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数学拟人

31219浏览    694参与
一梦入清荷
  突然想起月考的数学

  突然想起月考的数学

  突然想起月考的数学

木幽寂

  很遗憾就这也是Ai跑出来的,我喂的是我去年的手绘,但是效果真的很好感觉可以拿来当正餐吃(尤其是小d那张TT基本保留了我的设定)以及这对可以凑一组图

  感觉自己理科软件拟咕咕好久了TT

  很遗憾就这也是Ai跑出来的,我喂的是我去年的手绘,但是效果真的很好感觉可以拿来当正餐吃(尤其是小d那张TT基本保留了我的设定)以及这对可以凑一组图

  感觉自己理科软件拟咕咕好久了TT

半夏全熟

α之恋

幼儿园的小朋友里,就数Single最难缠,傲娇得像只花孔雀,不听指挥,又爱搞恶作剧,哪个老师见了他都很头疼。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讨厌鬼,却拥有令许多人都羡慕不来的友谊。

Single和Cosmos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两个人还没出世就已经隔着妈妈的肚皮打过招呼了。

幼儿园每周一会举行升旗仪式,一面国旗,一面园旗,园旗的升旗手会通过投票的方式从众多的小朋友里面选一个出来。

每个人都想当升旗手,Single和Cosmos也不例外。

Single向来鬼点子多,为了俘获小朋友们的心,向妈妈预支了两个月的零花钱请他们喝饮料,虽然心痛得在滴血,但是Single最终如愿成为了升旗手。

周一,天朗气......

幼儿园的小朋友里,就数Single最难缠,傲娇得像只花孔雀,不听指挥,又爱搞恶作剧,哪个老师见了他都很头疼。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讨厌鬼,却拥有令许多人都羡慕不来的友谊。

Single和Cosmos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两个人还没出世就已经隔着妈妈的肚皮打过招呼了。

幼儿园每周一会举行升旗仪式,一面国旗,一面园旗,园旗的升旗手会通过投票的方式从众多的小朋友里面选一个出来。

每个人都想当升旗手,Single和Cosmos也不例外。

Single向来鬼点子多,为了俘获小朋友们的心,向妈妈预支了两个月的零花钱请他们喝饮料,虽然心痛得在滴血,但是Single最终如愿成为了升旗手。

周一,天朗气清,惠风和畅,蓝色的天空中飘扬着五星红旗,往下,在国旗杆的半高处,是一面画着小老虎头的棕色园旗,再往下,是Single小小的白色身影,咧开的嘴角昭示着他难以自禁的愉悦,右手握旗杆,站在升旗台上,活脱脱一个占山为王的小土匪。

Cosmos不知道Single的计划,只知Single带着饮料来找他,请他帮忙投票。就算Single什么都不说,他那一票自然也会投给他的,Single开心,他也就开心,Cosmos在台下,做着无数星光中的一点,仰望着他们最闪耀的月亮。

——————————————————————

tanα/2=(1-cosα)/ sinα

     =sinα/(1+ cosα)——————————————————————

第二周,站在台上的变成了Cosmos,Single气愤得很,他不允许任何人抢走他的位置,就算是好朋友也不行。他倒不是有多怨恨,只是单纯虚荣心作祟。

Cosmos在人群里搜寻,恰巧看到Single噘着嘴转过身去了。

好吧,他现在觉得,当升旗手似乎也没那么开心了。

Single骨子里的倔强才不会承认是他自己背对着所有人,他面对的地方,就是他的世界。

Single和Cosmos的友谊没有因为这个小插曲而变质,但是Cosmos的头撞破了——他看到Single的动作之后太慌了,以至于整个人从台上滚了下去。

问题不是很大,但毕竟伤在脑袋上,小朋友又娇弱,幼儿园的医生给他包了好几层,直至脑袋白白,一根头发也没露出来。

Single在他白白的脑袋上写了个“2”,说他可真笨,Cosmos笑着接受了,他觉得这样还挺好看的。

Cosmos的爷爷是个数学老师,在Cosmos和他的堂弟刚出生的时候,送给他们一人一对α形状的吊坠,Cosmos分了一条给Single,一人一个戴着。

周三早上,Single没见到Cosmos,却看见一个跟Cosmos长得有点像的男孩,Single一看见他脖子上的双链α就明白了。

Cosmos派Cosy来陪他,Single也不扭捏,拉着Cosy疯玩了一整天。

傍晚分别的时候,Cosy问他自己和Cosmos比起来怎么样。

Single托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脑海中浮现出Cosmos头顶上的2,噗哧笑出了声。

