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故人

1512浏览    265参与
青柠檬茶水。

记故人

2020年2月20日10点42分。

我的班主任。宣告死亡。

直到最后他都忙着关心我们的学习情况。

忠于信仰,死于信仰。

这一趟承蒙关照。


“君安否?”

一人一笔一书卷。

柃疏灯火明灭,晨曦云缝交替。

事事以良善柔暖之心相待,责为心中道义。

顽劣跳脱与之泾渭分明,流年经此磨平数道棱角。

曾为职责二字不加保留,每每存了几分执拗,点灯熬油与萧瑟暮光彻夜谈欢。

曾以浅淡之表掩诚赤之心,喜怒不形于色,悲疲不露于声。

眉宇凌厉不见半分柔意,旋身一瞬眼尾微扬,收了伪饰真情实感。

“别嘚瑟了好好学习吧。”

宇宙山河烂漫,故人星眸着光。

道是人间至善。

温柔,清醒,一尘不...

2020年2月20日10点42分。

我的班主任。宣告死亡。

直到最后他都忙着关心我们的学习情况。

忠于信仰,死于信仰。

这一趟承蒙关照。



“君安否?”

一人一笔一书卷。

柃疏灯火明灭,晨曦云缝交替。

事事以良善柔暖之心相待,责为心中道义。

顽劣跳脱与之泾渭分明,流年经此磨平数道棱角。

曾为职责二字不加保留,每每存了几分执拗,点灯熬油与萧瑟暮光彻夜谈欢。

曾以浅淡之表掩诚赤之心,喜怒不形于色,悲疲不露于声。

眉宇凌厉不见半分柔意,旋身一瞬眼尾微扬,收了伪饰真情实感。

“别嘚瑟了好好学习吧。”

宇宙山河烂漫,故人星眸着光。

道是人间至善。

温柔,清醒,一尘不染。

然。往后朝夕。

春风不羡,故人不归。

笑醉山外

无期:所谓,所期,所望……所以,皆如是。

无期:所谓,所期,所望……所以,皆如是。

肖陈墨

Spectator I miss错过U

有一些后悔了

后悔为什么要去吃那家烤鱼

我那么喜欢的你

这城市很大我以为我们永远不会再遇到

结果那么巧的一天我没有化妆

你穿着那件我非常熟悉的外套

宝蓝色的蝴蝶🦋变深蓝色

你瘦了一些 变黑了

我愣在原地看着你

你回头看着我

明明不足5平米的过道

我们之间却仿佛隔了 整个银河系

我想叫你的名字 可是我没有

我们都没有机会再重新选择

我知道重来一次我们两个可能还是会像刺猬一样 

小心翼翼拥抱 故作凶狠倔强

你还是那个我最喜欢的男孩

你还是那个很坏的小孩 

学不会很乖

就这样下去吧

我们像两条相交的...

有一些后悔了

后悔为什么要去吃那家烤鱼

我那么喜欢的你

这城市很大我以为我们永远不会再遇到

结果那么巧的一天我没有化妆

你穿着那件我非常熟悉的外套

宝蓝色的蝴蝶🦋变深蓝色

你瘦了一些 变黑了

我愣在原地看着你

你回头看着我

明明不足5平米的过道

我们之间却仿佛隔了 整个银河系

我想叫你的名字 可是我没有

我们都没有机会再重新选择

我知道重来一次我们两个可能还是会像刺猬一样 

小心翼翼拥抱 故作凶狠倔强

你还是那个我最喜欢的男孩

你还是那个很坏的小孩 

学不会很乖

就这样下去吧

我们像两条相交的直线不会再汇合

我会悄悄偶尔想念你

我知道你是我羡慕的肆无忌惮的样子

粉色的酷跑 你是个坏小孩

翻遍了微博找你的微信名字Spectator

一无所获

傻子  那时还以为你就是答案

结果只是 仅供参考

笑醉山外

知君他乡应无恙

世事桥头经风雨,
人生岁晚忆江涛。
珠帘带雨惊好梦,
白酒随风醉声娇。
且观红尘随世态,
心怀万里路迢迢。
知君他乡应无恙,
任我午夜听雨潇。

(除夕夜11:55)

