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数杆

1536浏览    19参与
踏尘归同

【细菌军团】无言

“小绿出书了!”

“那有什么奇怪的,他不本来就是写手嘛——肯定又是什么酸了吧唧的迷惑性文字吧?”

“不不不,他这回改风格了,写的是通俗易懂的小说!”


小绿,k市“著名”写手,以迷离怪诞的文风和冷嘲热讽的内容被人们熟知,当然,他也是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资——“这个小绿也只会这样了”云云——谁让k市只是个过去才有因“黑帮”掀起的大风大浪而现在只是个和平的城市呢?

这一回小绿改变了风格,以k市过去特有的黑帮——斧头帮为线索,创作了一本至少让人能看得懂的小说。一时间“细菌军团”火遍整个K市,到处都能听到谈论他们的声音。许多读者纷纷感慨:小绿换风格了,爷青结;更有甚者拿这事来教育子女:连小绿都不...

“小绿出书了!”

“那有什么奇怪的,他不本来就是写手嘛——肯定又是什么酸了吧唧的迷惑性文字吧?”

“不不不,他这回改风格了,写的是通俗易懂的小说!”


小绿,k市“著名”写手,以迷离怪诞的文风和冷嘲热讽的内容被人们熟知,当然,他也是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资——“这个小绿也只会这样了”云云——谁让k市只是个过去才有因“黑帮”掀起的大风大浪而现在只是个和平的城市呢?

这一回小绿改变了风格,以k市过去特有的黑帮——斧头帮为线索,创作了一本至少让人能看得懂的小说。一时间“细菌军团”火遍整个K市,到处都能听到谈论他们的声音。许多读者纷纷感慨:小绿换风格了,爷青结;更有甚者拿这事来教育子女:连小绿都不展现阴暗悲伤了,你就不能阳光?连小绿都能改变,你就不能变好?

当然,尽管他改变了风格,也并不会阻止他小说里出现一些很“小绿”的语句——大家当然不会在意,多数人选择直接略过——小说嘛,看着乐呵的东西,干嘛要在让人看了不愉快的语句上停留呢?

作为故事的线索、目前早被肃清整顿过的斧头帮,自然是大大风光了一把,吸引一批年轻人的加入——毕竟自从斧头帮被政府那帮人收理了之后,也算半个“公务员单位”了——这波热度蹭起来没什么坏处不是吗?


小绿倒没有再趁机推出同系列作品。

他停笔了。

不论是过去的“迷惑文字”还是现在的“大众文学”,他都没再写。


“那么小绿先生,您为什么突然想写这么一部小说呢?”

一次采访中,记者这样问道。

“我觉得有必要记录下这些故事。”

小绿面无表情地看着记者。对方有些尴尬地“哈哈”两声,继续开口。

“为什么有必要呢?是为了给谁看吗?”

“有必要就是有必要。谁看得懂就是给谁看。”

小绿诡异地扯了扯嘴角,紧盯着镜头继续说下去。

“懂得都懂。”

——据说记者在采访完后骂骂咧咧地走了。

与此同时,小绿又引起了一波讨论“到底是给谁看的”的热潮。

到底是给谁看的?到底是谁能看懂?大人?小孩?官员?平民?还是斧头帮?人们第一次开始“认真研读”这部小说,每天在平台上发表自己的观点——虽然是怀着蹭热度的目的。


直到几个月后人们逐渐将注意力转移时,一篇名为《小绿收手吧》的文章突然出现在社交平台上。正当人们以为这只是一篇迟来的蹭热度——也蹭不着了吧——的文章并准备屏蔽时,小绿居然回复了:多管闲事,你又不是大王。

这下子人群轰动了。

尽管这看起来很平常,但毕竟小绿本人居然回复了——唯一一次!而且这回复跟小说里杆数二人的对话如此一致……

他是谁?他看得懂?小绿是为他写的?

人群中掺杂着怀疑是小绿开小号防止过气的声音,但更多人去关注那个写这篇文章的人。

很快有人扒出来他是斧头帮前中枢人员,疑似是小说中“变形杆菌”的原型?那么……其他人的原型呢?

