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敖乙

32.8万浏览    605参与
念然

[泽乙]山河影满 〈4〉

去龙宫的路上,气氛出人意料的沉默。敖甲和敖乙并肩而行,沙沐抱着沙泽跟在后面,每个人心里都想着事儿,一时间竟没有一个人说话。


快到龙宫的时候,敖甲突然停下来,他侧头看着敖乙:“小乙,你们有没有发现……不太对劲?”


沙沐也察觉到了不合理:“既然是酒宴,为何会这么安静?况且龙宫那边一片漆黑,可不像是在开宴的样子。”


“……”敖乙自是明白怎么回事,他想了想开口,“我们小心行事,先去龙宫看看。”


待他们走进了,才发现昔日巍峨的龙宫建筑群早已不复存在,巨大的地刺自地底凸起围成一个深坑,每根地刺上都盘踞着一条龙。


炙热的岩浆翻滚着,各种咒骂的话从那海底炼狱中涌出。


“这老...

去龙宫的路上,气氛出人意料的沉默。敖甲和敖乙并肩而行,沙沐抱着沙泽跟在后面,每个人心里都想着事儿,一时间竟没有一个人说话。


快到龙宫的时候,敖甲突然停下来,他侧头看着敖乙:“小乙,你们有没有发现……不太对劲?”


沙沐也察觉到了不合理:“既然是酒宴,为何会这么安静?况且龙宫那边一片漆黑,可不像是在开宴的样子。”


“……”敖乙自是明白怎么回事,他想了想开口,“我们小心行事,先去龙宫看看。”


待他们走进了,才发现昔日巍峨的龙宫建筑群早已不复存在,巨大的地刺自地底凸起围成一个深坑,每根地刺上都盘踞着一条龙。


炙热的岩浆翻滚着,各种咒骂的话从那海底炼狱中涌出。


“这老龙王还真是脑子不清楚,跟个走狗一样帮天庭做事。”


“没了俩儿子还敢这么搞,现在东海龙族连个中用的都没有咯!”


“敖光就是个懦夫!自己没本事就算了,还要连累我们其他妖族!”


面对各种污言秽语,敖光闭着眼盘在柱子上,一概不予理会。


锁妖阵外,敖甲简直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的听到一切。龙族、天庭……他扶住海底的一块石头,深呼吸几口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是说商讨对策对付天庭吗?”沙沐冷冷开口,眼底情绪晦暗不明,她刚刚可是在那一片咒骂声中听到了她父王的声音,“龙族这是什么意思?甲哥哥,龙族的待客之道就是这样的吗?”


敖乙皱着眉,手在袖子里面握成拳,他轻飘飘地扫了一眼隐忍着怒火的沙沐,看向一旁的敖甲:“天庭反水了。”


水流在几人身边静静划过,敖乙垂眸立在那里,大约过了几分钟,等其余两人情绪平复好之后,他重新抬头:“走吧。”


毕竟,早晚是要面对的。


几人刚刚从藏身处走出来,锁妖阵内一个实力不容小觑的海妖王就嘶吼着要从阵内破出。大致是眼底恨意太过浓烈激发了内在潜力,一时竟让他从阵内逃出了大半。


敖光闭着的眼瞬间睁开,尖锐的龙爪带着强劲的力量拍向那个海妖王。海妖王一个扭身避开敖光的攻击,不顾一切地往阵外冲去。


“哗——”一道地刺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从旁边射过来,带着一串串水花,毫不留情地将意图出逃的海妖王捅了个对穿。地刺所带的惯性将对方直接打回了海底炼狱。


原本骂声一片的海底炼狱突然安静下来,他们停止对龙族的语言攻击,同一样迷茫的龙族一起转头看向刚刚攻击出现的方向。


敖光看着如此熟悉的攻击招式,带着一丝不可置信转头。他心底到底还是留有期待,希望他的两个孩子可以回来,毕竟派人找了几天了依旧没有找到他们的尸首……


一片沉寂之中,敖乙收回刚刚发动攻击的手,理了理衣袍,转身同敖甲一齐向柱子上的敖光跪下:“儿臣久出未归,在龙族遇难之时未尽责任,还请父王责罚。”


敖光低头看向跪在地上的两个儿子,一时失语。他喃喃道:“罢了,回来了便好,回来了便好。你俩起来吧。”


还未待两人有所动作,一只龙爪裹着岩浆从地底伸出,紧接着巨大的龙头也探了出来,西海龙王盯着敖甲敖乙目眦尽裂:“敖光,你他娘不是说他们死了吗?现在这两个又是什么?”


