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文壳

12809浏览    88参与
Calixte

凌晨两点的釜山

!!!不是母语不是母语不是母语!!!

——————————


哥,明天要是赢了,就和我交往吧


李相赫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小心开口的文炫竣

一瞬间有好多关于文炫竣的回忆涌了上来

从第一次见面的生疏到如今的放肆

成功carry了眨巴着眼睛求表扬的文炫竣

输了比赛跟他一起挤在沙发上的文炫竣

还有他最喜欢的——出场时走在他面前的,宽阔的,可靠的背影,感觉能够帮他挡下所有一切的后背


这个人,在李相赫的沉默中慌了

他拉着李相赫举过无数个奖杯的手



李相赫回过神,回握文炫竣稍微冒汗的手

走近,紧贴

下巴搁在文炫竣的肩上


——————————


你们说,...

!!!不是母语不是母语不是母语!!!

——————————


哥,明天要是赢了,就和我交往吧


李相赫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小心开口的文炫竣

一瞬间有好多关于文炫竣的回忆涌了上来

从第一次见面的生疏到如今的放肆

成功carry了眨巴着眼睛求表扬的文炫竣

输了比赛跟他一起挤在沙发上的文炫竣

还有他最喜欢的——出场时走在他面前的,宽阔的,可靠的背影,感觉能够帮他挡下所有一切的后背


这个人,在李相赫的沉默中慌了

他拉着李相赫举过无数个奖杯的手



李相赫回过神,回握文炫竣稍微冒汗的手

走近,紧贴

下巴搁在文炫竣的肩上


——————————


你们说,李相赫会不会答应文炫竣呢~


狗落在东北街道

【文壳】屠龙

我流大纲文


文炫竣为朋友出头,捅了校门口的痞子一刀,由此受尽报复,肄业后无处可去。好在他的体格和性格为他谋得一份工作:去车厂当学徒。


一日,开进来几辆铃木说要翻修。文炫竣蹲在车边,看到被撬开的车锁几乎卷曲出来。说这单我不干,你们等老板回来再问。


“不好意思。”一个打着鼻环的男人走过来,把烟吐在文炫竣的脸上:“我没听清楚。”


文炫竣指骨滑动,眯着眼笑了一下:“我说我不干,我修不起。”


被按在冷水池中时文炫竣一度以为自己会死。在空镜般的世界,他还能分出那么几秒来思考到底要不要反抗。活着又能怎样,死了就能和这个臭狗屎的世界说拜拜,老子不和你玩了。


但他没能如愿...

我流大纲文



文炫竣为朋友出头,捅了校门口的痞子一刀,由此受尽报复,肄业后无处可去。好在他的体格和性格为他谋得一份工作:去车厂当学徒。


一日,开进来几辆铃木说要翻修。文炫竣蹲在车边,看到被撬开的车锁几乎卷曲出来。说这单我不干,你们等老板回来再问。


“不好意思。”一个打着鼻环的男人走过来,把烟吐在文炫竣的脸上:“我没听清楚。”


文炫竣指骨滑动,眯着眼笑了一下:“我说我不干,我修不起。”


被按在冷水池中时文炫竣一度以为自己会死。在空镜般的世界,他还能分出那么几秒来思考到底要不要反抗。活着又能怎样,死了就能和这个臭狗屎的世界说拜拜,老子不和你玩了。


但他没能如愿,几声哀嚎之后,肩膀上的力道消失了。文炫竣从水里抬起脸,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低着头打量他的李相赫。


李相赫的宝马停在他们这个破车厂,不说蓬荜生辉,简直是大观园来看刘姥姥。十几个黑西装背着手站在枪边,参加葬礼似的板着脸。一个年轻男人看了几眼那几辆摩托,快步走到李相赫身边说了些什么。


李相赫点点头,目不斜视地走过瘫在地上哀嚎的人,蹲在文炫竣面前问:为什么不修?


