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252浏览    26参与
山人不爱喝酒

闲来无事上ao3发现的一个离谱事实及吐槽

  关于我为何大过年的要上ao3……小红书上说有很多马龙的双⭐mob本,大为吃惊,前去观摩。正如一位作者所说,他是初生(瞪大眼睛)。

  顺手搜一下原神的文,按点赞数排序,一开始没限制为中文,出来的第一篇是钟公还是公钟我不清楚,好像外网tag没有分那么清楚(但是根据作者给的同人图链接应该是钟公)。Ajax穿成达达利亚的英文同人文,长篇,已经有26章。21年连载到现在,外网同人女也挺牛。作者说灵感是从渣反来的,Ajax改变自己反派的结局。我本想看看有没有中文翻译,没有我可以去翻翻,没想到这篇已经有了三个俄文译文,一个西语译文,一个越南译文和一个泰国译文。真的惊了!

  限制为中文之后,点赞最......

  关于我为何大过年的要上ao3……小红书上说有很多马龙的双⭐mob本,大为吃惊,前去观摩。正如一位作者所说,他是初生(瞪大眼睛)。

  顺手搜一下原神的文,按点赞数排序,一开始没限制为中文,出来的第一篇是钟公还是公钟我不清楚,好像外网tag没有分那么清楚(但是根据作者给的同人图链接应该是钟公)。Ajax穿成达达利亚的英文同人文,长篇,已经有26章。21年连载到现在,外网同人女也挺牛。作者说灵感是从渣反来的,Ajax改变自己反派的结局。我本想看看有没有中文翻译,没有我可以去翻翻,没想到这篇已经有了三个俄文译文,一个西语译文,一个越南译文和一个泰国译文。真的惊了!

  限制为中文之后,点赞最高第一篇——mob散兵。绷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第二篇钟公,也是肉,有被震撼到。

  总之,ao3确实是不错的中国同人女的停车场。另外,钟公/离达真牛!

漫漫喜欢香香饭

突发奇想的有病脑洞(容易被创,慎入)

  空原本是堂堂正正的一块大好直男,结果被女装(其实是在做人类学调查)的阿贝多掰弯了。(过程九曲十八弯所以省略)

  俩人对于做1做0都无所谓,第一次do的时候,空本着自己以前一直是直男就算弯了自己至少得撅别人吧,自告奋勇当了1,宽容的阿贝多老师坦然接受并进行了充足的准备

  结果,空发现对着背对自己趴好的阿贝多,完全,支棱不起来。

  在空绝望地以为他们之间美好的第一次要断送了的时候,阿老师表示预算到了这种情况,并成功上位成了撅人的那个

  空也接受了自己被撅的事实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空原本是堂堂正正的一块大好直男,结果被女装(其实是在做人类学调查)的阿贝多掰弯了。(过程九曲十八弯所以省略)

  俩人对于做1做0都无所谓,第一次do的时候,空本着自己以前一直是直男就算弯了自己至少得撅别人吧,自告奋勇当了1,宽容的阿贝多老师坦然接受并进行了充足的准备

  结果,空发现对着背对自己趴好的阿贝多,完全,支棱不起来。

  在空绝望地以为他们之间美好的第一次要断送了的时候,阿老师表示预算到了这种情况,并成功上位成了撅人的那个

  空也接受了自己被撅的事实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踹断瘸子另一条腿

  平板玩崩三总是闪退问一下是带不动了吗(?

  平板玩崩三总是闪退问一下是带不动了吗(?

搞啥都是ooc的九七

  问问大家这个颜色叫为什么名字!!TWT!!!!!

  问问大家这个颜色叫为什么名字!!TWT!!!!!

ou~清

有没有人教教我怎么上推特?🙉

他妈的,老福特也不太平

一堆人在梗图底下跟他妈愚人众执行官第六席代号似的打预警

还说老福特好呢,我看这块也要成魔神战争一角

那群代号你魔怔了吧🙉🙉🙉🙉

他吗某果地铁站都比你干净


有没有人教教我怎么上推特?🙉

他妈的,老福特也不太平

一堆人在梗图底下跟他妈愚人众执行官第六席代号似的打预警

还说老福特好呢,我看这块也要成魔神战争一角

那群代号你魔怔了吧🙉🙉🙉🙉

他吗某果地铁站都比你干净

陌莫
想的是狼人和吸血鬼哒,觉得今天...

