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文世轩

713浏览    6参与
渫后

【文世轩×宁致远】背德(1)

下一章 


老规矩进群看↓

群号:876666782

下一章 


老规矩进群看↓

群号:876666782

W_Time工作室

W_Time连载小剧场继续上线~ 活色同人文《轨迹——迷狐》的五/六章。

作者:@薛定谔家的土拔鼠 制图:@linrain-为了等等做女皇

W_Time连载小剧场继续上线~ 活色同人文《轨迹——迷狐》的五/六章。

作者:@薛定谔家的土拔鼠 制图:@linrain-为了等等做女皇


W_Time工作室

轨迹——迷狐 三/四章

作者:薛定谔家的土拔鼠

制图: linrain-为了等等做女皇

第三章


与因为案件热火朝天的重案组相反,加拿大此时已经非常寒冷。文世倾回到室内,脱下厚重的风衣外套,屋内因为暖气的缘故显得非常舒适。然而那些冰冷的仪器却将这种温暖的舒适瞬间打破。文世倾看了一眼器材,把外套放在离自己最近的椅子上,坐在仪器前的两个外国人人听到声响,回头跟文世倾打招呼。


“Jamfer,你来了。”棕头褐眼的是瑞士人Zurich,他现在是哈佛杰斐逊研究所脑科所的研究员,文世倾曾经跟他在同一个研究所共事过,关系还不错。


文世倾点头示意,并朝稍微年长一些的Tunner问好。Tunner是全...

轨迹——迷狐 三/四章

作者:薛定谔家的土拔鼠

制图: linrain-为了等等做女皇

第三章


与因为案件热火朝天的重案组相反,加拿大此时已经非常寒冷。文世倾回到室内,脱下厚重的风衣外套,屋内因为暖气的缘故显得非常舒适。然而那些冰冷的仪器却将这种温暖的舒适瞬间打破。文世倾看了一眼器材,把外套放在离自己最近的椅子上,坐在仪器前的两个外国人人听到声响,回头跟文世倾打招呼。


“Jamfer,你来了。”棕头褐眼的是瑞士人Zurich,他现在是哈佛杰斐逊研究所脑科所的研究员,文世倾曾经跟他在同一个研究所共事过,关系还不错。


文世倾点头示意,并朝稍微年长一些的Tunner问好。Tunner是全球脑神经研究的领军人物之一,文世倾在美国读书的时候曾经跟随过他一段时间学习脑神经方面的知识,他对文世倾来说可以说是导师一样的人物。


“所以,现在已经失控得很厉害了?”Tunner问。


“经常性的失眠,严重的时候要靠安眠药来支撑,会出现阶段性的昏迷,现在判断力开始下降,犯罪心理测写的准确率也开始下降。”文世倾不冷不淡地说着这些症状,似乎这些症状都与他无关,但是Zurich和Tunner都知道,这其中任何一项症状,对于文世倾来说都是巨大的打击,这就像一个画家,有一天突然丧失了色觉一样,而文世倾的症状发展已经大大出乎Tunner的意料。


“会昏迷?”他马上抓住了他最担心的一点,“最长的时候昏迷了多久?”


“三天左右。诱发的原因是剧烈的头痛,”文世倾也直接切入重点,“但是诱发头痛的原因不明,可能是用脑过度。”


“从那件事之后你的精神状况就一直不是很好,最近一年可以说是急转直下,但是之前一直没有检查出来你的大脑有什么异常,这次我们再做一次检查吧,这个设备是最新的研究成果,对脑电波的解读更深入,但是这台设备还没有正式投入市场,如果你坚持要用的话,就当实验体了,”Zurich说明了风险,当初他只是在邮件中随口一提这个设备,没想到文世倾坚持要用这台设备来检查大脑,“因为还没有临床经验,所以我们不能估测它的副作用。Jamfer,你要知道人体试验在心理学界和医学界都是被禁止的,我们今天做的检查如果传出去了,我们三个在这个圈子里就别想继续待下去了。”


“一直没有人站出来,医学就永远不会进步。”文世倾似乎对那些未知的副作用并不害怕,也不在乎,他径直走到了器材前面,对他们俩人说,“那么,开始吧。”