文炫竣吐出两口水,清了清嗓子,声音低哑:我前几天才从杂志上看到这款,最新的铃木隼,还没量产,日本街上都没几辆。这些人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水太深,我不敢趟。


“你比你长得的聪明多了。”李相赫指了指那些被偷来的摩托:“修的好吗?”


可以,但只能修好,没法还原,这款车太新了,锁芯只能换旧的。


那就等于没用了。李相赫有点苦恼地扭了扭脖子,皱眉咬起了手。旁边的西装男问了句什么,他不耐烦道:“手脚不干净,就别要了。”


几个偷车贼听了,吓得半死,其中一个突然发作,抽出一把刀,双目怒张,大吼一声扑了上来。刚走两步,举刀的右臂就脱离了身体,飞出去砸在地上。


李相赫在十步外举着手枪,枪口冒着青烟。


“我不喜欢开枪,”李相赫咂了下嘴,“手上味道很大。”


他把枪扔给手下,走到文炫竣面前盯着他,对他快速镇定下来的面孔很满意,翘着上唇微微笑了起来,用安抚小孩的语气说到:不用担心,你老板不会说什么的。


离开之前,他指着那些摩托对文炫竣说:从里面挑一辆,归你了。



老板回来后果然没有多说,还给文炫竣涨了薪。不过多日,李相赫的宝马成了这家店的常客。很快,他和文炫竣滚到了床上:文炫竣曾怀疑这就是他的目的,但显而易见,自己身上并没什么值得李相赫惦记的。


当李相赫又薄又白的脊背如水流般涌向自己的身下,文炫竣确实感到自己拥有了他的错觉。他很清楚,他们的关系是落花流水,是梦幻泡影,如露亦似电。每次他操李相赫都带着一种暴殄天物的兴奋和狠劲,在事后对着远去的尾灯加倍抽烟。



李相赫如此频繁地出入这家车厂,自然引起多方察觉。文炫竣不日收到警方电话,开门见山:来谈谈。


梁大仁对文炫竣说,为了端掉李相赫的势力,警方筹备了三年,多次将要逮捕之际,都因证据不足,只得放人多。“你是个好孩子,对不对?”他拍着文炫竣宽厚而结实的肩膀,用父亲般温和仁慈的语调说,“一眼就能看出来没杀过人。”


“李相赫和你不同,杀了很多人。他让这片地区流了太多血。每时每刻,我的耳旁都传来无辜者的哀嚎。”


文炫竣想起学校旁勒索、敲诈、抢劫甚至强奸,却从没受过惩罚的那群人,想起把自己的头按在冷却池中的偷车贼。他张开嘴巴,舌头顶着上牙膛却说不出话,他想说可是在李相赫出现前我差点死掉,我的哀嚎有传到你耳朵里吗?


慷慨激昂的警官讲到兴起,身体前倾,双手动情地握住年轻人的手指。别在胸口的金属警徽折射出刺眼的光斑,照到文炫竣的眼皮上。


为免被正义灼伤,文炫竣牢牢地闭住了嘴巴。


讲到最后,看出寻常人的理想无法撬动这个年轻人的脑袋。梁大仁拿出一支烟递给文炫竣,并帮他点上。


李相赫不可能干一辈子。梁大仁说,大韩民国和其他地方不同,慌张,敏感,极端,这个国家犹如国民的身躯,永远神经质地抽动着。


可能是一天,可能是一年,李相赫不干了之后,你要怎么办?你们车厂会怎么办?更有可能的,是帮派分裂,外敌内斗。等到那时,覆巢之下,别说未来,你想活命,也得掂量掂量。



夜里,文炫竣靠在床头,看李相赫长手长脚蜷成一团,背对着自己沉沉入睡,似乎很没有安全感。文炫竣试过把他掰向自己的方向,不过多时,李相赫不倒翁似的,又转过去。


李相赫对文炫竣有种师出无名的信任,明显地表现在床上。那些脆弱的脊骨,月光一般摊开,摊在文炫竣面前。他们上床,不总是李相赫掏钱,有时候文炫竣会故意带他去很破的旅馆,床单上还有不知名的精斑。一次他不慎失言,在动情处掐着李相赫的大腿说:你有喜欢的人吗?


