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文字

760.4万浏览    27.1万参与
裴青

我其实并不孤僻,甚至可以说开朗活泼。但大多时候我很懒,懒得经营一个关系。

还有一些时候,就是爱自由,觉得任何一种关系都会束缚自己。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知音难寻。

我老觉得自己跟大多数人交往,总是只能拿出自己的一个维度,很难找到一个像我一样兴趣一望无际的人。

/送你一颗子弹/刘瑜

我其实并不孤僻,甚至可以说开朗活泼。但大多时候我很懒,懒得经营一个关系。

还有一些时候,就是爱自由,觉得任何一种关系都会束缚自己。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知音难寻。

我老觉得自己跟大多数人交往,总是只能拿出自己的一个维度,很难找到一个像我一样兴趣一望无际的人。

/送你一颗子弹/刘瑜

靑余

“在北平即使不出门去吧,就是在皇城人海之中,租人家一椽破屋来住着,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得到青天下驯鸽的飞声。从槐树叶底,朝东细数着一丝一丝漏下来的日光,或在破壁腰中,静对着像喇叭似的朝荣的蓝朵,自然而然地也能感觉到十分的秋意。”

-

郁达夫

“在北平即使不出门去吧,就是在皇城人海之中,租人家一椽破屋来住着,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得到青天下驯鸽的飞声。从槐树叶底,朝东细数着一丝一丝漏下来的日光,或在破壁腰中,静对着像喇叭似的朝荣的蓝朵,自然而然地也能感觉到十分的秋意。”

-

郁达夫

梁苎

我要你确定,我要你肯定,我要你说爱就是爱,讲喜欢便眼里都是笑意,我要你,真的决定。

我要你确定,我要你肯定,我要你说爱就是爱,讲喜欢便眼里都是笑意,我要你,真的决定。

温酒.
第一次来lofter发东西em...

第一次来lofter发东西emmm也不知道说啥,总之希望和大家好好相处!!!俺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第一次来lofter发东西emmm也不知道说啥,总之希望和大家好好相处!!!俺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良人掌心糖纸鹤

【名院/全员】盖错了房子我也能拆了垒新的!

点梗,连载向

AU

MG大学校草们之间的那点事


沙雕向预警

明侦客串预警

时间逻辑线索杂乱预警


爱情是他们的(不上升)

(不算甜的)小甜饼是你们的

ooc是我的


今天也是快乐搞事的一天,最后给“东春组”发了一点糖,毕竟接下来可能不太能看到这恋爱中的一对了(期待各位老师明天在狼人杀中的交锋啊,搓搓手~)

——————————————————

[三]

如果邵明明听得到我评论的画外音的话,一定表示大加赞同

哥哥趁现在赶紧去要联系方式啊找我有什么用!

所以说学霸的脑子也不总是好使的

尤其是遇到令人“智熄”的爱情的时候

郭文韬光是在操场外隔着大老远看见...

点梗,连载向

AU

MG大学校草们之间的那点事


沙雕向预警

明侦客串预警

时间逻辑线索杂乱预警


爱情是他们的(不上升)

(不算甜的)小甜饼是你们的

ooc是我的




今天也是快乐搞事的一天,最后给“东春组”发了一点糖,毕竟接下来可能不太能看到这恋爱中的一对了(期待各位老师明天在狼人杀中的交锋啊,搓搓手~)

——————————————————

[三]

如果邵明明听得到我评论的画外音的话,一定表示大加赞同

哥哥趁现在赶紧去要联系方式啊找我有什么用!

所以说学霸的脑子也不总是好使的

尤其是遇到令人“智熄”的爱情的时候

郭文韬光是在操场外隔着大老远看见一个身形就已经心脏哐哐跳了,还能在六神无主的时候想起来找明明已经是不错的了

可能这就是学霸的真爱之路吧

反正邵明明不懂

因为他现在被脚下生风的文韬一口气拖到大操场,脑子已经甩飞了

不知道是不是放在男生身上,快和不行,总是要发生点儿必然联系

比如文韬现在就很快,但是依然不行

邵明明被突如其来的刹车差点甩出去一个飞吐

回头却看见文韬整个人都是灰色的

别说篮球队了,现在操场上根本没剩几个人

夏天变天很快,刚才还是万里晴空,现在乌云密布,马上就要下雨了

这极不给力的天气大概就像极了文韬心情的颜色吧

邵明明不知道说什么安慰他,毕竟他的口才主要体现在打鸡血,灌鸡汤平心伤这种事儿大多都是齐妈来

要是齐妈在就好了

当然邵明明没有说出来

好在大神就是大神,意志力是常人不能比的

文韬愣了一会儿很快就恢复平常,只是缓缓叹了一口气,说了句:

“大概是我们没缘分吧。”

邵明明听了别提多心疼

“怎么会呢?只是不小心错过去了,你看学校这么大,你们这么短的时间就遇到两回,你还能隔这么远就认出他,说明这就是缘分啊,这次也只是不小心的,没事的……”

“嗐,缘分不也都是巧合吗?我也是从这里一走一过,看见一群白T恤里唯一一件绿色外套,就多看了那么一眼,也没想过是他。”

文韬揉揉他,表示别担心,不必和他共情

其实很多人的人生里都有错过吧,要紧的不是我们记住了“过”,而是我们往往在沉迷“错”

文韬确实失落自己犯蠢错过,他惋惜的是,这是他人生第一次真真切切的体会到心动,很可惜,或许再也没有体会的机会了

但也不要紧,就像巧合这么神奇的东西是他无法控制的,放平心态才是最重要的,明明也没必要陪着他伤神

小齐说的对啊,他们社团里的人果然都很好

“绿色的外套?深绿色吗?”

“嗯……差不多?大概就是那种绿色的格子衬衫,你——”文韬正要再问,却突然手机响了

“喂?班长?”

“文韬,今天临时班会,还有五分钟集合,你是不是忘了?”他们班集合向来准时,就少文韬一个作为班长还是挺担心的

毕竟这是开大会,去晚了就没座了

“哦对!不好意思,我现在马上过去!”

光顾着找人,文韬都忘了今天还有临时班会的事情

“不好意思啊明明,我先走了,回头再联系!”

文韬就这么急急忙忙走了,邵明明却没急着走

“深绿色的格子衬衫,篮球队,戴眼镜……”

图书馆不能查监控的话,不知道操场行不行?

邵明明正想着,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喊他

“邵明明?”

一回头,就看见朗东哲和王春彧十指相扣从远处走来

一下将邵明明从沉思的海洋拖回柠檬味的现实

“明明?真是你,你怎么在这儿?”

“王老师啊,我说打扫操场卫生,你信不信?”

王春彧知道是邵明明调侃他,不自觉想抬手掩饰一下尴尬,却发现想抬的那只手还被郎东哲握着,还是十指相扣的样子,一下慌的脸从耳朵根儿开始泛红

郎东哲倒是无所谓,把手松开,反而把整条胳膊都挎到王春彧肩上

“巧了,我们也是。”

邵明明表示我信你个鬼

“别,我们不一样,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谁呀?”

“刚才操场上有一队打篮球的,里面有一个穿绿色格子衫的,正好你们在这儿周围一下午了,有见过吗?”

王春彧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表示实在没有印象

“操场这么多人,就一件绿衣服,不刻意看的话,任谁也想不起来吧。”

果然这么点儿线索还是不好找啊

邵明明虽然早知道结果,但是还是不免失望

“绿衣服不好找,可是今天打篮球的就一队啊!”

?!

“郎老师!你知道今天谁在操场打篮球?”

“我记得是心理学系的吧,昨天我们体育课的时候有人来问大勋老师今天用不用场地的,好像就是他们。”

邵明明整个人都激动的不行

心理学系,一下划这么小的范围一定找得到的!

“太棒了郎老师!干的漂亮!以后王老师在您那儿随便用!想借出去多久就借出去多久!”

王春彧一脸懵逼,全然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让人卖了

只是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一阵震动

嗯?唐九洲?

“喂?”

“王老师你看见邵明明了吗?邵明明丢了!我回来就看见咨询室大门开着,他手机也不拿人就没了!我问了好几个人都说没看见,你见过他在哪儿了吗?”

王春彧觉得自己只听见了前三个字,后面耳朵就聋了

手机慢慢转出去,他还没开免提,足以让面前的邵明明听到电话里讲什么了

“妈呀,我都忘了!是九洲给我带吃的回来了!”

“哎呦邵明明你吓死我了!你怎么手机也不拿,我以为谁把你拐了!”

“哎呀,没丢没丢,我和王老师和郎老师在操场呢,我这就回去,等着我哈!”

