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整活向

1029浏览    564参与
老福特你这屏蔽不保熟啊

如你所愿

我和亲友三月,昨天晚上的白痴对话🤔

如你所愿

我和亲友三月,昨天晚上的白痴对话🤔

Karlen.电鱼⚡️🐟️

《精神病院状况目前一切正常》

《精神病院状况目前一切正常》

八云紫是老太jiluhuiyialkulihgqps

p1防雷 有女装!

p2是一个在试卷上整的活  是完全不像伪Cesar的伪Cesar女装fumo 

我求助一下各位网友 帮助我在暑假作业上整活 按照p3这个例子进行填空  然后后面有个画一个物体 用这种格式填空 我画的物体就是p2 然后我在想应该怎么填既可以整活又可以过老师的检查

p1防雷 有女装!

p2是一个在试卷上整的活  是完全不像伪Cesar的伪Cesar女装fumo 

我求助一下各位网友 帮助我在暑假作业上整活 按照p3这个例子进行填空  然后后面有个画一个物体 用这种格式填空 我画的物体就是p2 然后我在想应该怎么填既可以整活又可以过老师的检查

胡萝卜炒菜椒🧀️hot♨️

可以拿去做表情包,也可以做一些恶搞💮️要用的话别忘了吱一声💝️

可以拿去做表情包,也可以做一些恶搞💮️要用的话别忘了吱一声💝️

桃山惠理

论当代高中生为了不写作业什么干不出来

我不是闲的慌,其实我很忙,但我就是不想写作业

我都佩服我自己

不要轻易尝试,因为真的很费时间

论当代高中生为了不写作业什么干不出来

我不是闲的慌,其实我很忙,但我就是不想写作业

我都佩服我自己

不要轻易尝试,因为真的很费时间

Mercury丘

何了了在干嘛🧐

*温馨提示 看完感到被创是正常的🥺饶了我了推不要揍我

何了了在干嘛🧐

*温馨提示 看完感到被创是正常的🥺饶了我了推不要揍我

我是魈的狗
很早之前看到的一张图,后来突然...

很早之前看到的一张图,后来突然想起来但是找不到了,凭借记忆画了个大概,有谁知道原图在哪吗?

很早之前看到的一张图,后来突然想起来但是找不到了,凭借记忆画了个大概,有谁知道原图在哪吗?

麟染

锤子教宣传语(整活jpg.)

来加入我大锤子教罢 我们的基础理论是唯物的 但在唯物的基础之上 融入神秘学元素 我们所研究的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科学驱鬼 以当下的经济基础来发展驱鬼理论 产生符合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 加入我(们)为我国的科学驱鬼理论和技术而共同努力!

说到我们的物理驱鬼理论 早在19世纪 机械之心教派的前辈们便用术法加持的武器对神秘进行火力压制 在他们枪林弹雨的倾泻之下 没有任何邪魔凶煞可以逃出生天 且事后无需净化

同样我国也有走在物理驱鬼前沿的强大先辈——“陈大锤”陈歌先生 他......

来加入我大锤子教罢 我们的基础理论是唯物的 但在唯物的基础之上 融入神秘学元素 我们所研究的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科学驱鬼 以当下的经济基础来发展驱鬼理论 产生符合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 加入我(们)为我国的科学驱鬼理论和技术而共同努力!

说到我们的物理驱鬼理论 早在19世纪 机械之心教派的前辈们便用术法加持的武器对神秘进行火力压制 在他们枪林弹雨的倾泻之下 没有任何邪魔凶煞可以逃出生天 且事后无需净化

同样我国也有走在物理驱鬼前沿的强大先辈——“陈大锤”陈歌先生 他以一柄碎颅锤(以及红衣老婆)著称于业界 是物理驱鬼的先锋 我教创立的灵感便偶然来自于他 他是我教的精神领袖 是我教信奉的祖师 故我教以其法器命名

另外同样在偶然遇鬼的惊险情况下 大部分能够维持理智的人都会先选择对鬼怪进行物理攻击 我教坚信这并非偶然 是人类的自我保护能力选择了物理攻击 物理驱鬼顺应人的天性而产生 是人类这一物种的自然选择 任何人类都能够物理驱鬼 你甚至只需要一根撬棍就可以永久性摆脱恶灵

我们的教派认为教徒应当有信仰自由 因此不论何时何地 不论您信仰何物 只要在危机时刻愿意向邪灵恶鬼抡起手中的撬棍 您就可以成为我们的一员 当然如果您精通马克思主义 我们将考虑使您担任我教的管理人员

加入我们 摆脱对于鬼怪的恐惧!实现人人都可以驱鬼的大同世界!


