛她美丽的面容就已经浮现在眼前。


有男人想要开口,喊蛇女回头看看。却被领头制止了。说不定传言是真的。大家这么多人在这里,谁也不能轻易出事。于是第一次探险就这样简单结束。


大部分男人们在探险结束之后任然对美杜莎念念不忘,技术看不见她的脸。却仍将自己梦中情人的脸代替上去。在不碰触禁忌的前提下以满足自己的幻想。


只有小部分人群。不满足于单纯的幻想,他们决定,亲自去探险一下。


上一次想要大声喊叫的那个男人在一个雾蒙蒙的清晨出发了,他把自己打扮得潇洒利落后向着记忆中的路线走去。蛇女还是坐在那个地方,漫山的大雾衬得蛇女的身形更加迷离迷人。男人不禁喊出了那个另他魂牵梦绕多日的名字:美杜莎!


意料之外的事情是她并没有回头,男人感觉她好想身体颤了颤,仔细一看却又什么也没有。


整个村的人都知道男人独自去了山的那一头。


当这个男人从山上下来之后,发现大家都在翘首以盼这个英勇的男人的战果。男人在心底嗤笑其他人们的胆怯。却也不知道如何开口,毕竟他并没有见到蛇女的样子。


于是谎言开始了。“那是我见过最美丽的脸庞。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在我见到她的第一眼,我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噢!天呐!大伙儿们!我被她的美丽噎住了!当她看向我时,我感觉天地似乎只剩下了我和她。什么?你说对视就会变成石像的传闻吗?哦哈哈哈,那肯定是谣言!你看看我!”


男人转了个圈。


“说起眼睛,我不得不和你们说说她的眼睛!她那美丽的眼,像在夜里闪耀着光芒的露珠,那样温柔。哦我的伙计们,拜托你们去见见这位美丽的女子吧!否则将抱憾终身的!”


男人回到了家中,他不知道是怎么回来的,一路上羡慕的目光快要将他淹没了。


当村里的男人们听完这段对话之后,都开始蠢蠢欲动,唯一一个男人在与美杜莎的对视之后仍然安然无恙这件事情,无疑是最直接的导火线。


没过多久,男人们就相约着上山去了,当然,那第一位男人也在被邀请之列。


他似乎成了人群中的领袖,一路上,他又唐哉皇哉的和大家谈论着他新想象到的画面。不亦美乎。


蛇女还是坐在那个地方,男人们的心态却不如之前那样了。


大家开始问第一个男人接下来该怎么做。答案也在预料之内。于是此起彼伏的叫喊声回荡在山谷中,闯进蛇女的耳中。


她在之前的日子里也听到了一声叫喊,以为是错觉,毕竟千百年没有人唤过她了。而如今,这样真实的呐喊,令她觉得真实。她转过头,寻找声源,好想是在那里...


她捉摸着走去,这条路早已走过千遍万遍,就算眼前一片漆黑,也走的顺畅。


循着记忆中的声源走去。摸到的却是一大群的石像。奇怪,这里并没有这些东西的。难道是看她背着身子,所以开始动了起来吗?蛇女发现并没有什么意思之后,又坐了回去。


女瞎子回忆完这个故事,就磕头在蛇女的石像前拜了拜。这是她每天都要做的事情。她一直希望拥有蛇女这种能力去毫不吹灰之力的让那些欺负他的人当场死亡。


或许不该说是人,是石像,总有一些石像喜欢在她身后打她,等她转过身来,却又变成石像不敢动了。







小小夕爱芒果葡萄猕猴桃
想通的事情多了, 期待的事情也...

想通的事情多了,

期待的事情也就越来越少了

想通的事情多了,

期待的事情也就越来越少了

逃避惯犯

孤独精

      一个人孤独惯了,孤独的情绪就积攒起来了,久而久之,量变引起质变,孤独就化成了实质,名字就叫孤独精。某一天孤独的人遇见了另一个孤独的人,孤独精也遇见了另一个孤独精,孤独的人因为有了陪伴所以不再孤独,孤独精也因为主人的快乐而快乐。而失去了养分的两个孤独精终于消失在某一天的夜里,自始至终没有来过的痕迹。

      一个人孤独惯了,孤独的情绪就积攒起来了,久而久之,量变引起质变,孤独就化成了实质,名字就叫孤独精。某一天孤独的人遇见了另一个孤独的人,孤独精也遇见了另一个孤独精,孤独的人因为有了陪伴所以不再孤独,孤独精也因为主人的快乐而快乐。而失去了养分的两个孤独精终于消失在某一天的夜里,自始至终没有来过的痕迹。

幼苗甜菜

翻阅相濡以沫的梦

长不过天地间

翻阅相濡以沫的梦

长不过天地间

市井烟火

偷故事的人 2

bgm推荐:怎么了—周兴哲


又是日常的一天,太阳卡着点准时升起,天安门的国旗也已准备就绪。

7:00AM

上班的人匆忙起身,刷牙洗脸,准备开启新的一天。楼下都是熟悉的早饭香味。

“老板,一份豆浆油条,带走”是熟悉的声音,是小蓝的声音不会错。和她打完招呼,我们各自走去上班的路。

小蓝住在我的楼下,和我的上下班时间差不多,我们经常能碰到,一来二去混了个脸熟。

8:00PM

异地能遇到同乡是个缘分,更何况住在一栋楼里。到家之后忍不住,又跑到楼下看看她家灯有没有亮,没有亮我就下楼等着和她偶遇,聊上几句。

啊,她回来了。灭掉手中的香烟,说句好巧,和她在楼梯间聊上几分钟,各自走向家的方...

bgm推荐:怎么了—周兴哲


又是日常的一天,太阳卡着点准时升起,天安门的国旗也已准备就绪。

7:00AM

上班的人匆忙起身,刷牙洗脸,准备开启新的一天。楼下都是熟悉的早饭香味。

“老板,一份豆浆油条,带走”是熟悉的声音,是小蓝的声音不会错。和她打完招呼,我们各自走去上班的路。

小蓝住在我的楼下,和我的上下班时间差不多,我们经常能碰到,一来二去混了个脸熟。

8:00PM

异地能遇到同乡是个缘分,更何况住在一栋楼里。到家之后忍不住,又跑到楼下看看她家灯有没有亮,没有亮我就下楼等着和她偶遇,聊上几句。

啊,她回来了。灭掉手中的香烟,说句好巧,和她在楼梯间聊上几分钟,各自走向家的方向。

11:30PM

我想着明天又是能见到小蓝新的一天,入睡了。

小蓝躺在床上,久久未能入睡,

在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她和我并不是老乡,上下班的时间也并不一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