邵明明匆匆挂了电话,谢过王春彧和郎东哲赶紧往回跑

王春彧一脸凌乱,转头看看朗东哲,对方摊手表示做不出解释

“咱俩下午围这儿走了一圈儿,我还真不记得我看过,我记忆力挺好的呀!”

“正常,何况你不是背对着,就是注意力不在操场,怎么可能看得到。”

背对?咱俩走路不是一个方向吗?

“什么时候?”王春彧问他

郎东哲微微一笑,重新牵起他的手

“你注意力不在的时候啊!”

“?”

“你猜!”

王春彧想了一会儿,突然像是get到了什么,脸一下就红了,捂着半张脸快步往前走,手又忘了还握着郎东哲的没有放

郎老师在后面推推眼镜表示

学生会搞操场卫生什么的

真是太好了

天外阁文聿
长夜深幽恻,闲步林已深 此间年...

长夜深幽恻,闲步林已深

此间年将至,烟火了余痕

踱步路辗转,未觉风更昏

残星伴隐月,萧瑟难再分

行途林隐没,望眼皆石门

横座不同色,试开怕诡真

此地从未至,风冷月难沉

归家路何在,身薄无分文

毕竟年将至,哪处寻来人

推门金黄开,刹那欲发昏

重回少年日?满屋皆亲人

这方诉相知,那方问何春

乱遭喧哗起,都为黄泉人

退步往回转,关门回首嗔

惊见鬼怪面,眦眼獠牙魂

疾跑不敢留,遥星月更深

重回林外地,远处似有人

推门久不见,片刻又狂奔

此貌竟似吾,耳侧传音尘

君往何处看?不若留此斟

同饮一壶酒,阴阳彼共存

风狂叶自语,忽传呼喊声

惫倦回首望,来者胡图恩

2020...

长夜深幽恻,闲步林已深

此间年将至,烟火了余痕

踱步路辗转,未觉风更昏

残星伴隐月,萧瑟难再分

行途林隐没,望眼皆石门

横座不同色,试开怕诡真

此地从未至,风冷月难沉

归家路何在,身薄无分文

毕竟年将至,哪处寻来人

推门金黄开,刹那欲发昏

重回少年日?满屋皆亲人

这方诉相知,那方问何春

乱遭喧哗起,都为黄泉人

退步往回转,关门回首嗔

惊见鬼怪面,眦眼獠牙魂

疾跑不敢留,遥星月更深

重回林外地,远处似有人

推门久不见,片刻又狂奔

此貌竟似吾,耳侧传音尘

君往何处看?不若留此斟

同饮一壶酒,阴阳彼共存

风狂叶自语,忽传呼喊声

惫倦回首望,来者胡图恩

2020年1月18日19:59

天外阁文聿/魔方门

猫.

关于他(1)巧克力

 *有关初中生早恋

 *文笔欠佳


    后来我吃过各式各样的巧克力,贵的,便宜的,苦的,甜的,都没有那年他一半,我一半,只有五角钱的巧克力好吃了。

     初中的恋爱是怎样的,不同于地下恋情,我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感情,十四岁就遇到了,可以说太早,可是在一起的那段回忆,却是终生难忘的。

      是冬天,他的棉衣是蓝色的,同样的时间,是午饭后去教室的那个时间,这个时间段,同学们总是会从学校小柜台买些零食回来...

 *有关初中生早恋

 *文笔欠佳



    后来我吃过各式各样的巧克力,贵的,便宜的,苦的,甜的,都没有那年他一半,我一半,只有五角钱的巧克力好吃了。

     初中的恋爱是怎样的,不同于地下恋情,我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感情,十四岁就遇到了,可以说太早,可是在一起的那段回忆,却是终生难忘的。

      是冬天,他的棉衣是蓝色的,同样的时间,是午饭后去教室的那个时间,这个时间段,同学们总是会从学校小柜台买些零食回来吃,他也不例外,只是那天给我的巧克力与往常一样将巧克力放在衣服里兜里,化掉了。最后它的下场是被丢进了垃圾桶。

     我们是从冬天在一起的,我们是在夏天分开的。所以我是喜欢冬天的。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初中啊,太早了确实。

柒月令
与你的每秒都是回忆 恋爱好甜是...