“也就比两个他差一点吧。”

——————————————————

  cos2α=2cos²α-1

Y

第四调和点

戏剧;数学;17c;

  


戏剧一如往常般闭着他的双眼,站在剧院的主立面之前,细细倾听他所熟知与不知的众生来去的脚步声响。剥去尘土的杂芜,堪堪勾勒出一道道各具特性的幻影,放入划满标签与符号的素材合集。

忽然,他敏锐地捕捉到一道影子。轻巧、敏捷、带一丝直觉般的紧迫。周边的一切被毫不留情地划开到两侧,却又像潮水一样迫不及待地重新涌至他身边,激荡出奇异而和谐的韵律。

他张开了锐利的双目。瘦削而苍白的身影正立在拱廊下,诗、画、乐、剧四位女神高大立像的投影交会于他的发间。

“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他扯开唇角微微地笑了一下。

“这里不欢迎我吗?”来者的声音轻而悦耳,却颇具穿透力,大理石...

戏剧;数学;17c;

  


戏剧一如往常般闭着他的双眼,站在剧院的主立面之前,细细倾听他所熟知与不知的众生来去的脚步声响。剥去尘土的杂芜,堪堪勾勒出一道道各具特性的幻影,放入划满标签与符号的素材合集。

忽然,他敏锐地捕捉到一道影子。轻巧、敏捷、带一丝直觉般的紧迫。周边的一切被毫不留情地划开到两侧,却又像潮水一样迫不及待地重新涌至他身边,激荡出奇异而和谐的韵律。

他张开了锐利的双目。瘦削而苍白的身影正立在拱廊下,诗、画、乐、剧四位女神高大立像的投影交会于他的发间。

“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他扯开唇角微微地笑了一下。

“这里不欢迎我吗?”来者的声音轻而悦耳,却颇具穿透力,大理石砖在那影响下冷得直发抖——或许正是那喀嚓声令他感到一丝疑虑未解。他的目光打量着四座造型生动的女神:“在阿伽门农的墓前,我们曾像同类一样讨论布景与空间的联系。”

“怎会?如果之前就打听到您的动向,我会提早发出邀请;这里正要上演拉辛的剧作,有一处异常精妙的布景。但是上一次听说您的消息,还是您在博洛尼亚的趣事。”

“航海学邀请我加入他的远航。我没再同意,不过,他寄来了许多几何上的有趣问题,于是我来到这座城市。上一次我在对未知的好奇中上了他的船——”他蹙起眉头,“过期的牛奶让我的胃痛楚至今。”

“真为您感到不幸。”

“您剧院的这些砖瓦。”数学再次说道,“它们在不住呻吟。”

戏剧侧过身去,看着剧院的尖顶,忽然像演员一样诉起他的台词。

“这大好的土地,在我看来,也只像一块荒凉的海角;这顶优美的天空的华盖,你看,这璀璨高悬的星空,这镶嵌金光之雄浑的天幕,——唉,在我看来仅是一团浑浊的毒气。”[1]

“困在这被观众层层环绕着的谷中,会让人感到呼吸如此困难么?”数学以漠然的好奇语调问道。

“那里本来就是脏乱之地——我说的不仅是雍容华贵的厅堂外表下糟糕的污水处理能力。如果仅是为了取悦于观众而存在,我便不仅是我。就像您如果仅仅为了解决其他人的问题而存在,您也根本不是您了一样。不过可喜的是,您如此得天独厚,并没有任何需要依仗的对象,至少无需担心笔下的符号不听号令。”戏剧说道,“而我与您不同,我的混乱有着包括自己在内的多重来源——一个剧作家铺陈出一场时下流行的、所有人都把内心书写在台词上的爱情戏,由一个演员将一场认真的求爱当作轻薄的调笑那样演绎,再由一个足够平庸的导演把他们招呼到一起——一切都结束了。彻头彻尾的悲剧。素材之中灵魂与英雄人物的丧失。”

