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救救孩子

4947浏览    490参与
Amireux

教我

教我

教我写🍅⚡

教我

教我

教我写🍅⚡

陌久

约男生单独看电影真的好尴尬啊【我要死了】

约男生单独看电影真的好尴尬啊【我要死了】

佐佐木泉
10r一个 只上重点色的大头...

10r一个

只上重点色的大头

想攒钱买口罩呜呜(´°̥̥̥̥̥̥̥̥ω°̥̥̥̥̥̥̥̥`)

10r一个

只上重点色的大头

想攒钱买口罩呜呜(´°̥̥̥̥̥̥̥̥ω°̥̥̥̥̥̥̥̥`)

远东人面鱼
又是我,又是10r双人稿,又是...

又是我,又是10r双人稿,又是想骗钱的心

又是我,又是10r双人稿,又是想骗钱的心

coolratnt

༼༎ຶᴗ༎ຶ༽求金主爸爸约稿呀(如果有意请戳q2160591898

p1和p2 大概在35—50间(据复杂程度)

p3 在25—35(同上)

p4Q版可全身可头像 在20—35间

p5手绘大概在15r左右(暂不支持邮)

半身和简单站姿只支持手绘 在20—35(板子太歪了(;へ:))

(蹭了蹭热度抱歉)我我我感谢您!!

༼༎ຶᴗ༎ຶ༽求金主爸爸约稿呀(如果有意请戳q2160591898

p1和p2 大概在35—50间(据复杂程度)

p3 在25—35(同上)

p4Q版可全身可头像 在20—35间

p5手绘大概在15r左右(暂不支持邮)

半身和简单站姿只支持手绘 在20—35(板子太歪了(;へ:))

(蹭了蹭热度抱歉)我我我感谢您!!

远东人面鱼
传一下~还是10r铅笔画 一个...

传一下~还是10r铅笔画

一个角色5r 真的真的不来咩 哭哭了

传一下~还是10r铅笔画

一个角色5r 真的真的不来咩 哭哭了

云丘
占tag致歉! 出(剧版)镇魂...

占tag致歉!

出(剧版)镇魂福袋!外面的大袋子被闺蜜拿走了ヽ(  ̄д ̄;)ノ

抱枕海报都在的!

救救孩子吧我没钱买谷子了!

原价70我们好商量!

咸鱼翻身还是咸鱼

占tag致歉!

出(剧版)镇魂福袋!外面的大袋子被闺蜜拿走了ヽ(  ̄д ̄;)ノ

抱枕海报都在的!

救救孩子吧我没钱买谷子了!

原价70我们好商量!

咸鱼翻身还是咸鱼

远东人面鱼
10r双人铅笔画 一个人5r...

10r双人铅笔画

一个人5r 加一点点背景色 还有可爱约咩 我真的真的好穷哦!!

10r双人铅笔画

一个人5r 加一点点背景色 还有可爱约咩 我真的真的好穷哦!!

沙鸥鸥

来约憨憨大头,如图

2r一个,便宜又快速,救救孩子,我想喝奶茶

来约憨憨大头,如图

2r一个,便宜又快速,救救孩子,我想喝奶茶

向南

男朋友喜欢打人该怎么办?

预警:烂尾+无厘头+渣文笔(划重点)

日常ooc自己的人设

配合【论坛体】前篇1【论坛体】前篇2食用效果更佳,本篇也可单独食用

以下正文


  南方的温度虽不及北方那般寒风凛冽,但自从立冬之后,这个细雨连绵的城市也变得潮湿阴冷起来。

  司旸抖落掉雨伞上附着的水滴,从包里翻出钥匙插进锁孔,尽可能不发出声音的转动门把,微黄的暖光从稍开的门缝中照射出来。

  换上拖鞋,司旸把雨伞撑开放在阳台,室内的空调开的很足,他脱下外套走到空调吹风口:“阿晏,怎么还没睡呢?”

  埋在电脑前的男孩子闻声抬头,提起水壶,往白色的陶瓷杯中倒满了热水推到桌边:“这单比较急,一会忙完了就睡。”

  墙...

