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散文诗

5005浏览    1576参与
春野 日照雨🌦
结伴同行的欢愉时光固然是喜欢,...

结伴同行的欢愉时光固然是喜欢,

形单影只的天地也再熟悉不过啦…


乘着宁静穿梭于落阳中的电车,

向着那个熟知的世界温和地道出一句:


“我回来啦。”


嘴角许是笑着的;

于是枕着流动的夕照轻轻合上了双眼——


> 轻按配合乐曲食用:D < 

结伴同行的欢愉时光固然是喜欢,

形单影只的天地也再熟悉不过啦…


乘着宁静穿梭于落阳中的电车,

向着那个熟知的世界温和地道出一句:


“我回来啦。”


嘴角许是笑着的;

于是枕着流动的夕照轻轻合上了双眼——


> 轻按配合乐曲食用:D < 

言秋

夜雨小记

窗外是雨 

连绵不绝的雨 

没有多少幻想 

没有多少远方 


趁着黑色的夜幕 

北疆的星辰 

遮掩一切忧伤 


我将手机竖扣在《小王子》上 

随屏幕暗下去的 

从来不是浮夸的新闻 

它连同我提早逝去的青春一道埋葬 

窗外是雨 

连绵不绝的雨 

没有多少幻想 

没有多少远方 

 

趁着黑色的夜幕 

北疆的星辰 

遮掩一切忧伤 

 

我将手机竖扣在《小王子》上 

随屏幕暗下去的 

从来不是浮夸的新闻 

它连同我提早逝去的青春一道埋葬 

言秋

无题

在看芥川龙之介的《侏儒的话》✔


帕斯卡述说

如果克丽奥佩特拉歪了鼻子

将改变历史


日本作家回应

情人热恋中所看到的

总不过出了西施

在看芥川龙之介的《侏儒的话》✔


帕斯卡述说

如果克丽奥佩特拉歪了鼻子

将改变历史

 

日本作家回应

情人热恋中所看到的

总不过出了西施

春野 日照雨🌦

· Sea Side Road ·


I see you standing by the cliff,

With only the seagull’s screaming.

Until I’m waving the cloth at the wind,

Would you turn around?

If you...

· Sea Side Road ·


I see you standing by the cliff,

With only the seagull’s screaming.

Until I’m waving the cloth at the wind,

Would you turn around?

If you’re bleeding on the road,

Then I know how to follow.

Until I’m crying like a baby,

Perhaps you would turn around,

To see me.



火烈鸟色的傍晚🦩

 / 

Sony α6000 1.8F 50mm

/


十月的诗

《不当海中月》

黑夜
乘着一叶舟
只身
飘荡在海面

耳边传来了潮汐声
一卷平复,一卷又至
浪尖直拍天际
卷走了夜幕上的星星
既而装样着声势浩荡
洋洋洒洒的向海中奔赴


好一片璀璨星海

不过是窃来之喜

海上的月勾儿
带着点点涟漪
独自清高

蓦然
云开月明

不知人间变化
依旧
皎洁无瑕

黑夜
乘着一叶舟
只身
飘荡在海面

耳边传来了潮汐声
一卷平复,一卷又至
浪尖直拍天际
卷走了夜幕上的星星
既而装样着声势浩荡
洋洋洒洒的向海中奔赴


好一片璀璨星海

不过是窃来之喜

海上的月勾儿
带着点点涟漪
独自清高

蓦然
云开月明

不知人间变化
依旧
皎洁无瑕

言秋

起来

中心思想是最后的那个“她”,一时兴起,只能隐晦点唔


我要从万千的喧哗里起来

我要从脏乱的铺榻上起来

无关啊 无关啊

那伟大,那渺小,那用处!

所过一片荒芜


我要起来

我要从肮脏的历史中起来

我要

让她归来

中心思想是最后的那个“她”,一时兴起,只能隐晦点唔


我要从万千的喧哗里起来

我要从脏乱的铺榻上起来

无关啊 无关啊

那伟大,那渺小,那用处!

所过一片荒芜

 

我要起来

我要从肮脏的历史中起来

我要

让她归来

春野 日照雨🌦

我们是否都在佯装闲庭信步,

实则暗自较量?