世事桥头经风雨,
人生岁晚忆江涛。
珠帘带雨惊好梦,
白酒随风醉声娇。
且观红尘随世态,
心怀万里路迢迢。
知君他乡应无恙,
任我午夜听雨潇。

(除夕夜11:55)

清明思弦梦

【梦境】11.繁花

11.繁花


文/思琴


又是一年的圣诞节。

同事们在互送贺卡,我也收到了几张。打印的,没有手写贺卡那么充满了人情味,反而更显出一种人去楼空的荒凉感。

在习惯了自我封闭之后,我不曾对任何人主动交出我的善意。

直到一张印花手写贺卡被递到了我面前,娟秀和苍劲结合的字迹,温婉且不失潇洒。

“圣诞快乐。” 她笑着对我说。

我惊讶地接过:“圣诞快乐...景故潇。”

贺卡上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圣诞快乐,但在角落里写着:竹庄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这是我最喜欢的诗句。

景故潇推开了我封闭的门,尽管她并不怎么擅长言语,也并不怎么擅长表达情感。她沉静,温柔,举止大气,她是那么一个好姑娘啊。

我并不知道她为什...

11.繁花


文/思琴


又是一年的圣诞节。

同事们在互送贺卡,我也收到了几张。打印的,没有手写贺卡那么充满了人情味,反而更显出一种人去楼空的荒凉感。

在习惯了自我封闭之后,我不曾对任何人主动交出我的善意。

直到一张印花手写贺卡被递到了我面前,娟秀和苍劲结合的字迹,温婉且不失潇洒。

“圣诞快乐。” 她笑着对我说。

我惊讶地接过:“圣诞快乐...景故潇。”

贺卡上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圣诞快乐,但在角落里写着:竹庄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这是我最喜欢的诗句。

景故潇推开了我封闭的门,尽管她并不怎么擅长言语,也并不怎么擅长表达情感。她沉静,温柔,举止大气,她是那么一个好姑娘啊。

我并不知道她为什么对我如此善意。

我带着疑惑。

过了几天便是元旦,我也用心准备了一张贺卡送给她,不出意外的,我也收到了她亲自制作的贺卡。我捏着一角,心里五味杂陈。

叶轻尘,夏南谨,康月云...多少我用心对待的人啊,却不如刚走近的景故潇,来的用心。

我轻轻抱了一下她,我说:“谢谢你。”

她没有说话。

也许她不知道说什么,也许她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也许她刻意保持了沉默。

但这无关紧要。

我们的交往越来越密,从上班见面打招呼,到一起去食堂,再到私下约着逛街等等。

她并不是一个长相出众之人,甚至清秀都算不上。可她身上总有一种沉静内敛的气质,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不引人注目,但当你一旦注意到,便会移不开眼睛了。

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干净的感觉,不掺杂任何的索取与市侩,我才会慢慢和她走到了一起。

景故潇对书法有一种偏执的热爱,而我则是异常喜爱各类墨水和钢笔,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有共同的爱好。

我择了一支没有新潮气息的老款钢笔,挑了牛皮纸盒,袋子上缀了永生花。

毕竟,我老是觉得,太流行的东西总略显轻狂浮躁,太华丽的东西总略显张扬俗气。

而像鲜花这种易碎易逝的物件,像烟火一样绽放一瞬片刻消散的,虽然热情,娇艳,美丽,充满了幻想和憧憬,可却不太适合表达友谊。或许对于爱情来说,这样的浪漫有着别样的意义,可对于友情,意义却总是了了。​

景故潇收到后,没有多说什么话。或许,她就是一个沉静而内敛的人。​

​夜深人静之时,收到了她发来的微信:

“宜修,”​

“相见恨晚,”​

“但我觉得也不算很晚,你觉得呢?”​

我凝视着那几行字良久,一滴泪划过脸颊:

“谢谢你..”​

​那一道光最后终于冲出黑暗,寂静苍穹之下等待的人终究迎来了属于自己的破晓。绮丽的星空是幻境,终将破碎,玫瑰色的夕阳是泡沫,终将湮灭,唯有即将到来的朝霞带着炯炯的目光,是人间永恒的风景,是我心中怒放的繁花。

可能缘分就是这么的妙不可言,人生的轨迹也这么交错纵杂,因为个人原因,我们仅仅相处了短暂的一年,就去了不同的城市发展。

​而若干年后的早晨,我收到了来自她的问候。

“宜修,”​

“近来怎么样?”​

这一道问候仿佛穿越了时空,我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多年之前的那个灼目的​朝霞。

我带着微笑,

“一切都好。”​


(失踪人口突然回归!!我只是想证明一下梦境系列并没有被我遗忘!)


故人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故人真是一个既温暖又悲凉的词。

“长跪问故夫,‘新人复何如?’‘新人虽言好,未若故人姝。’”

可你虽念着故人,身边也有了新人相伴。

我望有那么一天,故人相逢,树都老了,白发苍苍,你仍在我眼神里温柔缱绻。


故人真是一个既温暖又悲凉的词。

“长跪问故夫,‘新人复何如?’‘新人虽言好,未若故人姝。’”

可你虽念着故人,身边也有了新人相伴。

我望有那么一天,故人相逢,树都老了,白发苍苍,你仍在我眼神里温柔缱绻。


笑醉山外

且伴书香看风云

午夜无端梦魂惊,
醒来默听雪雨声。
何须屈指知五载,
无奈细数已半生。
纵识红尘千千万,
却无一人是知心。
原知缘来亦缘去,
且伴书香看风云。

午夜无端梦魂惊,
醒来默听雪雨声。
何须屈指知五载,
无奈细数已半生。
纵识红尘千千万,
却无一人是知心。
原知缘来亦缘去,
且伴书香看风云。

笑醉山外

故宫梦里星初散

白首灯前愁只影,
一梦黄粱谁关门。
冷雨听歌非因老,
愁多梦碎易伤情。
前尘解醉纷如雪,
往事消愁暧似云。
叶落有思归无路,
客泪依枕恐染尘。
故宫梦里星初散,
烟雨亭外水照人。
千山万水知何在,
岁晚把酒独思君。

白首灯前愁只影,
一梦黄粱谁关门。
冷雨听歌非因老,
愁多梦碎易伤情。
前尘解醉纷如雪,
往事消愁暧似云。
叶落有思归无路,
客泪依枕恐染尘。
故宫梦里星初散,
烟雨亭外水照人。
千山万水知何在,
岁晚把酒独思君。

九万里迟暮
“彼时私交甚笃之友今朝已行过千...

“彼时私交甚笃之友
今朝已行过千里之遥.”

“彼时私交甚笃之友
今朝已行过千里之遥.”

青山独往时

白雪送归

刚写完的一首古风填词,直接用了原曲的名字,原曲《白雪送归》——风吹心散


话久未觉雪初霁   远望山小云低

悄然起​   负手立   天寒人行路迷

词中心绪还未寄   转眼就是别离

沏一盏风雪淋漓   隔岸灯火熄


孤鸿踏雪痕   所愿不由身

命运   偏有人不畏

前路风如晦   回首雨雪霏

世事   难论谁错谁对


窗边烟雨寂   眼尾沟壑四季

岁更易   懒寻迹  ...