预警:烂尾+无厘头+渣文笔(划重点)

日常ooc自己的人设

配合【论坛体】前篇1【论坛体】前篇2食用效果更佳,本篇也可单独食用

以下正文


  南方的温度虽不及北方那般寒风凛冽,但自从立冬之后,这个细雨连绵的城市也变得潮湿阴冷起来。

  司旸抖落掉雨伞上附着的水滴,从包里翻出钥匙插进锁孔,尽可能不发出声音的转动门把,微黄的暖光从稍开的门缝中照射出来。

  换上拖鞋,司旸把雨伞撑开放在阳台,室内的空调开的很足,他脱下外套走到空调吹风口:“阿晏,怎么还没睡呢?”

  埋在电脑前的男孩子闻声抬头,提起水壶,往白色的陶瓷杯中倒满了热水推到桌边:“这单比较急,一会忙完了就睡。”

  墙上的时钟即将指向一点,司旸接过瓷杯轻啜几口,捧着杯身捂暖了手,在确保身上的寒气已经被吹散后,站到许晏身侧。

  许晏明显是已经洗过澡了,穿着毛绒绒的睡衣盘腿坐在软垫座椅里,神情专注地盯着屏幕,细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打,指间动作虽快却不显凌乱,带着从容不迫的架势,看上去十分赏心悦目。

  奶香味从青年裸露在外的脖颈钻进司旸鼻息间,那是他特地给许晏买的沐浴露的味道。俯身从后面抱住许晏,司旸亲了亲男朋友头顶可爱的小发旋:“别把自己折腾的这么累,还有我呢,先睡觉。”

  司旸和许晏本是同学,两人性取向相同,性格长相也都对口味,恰巧还都是一个寝室的。平时一直同进同出,相处久了便擦出火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他们学校是四人宿舍,男生之间没有那么多矛盾,平时相处也很和睦。但情侣间的一些活动在宿舍终究还是不方便,两人干脆在学校附近租了套房,一起搬出去住了。

  租的房子不是很大,却也配备了基本的卧室阳台客厅和洗手间,算得上是一个小家了。房租费自然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他们俩都是普通的工薪家庭,20岁的人了也不好意思再多问家里要钱。碰巧司旸朋友介绍有个富裕家庭的孩子高中学习跟不上正在找家教,离他们学校近而且给出的价格也可观,司旸便趁着平时周末去辅导功课,拿到的工资加上自己多余的资金也够支付房费。

  许晏不愿这一切都由司旸一人承担,他自身中英文功底十分扎实,词汇量足够语感也优秀,就在翻译兼职平台做起了笔译。然而笔译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体力和脑力,司旸最初一直反对,后来实在拗不过许晏才勉强松口。

  松口个屁,就不该答应他。劝睡不成反而被哄来洗澡的司旸忧愁地想着。

  他叹了口气,打开吹风机开关,一边吹着头发一边歪着身体往外看,果然看到一点都不乖的小男朋友还坐在电脑前。

  草草吹了几下头发了事,司旸穿着同款的毛绒绒睡衣敲了两下桌面,提醒他:“阿晏。”

  许晏头都不抬,应付道:“马上就好。”

  听着人明显就是应付的语气,司旸难免也有些不满,他看了看时间,垂下眼没再说什么,闷声从餐桌边拖了个椅子坐在一边。

  右侧的光线骤然一暗,许晏分神瞥了眼。司旸在外忙了一天,晚上又被社团的人喊过去参加活动,一直到半夜才回来,脸上的神色很是疲倦,甚至能看到淡淡的黑眼圈。

  停下手揉了揉太阳穴,许晏凑到他面前亲了亲:“你先睡,明天还有课。”

  司旸没动,看着他:“你呢?”

  “只剩一个结尾了,等我——”

  木质的椅腿在光滑的地板上划出一段距离,两者间的摩擦发出有些尖锐的噪音在宁静的黑夜里显得尤为刺耳。

  许晏微愣,司旸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灯光从屋顶洒下来照在他们身上,却照不清司旸此刻的脸色。

  “…司旸?”

