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救护车

23万浏览    3081参与
舟日睡不醒【船】
老救真的很适合猫猫(?) 回归...

老救真的很适合猫猫(?)

回归老本行

老救真的很适合猫猫(?)

回归老本行

舟日睡不醒【船】
感觉老救真的会因为一些评分/作...

感觉老救真的会因为一些评分/作业去研究人类的东西最后说一句原始智慧(

感觉老救真的会因为一些评分/作业去研究人类的东西最后说一句原始智慧(

12

让我看看是谁还没睡.

骇翼归顺if线:

让我看看是谁还没睡.

骇翼归顺if线:

医官你的扳手还好吗

《sg》当主世界的op穿到镜像op身体时

接这个合集的第一篇文

上集写的是镜像来到主世界这里,这次换过来。

——————————

“哦mega,我们的上次见面还是很久之前呢~”optimus笑的有些猖狂,金属手将megatron脖子掐的很紧。

“咳...optimus...”megatron艰难的吐出了一句话,“不要再一错再错了。”语罢,optimus挑了挑眉松开了掐在megatron脖子上的手。

“我最近梦到了一个梦。”optimus细细讲述着,“梦里的我像你一样善良,而梦里的你就像我一样邪恶。”

“……”megatron不作言语。

“可我们在梦里依旧是敌人!”optimus一边躲着megatron的攻击,一边说:“幸...

接这个合集的第一篇文

上集写的是镜像来到主世界这里,这次换过来。

——————————

“哦mega,我们的上次见面还是很久之前呢~”optimus笑的有些猖狂,金属手将megatron脖子掐的很紧。

“咳...optimus...”megatron艰难的吐出了一句话,“不要再一错再错了。”语罢,optimus挑了挑眉松开了掐在megatron脖子上的手。

“我最近梦到了一个梦。”optimus细细讲述着,“梦里的我像你一样善良,而梦里的你就像我一样邪恶。”

“……”megatron不作言语。

“可我们在梦里依旧是敌人!”optimus一边躲着megatron的攻击,一边说:“幸亏这里只有我们两个。”

megatron给了领袖一炮,说道:“真正的领袖不该是你,optimus。”megatron走近了被打倒在地上的optimus,发现了optimus的光学镜从猩红变成了蓝色。

“megatron?”optimus趁着megatron还未反应过来,迅速起身将枪口对准了他。“我不是应该在地球吗?为什么回到了塞伯坦?”

“什么?”megatron有些震惊,“回到...塞伯坦?”

“不管你是什么原因将我带到塞伯坦,你也要对你所犯下的罪行赎罪!”optimus义正言辞的说着,而megatron想起了optimus说的那个梦立刻反应过来,“等等!你不会是optimus梦里的自己吧?!”

“什么意思?”optimus放下了枪。“你跟他的光学镜不一样。”megatron迅速在脑内翻阅着各种资料,终于得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你是平行世界的他。”

“平行世界?”

“你看看这里,是不是跟你那里的不太一样?”megatron看着领袖的光学镜。

“这里的塞伯坦的样子确实比原来的要更破败,而你...megatron,你的涂装也跟原来的不一样...”

领袖相信了megatron的话,“我也梦过这里...”

“火种源在上。”megatron感叹道,“这是我见过的最荒唐的事了。”

“能给我说说你们这里的情况吗?”optimus微微笑了笑,“还有带我去见见这里的其他汽车人。”

“这里你的队伍叫‘欺扯人’,或许ratchet能搞明白这个事情。”

“你们的基地位置在铁堡,我就不带你去了。”megatron可不想踏进敌方的大本营,指了指位置,便看到领袖朝自己微微笑着颔首,变形远去了。

“这才是真正的领袖。”megatron变形回到了自己的基地。

欺扯人基地

optimus看着此时的基地有些意外,他并不认得路,而路过的士兵都向他问好,他也礼貌的点了点头。

士兵:我的天领袖的脑膜块故障了吧居然笑着给我们点头了。

optimus拦下了一个士兵,道:“请问你知道ratchet在哪里吗?”士兵见optimus这样有些震惊,但还是告诉了他ratchet在实验室里。

optimus顺着指示牌找到了实验室,敲了敲门:“我能进吗?”“进来吧。”里面的人同意后,optimus便打开了门。

映入光学镜的是一个黑绿涂装的机子,外形跟ratchet没什么两样,optimus芯想着这里的世界跟自己那里是相反的,这个ratchet肯定也跟自己那里的不一样。而optimus最清楚这里的就是,汽车人是邪恶的,而霸天虎是善良的。

