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教授

80647浏览    1979参与
粉黑-UDEee
关于第五线下本摊位谷子的印量调...

关于第五线下本摊位谷子的印量调查!

希望去线下的家人们可以投个票谢谢!

(内含角色勘探员/教授/小提琴家)

关于第五线下本摊位谷子的印量调查!

希望去线下的家人们可以投个票谢谢!

(内含角色勘探员/教授/小提琴家)

阿星谈电影
数学教授都解不开的难题,清洁工轻松算出答案,治愈心灵的经典片
数学教授都解不开的难题,清洁工轻松算出答案,治愈心灵的经典片
不会开花的树

千粉答谢!抽奖送原创蜥勘立牌

  感谢大家的支持,我居然也能千粉,热度破万,耶耶耶好开心!

  

刚好小执@小执不知 给《寻星纪》画了周边,还上色了,所以从评论里面抽一个小伙伴送立牌(你要杯垫也行),包邮的哈!嘿嘿嘿❤️

  评论记得夸夸小执嘛,抽中几率更大噢(并不)

  图一 立牌 15cm 35r

[图片]

[图片]

图二 杯垫 8cm 25r

  看了小执直播画图填色才知道画画这么辛苦,也特别开心有人给我画周边,所以也来做一波宣传!

  大家喜欢的话一定要入手哦,现在就可以买了,联系小执扣扣:3165510183,购买周边的宝们可...

  感谢大家的支持,我居然也能千粉,热度破万,耶耶耶好开心!

  

刚好小执@小执不知 给《寻星纪》画了周边,还上色了,所以从评论里面抽一个小伙伴送立牌(你要杯垫也行),包邮的哈!嘿嘿嘿❤️

  评论记得夸夸小执嘛,抽中几率更大噢(并不)

  图一 立牌 15cm 35r

图二 杯垫 8cm 25r

  看了小执直播画图填色才知道画画这么辛苦,也特别开心有人给我画周边,所以也来做一波宣传!

  大家喜欢的话一定要入手哦,现在就可以买了,联系小执扣扣:3165510183,购买周边的宝们可以获得《寻星纪》全文,虽然还没写完,但每次更新都会发给你噢!

  

  抽奖结果8.15公布

  如果抽到的人已经买了,我返全款哦

  

小执不知

征集一下周边。

内容是花树写的«寻星纪»


立牌15cm——35r/个

杯垫8cm——25r/个


买周边送«寻星纪»全文哦。

已经可以购买了,喜欢的加一下我Q号:3165510183

记得备注是从lof来的!


征集一下周边。

内容是花树写的«寻星纪»


立牌15cm——35r/个

杯垫8cm——25r/个


买周边送«寻星纪»全文哦。

已经可以购买了,喜欢的加一下我Q号:3165510183

记得备注是从lof来的!


神骸
虽然画的很废,但是。 对于我之...

虽然画的很废,但是。

对于我之前玩佣兵来讲,我除了教授什么都不会玩了,简直就是。

教授:“你被我所侵染”

佣兵:你才是傀儡之中的罪孽。

教授:“但你已经被我所支配了不是吗?佣兵,你还能坚持多久?”

虽然我写了很多佣教,但掌控局面的可是教授啊。

虽然画的很废,但是。

对于我之前玩佣兵来讲,我除了教授什么都不会玩了,简直就是。

教授:“你被我所侵染”

佣兵:你才是傀儡之中的罪孽。

教授:“但你已经被我所支配了不是吗?佣兵,你还能坚持多久?”

虽然我写了很多佣教,但掌控局面的可是教授啊。

神骸
游戏带入注意,带入但没完全带入...

游戏带入注意,带入但没完全带入,佣兵“黑羊”拟兽注意。

今天可能又是发不出去的一天。

破烂文笔注意。

游戏带入注意,带入但没完全带入,佣兵“黑羊”拟兽注意。

今天可能又是发不出去的一天。

破烂文笔注意。

蓝心在乱画图
「萨贝达,帮我拿几盒生牛肉。」...

