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教官

15992浏览    347参与
起灵玉

冰凉教官·番外

冰走进休息室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凉和辉有说有笑的,他心生不爽,快步走过去打断他们讲话:“凉,我那帮兔崽子嚷着要见你啊,走吧,去看看。”说着就要拉他走,“见我?我有什么好见的?”虽是这么说,凉还是任由着冰把他拉走。


一出休息室,一股寒风袭来,前几天还好,太阳晒得暖暖的,今天却阴沉沉的,时不时寒风呼啸,凉一下子就被冻得哆嗦了一下,不由得拉紧了冰的手臂,挨近了一点。冰不动声色地看着他的小动作,心里一阵窃喜。


来到队伍前,凉看着端端正正的队伍,疑惑地问道:“你们找我干什么啊?”同学们一脸茫然,他们什么时候说要找凉教官了?左看右看,接触到冰那仿佛要杀人的目光,同学们瞬间化身“花痴”:“教官好...

冰走进休息室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凉和辉有说有笑的,他心生不爽,快步走过去打断他们讲话:“凉,我那帮兔崽子嚷着要见你啊,走吧,去看看。”说着就要拉他走,“见我?我有什么好见的?”虽是这么说,凉还是任由着冰把他拉走。


一出休息室,一股寒风袭来,前几天还好,太阳晒得暖暖的,今天却阴沉沉的,时不时寒风呼啸,凉一下子就被冻得哆嗦了一下,不由得拉紧了冰的手臂,挨近了一点。冰不动声色地看着他的小动作,心里一阵窃喜。


来到队伍前,凉看着端端正正的队伍,疑惑地问道:“你们找我干什么啊?”同学们一脸茫然,他们什么时候说要找凉教官了?左看右看,接触到冰那仿佛要杀人的目光,同学们瞬间化身“花痴”:“教官好帅啊!”“好帅啊!”“教官快来这里,这里!”……此起彼伏的声音让凉的脸瞬间红了,他不好意思地躲在冰后面,连连摆手,“没有,没有你们教官帅。”“都帅!”同学们的求生欲还是很强的( ̄y▽ ̄)~


凉不知道该怎么办,扯了扯冰的衣角,求助般地看向冰,冰见他实在是害羞极了,而且今天的确是冷,虽然他挺喜欢凉靠近他的,但也不能让人家挨冻,就厉声说:“好了,都给我安静,3,2,1!”同学们立刻站好军姿,然后目睹冰拉着凉的手往休息室走去,他们的手臂还时不时碰在一起,歪着头说悄悄话……


同学们: (ㅍ_ㅍ)


集合收操的时候,前排的同学眼尖看见辉一把揽住凉的肩膀,笑着说什么,那姿势要多亲昵有多亲昵,同学们心中警铃大作,连忙把在队伍后面整队的冰呼唤出来“拯救”亲亲凉教官,冰一看到那个场景,面色一冷,快步走上前,一把把辉的手拍下来,“还闹,教官集合了!”辉撇了撇嘴,没趣地走了。凉跟在冰后面,看着冰在前面走得飞快,他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同学们频频说要跟他见面了。





起灵玉

冰凉教官

★军训时两个教官的互动真是让我们蠢蠢欲动,于是( ͡° ͜ʖ ͡°)✧……


“这帮兔崽子,踢个正步难看的要死,怎么教都不会,怎么教都不会,都不带脑子的!”冰骂骂咧咧地走进来,顺手拿过凉手上那喝了半瓶的凉茶开始猛灌,凉无奈地看着他,“你是不是没有跟他们好好说啊,耐心一点!”“是我的问题吗?问他们懂了没有一个个都应得那么大声,踢得时候乱七八糟!”相处了这么久,他自然知道冰这个和他名字完全不相符的火爆性格,肯定讲不了几句就开始大声嚷嚷。“算了,我帮你看看吧!别气了啊。”凉拍了拍冰的肩膀,安抚了一下他。再怎么脾气不好也只能宠着啊。


冰和凉是在进...

★军训时两个教官的互动真是让我们蠢蠢欲动,于是( ͡° ͜ʖ ͡°)✧……


“这帮兔崽子,踢个正步难看的要死,怎么教都不会,怎么教都不会,都不带脑子的!”冰骂骂咧咧地走进来,顺手拿过凉手上那喝了半瓶的凉茶开始猛灌,凉无奈地看着他,“你是不是没有跟他们好好说啊,耐心一点!”“是我的问题吗?问他们懂了没有一个个都应得那么大声,踢得时候乱七八糟!”相处了这么久,他自然知道冰这个和他名字完全不相符的火爆性格,肯定讲不了几句就开始大声嚷嚷。“算了,我帮你看看吧!别气了啊。”凉拍了拍冰的肩膀,安抚了一下他。再怎么脾气不好也只能宠着啊。