其他几个龙王也跟着冒了出来,南海龙王冷嗤一声:“大哥为了对付我们当真是费尽心思,连自己儿子都要利用。”


北海龙王一巴掌拍在岩浆上方的岩石上,随着他的动作束缚在他身上的铁链哗哗作响:“敖光,你倒也不必这么机关算尽对付我们,估计你自己也没想到,这阵是有反作用的吧。”


敖乙站起身,眯着眼睛扫过三大龙王。他们身上都束缚着有手臂般粗的链子,一举一动都颇受牵制。敖乙在心底不屑地冷哼,都这般落魄了,也就只能嘴皮子过过瘾了。


“轰——”


巨大的响动自锁妖阵上方传来,数千年的防守经历让敖乙瞬间警惕起来,他朝敖光微微躬身行礼:“父王,儿臣……和大哥上去看看。”


“嗯。”敖光淡淡地应了一声,“快去快回。”


目送着他们离开,敖光的目光下移,看向了几乎要吵翻天的几个龙王。


——


“大将军,”一个小兵来到金蟹旁边报告,“这一片的海妖都被我们处理干净了。”


金蟹负手站在一旁,闻言微微点头,还没等他说什么,又一个小兵冲了过来:“大将军,那边又新来了一片海妖!”


金蟹不耐烦地皱眉,挥了挥手:“大惊小怪地做什么?来就来了,杀了不就行了?”


谈话间,一只箭矢破处重围往这边射了过来,两个手下下意识地去护着金蟹:“大将军小心!”


一道水流从斜后方射来,一击打落了箭矢。敖甲手握方天画戟,面露担忧地看向金蟹:“老蟹,还有你俩,没受伤吧?”


金蟹听着这个声音微微一愣,他缓缓转过身,看清敖甲的一瞬间都快要当场抹泪了:“大……大殿下?”


目光所触及到敖甲身边的敖乙,金蟹眼底闪过一丝厌恶,顾忌着敖甲在场,他冷淡地喊了一声:“二殿下。”


敖乙连个正眼都懒得分给金蟹,他望向不远处的一大片海妖,轻啧一声,一个闪身来到战斗中心,白袖一挥就是数道攻击打出。


正在战斗的龙宫护卫看到敖乙虽然心下震惊疑惑,但此时显然不是多言的时候。他们围绕在敖乙身边,仿佛找到了主心骨。


敖乙看着他身边的银盔护卫,稍稍放了点心。他看着敌方因为看见了他而已经开始撤退的领头,唇角扬起一抹嘲讽:“留个活口。”


“是!”


这一片的海水被两方人搅得海底沙尘飞扬,敌方将领抹了一把唇边的鲜血,咬牙切齿地盯着混乱中一袭白衣厮杀的敖乙。本来他们就是仗着龙宫没了管事的才敢打过来,结果半路杀出个敖乙,这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敌方将领咳出一口血,看着身边不剩几人的队伍,挥了挥手示意撤退。敖乙眼底划过一丝狠厉,干脆利落地射出几道地刺解决了剩余的几个残兵。


敌方将领见状跌跌撞撞地想逃跑,忽然面前海水涌动形成了一个圆环,把他困在了里面。


敖甲居高临下地看着穷途末路的敌方将领,举着方天画戟直击对方命门。对方闷哼一声便倒在了地上。敖甲扫视四周,确认没有漏网之鱼后,朝金蟹招了招手:“老蟹,帮我把这家伙捆起来丢进地牢。”


说完,敖甲径直来到敖乙身边:“小乙,有没有受伤?”


敖乙轻轻摇了摇头,看着一片狼藉的地面,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他看着正在绑人的金蟹,淡淡道:“这一片海域还有劳大将军清理一下了。”


——


“所以说……”


敖甲微蹙着眉:“是锁妖阵内的海妖残部,应该是想救出被困着的同族。”


敖光沉吟片刻:“既如此,那日后也会有其他海妖前来冒险,你们……”


“父王放心。”敖乙垂眸,盘踞在柱子上的敖光看不清他的神情,只知道那声音透着坚定,“儿臣定会尽全力护龙族安宁。”


敖甲也微微躬身:“父王不必过多担心,儿臣与小乙不会放过任何于龙族不利者。”


“如此便好。”


————————

碎碎念

原著里没有敖甲的战斗场面,我个人觉得敖甲就算是温暖的大哥,他的温暖也只是对部下和亲人,在战场上方天画戟也是毫不留情地对着敌人的。不过对比敖乙的杀伐果断,他可能少一分狠辣。

这几章都不怎么有感情线,就不打标签了,保留标题。






爱丽丹娜

请回在哪里能找到敖乙x你的文?