李相赫把汗湿的头发捋到耳后,没有说话。


文炫竣知道问了不该问的问题。事了之后,抱着李相赫在床上昏昏欲睡,两个人的身下乱七八糟。这个时候,李相赫突然转过脸来,反问到:你喜欢过谁吗?


喜欢太沉重了,文炫竣决定忠于内心:“没有。”


我看出来了。李相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把脸埋到枕头中:你还没真正爱上过谁,也没真正喜欢过谁,你身上有的只是一种年轻的冲动。因为如果你有过那种经验,就明白,最终级的爱的行动,是背叛。



也许出于谨慎,李相赫这样身份的人,并没有和他进行过其他方面的沟通,总是面见。但在一天晚上,文炫竣突然接到李相赫电话,报出个地名,口齿不清地又说了些什么,他一句没听清。大半夜套了件外套,匆匆忙忙赶了过去,接到一枚烂醉如泥的醉鬼。


李相赫小猫似的挂在他身上,同手同脚,不让其他人接近,也不肯好好走路。文炫竣实在没办法,扛着他慢慢走到路灯旁,让李相赫在路边等他,不要乱跑:我去买几瓶水,很快回来。


李相赫眯着眼睛,歪着头有点迷茫地看着他,说你可能不相信,其实我很容易被骗的,你不要骗我。


文炫竣叹了口气:我没骗你,你吐到鞋子上了。


等到他买完水归来已大事不妙,李相赫扶着路灯吐得昏天黑地,裤子上沾满污物。看到文炫竣过来,居然怕了似的,往路灯后面躲了一下。


文炫竣义不容辞地把妄图秦王绕柱的李相赫抓住,拉到身前,脱掉他的裤子和鞋子,扔进垃圾桶,蹲下去把他背到车上。


司机目不斜视,开动车子,一路开到文炫竣家门口。


文炫竣敲敲车窗,“送我家是什么事儿啊?”


司机下车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等到把打起小呼噜的李相赫背进卧室,文炫竣已精疲力尽,灌了几口水,躺在床的另一边。



我们不能杀他。他身上有太多线索和上级迫于知道的秘密。况且警察不能堂而皇之地杀人:除非他当面持枪或者伤人。李相赫太聪明了,他绝不会这样做。


但文炫竣,你不是警察。所以你一定能做到……事成之后,我们会销掉你的过去。大好未来在前方等你,你会幸福平安地活着,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文炫竣把手放在李相赫的脖子上,那圈细白的脖颈,在黑暗中宛如天使的光圈,还有他留下的牙印和吻痕,就这样被文炫竣的手掌遮住了。


情人的脉搏,如同小小的泉水,在虎口之下跳动。只要捏紧,不用发出比拧螺丝用力多少的力度,这枚泉眼就会干涸,警方承诺的新世界就会到来。


在被汗水沾湿的睫毛空档中,李相赫睁开了眼睛,与他对视。


“炫竣啊,”李相赫迷迷瞪瞪地说,“从哪儿学来的?我不玩这个,别太过分。”


文炫竣收起手指,低下头轻轻亲了亲李相赫下巴上的小痣:抱歉。




警察终于找上门来。得知消息时李相赫正在和文炫竣打电动,挂掉电话,拽着文炫竣上了车。


文炫竣听李相赫轻描淡写地说警方安插了几年的内鬼是怎么搜罗齐资料,把兄弟卖了个干净。各个下属又怎么开始互相猜疑,内斗火拼。他打开车窗,让狂风席卷进来,头发恶狠狠地抽打着文炫竣的额头和耳朵。


他们从日出行驶到日落,最后停在海边的悬崖之上,被警车包围。李相赫从驾驶座下取出一把枪,交给文炫竣,开门走了下去。


警方在百米开外喊话,称已掌握大量证据,希望李相赫配合调查,束手就擒。文炫竣捏着手中的枪,看到他的手指在李相赫后颈上留下的紫色淤痕。


红蓝相间的警示灯闪烁着,几乎把他的眼泪闪出来。一张张陌生面孔对着自己,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他看到李相赫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掷到海中,那枚小巧的金属物亮锃锃的,与他在梁大仁胸口看到的一模一样。


他看到人群之中,梁大仁指了指李相赫,手指在脖子上一横而过。


“文炫竣,”李相赫背对着他,轻声说,“我给你的枪,应该会用吧?”