「萨贝达,帮我拿几盒生牛肉。」  「嗯。」

「萨贝达,帮我拿几盒生牛肉。」  「嗯。」

救了命了

修罗场现场

  而当事人卢基诺先生脑子里只有为什么我不能挡魔法攻击并且无视了💚先生和🍩先生为了自己而展开的激烈对峙

  p2炒炒隔夜饭

修罗场现场

  而当事人卢基诺先生脑子里只有为什么我不能挡魔法攻击并且无视了💚先生和🍩先生为了自己而展开的激烈对峙

  p2炒炒隔夜饭

Pudding-BJ
教授我的老婆!我的麦外敷!😍...

教授我的老婆!我的麦外敷!😍😍😍

教授我的老婆!我的麦外敷!😍😍😍

小月文案馆
新冠疫苗的守护者赵振东教授
新冠疫苗的守护者赵振东教授
独家影视说
大脚怪2:人心究竟能有多邪恶?教授为达目的不折手段(7)
大脚怪2:人心究竟能有多邪恶?教授为达目的不折手段(7)
独家影视说
大脚怪2:人心难测!表面和蔼的教授,内心竟如此阴暗(6)
大脚怪2:人心难测!表面和蔼的教授,内心竟如此阴暗(6)
救了命了

p1:

🍩:好痛…给点钱安慰一下

🦎:没有,我的鳞片你拿去卖也许能卖个好价钱

p2可爱宝,今天晚上佛的都是可爱小女孩………

p1:

🍩:好痛…给点钱安慰一下

🦎:没有,我的鳞片你拿去卖也许能卖个好价钱

p2可爱宝,今天晚上佛的都是可爱小女孩………

发条奶牛编年史

线下无料明信片2号(

p2是无战损绿背景差分!

线下无料明信片2号(

p2是无战损绿背景差分!

玛格纳尼

【教授乙女】Finzione

·乙女,私设溢出

·不知道怎么排雷,如果雷到了立刻快跑

·全文8k+,因为是点文所以身份操作有

·全文围绕卢基诺遗嘱叙事


愉快?走!



你拎着深绿色的手提包和收纳箱踏上小路,雨后的石砖缝中浸满水渍,在鞋的底板下粘连出黏腻的啪嗒声。你边想着以前来这里也没见过积水,边迈过生裂的台阶向深处溯寻,跨过一个又一个锈红的门牌。 


伏兹奥尼4号,这场长途跋涉的终程。 


地址总是比葬礼简洁,因为逝者们的结局无论是白银鲜花满堂哭嚎还是垃圾堆里一把火一了百了,生前也...

·乙女,私设溢出

·不知道怎么排雷,如果雷到了立刻快跑

·全文8k+,因为是点文所以身份操作有

·全文围绕卢基诺遗嘱叙事


愉快?走!






你拎着深绿色的手提包和收纳箱踏上小路,雨后的石砖缝中浸满水渍,在鞋的底板下粘连出黏腻的啪嗒声。你边想着以前来这里也没见过积水,边迈过生裂的台阶向深处溯寻,跨过一个又一个锈红的门牌。 

 

伏兹奥尼4号,这场长途跋涉的终程。 

 

地址总是比葬礼简洁,因为逝者们的结局无论是白银鲜花满堂哭嚎还是垃圾堆里一把火一了百了,生前也总是几个字加上一串数——你下意识抬手敲门,然后想起这位先生是个独居客,房子钥匙除了你俩就只剩下房东太太还有一把。后者在信里告诉你,这个男人没落下过半分钱租金,但几乎不回来住,甚至还有某个月没用过水电——好像房子租来就是个摆设。 

 

你回信说,嗯,这个男人真奇怪。然后想起自己也曾问过他: 

 

“你怎么不回去住?” 

 

“住研究所更方便。” 

 

“卢基诺,那你租这个房子意义是什么?” 

