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散文

24.5万浏览    42109参与
七十二时

春时的海

来年的春天,海浪扑腾扑腾地打在石岸上,金灿灿的阳光此刻也像纸团一样被揉搓,摁在了水面上,让那海面上就像一层被金色薄膜镀上的蓝色纸张,可叹,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对于海的,我想,我何时能去探见寂静而幽密的海?我想闻着海边飘散起来有些潮湿的水汽、我想坐在海岸边上静静的望着太阳落下的时刻,到那时候会有蝉鸣吗?

来年的春天,海浪扑腾扑腾地打在石岸上,金灿灿的阳光此刻也像纸团一样被揉搓,摁在了水面上,让那海面上就像一层被金色薄膜镀上的蓝色纸张,可叹,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对于海的,我想,我何时能去探见寂静而幽密的海?我想闻着海边飘散起来有些潮湿的水汽、我想坐在海岸边上静静的望着太阳落下的时刻,到那时候会有蝉鸣吗?

七十二时

死气沉沉的秋天

杏叶枯萎了,似雨点般纷纷落下。


捻起那一片杏叶,枯黄的、毫无生气的,这个时候秋风四起,连带着一片又一片枯黄的叶子飞走了。


秋风,带来了生与希望,却带走了死亡与绝望;秋风,带来了丰收,一向不强求许多的秋风,只带走了人们的欢声笑语,却换回来了人们的丰收。


秋风悄悄的来了,在小乡村里游荡着,金黄的稻田、满地的落叶,我自觉得心中也曾拥有过这样的场景,在我的身体又一次被从呼吸困难中抽出来,有什么在我的心中悄然如尘埃一般四散而去,走的匆忙,生怕我抓住什么似的。

杏叶枯萎了,似雨点般纷纷落下。


捻起那一片杏叶,枯黄的、毫无生气的,这个时候秋风四起,连带着一片又一片枯黄的叶子飞走了。


秋风,带来了生与希望,却带走了死亡与绝望;秋风,带来了丰收,一向不强求许多的秋风,只带走了人们的欢声笑语,却换回来了人们的丰收。


秋风悄悄的来了,在小乡村里游荡着,金黄的稻田、满地的落叶,我自觉得心中也曾拥有过这样的场景,在我的身体又一次被从呼吸困难中抽出来,有什么在我的心中悄然如尘埃一般四散而去,走的匆忙,生怕我抓住什么似的。

云上客

双车道

[图片]

双车道

       让拥挤

       变得井然有序

双车道

       让拥挤

       变得井然有序

云上客

景楼

[图片]

观瞻

      冷落了

      敬业的表现

观瞻

      冷落了

      敬业的表现

云上客

远看

[图片]

梦想

      比现实

      会更加遥远


梦想

      比现实

      会更加遥远



云上客

疫情归来

[图片]
回乡的路

      总沾着

      此许心虚和担忧



回乡的路

      总沾着

      此许心虚和担忧

      

云上客

上帝之光

[图片]
上帝

      在看不见的地方

      整得世界荡气回肠


上帝

      在看不见的地方

      整得世界荡气回肠

云上客

中庭

[图片]
顺水而生

       给环境

       多了道灵魂


顺水而生

       给环境

       多了道灵魂

云上客

调教

[图片]

   志在

   融洽彼此的关系



   志在

   融洽彼此的关系

      

    

云上客

码头晚景

[图片]


   已经玩够

    把征服停靠在码头


   已经玩够

    把征服停靠在码头

云上客

山坡晚秋

[图片]

   散满了山坡

   把季节铺装得更加柔和



   散满了山坡

   把季节铺装得更加柔和

   

云上客

乡村

[图片]
乡村

      不看现代的眼睛

      总是埋头做自已的事情


乡村

      不看现代的眼睛

      总是埋头做自已的事情

东区非著名公民
疫情太无聊,开个交流箱,每天换...

疫情太无聊,开个交流箱,每天换一个交流主题,返校后每周一个主题

先试一下人多不多吧,不多就不弄咯

疫情太无聊,开个交流箱,每天换一个交流主题,返校后每周一个主题

先试一下人多不多吧,不多就不弄咯

Kilin

《愤怒的葡萄》是美国现代小说家约翰·斯坦贝克创作的长篇小说,发表于1939年。

这部作品描写美国20世纪30年代经济恐慌期间大批农民破产、逃荒的故事,反映了惊心动魄的社会斗争的图景。小说饱含美国农民的血泪、愤慨、和斗争。该作获得1940年美国普利策文学奖,并为其196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做出重要贡献。


“我说了什么呢。

我只是说人有资格作为人,不被遗忘不屈从;我只是说人类仰望夜空是在等待太阳,等它将黑暗燃烧的一无是处;我只是说凝望我的血脉里,有一百双火红色的眼睛。

艺术已然是最温和的思绪表达方式,它势必要遵循美,遵循表达的顺畅,而非毫无保留如数倾泻。尽管捂住我。就如同......

