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散文诗

18862浏览    4494参与
南雀栖
不是偷懒hhh是比较喜欢这一篇...

不是偷懒hhh是比较喜欢这一篇,真的很好地表达了我近期的心境吧

重新排个版,放在主页裱起来(?)

不是偷懒hhh是比较喜欢这一篇,真的很好地表达了我近期的心境吧

重新排个版,放在主页裱起来(?)

樱花散下的角落

昔时野籽

淡青的丝牵着野籽

斜阳夕上日月晕染的晨京

细细的纤思升上昼日与昏沉

看见你,撒着无措的种子


淡青的丝牵着野籽

落雨纷尘下淞江水上烟火

柔软而细腻的亲吻过脚踝的长裙

看见你,碎金下艳丽的倩影


绀青的黑月浸湿杨柏

泠泠的晚风揉入心怀的咒愿

飞逝而坠下的缥色花蕊钉上你发

看见你,碾碎的花汁染上脂甲


回忆欺骗着真理

错与对只道是两情难付

寒冬的月雪静悄悄地落下

看见你,赤裸的脖颈依上海平


想着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却又死咬着这份罂粟味的糖衣

不禁失笑,难以抑制山椿与泉的相遇

纵使不断失去,纵使不断失去


今日的路灯影影燃烧着星河

狂喜不尽,...

淡青的丝牵着野籽

斜阳夕上日月晕染的晨京

细细的纤思升上昼日与昏沉

看见你,撒着无措的种子


淡青的丝牵着野籽

落雨纷尘下淞江水上烟火

柔软而细腻的亲吻过脚踝的长裙

看见你,碎金下艳丽的倩影


绀青的黑月浸湿杨柏

泠泠的晚风揉入心怀的咒愿

飞逝而坠下的缥色花蕊钉上你发

看见你,碾碎的花汁染上脂甲


回忆欺骗着真理

错与对只道是两情难付

寒冬的月雪静悄悄地落下

看见你,赤裸的脖颈依上海平


想着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却又死咬着这份罂粟味的糖衣

不禁失笑,难以抑制山椿与泉的相遇

纵使不断失去,纵使不断失去


今日的路灯影影燃烧着星河

狂喜不尽,乱象丛生

雪姗姗地反照着月色更是青白

在寂静的角落里停歇不止


不要忘记

不曾放弃

纵使没有回应

也想美丽地活下去

慧馨寜

骨灰

【启】

我为我的痴心

送终。

在这细雨绵绵、

微风阵阵、

绿荫重重。

握着痴心的骨灰,

我寻得一片绿地,

是她会喜欢的。

抬首能见山峦,

低头身处青丘。


抬手一挥,

洒尽骨灰。

白花花的在飞,

跟着细雨和风吹。


我挥手洒的是,

我痴心的骨灰。

是以我的心从此,

不再与他相随。

【完】

【启】

我为我的痴心

送终。

在这细雨绵绵、

微风阵阵、

绿荫重重。

握着痴心的骨灰,

我寻得一片绿地,

是她会喜欢的。

抬首能见山峦,

低头身处青丘。


抬手一挥,

洒尽骨灰。

白花花的在飞,

跟着细雨和风吹。


我挥手洒的是,

我痴心的骨灰。

是以我的心从此,

不再与他相随。

【完】

南雀栖
“人类的历史荡开盛大的涟漪,如...

“人类的历史荡开盛大的涟漪,如此他当了一秒钟英雄。”

建议和上一篇一起食用。

最后还是照例求一下订阅噢


“人类的历史荡开盛大的涟漪,如此他当了一秒钟英雄。”

