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文字原创

10334浏览    1419参与
叙晚

回归大海吧,我亲爱的孩子

  引子:闫仄言生来就该是大海的孩子,不过可惜的是,大海似乎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孩子,因为让他患上了深海恐惧症

  

————————————————————

  大概是在夏天将要结束的时候吧,他第一次来到了这片沙滩

  临近傍晚,这里的人都纷纷回家去了,只有几个在海边散步消食的,还有一个最为显眼的他

  虽然显眼,但他并不显得突兀,银白色的长发如浪花一般,仿佛下一秒就会融入这深不见底的海洋之中

  他不顾那些人的目光,找到了那片偏僻说礁石堆,敏捷的爬了上去

  他背对着人们,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那片海洋,坐在最高点晃悠着双腿,欣赏着落日的余晖

  他很喜欢大海这样蔚蓝的颜色,那和......

  引子:闫仄言生来就该是大海的孩子,不过可惜的是,大海似乎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孩子,因为让他患上了深海恐惧症

  

————————————————————

  大概是在夏天将要结束的时候吧,他第一次来到了这片沙滩

  临近傍晚,这里的人都纷纷回家去了,只有几个在海边散步消食的,还有一个最为显眼的他

  虽然显眼,但他并不显得突兀,银白色的长发如浪花一般,仿佛下一秒就会融入这深不见底的海洋之中

  他不顾那些人的目光,找到了那片偏僻说礁石堆,敏捷的爬了上去

  他背对着人们,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那片海洋,坐在最高点晃悠着双腿,欣赏着落日的余晖

  他很喜欢大海这样蔚蓝的颜色,那和他眼睛的颜色一样

  橙黄色的阳光打在他的长发上,这样的他是极美的,美到鲛人碰到了都会自愧不如

  “都来爱我吧,别让我就这么消失在这个世界”

  说罢,他纵身一跃

  银白色的长发消失在那片礁石堆中,没有人在乎,或是说,人们认为只不过是个热爱大海的孩子罢了

  在那天,他终于接受了这波涛汹涌的大海,哦,应该是大海终于接纳了这个属于它的孩子

ฅ春风景衣ฅ(寒假摆烂版)

随笔/

  


[图片]

正文/

有些诞生于特定区域的事物

被某些人硬生生搬到了水土不服的地方

不知变通只知依葫芦画瓢

还有着教条主义的极端自信

  

说到底

不管你穿成什么样

印欧人都会排斥你

因为你不是印欧种族

你不是诺亚的子孙、雅弗的后代

你就是动物而不是人

你不是同类而是异族

所有的问题不能脱离时代

  

“任何时代,驰名双标的恶意

从来没变过!”


―――分割线~

写历史作业发出来的疑问。

为什么总是欧洲人评判“先进”

“文明”和“开放”

如果真的深究,那么到底怎样的程度才算是呢?评判的体系又是怎样建成的?

他们在炎热干燥风沙四起的地方嘲......

  


正文/

有些诞生于特定区域的事物

被某些人硬生生搬到了水土不服的地方

不知变通只知依葫芦画瓢

还有着教条主义的极端自信

  

说到底

不管你穿成什么样

印欧人都会排斥你

因为你不是印欧种族

你不是诺亚的子孙、雅弗的后代

你就是动物而不是人

你不是同类而是异族

所有的问题不能脱离时代

  

“任何时代,驰名双标的恶意

从来没变过!”

―――分割线~

写历史作业发出来的疑问。

为什么总是欧洲人评判“先进”

“文明”和“开放”

如果真的深究,那么到底怎样的程度才算是呢?评判的体系又是怎样建成的?