  去了微博,老福特,浏览器,关于敖乙不是敖丙就是木吒,就没有敖乙x你的文章了吗?大家知道的发下或者有没有大大写啊

[图片]

[图片]

[图片]


  去了微博,老福特,浏览器,关于敖乙不是敖丙就是木吒,就没有敖乙x你的文章了吗?大家知道的发下或者有没有大大写啊


念然

[泽乙]山河影满 〈3〉

龙宫内的宴会厅中,价值不菲夜明珠从墙壁的这头延伸到另一头,身姿婀娜的宫女端着一盘盘佳肴穿梭在各个桌子间,桌上觥筹交错,各族的海妖王举着酒杯毫无顾忌的大肆畅谈。


另外三片海域的龙王单独坐在了一桌,南海的那位端着酒杯往前送了送,随即一饮而尽:“啧,虽然同为龙王,但东海的这位也太怂了,非得等到他俩儿子都被天庭作没了才敢出手。”


“就是说啊,”北海的那位砸吧砸吧嘴,和西海的那位一碰酒杯,“早商量不就成了吗?说不定那什么……冷面玉龙浪里金龙,是这么叫的吧?两个里面还可以活一个呢。”


“哼,”唯一的女性龙王冷哼一声,“大哥他啊,到底是不撞南墙不回头,都这时候才想着找我们。”


“哈哈...

龙宫内的宴会厅中,价值不菲夜明珠从墙壁的这头延伸到另一头,身姿婀娜的宫女端着一盘盘佳肴穿梭在各个桌子间,桌上觥筹交错,各族的海妖王举着酒杯毫无顾忌的大肆畅谈。


另外三片海域的龙王单独坐在了一桌,南海的那位端着酒杯往前送了送,随即一饮而尽:“啧,虽然同为龙王,但东海的这位也太怂了,非得等到他俩儿子都被天庭作没了才敢出手。”


“就是说啊,”北海的那位砸吧砸吧嘴,和西海的那位一碰酒杯,“早商量不就成了吗?说不定那什么……冷面玉龙浪里金龙,是这么叫的吧?两个里面还可以活一个呢。”


“哼,”唯一的女性龙王冷哼一声,“大哥他啊,到底是不撞南墙不回头,都这时候才想着找我们。”


“哈哈哈,不说了,”三个酒杯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走一个。”


敖光负手立在帷幔后面,他身边站着天庭派来的几人。领头的那位看着外面那热闹的场景,微微一笑,转头看向敖光:“是时候了,阁下认为?”


“……”敖光点了点头,“动手。”


明亮的宴会厅在一刹那间暗下来,未等各路海妖反应过来,巨大的地刺迅速突破龙宫的地基,精致华丽的殿宇在天庭的高压之下瞬息之间倒塌、粉碎。


隐藏在海底炙热的岩浆自开裂的地底溢出,众多海妖还没来得及采取行动便被湮灭,尖叫声、嘶吼声、惨叫声混杂在一起,原本金碧辉煌的宫殿瞬间变成了海底的炼狱。


伴着一阵悠长的龙吟,东海龙族化作百鳞之长,围做一个大圈,将所有海妖困在里面。敖光抬首吼出一声带着肃杀的龙吟,真龙的威压铺天盖地的压下来,将逃出一线的海妖重新逼回了岩浆底。


“敖光!你疯了吗?这是干什么!”其余三海龙王被其余几十条龙死死压制着,只能抵着威压勉强抬头质问敖光。


敖光不答,龙尾用力一扫,其余三海龙王便齐齐被推了下去。


巨大的海底炼狱翻腾起来,各色海妖在里面嘶哑吼叫,隐隐有破出之势。


突然,一个巨大的法阵出现在炼狱上方,法阵的各个阵点刚好对应哪些凸起的地刺。敖光皱着眉还未细思,身后的心腹有些慌乱的声音传来:“陛下,要压不住了!”


敖光下意识地想寻找那几个天庭的天官,但一片混乱中,哪里还有他们的影子!眼前的局势刻不容缓,敖光用传音阵对龙族喊道:“每个人,去守住一个阵点!”


一龙对一点,上千百条龙刚刚好对应了所有的阵点,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在东海龙族对应法阵完成的一瞬间,数万道铁链自炼狱中显现,它们沿着地刺一路往上,困住了海妖,也锁住了龙族。


翻腾的岩浆渐渐平息下来,天庭的使者这个时候又重新出现在了龙族的眼前。敖光抖了抖身上的铁链,声音沉沉的:“天使,这可和之前说好的不同。”


“哎呀,”天使脸上挂着虚伪又幸灾乐祸的笑,“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也是无奈之举。放心,那位大人他会记着龙族的功劳的。”


“……”


——


“甲哥哥,父王他们已经出发了,你真的不跟过去吗?”密室里,沙沐和敖甲坐在书案的两侧,沙沐手里还在解着一个九连环,“现在去的话还能赶上,晚了可就不好说了。”


敖甲满不在乎地笑了笑:“我又不是不知道去龙宫的路,再说了现在去的话恐引人察觉,不急。”


正说着话呢,外面忽然一片喊打喊杀声,密室内的二人皆是一惊:“怎么回事?!”