“optimus,你有什么事吗?”仔细一看,ratchet的身上还带着血。“你在干什么?老朋友。”optimus尽管有些震惊但还是把持住了。

“解剖。”ratchet继续着实验,“不过这次你送来的机子状态不是很好。”

医官并未察觉到领袖的光学镜不太对劲,喃喃道:“我更希望的是解剖你的。”说完这句话,ratchet才将目光转移到optimus身上。

“optimus…你?”ratchet的工具还拿在手中,看着领袖清澈的蓝色光学镜时ratchet还以为自己的视觉路线出问题了。

“其实我是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optimus看着医官,而医官只是小小的抖动了一下便恢复了正常。

“从你的电磁场看来的确如此。”ratchet立刻放下了工具走向旁边的电脑查询资料,“跟optimus的磁场相比,你的太温和了。”

“嗯。”optimus在ratchet背后默默看着他翻阅资料。“我找到了,当两个平行世界的人产生了某种相同的磁场后会有这种互相穿过去的可能,等这个磁场强度减弱后一切就恢复正常了。”

“我想,这里的自己不太好相处,他进入我的世界里,会对我的队员们不利。”optimus想到这里就想起了自己的医官,“其他队员至少还有反抗的可能,ratchet自卫能力太弱……”

“这倒是不太可能。”ratchet翻了翻白眼,“optimus最大的爱好就是戏谑别人,以我的判断,他可能不会伤害他们,对你那里最大的爱好可能就是看看你那个世界的megatron并戏谑他一番。”

“或许你们不应该跟霸……把天护打仗,这不是复兴塞伯坦的方式。”

“复兴塞伯坦只是我们事业的开端,optimus的理想应灌溉全世界。”ratchet笑着看着面甲严肃的optimus。

“塞伯坦应该是个自由的星球。”optimus义正言辞的说道,“不应该因为战争的存在而毁灭。”

“blablabla…”ratchet看着眼前人就像看着megatron一样,“领袖的理想不应被反驳,如果你再出言不逊的话,我就把你的机体解剖了。”

“你不会。”optimus赌准了ratchet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是你领袖的身体。”

“我不太喜欢别人威胁我。”ratchet的眼神里透露出凶残,但实际上他并没有做什么。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optimus的眼神依旧温柔的要死。“你对你那个世界的我也会说这些废话么?”医官背过身继续着自己的解剖工作。

“...不会,但是他懂。”optimus从子空间拿出了医官送给他的礼物看了看,“跟你完全不一样,他总能在细致的地方表现极致温柔。”

“我知道,毕竟我俩不是一个世界的。”ratchet摆了摆手,“你要是还想说别的这样的话,那就去找megatron吧,我还要工作。”

“那就不打扰了。”optimus转身决定去别的地方看看。

路上碰见了arcee,领袖朝她招手。“长官。”arcee行了一个军礼。“不必拘束。”optimus笑了笑,“我并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领袖。”

arcee也感受到了optimus温和的电磁场,道:“ratchet在通讯器里跟我们其他人说了。”

“能跟我聊聊吗?”optimus问了问,得到对方的同意后便被arcee带到了休息室。

“你们是因为什么追随这个世界的我?”

“长官的战术,性格还有理想,都是我所敬佩的。当然,我追随他的理由则是...”optimus看着arcee和善的笑容,但他感觉对方的电磁场却有些不善。“我看着长官杀人时有种魅力,这种魅力是我最追求的东西。”

“...”optimus笑了笑,握紧了拳。“这和你的世界有出入,我感觉到你的电磁场有点紊乱。”arcee观察力是欺扯人里数一数二的。“那你们的世界里呢?”

说罢,门外出现了两位不速之客。

“beep(这就是平行世界的领袖吗?好温和的磁场啊!)”bumblebee上前观察了optimus一番。bulkhead抱着手坐在空位上,“就是你侵占了老大的身体?”