  躲开许晏伸过来拉他的手,被摆在桌前成堆的翻译资料就像是石头一般压在司旸心口,他看着许晏错愕的脸庞,深深的挫败感充斥着他的胸腔:“阿晏,你能不能听话一点?”

  许晏向来不喜欢司旸用这种口吻跟他说话,他皱起眉:“你什么意思?”

  “我不希望你这么累。”压下心里的情绪,司旸缓和了些语气:“阿晏你乖一点,跟我去睡觉,有什么事明天再做也不迟,好吗?”

  许晏知道司旸一直不希望自己做笔译,就算后来答应了,平时也一直控制着他的时间。他不明白,明明大家都应该努力,为什么司旸总要把事情都往自己一个人身上揽。

  他闷闷地开口:“我不累。”

  “许晏!”司旸见他这般固执,心里也忍不住冒火:“不累?你昨晚几点睡的?你他妈几点睡的?每天搞这个破翻译搞到那么晚,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自从两人在一起后,司旸一直都是一副温性子,许晏还是头一次见司旸这么生气的样子。他张嘴下意识想为自己辩解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许晏向来要面子,根本不允许自己说出那些矫情的话,他坐在椅子上低着头,脑袋上炸开的小卷毛似乎也一并耷拉了下来,看上去莫名的委屈。

  司旸看着他垂头丧气的模样有些不忍,他揉了揉许晏的头刚想跳过这个话题,就听到手底下的人生硬地说了句:“不用你管。”

  末了,可能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过分,又补了句:“……我有分寸。”

  

  眼皮狠狠地一跳,司旸沉着脸不想再和他多说什么,直接按灭电脑,手上使力提着人起来往卧室带。

  翻译的文稿还没保存,许晏愣愣地被拖着走了几步才反应过来,辛苦了几个小时的心血这么毁于一旦,他顿时怒上心头,一把甩开司旸:“操,你有病啊?”

  两个人的火气一个比一个大,司旸见许晏不肯就范,直接冷脸上前按着人顶在墙上,带着怒火的两巴掌狠狠落在他屁股上:“再闹!”

  虽然平时司旸也喜欢对他动手动脚,但许晏万万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动手,当下被气的不轻:“司旸!你他妈再打我试试!”

  司旸沉了沉眸子,怒到极致反而发笑:“试试就试试,你看我敢不敢。”

  说完,他扯着许晏的衣领拖到卧室压在床上,手底下的人一直在极力挣扎,一个20岁的成年人全力的反抗让司旸差点控制不住。他也发了狠,单手按着许晏的后脖颈,膝盖直接跪到他背上压着,抽出腰间的皮带把人绑在床上。

  行云流水的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司旸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黑色的包,他单手按着许晏,另一只手从包里翻出一把漆黑的戒尺,带着狠劲砸在挺翘的部位。

  戒尺隔着一层毛绒布料落在软肉上的声音很沉闷,痛感却并没有减轻多少。许晏从未受过这种疼痛,却也知道这并不是手掌能够发挥出来的效果。

  他费力往后扭头,当看见司旸手里的工具时顿时红了眼眶,委屈和难过在心底疯狂滋长。疼痛并没有因此而停止,接二连三的责打不断落下,身后燃起火辣的疼痛,许晏不可置信地看着司旸,嗓音中带着浓浓的哭腔怒吼:“司旸!!”

  “闭嘴!”狠辣的一尺抽在臀峰,睡裤上炸开的绒毛被打的塌倒在布料上,留下一条清晰可见的尺痕。

  许晏肩膀一缩,他感受到身后的肉正在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肿起来。眼下的情景让他难以接受,平日里对自己呵护有加的爱人,此刻竟持着凶狠的工具毫不留情地鞭挞着他。

  眼眶中满蓄的泪水掉了出来,许晏仍不肯服软,抽噎着放狠话:“司旸,你他妈今天不打死我你不是人!”

