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数学拟人

21992浏览    384参与
sodium hydroxide
摸了点数学 是阶乘符号的拟人...

摸了点数学

是阶乘符号的拟人

可能以后会搞点板绘

那个感叹号挂牌是只有整个数轴上最“幸运”的人才能得到的荣誉,是许多对目光的觊觎。

—————————————

“那就和我比比运气吧。”

“你赢了,挂牌给我;我赢了,挂牌给你。”

摸了点数学

是阶乘符号的拟人

可能以后会搞点板绘

那个感叹号挂牌是只有整个数轴上最“幸运”的人才能得到的荣誉,是许多对目光的觊觎。

—————————————

“那就和我比比运气吧。”

“你赢了,挂牌给我;我赢了,挂牌给你。”

木幽寂
Geogebra 我终于更软件...

Geogebra

我终于更软件拟人了TT

因为在学校画(没有手机)加上平常数学软件自己用desmos比较多对Geogebra的板面...只记得数学课用它迫害过圆锥(意味深长)背景画的很草

其实暑假就尝试画了一个立绘但是崩了。

Geogebra上了破高中的社团(高一那会有Geogebra社)但也只是辅助数学学习并没有尝试用ta玩出花来

【理科软件拟人能有生之年画完吗?qwq】

Geogebra

我终于更软件拟人了TT

因为在学校画(没有手机)加上平常数学软件自己用desmos比较多对Geogebra的板面...只记得数学课用它迫害过圆锥(意味深长)背景画的很草

其实暑假就尝试画了一个立绘但是崩了。

Geogebra上了破高中的社团(高一那会有Geogebra社)但也只是辅助数学学习并没有尝试用ta玩出花来

【理科软件拟人能有生之年画完吗?qwq】

羽毛羽毛-official

[学科乙女]当他知道你不喜欢他

*我为什么要写这雷人玩意。。。

*以及 我流学科肯定和各位想象中的不一样 ooc啥的很难把控呀。。。

*其实蕴含了学生党的苦逼心理。。。

*如果我觉得写的顺手的话七大科都会出场 说不定体育会随机掉落?

*这玩意加啥tag好。。。

语文 的场合

“讨厌我吗?”他轻轻皱起眉头,推了推有点滑落的眼镜。

看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你的目光,他突然露出了笑容。

“可是,”他一把把你抱起来,“即使讨厌我,也会见到我一辈子啊。”

不管你的惊慌,他用带着笑意的眼神直直的盯着你,挑了挑眉毛。

“因为,你一辈子可都甩不开我。再讨厌也没用。”


数学 ...

*我为什么要写这雷人玩意。。。

*以及 我流学科肯定和各位想象中的不一样 ooc啥的很难把控呀。。。

*其实蕴含了学生党的苦逼心理。。。

*如果我觉得写的顺手的话七大科都会出场 说不定体育会随机掉落?

*这玩意加啥tag好。。。

语文 的场合

“讨厌我吗?”他轻轻皱起眉头,推了推有点滑落的眼镜。

看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你的目光,他突然露出了笑容。

“可是,”他一把把你抱起来,“即使讨厌我,也会见到我一辈子啊。”

不管你的惊慌,他用带着笑意的眼神直直的盯着你,挑了挑眉毛。

“因为,你一辈子可都甩不开我。再讨厌也没用。”


数学 的场合

“不喜欢我吗!!!?怎么会呢!昨天不还好好的……”他看起来特别震惊。

“我不会刁难你的真的不会真的不会”他拼命冲你摇着头,想要抱上来,却又不敢,“肯定好好对你啊啊啊啊啊!”

你有点想笑,又怕被他看见,只好转过头去。他可没关注到这些细节,一下子慌的更厉害了:“别不理我啊!我以后帮你讲题!帮你做作业!帮你……哎呀,干啥都行!反正不要走!不要走啊啊啊啊啊!”