冰和凉是在进入军营的第一天认识的,他们不仅是一个宿舍的,还因为名字的缘故被其他舍友戏称是天作之合,总是把他们撮到一起,一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久而久之就习惯了,还成为整个军营里面“最好的朋友”,至于什么时候开始不是朋友,他们也不知道,毕竟对他们来说,是超越爱情的友情还是超越友情的爱情,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我的身边,有你。


凉苦口婆心地教导了许久,但是同学们还是把握不好那个节奏,脚步踏得不仅快,还七零八落的,冰生气极了,要他们跳着回去,但凉一下子阻止了他,“你这样他们更累了就更走不好了,后面那次还可以,多练习几次就行了。”还用手轻轻勾了勾冰束在外面的腰带,都这样了,冰还有不同意的理由吗?没有!于是大手一挥,让他们慢慢跑回去了,他这个“心狠手辣”的人居然答应不搞体能!同学们一路狂奔,兴奋得飞起。然而……凉走后,痛苦声此起彼伏,冰:你们这帮小崽子,凉都说得嗓子疼了还给我走成这个鬼样,真是欠罚!


第二天,凉看着面前排得整整齐齐的队伍,脸色有点难看,这是干什么?又要我教一遍?不是教过了吗?凉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来,跟着人家好好地走一遍,能不能走好?”“能!”这个“人家”自然是指他,凉满脸写着拒绝,但无奈冰二话不说就把他往队伍前面推,硬是让他带队走一遍,不过这次的确发现了问题,是因为口号喊得太快了,连带着步伐也变快,知道原因后,便让他们好好练习喊口号,然后凉就想偷偷溜走,被冰一把揽了回来,“走这么快干什么啊?再带一遍啊!”虽然万分不愿意,凉还是乖乖带队再走了一遍,然后就急匆匆地逃了,冰满心欢喜,走得真不错!


因为场地有限,冰和凉的队伍只能轮流进行训练。在冰第n次强行霸占场地后,凉终于忍不住发怒了!不是一人一次轮流的吗?我这边都准备好了,你还强行打断,绝对是故意的!冰表示很委屈,我这不是为了让你少喊点话吗?也不看看自己喉咙都成什么样子了!本来凉自己就有一个队伍要带,还要时不时去帮冰整治一下队伍,原本就不是很好的嗓子更是负荷过重,发出的声音格外低哑无力,即便有麦克风的帮助还是损伤严重,冰都说了要他找个人带班,他就是不肯,真是个倔脾气!尽管很生气还是拽着他去医院并常给他泡加冰的绿茶喝。凉捧着冰冰凉凉的绿茶,吃吃地笑了起来,这个家伙,还挺细心的嘛!


在教官的叠军被比赛中,凉这个好脾气的人毫无疑问被推了出去,还没开始就看到冰从群众后面阴凉处走了上来,嘴上十分嫌弃,还比什么啊,肯定要输了!身体却十分诚实地蹲在前排撑着脸歪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凉,一脸宠溺,还在比赛进行时略略炫耀地给同学们进行解说,时不时问一下赢了没有啊,好像比赛的那个人是他一样。尽管努力了许久,直到时间结束时凉的被子被面还是有些微不平,没有隔壁那个教官叠得那么好看,冰就一脸愤愤地说:“肯定是被子的问题!”前排同学让他去好好安慰一下凉教官,他一边说有什么好安慰的,都赢了,在他心里是赢了,一边直直地往凉那里去。


冰走到凉的旁边,状似不经意地看着前方,实则余光悄悄地瞄过去,咳嗽了一下,“冷冷地”?说:“一次比赛而已,是被子的问题,又不是你的,要是正正经经地比一次,你会输才怪!”凉本来不是特别在意,听到他这么说,便想逗逗他,“不,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好说的。”还适时地露出了一些悲伤的情绪,冰一下子慌了,他没想到玩笑一样的比赛,会让他这么在意,他不擅长安慰人,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凉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我逗你的啦,我会有这么脆弱吗?一个小小的比赛而已,还输不起啊!”冰看到他这样,却生不起气来,反而松了一口气,无奈地看着这个有时又有点幼稚的一本正经的人,轻轻地笑了……