《愤怒的葡萄》是美国现代小说家约翰·斯坦贝克创作的长篇小说,发表于1939年。

这部作品描写美国20世纪30年代经济恐慌期间大批农民破产、逃荒的故事,反映了惊心动魄的社会斗争的图景。小说饱含美国农民的血泪、愤慨、和斗争。该作获得1940年美国普利策文学奖,并为其196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做出重要贡献。


“我说了什么呢。

我只是说人有资格作为人,不被遗忘不屈从;我只是说人类仰望夜空是在等待太阳,等它将黑暗燃烧的一无是处;我只是说凝望我的血脉里,有一百双火红色的眼睛。

艺术已然是最温和的思绪表达方式,它势必要遵循美,遵循表达的顺畅,而非毫无保留如数倾泻。尽管捂住我。就如同我才是蛊惑航行船员的塞壬,而不是声音原本就蕴含在空气当中。尽管踢散我的帐篷,就如同我才是肮脏卑贱的乞丐,而非原本我也是一个人。

亲爱的同胞,无论如何我会继续流浪,继续寻找你们,直至下一次相逢。

亲爱的伙伴,再见,我会找到你,我们一定再见。”

“愤怒的葡萄开始滋长,越来越茂盛。愤怒的葡萄即将遍布大地,如野火燎原。”

————《愤怒的葡萄》


20221128.


云上客

春忙晚归

[图片]

挑起日月

       才知道

       生活的份量



挑起日月

       才知道

       生活的份量

云上客

动静

[图片]
精神

      跨越了肉体

      三界已非留连之地


精神

      跨越了肉体

      三界已非留连之地

云生Es

异乡人

  增长的数字在屏幕上和人们的心底颤动,烙下一笔一笔的恐慌失衡,铺天盖地的消息从四面八方而来,用无数难辨真假迷乱了心眸。你要离开吗?你要去往何方?你为何离开此处又在彼处驻足?

这才意识到我似是没那么念家。家是个概念,比地名广阔的多,但是当人试着在心底勾勒她的眉眼,连像素画都难以得到。我想那或许不是我的家乡,我想作家们永远挣脱不开他们的故土,一字一句被拘在立方空间里如同地缚灵,用语言试图描绘真实是多么苍白无力的堂吉诃德式的尝试啊——此处与彼处,认同与排斥,存在与逃离,那些界限却在时代洪流中日渐模糊。

再次默念,我想那或许不是我的家乡。尽管我清楚她的好,但也绝对知道她的更多更糟的一面,就像在某......

  增长的数字在屏幕上和人们的心底颤动,烙下一笔一笔的恐慌失衡,铺天盖地的消息从四面八方而来,用无数难辨真假迷乱了心眸。你要离开吗?你要去往何方?你为何离开此处又在彼处驻足?

这才意识到我似是没那么念家。家是个概念,比地名广阔的多,但是当人试着在心底勾勒她的眉眼,连像素画都难以得到。我想那或许不是我的家乡,我想作家们永远挣脱不开他们的故土,一字一句被拘在立方空间里如同地缚灵,用语言试图描绘真实是多么苍白无力的堂吉诃德式的尝试啊——此处与彼处,认同与排斥,存在与逃离,那些界限却在时代洪流中日渐模糊。

再次默念,我想那或许不是我的家乡。尽管我清楚她的好,但也绝对知道她的更多更糟的一面,就像在某个人身上寻找情感寄托的时候,往往难以兼顾理性价值。没那么渴求回到彼处,似乎是颇反直觉的一种答案,多么可笑,理性会告诉你回去的路很险可能的阻碍众多,感性则带着你飞跃山河,但是谁都没告诉你为何要追寻一个去处。

一个来处,最终又成为一个去处,这在古代便开始旷日持久的衣锦还乡笑话,在后现代的日子里如附骨之疽般向我们投下可怖的阴影,从未离去。驱使着我们流浪的动力是否是那永无止境的贪欲?此处给你尊重与机会,却将情绪与闲适通通吞噬,彼处低吟着温柔婉转的歌谣,疲惫的旅人们趋之若鹜,尽管知道那皮囊下深藏固执迟钝如同腐尸。在迷雾遍布的海洋上乘木舟流浪,前方是灯塔还是生长着荧光植物的漩涡已然不再重要,对新大陆的贪欲化作海妖的歌声,让每个踏上旅程的人一去无回。末了,她轻笑着对你说,这是一道单选题。