“嘿,打扰别人谈话可是很不礼貌的!”arcee有些生气。“你和这个侵占别人身体的家伙还有什么好谈的?”bulkhead不喜arcee说话的语气,还嘴道。

“作为一个团队不能内讧,你们的领袖也应该知道吧。”optimus缓缓说着,“那么,arcee我们就继续我们的话题吧,其他两位随意。”他可不喜欢看着领袖卫队内讧。

“我的世界里,汽车人和霸天虎的交战从塞伯坦转变到地球,领袖卫队一同对抗着想要征服两个世界的megatron。”

“我的队员也与你们有很大的差异,我们是家人,共为理想而战。”

说着说着,optimus眼前一黑。

待到看的清楚的时候,optimus回到了自己所熟悉的基地。

“optimus!”ratchet激动的一把将optimus抱住,“感谢火种源。平行世界的那个家伙要把这里闹翻天了。”

“不过我也在那里看见了不同的你ratchet。”




医官你的扳手还好吗

[图片]

萝卜什么的当然是不会分享的啦~

摸鱼怪本怪

萝卜什么的当然是不会分享的啦~

摸鱼怪本怪

末日郎中的小娇妻

领袖之证——当救护车有个BUG存在的哥哥

番外1   关雎与柳的相识

塞博坦,临时战地医院


战争的火焰还没有蔓延到这里,所以这里还是一片祥和


医院的伤员都是从前线秘密转移到这里来的


所有医护人员都处在了救治伤员的紧张状态中


但唯独一个蓝白色的机却面对一大片伤员无动于衷


他坐在医院门口,冷漠的看着伤员被抬进抬出


奇怪的是,没有一个医护人员过来叫他工作


因为他们知道,叫了也白叫


只有在伤员重伤或者濒死时,他才懒洋洋的走过来帮忙


但只要他出手,一夜过去,重伤或濒死的伤员奇迹般的康复了


当然大家不知道他的名字,毕竟大家也是临时组成的医护人员组,大家敬他...

番外1   关雎与柳的相识

塞博坦,临时战地医院


战争的火焰还没有蔓延到这里,所以这里还是一片祥和


医院的伤员都是从前线秘密转移到这里来的


所有医护人员都处在了救治伤员的紧张状态中


但唯独一个蓝白色的机却面对一大片伤员无动于衷


他坐在医院门口,冷漠的看着伤员被抬进抬出


奇怪的是,没有一个医护人员过来叫他工作


因为他们知道,叫了也白叫


只有在伤员重伤或者濒死时,他才懒洋洋的走过来帮忙


但只要他出手,一夜过去,重伤或濒死的伤员奇迹般的康复了


当然大家不知道他的名字,毕竟大家也是临时组成的医护人员组,大家敬他为诡医


不濒死不医,不重伤不医,成了大家初次认识柳的印象


据说为了躲避一大堆求医者,柳培养了现在汽车人的首席医疗官救护车,而他就在后面替救护车收拾,啊不,治疗救护车治不了的机

↑作者:我瞎掰的,别当真,当个推动剧情的


从那次被霸天虎投放的毒能量体大灾难里死里逃生后,柳发觉自己的力量与反应速度都不一样了


不仅把一个霸天虎部队弄团灭,还能瞬移到医院的仓库拿东西,大大减少因为拿东西所耽误救治伤员的时间


当时他还没觉醒差点毁灭整个塞博坦星球的力量,更不知道自己进化成了传说中的特殊汽车人,他只当这是死里逃生后元始天尊给他的补偿


因为某些原因,再加上大灾难,他和救护车走散了,现在他只能来到这个临时医院,专门救治重伤或濒死的伤员


有一天,医院来了个特殊的病人


柳是第一个看见他的


看见他的一瞬间,柳直皱软金属眉头


浅红白色的机体上到处有深浅不一的伤痕,断掉的右手臂冒着火花滋滋作响,而他自己断掉的右手臂被他的左手拿着,拖着几乎快断掉的右腿被医护人员扶着慢慢走了进来


关键是,受了那么重的伤,他面甲上的表情一点也没松动


旁边的医护人员一直劝他躺下,那怕坐下也行,可他什么也不听,还冷冷的扫了那个医护人员一眼,吓得人家不敢吱声


柳看不下去了,虽然不在他的救治范围,但再怎么说他不会放着病人不管


于是,柳走了过去,直接将他的左手臂一抓,一把甩到医疗床上


作者:唉,这一幕似曾相识啊( doge )


幸好这张医疗床是唯一垫上了软金属垫子的医疗床,不然他要被柳摔死


其他医护人员:……


那机的面甲上冷漠的表情有些松动,他转头狠狠瞪了柳一眼


“瞪什么瞪,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还逞强,”柳将他没受伤的手和脚拴上,防止他逃跑,然后抬头对其他医护人员说,“还愣着干吗,不去照顾自己负责的伤员?”


