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敖烈

45856浏览    293参与
苒苒

过年

过年

房间里没有开灯,有限的屏幕亮光只能照见电脑桌前这一点空间。一只手伸向桌上快要摞到天花板的小完熊袋子,从这摇摇晃晃的塔里抽出一袋来,这一抽打破了塔的平衡,手的主人被塔的崩塌压在塔下,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白泽从一地小完熊袋子里爬起来,没有把刚刚那一下导致翻到的电脑椅扶起来,却直接从身边满地的小完熊里摸出一袋吃了起来。

“吃完这一袋就去写文。”白泽对自己说。过了一会儿,地上多了四个空袋子。

白泽坐在电脑前打字,屏幕上看到《与神兽有关的节日考证》的字样。窗外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把他吓了一跳。白泽站起身走到窗边,看到一个女孩低着头,手里拿着的呲花还崩出好看的火花,两个大人正在不停的对孩子说着...

过年

房间里没有开灯,有限的屏幕亮光只能照见电脑桌前这一点空间。一只手伸向桌上快要摞到天花板的小完熊袋子,从这摇摇晃晃的塔里抽出一袋来,这一抽打破了塔的平衡,手的主人被塔的崩塌压在塔下,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白泽从一地小完熊袋子里爬起来,没有把刚刚那一下导致翻到的电脑椅扶起来,却直接从身边满地的小完熊里摸出一袋吃了起来。

“吃完这一袋就去写文。”白泽对自己说。过了一会儿,地上多了四个空袋子。

白泽坐在电脑前打字,屏幕上看到《与神兽有关的节日考证》的字样。窗外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把他吓了一跳。白泽站起身走到窗边,看到一个女孩低着头,手里拿着的呲花还崩出好看的火花,两个大人正在不停的对孩子说着什么。

“现在不是都不让放鞭炮吗?”白泽这样想着,窗外看起来像是父亲的人从小女孩手里拿走烧的还剩下一半的呲花,自己走到远处的烟花箱子那蹲下摆弄。

不一会儿,做父亲的站起身跑回女儿和妻子这边,那箱子向天空发射出瑰丽的火焰,红红绿绿的打亮夜空,也透过玻璃短暂的把白泽的房间变成和天空一样的颜色。从他的角度看过去,那三个人就像是融为一体的LED灯,闪烁成一样的颜色,女儿脸上变换的彩影遮掩不住她开心的神色。这时父亲手里的呲花已经燃尽,只有顶头处还有几点香烟头一样的亮光忽明忽暗,早就湮灭在远处烟花的绚丽光芒里。

直到那三个人走远了,白泽才离开窗口。这时烟花早已燃尽,屋子又重归黑暗。在这黑暗里,白泽轻轻对自己说:新年快乐。


 

喝酒

敖烈非得叫他来小酒馆喝酒,小酒馆人多,白泽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因为体质的缘故,只要来到人多的地方,就有更高的可能性吓到别人。虽然经过多年修炼,他已经能控制住多半神力,最近的几十年来也只有把九月和十一月弄炸毛那一次最严重。可白泽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他宁愿独自在家里写书。要不是敖烈这个笨蛋没有抢到过年回家的票,一条龙说着说着都要哭了,他才不会来陪他呢。

白泽看着面前醉醺醺的一匹马(一头龙)叹了口气。

还是好丢人。

由于是春节,小酒馆没几个人,但白泽注意到这几个人都看向他们的方向。

白泽伸出右手摇一摇面前的白马头,

“喂,敖烈,别一高兴就打鸣啊!”

敖烈眼睛都要闭上了:“可大师兄以前夸我叫的好听啊……咴儿咴儿!”

白泽看他是这个状态,左手上偷偷把酒倒掉,换了雪碧倒进杯子里推到他面前。

敖烈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叫着:喂,白泽,也多讲讲你的事啊,我妈妈知道我和神兽白泽是同事,一直想过来看看呢……敖烈放下酒杯,使劲拍拍白泽的肩膀,看起来并没有发现自己刚刚喝的是雪碧。