 

“工作之余有个落脚的地方。” 

 

“我还以为工作就是你的生活。” 

 

他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没有反驳。 

 

这个时候你才记起你认识这个男人,留下遗嘱的这个男人,他叫卢基诺·迪鲁西。然后你抬头看向伏兹奥尼4号,你也来过这里,来过好多好多次,以至于手里的钥匙都无比熟悉:齿轮呈三长二短,从下插锁后顺时针旋开。卢基诺演示了四百二十三遍,每次他都边和你絮叨边抽出钥匙,你闭着眼睛都能记起那双天生用来挤滴管和调试旋钮的手在门锁上轻巧地划动,然后伏兹奥尼4号向你完全敞开。 

 

第一次他说:“今天我不想待在研究所,要不要进来看看?我租的房子在这里。” 

 

第九次他说:“今天我不想待在研究所,他们开了一天的会,说想让我回回头…算了,不和你聊这个,你要留下来吃顿饭吗?总之今天我不能再回去了。” 

 

第三十八次他说:“今天我不想待在研究所,汤普森的贵客们会把我活活烦死,如果你不想看见明天早报上有我残忍杀害同僚的新闻,那请陪我坐坐吧。” 

 

第九十三次他说:“今天我不想待在研究所,他们在维修,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把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宣传栏挂在上面,我们什么成就都没有,奖倒是莫名其妙砸来了一堆,你觉得呢?” 

 

第二百一十次他说:”今天我不想待在研究所。” 

 

你立在旁边等待下文,可能是汤普森,可能是其他人,但没有等到。于是你问:“为什么?” 

 

“我想跟你待在一起。” 

 

第二百二十九次你们在门口接了吻,他把钥匙塞到你的手心里,说归你了。卢基诺大部分时间仍然待在那个充满不理解的研究所,你也不会在主人不在时擅自跑来——除了这次,除了这次。 

 

第四百二十四次,你孤身站在它面前,履行遗嘱执行人的职责,执行生者的遗嘱。 

 

 

1.一条土耳其小地毯,送给房东太太,她说过自己很喜欢。 

 

你挽上袖子拎起地毯的一角,毯底的灰尘甚至没有被惊动——这条毯子很轻盈,能随着人的舞步旋起来皱纹,你无数次险些跌在上面,然后被男人眼疾手快捞住。 

 

“我能不跳这个吗?”你半是恼火半是无奈地对他说,“你让我参加舞会还不如参加葬礼。” 

 

“就当是为了我,”他很诚恳,“毕竟你要原谅我找不到舞伴。” 

 

“整个大学没有一个愿意跟你跳的女学生吗?” 

 

“很遗憾。”他简短回答,然后把问题转移到跳舞上,“也许我们可以多练练托举,让你轻松点。” 

 

“好吧,好吧,最后一次。” 

 

卢基诺说舞会必须要有舞伴,所以他想请你帮这个忙,当时还是朋友的你爽快应下。舞会当天你去了,才知道这个男的从头到尾没句实话——休息区几个校工大娘唠嗑,你拿了把水果也去唠,她们说迪鲁西教授“不小心”拒绝了几十个舞会邀请之后“恰好”没有舞伴,于是跑去邀请了一个校外的姑娘—— 

 

“卢基诺,你为什么就非得骗我参加个舞会?”你气急败坏地问。 

 

他那天礼服是湖泊般深蓝,话也跟湖泊一样深不见底: 

 

“想跟你来跳一首。” 

 

“…好,好,卢基诺,等回去我就拿毯子闷死你。” 

 

那天你们跳了塔兰泰拉,南意大利的节奏快得让你疲惫不已,于是计划没能实行。刚回到伏兹奥尼4号你就睡倒在了沙发上,他替你解下黛绿色的披肩和发带,笑着说你舍不得闷死我。 

 

…那时候该闷死他的。 

 

你把毯子捆好,往门口一扔。 

 

 

2.墙上的永恒之钟,捐给三条街之外的那个救济院,他们一直没钱给每个房间装上表。 

 