“我们,我们这就去”其他医护人员马上散开去忙自己的事了


空旷的大厅里,只剩柳和这个冷漠的病人呆在了这里


“你有名字吗,叫什么名字?”柳将医疗仪器搬了过来,“放芯,我不会弄疼你的”


“你的力气挺大,”那机终于说话了,“很少有人扳倒我了”


“啊?”柳一脸懵逼的望着他


关雎微微笑了一下,就扭过头去不理柳了


无论柳怎么跟他说话,问他问题,关雎都不回答,也不说话


“啧,”柳将医疗仪器接在他的机体上,然后对他说“听话啊,我去仓库拿点东西”


说完,柳消失在了关雎面前


关雎望着柳消失的方向,轻轻皱了下软金属眉


难道那次大灾难还有幸运活下来的汽车人?


不,不该叫他们汽车人了,要叫他们为特殊汽车人了


不过,看那小子的模样,应该是刚觉醒特殊汽车人的力量不久


正好,这种可塑性挺强的机那些元老应该喜欢


关雎正想的入神,柳已经瞬移回来了


“小子,”关雎用一种非常拽的语气,对着柳说,“愿不愿意加入特殊汽车人?”


“啊?”柳一脸懵逼看着关雎


“我叫关雎,是所有新生特殊汽车人的导师,”关雎一下挣脱了锁链,“同时,我也游走于各个战场,寻找同伴,救助受伤的汽车人”


“你,你先等等,你的伤…….”柳急忙按着关雎


“没事,”关雎活动了下左手臂,“一会我自己就自愈了”


“啊?”柳二次懵逼,虽然他芯里已经接受了自己是特殊汽车人的事


“你难道没有觉醒特殊汽车人的力量?”关雎轻皱了下软金属眉


“特殊……汽车人的力量?”柳看了看自已,随后摇了摇头,“让你失望了,我并没有这种力量”


作者:不,你有,在觉醒力量前,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强大


“那就奇怪了,按理来说应该会觉醒机体所对应的力量才对呀,不过,”关雎用他已经长出来的右手臂轻轻放在柳的肩甲上,“我可以帮你,但前提是你要拜我为师”


“拜你为师,能找到我弟弟吗?”柳将已经完全自愈的关雎扶了起来


关雎愣了下,在大灾难发生后,他调查过柳,也知道了柳的弟弟是谁


救护车,擎天柱的挚友之一,汽车人的首席医疗官


“我知道他在哪”关雎芯里很复杂,他没想到,救护车的兄长居然落魄到这种地步


与自己的弟弟走散,从大灾难里死里逃生后还觉醒了在所有特殊汽车人力量中最弱的力量,而且现在霸天虎准备对这里发动大规模的进攻,还据情报说,有两个最强的特殊汽车人加入了这个霸天虎部队


柳看关雎不说话了,以为他要拜关雎为师才会说出救护车的所在的地方


于是乎……


“师傅,他现在在哪?”


“他现在在领袖卫队,”关雎看着柳的光学镜说,“随着擎天柱在前线战斗”


柳沉默了一会,似乎对救护车加入领袖卫队的事有点反应不过来


“霸天虎要对这里发动进攻了,”关雎可不管柳反不反应过来,“你确定不叫他们撤退?”


“撤退,怎么撤?”柳看向放着伤员的大房间,“这里全是伤员和医护人员,连个战斗人员都没有,哦,有,就我一个”


关雎沉默了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炮火声


“不好,他们来了,”柳冲了出去,并叮嘱关雎,“快叫他们带伤员转移仓库,快点!”