俩人对视一眼,迅速推开密室的一块砖,小心翼翼地探出头观察情况。


外面已是血红一片,地上躺满了蛟族的人,一列天兵挥着武器毫不留情地贯穿妖族的心脏。


“呜……姐姐……”小小的沙泽缩在一个尸体的旁边,浑身颤抖的唤着沙沐。


天兵听到这微弱的呼唤,低头便看见了这小小的孩子。他们甚至都不带一丝犹豫,手里的长刀便已落下。


“小泽!”沙沐冲上去想带走沙泽,但剩下的天兵却迅速将剑指向了沙沐。沙沐迅速扬出一把毒粉,碰上了毒粉的天兵惨叫一声跌落在地,视线模糊起来。


此时沙沐看向沙泽原本的位置,哪里还有他的人影?沙沐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她喃喃道:“小泽……”


敖甲皱着眉解决了围着他的四五个天兵,与沙沐背靠在一起:“不对劲,天兵为何会对蛟族下手?”


“是龙族二殿下!他没死!”其中一个天兵忽然指着一处喊道,“快,杀了他!”


俩人转头看向那个方向,只见敖乙一袭白衣立在那里,衣袖有些地方已经被划破,金色的血自手臂漫出,他一只手里抱着沙泽,另一只手轻轻一抬,数道地刺拔地而起,霎时便让不少天兵毙命。


沙沐看见沙泽的一瞬间也送了口气,她的目光转向天兵,双手同时甩出一道道沾上就能毙命的药粉。敖甲见状也不含糊,召出方天画戟顷刻间便收拾了剩下的天兵。


看着一片狼藉的场面,在场四人默默无言,敖乙抱着沙泽走到俩人身边,指了指密室:“下去说。”


密室里,沙沐给敖乙的伤口上了些药,便拿了绷带缠起来。沙泽不知怎的非要赖在敖乙身上不起来,一只手还紧紧抓着他的一缕青丝。


敖甲担心地看着敖乙:“小乙,还有没有伤到哪里?”


“没了,”敖乙轻轻拍了拍怀里的沙泽,“哥,此事有些蹊跷,我们回龙宫看看。”


“这……”敖甲看了看沙沐,沙沐蹙着眉,“甲哥哥,我也要去。”


“去吧。”敖乙淡淡道,率先起身走出了密室。





念然

[泽乙]山河影满 〈2〉

敖甲眨了眨眼看向面前的敖乙,他总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好像有点不大一样了:“小乙?”


“嗯。”敖乙应了一声,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敖甲,“哥,对不起。”


敖甲吓了一跳:“小乙,你怎么了?好端端的说对不起做什么?”


“……”敖乙没作声,他靠着床榻坐下,几番踌躇之后还是没开口。敖乙干脆给沙沐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来。


“甲哥哥,我和敖乙有个计划,你想不想听?”沙沐抱着沙泽坐在床榻的另一端,“但是你听了可别太激动啊。”


“是吗?”敖甲挑了挑眉,他倒是一点不担心,毕竟他家小乙办事向来不会出什么大岔子,“说来听听。”


“甲哥哥,你被万鲨用迷魂散迷惑后被敖乙用移魂所救,现在你也没什么...

敖甲眨了眨眼看向面前的敖乙,他总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好像有点不大一样了:“小乙?”


“嗯。”敖乙应了一声,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敖甲,“哥,对不起。”


敖甲吓了一跳:“小乙,你怎么了?好端端的说对不起做什么?”


“……”敖乙没作声,他靠着床榻坐下,几番踌躇之后还是没开口。敖乙干脆给沙沐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来。


“甲哥哥,我和敖乙有个计划,你想不想听?”沙沐抱着沙泽坐在床榻的另一端,“但是你听了可别太激动啊。”


“是吗?”敖甲挑了挑眉,他倒是一点不担心,毕竟他家小乙办事向来不会出什么大岔子,“说来听听。”


“甲哥哥,你被万鲨用迷魂散迷惑后被敖乙用移魂所救,现在你也没什么事了,但是吧……”沙沐看了一眼敖乙,不急不缓道,“现在,估计你和你弟弟的死讯已经传遍东海了吧。”


“哦……什么?!”敖甲身子猛的坐直,他一把抓住敖乙的手,“小乙,这是怎么回事?”


敖乙垂下目光:“哥,龙族执意要招安,我知道我改变不了,我也不打算与你和父王争辩了。”


“但我说过,我不信天庭会真的接纳我们,所以龙族招安的结果是未知,若天庭到时候反咬一口,龙族会如何?”