也许是军训要结束了,那个晚上格外的放松,营长把所有人集中到一起,开始招募唱歌跳舞的人,冰走到一边长椅上,坐在凉和另一个教官辉之间,辉发现了一些好笑的东西递给冰看,冰便往辉方向去,凉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也许是多年的心灵感应,冰一下子发现了,有些好笑地看着凉,凉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忙一把把他推出去主持,同学们看到了,便开始起哄,让冰教官去叫凉教官出来唱歌🎤,冰微笑地看着凉,慢慢走到凉的前面,眼底的深情仿佛要溢出来,让凉一瞬间以为他要表白,但冰只是伸手轻轻拉扯了凉几下,“他们都让你上去哦!”凉害羞得脸都红了,连连摆手说不要,还躲在了营长身后,冰便绕到后面去推凉的后背,在互相牵扯的过程中,冰突然凑过来,在凉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不去的话,我就当众表白了哦!”凉的耳根一下子红了,然后慢慢蔓延的脸颊、脖子,他一下子用力推开他,整了整衣服,脚步有些踉跄地上去了。


凉本来就是一个脸皮薄的人,不太擅长面对那么多人,尤其在他们面前唱歌。正当他有些局促地看着面前庞大的人群,他突然撞进了一对温柔的双眸,浓浓地,把他的不安全部抚平,他看着那双眼睛,缓缓开口:“一次就好,我陪你到天荒地老……”


也许相逢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即使是属于冬天的我们,也可以拥有火热的夏天。



[ The heartbeat]

加了我们教官微信,他还答应我,帮我拍我喜欢的另一个教官,开心😄

加了我们教官微信,他还答应我,帮我拍我喜欢的另一个教官,开心😄


被抹额束缚的蓝小兔

黑白鞋的爱情[3]

1.严重ooc

2.ABO

3.绿色“尖叫”味×蓝色“尖叫”味

4.根据军训经历杜撰

白烨杰冲了进去,只见薛忆面色潮红,粗喘着气,一手扶着墙,一手捂着胸口,坐在了地上。花洒哗哗地流着水,使得薛忆的喘息隐隐约约,更似撩人。

           白烨杰想上前察看,但是...

1.严重ooc

2.ABO

3.绿色“尖叫”味×蓝色“尖叫”味

4.根据军训经历杜撰

         

           白烨杰冲了进去,只见薛忆面色潮红,粗喘着气,一手扶着墙,一手捂着胸口,坐在了地上。花洒哗哗地流着水,使得薛忆的喘息隐隐约约,更似撩人。

           白烨杰想上前察看,但是没走几步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白烨杰想起了上午喝的“尖叫”饮料。白烨杰皱了皱眉头,想到:薛忆是个omega!

            白烨杰的手刚刚触碰到薛忆,薛忆就挣扎开来,虚弱地说   :“走开,不要过来……”白烨杰道:“你都这样了,还逞能?想着把全基地的人都招来是吧!”薛忆摇了摇头,挣扎着想站起来,白烨杰想扶他一把,反而使薛忆倒在了自己身上。

             白烨杰调笑道:“哟,薛连长!这么急赶着投怀送抱呢?”薛忆推了推白烨杰却站不起来,白烨杰感受着薛忆未干的身体贴在自己身上,隔着自己穿了一半的汗衫,白烨杰不禁眼神暗了暗,咽了口口水。

              白烨杰一摆头却看见了薛忆后颈贴着的胶布,胶布在水流的冲击下,稍稍掀开了一点,白烨杰伸手抓住胶布的一边撕了下来。

               薛忆忽然惊醒了似的,转过身去抢白烨杰手里早就卷在一起,没了粘性的胶布。白烨杰抓住了薛忆的手说:“薛忆。你还真是个omega啊!”薛忆愤怒地说道:“滚!”白烨杰把胶布丢向一边,道:“别呀,我走了,可就没人帮你了。”

                薛忆捂住自己的后颈道:“不用你管,我自己……我自己有办法解决。”白烨杰冷着脸轻轻退了薛忆一下,薛忆被推得靠着墙,两腿顺势就张开了。

                白烨杰指着薛忆两腿间说:“你自己看看,你的味道这么大,流的东西这么多,你还回得去吗!”薛忆颤抖地往腿间看去,一摊半透明的液体,薛忆难受地皱起眉头,说:“那我……也不要你管……你走……”白烨杰生气道:“薛忆!都什么时候了?我帮你瞒着,这次我先帮你吧。”薛忆道:“我……我……”白烨杰说:“暂时标记而已,不会有事的。”

                薛忆抬眼看了看白烨杰,勉强地点了点头,白烨杰手勾上薛忆的脖子,把他拉近,逐渐靠近了薛忆的后颈,说:“待会儿可能有点疼。”薛忆说:“我是军人,不怕!”白烨杰微微笑了一下,朝着薛忆的腺体咬了下去。薛忆的手抓紧了白烨杰的胳膊,一股强烈的暖流从腺体进入身体,满脸的不舒服,但薛忆还是没有叫出来。