敖烈喝了酒以后话多,但也就围绕两个话题,一个是拉着别人讲他的敖烈版西游记,还有一个就是他妈妈。恰巧这两个话题白泽都不太擅长,于是他一直听着敖烈说,自己应和两声。

敖烈总是有许多朋友围在身边,一过节总有好多酒局找他参加。敖烈和家人的关系也很和睦,虽然有时候会听到他抱怨他妈妈让他试穿太多的衣服,但白泽能体会到敖烈和他母亲那种深切的关系。白泽有点羡慕他。虽然自己活在世上的时间比他更长,但在这方面可谓是一片空白。在无法控制神力的年轻时代,他几乎可以说是孤独的。黄帝的出现多少改变了这个状况,但那也只是把他人的害怕和惊恐变成了敬重与畏惧。在漫长的生命中,唯一同他一直走下来的,就是头脑中不断自动涌现增多的知识。而现在,这个让他几乎难以应对的迅速变化的时代,其实在他的脑海里暗暗指出了一条能够慰藉他的小路。

敖烈已经趴在桌子上喃喃自语了起来,手里还握着半杯雪碧。白泽站起身,趴到他脸前去听他在说什么。在一段时间的艰难分辨后,白泽浅浅笑了一声,又把身子探了探,对着敖烈的马耳朵说道:黄帝的胸毛是自来卷哦!

敖烈的身体忽然抽动了一下,像是要惊醒过来,但还是没有醒来,只是梦呓一般地哼着:什么?是真的吗?

敖烈睡着了。

白泽坐回原位,对着敖烈的方向说着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话:你要想知道,以后我都讲给你听。

 


 

收快递

“先生您好!快递麻烦签收一下!”

白泽这两天已经听这个声音不知道多少次了,春节假期期间他收了不少快递。小玉的快递最早,初一就到了。那个大箱子是他和快递员两个人合力才能抬起来放进门的。快递员走后,白泽没有马上把箱子拆开,因为他心里已经隐隐猜到里面是什么了。

他点开朋友圈,连着好几条都是去年半价月饼促销的图片。白泽默默点了保存,把照片发到咸猫上,输入“新鲜月饼半价促销”的字样。

第二个快递相比第一个很轻很小,来信地址写着“地府”。白泽拆开快递,上面是一封发着金光的信,不用说一定是地藏的,里面寥寥数语,都是祝福的吉祥话。下面的是一本书,封面图是个戴口罩的男人,仔细一看竟然是他自己。旁边的落款写着你的谛听小宝贝。他犹豫了半晌,还是打开内页翻看,里面的内容竟然是他作品的同人文。白泽不知道谛听是怎么创作出菜谱的同人文的,但细细看还有点意思。这一看,就看到了下午。晚上吃了小完熊后,白泽把地藏的信表了个框放在书柜正中。他把那本谛听的书撕掉封面,包上书皮,塞到书堆里,假期之后谛听问起的时候已经忘记了。

九月和十一月的包裹是一起发来的,里面是两人的妈妈用掉下来的狐狸毛织成的围巾。白泽一直戴着到第二年三月,直到脖子长痱子被九月发现才拿下来。

有两个人送的礼物和平时不同,啸天竟然没有送带着狗哈喇子的骨头来,应该是得到了他哥的指导,送来了狗骨头形状的抱枕。这礼物一看就是两个人爱好的结合体。另一个和平时送的不同的就是敖烈,在那次喝酒以后,敖烈迷上了雪碧的味道。但他自己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敖烈提着两桶雪碧按他家门铃的时候他是拒绝的,但看他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小完熊时,就乖乖让开门了。

假期最后一天,大士带着三个孩子和一个鸳鸯锅上他的门闹腾了一整天。晚上把他们送走后,白泽看着一地狼藉,也懒得收拾。他进屋躺在床上,想着明天再收拾。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宥棠
第三幅指绘了(临摹),灰灰 非...

第三幅指绘了(临摹),灰灰

非人哉搞好啦,真的炒鸡喜欢烈烈和九月鸭


第三幅指绘了(临摹),灰灰

非人哉搞好啦,真的炒鸡喜欢烈烈和九月鸭


Catherine小瑟

占tag致歉

这里出个全新的非人哉盲盒现货,是烈烈

原价50出不包邮

没钱了。。救救孩子吧

占tag致歉

这里出个全新的非人哉盲盒现货,是烈烈

原价50出不包邮

没钱了。。救救孩子吧

忘山

非人哉

好可爱的

很好看呢!

非人哉

好可爱的

很好看呢!

楊粥捌怪
震惊!!! 西海龙王三太子敖烈...

震惊!!!