“天庭要是反水必然有备而来,我们不能和他们硬碰硬。”


“如果我们这时候身损,天庭自不会对我们有所防备,到时候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可以随机应变。”


敖甲静静地听完,叹息了一口气:“小乙,我知道你不信天庭,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这么一走了之父王会如何?你要他怎么接受?”


“……”敖乙眼神闪了闪,“我们待招安事了,会回去。”


“……”敖甲没说话,密室里瞬间沉默下来。


隔了一会儿,敖甲问:“你是怎么让外界相信我们身损的?”


“我毁了青冥。”敖乙淡淡道,“日后我会找机会修复。”


——


阴暗潮湿的地牢里,万鲨灰白着一张脸坐在角落,几个银盔军沉默着在另一边打坐。


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了一天,那些个走来走去的狱卒嘴里念叨着最多的就是龙族两位太子战损,言辞中多有惋惜之意。


“这可如何是好,两位太子就这么没了,陛下……”


“唉——听闻大殿下就是被那个兄弟找天庭害死的,二殿下为了大殿下……也没回来啊……”


万鲨不知受了什么刺激,一把扑到牢门边上,他双眼布满血丝,双手抓着铁栏杆冲那几个狱卒声嘶力竭:“住嘴!你们口中的二殿下就是个伪君子!是他害死了大哥!”


狱卒微微皱眉,迅速远离那间牢房,嘴里嘀咕着:“有病啊……”


又是一晚上过去,狱卒们换了个话题:“哎,听说了吗,陛下邀请其余三海龙王前来赴宴,说是要一起对付天庭!”


“陛下原本是打算归顺天庭的,看来殿下们的死对他打击太大了……”


话还没说完,他们眼前一花,身子便倒了下去。


狱卒身后站着两个披斗篷的人,其中一个收回手,理了理帽沿。


“谁?”万鲨和银盔军瞬间警惕起来,敢绕开一众人潜入地牢,看来这两个人不简单啊……


俩人都没回话,个子较高一点的那个上前一步走到他们面前,猛的踹上了牢门。


“吱嘎”一声门响,门被踹开,俩人走进去,一齐扯下了斗篷。


“大哥?!”


“殿下?!”


敖乙站在一旁冷眼看着敖甲拿着一壶酒走向万鲨,轻轻叹了一口气,脚尖一转走向银盔军。


敖甲慢慢走到万鲨旁边,万鲨颤抖着手想去抓敖甲,却被对方避开了。


“大哥……真的是你吗?你去哪了?外界都在传你……是不是敖乙!是不是他把你藏起来了!你告诉我,我去给你复仇!”


敖甲沉默地看着眼前宛若厉鬼一样的万鲨,眼神陌生得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样:“不必了。”


“万鲨,我前的事我也不想问了,那也没有意义了。”敖甲轻笑一声,说出口的话中带着一丝悲凉,“我和小乙的事和你无关,你也没有理由插手龙族的事,龙族招安与否从不是可以随便决定的。”


“倒是你……”敖甲看着万鲨,“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他将手里的酒递给万鲨:“这酒,是我们当年结拜的时候一起喝下的,转眼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敖甲眼中闪过一丝怀念,但紧接着他的声音冷下来,不含一丝情感,“你离开吧。”


“大哥?”万鲨的脸顿时血色尽退,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敖甲,声音不自觉地带着颤抖,“大哥你在说什么?”


敖甲松手,手里酒壶坠地,上好的桃花酿在地上砸出阵阵涟漪又迅速归于平静,瓷器碎片散落一地,敖甲背过身:“你走吧,往后……也不要再叫我大哥了。”


“你若不走,父王必会取你性命,这算我对你最后一点情分了。”


“万鲨,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敖乙瞥了一眼敖甲,收回目光看向眼前跪着的几个银盔军,冷漠道:“谁允许你们擅自行动的?”


“……”


等了半天没等到回答,敖乙也没了耐心:“按军法处置,你们应当如何?”


“报告,斩!”


敖乙冷嗤一声:“原来知道啊,明知故犯很有意思是吧?”


“我不会杀你们。”敖乙指了指牢门,“自己滚。”


“殿下!”


敖乙转身拉上敖甲,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地牢,徒留牢房里的几人滑坐在地。


——


“哟,回来了?”


