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教露

189浏览    10参与
鲜菌兔锅

很喜欢蜥蜴王4卷封面的姿势所以想改图教露

仔细想想好几把ooc啊算了算了不画了

发个草稿开心一下

2p是原图

很喜欢蜥蜴王4卷封面的姿势所以想改图教露

仔细想想好几把ooc啊算了算了不画了

发个草稿开心一下

2p是原图

鲜菌兔锅
已经是半年前的线稿了然后越画越...

已经是半年前的线稿了然后越画越没耐心今天终于憋出来惹……

这两个人这么和平的样子让人有点怀疑是不是死了


等等明天情人节啊早知道明天再发

已经是半年前的线稿了然后越画越没耐心今天终于憋出来惹……

这两个人这么和平的样子让人有点怀疑是不是死了


等等明天情人节啊早知道明天再发

我難過

[UL]─to the future days(6/10)

沃蘭德拉著伊芙琳走了好一段路才猛然停下來慌張地放開手。


「啊啊啊、不、不好意思,伊芙琳,突然就這樣抓著妳,呃,我是不是握得太用力了,妳、妳的手會痛嗎?」


看著小少爺手足無措又滿臉通紅的慌亂模樣,魔女不禁露出淺淺的微笑。本想告訴他不要緊的,自己並不在意,甚至鬆開的手還有些依戀那體溫,「沒事的,我……啊、」

「……現在這樣子,好像跟平常正好相反呢。」


說出口的話卻完全不同。伊芙琳開口時才突然驚覺自己想的話說出來好像會很害羞,於是只能讓想到的另一件事脫口而出。


「嗯,這麼說來確實是呢,平常都是我在想讓伊芙琳安心下來。啊啊,我當...

沃蘭德拉著伊芙琳走了好一段路才猛然停下來慌張地放開手。

 

「啊啊啊、不、不好意思,伊芙琳,突然就這樣抓著妳,呃,我是不是握得太用力了,妳、妳的手會痛嗎?」

 

看著小少爺手足無措又滿臉通紅的慌亂模樣,魔女不禁露出淺淺的微笑。本想告訴他不要緊的,自己並不在意,甚至鬆開的手還有些依戀那體溫,「沒事的,我……啊、」

「……現在這樣子,好像跟平常正好相反呢。」

 

說出口的話卻完全不同。伊芙琳開口時才突然驚覺自己想的話說出來好像會很害羞,於是只能讓想到的另一件事脫口而出。

 

「嗯,這麼說來確實是呢,平常都是我在想讓伊芙琳安心下來。啊啊,我當然並不是覺得厭煩喔!因為我知道伊芙琳不是自願要那樣的嘛!」

 

聽到沃蘭德這麼說,伊芙琳臉上那幾不可見的微笑卻顯得暗淡不少。

 

「為什麼呢……」

 

「咦?」

 

「…….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呢?」明明我總是害你因我受傷啊。

 

「這個嘛,」沃蘭德這時倒是一改先前的慌張,一如往常鎮定而無懼的直直望著伊芙琳,使兩人視線對上。

「一開始只是因為擔心是有無辜的人被邪惡組織利用了,所以從妳身上想要找出什麼線索,後來頻繁的見了好多次面之後就忍不住好在意,越來越在意了,這個,唔,嚴格說起來我好像也不知道––」

 

「為什麼呢?到現在,都已經知道自己淌渾水到這種年齡下就死了的程度卻還想幫我呢?明明沒有必要的,我們根本認識的不久,非親非故的,根本沒有理由的吧!」在想到再過不久可能就要回到地上世界,或許又要像以前那樣難以見到少年,伊芙琳終於忍不住將感情徹底宣洩而出。原本說不出口的那些話也像壞了的水龍頭般無法控制。

 

這或許是記憶中第一次呢。悲痛的聲音中和往常相同的或許只有痛苦。恍惚之中不禁想著,這真不像自己。

「已經夠了,不要管我了吧……從今以後、從今以後,再也不要……」

 