好几个弗吉尼亚

最佳选择(受视角)

我是一坨饺子馅,我叫纪玖,因为我是韭菜鸡蛋馅。

在整个饺子王国里,都偏爱味道淡一点的馅。我们这种重口味的根本没办法被上流饺子皮接纳,噢,惹人闲的白面饺子皮。

像往常一样,我去流水酒店上班——做保洁。因为前台,迎宾必须用清淡饺子馅,我们这种气味的只能做保洁。再去楼上打扫卫生中,电梯里又进来了一张皮。

嘿,兄弟,没看见保洁已经上来了,你为什么还要再进来?因为这麻烦的该死的规定我还得给你让路,让出我等了半个小时的电梯。


我慢吞吞的拿东西,希望这个b能懂我意思,麻溜的赶紧滚下去,可是这b不但没说话还直勾勾地盯着我。oh,shit!


当我心灰意冷的准备下去时,他叫住了我。“别走。”这句......

我是一坨饺子馅,我叫纪玖,因为我是韭菜鸡蛋馅。

在整个饺子王国里,都偏爱味道淡一点的馅。我们这种重口味的根本没办法被上流饺子皮接纳,噢,惹人闲的白面饺子皮。

像往常一样,我去流水酒店上班——做保洁。因为前台,迎宾必须用清淡饺子馅,我们这种气味的只能做保洁。再去楼上打扫卫生中,电梯里又进来了一张皮。

嘿,兄弟,没看见保洁已经上来了,你为什么还要再进来?因为这麻烦的该死的规定我还得给你让路,让出我等了半个小时的电梯。


我慢吞吞的拿东西,希望这个b能懂我意思,麻溜的赶紧滚下去,可是这b不但没说话还直勾勾地盯着我。oh,shit!


当我心灰意冷的准备下去时,他叫住了我。“别走。”这句话好像天籁,我猛的转回了头,他是准备把电梯让给我吗?我礼貌性的出一个假笑,他却一步一步往我这边靠,不熟大哥,这么挤得地,你还往过挤,小心我把你熏跑。


我慢慢的散发出味道,希望他离我远点。他离我越来越近,啪的一下,抵住了墙:“你期待我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WTF?期待你你妈个大西瓜,你能不能离我远点,你个油腻男,wccccccccccc我不干净了,什么变态啊。我被猛的一吓,你不要过来啊,我不搞基,谢谢。最终是没见过这么刺激的现场版,我一下子被油到失语。


我缓缓低下了头,我怕我看见他忍不住yue出来,yue出来不光自己拖,还得陪着群心灵嘎嘎碎的老板精神抚慰费。


这男的可真yue,一看就是阅馅无数。一张因为包过太多次饺子而变大,变软的皮,还泛着各种饺子馅不会互溶的油光,因为包过太多次,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皮。

最多是个荞麦和玉米面混血,一代总有几个惊骇世俗的恋情。

噢,他的前饺子馅一定是个莲菜大肉的。最上面的油上还有渣渣。


就像一个大腹便便的油腻老男人,还秃头。


这个b并没有收到我的信号,反而越凑越近。他停在我旁边深吸一口气:“我想,我们会有个愉快的周末。”

天知道我多想给他一个大逼斗,他接下来的话让我刹住了车“我是白面饺子皮。”


哈,没见过这么刺激的事,别打了白色素真觉得自己是白面饺子皮。我到要看看这b能干嘛?


绝对不是上楼看见一群保镖怂了谢谢。


不得不说,白面饺子皮的活还不错。整个周末总体还不错,除了差点成为饺子那几次。吓死我了,我可不能和他变成饺子,跟他变成饺子,只能变成那种瘪瘪的,都立不住的饺子吧。


我吓得直接把他踹下案板,这个b又一脸邪笑的冲上来。救命大哥,你

好几个弗吉尼亚

最佳选择(攻视角)

我是一张饺子皮,拥有整个饺子帝国最

纯洁,最高贵的身份,因为我是白皮饺子。


在饺子皮的世界里有严格的分级,最顶级的是白面饺子皮,也就是我们白氏家族。接着往下是玉米面饺子皮,荞麦饺子皮,再往下最底层的就是什么菠菜饺子皮,胡萝卜饺子皮等等。


带颜色的饺子皮都是带色素的,都或多或少进行了一些加工。


我们对这种情况非常鄙夷,不和另一半结合相爱一起变成饺子,在沸水中染上对方的颜色。而是任由色素改变他的颜色,即使以后变成饺子,也透不出饺子馅的颜色,无法成为他们想爱的证明。


试想一下,一个绿色的饺子,你满心欢喜的以为是韭菜鸡蛋馅的时候,咬开发现是胡萝卜馅的,多么绝望啊!