建议和上一篇一起食用。

最后还是照例求一下订阅噢


朝阳错落

鸟悦

清晨的雏鸣,好像十分撕裂。光华的耀眼,可惜是灯管的烛白,我用被子蒙脸,说这是我王的披风。海子说的诗歌王子,那我一定是位骑士。我在这里,代替国王,接受刺杀。

清晨的雏鸣,好像十分撕裂。光华的耀眼,可惜是灯管的烛白,我用被子蒙脸,说这是我王的披风。海子说的诗歌王子,那我一定是位骑士。我在这里,代替国王,接受刺杀。

金色_原野上的猫

文字

文字有锤打出来的

一下下,一凿凿

原石渐渐劈成想要的模样


文字也有侵蚀出来的

人们把情感放出笼中

祂肆意飞翔,拖着美丽的尾迹


有些文字是座大楼

庞杂,却宏伟令人叹为观止

有些文字只是藤蔓,是生活的注脚

自然而然,生长在每日必经的小巷


文字漂在小河里,随波远去

在记忆的小溪里,有的文字会消融

渐渐和溪流混在一起,难以分辨

有些则沉入河底,陷进沙中

等着河水冲刷,露出其中足以消融的那部分


剩下的文字,有的被冲回岸上,

有的最终也没被剥开,但没关系

因为文字不是最重要的

美好的东西在支撑着我们走下去

这世间是时间的赠予

文字有锤打出来的

一下下,一凿凿

原石渐渐劈成想要的模样


文字也有侵蚀出来的

人们把情感放出笼中

祂肆意飞翔,拖着美丽的尾迹


有些文字是座大楼

庞杂,却宏伟令人叹为观止

有些文字只是藤蔓,是生活的注脚

自然而然,生长在每日必经的小巷


文字漂在小河里,随波远去

在记忆的小溪里,有的文字会消融

渐渐和溪流混在一起,难以分辨

有些则沉入河底,陷进沙中

等着河水冲刷,露出其中足以消融的那部分


剩下的文字,有的被冲回岸上,

有的最终也没被剥开,但没关系

因为文字不是最重要的

美好的东西在支撑着我们走下去

这世间是时间的赠予

大盛堂書店
刚刚有篇诗一直在审,发另一篇测...

刚刚有篇诗一直在审,发另一篇测试一下

刚刚有篇诗一直在审,发另一篇测试一下

南雀栖
小小地英雄主义一下。 致敬抗疫...

小小地英雄主义一下。

致敬抗疫的工作人员,你们辛苦啦

也致敬其他的在不同的地方为人民付出的大家!

小小地英雄主义一下。

致敬抗疫的工作人员,你们辛苦啦

也致敬其他的在不同的地方为人民付出的大家!

南雀栖
好像第一次写这样有点过于犀利和...

好像第一次写这样有点过于犀利和带指向性的文字

好像第一次写这样有点过于犀利和带指向性的文字

疯寒

偶得

我在寒风中行走,

去往黑夜的黎明。


                                     22.1.8.

我在寒风中行走,

去往黑夜的黎明。


                                     22.1.8.

金色_原野上的猫

路(观番后感)

  • 眼见的是表象,无法抓住的是时间。因果流转,循规蹈矩,遵从时间指引,在无尽的有序混乱中渐渐麻木。

  • 在无尽的时间线里,我们经历了远远不止三周的事情,但这一切是无法被磨灭的,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指引!


路,夕阳西下,晒得滚烫

狼狈地等待着救援,天色渐沉

但这一刻是多么安详啊

——即使傍晚的寒冷到来

无限无法逃避的事情,终于了断

我逃到命运石之门的尽头

她正依偎在我身边,红着脸


初遇尽是些巧合,也夹杂痛苦

但我明白,不能因为痛苦,

就去否认亲历过的美好年月。

我们带着满腔激情毁掉世界

有艰难地一点点收回愿望

终于,我站在了这里

无比美好的命运十字路口...

  • 眼见的是表象,无法抓住的是时间。因果流转,循规蹈矩,遵从时间指引,在无尽的有序混乱中渐渐麻木。

  • 在无尽的时间线里,我们经历了远远不止三周的事情,但这一切是无法被磨灭的,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指引!


路,夕阳西下,晒得滚烫

狼狈地等待着救援,天色渐沉

但这一刻是多么安详啊

——即使傍晚的寒冷到来

无限无法逃避的事情,终于了断

我逃到命运石之门的尽头

她正依偎在我身边,红着脸


初遇尽是些巧合,也夹杂痛苦

但我明白,不能因为痛苦,

就去否认亲历过的美好年月。

我们带着满腔激情毁掉世界

有艰难地一点点收回愿望

终于,我站在了这里

无比美好的命运十字路口

这是我们应得的,

所以我享受着岁月静好



Wonderland.