「伊芙琳……」沃蘭德看著自己露出難過的表情。啊啊,果然又是這樣,又再次傷害他了。明明不想看到他這副模樣的,卻不惜說這種話令他難堪,也想讓他就此離開自己身邊,自己的這種情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可是伊芙琳,妳在流淚,妳在痛苦,妳在求救啊。」

 

「啊……」

 

少年的指尖輕柔的抹去少女的淚。

 

「看到妳這個樣子我是不可能放下不管的吧。伊芙琳一直在求救,喊著好痛、好痛希望有人救妳,但是卻拒絕我的幫助。這也是因為伊芙琳很溫柔對吧。因為伊芙琳不想連累我才推開我,這更讓我明白了伊芙琳是無辜的,所以我也才想保護妳。」

 

「可是……」伊芙琳感覺自己的淚好像卻反而更止不住了,「那你呢?剛才……你明明說只要有人犧牲就不能算是幸福的吧!但是為了正義而犧牲的你卻又該怎麼辦呢?」

 

追求正義,一心為正義而戰的少年這才第一次明白了,原來竟然卻是自己的犧牲帶給少女更多的悲痛。這或許也是少年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帶給重視的人痛苦,那樣連自己也跟著刻骨銘心之痛。

 

沃蘭德只能盡量如同往常安慰少女般溫柔的述說自己那經歷死亡也不曾動搖的意念。

「不要緊的,一定會沒事的。」

「因為在那之後,一定會有和平的到來呀。而且這是我自己下定決心的,畢竟我生來擁有一切,有這樣優越的條件的人挺身而出糾正錯誤也算是盡自己誕生的這世上的責任吧!」

「做為擁有的一方,不是去掠奪,而是該去把那些被掠奪的回歸理應得到的人那裏,然後……」

 

高貴美好的天堂住民不管幾次都會對身處紅蓮地獄的魔女伸出援手。

「雖然失去許許多多的花朵,我卻得到只屬於我的花。」

 

就像童話一般美好的不真實呢。

 

但伊芙琳聽著那童言童語,好像稍微有些明白了。心情能夠豁然開朗了。

 

誕生於此、相遇與別離、這好像能永遠持續下去卻轉眼間已到盡頭的旅途,如果這一切都是命運的話,正是如此才要不遺忘而背負一切活下去––為了變的幸福。

 

就算已經知曉鬥爭與背叛,也明白沒有只寫滿幸福的童話故事、而這世界沒辦法像童話故事般,故事的最後總是寫上快樂的結局,儘管如此,卻還是不認輸地想要相信,那樣堅強的活著。

 

那確實就是她一直以來所期望的,能驅逐黑暗支配的淨化之光。

 

黎明之光,雖然對她來說有些刺眼卻美好的令人不禁想繼續凝視––儘管是在這樣在這本該沒有光的世界也依然照耀––

 

 

 

 

 

 

 

而另一邊,古斯塔夫走出商店一個人漫步並考量著––或許該說果然吧,遊說碰壁的狀況再次說明了,先前有關係,已經見識過自己和大善、超人組織作法的人要在這裡拉攏到是很困難的。

 

在這裡剩的時日已經沒多少了,那麼就盡量避開那些戰士進行募集吧!這麼決定了結果,迎面碰上的卻又正不巧的正是他現在反而不想碰到的對象。

 

「唉呀……」

 

露緹亞。穿著圍裙,一見到他就連忙把手上冒著煙的烤盤放到身旁置物櫃上的嬌小少女,和他也是生前關係匪淺的對象。

 

「呃,威……古斯塔夫!」

露緹亞到現在看著這長相都還是會不時喊錯成救她那時用的假名。雖然態度總是那樣的––

 

「怎麼搞的,你,平常看到人不是都會自己靠上來傳教嗎,這麼安分好像反而怪怪的……」

 

這該說是平日素行不良導致的結果嗎,居然反而被認為可疑了,古斯塔夫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吾可不是那麼不挑看到誰都會上去勾搭的,不是力量足夠強大的對象吾可沒興趣。」