“毕竟是警用配枪,和你在警局中训练用的是一个款式。”


李相赫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手无寸铁。然后转过身,面对文炫竣被各种情绪扭曲的脸庞:来,对我射击吧。


文炫竣手指痉挛,举枪对着这位不凡的情人,看他挺直脊背,一步一步后退。


梁大仁按捺不住,大声喊叫:


“开枪!开枪啊!”


李相赫退到悬崖边上,海水撞在脚下,死去的浪花发出悲鸣。


“你他妈的开枪啊——”


青年与男孩遥遥相对。昏暗的天际下,几只海鸟从他背后打着转掠过。很奇怪,光线越是稀薄,李相赫的脸上就越呈现出一种水波样的光亮。他张开嘴,无声地说了句话,然后纵身一跃,跳进大海。


波涛形如水槽,迅速淹没了李相赫纤瘦的身影。在梁大仁的怒吼与众人的嘈杂声中,文炫竣倒转枪口,对着自己的眉心扣动了扳机。


枪响之后,他站在原地。半响,摸了一把脸上的血,惊醒似的,用鲜红的手指疯狂地拆开枪管,从枪匣里拆出一枚空包弹。


尖利的警笛笼罩在空中。文炫竣倒在地上,捂住眼睛,发出持续不断的,像要把海面撕裂一般的哭声。



勿扰小姐姐

这是在台上你俩注意点啊喂!


壳还专门等文老师转头看他才点赞,我的建议是,李相赫,你不要太爱了

这是在台上你俩注意点啊喂!


壳还专门等文老师转头看他才点赞,我的建议是,李相赫,你不要太爱了

iris

中野粗剪

加了一些有意思的部分。

不得不说,

中野上大分~

(来自T1官博)

中野粗剪

加了一些有意思的部分。

不得不说,

中野上大分~

(来自T1官博)

勿扰小姐姐

啊,这是什么,这就是爱吗

啊,这是什么,这就是爱吗

勿扰小姐姐

“嗯,我在后面”


文老师这句话简直男友力max

“嗯,我在后面”



文老师这句话简直男友力max

勿扰小姐姐
🐧:故事的最后豹女是中路的...

🐧:故事的最后豹女是中路的


不给玩还要主动提豹女,坏事做尽的屑相赫

🐧:故事的最后豹女是中路的




不给玩还要主动提豹女,坏事做尽的屑相赫

祝鳄在东.
从触不可及到带你一起努力去你想...

从触不可及到带你一起努力去你想去的地方。


一种我流中野。全是臆想🥺队服画错了的话不要骂我……


「输比赛了我不磕趁还没打磕一下。」

从触不可及到带你一起努力去你想去的地方。


一种我流中野。全是臆想🥺队服画错了的话不要骂我……


「输比赛了我不磕趁还没打磕一下。」

♚勿扰

定制了一个抱枕,40x40双面法国绒,要是拿到手质量还不错的话就给姐妹们抽三个(前俩都是文壳,第三个任意)免邮送,没人的话就不抽啦,本来想在超话里抽的,但是现在好像要六级才能发帖,我才五级哭哭,佛系人懒得签到经验都是评论上来的


①p23

②p45

③任意一对壳右cp(只要是关于壳的cp都可以,自带两张图)

定制了一个抱枕,40x40双面法国绒,要是拿到手质量还不错的话就给姐妹们抽三个(前俩都是文壳,第三个任意)免邮送,没人的话就不抽啦,本来想在超话里抽的,但是现在好像要六级才能发帖,我才五级哭哭,佛系人懒得签到经验都是评论上来的


