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敖厂长

12036浏览    126参与
BENJAMIN
新人报道 摸个厂子拟兽,极其潦...

新人报道

摸个厂子拟兽,极其潦草预警

就当入党费了(?)虽然还没画老e

但是把鹅鹅也画出来可能是下辈子以后的事了吧(仰望天空)

新人报道

摸个厂子拟兽,极其潦草预警

就当入党费了(?)虽然还没画老e

但是把鹅鹅也画出来可能是下辈子以后的事了吧(仰望天空)

也总的水杯
群里接龙时撸的小红帽敖 假装更...

群里接龙时撸的小红帽敖

假装更新()

群里接龙时撸的小红帽敖

假装更新()

也总的水杯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老敖在装死…

(久违的更新,情人节快乐!)

(改词,配合原曲食用更佳)

打开门看见老敖倒在地上

嘴上残留着奇怪的痕迹

旁边撒了一地的(霓虹)饮料

不知情的up看到一定会吓到

我很冷静的

“岛国饮料真是奇怪呢”

这么笑着说

老敖就维持着趴着的姿势

好像很得意的笑了

每天回家都会看见老敖在装死

明天会是怎样的死法呢?

完全无法预测

有时是插着小白射的箭

或是装成泊车小哥,穿着红外衫

看到有条火柴棍的玩偶装死在那时

不仅想着要不要直接关门

事后处理也挺麻烦的

像是要清理地上的饮料

还有🐔儿被击爆这种死法

到底是什么鬼啊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

老敖在装死

只要稍微夸他一...

(久违的更新,情人节快乐!)

(改词,配合原曲食用更佳)

打开门看见老敖倒在地上

嘴上残留着奇怪的痕迹

旁边撒了一地的(霓虹)饮料

不知情的up看到一定会吓到

我很冷静的

“岛国饮料真是奇怪呢”

这么笑着说

老敖就维持着趴着的姿势

好像很得意的笑了

每天回家都会看见老敖在装死

明天会是怎样的死法呢?

完全无法预测

有时是插着小白射的箭

或是装成泊车小哥,穿着红外衫

看到有条火柴棍的玩偶装死在那时

不仅想着要不要直接关门

事后处理也挺麻烦的

像是要清理地上的饮料

还有🐔儿被击爆这种死法

到底是什么鬼啊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

老敖在装死

只要稍微夸他一下就会得意忘形

所以现在都装做没看到

明明最开始在优酷时

只要和他聊天就会很开心

整个晚上漫无目的的随便乱扯

最后还是回到ghs

直播不久后有了新的朋友

生活也变得很开心

孤独的等着和自己聊天的老敖是什么心情呢

连想都没有想过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

老敖在装死

他是不是想回到那时的两人那样呢

……我无法明白

他等着我回复他

我看着老敖的演技

如果这代表我俩的感情

那倒也不错啊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

老敖在装死

今天会是怎样的死法呢?

我怀着期待的心情打开门

Klove无惑

我真的超喜欢这段的!

作为一个考古学家才发现他们有梦幻联动!

真的是双厨爆炸

我真的超喜欢这段的!

作为一个考古学家才发现他们有梦幻联动!

真的是双厨爆炸

Klove无惑

我累死了,腰酸背痛

说实话我真的好喜欢他们的联动,所以说还有吗😭😭

我累死了,腰酸背痛

说实话我真的好喜欢他们的联动,所以说还有吗😭😭

Klove无惑

后2p是我的入坑作


笔压失灵(大概

后2p是我的入坑作


笔压失灵(大概

SkySunnymQ

今年给你敖画的第一张~

今年给你敖画的第一张~

白山黑水
【请不要评论我】【意见不合请拉...