  “我不想打你的,阿晏。”司旸握紧了拳,漆黑的眼眸翻涌着情绪:“可你真的很不乖,非要惹我生气。”

  腿根的肌肤软嫩,司旸很清楚怎么样才能打出最痛的效果,他手腕翻转控制着尺身对准了臀腿处狠责几记,那人果然立刻就安分了许多。

  许晏难过极了,身后的痛感越来越强烈,他止不住的想要痛呼哭泣,可自尊不允许他发出一点示弱的声音。他挣不开司旸的束缚,也躲不掉铺天盖地的责打,只能把脸深深埋进被子里,来掩饰他此刻的脆弱。

  戒尺杂乱无章地拍在两团软肉上,司旸眼眶有些发红,他胡乱的打了一通后终究还是舍不得,怕把人打坏了,伸手去拉许晏的裤子。

  敏锐地察觉到司旸的意图许晏彻底慌了,他疯了一样挣扎想要躲开司旸,再也顾不得别的,只希望司旸可以给他留下这最后一点的尊严。许晏一张小脸哭的满是泪水,好看的双眼里盛着慌乱和委屈,甚至带了点不易觉察的乞求看着司旸:“不要…”

  司旸泯着嘴一言不发,不顾许晏的反抗拉下他的裤子。

  身后滚烫的伤处蓦地接触到稍冷的空气,许晏只感觉自己心都凉了,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眶滚出来,他咬着牙崩溃道:“司旸你混蛋!你别他妈碰我,滚!!我们分手!”

  司旸动作一顿,他看着眼前已经红透了的两团软肉,沉默着把戒尺贴在肿胀的臀峰上。

  哭着的小人身体明显僵硬了片刻,而后用着更委屈的语气破口大骂。

  “不听话。”司旸沉着声音,盯紧着那块皮肉,挥着戒尺不留余的接连抽下二十记。

  许晏叫骂声瞬间变了个调,惨叫被卡在了喉咙里,他身体绷的僵直,脊背反挺到一种快要折断的地步。

  三指宽的板痕在软肉上一点点肿起来,由红转为深红,最后透出瘀紫。

  “不睡觉。”戒尺紧贴着上一道伤痕,如法炮制地挥下。

  尖锐的疼痛不断刺激着许晏的大脑,委屈、难过、羞耻、不安等情绪全都被放到最大,挤在他胸腔内绞成一团,堵的他难以呼吸。

  许晏感觉自己要疼疯了。

  挨狠了的人只觉得自己现在很伤心很伤心,剧痛之下他再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干别的事,只能哆嗦着蜷起上半身,尽可能的把自己缩起来,以此寻求一些安全感。

  戒尺又往下挪了挪,再次高高扬起。

  司旸举着手,眼睛充满了血丝,胸膛随呼吸大幅度起伏。他能感受到手下压制着的身体不正常地颤抖着,耳边早已经没了叫喊声,只留下奶猫般细微的呜咽。本来毛绒绒的小男朋友变得湿漉漉的,缩着的脑袋躲在被子下面哭的可怜。

  冷汗打湿了干燥的衣料,司旸掌下触感潮湿,从被子里传出哀哀的哭声化作一把小锤子,一下一下地敲击着他的心。

  这戒尺,他是怎么也落不下去了。

  室内的空调还在尽职尽责地吹出暖风,司旸额前碎发被微微吹动,泛起痒意,他下意识抹了一把,竟抹到了一手的汗水。

  身体燥热不已,掌心湿滑握不住东西,戒尺从手中脱落垂直掉到地上。物体撞击的声音惊的司旸心一颤。

  眼前的臀丘不复以往的柔软白嫩,两道满是瘀血的板痕横在深红肿胀变得僵硬的软肉上。

  司旸眼睛发涩,轻轻眨了几下,他突然有些迷茫,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这是许晏,他的爱人,他想携手一生的伴侣,是那个他放在心尖上疼爱的人。

  可是……他在干嘛?