想的是狼人和吸血鬼哒,觉得今天画不完了,万圣节的图昨天晚上才开始画,救命,以后我就算不画也不会在最后一天赶了(༎ຶ-༎ຶ)


有在上色,但是今天之内肯定画不完了,之后画完了再说吧(悲

(悄悄,看了一圈其他人画的,好像都是女巫和狼人,整的我不太自信了,还有点小后悔,女巫的设定真的好戳我啊为什么我当时脑子一抽没想到呢啊呜呜呜

想的是狼人和吸血鬼哒,觉得今天画不完了,万圣节的图昨天晚上才开始画,救命,以后我就算不画也不会在最后一天赶了(༎ຶ-༎ຶ)


有在上色,但是今天之内肯定画不完了,之后画完了再说吧(悲

(悄悄,看了一圈其他人画的,好像都是女巫和狼人,整的我不太自信了,还有点小后悔,女巫的设定真的好戳我啊为什么我当时脑子一抽没想到呢啊呜呜呜

想养一只猫

哎呦我。。当天天唱社会主义好的人没有脾气是吧

服了服了( ̄へ ̄)感觉全世界除了我亲友都在跟我作对

真TM的难受(╥﹏╥)

起那么早,还因为这个事情被家长骂,结果突然通知停课💢 

因为是风纪委员嘛(我不是乱扣分的那种,我是看谁违反就扣谁的)经     常     被       骂(咬牙切齿)

?你问后续啊?我拿着《钢铁是怎样炼成》 这本书代表社会主义狠狠地制裁了他()

服了各位,补觉去了

服了服了( ̄へ ̄)感觉全世界除了我亲友都在跟我作对

真TM的难受(╥﹏╥)

起那么早,还因为这个事情被家长骂,结果突然通知停课💢 

因为是风纪委员嘛(我不是乱扣分的那种,我是看谁违反就扣谁的)经     常     被       骂(咬牙切齿)

?你问后续啊?我拿着《钢铁是怎样炼成》 这本书代表社会主义狠狠地制裁了他()

服了各位,补觉去了

wakeup lin
还想自救,就是还有的救,对吧...

 还想自救,就是还有的救,对吧?

  想想办法吧

  挣扎向前也是向前了

 还想自救,就是还有的救,对吧?

  想想办法吧

  挣扎向前也是向前了

想养一只猫
救,偷偷内卷被亲友发现了⊙︿⊙...

救,偷偷内卷被亲友发现了⊙︿⊙

嗯,这里发表一些感言(第一的职业病):创建这个合集的时候,好像是在一个月前吧!差不多了,四舍五入。不知不觉中,这个合集里就创造了那么多篇文章,感觉跟亲友的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疯疯癫癫的~在这里,我要对我的亲友说,谢谢你们^ω^

救,偷偷内卷被亲友发现了⊙︿⊙

嗯,这里发表一些感言(第一的职业病):创建这个合集的时候,好像是在一个月前吧!差不多了,四舍五入。不知不觉中,这个合集里就创造了那么多篇文章,感觉跟亲友的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疯疯癫癫的~在这里,我要对我的亲友说,谢谢你们^ω^

人类观察者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我感觉手...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我感觉手绘似乎就是比不上板绘和指绘


没上色的就是比不上全彩的


因为明明我自己手绘画的比那些指绘带颜色的好但是就是没人喜欢我的画


平时认认真真画的却比不上那些整烂活的


真情实感的永远比不上矫揉造作的


想要被欣赏,想要评论,想被夸奖,但就是没有


这个世界是不是没救了


还是说我这个人已经无药可救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我感觉手绘似乎就是比不上板绘和指绘


没上色的就是比不上全彩的


因为明明我自己手绘画的比那些指绘带颜色的好但是就是没人喜欢我的画


平时认认真真画的却比不上那些整烂活的


真情实感的永远比不上矫揉造作的


想要被欣赏,想要评论,想被夸奖,但就是没有


这个世界是不是没救了


还是说我这个人已经无药可救了

一只傅家-无圣

上學時候摸的些魚(幹,剛考完試QAQ)

都是在卷子上畫的,有ceno和以前在麥塊的社子還有無聖的肯定(什)

不會畫畫了幹(晚上還要幫同學畫設,麻了)


上學時候摸的些魚(幹,剛考完試QAQ)

都是在卷子上畫的,有ceno和以前在麥塊的社子還有無聖的肯定(什)

不會畫畫了幹(晚上還要幫同學畫設,麻了)


麦子

外面的世界

外面的时间,有我从未体验过的感觉,有我从未有过的想法,有我从来都觉得不会发生的“惊喜”

我相信  我总有一天会死在这里

外面的时间,有我从未体验过的感觉,有我从未有过的想法,有我从来都觉得不会发生的“惊喜”

我相信  我总有一天会死在这里

Anita
Save Me - Steffany Gretzinger

I tried to be the hero for a day
But all my superpowers failed to save
So I turned in my ego and my cape
I was made to fly but not this way

It all ...

I tried to be the hero for a day
But all my superpowers failed to save
So I turned in my ego and my cape
I was made to fly but not this way

It all starts with breathing You in
Breathing You in deeply
I've been drowning under my skin
No one but You can save me

My weakness is my honor not my shame
Leaning is my portion not my pain
I was frantic till You changed the pace
You won't give me more than I can take

It all starts with breathing You in
Breathing You in deeply
I've been drowning under my skin
No one but You can save me

You're my hero
You're the only One
Who is strong enough
You're my hero
You always pick me up
Before I self-destruct
You're my hero
You're the only One
Who is strong enough
You're my hero
You always pick me up
Before I self-destruct

It all starts with breathing You in
Breathing You in deeply
I've been drowning under my skin
No one but You can save me

安之澜

深秋


暴君死了。


消息从皇宫传出来,不过小半个时辰就传遍了这京城。


“听说是是三王爷一人单枪匹马出其不备才杀了这暴君。”


“听说这暴君的尸体还没找到,是不是没死成啊?”