这个表是他亲自挑的,原因是有意大利的味道。之所以叫永恒之钟也不是什么高大上的理由,而是因为上面是罗马数字,而罗马是什么?永恒之城,世界之都…你踮起脚尖够下它来,这次灰尘呛了两口,没事,反正回去要洗澡。 

 

捐给哪…捐给救济院。 

 

你知道那个救济院,前院长是个慈祥的老太太,你为她执行过遗嘱。她的遗物很少,除了法定给她儿孙的部分,此外全交给了私学的学费以便救济院孩子念书。 

 

“还挺难得的,”你那天结束工作后跟卢基诺一起走回伏兹奥尼,顺便跟他分享了这事,“你知道吗,现在什么福利院救济院,说白了都是免费劳力,一个车过来拉孩子,嘴上说领养,实际就是去拐卖童工,这个奶奶居然还雇几个老师来教书…” 

 

“她遗产很多吗?” 

 

“不少,应该够十几个孩子读点书。” 

 

“嗯,知识才是自己的东西。”他伸手揽过你的肩膀,把人往他怀里拉了几步,避开旁边的汽车,“你不喜欢读过书的人吗?” 

 

“读太多书有点不好,跟精明人交流总是很麻烦。” 

 

“很麻烦?”他瞟了你一眼,让你忍不住想逗逗他: 

 

“你觉得我在说你?” 

 

“跟我交流不会无聊?”他不依不饶。 

 

“你觉得聊蛇,聊蜥蜴会无聊吗?” 

 

“不会。” 

 

“哦,那恐怕天天听你聊的我也没法无聊。” 

 

他站在原地,你跨出的一步被生生拉回:“怎么了?” 

 

“第一次有人说跟我谈话不无聊。”卢基诺说。 

 

“哈?你研究所里那些知识分子不能陪你聊?” 

 

“他们一般把我除了研究报告以外的话当做供养箱的玻璃,完全可有可无,”他唇角勾起来个不祥的弧度,“于是我今天对他们说,如果现代人的智慧已经永恒存在几万万年,还发展成这样那可太可悲了,他们的会议就开不下去了。” 

 

“所以你今天回来了?” 

 

“嗯,明天我陪你去那个救济院。” 

 

这方面他说到做到。隔天你拿着遗嘱准备收拾第二批遗产时他已经去了,你看着几个小男孩围着他问什么是水棉,他解释的语气比谈工作时还要轻缓。“这里的孩子头脑真的很好用,我那群同僚的头脑不一定有他们强——说实在的,如果DNA也像汤普森那种人一样乱套,自然界就不属于人类了。”他跟你说,说的时候也在笑。虽然你听不懂,但是能感受到他的高兴。 

 

“真没想到你是个会陪孩子的人。” 

 

“毕竟是你提到的孩子。” 

 

…我提到的就很特殊吗? 

 

反正你现在也不要他们了。 

 

你把钟放在捆好的毯子上,心里想,如果等会孩子们卢基诺去哪了,你该怎么回答。 

 

 

3.黑栉尾蜥标本一个,妥善安置。 

 

什么叫妥善安置? 

 

你扶住桌子,半蹲下平视这只标本:它呈半剖开状,从眼珠开始向下每个脏器都清晰可见。在你和卢基诺第一次相遇时你就见过它。 

 

那是在哪里?大概是辛莱昂的雨林中,你穿过外围的林屋给一位护林员执行遗嘱。小屋里有支美国来的户外考察队,队里有个深棕色眼睛的男人,左手轻压着蜥蜴的后脊,右手用飞快的速度记录着什么。你进去时他头也没抬地说帮我按一下本子,也许他把你当成了自己麾下的研究员或者学生。你暗自好笑地伸手替他按住,俯身看黑色的墨在L' evoluzione和Nero间溅连笔划,不像是一个教授记笔记,倒像是作画。 

 

等他终于画完才看见你压在纸上的手,上面是不同于研究员的指甲——涂了深绿色的漆彩,完全不能在雨林里掘土拔草——这时卢基诺抬了头,你们对视,沉默,然后打破沉默。 

 

“什么是Nero?”“你好?” 