①p23

②p45

③任意一对壳右cp(只要是关于壳的cp都可以,自带两张图)

勿扰小姐姐

🐧:这里可以做引体向上 试试吗

🐯:累了

🐧:你的意思是不能做 是吧

🐯:可以做但是这边太脏了

🐯:做10次 你给我1亿

🐧:做10次……我夸你


这段建议看全篇,你会发现一个娇娇壳,太好磕了,活像一对xql(姑妈:三个人的场合,我不配拥有姓名是吗)

🐧:这里可以做引体向上 试试吗

🐯:累了

🐧:你的意思是不能做 是吧

🐯:可以做但是这边太脏了

🐯:做10次 你给我1亿

🐧:做10次……我夸你




这段建议看全篇,你会发现一个娇娇壳,太好磕了,活像一对xql(姑妈:三个人的场合,我不配拥有姓名是吗)

勿扰小姐姐

是谁看见姑妈把手搭在哥哥肩膀瞬间搭上去的我不说


摄影师问有没有更自然的姿势,壳把手搭在文老师身上大概(图片可能看不清,视频要更清楚些


指路微博t1俱乐部釜山日记第二集(快给我看!)b站没有发,应该是最近节奏的原因,评论区也关了

是谁看见姑妈把手搭在哥哥肩膀瞬间搭上去的我不说


摄影师问有没有更自然的姿势,壳把手搭在文老师身上大概(图片可能看不清,视频要更清楚些


指路微博t1俱乐部釜山日记第二集(快给我看!)b站没有发,应该是最近节奏的原因,评论区也关了

勿扰小姐姐

这就是传说中的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吗

这就是传说中的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吗

勿扰小姐姐

因为小羊连续剧似的追你哥吃醋了?

因为小羊连续剧似的追你哥吃醋了?

勿扰小姐姐
三代中野 无聊拼了下图,看ta...

三代中野


无聊拼了下图,看tag勿ky,铁血壳右人,鸡壳花壳黑白过去式,文壳彩色现在式。虽然鸡哥现在已经回到T1当教练,但对于壳来说,也只是教练不再是打野

三代中野




无聊拼了下图,看tag勿ky,铁血壳右人,鸡壳花壳黑白过去式,文壳彩色现在式。虽然鸡哥现在已经回到T1当教练,但对于壳来说,也只是教练不再是打野

勿扰小姐姐

你们中野究竟什么关系,文老师别贴了别贴了,你看看你把你哥贴成什么样了

你们中野究竟什么关系,文老师别贴了别贴了,你看看你把你哥贴成什么样了

勿扰小姐姐
孩子懂事了会夸哥了,奖励一把豹...

孩子懂事了会夸哥了,奖励一把豹女

孩子懂事了会夸哥了,奖励一把豹女

Cynthia丶

“내 고양이”(我的猫咪)

“내 강아지”(我的狗狗)


有参考模版x 话说大家觉得文二更像哪种狗狗呢?


(没有决定好以及很少很少画动物,所以就参考模板画的柯基OTL)今天对抗赛开幕战输了有点可惜,我要多拜拜大龙了!早发现问题早调整吧x不过文二那个上路highlight镜头太帅了!!!一定要看!!


“내 고양이”(我的猫咪)

“내 강아지”(我的狗狗)



有参考模版x 话说大家觉得文二更像哪种狗狗呢?


(没有决定好以及很少很少画动物,所以就参考模板画的柯基OTL)今天对抗赛开幕战输了有点可惜,我要多拜拜大龙了!早发现问题早调整吧x不过文二那个上路highlight镜头太帅了!!!一定要看!!