不久人们发现当年的斧头帮确实存在“细菌军团”,当年也确实发生过小绿所写的故事——什么,这不是小说,这是史书?

政府很快出手了。小说被下架,斧头帮被再次肃清—造散新加入成员,抓捕一些老成员。小绿本人也被多次请去“喝茶”,而后又被请进了监狱。

“看吧,这就是你们的政府。”

小绿淡漠地开口,之后又陷入沉默。

冷血、虚伪,自欺欺人。他们终于看到了。


太多的人发出了质疑,政府再不做点什么,便会彻底丧失民心。

之前看似无用的文字,却以闪耀的火花和暗涌的水流,震摄着贫乏空洞的人们。

小绿究竟想说什么?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更多的真相被挖掘,政府的威信摇摇欲坠。

——K市的和平来源于斧头帮老一代人的努力,打着黑恶势力旗号做着现在看来是“正义事业”的他们,却在“发挥完价值”后被肃清,代表人物仅剩下化名“小绿”的数码病毒和之前发表文章的变形杆菌。

那么小绿是想振兴斧头帮?

一部分人开始先骂小绿的私心——为了自己要破坏K市的和平吗?黑帮本方不是什么正能量,而小绿居然想让它成为主流吗?


“他疯了,别为难他,也为难自己了。”

一身正装的小黄或者叫他变形杆菌走进了政务大厅,“送他进医院治疗吧。”

“连你都这么说,那这一切必定是场误会了。”办公桌前的人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微笑起来,“放心,会给他找个好的。”

“那个“编造事实的人”也抓起来吧,闹出了这么大的事。”小黄走到门口想了想突然回头补充一句,”你们的工作做得不行啊。”

“放心吧。”

这可是我们最擅长的了。


“先前引起讨论的是他,现在要让这件事过去的也是他,他到底在干什么?”

“想红呗,这种事见怪不怪了。”

“那之前扒出来的那些也都是人编的?”

“害,谁不会编啊。”

……

都该结束了吧?


“大王当年的理想是什么你忘了吗!?”

“现在他们已经统一了K市,比大王当初做得好多了。”

“我呸!大王是想让所有人都好好活着!可是你看看,他们把斧头帮搞成什么样了!根本就是他们用来掩饰真面目的挡箭…”

“可你还活着。活得好好的。”

转而对身边的护士笑了笑道。

“请加大药量吧,他好像状态更不好了。”

“好的。”

“变形杆菌!你个叛徒!你会……”未等他喊完,镇静剂便注射入了身体。


“变形杆菌你大爷的——!”

猛地睁眼,发现四个孩子围在自己床边。

“小绿你干嘛骂我呀?”

其中一个孩子嘟着嘴,好像在生气。

“小孩子?变形杆菌?”

“小绿你睡糊涂了吧?”

自称是“细菌大王”的小孩子为他解释了现状。

……

——原来如此,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在做梦,而他确实也“为他的病友”——他是这精神病院的患者之———写了部小说,想象他们经历许多故事。

那本小说和梦里的一模一样。

“小绿,我们去玩吧!”

“好。”


仅一墙之隔,几个人围坐于桌前,

“他可终于消停了。”

“这次可是花费了大力气。”

“希望以后别再出现这种事了,为了K市的和平。”

“为了和平。”

“对,为了和平。”


待众人离开,黄发的男人透过窗户看向玩闹的五人。

“这下,你也好好活着了。”


<完

内蒙奶砖

嗯我交党费来晚了,集美们请骂我。


画糙字丑请见谅。

嗯我交党费来晚了,集美们请骂我。


画糙字丑请见谅。

内蒙奶砖

来了集美们,我来周更了(不)。


我用惨痛的经历告诉你们,画画一定要先打草稿千万甭直接画!


画糙且丑请见谅。


来了集美们,我来周更了(不)。


我用惨痛的经历告诉你们,画画一定要先打草稿千万甭直接画!