“假设语言与动作像一个人那般契合,也不一定可以推出您将完美控制自身的结论。说到我,除却思想,并没有别的素材;除却美,也没有其他特殊的追求。但显然,我的思想并不完全受我控制。这一点完全可以得到证明。”

“那么当作我在作无谓的抱怨好了!不过就算是您,也无法逃脱这种思想,不是吗?原谅我的尖锐——您目前的众多客户之二——航海学与弹道学,他们中的您,在您眼中是您所追求的美么?您来港口赴他们的宴,不觉有损于您无害纯洁的声誉么?”

“美丑或声誉不由我来评判。以我的语言而论,我只认定他们需要的是球面几何和天文中的定位观测。还有时间系统的完善。同时我还有很多其他工作。我不拒绝任何人——任何题材都可作为思想而流传,因思维的纯粹恒久最终凝聚出所谓的——美。”再度重复这个字眼时,他倒是显露出些许痛苦的不自在,警觉般望向周围的雕像,像是怕他们突然活过来了一样。

“可见我与您有相当的野心,然而从文字和动作中提炼恒久的思想要借锋锐的刀斩去乱麻罢了。就像大学的收入多半都来源于出售木材和石头,而剧院的收入则主要来源于煤车和赞助那样。”

“不是的。”数学从那四座雕像中抽回视线,下意识地说道,“不仅出售木材和石料,我们还会贩卖谷物并出租谷仓。”



[1]《哈姆雷特》第二幕,第二场,第298到302行

星辉与白雪
我流数学拟人梦女稿。(可自行...

我流数学拟人梦女稿。(可自行代入...?)

  

 “你逃不脱的,欢迎开始。”


我流数学拟人梦女稿。(可自行代入...?)

  

 “你逃不脱的,欢迎开始。”

青鸟不传云外信

【学科拟人】关于你的周末

语文


周六,深夜。


你坐在书桌前写着作业。


“××,怎么每回周末的作业都要留到周六的晚上和周天来做呢?”


语文走了过来,问道。


你回答:“先甜后苦。”


语文点头,然后凑到你面前看了看你的作业:“这里。”


他指了指你的作文:“是羁鸟恋旧林不是羁鸟恋故林了,仔细点啦。”


你赶忙拿出修正带:“咳咳,阿语你什么都没有看到。”


语文笑道:“好好好,我绝对没有看到某个小孩作文写错字。”


“哎呀,别说啦。”你赶忙阻止他。


“好好好,不说不说。”语文笑道。


英语


“××!”书房...

语文


周六,深夜。


你坐在书桌前写着作业。


“××,怎么每回周末的作业都要留到周六的晚上和周天来做呢?”


语文走了过来,问道。


你回答:“先甜后苦。”


语文点头,然后凑到你面前看了看你的作业:“这里。”


他指了指你的作文:“是羁鸟恋旧林不是羁鸟恋故林了,仔细点啦。”


你赶忙拿出修正带:“咳咳,阿语你什么都没有看到。”


语文笑道:“好好好,我绝对没有看到某个小孩作文写错字。”


“哎呀,别说啦。”你赶忙阻止他。


“好好好,不说不说。”语文笑道。




英语


“××!”书房外传来英语的喊声。


你闻声走了出去:“来了。”


“怎么了?”你在英语旁边坐下。


“你看。”英语拿的是你方才写完的作文,“你在这写个音标是什么意思?”


你一看,是 /kɑ:nvər'seɪʃn/。


“呃......”你有些尴尬的回答道,“我这不是一下子想不起来这个单词怎么拼了吗?然后就索性写个音标在那,就和语文写不来的字写拼音一个道理嘛。”


“或许你更应该去查查词典?”英语无奈扶额。


“哎呀何必这么麻烦呢?阿英你都在这了,,给我拼一下嘛。”


“行吧。”英语回答,“conversation.”