沙沐看着俩人从门口走进来。现如今龙宫的两位太子为了掩人耳目住在蛟宫里,若不是敖甲非要和万鲨做个了断,敖乙也不会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和他一起回龙宫。


敖甲和沙沐打了个招呼,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嗯。我让万鲨自行决定去向,算是结了最后的一点情面。”


他看向一旁的沙泽:“现在,就只剩我们四个还能聚在一块儿了。”


“甲哥哥,”沙沐上前给敖甲整理了一下衣襟,“你也别想太多,敖乙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敖叔叔也不是武断的人,他要干什么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明天父王他们就要去龙宫赴宴了,你若是想,偷偷跟着去不就好了?”


敖甲脸上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好了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先去歇息吧。”


敖甲回房之后,心里一直不太安宁。他脑子里回想着在地牢里听到的话,他父王不打算招安了?甚至还要与他人联手对付天庭?这事儿怎么想都有些奇怪,敖甲轻哂一声,算了,明天直接更过去看看罢了。


——————

碎碎念

大哥二哥被天庭杀了的消息是万鲨和银盔军在被押回去的路上一起想的,因为万鲨不想承认敖甲的死和他有关,本来万鲨想把一切推到敖乙身上,但银盔军不同意,两方人僵持不下最后决定把一切都算在天庭头上。毕竟万鲨和银盔军都是主战派,他们巴不得龙族不接受招安。

敖乙不杀那几个私自行动的银盔军是因为他不希望银盔军最后的几人是死在他手里的,他现在在心里已经把那几个逐出了银盔军,惩不惩处已经不重要了。

敖甲对万鲨到底是没下死手,毕竟有百年交情。万鲨给他预留个boss位置,后面他非要搞事还重伤了敖乙,结局是被敖甲亲手拿着方天画戟捅入心脏。





念然

[泽乙]山河影满 〈1〉

为什么都在搞木乙成舟,虽然我也磕就是了。。。

重生,大概是经历了数千年孤独的二咕重回迷魂散那段。

原著向!!!原著向!!!


CP:阳光腹黑泽×高冷傲娇乙

         古板龙王光×沙雕美人应

         开朗沉稳甲×病娇少女沐

全员be预警(咱就是喜欢爱而不得)        ...

为什么都在搞木乙成舟,虽然我也磕就是了。。。

重生,大概是经历了数千年孤独的二咕重回迷魂散那段。

原著向!!!原著向!!!


CP:阳光腹黑泽×高冷傲娇乙

         古板龙王光×沙雕美人应

         开朗沉稳甲×病娇少女沐

全员be预警(咱就是喜欢爱而不得)           

——————

“这小子该不会骗我们的吧?龙宫怎么会接受招安呢……”


“他是大殿下的结拜兄弟,应该不会……”


寝殿外的长廊上,几个银盔军正在窃窃私语。身后的寝殿内,敖乙大脑一片昏沉地躺在床上。


“大殿下?我听说他经常去陆地上。”


“难怪我们求见了多次,龙君却一直不肯接见我们。”


“那现在该怎么办?殿下还没醒。”


“银盔军就剩我们几个了,绝不能让兄弟们白死。”


“一旦东海投靠了天庭,咱们是没有胜算的。”


万鲨站在几人旁边,压低声音说:“你们听我说,大哥是被一个人族女子蛊惑了,只要能解决她……”


银盔军的其中一位皱了皱眉头:“什么女子?是人族皇室的?”


“不是,大哥说的是他偶然救下的普通女子。”


“普通女子?”另一位银盔军冷嗤一声,“绝无可能!”


“大殿下现在在何处?”


万鲨朝几人招了招手:“你们跟我来。”


金色的帘子随着海底的波纹轻轻晃动,敖乙脑子里走马观花似的闪过大段大段千年前的往事,记忆的最后,停在了他对敖甲说的最后一句话那儿:


“放开我!我还要……”


敖乙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捂着胸口喘了几口气。


千年前的那些事留给他的印象太深,太痛了……敖乙缓缓抬头,入目是一片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环境。淡黄色的珠帘,散发着温和光辉的夜明珠,还有那些摊在案上的宣纸卷轴……


敖乙眨了眨眼,他在宝珠阁?


这是不是说明龙族已经逃脱了锁妖阵、他的融魂已经完成、敖丙也已经如他父王所想完成任务了?


还有敖甲……他估计也回来了吧,容貌应该也恢复了,就是不知道记忆问题解决了没有。


思及此,敖乙下床披了件外袍就往外走。


“殿下,你醒了?”


“嗯。”敖乙淡淡地应了一声,却在抬头的一瞬间彻底愣住。在看清楚对方是谁之后,敖乙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他微微后退了一步:“碧鳞?”


碧鳞看着敖乙有点疑惑:“是我,殿下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


“你们二殿下的外伤没有大碍,内里还需要调节,别那么紧张。”


听到这个声音,敖乙带着几分难以置信转头,就看见沙沐抱臂靠在一旁的柱子上。


沙沐见敖乙直勾勾地盯着她,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别看着我了,你手下几个刚刚跟着万鲨鬼鬼祟祟地溜出去了,你不去看看?”