西海龙王三太子敖烈居然穿起了露背毛衣!

烈烈:不是我想穿的啊……(被逼无奈(;´ρ`))

九月and小玉:嘿嘿嘿……(≧∇≦*)

混入其中的某怪:请问这是西海新潮流吗……

震惊!!!

西海龙王三太子敖烈居然穿起了露背毛衣!

烈烈:不是我想穿的啊……(被逼无奈(;´ρ`))

九月and小玉:嘿嘿嘿……(≧∇≦*)

混入其中的某怪:请问这是西海新潮流吗……

蔷薇之烬

小白龙的悲惨故事

灌江口来了个客人,面如冠玉风度翩翩,正是那以修成正果的八部天龙广利菩萨。

  敖寸心一开始见到这许久未见的三哥还好生欢喜了一阵,叙起了家常,不过听着听着,敖寸心觉出味来,合着她这亲亲三哥是闯了祸来她这避难的。

  要说这敖烈闯了什么祸?也不是啥大事,这不,在灵山待的无聊了,广利菩萨包袱款款的回西海看娘亲去了。

  母子两个见面如何痛哭不提,敖烈发现个肉团子,肉团子是他家大哥前些年刚得的宝贝儿子,西海唯一的孙辈,敖烈自觉自己这个做叔叔的应该好好疼爱侄子,于是,没几日,小侄子就跟这个三叔混熟了。

  在昔日的纨绔三太子的带领下,肉团子学会了,上树掏鸟蛋,下河摸鱼,捉弄夫子和逃课,越发的有他...

灌江口来了个客人,面如冠玉风度翩翩,正是那以修成正果的八部天龙广利菩萨。

  敖寸心一开始见到这许久未见的三哥还好生欢喜了一阵,叙起了家常,不过听着听着,敖寸心觉出味来,合着她这亲亲三哥是闯了祸来她这避难的。

  要说这敖烈闯了什么祸?也不是啥大事,这不,在灵山待的无聊了,广利菩萨包袱款款的回西海看娘亲去了。

  母子两个见面如何痛哭不提,敖烈发现个肉团子,肉团子是他家大哥前些年刚得的宝贝儿子,西海唯一的孙辈,敖烈自觉自己这个做叔叔的应该好好疼爱侄子,于是,没几日,小侄子就跟这个三叔混熟了。

  在昔日的纨绔三太子的带领下,肉团子学会了,上树掏鸟蛋,下河摸鱼,捉弄夫子和逃课,越发的有他三叔昔日的风采。

  这天吧,敖烈带着小侄子爬树,短腿短手的小侄子一个不注意从树上摔了下去,敖烈慌了手脚将人带回寝宫,传了海医来看诊。

  嗯,没啥大事,就是摔断了尾巴,男孩子嘛,哪能那么娇气,可敖烈看着屋内他母后抱着大孙子哭的伤心欲绝,龙王也在一旁嘘寒问暖,敖烈那句没那么娇气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话说,他大哥过几天回来发现自己宝贝儿子因为他的不小心被摔断了尾巴会不会扒了自己的皮?敖烈认真的想了想,看到没人注意他,悄悄地溜了,以上,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

  敖烈说的口干,不客气的给自己倒了杯水,然而却被从天而降的两个人吓得脸色一白,左侧那人一身白色绣金龙的太子朝服,怀中抱了个奶娃娃,奶娃娃手里抓了根糖葫芦,见了敖烈还开心的朝他张开手臂要抱抱。

  摩昂太子摸了摸自家宝贝儿子的头,冷冷的瞪了一眼敖烈。“无舛乖,跟姑父和姑姑在这等父君,父君跟你三叔有点事”说完将儿子往身侧的杨戬怀中一塞,扯着敖烈的衣领就将人拖走了,期间敖烈向妹妹求救无果。

  至于摩昂太子为何来的那么及时,当然是某人告的密,好好的二人世界谁还愿意多个分媳妇注意力的哥哥啊,所以,某神卖龙卖的心安理得。

ky怪.鬼殺
内什么,没想到第二个角色月就是...

内什么,没想到第二个角色月就是敖烈,真挺喜欢的想推广一下,哪吒月看得我审美疲劳,大家看一眼烈烈!!快冲啊!!!

内什么,没想到第二个角色月就是敖烈,真挺喜欢的想推广一下,哪吒月看得我审美疲劳,大家看一眼烈烈!!快冲啊!!!