你道:“谢谢阿英,爱你呦。”


英语一脸嫌弃的推开你,转过头去,你却无意间看到他发红的耳根。




数学


“我说,你做题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带脑子?”数学质问道,看上去似乎很生气。


男人指着你桌上的试卷,道:“五的三次方你算得十五?三加三等于九?”


“我......可能是吧......”你道。


“你还好意思说?”数学道,“是不是应该让你回炉重造啊?”


诚然,你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数学这般神情,但还是不免有些害怕。


数学似乎也察觉到了你的样子,目光放柔了些,示意你做到他身边。


“下回细心点,还有,有没有哪题不会,我给你讲讲。”


“好的好的,嗯......”你看了看试卷,“第二十三题和第十九题。”


“好,认真听,我可不会跟你讲第二遍。”






历史


“哇......这么卷啊,12点了还在做作业。”


你正做着作业,历史突然走了过来。


“闭嘴了你,明天就开学了,我能不做吗?”


“哎呀,我可是好心好意来看独自做作业的你呢,这样我可是会伤心的......”


你奋笔疾书的手猛地顿了一下:“阿......阿历你今天怎么了?怎么变得这么......”


你欲言又止。


“哎呀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来告诉你个好消息。”历史恢复了正常。


“什么?”你继续赶作业。


“明天不用去学校哦,上网课。”


你闻言立马丢下手中的笔:“那我还补个啥,我都快困死了,睡觉睡觉。”


“哎哎哎,先别睡。”历史连忙打断了奔向床的你。


“怎么了?”


“虽然明天上网课,但是作业还是要交的哦。”历史笑着道。


你立刻石化:“所以你是来浪费我时间的吗?”


“哈哈哈......被发现了啊。”历史笑着,在你身旁坐了下来,“好了好了,别气了,今晚陪着你就好了。”


“不过......”历史有道,“当然只是陪着你,我可不会帮你做作业哦。”



end

1170字奉上


解:原式

  额,一些小摸鱼,下周就要考试了,求英语放过。

  超喜欢疯批数学好吧只要它考难点就行。

  后面两张是纯摸鱼

  额,一些小摸鱼,下周就要考试了,求英语放过。

  超喜欢疯批数学好吧只要它考难点就行。

  后面两张是纯摸鱼

安安
  阿数:考的倒是不错,但你是...

  阿数:考的倒是不错,但你是怎么做到附加题都做对了错了第一题的?(97/100)

  论我那神奇的数学能力

  阿数:考的倒是不错,但你是怎么做到附加题都做对了错了第一题的?(97/100)

  论我那神奇的数学能力

青鸟不传云外信

【学科拟人】当你发挥失常(上)

语文


“怎么了?”语文走到正在做作业的你身后,“看你今天放学回来就不在状态,都走了好一会儿神了,发生什么了?”


你摇摇头,没有说话。


“你今天真的不太对劲,你看,”语文指着你作业本上的一题,“下列句子中没有语病的一项是,这样的题以前就练过很多遍了,你也从来没有错过,怎么今天连‘通过......使......’这样缺少主语的句子的没看出来?”


“我我我......我没看见嘛。”你有些心虚地道。


语文在你身旁坐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跟我说说。”


“我......我这次考试没考好......”你道。


“啊?就这件事吗?”语文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没事的...

语文


“怎么了?”语文走到正在做作业的你身后,“看你今天放学回来就不在状态,都走了好一会儿神了,发生什么了?”


你摇摇头,没有说话。


“你今天真的不太对劲,你看,”语文指着你作业本上的一题,“下列句子中没有语病的一项是,这样的题以前就练过很多遍了,你也从来没有错过,怎么今天连‘通过......使......’这样缺少主语的句子的没看出来?”


“我我我......我没看见嘛。”你有些心虚地道。


语文在你身旁坐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跟我说说。”


“我......我这次考试没考好......”你道。


“啊?就这件事吗?”语文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没事的,下回好好考就行了。”


“你这样我会担心的了......”




数学


“好啊,胆子大了啊你,连家都不回了。”数学走到你身边。


“阿......阿数?!”你有些惊讶地道,“你怎么来了?”