谁也不愿率先交出“确信”,

生怕会成为败北的一方。


也许只需跟随甘香就好,

踏足花房便是明了——



> 轻按配合歌曲食用 <  


我们是否都在佯装闲庭信步,

实则暗自较量?


谁也不愿率先交出“确信”,

生怕会成为败北的一方。


也许只需跟随甘香就好,

踏足花房便是明了——



> 轻按配合歌曲食用 <  


言秋

寒梅

是年初关于新冠的小诗唔,我继续翻旧的哈哈哈


凛冬

千尺万尺的冰雪 

寒梅笑了


她不畏土瘦石坚

她不惧风霜雨雪

在这猎猎作响的北风中

是谁把希望歌唱

寒梅斗志昂扬

谱写一曲傲雪凌霜


待到冬去春归

她笑着捧琴收场

正如侠士无人赞赏

留下一首永固芬芳


可爱的寒梅啊

我在清晨把你赞扬 

你领着旧年不散的美好

抵御新年未走的寒凉


若你将乘风归去

必是一片春意满堂

落红凋谢在冰雪里

融化了冬日万丈


坚韧的寒梅啊

为何你英气飒爽

高照明日的晴朗...


是年初关于新冠的小诗唔,我继续翻旧的哈哈哈


凛冬

千尺万尺的冰雪 

寒梅笑了

 

她不畏土瘦石坚

她不惧风霜雨雪

在这猎猎作响的北风中

是谁把希望歌唱

寒梅斗志昂扬

谱写一曲傲雪凌霜

 

待到冬去春归

她笑着捧琴收场

正如侠士无人赞赏

留下一首永固芬芳

 

可爱的寒梅啊

我在清晨把你赞扬 

你领着旧年不散的美好

抵御新年未走的寒凉

 

若你将乘风归去

必是一片春意满堂

落红凋谢在冰雪里

融化了冬日万丈

 

坚韧的寒梅啊

为何你英气飒爽

高照明日的晴朗

 

犹记前年我见你

你顶着冬日麻木的太阳

空气冻住了花香

 

可你还是迷人

就像美丽的红军姑娘

一树芬芳

言秋

无题

翻石墨的时候看到的,很久以前的中二产物(?)


雪花飘落在草地上

化为朝露


是晚风不知去向的彷徨

我何时魂归真正的故里


在白墙上的窥孔中

我瞥见了阳光的破碎

我瞥见了深海的浑浊


一十三日离去的耶稣啊

您抛下万物将它归咎于我们

在圣洁的天堂里

是否有眼睛监视什么

您能屈尊降贵

指点迷途的孩子一二吗

翻石墨的时候看到的,很久以前的中二产物(?)


雪花飘落在草地上

化为朝露

 

是晚风不知去向的彷徨

我何时魂归真正的故里

 

在白墙上的窥孔中

我瞥见了阳光的破碎

我瞥见了深海的浑浊

 

一十三日离去的耶稣啊

您抛下万物将它归咎于我们

在圣洁的天堂里

是否有眼睛监视什么

您能屈尊降贵

指点迷途的孩子一二吗

言秋

小节

我活于粘稠的幻想 

不知归处 

不知去向 

所剩仅有骨子的彷徨 


再说吧   再说吧 

在泥地里埋葬 

在风暴中癫狂 


我活于粘稠的幻想 

不知归处 

不知去向 

所剩仅有骨子的彷徨 

 

再说吧   再说吧 

在泥地里埋葬 

在风暴中癫狂 

 

 


言秋

黑猫

我变成一只黑猫 

眼瞳闪烁着几万光年外的恒星 

看青山都仿佛在叫嚣 


这只黑猫 

旁观过苔丝姑娘的惨剧 

考察过卡西莫多的尸体 

在上千悲剧里当个旅客 

在上百浪漫里作个讨喜 


然后呢   然后呢 

然后向b612去

我变成一只黑猫 

眼瞳闪烁着几万光年外的恒星 

看青山都仿佛在叫嚣 

 

这只黑猫 

旁观过苔丝姑娘的惨剧 

考察过卡西莫多的尸体 

在上千悲剧里当个旅客 

在上百浪漫里作个讨喜 

  