♚勿扰

【文壳】我比流言蜚语更早认识你

♚最近节奏有感而发文

♚难得一见走温柔人设的文老师

♚还好赶在msi开赛前写出来

♚t1加油,相赫加油,弟弟们加油,只要22摊没触到我底线,我就不会脱粉,评论区的姐妹也控制一下语言哈,别太激烈了

♚msi我们中野真是疯狂上分,等结束后的一周会剪视频的,如果有其他姐妹剪了我就不剪啦


最近李相赫的状态有些不对劲,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即使他跟以前没什么两样,照常吃饭睡觉训练,但整个人都是低气压的感觉,也不怎么跟弟弟们开玩笑,一起玩耍了,像是有意的躲着他们,独自承受这些,李相赫可不是那种会把自己的脆弱展现给别人的那种人。


可能是最近的网络评论吧,即使李相赫再怎么强大,面对......

♚最近节奏有感而发文

♚难得一见走温柔人设的文老师

♚还好赶在msi开赛前写出来

♚t1加油,相赫加油,弟弟们加油,只要22摊没触到我底线,我就不会脱粉,评论区的姐妹也控制一下语言哈,别太激烈了

♚msi我们中野真是疯狂上分,等结束后的一周会剪视频的,如果有其他姐妹剪了我就不剪啦





最近李相赫的状态有些不对劲,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即使他跟以前没什么两样,照常吃饭睡觉训练,但整个人都是低气压的感觉,也不怎么跟弟弟们开玩笑,一起玩耍了,像是有意的躲着他们,独自承受这些,李相赫可不是那种会把自己的脆弱展现给别人的那种人。


可能是最近的网络评论吧,即使李相赫再怎么强大,面对铺天盖地的恶评,心里多多少少都会有点难过,特别是看在以前说多么多么喜欢自己的粉丝,却因为舆论就脱粉,还有脱粉回踩的。


作为t1大哥的文炫竣,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关心一下自家哥哥,除开他喜欢李相赫这条,作为队友的他,也会去互相鼓励安慰他哥。


文炫竣经常在网上冲浪,当然看见了这些舆论,他也为李相赫感到委屈,明明一切都跟他无关,却什么事都怪到他头上,莫名其妙的背了黑锅带了波节奏。


“相赫哥。”文炫竣在酒店训练室找到了独自一人玩jump king的李相赫。


李相赫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没什么起伏,“嗯?”


好嘛,连称呼都没了。文炫竣知道他哥现在不是很高兴的样子,看来这次舆论的冲击属实有点大。


他想着该怎么安慰李相赫,但又让他听不出来,毕竟他哥是个多么骄傲的人啊,出道十年在别人的面前哭过的次数那是少之又少,一般他都不会哭,除非忍不住。


想到方法了。


“相赫哥,现在方便陪我聊一聊嘛,咱们接下来面对的强敌让我现在有点紧张。”


文炫竣拉开李相赫旁边的椅子坐下,笑着对他说。


李相赫听见他这么说,停下了控制jump king小人继续跳跃,转头看向文炫竣,来了一场中野之间的交流。


文炫竣很黏他,而且依赖他,李相赫对于这点非常清楚,既然现在弟弟需要他的帮助,他总不能视而不见吧。


即使李相赫并没有说什么,但他转向自己的动作,让文炫竣明白果然他哥还是心里有他,于是他笑得更放肆了。


“相赫哥从我小学开始就一直是我的偶像,不仅是我的偶像,也是许多年轻人心中的第一人。”


“实不相瞒,我来t1参加青训也是为了想和哥同队,不仅是我,在t1青训队的许多人也都是为了跟哥在一起才参加的,哥肯定也知道崔佑齐那家伙宁愿推掉北美来的大合同,也要留在t1的事吧。”


“但幸运的是,我成为了哥的打野,我想陪着哥一起参加比赛,一起拿下冠军,一起建立属于我们的王朝。”


“很多人都说哥很难相处,不近人情是个很沉闷的一个人,但他们哪儿有我们这么朝夕相处的队友懂啊,我们相赫哥可温柔了,我切fmvp蛋糕的时候哥就一直担心我会不会切到手...诶诶,哥你别打我,我这不是夸你嘛。”


李相赫本来是面无表情的听着,可是后面越听越不对劲,直到切蛋糕那段,他忍不住出手试图打断文炫竣的讲话。


文炫竣知道李相赫这是害羞了,他哥总是这样,一直温柔的对别人好,文炫竣无视了李相赫对他幽怨的眼神,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