英语 的场合

“……”他没说话。只是普通的眨了眨眼睛。

“seriou…认真地吗?”本来想说母语的他突然改口了。随着简短的几个字的,是长达几分钟的沉默。

“我知道了。”

他走的很慢,却还是一言不发的离开了,留下了无助的你。

“开玩笑也要有个度啊,”前方的他突然停下脚步,用一种轻松的语气说着,顺带着转过身来,冲你张开了手,“要抱一下吗?


嗯。。。被雷到的同志们,私密马赛!

[土下座]


sodium hydroxide
进行一个数拟的摸鱼 —————...

进行一个数拟的摸鱼

————————————

聊点设定

事实上,指数才是对数的妹妹。但是大家从小告诉指数,在她面对着的镜子里面有个幽灵,一定,一定不能靠近。

但是那个跨在阶级之上司掌大半超越数的神确实成为了她的镜子,那些原因说来话长。

话说,连对数自己都觉得,她好像太自恋了。

进行一个数拟的摸鱼

————————————

聊点设定

事实上,指数才是对数的妹妹。但是大家从小告诉指数,在她面对着的镜子里面有个幽灵,一定,一定不能靠近。

但是那个跨在阶级之上司掌大半超越数的神确实成为了她的镜子,那些原因说来话长。

话说,连对数自己都觉得,她好像太自恋了。

正弦sinα
是矢量姐姐 我宣布机械臂是我的...

是矢量姐姐

我宣布机械臂是我的新xp

是矢量姐姐

我宣布机械臂是我的新xp

chlorithium
《小心双马尾女人》 是新设Fu...

《小心双马尾女人》

是新设Fuli 和二次函数

Fuli的双马尾平时都是飘起来的

就这些,细节之后再补充

《小心双马尾女人》

是新设Fuli 和二次函数

Fuli的双马尾平时都是飘起来的

就这些,细节之后再补充

中山韵子

是社er团稿,拿出来丢个人(

禾萝特莱,我家抛物线

p1P图后,p2原图(什么,听说我滤镜不会画画?(???)

最近正学抛物线于是画之(?)

(顺便共创合集怎么搞啊可恶,想和小号共享数学组合集,淦(?)

是社er团稿,拿出来丢个人(

禾萝特莱,我家抛物线

p1P图后,p2原图(什么,听说我滤镜不会画画?(???)

最近正学抛物线于是画之(?)

(顺便共创合集怎么搞啊可恶,想和小号共享数学组合集,淦(?)

中山韵子
数学王国函数国度的禾萝特莱(抛...

数学王国函数国度的禾萝特莱(抛物线)

一张政治课的摸鱼

(气抖冷,我又不选政治,还不让我摸个鱼了(?)

什么?重建组tag没了?哦,禾萝特莱是数学组的,她没进重建组,没看我都为了她把合集题目改成数学组了嘛(?)

数学王国函数国度的禾萝特莱(抛物线)

一张政治课的摸鱼

(气抖冷,我又不选政治,还不让我摸个鱼了(?)

什么?重建组tag没了?哦,禾萝特莱是数学组的,她没进重建组,没看我都为了她把合集题目改成数学组了嘛(?)

chlorithium

今天也是多tag的一天

p1电流

p2是正弦函数sin^_^

p3是017

tip:在埃列蒙特城(即elemencity)中,用元素名叠词来称呼元素们是不礼貌的

tip:电流君不喜欢被喊作电流酱


今天也是多tag的一天

p1电流

p2是正弦函数sin^_^

p3是017

tip:在埃列蒙特城(即elemencity)中,用元素名叠词来称呼元素们是不礼貌的

tip:电流君不喜欢被喊作电流酱


正弦sinα
随机性、敏感性、分维性、普适性...