与你的每秒都是回忆

恋爱好甜是我得不到的😶

与你的每秒都是回忆

恋爱好甜是我得不到的😶

朝俞今天发🔪了🐴

所见所想

人生常态就是跑半站路去追一辆擦肩而过的公交

人生常态就是跑半站路去追一辆擦肩而过的公交

你是我的√

不开心(´╥ω╥`)

「那个夏天的蝉鸣比哪一年都聒噪,教室窗外枝桠疯长,却总也挡不住烈阳。」——某某


「这个冬天的雪比哪一年来的都要晚,卧室外面阳光肆意,却驱散不了心里的寒冷。」...


「那个夏天的蝉鸣比哪一年都聒噪,教室窗外枝桠疯长,却总也挡不住烈阳。」——某某



「这个冬天的雪比哪一年来的都要晚,卧室外面阳光肆意,却驱散不了心里的寒冷。」

                                                        ——我说

陨星

恶意

好,很好,太好了。她心想。现在她终于被完完全全地卷入到这里了,尽管是以非自愿的形式。


她现在本该在煮着茶,读一本严肃的正经文学,比如《玫瑰与雪》,那本自从被推荐后便由她从另一个人手中淘宝而来的二手货,闭着封面和一手货一样新地在她家继续积灰。又或者,她该思考一些更有意义的问题,被更高级的困扰所困扰,比如说怎么从一个朋友那里要回借出了五个月的一万元钱,以及他说分手时没有明说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而不是坐在这里,不由自主地掺和、回想这件破事。


她无不气愤。因为之前她对他(另一个他,不是说分手的那个)甚至都没有什么印象。贴标签的话他是个浮夸的男人,总想着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但他有些讨厌并...

好,很好,太好了。她心想。现在她终于被完完全全地卷入到这里了,尽管是以非自愿的形式。


她现在本该在煮着茶,读一本严肃的正经文学,比如《玫瑰与雪》,那本自从被推荐后便由她从另一个人手中淘宝而来的二手货,闭着封面和一手货一样新地在她家继续积灰。又或者,她该思考一些更有意义的问题,被更高级的困扰所困扰,比如说怎么从一个朋友那里要回借出了五个月的一万元钱,以及他说分手时没有明说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而不是坐在这里,不由自主地掺和、回想这件破事。


她无不气愤。因为之前她对他(另一个他,不是说分手的那个)甚至都没有什么印象。贴标签的话他是个浮夸的男人,总想着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但他有些讨厌并不是因为他浮夸,似乎现在所有的人都像他这个样子,浮夸构不成太大的讨厌的理由。他像是个半流体,史莱姆那种浑身散发着粘液的,半流体。和女朋友非常恩爱,如果你看的到一个,就一定能看到另一个,形影不离就像狗皮膏药和小广告背对背拥抱,天生一对。或许是那黏糊劲儿,或许是狗皮膏药上难闻的味道,或许是小广告没有拥抱的那面无法遮蔽的不雅,她总是自动回避。


她曾庆幸,他俩黏在了一起而不是黏在了其他的什么电线杆上,她依然庆幸着,但也有些痛恨小广告的小。史莱姆身上总有着那么充足的粘液,以至于他肆意的喷洒甚至喷洒到了她的身上。


她用了半辈子学会谦卑,别总把自己当成个特殊的什么人物,大部分是从她最爱的人和最爱她的人身上学会的,这样对自己和他人都好,他们会说她成熟了,谦卑还有个优雅的表现叫体谅。可他这样那样的举动几乎快要成功的唤起她往日的疑窦,打破她的优雅。


他总在暗中对她眨眼,尽管没人看见。他记得她的生日,微信上发了生日快乐,当天的朋友圈还莫名其妙文艺地推荐了一首她网易云常听的歌,现在那首歌在我喜欢的第98首,尽管他从不送礼物。他偶尔给她的封面点赞,尽管他从不在朋友圈里给任何不是他女朋友的女性点赞。


这些本都不足以让她多想他一秒,直到昨天。


她来找她,让她离他远点。


“我以为你是一个挺正直的人。”