由此......

我是一张饺子皮,拥有整个饺子帝国最

纯洁,最高贵的身份,因为我是白皮饺子。


在饺子皮的世界里有严格的分级,最顶级的是白面饺子皮,也就是我们白氏家族。接着往下是玉米面饺子皮,荞麦饺子皮,再往下最底层的就是什么菠菜饺子皮,胡萝卜饺子皮等等。


带颜色的饺子皮都是带色素的,都或多或少进行了一些加工。


我们对这种情况非常鄙夷,不和另一半结合相爱一起变成饺子,在沸水中染上对方的颜色。而是任由色素改变他的颜色,即使以后变成饺子,也透不出饺子馅的颜色,无法成为他们想爱的证明。


试想一下,一个绿色的饺子,你满心欢喜的以为是韭菜鸡蛋馅的时候,咬开发现是胡萝卜馅的,多么绝望啊!


由此色素饺子皮在饺子皮世界不太受欢迎,但是,年轻的饺子馅却深陷在色素饺子皮的温柔乡里。


由此,我是一张白面饺子皮,一个更受欢迎的公子哥儿。


我和许多饺子馅都有过一段感情经历,不过,对于我来说,应该算不上。我没有在这次关系里付出我的感情,仅仅付出了一些小代价。


莲菜大肉?鸡肉冬笋?三鲜?和我在一起的馅太多了。

直到,我遇见了他,我的爱人——韭菜鸡蛋。


噢,别瞎说。我发誓我真的对他一见钟情。


在狭窄的空间里,他因为紧张不断散发出一种独特的味道,绿色的外套,黄色的内搭,因为紧张的不知所措的表情。

oh,我的天哪,小东西可真辣。我直盯着他,他感觉到我在看他,微微一笑,落荒而逃。我怎么可能让他逃走?他笑起来可真诱人。


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刻不容缓。我逼近了他,把他困在自己臂弯:“你期待我吗?”

很明显他被我的魅力迷的晕头转向 ,不知西东。他慢慢底下了头,我微微一笑,伏在他耳边轻呵:“我们可以有个愉快的周末。相信我我可是白面饺子皮。”


事实证明,我果然超强的。这个周末很愉快,因为玩的太疯,好几次差点就变成了饺子,他慌张的和我分开,噗嗤,好可爱。


我们又相处了一段时间,我发现我真的很喜欢他,我决定了我要向他求婚,我想和他成为一个饺子!

但是,当我终于把这个消息告诉他时,他却拒绝了我。


“你认真的?”

“当然,我说过,从见到你开始,我就对你一见钟情了。每天见到你都很快乐,这种感觉就好像每一天我都获得了新生。”


他的表情逐渐严肃:“你要知道,可是我并不喜欢你。”

我缓慢眨了两下眼睛,发现我听不懂他说的话。

“问题是,我没有喜欢过你,只是因为你好玩。我是不会喜欢一个因为泛着油光的超大皮的。”

他走的很干

Karlen.电鱼⚡️🐟️

书接上回...哎WCNM不搞传送门了自己去看吧懒得弄了【???】

书接上回...哎WCNM不搞传送门了自己去看吧懒得弄了【???】

белый медведь

整活系列(白熊之洗发水

看前面的帅哥,清爽帅气。

(够清爽,够帅气)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帅哥的发型~清新有型

(炸光)

[图片]

[图片]

[图片]

(大背头,尖子头)

[图片]


飘逸精心隔离水

[图片]


有飘逸更自信(社牛。

[图片]


哈哈哈,纯属娱乐。

就是想吐槽一下白熊小时候的头发。

看前面的帅哥,清爽帅气。

(够清爽,够帅气)


帅哥的发型~清新有型

(炸光)

