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散文诗

22572浏览    6627参与
夏桦驿

『秋浓』

无际的麦田被风卷起金黄的波浪,阵阵拍打在蔚蓝色的天际。


那大抹大抹的金黄随风起伏着,周而复始地徘徊在这片无垠的麦田。直到金秋时节的落叶纷沓而下,与澄澈的天色、大麦的金黄合为一体,构成金蓝相衬的色盘。


秋风瑟瑟,将叶们从昏黄的枝干携上云霄,又把这大把的金色嵌入黄昏时分的晚霞中。天地相怜,趁着昼夜交融的暧昧晕影遥遥相望。


没了情,忘流年。


星芒与烛火交相辉映,独留一轮空月与麦田相伴。灯明灯灭,空房间,砚台墨色,垂月相映。


在那砚台墨色平铺开的一抹玉色,顺着风儿,起了皱儿。


“哒。”


半染金乌的叶片脱落而下,忽地御风而起,漫步过凝滞的夜色,踩过熟麦的芬芳...


无际的麦田被风卷起金黄的波浪,阵阵拍打在蔚蓝色的天际。


那大抹大抹的金黄随风起伏着,周而复始地徘徊在这片无垠的麦田。直到金秋时节的落叶纷沓而下,与澄澈的天色、大麦的金黄合为一体,构成金蓝相衬的色盘。


秋风瑟瑟,将叶们从昏黄的枝干携上云霄,又把这大把的金色嵌入黄昏时分的晚霞中。天地相怜,趁着昼夜交融的暧昧晕影遥遥相望。


没了情,忘流年。


星芒与烛火交相辉映,独留一轮空月与麦田相伴。灯明灯灭,空房间,砚台墨色,垂月相映。


在那砚台墨色平铺开的一抹玉色,顺着风儿,起了皱儿。


“哒。”


半染金乌的叶片脱落而下,忽地御风而起,漫步过凝滞的夜色,踩过熟麦的芬芳,连这肉身与慈悲一并陷入泥泞——


尸骨无存。


那微醺的秋风再度戏起金黄的海潮。


在那破晓的黎明时分。

云上客

大厦林立

[图片]
高楼比肩欲擎天

日兴月奋正随愿

如若放任长上去

可能会使云心寒


高楼比肩欲擎天

日兴月奋正随愿

如若放任长上去

可能会使云心寒

云上客

千年古宅

[图片]
独居千年无人问

高楼围建身突尊

重金修补又添新

为留古迹保名胜



独居千年无人问

高楼围建身突尊

重金修补又添新

为留古迹保名胜


云上客

球场健儿

[图片]

腾跃起落无定势

守卫攻防有新招

各司其职配合好

远投抢板成功高



腾跃起落无定势

守卫攻防有新招

各司其职配合好

远投抢板成功高

云上客

环岛步行道

[图片]
牵风随波慢悠行

瞻前顾后细致品

城乡共体正跃进

湖天一色好风景


牵风随波慢悠行

瞻前顾后细致品

城乡共体正跃进

湖天一色好风景

云上客

古村道口

[图片]

青石麻面不归整

岁月风雨未留情

几多出征踢齑粉

多少凯歌踏又平

青石麻面不归整

岁月风雨未留情

几多出征踢齑粉

多少凯歌踏又平

云上客

小桥垂柳

[图片]
垂柳依溪桥相随

春鸟伴歌人转归

一阵清风轻拂过

在问游客几时回


垂柳依溪桥相随

春鸟伴歌人转归

一阵清风轻拂过

在问游客几时回

云上客

僻静清壁

[图片]
重拾

       往昔

       是另一种温馨和甜密


重拾

       往昔

       是另一种温馨和甜密

云上客

旧壁怀古

[图片]
生命

      随归

      感悟一下轮回


生命

      随归

      感悟一下轮回

云上客

好狗挡道

[图片]