 

“好吧,你好。”“Nero,黑色的意思。” 

 

…完全没有默契的见面。现在想想甚至还会发笑。 

 

护林员的东西收拾很快,你顺搭了趟车。路上他给你看了这只标本生前的样子,漆黑发亮的鳞片熠熠生光。你拿着护林员生前喂鸟的小镊子给它喂了面包虫,它吃东西快得好像只是一眨眼,小半盆面包虫就消失在了那道缝中。 

 

“很聪明的家伙,”他轻轻抚摸着蜥蜴,“黑栉尾蜥在有食物来源的时候会拼命吃,它知道在雨林里有多少仇敌,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偶尔也会为了贪食骗自己说要来天敌…少喂一点,不要让它撑到。” 

 

“还挺通人性的,知道自欺欺人,还知道吃饱要趁早。” 

 

“通人性是个不太友善的说法,小姐,它们在雨林之中的寿命比人久得多,毕竟人类在生命力这方面的进化一直不太乐观。” 

 

轻描淡写,却有够激进。你没忍住瞥他一眼,刚想开口说你温文尔雅一副样子怎么说出这种话,但他盯着蜥蜴的眼神把你噎了回去。 

 

…那是个什么眼神啊。 

 

他当时盯的是蜥蜴,可那个眼神让你觉得他像是一个谋杀犯盯着猎物,一个艺术家盯着最完美的作品,一个疯子。你只在葬礼上那些守着大户人家的盗墓贼眼睛里看见过这种喜悦,不对,不是喜悦,是狂热。眼睛能表达的无非是喜怒哀乐,但有些人能无意间把它们组合起来夸张放大,进而剥离壳子暴露深处的欲望与情感。 

 

他是这种人,尽管他的外貌藏好了他。 

 

那个眼神转瞬即逝,下一秒他又礼貌而带着疏离地聊起了蜥蜴。如果不是曾经看到过,你也许就会当做错觉忽略过去。 

 

卢基诺·迪鲁西是个疯子,你从你们遇见的第一天就知道了这件事。之后的日子你不断告诉自己不是这样的。 

 

“自欺欺人。”你对着黑栉尾蜥说,然后干脆利落地打碎了标本。 

 

 

4.柜子处的医疗箱一个,留给房东或下位租客。 

 

他总是把自己搞伤,你们的架也几乎都是为此而吵。 

 

“你就不能不做这些实验?”在他鬼知道第几次贴着个绷带在你眼前出现后你忍无可忍,把医药箱摔在他面前,然后语重心长地想跟他好好聊一次,结果他很干脆利落地告诉你答案:“不能。” 

 

“但是你在让自己受伤,明白吗?你觉得我很喜欢看自己爱的人吊着个绷带在我眼前晃?是不是再来这么两回我就可以去主持你的葬礼了?还是要请我们业内权威的来宣读悼词?” 

 

你连珠炮似的痛骂得不到他的正面回应,他嘴唇颤了颤,轻轻喊着你的名字,然后他说什么?他说的东西能把人气死! 

 

“可是我已经走到这里了。”你的卢基诺说。 

 

“哪怕就退一步,”你气得昏头,“哪怕不是为了我,哪怕是为了你自己。” 

 

“对不起,”说到这儿他的眼神又坚定了,“我已经看到那条线了。” 

 

……你们压根不在一个频道。 

 

你跟他聊现实他说的是梦想,你想说他的伤他却扯到追求,你不在乎那条线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他视为生命,你忍不住问他你到底为什么要去找“那条线”,他说,因为他的一生都朝着指向着那条线前进。 

 

好。你们有鸿沟。 

 

无数份遗嘱的履行让你知道,有些东西,比如死者的离去和生者的遗憾,都是不能强求挽回的。于是你经过缜密的思考后放下了那条线,或者说你跟那条线和解了——这很悲哀,它就像个天堑一样挡在你们面前,你不能把它形容为破坏感情的第三者,但它又确确实实让你难过。 

 

“你不生气了?”卢基诺问。 

 