【请不要评论我】
【意见不合请拉黑我】

签名也改了,心疼死我了,敖敖做视频十一年,偏偏今年b站用户爆炸式增长,都喜欢把自己当成上帝。

不说了,说多无益,再看一秒厂长的动态底下的评论我就快要窒息了…

这就是视频工作者的悲哀吧。

打字几秒,键盘敲敲,能够把一个人吹得天花乱坠,时代楷模,也能将别人贬得一文不值,一无是处。

但是我依然在这里。

我不会发声,也不会与人辩论。

我只是他的一名观众。

忠实的,热忱的,不会被他人左右的,不会问候别人全家的,不会以严苛的道德标准要求一个视频创作者的观众。

【请不要评论我】
【意见不合请拉黑我】


签名也改了,心疼死我了,敖敖做视频十一年,偏偏今年b站用户爆炸式增长,都喜欢把自己当成上帝。

不说了,说多无益,再看一秒厂长的动态底下的评论我就快要窒息了…


这就是视频工作者的悲哀吧。

打字几秒,键盘敲敲,能够把一个人吹得天花乱坠,时代楷模,也能将别人贬得一文不值,一无是处。

但是我依然在这里。


我不会发声,也不会与人辩论。


我只是他的一名观众。

忠实的,热忱的,不会被他人左右的,不会问候别人全家的,不会以严苛的道德标准要求一个视频创作者的观众。








白山黑水
我很难过,我非常难过,如果你看...

我很难过,我非常难过,如果你看到这条动态,请最好不要评论。有什么反对意见,请举报或者拉黑我吧。

在我心里,厂长有那么那么多的好,中秋节那天,我在家里看最新的一期囧的呼唤,被家长骂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只是一个游戏推广就可以被人疯狂蹭热度,墙倒众人推,b站真的很可怕。

我知道那期视频是番外篇,我以为厂长把推广的游戏夸得天花乱坠都不需要在意,因为这种视频就是“反囧的呼唤”,可是没有想到事情愈演愈烈,连60w的谣言都传出来了,还有那么多人借这种机会蹭热度和挖坟找黑历史。

敖敖是会变的,但是视频内容是不会变的。他曾经带来的震撼和感动也是不会变的。变的是越来越严格的观众,越来越丑恶的娱乐生态...

我很难过,我非常难过,如果你看到这条动态,请最好不要评论。有什么反对意见,请举报或者拉黑我吧。



在我心里,厂长有那么那么多的好,中秋节那天,我在家里看最新的一期囧的呼唤,被家长骂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只是一个游戏推广就可以被人疯狂蹭热度,墙倒众人推,b站真的很可怕。

我知道那期视频是番外篇,我以为厂长把推广的游戏夸得天花乱坠都不需要在意,因为这种视频就是“反囧的呼唤”,可是没有想到事情愈演愈烈,连60w的谣言都传出来了,还有那么多人借这种机会蹭热度和挖坟找黑历史。


敖敖是会变的,但是视频内容是不会变的。他曾经带来的震撼和感动也是不会变的。变的是越来越严格的观众,越来越丑恶的娱乐生态。


我知道他做得不对,但是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大家如此严格。也许他们比较有钱吧,不怎么需要为钱发愁。像我这样的人,从来不介意看任何up主的广告,因为知道他们不容易,也没有钱支持他们。


打个广告就能被骂成这样,更有甚者还说厂长即将败坏游戏圈的风气,毁坏业界…


也许是我跟不上时代了吧。敖敖毕竟只是一个人,人都会犯错,人也都会迷茫,更会伤心难过。


我非常难过。


真的,也许根本没有人能理解我的难过。我非常感谢厂长带给我的美好回忆,但是从今以后这些都要大打折扣了。并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他所面对的处境。我并不觉得这次的风波他有犯什么大错,事实上我只是他的一个观众而已。


我昨天只是看了一个夸张一点的推广视频,却没有想到会被那么多人婊成这样。


一想到从今以后看到敖敖的视频,评论永远都会有人在说这件事,永远有人黑他,责怪他,诅咒他,我就再也不忍心去看弹幕和评论了。


时代真的变了,永远无法给予犯错的人机会,大家似乎只希望他们永远消失。


但是那是厂长啊,是让我明白投币是什么的人啊,是让我知道心甘情愿的三连是什么的人啊,为什么要被这么多不怀好意的人攻击和辱骂…




也许我未来都很难再高兴起来了。




我真的,非常难过。

wings0504
阴阳怪气➕散➕敖我爱他们😭?...