她听了想笑,可身体只是莫名其妙地颤抖,为这莫名其妙的衔冤。她听着一个巴掌拍不响,几乎就要把巴掌扇向那个人的面颊,把它从雪白一片的粉末扇成有自己指印起伏着的印第安山脉,让她看看一个巴掌能不能拍响,让她闭上自己那迷人的小嘴以让它更加迷人。但她没有,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或许紧绷地连后座都没靠到,缄默着机械抬起玻璃杯,无声抿茶,无声消化,愤怒和茶叶,无声放下,再无声反复。期间服务员来添过四次茶,有两次较晚,一次特别晚。杯子里已经没茶了但杯子是玻璃的是透明的,如果端起空杯子喝空气会很傻虽然她很想这么做,但她没有。她好像在对着她笑,效果好像是让她更加愤怒更加口不择言。然后服务员来了但她添茶的时候杯子里的茶叶好像还没干掉,所以她来的不算太晚,她原谅了她,只不过仍旧好奇她怎么会忽略这么热闹的一个地方。


周围的人都在看,不明目张胆地用明目张望着,调剂他们没有生存意义的生活。对面的她码出一二三四五好多好多事情,她好像在听另一个人的故事,可大家都在看她,好像这些都是她做的。什么时候认爸爸也这么积极就好了,虽然她不想当他们的爸爸,他们也不可能这么积极的认她而不是一个更有权势的人当爸爸。


她有点走神。老毛病,一遇到恶意,纯粹的恶意她就喜欢不由自主地走神,有时想想这些人是经历了什么才能这么闲得慌,有时想想正义什么时候才能贯穿人性的阴暗,怪谈为什么受欢迎,民主到底是怎么成功的,孔子有没有和女人睡过觉。然后她对她实施了她想对她实施却没实施的那个巴掌,好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用整个咖啡馆都听得到的音量歇斯底里了一通,哭着跑了。有人拍照没关声音,但她声音都这么大了装作没听到也无所谓。


她拎了包,抹了抹脸,也准备离开,服务生拦住了她:


“小姐,请您付账。”


现在她坐在家里回想,这一切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怎么这么多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她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也许他说分手的没有说出口的那个理由也在这件事里,她必须仔细想想,把它搞清楚。


可她已经为那个理由找了其他的借口:自己想得太多、太离奇,自己感兴趣的很少有他感兴趣的而他感兴趣的自己也很少感兴趣,还有她说的太少。


也许这又是一个理由。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她问自己。


虽然自己是一个哑巴,但总不至于也是一个瞎子,聋子。


也许整件事情就是一个纯粹的恶意。

芸阴

无题

“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啊。”

                                  ——《长歌行》夏达

         “你知道的,我日思夜想的是什...

“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啊。”

                                  ——《长歌行》夏达

         “你知道的,我日思夜想的是什么,那么你的答复呢?”我再一次抬头望着他的双眸,那是一双绿色透明而又迷人的眼。我的内心如此渴求,千般万般只求一个答案以结束这淫乱而又疯狂的生活。也许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读不懂自己的心,更别说他的心。我的目光灼灼却几乎充满了哀求。

         “琼,我想我们也应该再聊聊,去杜乐丽花园怎么样,那里……”他慌乱地躲避我眼神,一只手不安地搓着昂贵的天鹅绒袖口。

          “别说了。”我走上前把头埋在他胸前,不住地哭泣起来。“你知道今天是八月吗。”约翰一怔,可能是尴尬于忘记了杜丽乐花园在只在九月到五月开放,又可能是惊异于以往在大庭广众之下作为贵妇形象出现的我竟会有如此失礼的时候。他任凭我在他胸口哭泣,哪怕这糟蹋了他昂贵的丝绸领口,渐渐地他抱紧了我:“琼,我想我们彼此还需要考虑一些时间。”

           我推开了他,纵然我知道我平时精致令人羡煞的妆容此刻一定惨不忍睹,但我已经不在乎这些了,我盯着他的脚尖,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却始终回不到平时优雅从容的模样,我尽量让自己的嗓音不颤抖,尽量平静地说:

          “约翰。”

          “嗯。”

          “我要离开你。”

         是的,我要离开那个有着英雄式伟岸身躯,五官立体棱角分明,永远留着充满男人味胡渣,外套上总是留有淡淡雪茄味的他,结束这淫乱的婚外恋生活,纵使我十分爱恋着他,甚至说是狂热,像是一只鸟,贪恋雨后的树枝。哦,我亲爱的爱人啊!