                不一会儿,白烨杰放开了薛忆,薛忆坐在地上喘着气,香味逐渐淡了下去,薛忆脸上的红润也褪去了。

                 良久,白烨杰站了起来,扶起薛忆,对他说:“下一次发情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定把抑制剂带在身边,实在不行……找我。”薛忆点了点头。

                 白烨杰拉起薛忆的手,向换衣室走去,说:“走吧。”薛忆挣脱开,超过了白烨杰,白烨杰笑着摇摇头,说:“你还得感谢,幸亏今天这里没人,要不然……”薛忆瞪了白烨杰一眼,白烨杰撇撇嘴。

                  夜色里,只听得男浴室的换衣间里传来,白烨杰的声音:“诶,小薛薛,说说呗,你怎么藏这么久的?一起完全看不出来啊?”


冰&雯

扒一扒我们教官

老子终于军训回来了,虽然以后还有高中和大学的军训,但老子终于熬过来了!!!!!!


如题所述,扒一扒教官:


1.口头禅就是骂人废物和垃圾,以及:

"缺乏锻炼了是吧?!!"

"眼睛是瞎的,耳朵是聋的,每一排整齐。"


还有各种脏话......


2.数人的单位是用头:

"你们宿舍只有四头人了。"

绝壁是间接性骂我们猪......


3.后来我同学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教官衣领上的徽章是一杆一星(少尉)!!!!!!


我知道我们为什么是垃圾了,在教官面前确实是......


4.教官十分严肃,曾经指着吵吵闹闹的隔壁班...

老子终于军训回来了,虽然以后还有高中和大学的军训,但老子终于熬过来了!!!!!!


如题所述,扒一扒教官:


1.口头禅就是骂人废物和垃圾,以及:

"缺乏锻炼了是吧?!!"

"眼睛是瞎的,耳朵是聋的,每一排整齐。"


还有各种脏话......


2.数人的单位是用头:

"你们宿舍只有四头人了。"

绝壁是间接性骂我们猪......


3.后来我同学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教官衣领上的徽章是一杆一星(少尉)!!!!!!


我知道我们为什么是垃圾了,在教官面前确实是......


4.教官十分严肃,曾经指着吵吵闹闹的隔壁班说:

"看到没有,来了就跟没来似的。"


所以说他就是个死傲娇,为了让我们听话装的那么正经......


5.无时不刻拿着他那个跟他军服一样花纹的水杯,看上去要过养老生活一样,曾经用这个水杯吓我们,但没砸下去。


我和我同学:

(你以为他是心疼我们吗,不,他是心疼水杯)


6.教官有时像军人,有时又像土匪(?


7.我社长说过,教官就是一个好爸爸性格:

打你时比谁都狠,

哄你时比谁都亲。


8.居家好男人,炒菜十分好吃


如果忽略野炊时一边帮你炒菜,一边骂你废的死傲娇性格就更好了......


9.我和我同学为教官的攻受问题吵了一架:


我站受,她站攻


"你看这支教官他这么傲娇,不是受是什么?!"

"教官这么帅气一男人不攻吗?!"

"他训你这么多天你不想搞他吗,站军姿(哲学)他不香吗?!"

"不想搞!教官他多A啊!!!"

"老师x教官,强受弱攻他不好吗?!"

"不不不,你难道想把我们班主任让给教官吗,体育老师他会敲死你的!!!"

"对哦,三四一家亲,十二永不逆!!!"

(我们体育老师是三班班主任,我们是四班,三四十二)


于是就开始讨论教官跟谁组cp了,攻受什么的,随他吧




(接下来是唠唠军训那点事了)


军训的时候,我是勇士,文艺晚会,我看到没有一个人点沙雕歌,我就受不了了,于是就有了我和同学的以下言论:


"怎么连首鸡你太美也没有啊,我要上去唱达拉崩吧"

"去啊,你敢去我就敢陪"

"你敢陪我就敢去"

"我敢陪"

"那我就去"


后来真的唱了,但是运气不好,话筒没那么大声,但是所有人也听到了,虽然后半段糊作一团......


我还清楚记得我们点歌时老师的表情变化。


唱完之后没被骂,还被班主任夸了胆大?


话说我同学那个铁憨憨,不给说话她还在那里大哄"会唱的同学大家一起来!"