  惩罚?训诫?还是虐打泄愤?

  他不是圈子里那些以疼痛为欲望,在训诫中寻找安全感的被动啊。

  怒火平息后理智重新回归大脑,司旸看着许晏凄惨的小臀和哭的快要断气的样子,心里突然有些慌乱。

  他僵着手想要上前查看一下许晏的状况,却连踏出那一步的勇气都没有。

  哭的头脑发胀的人终于察觉到身后的疾风暴雨般的责打停止了。他没有回头,静等了会确认司旸不会再动手后,独自啜泣着手口并用,艰难地用嘴解开了绑着他的皮带。

  其实司旸绑的并不紧,他当时一心挣扎,只知道用蛮力,到最后非但没挣开反而被皮带边缘蹭伤了手腕。

  腕骨处被蹭破了一大块皮,整个肿起来,他顾不上去查看伤势,打着哭隔用手背擦去眼角掉出来的泪。

  只是这泪越擦越多,许晏把眼睛都擦疼了才勉强止住。

  心下痛斥自己的不争气,许晏咬紧下唇去提裤子,布料磨过伤处又是一阵蛰疼。本该是宽松的睡裤被肿胀的两团肉撑的满满当当的。

  浑身都没什么力气,许晏强迫着自己想要从床上撑起来,动作间拉扯到伤处,痛的他手脚一软,向下跌了回去。

  料想中的疼痛没有袭来,他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嗅着司旸身上熟悉的味道,许晏刚止住的泪水又涌了出来。

  小卷毛湿漉漉的贴在许晏脑袋上,他低垂着头,司旸看不到他脸上的神色,只能看见小人一直背着手揉自己的眼睛以及啪嗒啪嗒往下掉的眼泪。

  “阿晏,”司旸目光落在小人白皙的后脖颈,刚才暴行中留下的指印还清晰可见,他用力把人往怀里揽了揽:“……对不起。”

  许晏把头靠在司旸胸前,什么都没说。他此刻太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地方了,纵使自己一身的伤痛全都来自面前这个人。

  没有得到回应,司旸沉默几许,低头吻了吻许晏哭的发肿的眼皮,哑声道:“我、我去拿块毛巾。”

  司旸打了盆温水给许晏擦脸擦身体,他的动作温柔而细心,眼里是藏不住的自责与心疼。而许晏则完全配合他的动作,不吵也不闹,只是在司旸想要给他上药的时候哭着往床里躲,无论司旸怎么哄都不愿意擦药。

  许晏并没有表现出排斥、惧怕或是不满的情绪,甚至一直都缩在司旸怀里,像小动物似的用脸颊轻轻地蹭着自己男朋友,看上去并无异常。

  但一直到那天最后一刻,他都没再回应过司旸一句话。

  满怀愧疚的人只能抱着自己软软的小男朋友,用细密的吻轻柔地吻去他眼角止不住的泪水。

  当第二天早上司旸一睁眼,枕边的伤痕累累的小人便不知了去向。

  

  “所以,你妈的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对许小晏动手的?”刘卓昊狠狠把水杯拍在书桌上,怒冲冲地朝着司旸凶道。

  司旸垂头丧气地坐在椅子上,抿着嘴低嗯了一声。

  “你你你!”刘卓昊指着司旸鼻子,气的手抖:“操,你是不是有病?想分手直说,咱学校喜欢许小晏的多了去了,不差你一个。”

  屁股底下的凳子被人踢着往前一蹭,刘卓昊侧头看向张斌,眼睛一瞪:“你踢我干嘛?我说的有问题吗?”