 


“Cao!犯人到底是谁!”阿福重重地锤了一下桌子,把同桌的一组队员吓了一跳。


此时已经午夜十二点,而Z市华灯初上,开始慢慢揭开自己的另一面,因为犯人总是在晚上作案,因此到了晚上,大家的情绪都会变得比较急躁,一方面是案件仍然没有任何进展,另一方面,黑夜的来临意味着可能又要增加一个受害者。


“阿福你别着急,从上周第八名儿童失踪到现在已经一周了,没有再出现儿童失踪的情况,”阿三一边敲着电脑一边说,“说明犯人因为某种原因开始有所收敛或者放慢了犯罪的节奏。”


“但是不知道他这种暂时性中止的原因就没办法放心啊!”一组的队员小李说道。


小李算是一组里对二组态度最好的队员了,他对二组既没有偏见,也没有歧视,反而非常崇拜文世倾,可惜文世倾正在放假,不然他肯定一直跟着文世倾了。


“算了,窝在这里也未必能看出什么线索来,出去吃点夜宵换换脑子吧!”宁致远合上电脑提议道。


“走吧走吧,出去喝点酒,找点灵感去!”阿福也合上电脑,二组的人都纷纷合上电脑,准备离开。


这是小李也合上电脑,凑了过来:“带我一个呗。”在一组成员可以杀人的目光中,小李嘻嘻哈哈地跟着二组的人走了。


乐颜在心里感慨道:这是真的勇士啊!


在离总局约500米的地方有一个烧烤摊,是由一对中年夫妻经营的,二组的人偶尔会来这里吃个夜宵。尽管现在城管打击非常严,这个烧烤摊却神奇地在公安局的门口开了起来,并且一开就是好几年,这大概也是因为经常加班的警察们总是需要一些烧烤和啤酒来放松一下,才能体会到人生的美好吧。


由于前阵子接连的几个比较棘手的案件,宁致远已经成为这里的常客,老板看到他过来,问了句“老样子?”宁致远点点头,老板就去忙活了。


“剩下人自己挑啊,今天我请客。”宁致远到烧烤车旁边拿了瓶啤酒,找了张干净地桌子坐了下来,其他人纷纷去挑吃的,只有小李一屁股坐到宁致远旁边。


“宁队,我一直想问啊,案子都这么棘手了,为什么不把文世倾叫回来啊?”


“你跟我们组合作的目的是为了接近文世倾么?”


“对啊!虽然你们二组对外都没说,但是乐颜都跟我说了,你们破案文世倾可是功不可没啊,而且关键性的线索几乎都是他发现的,我对他的推理能力非常感兴趣,到底要怎样才能培养出这么厉害的推理能力啊?”尽管文世倾根本不在眼前,小李严重的崇拜仍然一览无遗。


“怎么才能有这个能力?回娘胎里重新投胎一回兴许就有了。”宁致远咬开酒瓶盖子,给自己倒了杯酒。


“宁队,你这么说可就不厚道了啊!你这样我很受伤啊!”小李做了个夸张的心碎动作。


“我这人没什么优点,就是诚实!”宁致远喝了口酒,哈了口气,继续说:“文世倾那脑子是天生的,那个脑回路,你后天怎么也培养不出来,回炉重造是最快的方法了。”


“天生的啊,诶,那我们这些先天不足的人后天是怎么样也没办法赶上他们咯?”小李有些惆怅。


“我说你是想跟文世倾学做天才?”已经选好食物的阿三把东西给老板以后准备过来坐下,刚好听到他们最后两句话,他拍了拍小李的肩膀,“认命吧,人跟人是有差距的。”


“我说你们这次为什么不让文世倾参与呢?”小李仍是不死心的第二次提问。


 


第四章


“不是我们不让他参加,”乐颜和阿福也走了过来,阿福给了小李、阿三一人一瓶啤酒,乐颜自己倒了杯茶,向小李解释道:“文医生去加拿大开会了,他走之前说这两个月谁都别打扰他,他的手机都关机了,我们现在就是想联系,也联系不到到他。”


“加拿大的会?没听说加拿大有什么大型的会议啊!”