然后呢   然后呢 

然后向b612去

白绾竹

茶袂

一庭茶烟的钟情,在虚无中渐渐远去。

红楼的梦,早已烟消云散。你我的缘,终究是过往云烟。

我在盛世的江南,舞袖翩翩。

你在孤寂的朔北,静传金柝。

鸿雁传书,路遥难遇。

我在梨花下为你沏了一壶茶。梨花下的疏篱间,有几枝红豆。

此茶,名相思。

虽是俗名,但却无尘世浮华。在这茶烟袅袅中,一幕幕的相思,淡没于茶水烟波中。

但是,远方朔北的你,策马疆场。大漠里,没有梨花,也没有红豆。

一庭茶烟的钟情,在虚无中渐渐远去。

红楼的梦,早已烟消云散。你我的缘,终究是过往云烟。

我在盛世的江南,舞袖翩翩。

你在孤寂的朔北,静传金柝。

鸿雁传书,路遥难遇。

我在梨花下为你沏了一壶茶。梨花下的疏篱间,有几枝红豆。

此茶,名相思。

虽是俗名,但却无尘世浮华。在这茶烟袅袅中,一幕幕的相思,淡没于茶水烟波中。

但是,远方朔北的你,策马疆场。大漠里,没有梨花,也没有红豆。

白绾竹

未央

村庄,鹿鸣,渐行渐远

诗行里,没有你的身影

三月的烟雨

我酢舟缓荡涟纹

细雨纷飞中,为你笔墨一阙

此刻人间

已无关风月

浮生梦,半醉半醒

谁叹那倾城盛名。

村庄,鹿鸣,渐行渐远

诗行里,没有你的身影

三月的烟雨

我酢舟缓荡涟纹

细雨纷飞中,为你笔墨一阙

此刻人间

已无关风月

浮生梦,半醉半醒

谁叹那倾城盛名。

非空

死后

    他终于醒了,在他的死后。

  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无数多的颜色相互交织构成了图画,每一秒都在变化。

  他想像平常一样伸出双手去拥抱,可他已经被那沉重的躯体抛弃,只留下一片模糊的意识留在这无情的画面,等待着下一次的重生,并随着这每一秒一同蠕动。

    他终于醒了,在他的死后。

  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无数多的颜色相互交织构成了图画,每一秒都在变化。

  他想像平常一样伸出双手去拥抱,可他已经被那沉重的躯体抛弃,只留下一片模糊的意识留在这无情的画面,等待着下一次的重生,并随着这每一秒一同蠕动。

言秋

少年

苍老的少年啊


你还有多少未曾谋面的风景


那青松制成的拐杖


是否  可以撑着你历遍山河

苍老的少年啊


你还有多少未曾谋面的风景


那青松制成的拐杖


是否  可以撑着你历遍山河

Lu.irm
今日的诗歌与图。涂完真的解压...

今日的诗歌与图。涂完真的解压

《年少》

年少时的心事,

如今看来是神秘却又天真的树种,

它缠绕着荣誉或遗憾,

包裹着迷茫或尝试,喜悦或失望;

当它长成参天大树,

你才知道,

枝繁叶茂中所遮蔽的,

还有一地年少时的轻狂。

今日的诗歌与图。涂完真的解压

《年少》

年少时的心事,

如今看来是神秘却又天真的树种,

它缠绕着荣誉或遗憾,

包裹着迷茫或尝试,喜悦或失望;

当它长成参天大树,

你才知道,

枝繁叶茂中所遮蔽的,

还有一地年少时的轻狂。

言秋

诗和远方

我要去哪

理想家说

不过诗和远方

连三年前的民谣

也只坐着安河桥的姑娘


我想我是该去那的

点灯人说

就是诗和远方

森林的鹿淌着泪

绘织成一片海洋


我又是不该去那的

守陵人说

没有诗和远方

四月的花草撒了谎

还是苍凉的清香


人们说

不过诗和远方

人们还说

不过火烛在歌唱


我要去哪

理想家说

不过诗和远方

连三年前的民谣

也只坐着安河桥的姑娘

 

我想我是该去那的

点灯人说

就是诗和远方

森林的鹿淌着泪

绘织成一片海洋

 

我又是不该去那的

守陵人说

没有诗和远方

四月的花草撒了谎

还是苍凉的清香

 

人们说

不过诗和远方

人们还说

不过火烛在歌唱

 

蔬茉

笨拙人类

不知道啊,如何保持时刻面面俱到。人,大概永远有破绽,像是合乎情理的破绽,因恰好而对应吻合的破绽,不太及格的破绽,相当拙劣的破绽。

可是,再怎样说,谁又不笨拙,谁又来得轻巧呢?