  张斌:“……”

  “我就说许小晏怎么会无缘无故回来住,当时脸色那么难看,问他怎么了还非说没事。”刘卓昊咬牙切齿道:“你倒是厉害啊司旸,学什么不好学家暴。”

  司旸已经一周没看到许晏了,当天早上醒来他发现许晏走后第一时间回了宿舍,但许晏却对他避而不见,连门都没让他进去。等司旸回出租屋拿了钥匙再来,却被告知人又走了,这次连刘卓昊和张斌都不知道他的去向。

  平时的课也不见许晏来,问辅导员只得知他请了一周的假。司旸几乎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没寻到人,他实在担心许晏身上的伤势,一想到他的阿晏可能又伤心又疼的躲起来抹眼泪,司旸就心疼的厉害,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就在司旸都想要去报警的时候,学校论坛他被艾特的帖子让他松了口气。但他还没来得及问出许晏的所在地,就被两个舍友喊回来参加批斗大会。

  “你当时不是挺威风的吗,现在怎么不吭声了?”刘卓昊一想到许晏当时红着眼睛装没事的样子就来气,忍不住往司旸腿上踹了一脚:“论坛里还想着要维护你,你怎么舍得!”

  眼见刘卓昊气的都要动手了,张斌及时拦住他。

  安抚好刘卓昊,张斌转向司旸严肃道:“我可以告诉你许晏在哪,但你必须和我们保证,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第二次。”

  司旸攥紧拳,脸上满是懊悔目光却坚定:“我绝对不会再伤害他。”

  司旸的声音很是沙哑,张斌知道他这几天并不好过,便也不再为难他:“记住你说的话,再有下次我第一个揍你。”

  “还有我!”刘卓昊气哼哼地附和。

  见司旸郑重地点了头,张斌指了指宿舍门:“人就在外边,剩下的事情你们小情侣自己解决。”

  说着,张斌拿起外套,招呼上刘卓昊把空间留给他们,经过许晏的时候鼓励性地拍了拍他的肩。

  明明才几天没见,司旸却觉得自己想许晏想的都要疯了。这会儿日思夜想的人刚踏进宿舍,他就急忙冲过去把人紧紧抱在怀里,直到熟悉的奶香味再次钻入鼻腔,司旸的心才安定下来。

  滚烫灼热的气息打在许晏耳边,司旸抱着他的力气大到他能清晰地听到司旸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许晏埋进司旸颈窝,双手用力回抱住他。

  “怎么瘦了这么多。”司旸的声音染了些哭腔。

  “没瘦。”许晏声音很轻:“一直在床上,还胖了两斤。”

  “对不起。”司旸知道他在床上是因为疼,心脏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抓着般疼:“阿晏,对不起,对不起……”

  许晏脸颊贴着司旸脖颈,软软地蹭了几下。

  司旸见许晏还是不愿回应他的道歉,心里一慌:“阿晏,对不起,我当时真的——”

  许晏摇头打断他的话,用嘴唇碰了碰司旸唇角,淡淡道:“你总是说我累,让我早睡怕我劳神,担心我的健康。可是司旸,我也会心疼啊。”

  司旸闻言一愣。

  “我也是男人,不需要你养着我。”许晏退出司旸怀抱,认真地看着他:“我不希望我的男朋友总是起早贪黑,周末都没有休息的时间。更不想看他在已经很努力的情况下,还要背我偷偷去找别的兼职。”

  原来那些他自以为以为瞒的很好的事许晏都知道。司旸垂下目光,手指微微蜷起。

  “未来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可是为什么只有你能努力呢?”

  许晏深吸了口气,调整情绪:“之前是我没有安排好自己的时间,让你担心。抱歉,以后不会了。”

  司旸哑着声音开口:“你不用道歉,是我的错。”

  许晏固执地摇摇头,继续道:“我更不该在那种……那种混乱的情况下跟你说分手,对不起。”

  虽然司旸当时对此并没有有什么反应,但是许晏知道,他听到的时候心里肯定很难过。

  司旸握住许晏的手,眼眶发红:“是我当时不该打你,对不起。我、我就是太生气了没控制住自己。对不起,阿晏,我……”

  一提到这件事,司旸就有些无与伦比:“我…对不起阿晏,对不起,我就是、我没想动手的,阿晏”

  许晏听着司旸费力的解释,心里一点都不好受。这事要说他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被爱人那般不留情的狠打和几个夜里的辗转反侧的场景就在眼前,他一直到现在其实还有些委屈。

  “阿晏……”

  本来是打算理智一点先谈好正事的,但听着司旸一声声呼唤,许晏还是没能压制住心里的情绪。

  他猛地抱住司旸,难过的说道:“可是我真的,特别特别疼。现在还疼……”

  按理说不会疼这么多天,司旸蹙起眉,心里有些担心,想看看伤势,但许晏执意不让,

  司旸叹了口气:“是不是没给自己上药?”