“相赫哥明明是个很温柔的哥哥,之前20年skt老队员的团综哥对sky前辈也是这样,嘴硬的说自己不记得了。”


最听不得别人说这些的李相赫有点嗔怒的说道,“好了,文炫竣,你到底想说什么。”


“嘿嘿,哥你别生气嘛。”文炫竣怕李相赫真的被自己惹生气,连忙稳住他哥。


“我想说的是,无论外界怎么看待相赫哥,相赫哥一直是我心中最温柔的哥哥,最负责的前辈,最关心队友的人,不只有我自己这么想,我相信无论是t1现在的队员还是skt以前的队友,他们也是这样想的。”


“所以哥,不必在意别人对你的看法,我们永远是你的避风港,弟弟们永远站在你这边。”


“我们比流言蜚语更早的遇见你,知道哥承受了很多,也很累,但哥一定要坚持下去,相信自己也要相信我们。”


李相赫算是听明白了,文炫竣应该是看了最近的新闻在安慰他呢,没想到他一个前辈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居然还被后辈给安慰了。


“文炫竣。”


“在呢,哥。”


“晚上陪我去沙滩打卡人形立牌吧。”


低气压了几天的李相赫,难得一见会露出笑容,文炫竣知道自己的安慰起作用了,用力的点点头。


“好勒相赫哥。”






♚勿扰

【文壳】潜.规.则

♚职场au

♚纯情处男新人文x玩火野猫总裁壳

♚这只是同人文,要是有姐妹遇到潜规则,一定要反抗抵制,保护好自己!

♚搞这个花了我一个多小时,老坟头不愧是你


密码0507 


♚职场au

♚纯情处男新人文x玩火野猫总裁壳

♚这只是同人文,要是有姐妹遇到潜规则,一定要反抗抵制,保护好自己!

♚搞这个花了我一个多小时,老坟头不愧是你


密码0507 

 

♚勿扰

【文壳】天上掉下个文妹妹

♚依旧有ooc预警

♚一个沙雕文,关于吃醋的文老师被侄子耍了的事

♚文老师的话来自林黛玉语录(我爱林妹妹,真不是黑粉

♚私设文壳两人是交往多年的地下情


文炫竣趴着桌子上一脸忧愁的观看他哥的采访视频,看着弹幕评论里清一色的“好配”“两人什么时候结婚的言论”心里更加不舒服了,硬生生的把自己拗成一个痛经少女造型。


年近三十岁的李相赫每次采访都躲不掉“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生”“有理想型吗”“现在有比较中意的人吗”等等一系列关于感情上的问题,为他征集女朋友。


其实他很想说一句,他根本就不喜欢女生,他喜欢男生,而且已经有男朋友了,可是在韩国这个严重崆峒的环境里,即使他是faker...

♚依旧有ooc预警

♚一个沙雕文,关于吃醋的文老师被侄子耍了的事

♚文老师的话来自林黛玉语录(我爱林妹妹,真不是黑粉

♚私设文壳两人是交往多年的地下情



文炫竣趴着桌子上一脸忧愁的观看他哥的采访视频,看着弹幕评论里清一色的“好配”“两人什么时候结婚的言论”心里更加不舒服了,硬生生的把自己拗成一个痛经少女造型。


年近三十岁的李相赫每次采访都躲不掉“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生”“有理想型吗”“现在有比较中意的人吗”等等一系列关于感情上的问题,为他征集女朋友。


其实他很想说一句,他根本就不喜欢女生,他喜欢男生,而且已经有男朋友了,可是在韩国这个严重崆峒的环境里,即使他是faker,他也不敢公开自己已经有同性恋人,只好不厌其烦的问答一遍又一遍。


对于李相赫来说,还是男生更加容易相处些,毕竟他的生活除了LOL就没有其他什么了,而且社交也是少之又少,能不出门就不出门,更别提去参加什么联谊交些女性朋友。


李相赫有同性恋人这件事,在t1都成了一个公开的秘密,一开始大家也是很惊讶,没想到男酮竟在我身边,但一想到他们这一路走来的不容易,都默默的帮着他们打掩护。


李民衡看见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文炫竣,出于对队员的关心,于是走过去询问了一番。


“文炫竣,你怎么在这里趴着,你没跟相赫哥一起吗?”