敖乙看着眼前还是少女模样、扎着高马尾的沙沐,又侧头看了一眼碧鳞,结合她们刚刚说的话,一个荒谬的猜想浮现在心头。他试探着问了一句:“是阿东他们?”


“是的。”碧鳞点点头。


敖乙:“……”


东海龙宫二太子也不急着走了,他扶着墙认真思考着他到底干了什么才会一朝回到解放前。这要回到别的时间点倒也罢了,但偏偏是这么个时候,睁眼就是地狱副本。


瞬息之间敖乙快速地分析了眼前的局势。


千年前,万鲨拿着迷魂散让敖甲失去理智,他用移魂的时候由于万鲨的干扰施法不完全,再加上沙沐先他一步带走了敖甲,使得他和他哥分离了上千年……敖乙转身几步走到案前,提笔快速写了几个字,然后一手抓住碧鳞直接往海面上去。


“哎?”沙沐一看敖乙就这么走了,刚想跟上去,就见眼前飘飘荡荡落下一张纸,“这是什么?”


待看完纸上的内容后,沙沐挑了挑眉:“他这又是干什么呢?”


随即将纸撕碎,然后两步跨出宝珠阁朝敖乙离开的方向追去。


纸屑散落在地,上面潦草的字迹依稀可辨。


掩护   身损


————


敖乙跟着碧鳞来的陆地上,入目便是一片鲜红。雨水不断落下,冲刷着这片大地上的血液。


仅剩的几名银盔军看见敖乙,立刻围拢过来,为首的那个捂着流血的胳膊:“殿下,大殿下为了对抗迷魂散,强行狂化……”


“不必说了。”敖乙拨开那几人,绕到岩石后面,“控制住万鲨。”


他没敢看敖甲,直接一跃而起飞到空中施展了移魂术。


移魂虽说是禁术,但他作为创始人,又在那千百年间在自己身上试验了无数次,只要没有万鲨出手干扰,就不会出什么差错。


移魂带来的灵力波动带着敖甲到了半空中,敖甲混沌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清明,他喃喃道:“小乙……”


眼看着敖甲往下坠去,敖乙一个飞身跳过去抱住他,然后兄弟俩直直地落入海里,溅起了大片浪花。


“殿下!!”


“大哥!!”


银盔军松开对万鲨的钳制,两波人第一时间冲向了海底。


——


乱流旁边沙沐早就插着腰等在那里了:“去蛟宫?”


“稍等。”敖乙脱下外袍利落地往乱流里一甩,又撕了一片敖甲的衣襟扔进去。


“你这是干什么?”


敖乙不答,召出青铜剑往旁边一掷,剑身斜插在地上,入土三分。敖乙定定地看了几秒,指尖凝出一抹灵力灌入剑身,拉上沙沐:“走。”


待万鲨和银盔军赶到时,海底的水流卷中,唯剩一白一黄两片布料在其中飘荡。


银盔军颤抖着拔出地上的剑,剑柄上的“青冥”二字清晰地映入眼帘:“这是……殿下的剑……”


毫无预兆地,随着几声脆响,青铜剑断裂开来,段成几截的剑身哐当坠地。


“殿下?!”


银盔军的几人脸色发白,控制不住地跪倒在地,手里抓着青铜剑的碎片,鲜血从指缝间溢出,他们妄想把青铜剑拼在一起,终是徒劳。


万鲨固执地不肯接受现实,他的脚步渐渐慢下来,声音也越来越轻:“大哥!敖乙!你们在哪里?……大哥你在哪里?……大哥……大哥……”


见两个儿子外出许久未归的敖光实在放心不下,又听闻海底出现了诡异的水卷,打算亲自出去看看。一看就看到了这么狼藉的局面。


察觉到有人靠近,万鲨和银盔军同时转头。敖光带着不容小觑的威压走进问到:“甲儿和乙儿呢?”


场面一片寂静。


敖光的目光扫过在场的几人,他的目光停在了那几个握着青铜剑碎片的银盔军身上,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瞳孔几乎缩成针尖。


人损,剑断。


强悍的灵力以敖光为中心荡开,巨大的冲击使得银盔军和万鲨被掀飞出去十几米远,而后又重重摔到地上。


敖光难掩心中的杀意,他双眼赤红,深呼吸了几次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缓缓走过去拾起地上断裂的剑身,语气毫无起伏地下达命令:“这几个,带回去,关在地牢。”


跟上来的亲信战战兢兢地应道:“是。”


——


蛟族密室里,沙沐打来一桶水,将毛巾浸湿之后拧干,动作轻柔地给敖甲擦着脸上的污垢。


昏黄的灯光散落在敖甲脸上,平日里活泼爱笑的少年此时微蹙着眉头,静静地躺在床上,任由沙沐在他脸上擦拭着。


沙沐轻叹了一口气:“这都快一个时辰了,甲哥哥什么时候能醒来?”