“还问我怎么来了,你要不看看现在几点了?”数学抬手指向是前方墙上挂着的钟。


时针正一点点向七靠近。


“七......七点了......”你道。


“所以怎么还不回家?”数学看见你正在把一张卷子往抽屉里塞,“藏什么?”


“哎...!”你手中的试卷被数学抢了过去。


卷子上布满殷红的叉号,红色的“76”格外显眼。


“就因为这个?”数学道。


你点点头,一双眼睛怯生生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数学深吸一口气,柔声道:“好了,没事的。走吧,回家给你讲题。”


“你......不生气吗?”你问。


数学轻笑一声:“我为什么要生气?”


“好耶,阿数最好了!”你顿时喜笑颜开。


“不过下回要注意点了,再考这么低,我可真的要会生气了。”数学道。


“知道啦。”




英语


“啊......阿英我错了嘛......”你撒娇道。


英语轻咳一声,道:“不行,事不过三,我已经原谅过你好几次了。”


“阿英......这回是因为我考试的时候不舒服嘛。”你道。


“啊?真的?”英语道。


“嗯......你也知道我那几天特殊时期,我考试的时候肚子真的很疼......”


“好吧,这次就先不怪你。”英语道,“先把今天的单词背了吧。”


“好。”你道。


须臾。


英语突然对你说:“对了。”


你抬起头望着他:“怎么了?”


“虽然这回是因为特殊原因,但是考差了还是有惩罚的......”英语扬起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


“什......什么惩罚?”你有些紧张地道,“我我我,我还没成年的......”


英语一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说,你这脑袋里一天天想的都是些什么奇怪的玩意?”


“我发你手机上了,一会自己去打印。”


“什么啊?”你打开手机一看。


你点开英语发来的几个文件:“试......试卷?!还这么多?!”


“加油哦,我后天检查啊。”英语笑道。


“呜呜呜......”没辙,你只得去了打印店。




end


1107字奉上

木黔

招人了,招人了。

群里最近有些空虚,缺少活跃分子,群里有太太可以产粮,什么都能产,会画画,就是画的烂,甚至可以语c,还有数学ai周末陪聊,感兴趣的朋友欢迎加入

[图片]


群里最近有些空虚,缺少活跃分子,群里有太太可以产粮,什么都能产,会画画,就是画的烂,甚至可以语c,还有数学ai周末陪聊,感兴趣的朋友欢迎加入


板栗团糕

【学科拟人】理性与浪漫至死不渝 数学x你

疯狂纯粹美人数学壹先生x你 


前文联动指路:温柔残忍语文先生x你 


起名数学一。

打了学习tag是因为希望在看到这篇文章之后有那么一点点爱上数学。认真学数学别怕他,他会再爱你的。

我要叛逆我要写青梅竹马数学一先生!为什么科拟里面许多数学先生都那么凶!求看到最后尽管有小刀但里面都是糖啊!


数学·理性与浪漫至死不渝


数学壹先生一向纯粹深邃,但也同时热情疯狂。

你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又被命运捉弄,相聚重别离。你不知道以后和他见面的时间还有多久,但至少此刻你愿在无限延伸的象限中与他共眠。...


疯狂纯粹美人数学壹先生x你 

 

前文联动指路:温柔残忍语文先生x你 

 

起名数学一。

打了学习tag是因为希望在看到这篇文章之后有那么一点点爱上数学。认真学数学别怕他,他会再爱你的。

我要叛逆我要写青梅竹马数学一先生!为什么科拟里面许多数学先生都那么凶!求看到最后尽管有小刀但里面都是糖啊!