旁白。

总在暖黄的灯光里游走着。

手粘着水在桌上画了一圈又一圈

头疼欲裂的原因总是没由来。


像摔烂的蛋糕,淋湿的报纸,漏油的打火机。

有时发呆可能是生活的艺术。

有火星和路灯的时候你会觉得有情怀

因为黑暗静悄悄地站在你身后拥抱你。


你分不清谁才会永远陪伴你

于是在人群鼎沸里气若游丝,

在空无一人的地方过度呼吸。

喝了好多水还是觉得喉咙干渴

浸泡在欢笑里还是形影单只。


生活在世界上的每一秒都像吸*

无法克制地上瘾着猩辣与甜。


沉沦在自责的享受里

你爱你人生的漫无目的。

于是做莽撞的人,所有勇敢用的却都不是勇气。


你是烂醉的灵魂。

在唐突的背...



总在暖黄的灯光里游走着。

手粘着水在桌上画了一圈又一圈

头疼欲裂的原因总是没由来。


像摔烂的蛋糕,淋湿的报纸,漏油的打火机。

有时发呆可能是生活的艺术。

有火星和路灯的时候你会觉得有情怀

因为黑暗静悄悄地站在你身后拥抱你。


你分不清谁才会永远陪伴你

于是在人群鼎沸里气若游丝,

在空无一人的地方过度呼吸。

喝了好多水还是觉得喉咙干渴

浸泡在欢笑里还是形影单只。


生活在世界上的每一秒都像吸*

无法克制地上瘾着猩辣与甜。


沉沦在自责的享受里

你爱你人生的漫无目的。

于是做莽撞的人,所有勇敢用的却都不是勇气。


你是烂醉的灵魂。

在唐突的背后礼貌

在愤怒的背后难受

在颓萎的背后兴致勃勃

在抑郁的背后永不放弃


大脑好像由文字和颜料构成

所以步伐永远不稳

视野像塞漫光斑的镜头。

坐着下一秒就会抛锚的船

呕吐了无数次还是觉得是浪漫

向往老式火车和到不了的雪山。


你说你的人生一本书写不完,

但是一个句号就能概括。




因为永远没完。

南雀栖
你要去哪,我带你去。

你要去哪,我带你去。

你要去哪,我带你去。

南雀栖
(讽刺向,不喜避雷) 红花丛里...

(讽刺向,不喜避雷)

红花丛里常有两三艳俗而不自知

却高傲地扬起头用不伦不类的美貌

索要上天的垂怜

殊不知欠它债的只有自己


日常拉一下订阅~


(讽刺向,不喜避雷)

红花丛里常有两三艳俗而不自知

却高傲地扬起头用不伦不类的美貌

索要上天的垂怜

殊不知欠它债的只有自己


日常拉一下订阅~


Wonderland.

暧*


是在窒息里暧昧着

不是在暧昧里窒息。


不是一个过程,

而是一种浪漫的麻痹。

是浸泡在酒桶里的沉默,

让哭泣在情绪里缓慢发酵。

怪异像细菌般在头脑里滋生

悲伤又愤怒毫无依凭地

在心里 阴雨天肆意弥漫

钻入盾壳上因自欺留下的气孔


理性击碎。

在每一个拖延的日子里倒头就睡

每一个弄丢快乐的夜晚强忍疲惫。


与其说堕落不如说选择

选择模糊 选择隐晦 选择暧昧

选择同意逃避的许可。

给弃婴般的灵魂栖息的借口

选择赌博 选择患病的思想

在禁锢面前毫不犹豫的拦断退路。


在窒息里暧昧着,

绯红的脸期待着

冰...


是在窒息里暧昧着

不是在暧昧里窒息。


不是一个过程,

而是一种浪漫的麻痹。

是浸泡在酒桶里的沉默,

让哭泣在情绪里缓慢发酵。

怪异像细菌般在头脑里滋生

悲伤又愤怒毫无依凭地

在心里 阴雨天肆意弥漫

钻入盾壳上因自欺留下的气孔



理性击碎。

在每一个拖延的日子里倒头就睡

每一个弄丢快乐的夜晚强忍疲惫。



与其说堕落不如说选择

选择模糊 选择隐晦 选择暧昧

选择同意逃避的许可。

给弃婴般的灵魂栖息的借口

选择赌博 选择患病的思想

在禁锢面前毫不犹豫的拦断退路。


在窒息里暧昧着,

绯红的脸期待着

冰凉的引诱锁紧喉头。

滚烫在心脏和眼下,

像灌满了啤酒的孩子,

打着天真的醉嗝

在头疼欲裂里攀住浮木

氧气成为解药和限定的甜品。


自己亲吻自己,

自己拥抱自己。

在窒息的空间里暧昧着,

贪婪地把氧气消耗至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