随机性、敏感性、分维性、普适性、标度律

“一切事物的原始状态,都是一堆看似毫不关联的碎片,但是这种混沌状态结束后,这些无机的碎片会有机地汇集成一个整体”

宇宙即是混沌

随机性、敏感性、分维性、普适性、标度律

“一切事物的原始状态,都是一堆看似毫不关联的碎片,但是这种混沌状态结束后,这些无机的碎片会有机地汇集成一个整体”

宇宙即是混沌

正弦sinα
请来一个关于y轴对称的二次函数...

请来一个关于y轴对称的二次函数

初 中 生 噩 梦

请来一个关于y轴对称的二次函数

初 中 生 噩 梦

五十川 朔夜
代数式中禁止使用除号。

代数式中禁止使用除号。

代数式中禁止使用除号。

桃翎三盏酿

快速摸了!!

问了川酱 她说她开先想的配色是亚麻色的 然后更了一个亚麻色的版本

快速摸了!!

问了川酱 她说她开先想的配色是亚麻色的 然后更了一个亚麻色的版本

难弟
——对面的男生用修长的手指推了...

——对面的男生用修长的手指推了推金丝框眼镜,眉头微蹙,低头不语。良久,目光渐渐抬起,复杂的眼神里读不出一丝信息。

面对他,你困意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低沉冷静的男声徐徐响起。


感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提供文案


——对面的男生用修长的手指推了推金丝框眼镜,眉头微蹙,低头不语。良久,目光渐渐抬起,复杂的眼神里读不出一丝信息。

面对他,你困意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低沉冷静的男声徐徐响起。




感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提供文案





chlorithium
(占tag歉) 欢迎大家点自家...

(占tag歉)

欢迎大家点自家oc,初三选手可能会一直咕咕咕

二编:话说有没有化拟QQ群我想加(

三编:不只是元素,其他的拟人oc也可以><

(占tag歉)

欢迎大家点自家oc,初三选手可能会一直咕咕咕

二编:话说有没有化拟QQ群我想加(

三编:不只是元素,其他的拟人oc也可以><

Glade

我x数学

无脑产物,被数学搞疯了


晚风习习,带着点秋天的凉。


霓虹灯交替闪烁,我不由得眯了眯眼。


腰细腿长的男人逆着光走来,我看看手上的腕表。


正正好六点,不多不少。秒针与时针分针重合,清脆一响。


“来得真够准的啊你,数学。”


“当然,小姐。”他抬手扶扶镜框。眼里是无边的冷。


“喏,语文的骨灰。真是的,临死还文绉绉的。”


“生物我也给你绑来了,对面大厦的地下三层,钥匙,接好。”他抬手丟来一把钥匙。


我没接。


缓缓踱步到他面前,从袖口里抖出一把手枪,打开保险。


一点一点,从腰胯,顺着人鱼线,指上了他的心口。


“杀——了——你—...

无脑产物,被数学搞疯了




晚风习习,带着点秋天的凉。


霓虹灯交替闪烁,我不由得眯了眯眼。


腰细腿长的男人逆着光走来,我看看手上的腕表。


正正好六点,不多不少。秒针与时针分针重合,清脆一响。


“来得真够准的啊你,数学。”


“当然,小姐。”他抬手扶扶镜框。眼里是无边的冷。


“喏,语文的骨灰。真是的,临死还文绉绉的。”


“生物我也给你绑来了,对面大厦的地下三层,钥匙,接好。”他抬手丟来一把钥匙。


我没接。


缓缓踱步到他面前,从袖口里抖出一把手枪,打开保险。


一点一点,从腰胯,顺着人鱼线,指上了他的心口。


“杀——了——你——”


bang。


他倒在了霓虹灯下。


——————————————————

然后就是一路小跑去接生物带生物回家贴贴!!!!!

嘿嘿,没有逻辑,唯一的逻辑就是干翻数学!



不快乐碘单质
对勾函数 彩蛋很无聊()不建议...

对勾函数

彩蛋很无聊()不建议浪费

对勾函数

彩蛋很无聊()不建议浪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