一出去,柳就见霸天虎扛着一个很大的融合炮浩浩荡荡走了过来


前面走着的,正是两个加入霸天虎的特殊汽车人


“里面的汽车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现在乖乖出来举起双手投降,不然……”


走在前面其中一个灰扑扑的特殊汽车人嚣张的指着身后的融合炮


“想清楚了里面的汽车人,”另一个紫黑漆的特殊汽车人拽拽的抱着双臂,“这融合炮还加入了我们的力量,可以秒杀你们,还能重创和我们一样的机”


“哦,是吗?”柳叉着腰,“那我告诉你们霸天虎,永,远,不,可,能!”


“那就别怪我们无情了,”灰扑扑的特殊汽车人转身指挥两个管融合炮的霸天虎杂兵,“启动融合炮!”


融合炮炮口迅速凝聚成一个绿蓝相间的大光球,然后直射而来


一个机拿着大刀出现在柳面前,替柳挡下这一击,自己则飞了出去


“师傅!”柳跑了过去,将关雎抱起来


见关雎陷入了昏迷,柳只觉得机体开始发热发烫,散热箱开到了最大,还是觉得热


他是很生气,但没生气到让机体发热的地步


紧接着,他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向霸天虎


机体里的热气慢慢向四周散开,形成一个压迫感极强的气场


轰隆隆——


塞博坦的天空开始变得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快再开一炮,快!”那两个特殊汽车人不知道为什么,从柳身上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及强烈的压迫感


融合炮再次开了一炮,只不过这次是冲着柳来的


柳淡漠的抬起头,光学镜亮着蓝白色的光


然后,他猛得一踏地面,地面出现了裂缝,裂缝中隐隐闪着蓝白色的光


柳抬起手,将融合炮的力量尽数吸收,融合他力量之后反弹了回去


不到三秒,整个霸天虎部队变成了渣渣,那两个特殊汽车人一个火种舱被击穿,一个受了重伤,两条腿只剩下两只半条腿


“咳,咳咳”紫黑的特殊汽车人吐出一口能量液,看着已经死去的队友,转头惊恐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柳


“这,这位大大大爷,不不不,大佬大佬!”他跪在地上,“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可好”


“你差点害得我找不到弟弟了”


柳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


“……唉?”紫黑的特殊汽车人愣了下


“你好吵”柳抬手指向天空


瞬间,一道闪电劈了下来,将紫黑的特殊汽车人劈成了渣渣


“嘶……”其他出来察看情况的医护人员倒吸了一口凉气


仅仅三秒,原本劣势的局面瞬间逆转


突然,地面开始剧烈晃动,并且出现了裂缝,发着蓝白色的光,医护人员差点站不稳


柳也消失不见了


此时,整个塞博坦星的地面开始裂开,裂缝里发着蓝光


把还在打架的两派吓得停止了动作


“内战了那么久,是想把整个塞博坦毁灭吗,”柳不知道什么时候瞬移到两派所在的地方,他飘浮在空中,空洞的光学镜望着下面的两派,“那么,我来帮这个星球解脱吧”


说完,柳瞬移到火种源之井的上方,汇集了自己全部的力量——一个比火种源之井还要大,并且足以毁灭塞博坦核心的光球,准备丢下去


强大的力量已经让柳迷失了自我,他根本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擎天柱和成震天互相看了看对方,非常有默契的冲向了火种源之井