刚写完的一首古风填词,直接用了原曲的名字,原曲《白雪送归》——风吹心散


话久未觉雪初霁   远望山小云低

悄然起​   负手立   天寒人行路迷

词中心绪还未寄   转眼就是别离

沏一盏风雪淋漓   隔岸灯火熄


孤鸿踏雪痕   所愿不由身

命运   偏有人不畏

前路风如晦   回首雨雪霏

世事   难论谁错谁对


窗边烟雨寂   眼尾沟壑四季

岁更易   懒寻迹   浮沉事俱往矣​

言道流光把人抛    阖眼却更清晰

当时一舟一寒江    一去一天地


孤鸿踏雪痕   所愿不由身

命运   偏有人不畏

前路风如晦   回首雨雪霏

世事   难论谁错谁对


白雪纷纷

往事留余温   复醒又困顿

等到   岁暮风停酒陈

才敢话旧岁   旧岁凉如水

并霜雪   未置其身也醉


月来星碎   雪夜闻犬吠

搁笔低声问叩门者谁

半晌语迟   笑答故人归

门中人门外人庭中落雪深


言多不知久   欲明南山陲

风烛已尽只留旧茶一枕

此去何时归   天寒路渐沉

孤舟苇   风如晦   雨雪霏



长谢君无敬

【原创/国庆快乐】故人

故人

1、
时隔多年,我重又回到了A市。

2、
在我看来,"故人"一词有着百转千回的无尽意蕴,萍水相逢点头之交的,不能算作故人,一场争辩后面红耳赤分道扬镳的亦不能。所谓"故人",于我而言,指的大概是楸吧。

我和楸是幼时相识,缘分的是,从幼儿园一路到初中,班里都有她明媚的身影。我曾嘲笑过她,说她活像个菟丝子,叫我怎么都摆脱不掉。

说这话的我并非真想摆脱她,可谁又曾料想到,后来的命运会是如此。

3、
小学和初中在同一个校园里,整个校园逼仄拥挤,和校长脑满肠肥的形象相去甚远。没有浓密的绿荫可以遮蔽说悄悄话的人儿,也没有足够大的操场可供恣意放飞。唯有教学楼后的一处秋千,可以供...

故人

1、
时隔多年,我重又回到了A市。

2、
在我看来,"故人"一词有着百转千回的无尽意蕴,萍水相逢点头之交的,不能算作故人,一场争辩后面红耳赤分道扬镳的亦不能。所谓"故人",于我而言,指的大概是楸吧。

我和楸是幼时相识,缘分的是,从幼儿园一路到初中,班里都有她明媚的身影。我曾嘲笑过她,说她活像个菟丝子,叫我怎么都摆脱不掉。

说这话的我并非真想摆脱她,可谁又曾料想到,后来的命运会是如此。

3、
小学和初中在同一个校园里,整个校园逼仄拥挤,和校长脑满肠肥的形象相去甚远。没有浓密的绿荫可以遮蔽说悄悄话的人儿,也没有足够大的操场可供恣意放飞。唯有教学楼后的一处秋千,可以供课余之时消遣。

然而,秋千只有一个,僧多粥少,自然人满为患。我和楸每次都趁午间自习的时候偷偷溜出教室,去荡在秋千上——这时候便没旁人霸占那唯一的秋千了。

每次我坐在秋千上,她必定会用最大的力气将我推出去,那时的我只能死死地攥住绳索,生怕自己来一次失足;换了她,被推出去后,她却张开双臂,像是要拥抱天空,然后低声格格地笑。

我也在她身后,看她做一朵流云,便忽而想到了一句诗:

"——未将梅蕊惊愁眼,要取楸花媚远天。"

4、
楸成绩不好,甚至可以说很差。初中三年她过的很苦恼,学海即是她的苦海,即使她足够努力,成绩也毫无起色。

中考成绩出来后,一连几天,楸都没有来找过我,也没有回我消息。在我的连连追问下,她才回了几个字:

"…我没有高中上了。"

只一眼,我的心就沉入了谷底。

5、
后来,我和楸便猝然地没了联系。我担心她处在低谷中,却每每都不敢冒然去找她,而她更是再没给我留过只字片语。逐渐地,楸在我的生活中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升入高中后,我渐渐无暇去顾及一个甚至连音容都慢慢模糊了的故人,只是有时无端地会想起她的名字,脑中一片无措的空白,以及心下蓦的一阵刺痛。

我有时候会想——原来割舍掉一个存在了那么多年的人,竟也是这样平淡吗?