“这就是他的私事了,况且他本来就在休假,我是无权干涉他在放假期间内的行动的。”宁致远给这段对话做了一个总结。


“诶,好吧。”小李终于接受了自己无法跟文世倾一起工作的事实。


“你有这个功夫操心文世倾,不如多想想案子吧。我就不明白了,这个犯人干嘛要绑架这么多孩子,还给他们编号,像动物一样养起来,真是太变态了。本来他连续作案把大家搞得人心惶惶的,现在他不作案了,就更让人担心了,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什么,这种被动的感觉真憋屈。”阿福喝了口酒,一口气说了一串愤愤不平的话。


“你们是在说最近那个孩子失踪的案子?”摊主的老婆正在隔壁桌收拾上一桌客人剩下的残羹剩菜,听到阿福的抱怨,不自觉地停下了手中的活,接了一句。


“孙大妈,你也知道这个事情了啊。”乐颜有些无奈地说。


“这个案子现在全市都知道了,五个孩子好好的孩子,就这么没了,现在谁家不把自己的孩子看得紧紧的,我孙子前段时间本来说过来玩,都不敢让他来了。你们说凶手把孩子像动物一样养着?这是得多残忍啊!”孙大妈直摇头。


“孙大妈你别怕,我们现在已经在处理这个案子了,很快就能抓住凶手了。”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乐颜极力安慰孙大妈。


“哦,能找到抓到凶手是最好了,这个凶手真不是人啊,居然对这么小的孩子这样残忍。”孙大妈痛心疾首地说,“把孩子像动物一样养,我就想到我们老家当年驯野马的时候,那些野马啊,可烈了,我就见过活活站在那里饿死也不被驯服的。那些驯马人就天天打啊,让他们饿着啊!最后大部分的马都会被驯服下来。这其中,小马是最好训的,因为小,性子也没那么烈,很快就能被驯下来,但是如果实在训不下来,也有驯马人把他们活活抽死然后丢掉的。你说,这些孩子也受了这样的罪么?”


“没有没有,孙大妈,我们只是做了个比喻,比喻,不是说这些孩子就被这样对待了,您别紧张啊!”怕失态扩大,阿福赶紧做补救,“我就是随口说说的,您也别说出去啊,免得大家紧张。”


“诶诶,我也就是随口这样说说,我不会跟别人说的,你放心好了,你们继续吃啊,我收拾东西去了。”常年在警局门口做生意,孙大妈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于是赶紧把桌上的碗筷收了到一边去了。


阿三把阿福的头一推:“你说话注意点,这要是传出去就麻烦了。”


“我这不是气不过嘛,以后我会注意的,会注意的,老大我保证不会乱说了。”害怕宁致远生气,阿福赶紧保证道,却发现宁致远根本没说什么,而是陷入了沉思。


“老大,你在想什么?”细心的乐颜一早就发现了,轻声询问道。


“驯养。”宁致远轻声重复了一下这句话。


“驯养怎么了?”坐在宁致远旁边的小李追问道。


宁致远突然起身,往办公室方向冲过去,其他几人面面相觑,阿三反应最快,急忙掏出钱,留在桌上,边说“老板不用找钱了”,边跟着宁致远离开,其他人也纷纷跟着阿三离开。


冲进办公室的宁致远气喘吁吁地对文世轩说:“是驯养!犯人想要驯养这些孩子!”


正在看卷宗的文世轩抬头,略带惊讶地说:“什么驯养?”