他们要阻止柳毁灭塞博坦


千钧一发之际,一束蓝光从火种源之井射了出来,直接贯穿了柳的火种舱


蓝光贯穿火种舱的一瞬间,柳恢复了正常,他被蓝光托着,茫然的望着下面的赶过来的两派,然后,他晕了过去




Ratchet

无声

私设他俩一起长大ooc预警

救护车:11

千斤顶:12

救护车:12

千斤顶:13

救护车:13

千斤顶:14

救护车:14

千斤顶:15

救护车:15

千斤顶:16

救护车:16

千斤顶:17

救护车:17

千斤顶:18

救护车:18

千斤顶:19

救护车:19

千斤顶:20

救护车:20

救护车21、22、23、24、25、26

千斤顶:20

我最后一段写的这么简洁你们应该能看懂吧

私设他俩一起长大ooc预警

救护车:11

千斤顶:12

救护车:12

千斤顶:13

救护车:13

千斤顶:14

救护车:14

千斤顶:15

救护车:15

千斤顶:16

救护车:16

千斤顶:17

救护车:17

千斤顶:18

救护车:18

千斤顶:19

救护车:19

千斤顶:20

救护车:20

救护车21、22、23、24、25、26

千斤顶:20

我最后一段写的这么简洁你们应该能看懂吧

医官你的扳手还好吗

这篇文关系是这样:威→救 救→擎 擎→救

tfp的机设,威救擎以前是好友,时间是停战后,柱子没有跳井

——————————

“你真是恶劣啊optimus prime。”megatron硬生生接下了optimus这一刀,刀锋所划之处渗出了黑暗能量。

optimus的炮弹对准了megatron的火种舱,“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重新让塞伯坦陷入战争吗?!”双方继续僵持着,两位领袖的脸色似乎都不是很好看。

“你明白你做什么了吗?!”megatron怒吼着,似乎是不再愿意打下去了,一把抓住了optimus的手道,“我曾经的好友,你忠实的下属!被你亲手杀死在了手术台上...

这篇文关系是这样:威→救 救→擎 擎→救

tfp的机设,威救擎以前是好友,时间是停战后,柱子没有跳井

——————————

“你真是恶劣啊optimus prime。”megatron硬生生接下了optimus这一刀,刀锋所划之处渗出了黑暗能量。

optimus的炮弹对准了megatron的火种舱,“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重新让塞伯坦陷入战争吗?!”双方继续僵持着,两位领袖的脸色似乎都不是很好看。

“你明白你做什么了吗?!”megatron怒吼着,似乎是不再愿意打下去了,一把抓住了optimus的手道,“我曾经的好友,你忠实的下属!被你亲手杀死在了手术台上!”

megatron一拳揍过去,接着又是一拳将optimus打倒在地。“他从来就没有选过我,选过的一直是你!无私伟大博爱的领袖!”megatron很想将optimus这张他看不惯的臭脸给打扁,可惜没有,他最终将拳头砸在了地上。“而你却眼不闭手不抖的结束了他的生命!”

“……”optimus沉默了。事实上,megatron说的是实话,“我也不想。”

当时的回忆太过沉重了……

“optimus,你必须杀了我。”ratchet低下了头,他不敢看optimus现在是什么表情。

“ratchet,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不,病毒会篡改我的数据,不久后就会利用这点将自己传播下去。”

“可是!”

“杀了我。”ratchet能看到领袖的手已经撺的很紧了,“这是我的宿命,orion。”

“我做不到。”optimus的光学镜里涌出了清洗液,在这场复兴家园的战役中,他获胜了,可最后的结果是,他将失去一个首席医官,一个可靠的下属,一个...永远的恋人。

“你必须做到,orion。这不仅是你的命运,也是我的。”ratchet终于抬头看向了领袖,令他惊讶的是这时候的领袖已经哭的泪流满面,像幼生体一样。

“orion,请不要哭。”ratchet继续说着,“我做不到自杀,这是我的最后一个请求。”

“请答应我。”

良久,optimus忽然将医官抱在了怀里,而后在他们相拥的空隙中流下了能量液,而ratchet也没了反应。

“晚安,my dear。”

……

“什么叫你不想?”megatron察觉了领袖的异样,让他继续说着。

“ratchet,他...得了一种病毒。”optimus站了起来,“可以操控塞伯坦人的神经系统,以此来得以传播。”

“所以你就杀了他?”megatron有种想继续揍他的冲动,不过他知道现在不合时宜。“...我们换个地方说。”

前破坏大帝将领袖带进了油吧,找了一个较安静的座位,沉着脸听完了optimus的话。

“这是他最后的一个请求。”optimus难过的摇了摇手中的高纯,一口喝了进去。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的时候,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将ratchet拉了过来。”megatron也将高纯一口闷了进去。

“他还跟我们讲了一大堆‘只有坏机子才来这里玩’的话。”optimus也回忆着当年,“那时候我真的有反思过,不过后来谁能想到,他是玩的最嗨的那个。”

“时过境迁,我们都不再是以前的人了。”megatron看着坐在对面的领袖,对方似乎有些醉了,“酒量还是那么差。”

megatron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将optimus扶到了他和医官的家。“真是想不通了,怎么又跟以前一样抬着你俩离开的油吧。”