整整三年,我们形同陌路。

6、
后来,我又见到了楸一次。

那是高中毕业后的一天,我随母亲去电影院观影。我边入神地看着屏幕上的宣传画边向前走,忽然不小心撞倒了什么东西。我低下了头——原来是道旁卖矿泉水的地摊。

我连忙弯腰将被撞倒的水瓶扶起,歉意地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地摊主人好像是个年轻的姑娘,此前一直低着头,闻言抬头淡淡道:"没事。"

我看清了她的面容,心好像被火灼了一下,忽的一缩,久别重逢的欣喜和突如其来的酸楚一同涌上心头。

是楸。

竟然是楸。

她显然也认出了我,几乎脱口而出:"是你!"

但说完没几秒,她便埋下头去,看着她身下的摊子,好像局促不已。

我压下心潮,看着她孤身一人挤在逼仄的角落里,贩着一些低廉的日常物品,不由地支吾了片刻:"你…你怎么这样了?"

她没有抬头,只是答:"没什么…怎么样,都不过是要活下去。"

这不是我记忆中的楸会说的话,这不是。我认识的楸明媚而洒脱,是秋千之上曾拥抱天空的流云,不应为生计而困苦,为岁月所磋磨。

我喉间忽而涌上了千言万语,我想问她初中之后去了哪里,又一直在做什么工作,问她的家人何以至此,让她孤身出来讨生活。我甚至想像从前那样上前抱住她,但我没有,都没有。所感所想都欲说还休,只徒留一阵无用的酸楚。


回家后,我忽然又拨了她的电话。接通后,我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了,只是问:"你在做什么…?"

她平静地答:"如你所见,罢了。"

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7、
多年以后,我重又回到了这座城市。回来的第一天,我便赶去了以前的学校。那里,秋千早已被拆除,只剩下两旁的秋千架,刻满了岁月的划痕,还在静默地伫立着。

那里又有了新的欢声笑语,只是故人不再。

笑醉山外

等闲莫道花解语


偶思往事梦魂惊,
夜深难寐忆前尘。
一别五载君可好?
小窗明。

或恐当日已负卿,
可怜而今白发生。
等闲莫道花解语,
听雨声。


偶思往事梦魂惊,
夜深难寐忆前尘。
一别五载君可好?
小窗明。

或恐当日已负卿,
可怜而今白发生。
等闲莫道花解语,
听雨声。

liyuchen_ansom
一觉醒来外面漆黑一片。又梦到要...

一觉醒来外面漆黑一片。又梦到要误机,这次目的地是南京。同学们都准备好去机场了,剩下两个人发现买错了机票,其中一人是我。醒来打开手机看到未读信息,是猫叔。他说如果当初我再努力一点,坚持让你留下来或许我们的结局会不一样。当时应该坚持的。眼中霎时起了雾。但仍告诉他,并未后悔当初的决定。也不是很重要了。聚散离合,是人生必经的桥段不是么……终归,谢谢。

一觉醒来外面漆黑一片。又梦到要误机,这次目的地是南京。同学们都准备好去机场了,剩下两个人发现买错了机票,其中一人是我。醒来打开手机看到未读信息,是猫叔。他说如果当初我再努力一点,坚持让你留下来或许我们的结局会不一样。当时应该坚持的。眼中霎时起了雾。但仍告诉他,并未后悔当初的决定。也不是很重要了。聚散离合,是人生必经的桥段不是么……终归,谢谢。

清明思弦梦

【梦境】10.孤独

10.孤独


文/思琴


什么是孤独?

林语堂先生说:孤独这两个字拆开来看,有孩童,有瓜果,有走兽,有飞虫,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口,人情味十足。稚儿擎瓜柳棚下,细犬逐蝶窄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惟我空余两鬓风。--孩童走兽飞虫自然热闹,可那都和你无关,这就叫孤独。

我想:热闹两个字拆开看,有执手的恋人,有挥汗的晨跑者,有大门,有市集,各种的摊位商店,足以撑起一个早春上午的街道,烟火气十足。执子倾心行者忙,两旁巷口声不绝。人间烟火气息浓,惟我空余两袖风。--行人门市摊位自然热闹,可那都与你所处的环境截然相反,这就是孤独。

孤独是工作疲惫时昏黄的灯光,满眼的资料,窗外的斜阳。

孤独是梦中醒来时...