画糙且丑请见谅。


内蒙奶砖

是细菌三人组和喜喵,偶尔变个画风来点儿正经东西。


画糙字丑请见谅。

是细菌三人组和喜喵,偶尔变个画风来点儿正经东西。


画糙字丑请见谅。

内蒙奶砖

对,还是我,沙DIAO玩意又来了。


希望发得出去,孩子让屏傻了。


喜哥出没注意,ooc严重注意,画糙字丑请见谅,希望同好们和孩子唠唠嗑。

对,还是我,沙DIAO玩意又来了。


希望发得出去,孩子让屏傻了。


喜哥出没注意,ooc严重注意,画糙字丑请见谅,希望同好们和孩子唠唠嗑。

内蒙奶砖

是智障东西,俺就会搞智障东西。


画糙字丑请见谅。

是智障东西,俺就会搞智障东西。


画糙字丑请见谅。

Redemption
我……算了我还是什么都不说比较...

我……算了我还是什么都不说比较好

我……算了我还是什么都不说比较好

Redemption

【杆细/数杆】甜就完了

·双党天堂(准确来说是我的天堂:b

·顺序随意,真的没有更喜欢哪一个

·拟人化(这是我打英文的理由),现代par,小绿不是机械人

·两个不是同一个杆哥!

⒈被关“小房间”

「数杆」

“不*出……”Digital virus还没说完就被按在地上,“废话这么多干嘛,直接来不就行了?”

当事人表示:很爽,谢谢。

「杆细」

“……”Bacteria·感觉全世界和我开了个玩笑·King沉默了。

“我可以变把钥匙试试。”Proteus认认真真地看着锁孔。

但是推不开。

“那就来嘛。”Bacteria...

·双党天堂(准确来说是我的天堂:b

·顺序随意,真的没有更喜欢哪一个

·拟人化(这是我打英文的理由),现代par,小绿不是机械人

·两个不是同一个杆哥!

⒈被关“小房间”

「数杆」

“不*出……”Digital virus还没说完就被按在地上,“废话这么多干嘛,直接来不就行了?”

当事人表示:很爽,谢谢。

「杆细」

“……”Bacteria·感觉全世界和我开了个玩笑·King沉默了。

“我可以变把钥匙试试。”Proteus认认真真地看着锁孔。

但是推不开。

“那就来嘛。”Bacteria King直接放弃抵抗。

“哦……好。”

其实,门是拉开的。

⒉我像是要你接的样子吗?!

「杆细」

“你真的在过山车那边?”

“嗯。”Proteus饶有兴趣地站在少年后面,回答道。

“没动过?”

“没有。”

“……我找不到。”

“要我接吗?”

“……”

Proteus站在少年后面,虽然看不到正面,但他已经清楚地知道少年的脸已经红透了。

Proteus偷笑两声,“King,我在你后面。”

「数杆」

“真的不用我接?”

“不要。”

“真的不要?”Digital virus意味不明地打开扬声器。

“小哥哥小哥哥你叫什么?”

“介不介意加个微信?”

然后关掉扬声器,“要不要我接?”

“马上,滚过来接我。”

⒊我就是觉得人家声音好听

「数杆」(孙萌主配的伞是真的好听// //)

前两天Proteus打游戏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声音特别好听的声优。

“游戏这么好玩?”Digital virus看着少年手机里又是第五人格又是食物语的,好巧地问道。

Proteus含着糖,打了几个字。

“喜欢,声优,孙晔。”

“?什么?”Digital virus舔去少年嘴角黏黏的糖。

事实只是喜欢声优而已。

问题是你房间里的手办和抱枕是?

“我今天带你听更好听的?”Digital virus眉一挑,将少年压在沙发上。

“……换个地。”

「杆细」

“在看动画?”Proteus琢磨着自家对象手机的游戏和动画。“玉麟香……cv好像是边江哎……”

望着自家对象亮晶晶的眼睛,“喜欢是吗?”

是的了没错。Proteus扶额,“别玩太久——你的cos服应该到了,我去拿。”

“你怎么知道?”

“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说辞吗?”Proteus轻笑一声,“'我只是喜欢声优哦'。”

Bacteria King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谢谢Proteus。”

阿羲(´∀`)ノε○

【数杆数】关于巧克力那些事

“喂,臭铁皮” 

变形杆菌朝着数码病毒走过来,手里晃悠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你看看,大王给我的哦”

数码病毒一听到“大王”这个字眼,立马跑过去,看到变形杆菌手里拿的是巧克力,有些生气

“为什么大王会给你巧克力啊!还是爱心形状的包装!”