“我不生气了,因为你道过歉了。”你面无表情地呛他。 

 

因为你想清楚了。 

 

如果你爱他,就接受他与你的恋情早就进入了一个倒计时。分秒什么时候到达尽头,取决于他什么时候找到那条线。 

 

在那之前,你没有时间可以浪费给吵架。 

 

“对不起。”他又说了一遍。 

 

是啊,是啊,确实该说对不起,卢基诺。 

 

我们因为爱这个词,耽误了各自多久啊。 

 

 

5.柜子里五十张法布里亚产的纸,给孩子们。 

 

很巧,这份非正式遗嘱也是用法布里亚全棉纸书写的,他喜欢这种纸张,喜欢到甚至用它来试图让你释怀。 

 

“如果我一个月没有回来,把东西收拾一下吧,”他把纸推到你的面前,语气轻松地好像自己只是去旅游,“就当是新委托,麻烦你了。” 

 

他当时已经收到了汤普森的那个所谓新物种,脖颈间已经缠上了绷带。你边撕着公证复印件的标志边读这张纸,读到最后你拿起旁边的茶杯泼了他一杯茶。 

 

因为这是份遗嘱。 

 

“你确定要我当你的执行人?” 

 

“我非常确定这件事。” 

 

你知道这对我多残忍吗? 

 

你滚了滚喉咙把这句话咽下去,因为他的绷带隐隐在渗血。蛇鳞不能倒刮,容易蜕皮,蜕皮很疼,你在他的实验室见过剧痛的它们,叫得响亮,尾巴蜷曲又挣开,如果是人类,大概会发出难熬的惨叫声。 

 

“那你的葬礼什么时候办?” 

 

“一个月吧,”他擦了把脸上的茶,往窗外看伏兹奥尼的街巷。小巷里没有商贩跟邮局,因为这儿偏僻又阴暗,可他好像从未打量过般地紧盯着外头,“一个月没回来,你就能执行了。” 

 

你们商量着丧葬的事宜,详细到场地与人员,这个场面悲凉而滑稽——最后他说谢谢,你说没必要。于是你们起身去巷外一家餐厅吃饭,假装什么也没发生,默契一如既往。 

 

因为你知道,他永远会在事情到来的千钧一发之际安排好事情,就像养的蛇去世前他会备好解剖用具。 

 

然后那件事就会到来。 

 

 

6.桌椅等大件记得回收,上面的桌布、椅子垫等由裁缝店折现,附属品则归属执行人。 

 

附属品?大概是折现的钱吧。你读着裁缝店这个词,起身去掀桌布。 

 

说来好笑,裁缝店的老板是你前任。 

 

那时你没跟卢基诺确定关系,他对你说这家裁缝店不错,老板不会问东问西,不会刺探隐私。你好奇地拜访了一次,看见熟人差点没笑背气。卢基诺问怎么回事,在知道后憋了很久,确定完关系就去裁缝店报复性消费,你才知道他吃醋了,醋得很深。 

 

其实没必要,因为你和前任是和平分手,很和平——仅仅是因为你总是奔波而他喜欢平静,于是你们感情淡了,不痛不痒地成了一年见几次的朋友。他再次见到你时很高兴,给你拿废弃布料编了几个小头绳,顺带着帮你和卢基诺抹了零钱。 

 

前任说他已经成家了,现在喜欢的姑娘愿意陪他守一家小小的裁缝店。 

 

你说那挺好啊,祝你幸福。 

 

他问,那你呢?陪你来的那个当教授的,对你怎么样? 

 

你拍他一下说别开玩笑,人家哪看得上我啊。 

 

“话不能说这么死,”他剪掉头绳上的线头,慢慢悠悠地说着,“我看得出来,他对你有意思。” 

 

“这都能看出来?” 