 

「這我已經聽到煩了……算了,你還是快走要去哪去哪吧!跟你沒什麼話好說了。」

 

「那跟威瑟呢?」

 

「你、威瑟明明就是––」露緹亞像被嗆到似的沒說完只是瞪著古斯塔夫。

 

「我當時是很認真想救你啊,露緹亞。」

 

「雖然我並不特別好戰只是斬殺妨礙我的人,不過當時出了意外被捲入渦裡,沒能跟你正式交手完對吧,你現在是想要在回現世前把這筆帳算清嗎?」這次才真有如被踩到地雷般,古斯塔夫都不禁覺得少女毫不掩飾的敵意相當刺人。

 

「不…..吾不是指這件事,妳也沒必要記恨成這樣吧。想救妳是真心的,想保護妳打算幫妳找出雙親也是真心的啊。」

 

「找了那麼大一群人來包圍著說這種話!?而且我才拒絕就打算行使武力抓住人,都讓我知道你的本性了事到如今還妄想我會加入嗎!?」

 

「本性……嗎。說不定這才是吾一直想隱藏的部分也說不定呢。」

 

「啊?」

 

「要是當威瑟那時表現出來的才是吾本來的性格的話,你就會願意聽吾說話了嗎?」

 

「……我不想回答這種假設性的、毫無可能的問題!」

雖然覺得故意帶過這話題的話很像是逃避似的,但露緹亞現在實在不想和他糾纏在這話題上。

 

原本計畫是和平常這一天所做的一樣,烤完餅乾之後帶到交誼廳把多的部分分掉,然後配上伯恩哈德或布勞沖泡完多餘留下給大家的咖啡與紅茶,等里斯回來休息過後有鍛鍊劍技的約定。

 

不想計畫被打亂是真的,但就是特別不想被這人打亂的情緒可能也很明顯。

 

「總之,不管是哪種,我也說過很多次拒絕的話了,你還不打算放棄嗎?」

 

「吾的字典裡沒有放棄,因為已鎖定你」

 

「......」

 

連被捲入異世界也仍驍勇善戰的影之戰士一時也只能啞口無言的瞪著眼前男人。

 

「這應該是正適合這種時候說的吧?」

 

偏偏那傢伙臉上還帶著初次見面時那笑容。

 

當時還覺得他溫柔又吸引人呢,只要回想起當時的心情,操縱影的雙酬傭兵就感覺好像有腦中的哪裡快燒壞了似的。

 

露緹亞在已特別多了防備心的現在看來,古斯塔夫確實是很擅長花言巧語,但之中大概有好一部份也是歸功於那副皮相本身便相當的有魅力......到這世界來一陣子後,才知道對方年紀比自己當初乍看之下估算的要大了數十倍的程度時,實在是有種莫名挫折感。

 

就算知道導都有抗老化的技術,對外貌和實際年齡不符的狀況也多少習慣了,但到這種程度根本完全是詐欺了。

 

雖然知道了他和自己最不能忍受的仇敵導都並不是友好關係,但果然這男人帶來的禍害與麻煩也還是讓人很火大。

 

露緹亞想到這,念頭一轉,乾脆地猛然發動攻擊––因為剛烹飪並沒隨身攜帶慣用武器導致可用的只剩脖子上的一條圍巾––目標當然是趁她一陣失落時還在那對她擺放在置物櫃上的盤裡食物品頭論足端詳著的古斯塔夫。

 

古斯塔夫或許是沒想到會直接當場來這麼一齣,又或許是估算反正在聖女之子支配下也不可能做的太過,結果簡直像是沒防備的就這麼背對著被露緹亞勒著脖子拖著走。

 

超人組織的首領在這種情況下也還是氣定神閒,甚至一臉興味盎然,「這是要把吾帶到哪去呢,總不是突然想通了要聽聽關於大善世界的––」

 