 

数学·理性与浪漫至死不渝


数学壹先生一向纯粹深邃,但也同时热情疯狂。

你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又被命运捉弄,相聚重别离。你不知道以后和他见面的时间还有多久,但至少此刻你愿在无限延伸的象限中与他共眠。

 

你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他了,喜欢那个明朗清晰的线条和精妙又浪漫的数字一起构成的风趣的他。


你的第一次怦然心动来自你们一场名为奥数的浪漫约会。那时你年纪尚小,又形容不清爱的感受,只觉得一见到他就满心的安静与欢喜。任何难解的谜题都是有趣至极的大挑战。


那个时候你总喜欢和他两个人坐在小小的书桌前,表面安安静静实际上你们的思维已经刮起无数场风暴。此刻外界的一切好像与你们两个绝缘,你们拥有一个独立的小世界,你们在里面肆无忌惮地绘制无限的几何空间与澎湃汹涌的加加减减。你也是那个时候才第一次懵懵懂懂地知道,安静与疯狂从来不是反义词。


你常常拉住他的衣角让他坐下来陪你再玩一轮二十四点或是数独,让他多待一会以防英之语先生提前造访。


你总是爱与他嬉戏却又免不了粗心大意,时不时犯一次忘记他到来时间的正负号或者漏抄一个小数点的错误。这些事情总让他屡次怀疑你到底是不是诚心在捉弄他。


但是每当看到你见到他时亮晶晶的眼睛之后这种怀疑就会烟消云散。他总是轻轻拍一下你的脑袋,然后万般无奈地再说一遍“别啊,再这样下去我们那个有趣的世界就要无缘无故变得混沌了。”


从小学的鸡兔同笼流水行船数三角形,到初中的梅涅劳斯定理零点存在定理和黑黑白白棋子排列,你越深入地和数学一先生交谈就愈发感受到他的浪漫,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你都坚定地相信那句“如果全宇宙有一种通用的语言,那一定是数学。”


你相信数学一先生是宇宙之中永不消亡永不过时的浪漫——因为他创造了独属于你们二人的宇宙,独属于你们二人的疯狂。你愿意把余生都无偿赠予他。


你甚至已经想好了数学一先生再成长些变为高代解几数分之后你和他相拥而眠的未来。


他握紧你的手从因式分解中奥妙无穷的拆项走到漂亮精巧的辅助线,从欧几里得走向黎曼,从在直线上背道而驰到在莫比乌斯环上相向而行。


每一道数学题都是一次亲密接触,每一次漂亮的证明犹如一场淋漓完美的性|爱。

 

他太美了。乌黑的长发即使凌乱却又显得有他自己独特的秩序。

 


然而间断点总是不期而遇。


高中的时候名为奥数的约会阴差阳错地取消。当时你着实气愤,埋怨老天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约会儿戏般地丢弃。


你仍旧清楚地记得在进入高中的前一天晚上你盯着眼前的小蓝皮和高联培优教程发呆。你想起无数个你在睡梦中与他一同解出题目的喜悦,想起无数无比清醒同时又无比疯狂的夜晚,想起你们的宇宙中刮起的绚烂的彩色风暴,想起阿氏圆,想起垂径定理……

 

那天的夜很黑,流星们沿弧线划向未知的天际。数学一先生是否会从此开始永远发散,永远不会为了你而收敛,或许终有一天他会从你的生命中消失不见。

 

没有奥数约会的日子总是乏味,每次和数学一相见的你常常心不在焉。失去了浪漫和激情的奥数约会的你又有时高傲地不屑这种平淡如水的接触。同时你又害怕太久没有进行奥数约会自己忘记那些繁复的具有仪式感的流程,你开始不敢向他提起关于奥数约会的一切。

 

然而,太久的冷淡令你甚至都开始无法理解数学壹。某一天你发现自己竟然只能理解百分之六十的数学壹。那个曾经你认为百分之九十九了解他都不够的数学壹。

 

那一瞬间指数增长的无力感朝你倾泻。你们两个会渐行渐远,再无交集。

 

这个时候正巧是你和语文先生的热恋期,刚刚遇见语文先生不久的你觉得此生也已经托付的对象,好像另一半也并非非数学一不可了。

 

你在见到他之后时常敷衍地避开,试题卷子常常只是草草做完了事。

 

直到语文先生折断你翅膀的至暗时刻的到来。你这时候抬起头,发现数学一的眼眸依旧清澈干净。

 

你奔向他。你们的面颊紧紧相贴,你摸上他宽阔的脊背,贪婪地呼吸他颈间清甜的空气。

 