(大背头,尖子头)


飘逸精心隔离水



有飘逸更自信(社牛。





哈哈哈,纯属娱乐。

就是想吐槽一下白熊小时候的头发。

孤鸿寄雁

【卡贺/梦幻】伪·第五情报局

【卡贺/梦幻】伪·第五情报局


伪现实风第五情报局

卡梦北鼻+幻贺+回导+温柔の安酱

卡贺和微量回安以及浅提一嘴的冻7


老规矩,不上升正主,不升三,不舞脸

时间线错乱,私设有

ooc致歉嗷


————————————


    又到一期第五情报局,鉴于潇潇老师负伤住院只能由美女曼妮担任现场主持,鸭几锅锅外拍觅食记,兔兔和童话大爷永远加班而凉哈皮永不加班。于是主持情报局这个大任便愉快的交给了温柔的安酱。


    节目安排的主题是“双排”,安酱几乎没来得及思考,回忆这个...

【卡贺/梦幻】伪·第五情报局


伪现实风第五情报局

卡梦北鼻+幻贺+回导+温柔の安酱

卡贺和微量回安以及浅提一嘴的冻7


老规矩,不上升正主,不升三,不舞脸

时间线错乱,私设有

ooc致歉嗷


————————————



    又到一期第五情报局,鉴于潇潇老师负伤住院只能由美女曼妮担任现场主持,鸭几锅锅外拍觅食记,兔兔和童话大爷永远加班而凉哈皮永不加班。于是主持情报局这个大任便愉快的交给了温柔的安酱。


    节目安排的主题是“双排”,安酱几乎没来得及思考,回忆这个名字就已经脱口而出。而另一对,不出意外就是呼声最高且万众期待的梦幻了。


    不得不说第五婚介所情报局还是很有一套,三位选手同意上场前是不知道节目主题以及自己的搭档是谁。


    录制间里幻贺见到卡梦瞬间亮了眼神,原本想上前给卡梦打招呼,没想到卡梦已经先他一步。


    “贺老师幸会啊,多多指教。”


    “搞什么嘛,某些人就爱搞这个是吧。”


    可爱小虫不高兴,想着想着就委屈了起来。暂时忽略掉卡梦眼里的窃喜,小虫愤愤的控诉卡梦并且瞪了卡梦一眼。


    至于回忆,安酱是必不可能放人的。


    索性留给几人聊天的时间不多,随着导播和贺导的催促四人陆续就坐。安酱惯例坐主持人的单人沙发,左手边是回导,卡梦幻贺两人并排。


    “新鲜的赛事资讯、精彩的赛事分析、有趣的观众互动一网打尽...”


    第一个环节主要考验安酱的口播,趁没有镜头的空隙,幻贺还在为刚刚卡梦的事情而纠结。卡梦则是盯着幻贺看,眼神温热的似乎能溺死人。只有回忆一个人在看安酱,可惜回忆没有卡梦大胆,只是偷偷的看安酱做口播,三人看起来有些意兴阑珊。


    边上两人眼神能拉丝,而回忆的视线又如芒刺背。安酱好不容易做完口播,呼出一口气,解放似的放下手卡。殊不知,真正的“煎熬”还在后面。


    安酱用幽怨的眼神盯着三人,问着手卡上的内容。


   “各位知道我们这次的主题是什么吗?”


    不出意外,三个人同时像按了暂停键一样的和呆滞的安酱分割开来。


    “不知道,猜不到。”


    “很好,这很卡总。其实我们这次的主题是双排。”


    呆滞的安酱经历过短暂的崩溃之后还是一个人承担了所有,等回忆卡梦以及幻贺听到这个词才后知后觉的附和了起来。


    “那老规矩,各位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大家好,我是回忆。”


    “哈喽大家好,我是卡梦。”


    “哈喽大家好啊,我是幻贺。”


    “欢迎三位啊,三位都是我们情报局的老常客了,那么各位谈谈有没有什么感想呢?”