嗯,结果是被我打了鸽子头。








最后,我们青春期教育讲座那个憨憨专家说抑郁症和自闭症还有自杀是因为自私


还说抑郁症和自闭症不体谅父母


。。。。。。。。。。。


不体谅你mb


。。。。。。。。。。。


老子tm要锤爆他的狗头


。。。。。。。。。。。


憨批玩意儿




顾黎咕咕咕

依旧是我。


军训完了我还是想写教官。


我错了。我还敢。


昨天的排练让校领导很满意,就是希望同学们端枪姿势能标准一点。


“今天我们来学习端枪的姿势,一人一把……”


不管男女都很兴奋,虽然是模型,但是也是枪呀


“枪要这么拿,对,枪托抵在肩上,手端平……”


…………


“白天不是教了你怎么端枪吗,手扶着枪管……”


“唔……哈……”


少年被cha的满脸湿意, 额前的头发被汗水打湿,一缕一缕黏在脸上。


“打枪的时候要专心,这样子弹才能打出去。”


想要小红心小蓝手!


还想要关注……嘿嘿

依旧是我。


军训完了我还是想写教官。


我错了。我还敢。


昨天的排练让校领导很满意,就是希望同学们端枪姿势能标准一点。


“今天我们来学习端枪的姿势,一人一把……”


不管男女都很兴奋,虽然是模型,但是也是枪呀


“枪要这么拿,对,枪托抵在肩上,手端平……”


…………


“白天不是教了你怎么端枪吗,手扶着枪管……”


“唔……哈……”


少年被cha的满脸湿意, 额前的头发被汗水打湿,一缕一缕黏在脸上。


“打枪的时候要专心,这样子弹才能打出去。”


想要小红心小蓝手!


还想要关注……嘿嘿


顾黎咕咕咕

[止血带]


其实就是橡胶皮筋,还挺粗。


开车是不能用的,勒着了可怎么整


教官演示了止血带的用法之后,班里的小姑娘们鼓捣半天愣是没弄明白怎么系上的。


“你们还是学医的,以后咋给病人绑啊?”


教官没法,只得叫了个姑娘来跟前近距离示范。


“你看着啊,先绕一圈……”


小姑娘终于弄明白怎么系好了,兴奋的不行。


“教官教官你来一下!”


“嗯?”


“我会系了!!!我给你系你看看!!!”


“可以”


教官边说边伸出手去。


…………


“教官…舒服吗?”


“嗯……你…放…放开”


“别啊,教官今天不是还让小姑娘系来说系的好...

[止血带]


其实就是橡胶皮筋,还挺粗。


开车是不能用的,勒着了可怎么整


教官演示了止血带的用法之后,班里的小姑娘们鼓捣半天愣是没弄明白怎么系上的。


“你们还是学医的,以后咋给病人绑啊?”


教官没法,只得叫了个姑娘来跟前近距离示范。


“你看着啊,先绕一圈……”


小姑娘终于弄明白怎么系好了,兴奋的不行。


“教官教官你来一下!”


“嗯?”


“我会系了!!!我给你系你看看!!!”


“可以”


教官边说边伸出手去。


…………


“教官…舒服吗?”


“嗯……你…放…放开”


“别啊,教官今天不是还让小姑娘系来说系的好吗?怎么我系就让我放开呢?”


“嗯…啊…要……要s了…松…啊…开”


教官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男生在身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减慢,逼的教官眼角泛红,身子也泛红。


“我系的怎么样?教官?”


顾黎咕咕咕

白日里,教官凶狠的斥责男生“怎么踏步呢?!能不能重一点!我要听到声音!”


学生嘴角向上翘了一下。


“笑什么笑!军训好笑吗!”


到了晚上…


“这个力度还轻吗?嗯?”


“轻……轻点”


“教官不是要我重点吗?”


“啊哈……那里…别……啊”


教官话还没有说完,便生生被男生的动作打断。


“教官要我出声音我可出了,您不能不出呀”


“啊!别……啊!”


想要小红心小蓝手ww

白日里,教官凶狠的斥责男生“怎么踏步呢?!能不能重一点!我要听到声音!”


学生嘴角向上翘了一下。


“笑什么笑!军训好笑吗!”


到了晚上…


“这个力度还轻吗?嗯?”


“轻……轻点”


“教官不是要我重点吗?”


“啊哈……那里…别……啊”


教官话还没有说完,便生生被男生的动作打断。


“教官要我出声音我可出了,您不能不出呀”


“啊!别……啊!”


想要小红心小蓝手ww


顾黎咕咕咕

军人的身体永远是强壮有力的,可偏偏在床上软了下来。


“教官,舒服吗?”


“嗯……哈…”


白日里挺起的胸膛上布满青紫的吻痕,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从腿根滑下。


低低的呜咽声从平时发出训斥的嘴里溢出。


“教官不是说高姿匍匐时要抬高腰吗?怎么这就塌下来了?嗯?”

军人的身体永远是强壮有力的,可偏偏在床上软了下来。


“教官,舒服吗?”


“嗯……哈…”


白日里挺起的胸膛上布满青紫的吻痕,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从腿根滑下。


低低的呜咽声从平时发出训斥的嘴里溢出。


“教官不是说高姿匍匐时要抬高腰吗?怎么这就塌下来了?嗯?”