宁致远从凌乱的桌上挑出几张受害人的照片,摆在文世轩面前,说:“你看,犯人给他们编号,每个受害人身上都有鞭打的痕迹,法医的验尸报告里说,每个受害者的胃部都有草,这说明什么,犯人是把受害人按动物一样在饲养,喂他们饲料也好,给她们编号也好,鞭打她们也好,都是驯养的过程。而驯养的目的只有一个,驯养出一个合格的宠物或者说是奴隶。”


“就算是用驯养解释犯人的动机,也没有什么帮助。”文世轩不仅对这个说法本身存在一定的质疑,还对这个说法本身能够带来的效果不置可否。


“不,”宁致远摇头道,“至少能说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赶回来的小李追问。


“凶手之所以这一周没有犯案的原因,”宁致远说到这一句时有些疲倦,“没有犯案的原因是已经驯养成功了。犯人找到了自己想要驯养的人,并且已经驯养成功了。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不会再有受害者。”


“哼,这算是好消息么?”文世轩略带嘲讽地说,他觉得这是犯人对他们的嘲讽,也是自己对自己的嘲讽,案件的中止居然是犯人自己不想再犯案,而非自己将他绳之以法。


“当然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还有女孩儿活着,所以我们更要加快节奏,才能救她们,或者说,是她。”宁致远的表情越发沉重起来。


整个办公室的气压瞬间低了下来。这时宁致远的手机适时响起,让他能得以从这种尴尬中暂时抽身。于是他揣着手机快速离开了办公室,当看到来电显示是一串不熟悉的号码是,另他有一瞬的惊讶。他知道,是文世倾打电话来了。


W_Time工作室

《迷狐》一\二章

作者:薛定谔家的土拔鼠

制图:为了等等做女皇

“对我而言,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和其他成千上万的小男孩没有什么不同。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而言,我也和其它成千上万的狐狸并没有差别。但是,假如你驯服了我,我们就彼此需要了。对我而言,你就是举世无双的;对你而言,我也是独一无二的……”


楔子


夜色浓重地让人闯不过气,今天补习班拖堂了,女孩从教室走出来时,外面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这里离她家并不远,所以她总是自己走回去,父母也说过想来接送她,但是她觉得并没有这样的必要。她已经12岁了,明年就要上初中了,自己已经是个小大人了,她这样对父母说。拗不过她的坚持,父母同意让她自己回家...

《迷狐》一\二章

作者:薛定谔家的土拔鼠

制图:为了等等做女皇

“对我而言,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和其他成千上万的小男孩没有什么不同。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而言,我也和其它成千上万的狐狸并没有差别。但是,假如你驯服了我,我们就彼此需要了。对我而言,你就是举世无双的;对你而言,我也是独一无二的……”


楔子


夜色浓重地让人闯不过气,今天补习班拖堂了,女孩从教室走出来时,外面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这里离她家并不远,所以她总是自己走回去,父母也说过想来接送她,但是她觉得并没有这样的必要。她已经12岁了,明年就要上初中了,自己已经是个小大人了,她这样对父母说。拗不过她的坚持,父母同意让她自己回家。


今天她穿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这是她生日的时候大姨送的生日礼物,还是国外带回来的,她非常喜欢这条裙子,尽管是补习这样枯燥的事情,她也想穿着这样的裙子。但是并没有路人欣赏,只有昏暗的街灯照在裙子上,在一片漆黑中,这一抹红显得更加靓丽。


她哼着歌,愉快地迈着小步子,想着回家以后再看一下昨天没看完的漫画书,那本书是自己偷偷借的,压在抽屉的参考书下面,每天趁着父母睡着的时候她再起来看一点。其实她并不是多么喜欢那本漫画,只不过现在它正流行,班里的同学们都在谈论这个,如果不看,就没办法跟大家聊天了,她不喜欢被孤立的感觉。


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并没有注意有细微的脚步声正在逐渐靠近自己。她觉得自己的肩膀被拍了一下,然后她听到一个声音在说:“小妹妹,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她转头想告诉对方,已经这么晚了,自己没时间玩游戏,更何况是跟陌生人。但是她并没有开口,或者说她根本没机会开口,她觉得自己被某样东西捂住了脸,然后一片晕眩,她失去了直觉。


第一章


重案2组热闹非凡,一群人围着大厅的办公桌在斗地主。上个月因为重案1组组长文世轩的抗议2组的案件被全部转交给1组,2组基本被架空了,放在以前,宁致远早就炸毛跑去文靖昌那里拍桌子了,但是这次他却觉得不如趁着这样给组里人放松一段时间吧。