     “我非常开心。”卡梦似乎想让自己心动男嘉宾的形象深入人心,于是率先抢答。


    “咳咳,我非常的荣幸嗷,我也很开心很开心。”


    “我也是。”


     在回忆说出那三个字之后安酱短暂窒息了一下,打趣道:


    “哈哈哈其实只要卡总在前面说,然后跟着说‘俺也一样’就行。”


    可爱小虫抢先回答:“对奥对奥,俺也一样嗷。”闹得众人哄堂大笑。


      “好啦,那下面让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到赛事哔哔机环节。”


    在cue完流程之后,安酱好心的提醒卡梦以及幻贺两人。至于为什么没有暗示回忆,毕竟回忆的眼神一直黏在安酱身上,甚至企图用怀里的亚历山大代替安酱贴贴。


    “那么我们先从回忆开始,回导你最期待下周哪位选手的发挥呢?”


    “嗯,监管者的话就是小程吧,希望他下周还有更惊艳的女巫打法。”


    “好,回导期待小程,那卡总呢?卡总期待哪位选手的表现呢?”


    卡梦先是装作思考一下,继而不假思索的在幻贺期待的目光中答出了取悦的名字。


    “哦?卡总期待取悦,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取悦,人称‘小东玄’。”


     “哈哈哈本来还想问第一玄吹怎么能不提东玄,没想到卡总这下一次夸了两位。那么贺老师呢?贺老师期待哪位选手的发挥呢?”


    “咳咳,我嘛我也浅浅期待一手老东玄嗷。”


    “哦?看来我们大魔王人气还是很高的啊。好啦聊了这么多,接下来进入本期节目最令人期待的环节,庄园茶话会,我们搜集了一些可爱的热情的粉丝提问和一些搞事情的粉丝挑战,三位准备好了吗?”


    “没有——”


    可怜的安酱万万没有想到,三个人就连没有这两个字都能喊的这么凌乱和没有气势。气急败坏的安酱毫不留情的打破了他们美好的梦想。


    “没有准备好也不可以!”


    “第一个问题要给我们的幻贺,贺老师上次给卡子哥打电话之后,卡子哥有私下说过什么吗?”


    能看出来卡梦很努力的憋笑,虽然效果不是很显著,但是卡子哥尽力了。可爱小虫肉眼可见慌乱了片刻,随即骂骂咧咧的向安酱控诉。


    “有的人有的人嗷,他就是喜欢玩弄我的感情!”


    回导不懂回导很震惊,回导惊慌的看向幻贺,如果不是在拍摄,甚至回导想问问幻贺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回导看向卡梦,卡梦没有异常甚至看向幻贺的眼神中还有一丝诡异的宠溺。


    饶是安酱足够有经验也不可避免的磕巴一下,又去问卡梦。


    “嗯...贺老师回答的很有水准。那下一问来到卡梦,卡总平时双排的时候骚话是怎么信手拈来的呢?”


    “这个问题不合理啊,这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卡总呢?对吧卡总,或者说要不要给我们现场来一段呢?先说好啊,这可不是我好奇啊。”


    回忆听到“我们卡总”不甚愉悦的看了看安酱,手里毛绒亚历山大的耳朵被握的更紧了些。


    关于这个问题卡梦没有正面回答,他慢斯条理的扶好眼镜,转向面对幻贺清清嗓子。


    “我需要你需要我,我迫切的需要你需要我。”


    这下轮到安酱和回忆双双惊恐,安酱甚至害怕两人再聊下去在这直接自踹柜门。


    不过显然,幻贺也没经过这阵仗,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上什么有意义的话。


    还好安酱及时牵制住了现场,打断了诡异的暧昧气氛。看到问题之后安酱眼里多了几分明亮,连语气都带上了些明快。


   “很明显,我们的贺老师还是没法儿招架住卡总的攻势啊。那我们再问一下回忆,回导回导你觉得安酱和大龙谁更温柔呢?”


    在安酱核善的眼神的注视下,老实人回导已经准备开口说话。


    “回导好好说嗷,好好考虑嗷。”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小虫一遍拱火一遍疯狂给卡梦使眼色,示意卡梦和他一起。卡梦很配合的和幻贺清嗓子,无形给回忆增加压力。


    “嗯...一个是温柔的一个实力很强,安酱嗯...很温柔,也很少破防,对。”


    如果说谎会长长鼻子,回忆现在真的很慌自己会不会变成匹诺曹。


    “勉强算你过关吧,那么现在我手里有几个挑战,现在大家抽一下吧。”


    幻贺和卡梦两个人小动作不断,回导只能率先抽取,卡梦紧随其后幻贺则是最后一个。回忆拿到纸条脸上变得异常精彩。


    “回导这边抽到了什么?”