 

“你啊,天天跟逝者待一起,活人的感情都觉不到,”他感慨地叹一声气,“要好好把握啊,他不乱摸东西也不赊账,每次量尺寸的时候都利落,效率特别高,这种人指定不坏。” 

 

“借你吉言喽。” 

 

借他吉言。 

 

你撇撇嘴,抱起一捆子桌布、床单跟椅子垫,跨过标本碎片出了门。那家裁缝店非常近,就在伏兹奥尼7号旁边,你本可以收拾完遗物再去,但你现在觉得,自己需要找些事情消化消化遗物们带来的东西——逝者的亲人们收拾遗物也这样,没有执行人帮忙的话,几天几夜也收拾不完。你刚做这行时抱怨过他们,而同事则拉住不懂事的你,告诉你一个词:触景生情。 

 

你现在大概有点触景生情? 

 

不,你不是这种人,你应该已经对离别麻木了。 

 

踩着水往前走,裁缝店堪堪开门,一个姑娘正在门口晾着潮湿的布。她的眉角微微往两边开挑,显得神采奕奕,瞧你进去就高兴地招呼你。你猜想这应该是你前任男友口中那个“愿意陪他守店的姑娘”,客气地在台上摊平布料。这时男人从店后转过来,看见你来也笑了笑: 

 

“今天怎么来卖东西,不租房子了?” 

 

“遗嘱需要。” 

 

“遗嘱?多少东西?” 

 

你把卢基诺的纸递给他,他对着纸点桌布数量。看到纸张最后他明显怔了一下,你猜他看见了卢基诺的签名——教授在裁缝店存过东西,寄存单上肯定签过字,他认识这位顾客的名字,知道去世的这位是你的…卢基诺。 

 

“如果你要说节哀,还是免了,”你抿了抿嘴,心里不太期待这种共情。“他也不一定去世,我不知道他在哪,也许他没死?谁知道——” 

 

“不,不是节哀。”不知道为什么,他看上去甚至有点惊慌,转向了自己的爱人,“第三个柜子,还记得吗?冬天的时候我们有个单子,把那个单子的东西抱过来,记得吗?” 

 

姑娘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但听见“单子”时就放下手中晾晒的布,紧张地看看你又看看那张纸,往店铺后面走。你皱起眉头问这是怎么了,但他没回答,而是边读遗嘱,边往自己爱人离开的方向瞟。 

 

像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你? 

 

这种动作经常出现在葬礼上,母亲的不孝子或者新上任的执行人,眼睛不知道看哪里,想说话只会张嘴又闭嘴,有秘密时最容易出现这个表情。你敏锐地觉察,他跟卢基诺有个秘密——一个瞒着你的秘密。 

 

姑娘动作很快,一个大盒子已经抱到了柜台上。她咽口唾沫,开始给你解释: 

 

“迪鲁西先生在一月的时候来过,他当时要我们做这个……我们还讨论了一下你会喜欢什么样子,他讨论完后要求瞒着你,”她捻住盒子的角,微微抬起,“我问他,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个秘密告诉你,他开玩笑说等他去世…我当时真的以为他在…在开玩笑。” 

 

“我们都以为他会挑时间自己取走,给你这个惊喜,但他一直没有。”男人言简意赅地结尾,然后掀开盒子。于是你的话被彻彻底底堵住,看着姑娘为你展示的这件衣服。 

 

婚纱。 

 

漂亮的婚纱。 

 

漂亮得不像一件真实的婚纱。 

 

纯白的裙摆即使放了两个月也没有泛黄色,而是裁制成无数褶皱,顺着从裙角蓬松垂下,珠绣着水纹图案。而腰处有深绿色花藤螺旋向上,层层点缀不知名的花儿。更加柔美的软缎则被选做上身的主布料,像薄雾更像云烟,轻盈典雅,裁剪得体,也许没有珠玉的华丽灿烂,但领口扣着的绿得纯粹的绿眸流光,恰好弥补了这场梦。 

 

“你穿上一定是个公主。”姑娘捋顺交错的蕾丝头纱,话里满是真心,而你毫不怀疑。 

 

…真是个美好的附属品。 

 