阴阳怪气➕散➕敖
我爱他们😭😭😭

阴阳怪气➕散➕敖
我爱他们😭😭😭

血球

喜欢的两位up连动了

最近镖200W的关系,

好像搞了连动

总之就来画个图庆祝 无CP向

p2随撇

最近镖200W的关系,

好像搞了连动

总之就来画个图庆祝 无CP向

p2随撇



生田小茄

又剪了一个视频

虽然这个账号我好像通常是用来发图的,但是我又剪了一个视频哈哈哈哈

不务正业的日常

求一个b站的点赞推荐

视频链接走评论区(๑>؂<๑)

虽然这个账号我好像通常是用来发图的,但是我又剪了一个视频哈哈哈哈

不务正业的日常

求一个b站的点赞推荐

视频链接走评论区(๑>؂<๑)


人间椅子

【敖E】吵架时谁先道歉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扰真人

*ooc无脑,鹅有弱化

*请大家避开各自雷点

*前后有意义,老E右位,不是无差 

*已交往设定,还是很明显的() 

敖厂长和老E吵架了。

原因一开始是E某人打游戏时的口嗨,流露出了一些危险倾向,“我他喵为什么要送你上大学?”对着电脑自言自语。

老敖以前虽然也是频繁口吐芬芳的人,但其实骨子里三观比笔还直,随口就想给他拗回来。“你再给他刷个200金币上个大学搞不好还有新支线,骗这个傻子钱也骗不了几块。”

“那我他喵是傻子吗?辛辛苦苦刷个金币全给NPC做慈善?”老E口气里全部都是莫名其妙,后面乱七八糟吵了些什么他记不清了...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扰真人

*ooc无脑,鹅有弱化

*请大家避开各自雷点

*前后有意义,老E右位,不是无差 

*已交往设定,还是很明显的() 

敖厂长和老E吵架了。

原因一开始是E某人打游戏时的口嗨,流露出了一些危险倾向,“我他喵为什么要送你上大学?”对着电脑自言自语。

老敖以前虽然也是频繁口吐芬芳的人,但其实骨子里三观比笔还直,随口就想给他拗回来。“你再给他刷个200金币上个大学搞不好还有新支线,骗这个傻子钱也骗不了几块。”

“那我他喵是傻子吗?辛辛苦苦刷个金币全给NPC做慈善?”老E口气里全部都是莫名其妙,后面乱七八糟吵了些什么他记不清了,他们起了争执时总是这样,有时只要小小的一个导火索就可以引燃这两个加起来两百多斤的炮仗,但这次是不同的,一句下意识的反驳措辞已经无情的披露的他们之间理念上,三观的根本性不契合,这本是一件可大可小的事,却像一个钩子,勾出了敖厂长许多相关的回忆,老E并不是第一次,事实上是一次次,一次次的在无知的状态下暴露出自己于情感上的薄弱点,这个是非分上分的该死清晰的男人,在人情世故上某些不足的无知流露却对他有着近乎罪恶的吸引,在游戏上他们是彼此的伯乐,同频率的回音一样轻易的引起共鸣,所以他的态度总是纵容的,因此什么屁话都无所顾忌的往外说的老E也曾是他喜欢的对象,但那晚敖厂长记得他好像打了个寒噤,他也知道,不一样的,他们俩之间一直隔了一层厚厚的障壁。 