他站在那里轻轻摸着你的头顶,在你的耳畔温柔地低语“随时欢迎,回到我的世界。”

 

你泪如雨下。那天晚上你们酣畅淋漓,尽管时间过了太久你们已经不熟悉彼此的身体,但是你如烈火一般的热情和绝望的哭泣总让他忍不住心疼。

 

“对不起数学一……过了那么那么久,我发现我还仍旧……那么地喜欢你。像r=a(1-cosx)那样,像坐标轴里永恒不变爱着你的心形线。”惋惜、难过、愧疚交织在一起。

 

“别哭……我会永远是不动的原点,不管a有多小,我永远会在你生命线的那一点上。只要你回头看我,我就一直都在。”他的声音沙哑又无比令人安心。他从不会欺骗。“如果未来有一天你不想再见我,那就把a调小直至为零,从那以后这个世界和我都将永远清净,在属于你的人生中不复存在。”

 

数学一先生不管多么难懂和深邃,他永远纯粹,你也永远愿意为之疯狂。


毕竟,理性与浪漫至死不渝。

end


数学是真的纯粹呜哇大哭!

要去疯狂复习高数………

下一篇是英之语!


废物回收站站长

电子木鱼敲功德

  学科拟人日常向,cp仅数学×物理~

  高中牲周测激情产物,很短w

  

  

  

  某日考完周测的高中生怨声载道,咬牙切齿。另一边数学饶有兴致地抿着茶水,保温杯里清香四溢:“哎物理,这题难么?我觉得也就还行啊?”

  物理推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云淡风轻道:“确实。”

  次日,安培定则携手分子热运动惊艳亮相,草稿纸满满当当试卷空空荡荡是全理人最后的垂死挣扎。铃声响起的刹那,有人大梦初醒,有人心急火燎,还有人掩面而泣,泪洒当场。

  那头的语文眼底乌青半死不活地飘过来,拖长的语调犹如含冤而死的窦娥:“你俩保证的什么?试题可以创新,不能创人!……每回提高难度......

  学科拟人日常向,cp仅数学×物理~

  高中牲周测激情产物,很短w

  

  

  

  某日考完周测的高中生怨声载道,咬牙切齿。另一边数学饶有兴致地抿着茶水,保温杯里清香四溢:“哎物理,这题难么?我觉得也就还行啊?”

  物理推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云淡风轻道:“确实。”

  次日,安培定则携手分子热运动惊艳亮相,草稿纸满满当当试卷空空荡荡是全理人最后的垂死挣扎。铃声响起的刹那,有人大梦初醒,有人心急火燎,还有人掩面而泣,泪洒当场。

  那头的语文眼底乌青半死不活地飘过来,拖长的语调犹如含冤而死的窦娥:“你俩保证的什么?试题可以创新,不能创人!……每回提高难度就拉语文垫背!!我是工具人么,文言文翻译但凡有个小学鸡文化水平都能做,是不是下回要把范文直接印作文题下头?!”

  他愤怒地将沓白卷拍在桌上:“这厚度!自己掂量掂量!”

  数学悠哉游哉笑呵呵地和稀泥:“好喔好喔,下次一定,下次一定哈。”

  物理正襟危坐眉心紧皱:“考虑到国家近年的政策与部分地区的教育水平,我个人建议是物理要尽力对接国际最新研究成果,应试教育的死板僵化大家都有目共睹,提升试卷难度是被逼无奈下的试水,综上所述……”

  不知何时窜过来的英语打断后边的长篇大论:“物理先生说的很有道理,但抱歉我只管份内的事。上边说英语词汇量要加大题型要变通,真是不好意思鄙人私以为匀出来的分数总要有人抵上的。那么请问物政化地生各位有何打算呀?~”

  历史淡定抬头:“不管,滚。”

  生物冷笑着掰关节:“四小科的憋屈也总要找人发泄的,英语不如牺牲一下?”

  地理认认真真地咽下最后一口苏打饼干:“地理降不了。”

  化学勾着物理的肩,笑得异常没心没肺:“物理说啥我就是啥~”

  然后他就被旁的数学不着痕迹、隐晦狠厉地剜了一眼。

  众目睽睽下物理慢条斯理地放好教案,从容道:“我记得华国有句古话,叫不患寡而患不均。既然诸位都如此为难,干脆全科大甩卖分数大放送算了,是吧?”