  许晏不接茬,继续哭诉:“我没有……没有不听话,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努力。”

  司旸无奈又心疼,亲了亲许晏发顶,轻抚着他的后背柔声道:“我知道,我们阿晏最乖了。”

  “可是,那个文稿,”许晏啜泣着,委委屈屈道:“我花了好多时间……”

  “……抱歉。”

  许晏躲在司旸怀里呜呜哭着,过了会像是想起什么,红着一双眼睛看向司旸,带着鼻音小小声道:“你是不是喜欢这个。”

  司旸愣怔,他没想到许晏会突然提起这个,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何解释。

  “喜欢也不许找别人。”许晏看司旸这样的反应就明白了,小小爆发一下占有欲:“谁都不许。”

  “如果你真的特别想,那找……”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司旸低头看着怀里的小人,没去追问剩下的话,轻轻揉了揉许晏柔软的发丝,目光温柔。

  许晏躲在司旸怀里委屈了会,自己又发了会呆,而后似是做了什么决定,伸手去够司旸的手,与他十指相扣:“我想和你共同创建属于我们的未来。”

  “所以,我原谅你了。”

一只白斩啾

【约稿】快过年啦!来一单叭!!!这里是一个穷到要没钱恰饭的憨憨来流泪卖艺了(1551看看我!救救孩子叭!!!!)

画风大致是下面那个亚子的´<_`

然后是喜闻乐见的价格问题——

大头(如p1)40r/个

Q版(是全身⊙_⊙)40r/一对

半身(简单背景^0^真的很简单)55r/个

还是半身(复杂点的背景´_>`有花有草花花绿绿的那种)60r/个

♞要自带人设!!最好有图!!!(*我想了一下我还是要人设图会可靠一点´<_`)

♞工期大概一星期,考试周的话要再久一点,会有闪图草稿,上色前都可修改☆

♞不接急稿(真的会有吗´...

【约稿】快过年啦!来一单叭!!!这里是一个穷到要没钱恰饭的憨憨来流泪卖艺了(1551看看我!救救孩子叭!!!!)

画风大致是下面那个亚子的´<_`

然后是喜闻乐见的价格问题——

大头(如p1)40r/个

Q版(是全身⊙_⊙)40r/一对

半身(简单背景^0^真的很简单)55r/个

还是半身(复杂点的背景´_>`有花有草花花绿绿的那种)60r/个

♞要自带人设!!最好有图!!!(*我想了一下我还是要人设图会可靠一点´<_`)

♞工期大概一星期,考试周的话要再久一点,会有闪图草稿,上色前都可修改☆

♞不接急稿(真的会有吗´<_`)

♞对了!联系方式的话私信我或者戳我扣扣1009798423(qq可能周末才能回,非常抱歉!!(´⌒`。))

♞如果都没有问题…(疯狂暗示)

一块良堂四毛二
我最近特别喜欢看比较老的冷门文...

我最近特别喜欢看比较老的冷门文,我可能要断粮了

我最近特别喜欢看比较老的冷门文,我可能要断粮了

町野

【接文稿】占tag致歉

呜呜呜我又没钱吃饭了

1k/20-25r浮动,擅长写乙女向!我什么坑的都接,看的也比较杂。原耽/oc/原创/同人都可以写(如果碰巧是我喜欢的角色可以打折。悄悄)
画/文都接(其实扩列也可以)想要的私


呜呜呜我又没钱吃饭了

1k/20-25r浮动,擅长写乙女向!我什么坑的都接,看的也比较杂。原耽/oc/原创/同人都可以写(如果碰巧是我喜欢的角色可以打折。悄悄)
画/文都接(其实扩列也可以)想要的私