等互相骂到再没有什么别的陈年旧帐可以翻出来伤害对方时,敖厂长先停了,疲惫的吸了口气,便夺门而出。 

他就近找了个宾馆先住下,回顾这件事的经过,嘶吼了一声倒向床去,然后开始思索自己到底是否能够接受谈一场蒙蔽双眼的恋爱,但其实真没浪费这时间的必要,他心里门儿清。 

老敖出门出的匆忙,电脑也没带,视频也剪不了,平时没什么玩手机的习惯,爬起来,坐在椅子上,感觉高了,地毯也不软,硬硬的毛尖有点扎脚,大众的跟风暗红色,中不中西不西的印着些几何花叶,躺在床上,一点熟悉的味道都没有。但此时问题的关键在于,以他敖厂长的骨气,出门一天就回去,俨然不像话,并将十分没有面子,于是他撑到了第二天。 

老E还是没打电话给他。 

他不自觉的时时刻刻关注手机电量,避免关机看不到动态。 

第三天,敖厂长认命的打开了B站,用小号进入了鹅的直播间,“大母鹅19”的粉丝勋章赫然在目。老E今晚没开摄像头,口音听起来还是那么亲切,清晰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就像是贴在他耳边说话。 

要不了半个小时,半分钟他都不想熬了,敖厂长现在就想立刻到家,抱住他,告诉他对不起,我的语气不对,然后再来一发什么的,然而他缩在酒店可能有十多斤的白棉被里,只是翻了个身,发了条弹幕:晚安。 

他应该是看到了这条弹幕,还回了句:“早点休息,别强撑着,你们困了就快睡吧。”老E的收音设备是真的不错,连他深夜里尝无意识带上的那种独特的拈连咬字都能听得分明,嗲的不行。 

凌晨两点,离他车距不超过20分钟的那栋楼房里,他可爱又暴躁的恋人,难得的,不知情的,对他体贴了一回。 

他得承认自己可耻的被击中了,事实上,一次又一次。 

于是敖厂长还是没能关掉直播。 

三点出一点儿头,老E下播了,敖厂长也关上了灯,十来分钟,又睁开了,在漆黑的夜里和空气干瞪眼儿,猛地爬起床,火急火燎地收完东西,退房打车,一气呵成,完全可以凭记忆找到栋数,没装电梯的破房子爬得他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骂娘。 

到门口却一下子屏住了呼吸,还是扭扭捏捏地摸了进去,整个房间都是黑的,但敖厂长仍轻车熟路地拐到了卧室,一时间想不到该干什么,楞了两秒,发现被子下传出了一些微弱的,抽噎声,今晚月光很大,窗帘也挡不住的亮,那一团不小的凸起在月光下看起来像个易碎的堡垒,敖厂长一下子反应过来,心下骂了自己两句混账,扑上去抱住了那团被子:“张弛对不起,我当时不该那么冲动的,也不该一个人跑出去,两三天不主动联系你,绝对不会又下一次了,你,可以原谅我吗……没关系,你可以继续,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老E静了两秒,隔着被子踹他一脚,两脚,三脚…… 

鹅不再刻意压抑,一边骂一边哭:“草你妈敖缘凤,你就是个混蛋,你他喵当年追我的时候怎么说的,你喜欢我,你相信我,我做什么都无条件支持我,他妈的现在我打个游戏你也管,操操操,嗝,操操……”越哭越凶,甚至打了几个嗝,鼻子通红,敖厂长试探性的拍了拍他的背,然后把他抱得更紧了。 

老E可能想压一下哭声,但是好像失败了,快奔三一老男人今天觉得脸要在这里丢完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哭了快半小时,敖厂长把旁边柜子上的抽纸递给了他,他需要向自己正式的恋人,谈一点正式的东西:“没事,你可以继续,我想跟你说几句话,你知道我这个人有个什么事也憋不太住,但有个事我一直没好意思说。” 