「當然不是!只是想到了,與其要被你這樣打亂我的計畫,不如我先來打亂你的計劃!看你原本接下來還打算繼續這樣遊說是吧,現在被我抓到了,所以就你來陪我做戰鬥訓練到我滿意吧!」

 

外貌介於少年和青年之間的臉孔上一瞬閃過可以稱為愕然的神情,然後像是真心感到愉悅地笑了。

「是嗎。或許不只是因為那力量,還包含因為這樣總是讓吾意外才會忍不住越來越想要得到妳呢。」

 

個頭嬌小的少女這回沒再說話,只是把勒著的圍巾用力拉得更緊作為回答。


我難過

慶祝荒潮改二那張不知為何從五月放置到現在......


慶祝荒潮改二那張不知為何從五月放置到現在......


鲜菌兔锅
抛弃故乡之人与被故乡抛弃之人...

抛弃故乡之人与被故乡抛弃之人

强行扯教露


虽然感觉自己的上色丑爆了一点都不想上色,但是这两人……R卡的辨识度太低了画不像啊……【躺平

抛弃故乡之人与被故乡抛弃之人

强行扯教露


虽然感觉自己的上色丑爆了一点都不想上色,但是这两人……R卡的辨识度太低了画不像啊……【躺平

鲜菌兔锅
给自己塞了一口教露 动作有参考...

给自己塞了一口教露

动作有参考

假装是庆祝教主R2贺图

……最近沉迷undertale都没有摸ul的鱼【躺平

给自己塞了一口教露

动作有参考

假装是庆祝教主R2贺图

……最近沉迷undertale都没有摸ul的鱼【躺平

鲜菌兔锅

教主生快【。全程教露

1p企划图,骑士露缇亚贤者古斯塔夫,还有王子公主什么的

其实是梅莉R1的怪物视角

剑士和法师的搭配就该有个T........虽然这个剑士可以打远程而法师是近战

教主的衣服是参考初设定改了一下,理由只是大家都换衣服只有教主不换太可怜了

2p仍然企划图,骗纹章(啊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了)

是想说露露睡着了教主偷偷扶露露靠在自己身上好痴汉……不过好像画出来完全不是那个感觉

3p4p姑且算是条漫【。简笔画,毫无诚意,草稿,赶工,梗一点也不有趣,完成度低

【顺带一提私设在星幽尤莉卡和露露关系不错

【所以说为什么还是锤下去了呢,可能尤莉卡真的只是想帮忙吧【x

教主生快【。全程教露

1p企划图,骑士露缇亚贤者古斯塔夫,还有王子公主什么的

其实是梅莉R1的怪物视角

剑士和法师的搭配就该有个T........虽然这个剑士可以打远程而法师是近战

教主的衣服是参考初设定改了一下,理由只是大家都换衣服只有教主不换太可怜了

2p仍然企划图,骗纹章(啊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了)

是想说露露睡着了教主偷偷扶露露靠在自己身上好痴汉……不过好像画出来完全不是那个感觉

3p4p姑且算是条漫【。简笔画,毫无诚意,草稿,赶工,梗一点也不有趣,完成度低

【顺带一提私设在星幽尤莉卡和露露关系不错

【所以说为什么还是锤下去了呢,可能尤莉卡真的只是想帮忙吧【x

伞响响响响

【教露】Oh!Lovey Dovey!

In the summer rain I just wait.

Now it’s time to eat soft ice cream.


Oh! Lovey Dovey!        文/伞响


tips:教露/算是教主生贺/标题诈骗/OE以及OOC/AU微现未来paro/又在胡乱妄想/注释都在结尾

*在尝试可爱的恋爱写法(。(不要信啊

*黑手党教父X前情妇的设定放在教露上真他妈雷到爆了,但我是在自己爽所以(


BGM:Kill Kill - Lana Del Rey


你觉得渴吗...

In the summer rain I just wait.

Now it’s time to eat soft ice cream.