文炫竣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问答道,“唉,相赫哥去参加一个综艺了,下午才回来。”


“哟,那你一个人怎么?”


“不高兴。”


文炫竣把手机举给李民衡看,李民衡这才明白,这家伙又吃那些女主持的醋了。


“明明我才是相赫哥的男朋友,评论区里的都觉得这个女主持才配得上相赫哥,就因为她温柔。”


李民衡翻了个白眼,但还是礼貌性的安慰了几句,“你知道的,相赫哥不公开是为了你好,今年打完他就要退役了,而你还能在赛场上待上几年,要是真公开了,你知道咱们国内这环境,那可是百害无利啊。”


文炫竣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但我就是怕相赫哥会喜欢上别人的温柔。”


李民衡听见这话,翻白眼的频率加重了,屁嘞,谁不知道李相赫从你一入队就是无限的偏爱,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吗?


于是李民衡决定恶搞一下文炫竣,谁叫他又在自己面前秀恩爱,臭小子。


“这不还好办?只要你比她们更温柔,相赫哥就不会喜欢上别人,比如,你可以向中国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学习一番。”


“真的?”文炫竣的语气充满了怀疑。


李民衡真挚得不能再真挚了,一脸人畜无害的看着他,点点头,“真的。”


等李相赫参加完综艺节目回来时,他肯定想不到自己将会迎来一个什么样的文炫竣。


李相赫回到t1基地,准备把节目组送的礼物都挨个挨个分给正在练习的队友,当他递给文炫竣时,谁知文炫竣突然冒出一句。


“是单送我一个人的,还是别的弟弟都有呢?”


李相赫:???


“炫竣,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这样说话了。”


好巧不巧,崔佑齐刚好从外面回来,看见李相赫手上满当当的礼物,就知道他哥又白嫖了,于是习惯的从他哥手上拿了一份,还说了声“谢谢相赫哥。”


看见这情景,本来就在吃醋的文炫竣,现在更加不淡定。


“好啊,原来还有别人份的,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


李相赫愣住原地,这是不喜欢礼物还是怎么了,这孩子今天吃错药了吧。


“炫竣不喜欢的话,那我还是收走了。”


“哼,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


李相赫现在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救命啊,谁能把以前小逗比的文炫竣还给他,而不是现在一副像是受了委屈似的小姑娘。


李相赫试探性的一问,“那炫竣还要吗?”


“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他。”


李相赫搞不懂文炫竣现在所想,这手上的礼物送也不是,不送也不是。呵,他李相赫是有什么没见过的,啊不好意思,面对这样的文炫竣,他可还真是没见过。


此时此刻,李民衡的出现如同天下降神明,让李相赫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相赫哥回来了啊。”


李相赫连忙把李民衡拉到一遍,也顾不上什么送不送礼物了,询问了一番文炫竣的状况。


“民衡啊,你知道炫竣这是怎么了吗?是受了打击还是?”


李民衡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文炫竣,笑着说,“没事的哥,文炫竣这小子最近沉迷于红楼梦无法自拔,他现在在学习书中的林黛玉呢,不用担心。”


“林...林黛玉?”


“嗯,就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那个林黛玉,你也可以叫他文黛玉。”


“这样啊。”


得知不是文炫竣精神方面出问题,李相赫松了一口气,对于自己恋人沉迷于读书的这件事自己还是非常支持的,毕竟他空闲的时候就喜欢看书,只是文炫竣这样是不是有点走火入魔了?


于是,沉迷于立林黛玉人设的文炫竣好几天都没能跟李相赫同房,等文炫竣反应过来才明白,自己这是被李民衡耍了。


文炫竣咬牙切齿的说,“李民衡,你给我等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