“你以前说想要有个会打点游戏的女朋友,虽然性别条件不太符合,游戏水平也一般般,FPS游戏我也不太玩,但我很喜欢你,我可以去尝试着练,我以前看你视频的时候就很喜欢你了,你那时候估计也不认识我,当我能接触到你本人的时候,我觉得我陷得更深了,我喜欢和你聊天的感觉,喜欢我们对游戏总是相似到默契的见解,我很喜欢你的幼稚,一点点而已,不要踢我。” 

“我出去这两天想了很多,在游戏上的相似认识,并不能代表我们人生理念的契合。” 

张弛静下来了,看着他,黑黑的瞳仁,眼白有点泛红:“所以呢,早死早超生?你把手放开?”没必要太难看,总得给自己留点皮,嗓子哑的有点尴尬,老实说他真不喜欢这个场景,他不太会应付这么正式的谈话,但其实在敖厂长摔门而出之后那几天他都很矛盾,清晰的看得到自己的糟糕,他搞砸了一切,却永远也迈不出主动道歉的步伐,他就是个烂人,对不起。 

“想什么呢?你没听明白吗?”敖厂长今天就要把这只鹅勒死,“我的意思是我跟你期望中的女朋友不一样,但我可以在能靠拢的方面尽量努力,只要E哥不嫌弃我。我也不能说你要和我的理想形象完全一致,但有些小方面,我是说,不太好的方面,你愿意也为我改变一下吗?” 

“我还以为你回来快刀斩乱麻了。” 老E舒了口气。

“谢谢你愿意对我说这些,其实我很开心,我那个时候确实也不认识你,你当然可以对我提出一些合理的建议,如果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我会尽力去改正的。” 

“那现在你可以把手松开一点吗,不然我断掉的肋骨就要戳爆你的肺了。”老E做了个夸张的窒息表情。 

“那好,我现在就要提一个,你该刮胡子了。” 


阿鹅表示这个意见非常的中肯,他今晚就要把敖厂长的头给打爆。 

“道歉和喜欢都说不出口,可我想,你一定会懂。” 

END

我大约是脆的

厂长是真正的男神。十周年快乐

厂长是真正的男神。十周年快乐

圈地自厌

高三咸鱼全新力作,花式踩点跟紧节奏。

......我编不下去了。

这个视频其实在乙女向之前就剪了一半了,但是因为不是很好剪就耽搁到前几天才发现还有这么个未完成的东西,急性强迫症发作熬了几天剪出来了。

我,我再也不会这么浪了.....大概吧。

高三咸鱼全新力作,花式踩点跟紧节奏。

......我编不下去了。

这个视频其实在乙女向之前就剪了一半了,但是因为不是很好剪就耽搁到前几天才发现还有这么个未完成的东西,急性强迫症发作熬了几天剪出来了。

我,我再也不会这么浪了.....大概吧。

冷圈子515♡

敖厂长?⋯我真的是乱搜的🧖🏼‍♂️

🤫

突发奇想:

乙生中的程以清在精神压力极大的情况下仍强烈要求接下《念念》这部不利于他转型的戏,原因在于⋯⋯“戏中饰演米乐的男演员和三儿长得也太像了,而且也姓敖!我不许别人演这个人的竹马!😖”


(😑这个米乐的英文名字emmm……

让我想到小马哥那张满头白面粉的照片…

不会真的有在面粉厂里干架的戏码吧……)


🤫

突发奇想:

乙生中的程以清在精神压力极大的情况下仍强烈要求接下《念念》这部不利于他转型的戏,原因在于⋯⋯“戏中饰演米乐的男演员和三儿长得也太像了,而且也姓敖!我不许别人演这个人的竹马!😖”



(😑这个米乐的英文名字emmm……

让我想到小马哥那张满头白面粉的照片…

不会真的有在面粉厂里干架的戏码吧……)





圈地自厌
祝我老公生日快乐!他世界第一好...

祝我老公生日快乐!他世界第一好!

祝我老公生日快乐!他世界第一好!

戊先生
我喜欢的两个up终于互关啦!!

我喜欢的两个up终于互关啦!!

我喜欢的两个up终于互关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