幸亏半路上领袖恢复了些意识,到家之后解开了门锁才能让两人进去。“这就是你和ratchet的家?还真是和以前一样没有水平。”megatron四处张望,调侃道。

“明天跟我一起去看看ratchet的墓碑吧。”optimus喝了些能量液,希望能淡化他喝下高纯时油箱里翻江倒海一样的感受。

“他那么恨我,还是算了吧。”megatron挥了挥手,明明自己就是为了这件事回到了塞伯坦,可最后却觉得算了。

“战争会蒙蔽理想。”optimus打开了数据板,“不过我想他现在没有那么恨你了。”

“怎么说?”

“我们曾聊过。”optimus笑了笑,“客房在那里,请自便,明早一早就要出发,我得去补充一点能量。”

说罢,世界再次安静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两人很快来到了ratchet所在的墓地。“谁给你的胆子敢睡在这里?”megatron的声音吵醒了一个正睡在ratchet碑前的幼生体。“你吓着他了。”optimus蹲下去耐心的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橙白机子似乎也不怕他们,答道:“optimus,好久不见。”又看了看领袖身后的megatron,“...还有megatron。”

“?为什么……”optimus和megatron先前怀疑着小机子的身份,但随后小机子讲出了只属于他们三人的记忆后,两位领袖除了惊讶外,更多是疑惑。

“以别的方式活下去。”ratchet意味深长的说着,“我也曾以为我已经回归了火种源,后来我就来到了这里,变成了幼生体的模样。”

ratchet头头是道的给两位领袖解释,“可能是我的检查有误,这个病毒传染后的确会控制自己的心智,所以我才让optimus杀了我,可没想到病毒会做出防卫手段,给我营造一种假死状态,待到病毒自身感觉无任何威胁后,就会将宿主变回幼生体的状态,而病毒的寿命也到此为止。”

“这很荒唐。”megatron摊了摊手。

“的确,这个病毒的症状也是我第一次见,似乎是普神给我开的玩笑一样。”ratchet翻了翻白眼,“那么,现在我可以回去了吗?我不喜欢这个地方。”

optimus将小ratchet抱起,笑着走了回去,跟着一起回去的,还有megatron。

“我觉得ratchet幼生体的形态有些搞笑。”

“相比下来我觉得你更搞笑,megatron。”

“是有些给人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

“optimus!”

塞伯坦的逐渐恢复了平静,当然,这么多年来,不仅是塞伯坦的复兴,也是三个因观点不合而分开的朋友重聚于此。

好吃就嗑的杂食动物
想尝试干练利落但又不失温柔的女...

想尝试干练利落但又不失温柔的女医生……看起来似乎有点怪?

想尝试干练利落但又不失温柔的女医生……看起来似乎有点怪?

8828186

画的一些壁纸,福特和六面兽是专门给别人画的就请勿抱图啦

画的一些壁纸,福特和六面兽是专门给别人画的就请勿抱图啦

雷蒙叔叔

只有改啥币图我没有瓶颈。。内含通天晓,翼漂翼,翼补

只有改啥币图我没有瓶颈。。内含通天晓,翼漂翼,翼补

我是醬油別打我

繼續倒叙式(?)畫完新的部分一起輸出了~救護車!我的軍醫姐姐快罵我嘿嘿(突然興奮的患者.jpg

(4/8人物)

之後該到SG的兩位了,但是背景用的片段要怎麼弄呢...大概只能把片段調色一下, 也不知道調不調得出來(跪


繼續倒叙式(?)畫完新的部分一起輸出了~救護車!我的軍醫姐姐快罵我嘿嘿(突然興奮的患者.jpg

(4/8人物)

之後該到SG的兩位了,但是背景用的片段要怎麼弄呢...大概只能把片段調色一下, 也不知道調不調得出來(跪


言言咕咕言崽噶

画不动了(摆)

想看的人多再画(。。。)

画不动了(摆)

想看的人多再画(。。。)

Catherine Sting

之前删掉的一些图

存①存🏃

之前删掉的一些图

存①存🏃

Kunzite
这封面真帅!私心打个救漂tag

这封面真帅!私心打个救漂tag

这封面真帅!私心打个救漂ta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