“不可能,我邻居家的丫头在宫里当值,她认识一个小太监,那小太监亲眼看见三王爷用匕首插进暴君心窝子的。”


“啊?那三王爷没事吧?”


“不可能,你别瞎说了。”


“这城门都关上了,估计宫里呀,是真的出大事了!”

“唉,这都什么事儿呀?”


皇城边上的一家酒馆里,酒客正窃窃私语地谈论着。

没有一个人能大声的说出来“暴君死了”这种话,应为他们没有这个胆量,也没有这个资格。


“碰”一个白衣酒客...

深秋


暴君死了。


消息从皇宫传出来,不过小半个时辰就传遍了这京城。


“听说是是三王爷一人单枪匹马出其不备才杀了这暴君。”


“听说这暴君的尸体还没找到,是不是没死成啊?”

“不可能,我邻居家的丫头在宫里当值,她认识一个小太监,那小太监亲眼看见三王爷用匕首插进暴君心窝子的。”


“啊?那三王爷没事吧?”


“不可能,你别瞎说了。”


“这城门都关上了,估计宫里呀,是真的出大事了!”

“唉,这都什么事儿呀?”


皇城边上的一家酒馆里,酒客正窃窃私语地谈论着。

没有一个人能大声的说出来“暴君死了”这种话,应为他们没有这个胆量,也没有这个资格。


“碰”一个白衣酒客将酒钱放在桌子上,走出了酒馆。


红枫渡口


这是连接内城的一个渡口,种满了火红的枫树。但废弃已久,连入口处的石碑上都模糊不清,只能隐约看见两个红字“枫渡”


这已经是深秋了,连枫树都快落完了叶子。

暴君靠着一颗树,坐在地上,大半个身子掩藏在阴影里。


“你后悔了吗?”白衣酒客问。


“后悔?那是什么意思?”躺在地上的暴君回答。

“唉,阿音你呀,”白衣酒客满是无奈的说着“怎么就这么执拗?若你再早一点,只要在早一点…”


白衣酒客走到黑衣的暴君面前慢慢地坐了下来。


“黑色可真是个好颜色啊…”他换了一个话题“你知不知道,三王爷进京,就关闭了城门。他今天可是筹谋已久。”


“我知道呀,我当然知道。”暴君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后悔呢?”白衣酒客又问了这个问题。


“因为,殿下你,没交阿音后悔是什么呀。”暴君笑了,像是个得意的孩子。


“…”白衣酒客一阵茫然,“那好吧,这是我的错。”


他起身抱起暴君,说:“那这次是我错了。阿音,我带你回家吧。”


暴君没有反抗,他没有力气了。他轻轻笑着,手抚摸上白衣酒客的脸“我们怎么能长的这么像呢?”


暴君的脸已经完全从阴影里脱离。


他的脸和白衣酒客的脸,宛若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

“乖,阿音。还很疼对吧,没关系,很快就不疼了。”白衣酒客没回答他。


“哈…”暴君不明意味的笑了一声。


他们走到出口处,就看见一身白衣的三王爷提着剑赶来。


“你是谁?放下他!”三王爷应为白衣酒客的脸惊讶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白衣酒客不是暴君。


因为他知道暴君是从不穿白衣的,他只穿黑衣。


即使是他们关系最好的时候,他问暴君能不能换种颜色,暴君就为此三天不理他。


“呵呵呵,居然找到这来了。”白衣酒客笑得意味不明,眼中却渐渐浮现愤怒。


他凑到暴君耳边,轻轻的说:“我的阿音呀,你不会爱他爱到把这都告诉他了吧,嗯?”


一直闭着眼的暴君睁开眼,说:“我以前来过这一次,让他跟来的。”


听到满意的答案,白衣酒客满意的笑着,说:“那就好,这可是我们俩的秘密呢~”


“你们!简直不知羞耻!”对面的三王爷愤怒的喊道。


可惜没有发现,他站的树旁边,正挂着一条对他脖子虎视眈眈的毒蛇。


就趁着三王爷愤怒的时候,他直接凑脖子伤咬了一口,三王爷没反应过来就倒下了。


白衣酒客直接无视了三王爷,带着暴君径直走了。蛇毒只会让他昏迷不醒,不过这边蚊虫多,等他被发现之后 ,呵~


白衣酒客笑得愉快。


皇宫祖祠


“陛下,您真的要走?”带着面具的黑衣人说。


“不,你不该这么称呼我,陛下。”白衣酒客站在他的对面,伸手接下了他的面具。


面具之下,是一张和白衣酒客一模一样的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