“主调白,副深绿,他说你喜欢收发,而且手臂不是很宽,适合皇后领,”男人跟你讲着设计,“我说这个领子应该配项链,他坚持说你不要项链也很漂亮,后来我加上了这颗绿眸石——总之,他说要在他死的时候送给你,我……” 

 

“你做的够好了,谢谢你。” 

 

你终于想起了,那是在他表白的日子,你说自己想穿婚纱,他说好。其实那时他应该知道自己没机会陪你结这个婚——但他记住了你想要什么。 

 

你想要的东西他几乎都在努力给你,除了…除了他自己。 

 

遗嘱执行人就是不适合拥有婚礼。你把头埋在婚纱里,没在他们面前哭出来。 

 

 

7.剩余物品请自由分配。 

 

无非是些洗漱用具跟杯杯罐罐,你翻箱倒柜地把东西都倒出来,一个一个地收好。除了婚纱外再没有出乎意料的东西,塑料纸与保鲜膜堆了个大箱子。天色渐暗,裁缝店的姑娘——也许该喊夫人——招呼你吃晚饭,你摆了摆手,提起收纳箱离开巷子。 

 

今天恰好是一个月。 

 

警察们一无所获,你也无事可做。无聊时你曾幻想过他越过那条线去到了自己的天国,于是恶毒诅咒他为什么不带着你,用同僚的话来说,这很幼稚。 

 

死去的人都去哪了?活着的人呢? 

 

卢基诺呢?他活着吗?大概活着? 

 

可是活人怎么会找不到呢? 

 

“一个月了,”你对着伏兹奥尼的路灯说,“活人为什么会离开一个月?” 

 

他没有眷恋了?那你是什么? 

 

他身不由己?被胁迫了?

 

他真的找到了人类妄图寻找的天国吗?他跨过的那条名为“物种进化”的线到底在哪? 

 

这些问题你思考过无数遍,直到厌倦思考。 

 

“他就是不要我了。”你对路灯叹气,但你知道他不是这种人。 

 

卢基诺,你在看着我吗?你忘了我吗? 

 

“你的未婚夫失踪了,你显得一点也不急躁,小姐,”警察这么告诉你,口气中满是怀疑,“我们不能确保这事与你无关,更何况你的职业也——” 

 

“大概因为我早就知道了吧。” 

 

警察顿了一下,最后说:“他实验室里还有你的照片,小姐。” 

 

真没想到,在那错综复杂着器材与标本的实验室,你还能有一席之地。 

 

“祝你上不了天堂。”路灯聆听着你的抱怨——这个抱怨毫无意义,因为卢基诺快要不相信上帝了,“卢基诺·迪鲁西,虽然我爱你。” 

 

身后的小巷传来声音,你充满希望地回头,看见只是风从尽头吹过,带来雨后的点点腥气,而风中空无一人。 

 

你们曾在这条夜路上走过四百三十二次,而你走过四百三十三次,这次有风陪着你,你们曾在风中互相说了很多句爱,这次没人听见。 

 

——原来挚爱之人死亡是这样的。 

 

你身为遗嘱执行人这么想着,闭上眼聆听起周遭的声音,有风,有光线,有阴暗,有水打在衣服上的声音,倒像是葬礼。 

 

于是你擦了把满脸的泪水,仿佛没哭过般沿着伏兹奥尼的路牌向别处走去。 

 

伏兹奥尼,Finzione,虚假的虚幻的,多合适的名字——卢基诺这个人根本就不属于这儿,他属于生物属于进化属于达尔文的世界…哪里会属于这里? 

 

就当他从未出现。 

 

END




去打省辩论赛了,三场小组赛全败()


这篇是@易 的点文,之所以没先写点文上一篇,是因为上一篇没写完的时候退出了wps没保存,然后现在还在凭回忆复盘…


这篇文章写时时间跨度较大,如有bug与前后文章不搭配可指出✓

靓女说电影
面对教授们的关心让男孩下定决心
面对教授们的关心让男孩下定决心
木子影视解说
富二代被教授附身,一起救死扶伤,锄强扶弱!
富二代被教授附身,一起救死扶伤,锄强扶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