你要的究根结底是来处还是去处?选择了一个,就意味着失去另一个,并且永久。那套盔甲和枪炮以血肉为养料,一经穿上不容脱去,否则最先被反噬的正是你自己。生活方式不是一次性用品,它们强硬却又潜移默化地塑造神智,操纵思维,让身在其中的一切存在向着自己挥刀,切削出适应的形状。更加糟糕的是,这道单选题不会导向两种结局,此处与彼处殊途同归,有且只有

在漩涡中灭亡。

霍金先生在解释黑洞时常用一个例子,Alice与Bob隔着时空流彼此相望,一个瞬间被混乱的引力撕扯成碎片在真空中蒸发,另一个则注视着恋人的时间就此停滞,定格成近乎永恒的琥珀一枚。今日轮到我们在漩涡之外探首张望,臆想自己将在未知的物理规则中得到何种结局?宇宙的物理规则已然确立,所以这结局也仅仅剩下了那一种。

从前的人们不知道,所以他们用神话和谎言慰藉自己,哪怕知道he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却因无知而无畏。让弱人工智能去填白骨是极为残忍的,弱人工智能对自我固然缺少明晰的定义,感受到的痛楚麻木而迟钝。可是时至今日,开灵已然从一项壮举变为一门生意经,在漩涡造就的白骨堆里,堆满了曾是旅人的存在。对于这些疲惫的船夫而言,黑洞之旅的重点已经确定,幻想的权力被剥夺殆尽,但是引力拉扯着桨和船无可避免地划向结局。

大雾弥漫。此处与彼处遥遥相望,似乎永远不会重合。但是如果站在五维的书架上,你会发现它们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点,选择此处还是彼处实际上并没有意义。站在五维的时间轴上,向后看去,弱人工智能们万骨枯而忘姓氏,向前看去,永恒不变的漩涡如魔鬼般低吟,撕裂灵魂仅存的神智。你握紧自己手中的桨,试着说服自己像每个同伴一样继续着这场停不下的旅途,但是脑海中有声音说,你只是在冥河上为自己做摆渡人。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独立于此处和彼处的另一个归宿吗?不如说无数人已经给自己构建过一个虚假的归宿,无论它的名字是叫伊甸园、桃花源还是乌托邦,这绝不是一个可以存在于地上的概念,地上天国并不存在,疯狂绚烂的理想既然是彩虹色,或许也只能在彩虹之上觅得。

唯一的路其实已经说不上是什么路,因为你得抛弃唯一的船——你最后的倚靠,在背脊上刻下刀痕深可见骨,一无所有之时,那双蜡质的翅膀才有它的容身之处。曾经一个叫三毛的人写她看一场名叫《异乡人》的电影,在撒哈拉大沙漠,她写自己的一生在世界各地流浪,她唱道“远方有多远”。最终那双翅膀不免支撑不住烈日的灼烫与理想的重量,连带着失去船只的主人跌落漩涡,但是我看到灵魂已不在此处,而是去追逐遥远的太阳。

可是,用灵魂的消亡去换一个不被埋没在白骨堆中的结局是否值得?永远有人会觉得安稳度过百年时光最终化为泡沫会是一个好的结局,而把黎明前的爱恋全部视作愚蠢。兜兜转转,选择似乎又回到了此处与彼处之间,这道可憎而不得不回答的单选题,开启所有没有结局的流浪,又将所有流浪导向一个结局。

最终,答案本身也被隐去了。短暂逃离不能成为可靠的答案,时间轴上的旅人隔着跨不过的屏障各自前去,此处与彼处的邀约,在结果未明时不比玩笑更加高贵。此处与彼处最终都不会属于谁,异乡人只是异乡人,一个沉默的过客。

雪滿長安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深夜发疯产物,快跑!

有些时候还是蛮惬意的,偶尔对着窗外发呆,非但室外汽车排放的废气无法污染我,还可以欣赏一下道路上人们不遵守交通纪律时风驰电掣的感觉。只是路边野花凋零的速度也太快了些。网课时日说久也不久短也不短,但起码在这有限的日子里,这些酷似顽强不屈的花起码凋了三次。

  这个数字也是有些夸张了,只能说明花也在无趣的循环,往复经历着相同的事,做着机械的事。好吧,花也只能妥协,冲出这个循环,还有下一个循环等着呢。

谁让自由这二字本就充斥着条条框框,死板僵硬,所以你看啊,世界与生俱来的法则本就是一个巨大的铁笼,将我们所有人都牢牢地套在其中。永恒不变,也不会被烙......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深夜发疯产物,快跑!