2组从成立以来虽然接的案子不多,但是每个案子都非常复杂,大家不仅生理上超负荷地运作着,心理上也承受着不同于其他案件的压力。尽管组员们平常不说,但宁致远知道他们内心都不好受。乐颜在希城的案件一结束就投入到了其他案件的处理中,从技术组转到前线组,直接面对那些鲜血淋淋的尸体,她从来没说过自己不适应,但是一个月内瘦了十几斤足以说明她的状态并不好,况且她还在恋爱,应该要给她恋爱的空间。


阿福从N市回来以后,从没有在组里表现过自己的沮丧或失落,仍然谈笑风生,但是宁致远知道,这次的案件对他的打击非常大,但是他不说,自己也无法过问,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他一点时间来平复自己的心情。


而阿三,他从以前起就一直跟着自己,自己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而且一直大大咧咧,好像对什么都不上心,似乎没什么能让他不开心的事,但是最近宁致远感觉到他对自己的疏远。尽管明面上一派和谐,这个人数不多的小组其实已经矛盾重重,停摆一段时间,让自己有时间来修复这些矛盾,或许是个好办法。于是他没有吵闹,而是在2组人诧异的眼光中平静地接受了这个决定。


然后接下来的一个月,2组的主要任务就是吃喝玩乐。文世倾当然没有参与到这些事中来,他去斯德哥尔摩开会了,会议结束后,他要在那里拜访一位朋友,因为组里没什么案子了,所以他一口气请了两个月的假。


2组留下了4个留守人员,正好凑齐一桌斗地主,要不是影响不好,估计他们就要开麻将桌了。


“一对2”,阿三把牌往桌上一甩,“话说今天可真闷啊,待会要下暴雨了吧。”


“都两三天了,还下不来,人都要给闷死了。”阿福出了4个3,看了一眼窗外的天气。


“暴风雨前的宁静嘛!风雨欲来哟!”宁致远敲了一下桌子示意要不起,“我开个电视看看天气预报吧,这一直闷着人都要抑郁了。”


“我来开吧。”坐得离电视最近的乐颜边说边拿过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Z市的新闻台每隔两小时就会播报实时天气,于是四人把电视开着,继续打牌。


新闻中传出女主播的声音:“今天在Z市B区发现了第五具失踪儿童的尸体,与前四名儿童一样,该儿童生前曾遭到性侵,死因初步鉴定为窒息。目前警方已接到七起失踪儿童报案,其中五起已确认死亡,另外两人警方真在积极寻找中。医院方面已经为受害人家属安排了心理治疗,警方呼吁大众严加看管自己的孩子,最近一段时间尽量让孩子避免晚上单独出门。……”


“啧啧,第五起了,真是丧心病狂,这么小的孩子,跟他有什么仇啊!”阿三看了一眼新闻,摇了摇头。


“1组现在大概焦头烂额了,这个案子受到这么大关注,他们肯定压力也很大。”乐颜对1组的处境有些担心,毕竟自己是从1组出来的。


窗外突然闪过一道明亮的闪电,之后一个响亮的雷声响起,瓢泼大雨随之而来。


“暴风雨来了。”阿福看着窗外,喃喃地说。


第二章

宁致远还没进办公室,就觉得气氛不对,办公室里出奇地安静,这不太符合他的组员们的作风,他加快步子走进去。果不其然,看到一群脸色凝重的一组成员坐在里面,文世轩正在跟阿三大眼瞪小眼。

宁致远咳了一声,阿三像看到救星一样,大呼:“老大,你可来了,你看看一组这些人,来踢馆子啊!”

“哟,踢到别的地方去我不管,踢到我的地盘上来你是什么意思啊?”原本就跟一组关系不佳的宁致远并不希望跟他们的关系能缓和,说话自然也是夹枪带棒的。

出乎意料的是,文世轩尽管一脸便秘的表情,却没有还嘴,宁致远当即在心里说了一声:糟了,麻烦上门了。

果然,文世轩表明了来意:“我们正在处理幼女失踪案,现在案件由我们一组和你们二组合作,希望我们以后能合作愉快。”最后四个字,文世轩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完的。