水芥子

敖烈:九月,你在听歌吗?怎么把耳机藏起来了?(耳朵不是在头顶吗??)

九月:唔……你要知道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你能表演驭水之术我就告诉你。

敖烈: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要求……好吧,看好了,嗨——(旁边有个小潭的水腾空而起)

九月:(脸红)没想到烈烈还可以这样帅……咳咳,好吧,那就给你听听吧。(偷笑)

烈烈好奇地接过,却发现耳机碰到垂下来的头发就粘上了。

九月:嘿嘿,#愚人节快乐# !(其实是十一月送的恶作剧礼物她中招了orz)


九月:可恶,怎么弄了水还粘着!


所以现在九月和烈烈粘在一起啦

(* ̄3 ̄)╭♡

敖烈:九月,你在听歌吗?怎么把耳机藏起来了?(耳朵不是在头顶吗??)

九月:唔……你要知道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你能表演驭水之术我就告诉你。

敖烈: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要求……好吧,看好了,嗨——(旁边有个小潭的水腾空而起)

九月:(脸红)没想到烈烈还可以这样帅……咳咳,好吧,那就给你听听吧。(偷笑)

烈烈好奇地接过,却发现耳机碰到垂下来的头发就粘上了。

九月:嘿嘿,#愚人节快乐# !(其实是十一月送的恶作剧礼物她中招了orz)


九月:可恶,怎么弄了水还粘着!


所以现在九月和烈烈粘在一起啦

(* ̄3 ̄)╭♡

Always

大士赛高——(鸡叫)

30号才发现有这玩意儿极限操作两天集齐呜呜呜我终于欧了(暴风哭泣

大士赛高——(鸡叫)

30号才发现有这玩意儿极限操作两天集齐呜呜呜我终于欧了(暴风哭泣

野有蔓草

[敖烈]龙宫二三事

依旧是按耐不住的小番外✔

贤太子摩昂,小白龙敖烈与司法殿杨戬


最近天庭众仙家听说了一件大事:西海最聪明伶俐的小太子傻了。

本来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龙族崽子多,死上一两个,即便是龙王的儿子,也不过是个百把年的新料;但若是在瑶池蟠桃宴上出了问题,那可就是大事了。

你说为什么?

那不知何路的妖魔既然能在这么多神仙的眼皮子底下弄疯一个小太子,谁说就不会在那偏而又偏的洞府里干掉你?毕竟,死上几个地仙散仙,也不是个什么大事。

​况且,四海憋着气,天庭打了脸,仙家寒了心,传到下面去,实在不很光彩。

龙族出了名的护崽子和暴脾气,谁都不想此时去西海讨这个没趣。这差事推来推去,就落到了司法殿...

依旧是按耐不住的小番外✔

贤太子摩昂,小白龙敖烈与司法殿杨戬


最近天庭众仙家听说了一件大事:西海最聪明伶俐的小太子傻了。

本来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龙族崽子多,死上一两个,即便是龙王的儿子,也不过是个百把年的新料;但若是在瑶池蟠桃宴上出了问题,那可就是大事了。

你说为什么?

那不知何路的妖魔既然能在这么多神仙的眼皮子底下弄疯一个小太子,谁说就不会在那偏而又偏的洞府里干掉你?毕竟,死上几个地仙散仙,也不是个什么大事。

​况且,四海憋着气,天庭打了脸,仙家寒了心,传到下面去,实在不很光彩。

龙族出了名的护崽子和暴脾气,谁都不想此时去西海讨这个没趣。这差事推来推去,就落到了司法殿头上。​

主管这事的杨戬看着案上的公文一琢磨,这不好办。派几个人去吧,容易被撵出来;多派点人吧,又容易打起来;思来想去,还是得自己跑一趟,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于是挑了个最近的大雨滂沱之日,想着龙族喜水,不如趁他们心情好些的时候造访。

这位冷面神一挥袖子,拍板钉钉,身后的大氅在云端翻飞得像是孙猴子的筋斗云。梅山老六瞧着这幅仿佛要硬闯龙宫的冷峻模样,想了想,手边的雨事轮值表卷了卷又塞回了袖子。

这也直接导致了他后来以原型给神殿看了半个月的门,不过暂且不提。

​等杨戬站在龙宫门口,表述来意后,才发现自己这千把岁的年纪还是资历尚浅,不够周到。

比如,路上他看摩昂​衣裳并不十分端整,便笑问:"今日雨水丰沛,海中想必舒适,可起得懒了么?"