Oh! Lovey Dovey!        文/伞响


tips:教露/算是教主生贺/标题诈骗/OE以及OOC/AU微现未来paro/又在胡乱妄想/注释都在结尾

*在尝试可爱的恋爱写法(。(不要信啊

*黑手党教父X前情妇的设定放在教露上真他妈雷到爆了,但我是在自己爽所以(


BGM:Kill Kill - Lana Del Rey



你觉得渴吗?


你觉得渴吗?喂,露缇亚——别发呆了,跟在吾身边时就应当专心致志地取悦吾啊。这样的服务态度,吾可是要不高兴了。


她这才回过神来,发觉自己盯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物已经很久很久。古斯塔夫正坐在她身边,紧握着方向盘,他们处于城市的中央。十字路口人来人往,趁着刺目的红灯还未转变颜色,对方不满地喊了她好几声。愣了一会儿,她用手捂住嘴憋笑。


哎呀,古斯塔夫,我没想到你这么缺乏关爱,快把那个老掉牙的自称去掉吧,你以为现在是什么年代了。


你还是一样的嘴上不饶人嘛。


意外地,他看起来并没因为这番话感到气恼,反而轻松地耸肩笑了起来,仿佛那句玩笑溶解了他们之间半年没见的尴尬气氛。行了,话归正题,既然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主人也该给他游荡在外的宠物一点儿小鼓励,我请你吃冰淇淋?你不会拒绝我吧。


最后那句话语气肯定,她几乎产生了一种他们仍然保持着半年前不像样的畸形关系的错觉。不,我不会的,我永远不会拒绝你。她在心中说,却露出了揶揄的笑容。什么,我的天哪,过了这么久你也还是这讨人嫌的得意样子,又被时代潮流甩开了?


嗯?我今天穿着的衣服可是当季新款,为了你才这样准备的。眼见着他邀功一般扯了扯自己的衣领,她又嫌弃地扭过头。就在这当口,对方踩了刹车,下车吧我的好姑娘,你看,就在那儿,你去买吧,为了不被抄牌我就坐在车里等你。古斯塔夫塞给她两张大钞,她只好解了安全带的扣环推开车门,向那个装饰得夸张又引人注目的冰淇淋窗口走去。带着两个雪糕球走回来的时候她瞧见古斯塔夫倚在车窗旁抽烟,姿态驾轻就熟。


你又开始抽烟了?她明知故问,他也正如预料中一样漫不经心地笑着捻灭了剩余的半截烟头。是啊,不可以吗,这原本都是为了忘记你啊,我迷人的小雀鸟——唉从肤色上说该是小乌鸦——


她没好气地狠狠敲了他一下,别给我说这些有的没的,她瞪他。忘记我?我以为你在我逃走后不到半个月就找到了新玩具,你这么长情可真是吓到我了。不不不露缇亚,你是特别的。男人缓缓地说这句话时目光低垂,语气轻佻,但正是如此才每一次听见都叫人不知所措。她红了脸,却别过头想要掩饰,轻咳了两声。他们还有时间,很多很多时间,至少到今天晚上。


听说尤莉卡仍然在你那儿,她装作忽略了对方若有若无的那股撩拨。啊,是啊,负责帮我看守那些新来的宝贝们,她们比你还要难伺候,不过你刚来那会儿才是最辣的,你知道,一挑逗就会露出尖爪的豹子。他尝试着找个形象的比方,不过她笑开了,这种时候把女孩子称为猫咪比较讨人喜欢吧。古斯塔夫也笑了,我故意的啊,你是特别的。


荣幸之至,不过我已经不是那个任由黑手党教父摆布的无知女孩了。她挥了挥手,示意古斯塔夫开车,他也乐得顺从,一脚踩下油门。你过得怎么样啊,露露,你看起来好憔悴,离开我之后找了新情人?