    “我这个很无敌,随意指定两位选手被背对背夹爆气球。”


    回忆眼神在卡梦和幻贺间飘忽许久,最后还是选择把安酱拖下水。


    懵懂的安酱呆滞的“啊?”了一声,被回忆无情的拉起来。两人背对背臂弯夹着臂弯,可爱小虫自告奋勇把粉色气球放在两人之间。


    回忆有意无意的找安酱的手,那双手有肉感却意外的骨节分明,回忆对这双手非常喜欢。


    在回忆刻意控场下,本来很简单的事情硬是拖了很久。


    勇敢安酱经历千难万险之后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小沙发,安酱端庄的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开始cue卡梦的题目。


   “那卡总的挑战是什么呢?”


    “我这是要和左手边的选手,激情对视三十秒,谁先笑就要接受对方任意惩罚。”


    安酱凭借自己优秀的播音主持能力抢在普通话羸弱的仙女前开始了倒计时,让可怜的仙女甚至没有辩驳机会。


    卡梦难得没有装酷哥,缓缓凑近幻贺面前,惹得幻贺不住后退但是惨遭椅子桎梏。


    椅子误我!幻贺在心里高呼惨了惨了。


    也许是卡梦的眼神太过炙热,烫的幻贺耳根发热。不到十秒,脸颊泛红的幻贺就率先笑了出声,骂骂咧咧的控诉卡梦。


    “我举报嗷我举报,有的选手怎么可以公然犯规捏。”


    在回忆和安酱无情嘲笑之下,卡梦绕过椅背拍拍幻贺的肩膀。


    “哈哈举报也没有用,那贺老师你的挑战是什么呢?”


    “我这个嗷,我这个可厉害了,要做比心三连拍。”


    “幻贺一个人做是不是不够啊,对吧卡总?”


    安酱没想到,回忆竟然这么积极主动拖卡梦下水,安酱很欣慰,于是安酱在一旁赞同的嗯了半天。


    幻贺没有拒绝,卡梦同样,两个人对着镜头很轻松的做完了不同的比心动作。不知道播出后会有什么效果,反正安酱和回忆在现场是嗑拉了。


    “好啦,今天的挑战全部完成啦!那么就到我们最后一个环节,喜闻乐见的折手指游戏!那么这次的惩罚是给上任双排打电话,并且对着并且对着现任双排唱情歌或者说土味情话,而且要让上任双排知道自己在给谁讲话。”


     安酱依惯例读完规则,转头看见不到两分钟的镜头空档,卡梦以经开始抓着幻贺的手把玩。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按座位次序回导先来。”


    好心的安酱提醒梦幻两人后,幻贺迅速解救出自己的手摆在空中,卡梦才不紧不慢的摆好。


    “我...穿过cos的衣服,就是先知老虎的那个皮肤。”


    “我没有穿过。”


     很好,这个问题非常的有针对性。幻贺看见卡梦慢悠悠的放下一根手指,感觉要稳了。


     但是很奇怪,幻贺并不想承认自己cos可妮兔还被卡梦家属般ob怎么没穿丝袜。


    “对,贺老师也穿过,咳咳嗯,我们懂得都懂懂的都懂。”


     看热闹不嫌事大安酱很乐意给幻贺拱火,于是疯狂给回忆使眼色。不巧的是莫名戳中沉默的回忆的笑点,回忆笑的像是一次性拿到了从小到大所有压岁钱。


    “好,那么到卡总了。”


    “我小时候,溺过水。”


      面对幻贺安酱和回忆迷惑中带着的震惊,卡梦镇定自若的扶好眼镜才娓娓道来。


   “就是小时候家后面有河,想在河里游泳但是不知道河里水很急,就差点溺水了。”


   “原来是这样,卡总能长大真的不容易。那么卡总一手绝杀,现在场上是一个平的局面。


   “也是难为你活了这么久嗷。”


     难为幻贺挥着小拳头没有落在卡梦身上,小虫只能继续沿用一贯骂卡叭卡的作风。


   “现在压力来到幻贺,贺老师有没有一手绝杀呢?”