三只漂亮的眼睛带着笑意齐齐看向贤太子摩昂,想必西海此时脾气再差,也不好把他拒之门外。

摩昂略惊异地看了他一眼,欠身拱手道:"小龙怎敢。今日该我西海行雨,家父与小龙自卯时一刻便开始行云,我虽来迎真君,却也有兄弟顶上,岂敢懈怠。"​

他想起来自己出门忘了什么了,本来是打算安抚一下龙族,结果反而像是来点他们的卯,还不巧没抓到对方小辫子。

杨戬嘴角僵了点,随即如常,微微颔首,试着挽回道:"有劳。"

不过幸好他平时惯是面冷,摩昂也没看出他的些许窘迫,只是两人一路不尴不尬地聊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题,场面也还过得去,倒使得跟着的虾兵蟹将颇为不自在。

等到了一间精巧雅致的屋舍前,摩昂顿步,拱手道:"劳烦真君更衣。"

杨戬纳罕,听得摩昂又解释道:"舍弟这情状...不易见这些光亮物件,请真君体谅。"

这有何难?又不是去打架,不妨事,不妨事。他爽快道:"要褪下哪些?但说无妨。"

"这铠甲,太亮。"

于是他脱了铠甲,对上摩昂抱歉的目光,一摆手:"穿着也无用,不妨事。"

"这缕金靴也刺眼。"

杨戬略迟疑了一下,褪下战靴,摆在一旁。

"这飞凤冠..."

若是其他洞明练达的仙家,此时定晓得这贤太子在故意刁难,好替受无妄之灾的弟弟出口恶气。脾气爆的,当场甩袖子走人;老成精的,为着不给外人留下话柄,定是要有个事出突然,不得不抱憾告辞。此中关窍,你知我知,一头迁怒,一头敷衍;一个出了口气,一个应了差事,此后千八百年,再见面又可以称兄道弟。

但杨戬这个神,有点怪,还有点倔。他偏偏就没看出来摩昂话里的送客之意,把一身法宝褪下来,摆得整整齐齐,问:"这般可否?"

摩昂愣了愣,点了点头。

他突然想起了哮天犬,心里感慨一句果然是物似主人形。

最后杨戬穿着中衣,散着发,进了西海小太子的门。

(待续)


希望有人喜欢♡鞠躬!


附子理中丸
虽然但是,为什么这条龙会种荔枝...

虽然但是,为什么这条龙会种荔枝。

虽然但是,为什么这条龙会种荔枝。

季风

九哥,请收下我的膝盖!

九哥,请收下我的膝盖!

季风

是我辅导外甥女的作业没错了(≖_≖ )

杨戬是杰大配的音哎~(白起老公的声音hohohohoho……)

(要不要这么夸张)

是我辅导外甥女的作业没错了(≖_≖ )

杨戬是杰大配的音哎~(白起老公的声音hohohohoho……)

(要不要这么夸张)

深渊伊始°
我画完了!我跑了! 我的正宫是...

我画完了!我跑了!


我的正宫是龙龙宠妃是野仲女友是司羿但这跟我馋黑白无常有冲突吗(挨打)

我画完了!我跑了!


我的正宫是龙龙宠妃是野仲女友是司羿但这跟我馋黑白无常有冲突吗(挨打)

有空一起吃屎咩

[非人哉]非人男高 第十章

第10章  你要吃糖吗

“敖烈,‘会闹的孩子有糖吃’,你怎么看?”

某天的思政讨论课上,敖烈和九月的讨论逐渐偏离了正题。

当然,讲台上的观音老师对此一无所知。

“这个嘛,当然没道理啦,应该给乖孩子吃才对。”

“可是如果‘会闹的孩子’是因为特别想吃才闹的呢?他就是特别特别想吃糖罢了,而那个乖孩子其实也并没有那么想吃。”

“嗯——,这个的话,虽然很难讲清楚缘由,但我还是觉得应该给乖孩子。”

“嗯——,既然这样,那我们换个故事好啦。有一个不幸的人,多年辛苦工作的积蓄被全部骗光了,他觉得自己很倒霉,特别特别难过,内心积郁成疾,甚至时不时会冒出自杀的念头;还有另外一个更...