有些时候还是蛮惬意的,偶尔对着窗外发呆,非但室外汽车排放的废气无法污染我,还可以欣赏一下道路上人们不遵守交通纪律时风驰电掣的感觉。只是路边野花凋零的速度也太快了些。网课时日说久也不久短也不短,但起码在这有限的日子里,这些酷似顽强不屈的花起码凋了三次。

  这个数字也是有些夸张了,只能说明花也在无趣的循环,往复经历着相同的事,做着机械的事。好吧,花也只能妥协,冲出这个循环,还有下一个循环等着呢。

谁让自由这二字本就充斥着条条框框,死板僵硬,所以你看啊,世界与生俱来的法则本就是一个巨大的铁笼,将我们所有人都牢牢地套在其中。永恒不变,也不会被烙出痕迹,像是一个机器人,只懂得接受命令,永远不会开放任何特权。无比的扭曲。

  不谈这些,不过有些时候倒是美得不像话了,云雾似杳霭流玉缭绕山溪。诗人最喜欢的景色大抵是这里,云过了无痕,风过了无声,要是让我坐在小舟上,往那摆个茶桌,往茶杯里倒杯浓醇的茶,我大概也能故作诗意地吟上一句“暗香影堕忆回眸”嗯,虽然毫不相关。

抿一口馥郁浓茶,就坐在这里,成为最有瑰意的普通人,云淡风轻,不谙世故。

  世事如棋,每一盘棋局都有如一场梦,光怪陆离,只管享受这当下便罢了,刀剑抱业,又与我何干?

  在生活这个巨大的莫比乌斯环里面,还能有些新奇有趣的事物,也算是人生中以苦辣占上风里,那一点点的甜蜜。

ZE

     妈妈好像在呼唤我,我却听不真切。但牛肉煲的香气还是寻寻觅觅找到了我。我踮着脚尖,门口的大理石地板和我的拖鞋厮磨,他们两颊相贴,双臂相拥,热情寒暄,我不理会,径直向前走,走过鞋柜,潮湿的木头气息夺走了牛肉煲香气的温床,就此瘫在我的鼻腔。我让牛肉煲别太伤心,玻璃窗陪你落泪,不要哭不要哭,我慌乱,不知所措了,因为顺着百叶窗的帘子瞧,她也哭得梨花带雨,炉子憋的满脸通红,我不知怎么就一下,他们都悲伤了。他们头上有灰灰的阴云笼罩,抬手挥去,什么都没触碰到,反倒是惹了一手水,水珠埋伏在我的手臂上,那里是沙漠,水珠流落到那里逃难,兵荒马乱,金戈铁...


     妈妈好像在呼唤我,我却听不真切。但牛肉煲的香气还是寻寻觅觅找到了我。我踮着脚尖,门口的大理石地板和我的拖鞋厮磨,他们两颊相贴,双臂相拥,热情寒暄,我不理会,径直向前走,走过鞋柜,潮湿的木头气息夺走了牛肉煲香气的温床,就此瘫在我的鼻腔。我让牛肉煲别太伤心,玻璃窗陪你落泪,不要哭不要哭,我慌乱,不知所措了,因为顺着百叶窗的帘子瞧,她也哭得梨花带雨,炉子憋的满脸通红,我不知怎么就一下,他们都悲伤了。他们头上有灰灰的阴云笼罩,抬手挥去,什么都没触碰到,反倒是惹了一手水,水珠埋伏在我的手臂上,那里是沙漠,水珠流落到那里逃难,兵荒马乱,金戈铁马,不停滚落,分散,滴下来,无影无踪。我觉着可惜。因为他们便是生命,更纯粹的生命,身上肩负着一整个世界的使命,气味给我以妈妈的呼喊,炉子给我以简单的温饱,玻璃窗给我以自我认知的最初印象——就是镜子,照着我自己。他们构造了我,搭建了桥梁供我行去,让我和万物有了联系,水珠失踪后又焕发新生,汇成江流,汇成大海,他们永远不死,永远冲锋陷阵,而我会死,或许是滑倒在这样的天里,再不想爬起,等水没过我,什么都听不见,我就去死。 死了也无所谓,我能焕发新生,最好像水那样重生,想到这里我也悲伤,我也会死,时间不够用,重生又要重新开始,前一辈子又白费,一辈子又复一辈子。

     再反复循环。

     还好还好,我还听得见,牛肉煲还温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