他们在炎热干燥风沙四起的地方嘲笑阿拉伯人们的“落后”

又在美洲新大陆上在/赤/裸/的印第安人面前“卖弄”着自己“先进”

  

“先进”“文明”和“开放”

从来不是一个民族妄下的断言

而是各方探讨千百年

经历几多浮沉

沉淀出最终的智慧……

小爱xia

02熟识

在他的故事里,总有一个男孩被一个女孩绝情的抛弃,但那个男孩不怪她,他等着她,等着她回头的那一天,等着她还需要他温暖的怀抱。

很多人评论说,男孩太傻,这样决绝的女生是不会走回头路。

桑颜觉得那个男孩可能就是他自己。

有一天晚上,她开着暖黄色台灯,坐在电脑桌前涂指甲油的时候,QQ忽然“嘀嘀”响了起来。

她打开一看,竟然是夏寞城发来的好友请求。

桑颜开心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开心,就好像等待了很久的回应。

她手舞足蹈点了同意,夏寞城第一句话特别干脆简单。

-桑颜?

-恩恩!我在!

-谢谢你的那些话。

桑颜看到这些话,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

空间里那么多人......

在他的故事里,总有一个男孩被一个女孩绝情的抛弃,但那个男孩不怪她,他等着她,等着她回头的那一天,等着她还需要他温暖的怀抱。

很多人评论说,男孩太傻,这样决绝的女生是不会走回头路。

桑颜觉得那个男孩可能就是他自己。

有一天晚上,她开着暖黄色台灯,坐在电脑桌前涂指甲油的时候,QQ忽然“嘀嘀”响了起来。

她打开一看,竟然是夏寞城发来的好友请求。

桑颜开心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开心,就好像等待了很久的回应。

她手舞足蹈点了同意,夏寞城第一句话特别干脆简单。

-桑颜?

-恩恩!我在!

-谢谢你的那些话。

桑颜看到这些话,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

空间里那么多人喜欢他,那么多人每天的留言,他却单独来谢谢她。

后来夏寞城才对她说,因为她是这么多读者里,唯一能懂他的人。

-我们做个朋友吧?

-女朋友吗?

-这可不行。

-是啦是啦!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

像是触及到他敏感的话题,夏寞城没有再回复,头像灰了下来。

桑颜的心也灰了下来,拍拍自己的脑袋,第一次跟他聊天,就提起别人的隐私问题,真是不应该啊。

不过,好在第二天,他没有生气,和她聊着天,她才安下心,不再轻易提起那个话题。

她想让他快乐起来,这个念头出现在她脑子里时,她捂着胸口也不知所以。

她开始每天给他讲笑话,每次讲完了,她都还要问他好笑不好笑,他都特别诚实说不好笑,她就会发一个崩溃的表情,接着又继续讲。

慢慢的,两个人熟悉了起来。

给了彼此的电话号码,但主动打电话过去的,是桑颜。

当她听到他干净温柔的声音,如同温热的水流划过她的心。

几乎每个晚上,桑颜都会打电话给他。

久而久之,夏寞城说,小颜以后我会打电话给你,不用你每天晚上打过来。

彼时,他已经唤她小颜,她叫他夏。

他这样说,桑颜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于是把他的声音录下来,每晚睡觉前她都会去听。

其实,她晚上常常会失眠,所以习惯性泡在网上。

但自从听到他的声音,他的话语,她感到无比的安心,渐渐失眠不再那么频繁。

帅大叔们的小迷妹

欲气十足的大嫂还没有看够,怎么就突然蹦出来这么个视频?还我威武霸气的是大嫂(⊙x⊙;)

欲气十足的大嫂还没有看够,怎么就突然蹦出来这么个视频?还我威武霸气的是大嫂(⊙x⊙;)

帅大叔们的小迷妹

咱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想当初在上舞蹈课的时候,那四肢不协调的群体里就有一个我,人家跳舞跟仙女一样,咱跳舞就跟僵尸一样,那叫一个尴尬呀,搞得天天社死,终于不用上课了,还有点怀念!

咱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想当初在上舞蹈课的时候,那四肢不协调的群体里就有一个我,人家跳舞跟仙女一样,咱跳舞就跟僵尸一样,那叫一个尴尬呀,搞得天天社死,终于不用上课了,还有点怀念!

帅大叔们的小迷妹

好六街好六的檀健次,差点把你给忘了,我的又一个心尖,帅相公总要出来见爹娘!怪我怪我都搁家里闷坏了!