妙涟寺涯

三拐号急出求收,图里还有达芬奇没整出来,阿福5宝,其他五星孔明二宝

120r(可小刀,别低于一百就行)

安卓b服,走微信不走平台(上次就是出这个号信了邪走平台被骗了500才要还钱的)付款即可改密换绑邮箱

三拐号急出求收,图里还有达芬奇没整出来,阿福5宝,其他五星孔明二宝

120r(可小刀,别低于一百就行)

安卓b服,走微信不走平台(上次就是出这个号信了邪走平台被骗了500才要还钱的)付款即可改密换绑邮箱

BANBANBAN

这种有人约🐴~大概15r一个嘿,带背景的内种(可刀可刀可刀可刀)

这种有人约🐴~大概15r一个嘿,带背景的内种(可刀可刀可刀可刀)

海盐之森
救救孩纸吧,来康康这些可爱的崽...

救救孩纸吧,来康康这些可爱的崽崽们,总有一位是你的心头爱❤❤❤

救救孩纸吧,来康康这些可爱的崽崽们,总有一位是你的心头爱❤❤❤

翻车鱼 CD FISH

年末没钱力  可以找我约稿吗5555

大头100-150

半身200+

求求宁了 约我8

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跟我讲 

金主就是天 金主就是地 金主就是我爸爸

年末没钱力  可以找我约稿吗5555

大头100-150

半身200+

求求宁了 约我8

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跟我讲 

金主就是天 金主就是地 金主就是我爸爸

迁居既眠

太穷了太穷了,约稿。只要这条在就还可约。


不拖也不快,陌生同人需要时间补。


知道的同人:罗小黑战记,第五人格,王者荣耀,明日方舟,少年歌行,makes,恶狼游戏,三渣那几本书(除惨遭起点制裁看不了的鬼喊(。)


bl gl gb bg 都可,车也可。


文18r/k 车22r/k,文笔文风见主页,目前文风文笔参考主页最新文章里的“海上船”。


封顶4k。


定金是全文30%,数学不好,看着给。


有意戳小窗私聊。


救救孩子orzzz——

太穷了太穷了,约稿。只要这条在就还可约。


不拖也不快,陌生同人需要时间补。


知道的同人:罗小黑战记,第五人格,王者荣耀,明日方舟,少年歌行,makes,恶狼游戏,三渣那几本书(除惨遭起点制裁看不了的鬼喊(。)


bl gl gb bg 都可,车也可。


文18r/k 车22r/k,文笔文风见主页,目前文风文笔参考主页最新文章里的“海上船”。


封顶4k。


定金是全文30%,数学不好,看着给。


有意戳小窗私聊。


救救孩子orzzz——

🔢

【没想到新年发的第一条lof就是乞讨】(草)(不约的甜甜们帮我点点小蓝瘦好吗55555)

我真的希望各位路过的富婆富豪救救我太穷了太穷了55555T T

【图一黑白双人】120r【图二黑白单人】60r(均可出草稿后给款)

【支付方式】:支宝/vx都可以!!!私信我私信我!!!大家都可以去我lof置顶的【微博】私信我!!!lof私信我经常收不到!!!😭😭😭😭😭😭真的真的希望有人来约我55555

【没想到新年发的第一条lof就是乞讨】(草)(不约的甜甜们帮我点点小蓝瘦好吗55555)

我真的希望各位路过的富婆富豪救救我太穷了太穷了55555T T

【图一黑白双人】120r【图二黑白单人】60r(均可出草稿后给款)

【支付方式】:支宝/vx都可以!!!私信我私信我!!!大家都可以去我lof置顶的【微博】私信我!!!lof私信我经常收不到!!!😭😭😭😭😭😭真的真的希望有人来约我55555

帕兹paz
出来讨生活 害 富婆们看过来(...

出来讨生活 害 富婆们看过来(哭哭

出来讨生活 害 富婆们看过来(哭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