变形杆菌坏笑了一下,晃了晃手里的巧克力

“怎么着?大王就是宠我,你想吃吧?不给!”说完就把巧克力往自己嘴里塞

数码病毒没有说话,只是压低了帽檐,缓缓走向了变形杆菌,踮起脚尖【?】亲了上去

此时小黄内心是懵逼的

“?!”

变形杆菌反应过来,推开了数码病毒,还拉出了一点银丝,变形杆菌擦了擦嘴,脸红彤彤的

“数码病毒你干什么!...

“喂,臭铁皮” 

变形杆菌朝着数码病毒走过来,手里晃悠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你看看,大王给我的哦”

数码病毒一听到“大王”这个字眼,立马跑过去,看到变形杆菌手里拿的是巧克力,有些生气

“为什么大王会给你巧克力啊!还是爱心形状的包装!”


变形杆菌坏笑了一下,晃了晃手里的巧克力

“怎么着?大王就是宠我,你想吃吧?不给!”说完就把巧克力往自己嘴里塞

数码病毒没有说话,只是压低了帽檐,缓缓走向了变形杆菌,踮起脚尖【?】亲了上去

此时小黄内心是懵逼的

“?!”

变形杆菌反应过来,推开了数码病毒,还拉出了一点银丝,变形杆菌擦了擦嘴,脸红彤彤的

“数码病毒你干什么!”

“啊,我只是想尝尝巧克力的味道,不过……”

数码病毒笑了一下

“你的味道,比巧克力还甜”

“你……你……”

变形杆菌语无伦次,【作:小黄肯定害羞了~】

“对了,我还要去找懒羊羊研究美食呢,等会见”

变形杆菌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脑子一热,拉住数码病毒的手“我让你走了吗?”

然后拉灯~自行脑补~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写了啥


瓜皮卿

【杆数杆】突然被死对头表白了怎么办?

注意事项:本文cp:杆数杆,微量沸懒美蘑,冰细友情爱情都可凭你们自己品

现代pa,全园成人,双向暗恋,冰妹腐女,文笔差,有ooc,请谨慎观看

如果这些都没问题的话就往下看吧~


众所周知,变形杆菌喜欢数码病毒,而数码病毒也喜欢变形杆菌

不巧的是,两个人都是死傲娇,而且,他们是全公寓家喻户晓的死对头

最不巧的是,他们谁都没发现对方喜欢自己,还一致地认为对方喜欢细菌军团の团宠——细菌大王

于是他们整天当众吵(da)闹(qing)打(ma)架(qiao),却迟迟不表白,让腐女腐男们急的不能再急。

终于,被塞狗粮最多的细菌大王忍不下去了。


仍然是平常的一天...

注意事项:本文cp:杆数杆,微量沸懒美蘑,冰细友情爱情都可凭你们自己品

现代pa,全园成人,双向暗恋,冰妹腐女,文笔差,有ooc,请谨慎观看

如果这些都没问题的话就往下看吧~

 

众所周知,变形杆菌喜欢数码病毒,而数码病毒也喜欢变形杆菌

不巧的是,两个人都是死傲娇,而且,他们是全公寓家喻户晓的死对头

最不巧的是,他们谁都没发现对方喜欢自己,还一致地认为对方喜欢细菌军团の团宠——细菌大王

于是他们整天当众吵(da)闹(qing)打(ma)架(qiao),却迟迟不表白,让腐女腐男们急的不能再急。

终于,被塞狗粮最多的细菌大王忍不下去了。

 

仍然是平常的一天,数码病毒和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美食节目,变形杆菌则是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