“合作?谁的意思?我爸?”宁致远很清楚局长是不会做这样近乎愚蠢的决定的,他想到自家老头子最近莫名的举动,觉得他作出这样的事来也不是不可能。

“市!长!”文世轩极其不情愿地回道。他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有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味道。他坚信,二组不过是凭借一些歪门邪道和好运气破了两个案子,却被市长如此赞颂,自己的一组常年坚守在疑难案件的第一线,却没有二组的这群二世子们风光。但是现在这个幼女失踪案件已经这么久了,仍然没有头绪,自己的组员们每天熬夜加班,仍然不能制止案件一件又一件地发生,他既懊恼又痛心。尽管自己的个人意见很大,但是现在当务之急是破案,所以尽管市长提出合作的时候他的内心非常不情愿,但是还是答应了下来,就算二组都是些没多大用处的人,多些人手打杂也好。

宁致远的内心也是不希望合作的,但是跟文世轩的考虑一样,现在最重要的是破案。他知道,尽管是市长的提议,但是文世轩不走到山穷水尽,是不会同意合作的,双方都互相不待见对方,组员们之间甚至是零交流的,但是他们又确实开始了合作。文世轩开始将目前的资料告诉二组,当信息被一点点透露出来,当照片被一张张摆放在眼前,二组的人终于知道为什么一组如此急切想要破案了。


目前在Z市各大媒体披露的新闻中,都统一口径说儿童是遭到了性侵后被杀,然而真相远远不仅如此。

“首先,她们都不是被一次性奸杀的,性侵的行为有多次,我们甚至不能肯定是否有多人,我们的法医鉴定的结果是处女膜陈旧性破裂,但是并没有采集到犯人的精液。这些幼女们的死因无一例外的是虐杀,她们身上有多处鞭伤和陈旧性骨折,说明死亡前曾经遭到长时间的虐待。她们的脖子上都有一个项圈,项圈上还编了号,说明犯人将这些被害人像动物一样对待,手法极其残忍。那些受害者家属看到尸体的时候,好几个当场就崩溃了,所以我们给他们安排了后续的心理辅导,并且嘱咐他们不要把这些细节说出去,不然对破案不利,他们为了早日破案,至今仍然替我们隐瞒着这些细节。”文世轩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他也知道,这是权宜之策,没办法一直隐瞒下去,但是这样的细节一旦被公众知道,势必会引起恐慌。

乐颜看着那些照片中被虐待的幼女们,捂住了嘴,阿三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但是他颤抖的手泄露了内心的情绪。这样的手法,即使放在一个成年人身上也显得过于残酷了,何况受害者都是十一二岁的孩子。

“你们现在的线索有哪些?”宁致远单刀直入地问。

“目前的线索有六。第一,受害者都是十一二岁的女孩;第二,失踪是都穿着红色的连衣裙;第三,失踪地点具有随机性,可以肯定,犯人是随机挑选受害者的;第四,现场都没有挣扎的痕迹,因为失踪儿童之间互相都不认识,且没有交集点,断定犯人应该是用了迷药将这些孩子迷晕之后带走;第五,犯人没有被任何监控拍下,所以断定他对本市的交通非常熟悉;第六,犯人没有留下任何指纹和纤维的痕迹,且抛尸地点都为垃圾桶内,证据被毁坏地非常严重,犯人的反侦查能力非常强,不排除是惯犯。”文世轩简单地概括了一下。

“除此之外,你们没有任何线索了?”宁致远有些不满,据他所知,从第一个儿童失踪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当时他们正在处理自己的案子,现在他们的案子都结了,这边的进展居然只到这一步。

“何止是没有任何线索,”文世轩苦笑道,“其实我们没有对外公布,失踪的儿童不是五名,而是八名,这一周内,又有三名儿童失踪了。”

“什么?”乐颜惊呼:“怎么会?”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现在风声这么紧,交警、特警都出动了,每天晚上出去巡查,在这样的情况下,犯人到底是怎么把这些孩子劫走的!”文世轩敲了一下桌子,看得出,对于这样的结果,他非常的不解,也非常焦急。

“所以说,现在是刻不容缓地要破案了。”宁致远叹了一口气,心情瞬间凝重起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