悠闲

      无意中

      保障了安全


悠闲

      无意中

      保障了安全

云上客

清闲之所

[图片]

时代久远

     无形中

     对来处十分慕羡

时代久远

     无形中

     对来处十分慕羡

云上客

回想

[图片]
旧时的回响

       其实

       有些念念不忘


旧时的回响

       其实

       有些念念不忘

云上客

傍晚与桥

[图片]
大桥

      在傍晚

      身体还挺得老高


大桥

      在傍晚

      身体还挺得老高

云上客

竹林清䪨

[图片]
清修

       以恒

       容易脱去凡身



清修

       以恒

       容易脱去凡身

      

       

俺想学长剑

什么是对话?

(其实我应该说谢谢你抱我。)


趁她进去买烟的时候,我想真是一口沉重的钟
把手套塞进兜里。这回真的像我常滥用的
秘辛与戈达尔们;一口沉重的钟把出口和入口弯成了聆听我的
而不是表现我的东西。我还没有时间回忆
和她的全部对话,就像此刻它们也起动在我不看的那面
玻璃橱窗内部,没有我,那一切已不再是恍惚而是并举。我在口袋里数
人事和天命,它们都上演在黑暗温暖的地方,譬如我在等她出来
钟表在走,每个指节裂成抵牾的手语。
我想烟可以一个人抽,日历也能一个人数,但是对话在一至二人之间
鬼使神差地令我移开双眼。可能并非用到
只是浪费两个人,再次渡他们回过原始汤湖,突然凝冻在一个雪天
像伊甸时代的蛇,“入口和出口,”
简直像问喜欢......

(其实我应该说谢谢你抱我。)


趁她进去买烟的时候,我想真是一口沉重的钟
把手套塞进兜里。这回真的像我常滥用的
秘辛与戈达尔们;一口沉重的钟把出口和入口弯成了聆听我的
而不是表现我的东西。我还没有时间回忆
和她的全部对话,就像此刻它们也起动在我不看的那面
玻璃橱窗内部,没有我,那一切已不再是恍惚而是并举。我在口袋里数
人事和天命,它们都上演在黑暗温暖的地方,譬如我在等她出来
钟表在走,每个指节裂成抵牾的手语。
我想烟可以一个人抽,日历也能一个人数,但是对话在一至二人之间
鬼使神差地令我移开双眼。可能并非用到
只是浪费两个人,再次渡他们回过原始汤湖,突然凝冻在一个雪天
像伊甸时代的蛇,“入口和出口,”
简直像问喜欢爸爸还是妈妈,小小的把戏
由一层不加解释也非真理的蛮荒运作。
我再次抬眼看看这蛮荒:《很像诗剧标题》
一个饥饿的英雄在狂宴中寻索回忆和激情
便利店开设多年,习惯了应付酒鬼;附近的人只跳舞;再远一点人只剩灰烬。一切都很流利。
它们从何时起存下这么多的对话,把冰窖撑成一副麻木的植物神经
一切都很流利。这么晴的晚上,街灯的闪烁缺乏意义,繁殖亦然,除非要测度那头
……一口沉重的钟。

尽头是一口沉重的钟,喋喋不休时
不该看到。她从里面出来,于是把我藏起的东西拿出来
自然而然,短命的东西在曲径通幽。
我问我能抱你吗?那时语言替代我怔住,所以我看星星
像坐在楼上和传记上一样看;它们的海域存在旗语
但不用。微光闪烁。我们的对话,有前世和来生,
但那一瞬只是沉重的钟。

云上客

多情之处

[图片]
炒作

      使静地

      爆长了人气


炒作

      使静地

      爆长了人气

云上客

校园背后

[图片]
校园背后

       存在不少

       未完的追求


校园背后

       存在不少

       未完的追求

翠竹吟风
云上客

茶的哲学

[图片]
敬茶

       可以泡足

        交流的文化


敬茶

       可以泡足

        交流的文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