[ The heartbeat]

我们教官真的特别好!特别搞笑。军训五天,从来没有让我们晒过,都是在大棚里训练的,其他连都是在太阳底下的。这个地方永远都是被我们教官霸占了,我们在休息的时候,其他连在训练,其他连在休息的时候,我们还在休息。有一次,教官请我们吃糖,我们一边吃糖一边休息,隔壁连在彩排军歌体操,挺有劲的,看得我们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们教官真的特别好!特别搞笑。军训五天,从来没有让我们晒过,都是在大棚里训练的,其他连都是在太阳底下的。这个地方永远都是被我们教官霸占了,我们在休息的时候,其他连在训练,其他连在休息的时候,我们还在休息。有一次,教官请我们吃糖,我们一边吃糖一边休息,隔壁连在彩排军歌体操,挺有劲的,看得我们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 The heartbeat]

教官语录



“笑什么笑,不许笑,再笑就给我做俯卧撑”

“去了小卖部的给我站起来,不要让我一个个点名”

“如果冷的话里面多穿点”

“迟到的给我做一百个俯卧撑”

“给你们十分钟休息时间”

“你们一定要搞好宿舍内务,不然我会被扣工资的,到时候你们养我啊”

“你们谁有吃不完的零食,拿来给我我帮你吃”

“口号喊响点,一会上去表演的,如果你们的口号喊的没有其他连响,下来我就收拾你们”

“我买了两罐糖给你们,老贵了”


(未完待续)



“笑什么笑,不许笑,再笑就给我做俯卧撑”

“去了小卖部的给我站起来,不要让我一个个点名”

“如果冷的话里面多穿点”

“迟到的给我做一百个俯卧撑”

“给你们十分钟休息时间”

“你们一定要搞好宿舍内务,不然我会被扣工资的,到时候你们养我啊”

“你们谁有吃不完的零食,拿来给我我帮你吃”

“口号喊响点,一会上去表演的,如果你们的口号喊的没有其他连响,下来我就收拾你们”

“我买了两罐糖给你们,老贵了”


(未完待续)


鬼王小花

【花怜】『教官怜』烈日向阳(二)

微笑着向学校保安打了声招呼后,谢怜成功地去校外的便利店买了两罐啤酒回来。

还是冰的。

谢怜仅用右手的三根手指就夹住了它们,冰冷的水汽沿着罐壁顺着指缝流下,而他的另一只手却插在衣袋里。

走了几步,谢怜又突然觉着这样的姿势莫名幼稚,转而改为一手握住一个。

谢怜突然笑了,顾自摇摇头,随后眼波暗转。

有人躲在那里。

首先,假山后边儿有一小块纯白的衣料,在高挂的月圆下闪着清冷的光辉。再者,那块地面有个人影。最后,好吧,刚刚那人绝逼是摔了,那声巨响……屁股绝对很痛吧……!

谢怜没有放轻脚步,直直地向假山后走去。

哦,是他班上那个漂亮的小子。

"这么晚了,同学你在这儿干嘛呢?"...

微笑着向学校保安打了声招呼后,谢怜成功地去校外的便利店买了两罐啤酒回来。

还是冰的。

谢怜仅用右手的三根手指就夹住了它们,冰冷的水汽沿着罐壁顺着指缝流下,而他的另一只手却插在衣袋里。

走了几步,谢怜又突然觉着这样的姿势莫名幼稚,转而改为一手握住一个。

谢怜突然笑了,顾自摇摇头,随后眼波暗转。

有人躲在那里。

首先,假山后边儿有一小块纯白的衣料,在高挂的月圆下闪着清冷的光辉。再者,那块地面有个人影。最后,好吧,刚刚那人绝逼是摔了,那声巨响……屁股绝对很痛吧……!

谢怜没有放轻脚步,直直地向假山后走去。

哦,是他班上那个漂亮的小子。

"这么晚了,同学你在这儿干嘛呢?"

谢怜笑了笑。

少年小心翼翼抬头,撞进了一双清冷的眸子。

"我……我……我迷路了……"少年不安地坐在地上攥着衣角。

可能他也觉着这理由极其牵强,随即又急急地说:"我……睡不着……出来走走……听到有脚步声以为是坏人……"

许久未听见回答,那少年终是忍不住,又顺着眼前的双腿抬头望去。

那是怎样的景色。

月挂当空,未满。眼前这挺拔而立的人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银光,少年不由得痴了。

然后他看见头顶的嘴唇几开合:"起来吧。"

眼前多出了一罐啤酒。

少年不由得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他想让我喝酒?还是什么……

于是少年迟疑地伸手去拿眼前人手中的啤酒。没想到被攥得太紧了,拔不出来。

少年愈加疑惑了,望向那人双眼。

没想到眼前这人忽地笑出声来:

"我手里有东西湿了不方便拉你,你自己拉着我的胳膊起来吧。"

少年瞬间闹了个大红脸,轻轻抓着那人的胳膊就站了起来,而单薄的白色衣料被大风吹的更加摇摇欲坠了。

"披着吧,晚上凉。"

少年状似错愕,随即又把头低得死死的,只是嘴边却在不显处勾起了弧度。

真的,好久不见啊,谢怜。

(这是一年前的旧文了,续更难了hh,随缘吧,因为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想写什么ㅎᗨㅎ)

鬼王小花

【花怜】『教官怜』烈日向阳(一)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教官!我姓谢,大家叫我谢教官就好了。现在大家可以拿着行李找到自己的宿舍洗澡睡觉!明天早上6:30准时在操场的国旗台正下方集合!"

谢怜面无表情,将自己身前这一列列或憧憬期待或双眼无神的表情一一扫过。

谢怜看到了一个很高的漂亮少年,略一停顿,挑了挑眉,随后说了声:"好了——解散!"

谢怜转身走回教官宿舍,坐下用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床沿上喝着。

"怎么了这是?双眼无神,目光呆滞?"说话的是风信,也是教官,这次带谢怜隔壁班的。

见谢怜仍旧没回魂,他就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我说你啊谢大将军,你好好...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教官!我姓谢,大家叫我谢教官就好了。现在大家可以拿着行李找到自己的宿舍洗澡睡觉!明天早上6:30准时在操场的国旗台正下方集合!"

谢怜面无表情,将自己身前这一列列或憧憬期待或双眼无神的表情一一扫过。

谢怜看到了一个很高的漂亮少年,略一停顿,挑了挑眉,随后说了声:"好了——解散!"

谢怜转身走回教官宿舍,坐下用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床沿上喝着。

"怎么了这是?双眼无神,目光呆滞?"说话的是风信,也是教官,这次带谢怜隔壁班的。

见谢怜仍旧没回魂,他就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我说你啊谢大将军,你好好的上校不做,怎么要屈尊来这种地方教导小朋友啊?这让你爸知道了还不得气死?还有,你来也就算了,为啥非拉着我跟你一起受罪呢?"

"就是便宜了那个死慕情,转眼他又升官了……我他妈可真是操了!"

谢怜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现在全军都知道我和落马局长是父子关系了,所有人都在怀疑我的成就得来是否灌了水。他们不再听我的命令,只是用那种轻蔑不屑的怀疑眼神看着我……他们懂什么?!他们什么都不懂!!"

谢怜攥紧了自己握在手中的杯子。

"啊其实伯父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啦,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上级这次变动如此让人措手不及。消息在军中传播的如此之快,简直就像是早有预谋故意为之的呢……"

谢怜小的时候将自己的爸爸看作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可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儿子越来越瞧不上自己的父亲,于是两人多年不和。

"不管他有没有做,反正他这样的局面真的是太糟糕了。如果是我,我就不会让这种局面发生,他太差了。"

风信暗道不好,摸了摸自己的头毛,努力活跃气氛。

"啊哈哈话说如果让外面这群小子知道你就是他们顶礼膜拜的帝国第一神将他们会不会吓晕过去呢哈哈哈?"

"呵,我这样还叫做什么帝国第一神将?手下的士兵们不信我了,我也就是个废物罢了。"

话题又轻而易举地沉重起来,这下风信也没再说话,尴尬地笑了笑就拿着衣服去洗澡了。

偌大的宿舍恢复了寂静,谢怜却再也忍不住,双肩微颤,一滴清泪投进了手中的水杯里,荡出一圈圈涟漪……

这世间,从来都是别人说你什么你就是什么,捧你如此,踩你更如此。真的没有人会无条件信任你呢……一个都没有。

谢怜心念一动,站起身来,走出宿舍门外。

此时校园里边儿已经沉寂,只有昏黄色的灯光恹恹地照着。

谢怜一脚一脚,昏暗交错,脊背依旧挺得直直的。

对了,忘了说,谢怜啊,他要去买酒。

MY

(一)

两个班的人聚在一起拔草

而廖教官和暮教官在讨论

廖教官坐在大树低位置的分叉地方

暮教官撑着树枝,挡在廖教官前面,太阳被遮的严严实实.压根晒不到廖教官

“暮,那些女生说什么攻和受,那到底是什么啊.”

天哪,竟然有如此单纯的人!!