别用这么恶心的称呼。她翻了个白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教父大人,我可不希望我们见面刚过一晚上你就整出情杀案。唉,关心一下你而已嘛,你逃亡半年了诶。他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抚摸她的头发,在手指间让它们打卷儿。她大口吃着自己的那份甜筒,时不时地将他的那一只伸过去,因为车子摇晃蹭得对方连脸颊上都是奶油。别闹啦,让我好好吃一口,于是她无可奈何地将嘴唇送了上去,男人受用地啃咬起来,是她最熟悉的那套打转方式。真是甜蜜,甜蜜到苦涩的——她这样想着突然觉得有点难受,很有点儿难受。


你真的看上去不太好,他虐待你了吗。在唇齿交融的缝隙里她听见这么一句话,轻飘飘的,却如千斤重的石头压在了她心上。我的日子吗,你也开始关心别人了,有进步。她想这么含糊过去的,不过她根本不用想也知道,男人接下来会发出一声嗤笑,然后开始生气。


能在你身上留下伤疤的人只有我,而我绝对不会饿着你,为什么不回到我身边?他孩子气地眨着眼睛,牙齿却毫不留情地在她的唇瓣上留下血印。我是想回来的,我离不开你啊,一直以来都是如此,不过我明白得太晚了。她注视他的双眼,这些话最终没有说出来。


啊,前面,我们右转弯吧。她这才反应过来一样指了指,古斯塔夫放开她,车在刚才他们亲吻厮磨那会儿一直保持着行驶状态,那是因为她知道不会出事。古斯塔夫不是这时候死的,这段路上做什么都没问题,她又回忆了一遍先前经历过无数次的顺序,安下了心。


右转弯?那是远路。古斯塔夫疑惑地瞧了她一眼,调转了方向往右行驶。是的,右转弯,我确定,还有我没找情夫。她再一次这样说,将最后一点甜筒脆皮也吞下去。右转弯,没错,我还不想这么早就失去他,走那一边的话,再过十分钟一切就都结束了。




我没想过你会……呃,这么有浪漫情调。他张望着装饰齐全的电影院,露缇亚手里拿着两张票。那是她见到他之前就跑来电影院定下的,她知道他们会在这个点出现在这儿。闭嘴,跟我进去看就是了。她抓起古斯塔夫的手腕将他往里拖,他咂了咂嘴,跟上她的脚步。


真正抱着一桶爆米花在座位上坐稳时,她的心反而漂浮起来。另一个她脱离了她的身体,游荡在他与她的上方,沉默又安静地看着他们的手在电影进行到一半时相牵。我很想你,我真的很想你啊,有个声音在她脑海里絮絮说着,一遍一遍。她偷偷侧过脸去看古斯塔夫,对方的目光专注在荧幕上,她看得入迷了,直到又一只手摸上她的眼角才意识到自己在哭。你哭什么呀,这电影这么叫你伤感吗。古斯塔夫戏谑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她羞愤得将脸埋进了纸桶里。


好啦我没有要嘲笑你的意思。虽然这么说着,但男人脸上的神情显然是在憋笑。太恶劣了,她在心里埋怨,可就连这点恶劣也是一遍又一遍循环往复的内容。电影结束了,在逐渐亮起的昏黄灯光中,他们的手保持相牵,一同站起身向门外走去。他们一路无言,直到坐进车子里,然后开出去几公里。没事的,经历过这么多次了,我已经知道我能延长这段时间的极限在哪里。她这样安慰自己,望向窗外。


最初几次还险些出了岔子,直到操作时间旅行的工作人员将她解救出来。你不能,呃。穿着工作服的女人似乎在考虑合适的说辞。你不能尝试去改变历史,那样世界会乱套的,死去的人已经永远死去了,你要节哀,她机械地点头。道理其实她懂,她只是忍不住,她只是没法看着他在自己眼前疼痛地死去,他死去的那一刻她也失去了她的所有。


她不再尝试用这种方式去改变古斯塔夫死在她眼前的结局,开始用尽一切女人的小聪明延长她与他相处的时间。已经很多次了,她经验充足,知道自己如何才能让他与自己待在一起更久些。她一次又一次地回来,一次又一次地回去,又一次又一次地回来。