少见的没有发生任何争端,很好。

至于细菌大王,他正在和隔壁冰冰羊在自己房间里干些什么,用脚指头猜就知道肯定是在交流什么八卦,大王对隔壁美羊羊和这间套房里唯一的女生蘑菇菌之间的美好友情最感兴趣了

“哇这个看起来好好吃啊——”数码病毒一如既往地对着美食流口水。

“唉小绿,小黄好像找你有事啊。”细菌大王坐下戳戳数码病毒。

“?他该不会想起来昨天我向他借了5块钱去买冰棍了吧?!”数码病毒皱眉起身前往变形杆菌的房间走去

打开门,青年随意地躺在床上看着书,往日扎起的金发被散了下来,本来在专心看书被开门声打扰到便抬眸望向门口站立的死对头

“小绿?别告诉我你又来找事了。”

根本不像是找自己有事的样子。

刚想转身离开却被某人一脚踹了进去,随即门被重重关上

“???大王?”

想把门打开却发现门从外面锁上了

“要想出来的话,就必须对小黄说出你想说的话哦~”

“不然别想让本大王给你开门!”

 

细菌大王和腐女头子冰冰羊击掌

“小不点本大王找你果然没错!这两个家伙真是急死人了!”细菌大王很是激动

“对啊,隔壁沸懒不需要助攻也快修成正果了。”

“不过这个方法是不是有些老套啊?”

“管他那么多,有用就行。对了小不点没想到你也是个腐男啊!”冰冰羊拍上细菌大王肩头

细菌大王炸毛了:“???谁是腐男了?!本大王只是看不下去了而已......还有不许叫本大王小不点!!”

“好的小不点,是的小不点,没问题小不点。还有其实美蘑之间不是单纯的友谊哦

~”冰冰羊调皮一笑

“什么?!!”

 

多次试图撞门强行打开未果后,数码病毒瘫在墙上

“哎哎哎别瘫我墙上了!!!”

变形杆菌有些不耐烦了,合上书坐起来

“小绿你到底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啊”

“就是......就是......”数码病毒脸红了

 

他明白自己喜欢对方。

是从什么开始的呢?他也忘了。

也许是被大王介绍给对方时抬头看到变形杆菌看上去像极了吃了柠檬的那一瞬间?

或者是第一次合作的出乎意料的成功?

但是他不能说出来,因为对方很明显心里有人了

对,就是团宠室友细菌大王。

他一定是把自己当情敌了,要不然怎么总是故意针对他呢?

他承认自己很喜欢大王,但这也不是那种喜欢啊。

如果说出来的话,说不定连死对头都做不了了,这样他就永远不能和变形杆菌斗嘴了。没有死对头斗嘴打闹的日子会很寂寞的。

 

“喂不就一句话吗,这有什么好害羞的。跟个小女生似的。”

“?!!你才像女生好吗?你看你的头发有多长了?!”

“大王的头发也比一般男生长啊”

 

细菌大王死鱼眼瘫在沙发上看着手机

“得,又吵起来了。你确定这个办法行得通吗?”

“肯定行得通的,这个方法百试百灵,你就不用担心啦~”冰冰羊很顺手的撸了一把细菌大王的毛

“本大王尊贵的头发岂是你能碰的......”不过细菌大王并没有拍开冰冰羊的手


“数码病毒我受够你了!”
“变形杆菌我也受够你了,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啊!!!!!”

“什么?”

 

这是空气中的声音:

我喜欢你啊

喜欢你啊

欢你啊

你啊

 

“你、你说什么?”变形杆菌愣住了后马上脸红

“我喜欢你......”

数码病毒喜欢自己?!他不是喜欢大王的吗?!

 

很久以前,当细菌大王把数码病毒介绍给他时,当时还是二五仔的他便因为抢了第二名不方便自己上位敌视数码病毒,处处针对他,后来自然成为了死对头

而且他还看出数码病毒喜欢细菌大王,谁会无缘无故对别人这么好啊(大王:社会主义兄弟情懂不懂?)

可万万没想到数码病毒喜欢的人竟然是他

他不是喜欢细菌大王的吗?他们不是死对头吗?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变形杆菌回忆到自己和数码病毒的种种经历,发现自己有时候也会依赖着对方,在分别较久后会想念和他拌嘴的日常,看到美食首先会想到小绿会不会喜欢......

没错,自己就是喜欢他了!