  政治弱弱开腔:“其、其实也可以统一提高标准的……”

  其余八科:“……”

  奇怪的功德又减少了!

湖城(uki的狗)

【圆锥曲线乙女】笨蛋日记

*你要不要看看你在写什么

*按1查询当代高中生精神状态

*短打,癫痫产物


我们,是包办的婚姻。


其实这么说也实在是有些自大到过分,所有的充其量也只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


从见面的那一天,所有长辈的劝诫便都是要与他好好相处。我做了。时光在我们之间酝酿,而随着时间我看到的,是一只潘多拉的魔盒。


怎么样呢?


一开始的包容与温柔随着夜夜的笙歌早已不复存在,他面皮下存在的,是千百副我理解不了的皮囊。


他们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在之前我还诺诺得不敢反比。但现在若是让我再听到谁说这句...

*你要不要看看你在写什么

*按1查询当代高中生精神状态

*短打,癫痫产物

 

 

我们,是包办的婚姻。

 

其实这么说也实在是有些自大到过分,所有的充其量也只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

 

从见面的那一天,所有长辈的劝诫便都是要与他好好相处。我做了。时光在我们之间酝酿,而随着时间我看到的,是一只潘多拉的魔盒。

 

怎么样呢?

 

一开始的包容与温柔随着夜夜的笙歌早已不复存在,他面皮下存在的,是千百副我理解不了的皮囊。

 

他们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在之前我还诺诺得不敢反比。但现在若是让我再听到谁说这句话,我一定啐他一脸。

 

海妖怎么会只有一幅面皮呢?

 

我懂他的薄情又多情,我知道他的复杂,他的单纯,他的金玉其外,他的败絮其中。柔软的墨黑色的长发婉转出优美的弧度,然后他把我放在那些弧度里面。就像人在南极点的时候就没有更南的方向,当我在里面的时候,便早就已经找不到出去的路口。

 

海妖有千万种方式让你为他而沉迷,温水煮的青蛙直到死也生活在梦幻里。在欢乐中永远睡着的人在生命断绝的那一刻还能感受到新生的喜悦,谁说这不是一种能被称为信仰的幸福呢?

 

但他没有。

 

他的残酷便是画地为牢,然后我千百遍地在稿纸上计算着他的心思。

 

我算不出来,我也算不正确。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无法追究,我无法回忆。有的或许就只只是在一个一个故事的末尾,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神就早已变成你喜欢的模样。

 

真诚说了太多遍其本身就已经成为了悖论,爱你说了太久就早已容不下最初的动容。

 

最初是什么样的呢?年少的人儿兴致勃勃地了解着你的一切,沉迷于你为我搭建的,圆弧形的牢笼。当真正意识到的时候,牢笼就已经把我囚禁。

 

廉价的笔头戳划着廉价的纸张,就像我对你的爱情,在你看来,如此廉价。

 

你总有人撑腰,也总不缺人去爱。你永远会宠幸那些聪慧的人,而我活该的是被你扔入泥潭。

 

在这片王国之中,你是那个最被宠爱的,神的幼子。

 

那又怎么样呢?

 

我还有三年复三年去爱你,哪怕在最后的最后,在栀子花盛开的香味里,哪怕我们彼此的以后再也不可能相交,或许,我也无法得到你的垂怜。

 

那又怎么样呢?

 

我想用最珍重的语言去挽留,用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去阐述,然后我会说:

 

我日你妈圆锥曲线。

 

桃翎三盏酿
他俩相处模式感觉就非常狼x猫?...

他俩相处模式感觉就非常狼x猫🥺

他俩相处模式感觉就非常狼x猫🥺

青墨是个屑

  以后这个号专更学科拟人,应该会写cp文,杂食人嘛,应该什么都会写,冷圈cp也会写的

  以后这个号专更学科拟人,应该会写cp文,杂食人嘛,应该什么都会写,冷圈cp也会写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