我真是不能没有你呀。她在心里这样说着,没有人听见。




入夜了,他们一路驶向海边。古斯塔夫敲打着空调风口的遮挡盖,这条路上几乎没有人。我来问问你吧,露缇亚。仿佛受不了行程的枯燥,他再一次开口,这次听起来尖锐又警觉。你是为什么要回来找我?今天早晨你出现在大宅门口时把我吓坏了,过去那半年你藏得真好,我以为你一辈子都不想再看见我。


最初她是因为什么重新回来见古斯塔夫的?她努力地回忆,却想不起一星半点。人们在单调的循环中往往忘记自己最初的目的,她也如此,但是那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是想你了。她听见自己普通地说着,好像在谈论昨天的天气。我只是想你。


想我?男人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沉默了一会儿。在我们俩发生那么多事情之后,你居然还会想我,真是奇妙,你离开那天告诉我,你永远都不会忘记我对你施下的暴行,你还说我这人满口谎言空话,你说你再也不会遭我哄骗,这些你都抛在脑后了吗,我亲爱的露缇亚?


不是这样的,不是。她有很多想说的东西,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我只是想你了啊,她皱着眉坚持,手指捏得发白。古斯塔夫生性多疑,由此衍生的行为常常将人们的心伤得彻底,她也不例外。与他决裂时说的话半真半假,多半是气话。不过即使她现在想要挽回什么也似乎于事无补,他们只剩下两个小时了。


你把我丢下了整整半年,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原谅你吗,我可是小心眼的黑手党古斯塔夫啊。那人的眼神在她身上审视般扫过一圈,又恢复了原本的懒散,语气中重新有了开玩笑的意味。她松了口气,却觉得自己仍然无法呼吸。你死了之后每个晚上我都在身边放上长枕头,靠上去时没有温度,我将每一件你送我的东西都丢掉了,白天黑夜脑子里装的全是你,你说我迷人,可爱,倔强,特别,我竭力忘记,你不甘于死后的黑暗,每晚在我梦里打扰我的安宁。


我几乎要癫狂了,自那之后这是你,那是你,水是你,风是你,什么都是你,什么都可以是你,我几乎要癫狂了你知道吗。


那么,小别胜新婚。她在恍惚中听见他说道。我给你准备了礼物。他伸手在座位下摸索,拿出用缎带扎好的纸盒。里面应当是酒心巧克力,她想,还没来得及拆开便听见古斯塔夫不满的声音。吾的礼物呢?我还以为你至少会准备一条——


她从衣侧的口袋中取出一个小盒子,在他眼前打开了,里面装着一条领带。


真厉害,你居然知道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他惊讶地挑了挑眉,但露缇亚不吭声。她沉默着抽去原本系在他身上的那一条,将新的这一条套过他的脖颈,认真地打起结来。她曾拒绝每天早晨起来给古斯塔夫系领带,理由是他晚上太过分她总是起不来。在他死去之后她得以在一次次循环中往复练习,这才像现在这样动作娴熟。


只有布料的窸窣声在他们之间,他抿了抿嘴唇,这下你是把我套住了哦,露缇亚,你可不能再轻易地离开我了。她笑了,我知道,古斯塔夫大人一向心胸如此狭隘。汽车仍然在夜色中飞驰,她在昏暗的星光中看见了他难得柔和的轮廓,不由得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他们倒在冰冷又好像温热的沙地里。


激烈地撕扯着对方身上的衣服,他们的吻却温柔而绵长。不用脱了,就这么做吧。她闭着眼睛寻求近在眼前的温度,对方也嘲笑一般应和。半年不见,你变得心急了嘛,不过这么久没被我教训过,你的身体可能早就忘了怎么将疼痛化为愉悦。她噗哧笑出声,是是是,那就请古斯塔夫大人对我温柔一点儿,我可不想兴致当头还必须一脚把你踹开。那只男人的手伸进她常年封闭的茧中,比雪还要滚烫,缓缓地打开了她的身体。