 

变形杆菌稍微踮起脚,两唇触碰到了一起

数码病毒一愣,随即加深了这个吻

 

“?怎么没声了?”来自已经吃完两包薯片的细菌大王

“应该是亲上了。我们成功了”

 

......

“?凭什么你是攻?!怎么看都应该是我吧?”

“攻当然是我,我的绝对比你大。”

......

“你们别吵了!小绿你看你比较高要不就你了?”细菌大王破门而入

“?怎么能按身高来,这不公平”

“本大王说的就是对的听本大王的!!”

“行行行......”

“等等,门开了唉”

“???你们还是继续吧”

门再次关上

 

从此,成功表白的这对死对头性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至于攻受?本文其实是无差哒~


念

【杆细/数杆】喜欢

·杆哥在下不接受反驳!(杆吹念)

·cp为数杆,杆细(emm……数杆是单暗恋,杆哥不知道,杆细是双暗恋)

·我寻思着all杆又不是不行(虽然我一直觉得杆哥很攻)

悲壮等死


㈠(杆哥的第一人称叙述)

我是变形杆菌。

我有一个,很好的,大王。

我在想,为什么我会一次次原谅他。

或许是因为他是我的大王,或者,我喜欢他。

不是那种兄弟之间,反而像,男女之间的那种。

可能是我自作多情,毕竟大王有自己喜欢的人了。

“喂,干嘛呢?”这家伙叫数码病毒,很烦。

“没什么。”我挥了挥手,拿起旁边的杯子。

“根据数据分析,你大概...

·杆哥在下不接受反驳!(杆吹念)

·cp为数杆,杆细(emm……数杆是单暗恋,杆哥不知道,杆细是双暗恋)

·我寻思着all杆又不是不行(虽然我一直觉得杆哥很攻)

悲壮等死






㈠(杆哥的第一人称叙述)

我是变形杆菌。

我有一个,很好的,大王。

我在想,为什么我会一次次原谅他。

或许是因为他是我的大王,或者,我喜欢他。

不是那种兄弟之间,反而像,男女之间的那种。

可能是我自作多情,毕竟大王有自己喜欢的人了。

“喂,干嘛呢?”这家伙叫数码病毒,很烦。

“没什么。”我挥了挥手,拿起旁边的杯子。

“根据数据分析,你大概在思春。”

“噗……”我愣了一下,本来想吐他身上,然后想起来是机械人,默默地吐回杯子里。

“你别这样盯着我,怎么,想喝水吗?”我戏谑地把我刚刚喝过的水(水里还有口水)递过去。“好啊。”

“……你是不是被病毒入侵了。”你可以想象一个机械人喝水会发生什么。

他似乎意识到什么,“抱歉。”

“没事。”我摇了摇头。

他今天很奇怪。

“小黄小黄!”那人笑盈盈的,手藏在身后,似乎藏着什么东西。

“怎么了大王?”

“薯片吃不吃?”少年笑盈盈地拿出一袋薯片。

???我最喜欢的口味?!“吃!”我疯狂点头。

“可是我有条件吖。”少年张开双臂,“抱。”

抱?大王,让我抱他?!

“不抱吗?”他头一歪,有点委屈。

“抱抱抱!”我赶紧抱住他。

大王不抗拒我,挺好的。

㈡(第三人称)

“电脑?”变形杆菌含着薯片,含糊不清地说,“估计是小绿的吧?”

“打开看看?”细菌大王按下开机键。

“有密码?”细菌大王眉头一皱。“会不会是小绿的生日。”事实证明不是。

“那是小紫的生日?”也不是。

“哎,小黄,会不会是你的?”“我的?”变形杆菌愣了愣,“不可能吧?”