第10章  你要吃糖吗

“敖烈,‘会闹的孩子有糖吃’,你怎么看?”

某天的思政讨论课上,敖烈和九月的讨论逐渐偏离了正题。

当然,讲台上的观音老师对此一无所知。

“这个嘛,当然没道理啦,应该给乖孩子吃才对。”

“可是如果‘会闹的孩子’是因为特别想吃才闹的呢?他就是特别特别想吃糖罢了,而那个乖孩子其实也并没有那么想吃。”

“嗯——,这个的话,虽然很难讲清楚缘由,但我还是觉得应该给乖孩子。”

“嗯——,既然这样,那我们换个故事好啦。有一个不幸的人,多年辛苦工作的积蓄被全部骗光了,他觉得自己很倒霉,特别特别难过,内心积郁成疾,甚至时不时会冒出自杀的念头;还有另外一个更加不幸的人,残忍的亡命之徒闯入他家中,杀害了他全部的家人,唯独他自己因为外出得以幸存,虽是如此,这个人却特别坚强,尽管心都碎了,仍然决定继续好好生活下去,带着逝去家人的那份。”

“如果此时,敖烈你的面前有一颗忘忧糖,吃掉之后就会忘掉过去生活中所有的烦恼与忧伤,你会选择给谁呢?”

敖烈托腮看着九月,双目澄明。“这个问题真的好难啊九月,说实话我不知道应该怎么选择才是对的,或许以后,等我有了更多的人生经历之后会有一些更高明的看法吧,不过要说现在,如果我只有一颗你所说的那种忘忧糖的话,我应该会毫不犹豫地给我喜欢的人吧。虽然有点自私,不过这也是此刻我最真实的想法。”

九月没有说话,只是有些出神地望着敖烈的眼睛:这样的吗?虽然没有解决问题,不过好像也是个不错的答案呢。

“哦,对了!”敖烈猛地坐直身体,“突然记起来我口袋里还有一颗棒棒糖耶!九月,你要吃糖吗?”

九月扶额:笨蛋,刚刚才说过那种话现在马上给糖的话很容易产生误会啊喂!

本章完。

……

九月:憨**,过来!

憨**:来啦九月

九月:以后不许再给我安排这种冗长又无聊的台词了,难记又致郁!

憨**:好的九月,九月说的对

九月:……

九月:咳咳,还有,敖烈也不喜欢

憨**:(嗯?)……

九月:嗯?

憨**:嗯,好的,明白(虽然好像明白又好像不明白,但说明白应该就对了!)

九月:噢对了,十一月很喜欢哦,这种台词

憨**:???

憨**:嗯嗯,小弟明白,九月哥天下第一!



未完不续......

有空一起吃屎咩

[非人哉]非人男高 第七章

第7章  想吃烤红薯

深夜男寝卧谈的话题怎么可能少了女孩子呢?今晚的月色很美,窗外的虫鸣声和着月色流进室内,有些聒噪却也意外的动听。

“我喜欢萌萌哒、很可爱的那种女孩子。”十一月害羞地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

“我的话,只要聊得来就可以了吧,在一起就感觉很舒服很放松,就算不说什么话也觉得开心。”说这话的是敖烈。

白泽望着被月光映亮了的天花板,“我还真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呢,哦,对,脾气不能太暴躁了,还有不能太花痴,嗯——,其他的好像就想不到什么了,随缘就好了吧。”

“哪吒和哮天呢?”

哪吒:“不要打扰我睡觉,还有,本大爷不可能喜欢女孩子!无聊!”

众人:“哦。”...

第7章  想吃烤红薯

深夜男寝卧谈的话题怎么可能少了女孩子呢?今晚的月色很美,窗外的虫鸣声和着月色流进室内,有些聒噪却也意外的动听。

“我喜欢萌萌哒、很可爱的那种女孩子。”十一月害羞地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

“我的话,只要聊得来就可以了吧,在一起就感觉很舒服很放松,就算不说什么话也觉得开心。”说这话的是敖烈。

白泽望着被月光映亮了的天花板,“我还真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呢,哦,对,脾气不能太暴躁了,还有不能太花痴,嗯——,其他的好像就想不到什么了,随缘就好了吧。”

“哪吒和哮天呢?”