她呜咽着侧过头,她知道自己不该沉迷于此,但是她难以自制。气味,温度,熟悉的触感,每一样都是如此美妙。他离开她太久了,她甚至感到不知所措。不过好在对方足够耐心,一点一点让她躁动不安的身躯平静了下来。海浪的声音一波一波涌上来淹没她的身体,她握紧他的手,放声大叫。她觉得自己是需要某种方式去从狂热中取回安宁的,而古斯塔夫能够理解这一点。


她想要取回来的东西。


露缇亚喘息着看了看手表,古斯塔夫正在整理自己的衣服,还有一会儿,时间不多,不过总算还有一会儿。她扣好衬衫的扣子,听见海浪仍然顽固地拍击岩石,是的,无论过了多少次都一样。他与她背靠背坐着,他感慨。要是我现在叫你跟我一起往海里跳,你不会拒绝我吧。


她说我怎么可能答应这种蠢要求,心里却想着,不,我不会的,我永远不会拒绝你,我怎么会拒绝你呢。她将耳朵贴上他的后背,起初只能听见血液在长长的管子里奔流的声音,逐渐地,她开始能够微弱地听见他的心跳。


扑通,扑通。


那个来杀他的枪手随时都会出现。


扑通,扑通。


你知道吗,我其实……有些话我不会再说第二遍了。她开口,这是骗人的,这些话她对他说了无数遍。我真的想死你了,我想见你。她说。古斯塔夫听见这话想转过身,被她制止了。她紧紧贴着他的脊背,咬着牙接着说。


扑通,扑通。


我爱你,请你一定不要忘记我。


扑通,扑通。


忘了也别担心,我会再重来一遍,你要是忘了就再对你说。


砰!



-fin-


I’m in love with a dying man.

I’m in love with a dying man.

I’m in love with a dying man.

I’m in love, lying in the sand.

I’ve done everything I can.

hmm————


*题目里两个看起来像错别字的词的意思大概是你侬我侬(。不知道准不准确

*soft ice cream有两层意味,第一层是夏日的愉快冰淇淋!(。)第二层是重拾美好如柔软冰淇淋的爱情,来自Lana另一首歌的取材,不知道有没有更深的渊源(


感谢阅读XD这次写得蛮快的,我是响响!

我真的超超超超超级喜欢打雷姐用轻松梦幻的曲调唱这种歌词的感觉!!!啊啊真是美好的旋转如梦境的音乐呀!!!!

教露…………我觉得我OOC到炸了,我自己都写得无地自容。但是这次大概主要是为了一些新的尝试与新的突破吧呃…………………………总之我知道很雷(垂头丧气)但我还是私心作祟发了,我自己爽一下,2要是实在看不下去可以私信骂我我是认真的(……)本来还想试一把教主的有奖企划但是写得太雷我实在不好意思……………………(抱着头

然后我真的是个露露推也是个教主推………………(垂头丧气)

啊啊啊总之这么仓促糟糕真是万分抱歉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我我啊啊无法组织语言总之…………………(泪


鲜菌兔锅
边打龟续狂边摸鱼 露:mdzz

边打龟续狂边摸鱼

露:mdzz

边打龟续狂边摸鱼

露:mdzz

鲜菌兔锅

旁友,吃教露cp吗(。・∀・)ノ

这里露露厨吧总之(。・∀・)ノ

话说扫描的亮度太高了,这两个人变得都不黑了啦(。・∀・)ノ不过R露露真的白耶超可爱的,虽然黑的也很可爱

反正露露R卡里的教主就按照希吉斯的感觉来画了嗯( ̄∀ ̄)

旁友,吃教露cp吗(。・∀・)ノ

这里露露厨吧总之(。・∀・)ノ

话说扫描的亮度太高了,这两个人变得都不黑了啦(。・∀・)ノ不过R露露真的白耶超可爱的,虽然黑的也很可爱

反正露露R卡里的教主就按照希吉斯的感觉来画了嗯(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