不知道啊,如何保持时刻面面俱到。人,大概永远有破绽,像是合乎情理的破绽,因恰好而对应吻合的破绽,不太及格的破绽,相当拙劣的破绽。

可是,再怎样说,谁又不笨拙,谁又来得轻巧呢?

云散吹西风

23°月亮🌙

✨☁️

星星灯的夜下是触及音符的我

有星星的夜下是失眠的我

与时间飞行

我置身云里

心里默念“Gentleness and wind ”

我置身梦里

指尖并风“Crushing the wind and cloud ”

我置身现实

失眠与英歌陪我

清聆响起:

“love comes, cauld dreams be far behind ?”

✨☁️

星星灯的夜下是触及音符的我

有星星的夜下是失眠的我

与时间飞行

我置身云里

心里默念“Gentleness and wind ”

我置身梦里

指尖并风“Crushing the wind and cloud ”

我置身现实

失眠与英歌陪我

清聆响起:

“love comes, cauld dreams be far behind ?”

百媚成妖

创作者的血

创作者的血是黑色的,你拿恶语为刀割开他们的皮肤,会流出密密麻麻的文字。

创作者的血是彩色的,你拿诬蔑为剑刨开他们的胸腔,会飞出笔墨华滋的画作。

创作者的血是悦耳的,你拿嘲讽为枪击穿他们的大脑,会跑出婉转动听的音符。

神明赐予了他们独特的灵魂。

他们有的传播着欢声笑语,一个又一个绚丽的童话世界从笔尖流出。

他们有的热衷于怪诞滑稽,一句又一句夸张的讥笑嘲讽让不公显露。

他们有的敲响了世人的警钟,像刀一样尖锐的文字把事实展出。

他们有的温暖着受伤的人群,伸手将对方在绝望的泥潭中救赎。

他们有的纯粹,像兔子一样天真单纯。

他们有的不羁,像野狼一样无法驯服。

在被诋毁和谩骂后畏缩在角...

创作者的血是黑色的,你拿恶语为刀割开他们的皮肤,会流出密密麻麻的文字。

创作者的血是彩色的,你拿诬蔑为剑刨开他们的胸腔,会飞出笔墨华滋的画作。

创作者的血是悦耳的,你拿嘲讽为枪击穿他们的大脑,会跑出婉转动听的音符。

神明赐予了他们独特的灵魂。

他们有的传播着欢声笑语,一个又一个绚丽的童话世界从笔尖流出。

他们有的热衷于怪诞滑稽,一句又一句夸张的讥笑嘲讽让不公显露。

他们有的敲响了世人的警钟,像刀一样尖锐的文字把事实展出。

他们有的温暖着受伤的人群,伸手将对方在绝望的泥潭中救赎。

他们有的纯粹,像兔子一样天真单纯。

他们有的不羁,像野狼一样无法驯服。

在被诋毁和谩骂后畏缩在角落里,默默哭泣。

在多次解释无果后背着伤疤逃离,混入人群。

与世无争者被迫再次逃离家园寻求安宁,不肯妥协者被打断獠牙抽去筋骨奄奄一息。

真正的创作者是站在黑暗和薄雾中起舞的,等待着耀眼的黎明。

他们自然也渴望得到赞扬与认可,但他们永不会因此而改变脚下的舞步,他们的舞蹈吸引观众,但不是为观众而舞。

他们的尸首会化为金色的蝴蝶,染上他们鲜血的地方都会开出艳丽的花来。

那些勇士们啊,掰断了自己的肋骨在沙滩上绘画,哪怕无情的海浪一次次抹去他们能留下的所有痕迹,哪怕疼痛使他们握不稳笔。

他们的血是不朽的,是刻着自由的符号的,是带着油墨味和颜料味的,掺杂着汗水和泪水,是苦涩和辛辣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