哪吒:“不要打扰我睡觉,还有,本大爷不可能喜欢女孩子!无聊!”

众人:“哦。”

众人:“那你喜欢男孩子咯?”月光下三双亮闪闪的眼睛。

哪吒:“.…..”

好像不是这个意思呢哪吒。

“嘿嘿,嘻嘻嘻,嘿嘿……”有人在笑。

“哮天?”

“嘻嘻嘻,嘿嘿(〃ノωノ)……”

“哮天?”

“傻狗!!”

“诶?嗯嗯?你们刚才叫我了吗?”

“对,问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

“嘻嘻,嘿嘿,我喜欢,甜甜的,软软的,香香的,女孩子,嘻嘻嘻,嘿嘿(/ω\)……”

“……”

Emmm哮天同学大概真的很喜欢这种女孩子吧。

不过——

咕噜~ 咕噜噜~~

烈烈摸了摸自己的小肚皮:“突然有点想吃烤红薯了诶。”

“想吃刚出炉的烤面包!香香的软软的甜甜的那种!”十一月翻身坐起。

“说起来要不要试用一下我的小烤箱?还没有用过呢。”

“功率不会太大吗?”

“好像还好吧,我特意选了小功率的。”

“那就试一下?”

“同意!”

……

“这个大的留就给九月吧,明天我带给他。哎,如果九月也住校的话就好了,可以和我们一起烤地瓜,而且我也很好奇九月他喜欢什么样的……”

“嘻嘻,嘿嘿嘿……”

哪吒已经睡得很沉了。

不知为何,事情和话题都朝着奇怪的方向进展了。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月色还是很美。男高的生活也还是一如既往的普普通通呢。

本章完。


有空一起吃屎咩

[非人哉]非人男高 第六章

第6章  厕所篇之哮天今天也觉得委屈

普普通通的如厕时间。

“烈烈,你今天喝咖啡了?”哮天吸了吸鼻子。

“对啊,怕下午的课犯困所以刚刚喝了点咖啡。”

“阿泽,你是不是偷吃烤鸭了?”哮天又吸了吸鼻子。

“哦,我妈妈今天有来看我还给我带了吃的,晚上回寝室分你们吃啊。”

……

敖烈、白泽异口同声道:“嗯?哮天你怎么会知道啊?”

“嘻嘻,我闻到的哦,是不是很厉害?嗯嗯?”哮天同学很骄傲。

“诶?诶?这个这个,这个要怎么说才好……”班长大人的嘴角有些不自觉地抽搐。

白泽同学现在除了给大家表演一个“当场愣住”好像也很无能为力。

“拜托不要随便闻别人尿液的味道啊你这...

第6章  厕所篇之哮天今天也觉得委屈

普普通通的如厕时间。

“烈烈,你今天喝咖啡了?”哮天吸了吸鼻子。

“对啊,怕下午的课犯困所以刚刚喝了点咖啡。”

“阿泽,你是不是偷吃烤鸭了?”哮天又吸了吸鼻子。

“哦,我妈妈今天有来看我还给我带了吃的,晚上回寝室分你们吃啊。”

……

敖烈、白泽异口同声道:“嗯?哮天你怎么会知道啊?”

“嘻嘻,我闻到的哦,是不是很厉害?嗯嗯?”哮天同学很骄傲。

“诶?诶?这个这个,这个要怎么说才好……”班长大人的嘴角有些不自觉地抽搐。

白泽同学现在除了给大家表演一个“当场愣住”好像也很无能为力。

“拜托不要随便闻别人尿液的味道啊你这条傻狗!就算闻到了也不要说出来啊!!!”感谢哪吒。

“哦Ծ‸Ծ,知道了啦。”小天委屈,但是小天不说。

 

15分钟后的课堂上。

“哪吒哪吒,后面传过来的,好像是哮天给你的。”后座同桌递过来一张叠的板板正正的小纸条。

“记得要多喝白开水哦哪吒,你好像有点上火。本来怕你不高兴所以想不说了来着,但是想了想还是觉得你的健康更重要呢。不过你真的不用担心,这个是看到的,很明显就能看得出来!色泽真的真的很明显!我发誓真不是我闻到的!真的不是哦!

你永远的好朋友  哮天U^ェ^U”

夏天眼看就到了,在那之前,哪吒觉得得先认真考虑一下绝交的相关事宜了。

本章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