10.孤独


文/思琴


什么是孤独?

林语堂先生说:孤独这两个字拆开来看,有孩童,有瓜果,有走兽,有飞虫,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口,人情味十足。稚儿擎瓜柳棚下,细犬逐蝶窄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惟我空余两鬓风。--孩童走兽飞虫自然热闹,可那都和你无关,这就叫孤独。

我想:热闹两个字拆开看,有执手的恋人,有挥汗的晨跑者,有大门,有市集,各种的摊位商店,足以撑起一个早春上午的街道,烟火气十足。执子倾心行者忙,两旁巷口声不绝。人间烟火气息浓,惟我空余两袖风。--行人门市摊位自然热闹,可那都与你所处的环境截然相反,这就是孤独。

孤独是工作疲惫时昏黄的灯光,满眼的资料,窗外的斜阳。

孤独是梦中醒来时倾泻的月光,皱褶的被褥,空茫的房间。

孤独是独自行走时街边的叫卖,不息的车流,说笑的行人。

孤独是当你作为儿童时,火车站里身旁大人将你安置一方,与别人说笑。

孤独是当你成为少年时,体育课上同班同学将你视如空物,自顾自玩乐。

孤独是当你蜕变成人时,职场路中独自一人完成繁多工作,无任何援手。

孤独是当你迈入暮年时,自家庭院坐着摇椅看着花开花落,子女未相伴。

当我饱受孤独时,我对自己说,我宁可付出任何代价,也不要独自一人,绮歌长夜无疾而终。

然后以真心对待我的朋友,却没有换来她们平等的对待。我本以为我是结伴前行,实际上我是独自扬帆漂向万千荒凉。

她们笑着,闹着,肆意享受着,忘记了我是个也会疲累的自私者,忘记了给予我那么一点点的关照,却记得理所当然的收下我的给予。

当我假装繁华时,我对自己说,我宁可忍受万千孤独,也不要欺骗自己,明媚午后消散风中。

白行渊曾对我说:“如果要解释浅显的孤独,那么孤独是从一个小看台走到另一个小看台,却没有任何人与我说话。但当我主动与别人搭话的时候,他们说几句又跑开了。我曾经想过我自己的孤独是不是矫情或夸大事实,但我仔细想过后,发现并不是。”

我曾对白行渊说:“我们从深渊里走出来,好不容易看到了阳光,有人拉着我的手,我以为是带着我一起沐浴在阳光下,但她们又带着我走向深渊,并挡住了透过来的唯一一束阳光。她们沐浴着阳光,问我为什么不到阳光下?”

叶轻尘将我推入深渊,康月云搭了一把手,而我的最后一根稻草,夏南谨,却笑嘻嘻地遮住了映进来的阳光。

白行渊拉我走出深渊,苏珲天搭了一把手,而景故潇破开了阴霾,让阳光照在了我的面前。

能否借我一个世故的暮年,借我执拗,借我后天长成的先天,借我可预知的险。是否这样,我便不会品尝孤独的滋味?

白行渊对我说:“我,你,苏珲天,我们会一直结伴同行。我那么高兴,认识了你们。”

苏珲天对我说:“你总会有一个真正的闺蜜,你自己很好,只是那个人没有到。”

景故潇对我说:“相见恨晚,也不算晚。你我都是对方迟来的闺蜜,无话不说的好友,不论时间过去了多久,我们心里都有一份最原始最纯真的情谊。”

当景故潇带着温柔的笑意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忽然意识到,繁花开了。


笑醉山外

回首往事皆是诗

“别后不知君远近”,
一路悲欢醉红尘。
相逢一笑喜同在,
杯莫停。

故地重游雨淋淋,
曲径幽幽缓缓行。
回首往事皆是诗,
同窗情。

“别后不知君远近”,
一路悲欢醉红尘。
相逢一笑喜同在,
杯莫停。

故地重游雨淋淋,
曲径幽幽缓缓行。
回首往事皆是诗,
同窗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