好六街好六的檀健次,差点把你给忘了,我的又一个心尖,帅相公总要出来见爹娘!怪我怪我都搁家里闷坏了!

帅大叔们的小迷妹

白鹿最新图组,是不是很漂亮?唉,我们的白梦妍今天又是美美的一天,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一天看不到你的大门牙,我就浑身难受!

白鹿最新图组,是不是很漂亮?唉,我们的白梦妍今天又是美美的一天,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一天看不到你的大门牙,我就浑身难受!

帅大叔们的小迷妹

假如高启强重生(1)本文纯属虚构请勿上升至真人

[图片]


“如果回到二十年前,你还会给他送饺子吗?”

这是徐忠当时问我的话!

“那你还会吗?”高启强满眼含泪的看着眼前白发苍苍的人,想要从他口中知道答案.

“我…不会了吧?”他漠然的抬头,眼神里闪过异样的光,皱着的眉头让他看起来异常纠结!

“不,你会!”高启强决绝的声音传遍审讯室的每个角落,久久的回荡在高欣的耳边。

“是啊,就算再回到20年前,我依旧还是那个给你送饺子的安欣,变不了的……”安欣的眼里满是泪光,透露着无尽的不舍与无可奈何……

因为他知道:尽管自己有再多不舍,也不能再让两人回到过去,他杀的人太多,早已不是曾经那个为了弟弟妹妹四处奔波的卖鱼贩了,这就是他该有的结局,...


“如果回到二十年前,你还会给他送饺子吗?”

这是徐忠当时问我的话!

“那你还会吗?”高启强满眼含泪的看着眼前白发苍苍的人,想要从他口中知道答案.

“我…不会了吧?”他漠然的抬头,眼神里闪过异样的光,皱着的眉头让他看起来异常纠结!

“不,你会!”高启强决绝的声音传遍审讯室的每个角落,久久的回荡在高欣的耳边。

“是啊,就算再回到20年前,我依旧还是那个给你送饺子的安欣,变不了的……”安欣的眼里满是泪光,透露着无尽的不舍与无可奈何……

因为他知道:尽管自己有再多不舍,也不能再让两人回到过去,他杀的人太多,早已不是曾经那个为了弟弟妹妹四处奔波的卖鱼贩了,这就是他该有的结局,任何人都无法改变,就连他也不行…………

“有钱呀,是真的好!可以吃很多好东西,但是最好吃的还是二零零年我进来时你送的饺!”他的声音显得格外沉重…

——————————————

大年夜(审讯室)

“真是不容易呀,没想到大年夜你还会来找我,也是唯一的一个………”

“好歹咱俩斗了这么多年,多多少少也得来看你一次,这也是最后一次了……”安欣缓缓的开口,抬头慢慢的望着他,好似要把她看穿一般.

“是呀,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了呀!”他的声音充满了无尽的惆怅,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抬头看见他手中提着的饭盒,他有些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缓缓的朝他笑了笑…

“害,大年夜,好歹给你送份饺子,再吃一次饭…”安欣微笑的看了看他,提了提手中的饭盒。

“饺子…大年夜的饺子…”

“怎么?大年夜的饺子吃腻了,想换个口味儿呀?”他有些戏谑的看了看眼前的人,打趣的问着。

“想什么呢?我最喜欢的就是大年夜的饺子!”

“能在临死前吃上一顿大年夜的饺子,也算满足了…”他故作轻松的模样,让站在一旁的安欣心心口一紧,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只能默默的坐在高启强的对面,看着他一口一口的把饺子吃完.

“安警官,新年快乐!”他伸出手,缓缓的举高,微笑的示意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

“新年快乐,高启强!”在这一刻,他好像释怀了。

毕竟最起码还能陪他吃顿饺子,还能在大年夜来看他一次,还能再听他说一次新年快乐,应该…足够了。

“安欣,再见!”他伸出手朝他摆了摆。

“再见!”明明只有两个字,却透露着无尽的哀愁!