“可是,我打开了……”细菌大王幽幽地说,“用你的生日作密码。”

“……大王,你信我。”“我什么都没说啊。还有,你怎么这么在意我的想法?”“……大王。”

“噗……我开玩笑啦。”细菌大王随意地看了看,“没什么有趣,关了吧。”

其实桌面正中央,是一个文件,名称是“Proteus”,细菌大王很好奇。

“小绿,Proteus是什么意思啊?”数码病毒愣了一下,答道:“数据显示,Proteus是变形杆菌的意思,就是小黄的英文称呼。”

其实“数据显示”只是借口而已,Proteus,他不用查,便已经记得清清楚楚了。

什么时候喜欢他的,数码病毒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有天看他的时候,似乎有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只不过自己是机械人,没有感觉得到而已。

后来这种感觉越来越强。那人在发梢中半眯着的眼睛,带着柠檬味的(我知道是bug但是可以数据分析QwQ)头发,淡黄色的外套总是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几乎每一个细节都记下来了。

数码病毒不明白这算不算喜欢,但是就是很想看到他。

其实那杯水他没想喝,只不过看到那人一系列动作,莫名就想尝尝。(喝在他嘴里过的水=间接接吻)

如果数码病毒有情感,他几乎可以想象那人在自己身下cheng huan时泪眼朦胧的样子。(我什么都没干我什么都没干)

“国王游戏?人是不是太少了?”

“所以我把暖羊羊他们叫来了。”变形杆菌漫不经心地说。(我寻思着杆哥又不是没有后宫QwQ

回答的是一片寂静。

“熟悉的剧情,熟悉的套路。”蘑菇菌默默地放下手里的牌,“我想想哈……想看5号抱9号,”接着强调了一句,“公主抱30秒。”

嗯?变形杆菌愣了一下,“我是9号。”然后蘑菇菌感到有点方,虽然不是她抱,但是凭变形杆菌的身高,即使再瘦,也只有暖羊羊和数码病毒抱得了了。

“所以5号是?”“我。”数码病毒头稍稍一歪,“那来嘛。”变形杆菌站起来,刚准备拉一下外套便感觉脚下一轻,然后就对上数码病毒的视线,“哎?吓到我了。”少年一手搭在数码病毒机械的脖子上,另一只手去拉皱着的衣角,乖乖巧巧地被抱着。

“……那个,行了。”估摸着都得有一分钟了,蘑菇菌弱弱地说道。

“嗯。”数码病毒将变形杆菌的腿缓缓放直,直到人站稳了,另一只才放开少年的腰。

好细……数码病毒内心感叹道。

变形杆菌跟没事人一样,回到原来的位置盘腿坐好。

“所以我来?”细菌大王的目光不经意看到自己的另一张牌,眼皮忽然一跳,说道,“那就6号对3号说一句心里话吧。”

“……不是你们是不是和我过不去。”连续几轮被点名的变形杆菌表示很绝望。

“那3号呢?”见始终没有下一个人站出来,细菌大王默默地翻开自己的牌子。哦豁,是我。

“我是。”细菌大王尴尬地说道。

“让我想想……”变形杆菌想着,耳根忽然开始发烫。

“唔……大王,我,我喜欢你。”

细菌大王呆住了。感情我自己挖了个坑然后自己不仅栽了进去顺带收获一个男友了呗?!

皆大欢喜。可喜可贺,早生贵子。

也许有些事,藏在心里更好。

几年后当数码病毒看到记忆中那个金发少年温柔的笑时,那个少年被自己抱在怀里的时候,似乎拥有了全世界。

—END—

hg
互怼组日常。 画画太难了我没了...

互怼组日常。

画画太难了我没了()

互怼组日常。

画画太难了我没了()

hg
一个印象深刻的片段。 因为没有...

一个印象深刻的片段。

因为没有b站大会员所以不能重温那个片段,可能会导致误差,但我就是因为这个片段才觉得他俩有cp相的啊!!!!那种看上去矛盾重重但在关键时刻却团结一致的那种!!!这就是所谓情敌间的相处模式了吧!!!

一个印象深刻的片段。

因为没有b站大会员所以不能重温那个片段,可能会导致误差,但我就是因为这个片段才觉得他俩有cp相的啊!!!!那种看上去矛盾重重但在关键时刻却团结一致的那种!!!这就是所谓情敌间的相处模式了吧!!!

hg
只敢在这发了。 话说这对也太冷...

只敢在这发了。

话说这对也太冷了吧,暖暖。

只敢在这发了。

话说这对也太冷了吧,暖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