   “我啊,我这个可厉害了嗷。我被我的双排好队友狠狠地伤透了心嗷,被社死了很久捏,是吧是吧卡梦。”


    可怜的晃贺仙女以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方式,成功坚守住了自己的分数。


   “好,那么现在是一个三比三比四的场面,压力来到回导。”


    回忆被两个人皇尴尬的架在了场上,一边是经历丰富到常人所不能及的卡梦,另一边是比卡梦缺少了一点点的幻贺。回忆深感无力。


   “我只换过一次双排。”


    这下本来以大比分占优势的卡梦北鼻让二追三,成了场上最劣势的选手,而幻贺也同时放下一根手指。


    卡梦不假思索的接着下一个问题。


   “我一年内没有换过双排,并且以后也不打算换。”


    不久前才换了双排的可怜回导就这样被场上两位嘉宾针对,和卡梦再一次打平,幻贺竟成场上最大赢家。


    幻贺思考了很久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能毫不犹疑的炫了一番自己的姐妹和他的双排队友。


   “我的队友嗷,他俩双排连续几个赛季都是人榜榜一榜二,很厉害的捏。”


     “嗷嗷是谁啊是谁啊,是谁我不说,对吧大爹,对吧s1勘探员。”


    反应迅速的安酱一言道破其中奥妙,以一种极为阴阳怪气的方式戳破了小情侣间的玄机。


    “对啊对啊老夫妻了,有的时候甚至他们什么都没说,87就已经开始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最离谱的是他们真的知道哇。”


    幻仙女又以一技绝杀成功扳倒两城,场上回导和卡梦各剩一分,幻贺还剩三分非常之富裕。压力给到回导,成败在此一绝杀局。


    平时“憨厚老实”的回导突然爆发,同样卖出了自己家的屠夫。


    “那我们队屠夫绝对是ivl史上最油的。”


    一场明明是有关自己的游戏,变成了卖队友的游戏,幻仙女和回导都难辞其咎功不可没。


    “没有没有这个不算,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以前也是我队友,所以这个不算。”


    遗憾的是绝杀局没有成功,挂掉了幻贺一分,但这波还是有些亏。


   “我...换过战队。”


    当卡梦北鼻以为自己绝杀之后,看见回忆和幻贺丝毫没有放下手指的意思。王荡,他忘记了回忆也换过战队。


    “哈哈哈最终卡梦以自鲨式自爆结束了这场游戏,由于卡总的双排就在场上,所以更好发挥了。卡总你选择哪个惩罚呢?”


    “我选择,唱歌吧。”


    “好,唱情歌对吗?那我们现在给到卡总一个给妹老师打电话的机会,卡总请开始你的表演吧。”


    卡梦播出去备注为妹克辣舞的音频通话之后,在场三位憋笑的快要窒息。电话响了两三声妹克才接到电话,本来想问有什么事,却听到卡梦的歌声。


    “曾沿着雪路浪游,为何为好事泪流,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妹克知道卡梦唱歌好听,但是突然打电话过来只为唱一首歌就很奇怪,正在妹克想发问的时候,却听到卡梦那边问道。


    “好听吗?幻贺。”


    作为老嗯嘛西的队员,听到自己昔日队友的名字,妹老师立刻说出了那句最标准的二字国粹卧槽。但是机智的大猛哥又很快反应过来他们应该是录节目,于是妹克端庄的开始叭叭。


    “你们是在录节目对吧,你们是在录节目对吧!不能迫害我一个啊,不能只迫害我一个啊!”


    卡梦的声音再没听着,妹克却听到几声已经压抑不住的笑声吐着气音往外冒,随即电话就被挂断。


    自然是气急败坏的可爱小虫幻贺,挂掉的电话咯。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是惩罚卡梦吗?这明明是惩罚我啊!不合理嗷不合理。”


     可惜安酱这边根本不可能给到幻仙女控诉的机会,以极快的语速终结掉了普通话羸弱的幻仙女。


     正当安酱说结束词的时候,卡梦已经摸上了自闭幻贺的手聊以安慰。


     台本上要在安酱说完“这次的节目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后四人要统一说出“拜拜”原本安酱对一次过的结果并不抱希望,但是渴望下班的四人难得整齐划一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那么本期节目的所有内容到此结束,我们下期再见!拜拜~”

anata_💖
奇妙时刻发点弔图 【bunzo...

奇妙时刻发点弔图

【bunzo粉对不起🙏bunzo粉对不起🙏bunzo粉对不起🙏】

彩蛋是原图哈哈哈哈哈哈哈

奇妙时刻发点弔图

【bunzo粉对不起🙏bunzo粉对不起🙏bunzo粉对不起🙏】

彩蛋是原图哈哈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