“高启强,跟我们走吧!”禁闭室的门被打开,两个身穿警服的人,缓缓的朝他走来,然而他只是满含着泪水,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显得从容又安静,只是他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恐惧,却将他这从容不迫的姿态一点点打破,他从来没有这么后悔,如果能重来一次,他宁愿自己还是那个吃着两碗面条,为了生计而四处奔走的卖鱼贩,如果重来一次,他不会再走那么极端的路,至少不会再成为他的对立面……

—————————

“嘿,哥……快醒醒,你怎么还没有去鱼店?今天不开门了吗?”睡在沙发上的人,紧紧的皱着眉头,朦胧的眼睛缓缓的睁开……

忽然之间,他猛然起身,看着站在沙发旁说话的高启盛,眼底尽是诧异…

“小盛,你…你怎么在这?”

“哥,学校今天放假,我不在这,还能在哪”?

“放假?”他伸出手,狠狠的掐在了自己的胳膊上,可传来的疼痛感,却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沈冉辞
你要写车,就不能只写车。   ...

你要写车,就不能只写车。

  

你要写褶皱的床单,蜷缩的手指,柔韧的腰肢未折。

  

写清冷的月光,写夭夭的桃色,

  

写声声入耳的粘腻感,写人见犹怜的破坏欲。

  

写夜色深沉,情爱长存。

  

写水汽氤氲的眼泪,写发丝凌乱的昏睡。

  

写绯红的眼尾,迷乱的行为,

  

写爱意宣泄的尽头,写爱人交融的长久。

  

你要写车,

  

就要写温润的脂膏,灵活的手指,

  

神魂交融的优雅敌不过原始冲动的绅士。

  

  

  

  

  


  

  

  

  

是小红书北庭大大格式“你要写......就不能只写.......”...

你要写车,就不能只写车。

  

你要写褶皱的床单,蜷缩的手指,柔韧的腰肢未折。

  

写清冷的月光,写夭夭的桃色,

  

写声声入耳的粘腻感,写人见犹怜的破坏欲。

  

写夜色深沉,情爱长存。

  

写水汽氤氲的眼泪,写发丝凌乱的昏睡。

  

写绯红的眼尾,迷乱的行为,

  

写爱意宣泄的尽头,写爱人交融的长久。

  

你要写车,

  

就要写温润的脂膏,灵活的手指,

  

神魂交融的优雅敌不过原始冲动的绅士。

  

  

  

  

  


  

  

  

  

是小红书北庭大大格式“你要写......就不能只写.......”

想模仿一下☺

咕咕

 不要太着急去否定一些东西,

  可能只是今天此时此刻情绪上头 

 不要太着急去否定一些东西,

  可能只是今天此时此刻情绪上头 

帅大叔们的小迷妹

这是我的后宫老公们,虽然有可能都有对象,但是也不妨碍,反正有那么多天,总有一天是属于我的!

这是我的后宫老公们,虽然有可能都有对象,但是也不妨碍,反正有那么多天,总有一天是属于我的!

帅大叔们的小迷妹

首先出场的是我们的仙女老婆队,爱意尽在不言中,放心,我绝对会雨露均沾!

首先出场的是我们的仙女老婆队,爱意尽在不言中,放心,我绝对会雨露均沾!

帅大叔们的小迷妹

一座宁安宫,两世荒唐梦!

棋局再启,命运轮转,你我皆不得已!

哎呀,你就看这官方多有文化,文案都起的如此好,看来今年有看头了,不用剧荒了!

一座宁安宫,两世荒唐梦!

棋局再启,命运轮转,你我皆不得已!

哎呀,你就看这官方多有文化,文案都起的如此好,看来今年有看头了,不用剧荒了!

帅大叔们的小迷妹

看我多大方,把我家心肝都给你们看一看,看一眼就收回了,别想独占!(心只有一个,但地方很大,千万不要怪我太花心,毕竟情有可原!)

看我多大方,把我家心肝都给你们看一看,看一眼就收回了,别想独占!(心只有一个,但地方很大,千万不要怪我太花心,毕竟情有可原!)

帅大叔们的小迷妹

期待长相思开播,小夭正在加载中!我们已在预备中!

期待长相思开播,小夭正在加载中!我们已在预备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