“咳,我觉得应该是同人文里面的吧……”

“同人文?什么东西??”暮教官抬头朝周围看了看,把廖教官拉到离学生较远的亭子里坐了下来

“你百度一下”

虽然廖教官一脸懵逼但还是照做了

当廖教官在翻阅“资料”的时候,暮教官把手撑在廖大腿旁边,头凑近廖的头,往廖坐近了许多

廖觉得有点不自在,挪远了

暮这才反应过来,起身道“我会宿舍拿水杯”“嗯”

廖一直盯着暮走远,知道到了拐角处看不见

把头低下去,耳尖红得像在...

两个班的人聚在一起拔草

而廖教官和暮教官在讨论

廖教官坐在大树低位置的分叉地方

暮教官撑着树枝,挡在廖教官前面,太阳被遮的严严实实.压根晒不到廖教官

“暮,那些女生说什么攻和受,那到底是什么啊.”

天哪,竟然有如此单纯的人!!

“咳,我觉得应该是同人文里面的吧……”

“同人文?什么东西??”暮教官抬头朝周围看了看,把廖教官拉到离学生较远的亭子里坐了下来

“你百度一下”

虽然廖教官一脸懵逼但还是照做了

当廖教官在翻阅“资料”的时候,暮教官把手撑在廖大腿旁边,头凑近廖的头,往廖坐近了许多

廖觉得有点不自在,挪远了

暮这才反应过来,起身道“我会宿舍拿水杯”“嗯”

廖一直盯着暮走远,知道到了拐角处看不见

把头低下去,耳尖红得像在滴血……

手机里显示着攻和受的区别

此时的我一边拔草一边吐槽廖教官太直男


MY

(三)

军训快结束了

廖教官被叫去检查女生宿舍

廖站在宿舍门口苦心苦婆的劝她们倒垃圾

而她们却是围在教官身边“教官,你的联系方式是什么?”

“教官你脱单了吗,要不要考虑一下暮教官啊……”

此时,正要上五楼检查另一个班女生宿舍的暮教官拿着手机路过

扭头看见廖教官,没有打招呼,直接上楼,只是……暮教官你的耳朵出卖你了.

走台阶时,一只脚绊住另一只脚扑了一下,手机飞出老远,而廖教官什么也没注意,只在专心对付要联系方式的女生

目睹了一切的我

“……呵,爱情的酸臭.”

军训快结束了

廖教官被叫去检查女生宿舍

廖站在宿舍门口苦心苦婆的劝她们倒垃圾

而她们却是围在教官身边“教官,你的联系方式是什么?”

“教官你脱单了吗,要不要考虑一下暮教官啊……”

此时,正要上五楼检查另一个班女生宿舍的暮教官拿着手机路过

扭头看见廖教官,没有打招呼,直接上楼,只是……暮教官你的耳朵出卖你了.

走台阶时,一只脚绊住另一只脚扑了一下,手机飞出老远,而廖教官什么也没注意,只在专心对付要联系方式的女生

目睹了一切的我

“……呵,爱情的酸臭.”

MY

(二)

清早,暮教官替廖管理学生,带着两个班的人去拔草。

暮一直望着教官宿舍,直到廖慢悠悠的从宿舍出来才收回视线

“谢谢你帮我看班哈,昨天打游戏通宵了……”“没事”

简简单单的对话,但是在学生眼里是这样的:

暮教官看见廖走近了,笑容亮瞎单身狗

而廖教官也漏出他的两颗小虎牙

暮教官还笑出了鱼尾纹……而廖教官见怪不怪??

同学们的嘴角飞上天了

在学生拔草的时候,廖听见了几个女生之间小声的在讨论着什么

“看见了吗,暮教官好像奶狗欸.”

“欸,是吗”

“暮教官看见我们教官像一个傻子一样在那笑,恨不得冲上去抱他了!!!”

此时的廖教官“???”

清早,暮教官替廖管理学生,带着两个班的人去拔草。

暮一直望着教官宿舍,直到廖慢悠悠的从宿舍出来才收回视线

“谢谢你帮我看班哈,昨天打游戏通宵了……”“没事”

简简单单的对话,但是在学生眼里是这样的:

暮教官看见廖走近了,笑容亮瞎单身狗

而廖教官也漏出他的两颗小虎牙

暮教官还笑出了鱼尾纹……而廖教官见怪不怪??

同学们的嘴角飞上天了

在学生拔草的时候,廖听见了几个女生之间小声的在讨论着什么

“看见了吗,暮教官好像奶狗欸.”

“欸,是吗”

“暮教官看见我们教官像一个傻子一样在那笑,恨不得冲上去抱他了!!!”

此时的廖教官“???”

伊沫吖吖
没人知道我一个月前和一个月后对...

没人知道我一个月前和一个月后对教官的感想🌚🌚🌚

没人知道我一个月前和一个月后对教官的感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