           只是,我的自尊心不可能让我一辈子只能当个卑微的情妇。我可是社交场上公认的美人,伯爵的独生女,美丽知性的巴黎之花。

          约翰先是惊异地看了我一眼,随后用一种,也许我一辈子都看不透的奇怪神情看着我,像是释然,像是不舍,像是希腊式的狂热爱意,又想是博尔赫斯式的极致忧伤,我闭上了眼,金色的睫毛大幅度地颤动,我在等,等一个吻,最后他只是说了声:“再见。”我没有回应他,只是转身径直离开,

           我的要求只不过是,和丈夫一起在阳光普照下走过香榭丽舍大街——只是这样罢了。

          谢谢你,我曾经很快乐。

          ……

          这天我挽着丈夫的手走在香榭丽舍大街上,我的丈夫长得不算太高,甚至总是佝偻着背,我昔日的朋友见到他,都会发出一阵怪叫:“瞧啊,这不是街边诊所的道恩医生嘛。”语气极尽戏谑,丈夫总是尴尬地扶一扶他笨重的黑框眼镜干涩地笑笑,而我总是什么也不说,望着远方,毕竟她们的丈夫不是将军就是伯爵啊。

           我的丈夫向我求婚的时候,我的父亲极力反对,而我的母亲很欣赏我丈夫的老实本分。

           父亲和母亲争吵:“和一个没有感情基础的人结婚是不会幸福的!”

           “那我们的感情基础呢。”

           父亲呆呆望着母亲,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啦,是啊,父亲和母亲长达八年恋爱,伯爵长子和将军长女,门当户对情投意合,但在结婚仅仅一个月,父亲找了个情妇。

           我和丈夫此时正准备去杂货店买些打折品,虽然父亲给我准备了一笔价格不菲的嫁妆,但我的丈夫为人节俭,我倒是深受他的影响——从一个不可一世的高门贵女,到一个普通的市井妇人,两种身份的转化用了整整几十年,是啊,也只有时间这一种东西,能磨去那年轻气盛的棱角。

       突然,我的视线撞入了一双绿色深邃的双眸,纵然他的眼角布满岁月的痕迹,那双眼睛始终是那样迷人。

           “好久不见。”他先开口了。

           “好久不见。”我微微一笑,保持着年轻时的优雅与从容。

           “三十年了吧。”他的眼神炽热而又深情,我突然很想哭。

           “是的,先生。”

           “三十年过去了,岁月倒是不曾蹉跎你几分。”

          “先生说笑了。”三十年了,我以为我和他再次相见再也不会认出彼此,没想到我和他还是那么默契,一言一语丝毫不显生疏。

           远处一个小女孩跑了过来大喊着:“外公,外公!”

           他抱起了她。

           远处那个年轻女子,我认识——约翰的独女,四十年前她四岁。

         我又笑了,只是不再像第一次听说他有个女儿时那般狼狈,我仍是那么的优雅从容:

          “那么,再见。”

         他没有回应我,就像四十年前的我一样,我又笑了,好似年轻时的风华绝代。

          曾经有人问我:“你后悔么?”后悔没有坚持嫁给他,后悔拒绝了无数青年才俊,后悔嫁给一个平凡的小人物。

我说:“重要吗?都过去了。”是啊,过了,说一切都毫无意义,会怀念吧,自己风华绝代,放浪不羁的青春,和曾经,那么那么,爱一个人,好像用尽毕生的力气。

           错过,终是错过了。

欧阳不是鹦鹉

一些话

2019年已经结束十几天了,日子过得乱七八糟的没有什么特殊的,沉浸在没什么区别的生活里像是一个木偶,朋友是支撑我前进的力量,我始终这样觉得,不管有多少人看到,我在用我的方式表达对他们的感谢,尾巴是许多动物最脆弱的部分,他们是2019的尾巴、我的尾巴。

2019年已经结束十几天了,日子过得乱七八糟的没有什么特殊的,沉浸在没什么区别的生活里像是一个木偶,朋友是支撑我前进的力量,我始终这样觉得,不管有多少人看到,我在用我的方式表达对他们的感谢,尾巴是许多动物最脆弱的部分,他们是2019的尾巴、我的尾巴。

云鹇_

〔词〕白日烟花

〔词〕过年了


以上纯属胡扯。


_云鹇


_"从来没有人看见黑色的烟花。"

_"可能它已经存在了,只是我们一直不知道"


——化学课焰色反应实验下课。

  是一首给不被发现的温柔,偷偷出现的关怀,和长久以来的陪伴的词。

本意:我想在大过年给你楼下放烟花因为我爱你。

——————————

名_白日烟花


红纸妥帖两边 三百日汇

窗头灯影幽微 再写再废

挑常常语气半句 遍布是谁

霜挠遍野三季 曾花葳蕤

烟火满尘土 此心无意为

再说年岁 曾有过白日明媚 归人迎归

再说从前 也见得爆竹声中 祝福成堆

唯独借守岁 祝你句好 词藻无山水

合理来一夜 相思不睡...