敖乙闭着眼靠在椅子上小息,怀里还抱着尚未完全化形的沙泽,闻言睁开了眼淡淡道:“不知。”


怀里的沙泽不安分地动了动,眼看着就要哇哇大哭,敖乙抬起一只手轻轻在沙泽身上拍了拍,嘴里不自觉地轻哼着他以前哄着敖丙睡觉时的歌谣。沙泽用手揉了揉眼睛,砸吧砸吧嘴,再次在敖乙怀中睡过去。


一旁的沙沐对眼前这幅景象感到难以置信,她实在不能想象出冷面玉龙敖二太子还有如此温柔的一面。这待遇怕是连他哥都没有享受过吧。


纵使沙沐心中早已风起云涌,但她面上不显,只看似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看不出来啊,你还挺会哄孩子的。”


敖乙手指动了动,没接话。他心里清楚沙沐远没有表面上看着这么简单,试问谁可以不动声色蛰伏一千年甚至不惜对竹马下手只为复仇?


估计是刚刚无意识地哄沙泽让她起了疑心吧。敖乙淡淡地想道。


“嘶……”床榻上传来轻微的响动,敖甲捂着脑袋坐起来。


“甲哥哥,你终于醒了!”沙沐一只手扶着敖甲,另一只手让枕头立起来使得敖甲可以靠在上面,“你都快晕了一个时辰了。”


敖乙把沙泽放到一边,缓步走进敖甲。直到这时候他才敢好好看看他想了那么多年的哥哥。敖乙一瞬间有很多话相对敖甲说,他想抱着他对他说哥对不起也许你是对的,也想问他明明说好了是兄弟一起扛为什么后来却抛下他一走就是那么多年。但敖乙清楚地明白,他不能让那个时空的事影响到他们这边的感情。


千百种情绪在心中翻腾交汇,到头来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敖乙压下眼底复杂的思绪,唤出了他那个只敢在梦里幻想的称呼:


“大哥。”


————

碎碎念

头一回写这种类型的文心里还挺没底,不过这到底是一次新的尝试我也不后悔。毕竟《敖丙传》这个坑现在是真的很冷,冷到我都想为它自割大腿肉。(不知道写了有没有人看)

二哥的剑设定为青冥,因为那天我一翻语文书看到一句“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感觉那俩字念着还挺顺口的于是就取了。

敖乙故意将剑弄断就是为了制造身损的假象,因为他明白,在这个世界他也许可以改变许多事,但唯独改变不了龙族接受招安这个结果。当时东海龙族除了他之外全部都是鸽派,再说敖光已经商议好了的事就算中间出了岔子依旧会按照原本的计划进行。敖乙现在能做的只有保下他和敖甲在日后不为锁妖阵所困,让龙族正真有两个可以在外主持大局的“太子殿下”。

至于沙泽,敖乙的态度是能保一个算一个,毕竟外面再怎么战火纷飞也和那时候的沙泽没关系,他也是孩子,也是蛟族的希望,他有权利去看看这个世界,而不是过早的死在天庭手里。

对万鲨,敖乙原本想找个机会把他杀了,但想了想还是决定让敖甲自己 处置。他对万鲨的恨时隔千年也没什么想把他千刀万剐的欲望了,既然是他哥的结拜兄弟就让他哥自己去处理。

对沙沐敖乙选择按兵不动,沙沐整个人本身就不简单,在不伤害龙族的前提下敖乙可以把她当半个盟友。


刚看了一下,我貌似是甲沐第一人。



自动存档器

    奇怪头像和他们的奇怪使用语境2

    奇怪头像和他们的奇怪使用语境2

自动存档器

  奇怪头像和他们的奇怪使用语境1

  奇怪头像和他们的奇怪使用语境1

自动存档器

  我好喜欢他这个虎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家猫也有嘿嘿,像用我家猫代一下

  敖乙:给你50自己撤回

  我好喜欢他这个虎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家猫也有嘿嘿,像用我家猫代一下

  敖乙:给你50自己撤回

自动存档器
  龙宫小月饼~   敖甲,敖...

  龙宫小月饼~

  敖甲,敖乙,敖丙的专属小月饼

  有一说一冷色月饼不好调色,目前这样我自己还算满意,看起来至少不像发霉的x

  龙宫小月饼~

  敖甲,敖乙,敖丙的专属小月饼

  有一说一冷色月饼不好调色,目前这样我自己还算满意,看起来至少不像发霉的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