〔词〕过年了


以上纯属胡扯。


_云鹇


_"从来没有人看见黑色的烟花。"

_"可能它已经存在了,只是我们一直不知道"


——化学课焰色反应实验下课。

  是一首给不被发现的温柔,偷偷出现的关怀,和长久以来的陪伴的词。

本意:我想在大过年给你楼下放烟花因为我爱你。

——————————

名_白日烟花


红纸妥帖两边 三百日汇

窗头灯影幽微 再写再废

挑常常语气半句 遍布是谁

霜挠遍野三季 曾花葳蕤

烟火满尘土 此心无意为

再说年岁 曾有过白日明媚 归人迎归

再说从前 也见得爆竹声中 祝福成堆

唯独借守岁 祝你句好 词藻无山水

合理来一夜 相思不睡 称看烟火美

一心房 百句理亏 残存诗尾 独笑不憔悴

黑幕无声 流金坍碎


此处着意来说 相思无证

可我毕竟识你 长久已成

一番执拗又抬笔 说我爱你

终年不发声 幸而语音未哽

年岁两相恒 唯你扰长生

此日此时 我给你所有绚烂 奔涌一生

此刻此地 我赠你粉身碎骨 爆炸无声

待星光折皱 走出晚安 你我是白昼

虽天地慈厚  一日同舟 渺小复悠悠

我是你 节日绸缪 年关雪落 团圆大携手

从此岁月 归你眼眸



_"看,突然张开五指,恭喜你给自己放了一个烟花。"

_"如果它是黑色的,我白天陪你。"


——————————

_有多少人,没有吵架也没有离别,就是在长长长长的日子里一个不经意,就好久不联系。

_过年了想免俗不尴尬,只是动态里泛指想他,不敢让重逢是应酬新年好啊。

_想念就去说啊,不要丢了那个人。

_他可能也正在等你啊。

——————————

赠给我,多年的朋友。

和 将来的朋友。


舜华的似水流年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常照金樽里。

        ——李白《把酒问月•故人贾淳令予问之》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常照金樽里。

        ——李白《把酒问月•故人贾淳令予问之》


迷之阿欢

[原创诗词]戏子

段天涯,可笑风流,不过似花落。世人道,无情当数,绝色戏子。浪淘沙,策马倾尽,半生谁演。红颜笑,观春,杨柳细腰,尤物。

慢倾卑,饮罢还休,不惧风花骨。余音寄,可怜当是,疯魔成活。终场戏,淡漠嫣然,落幕无悔。再一曲,别姬,一生浮华,落尽。


一世浮华终不悔,来生归去也淡然。

段天涯,可笑风流,不过似花落。世人道,无情当数,绝色戏子。浪淘沙,策马倾尽,半生谁演。红颜笑,观春,杨柳细腰,尤物。

慢倾卑,饮罢还休,不惧风花骨。余音寄,可怜当是,疯魔成活。终场戏,淡漠嫣然,落幕无悔。再一曲,别姬,一生浮华,落尽。






一世浮华终不悔,来生归去也淡然。

Mapko-Q的小屋
记忆 M。 这辈子什么都不想有...

记忆

M。


这辈子什么都不想有

只想带着富可敌国的记忆

远去他乡


记忆

M。


这辈子什么都不想有

只想带着富可敌国的记忆

远去他乡


Mapko-Q的小屋

有你,是你

都有你,都是你

无处不在,故你如神

无时或释,故你似死

神、死、爱原是这样同体

我们终于然,终于否

已正起锚航向永恒

待到其一死

另一犹生

生者便是死者的墓碑

唯神没有墓碑

我们将合成没有墓碑的神

——《除夕·夜》木心

有你,是你

都有你,都是你

无处不在,故你如神

无时或释,故你似死

神、死、爱原是这样同体

我们终于然,终于否

已正起锚航向永恒

待到其一死

另一犹生

生者便是死者的墓碑

唯神没有墓碑

我们将合成没有墓碑的神

——《除夕·夜》木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