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文学解读

104浏览    25参与
野驴追剧
这回重启之深渊疑冢一上线,三叔恐怕又要被人拿来调侃了
这回重启之深渊疑冢一上线,三叔恐怕又要被人拿来调侃了
诗词
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二首·其二
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二首·其二
大白话红楼
有个不伦不类的怪物,经常骗人还随身携带害人物品(上)
有个不伦不类的怪物,经常骗人还随身携带害人物品(上)
大白话红楼
盘点荣府的三位乳母(下)
盘点荣府的三位乳母(下)
大白话红楼
盘点荣府的三位乳母(上)
盘点荣府的三位乳母(上)
大白话红楼
盘点荣府的三位乳母(中)
盘点荣府的三位乳母(中)
良哥研究所
成功的路上也需要不屑一顾的努力!
成功的路上也需要不屑一顾的努力!
西睿睿睿睿

(四)蛇🐍

     比之狐狸形象定位的复杂与大胆,蛇的指向较为明确,但其中蕴含的意义并不比狐狸轻松。在内容上,它象征着小王子终而失去了对“这个地方”最后的留恋,准备去到“很远的地方”寻找玫瑰;在主题上,它象征着《小王子》的结束和小王子的“死\亡”。


  在中国神话中,蛇拥有着多子多福的吉利形象,就连我们所敬爱的伏羲大帝和女娲娘娘也是一对人首蛇身的兄妹。蛇固然有毒,但它在古人心中一直都半敬半畏的,直到近代化改革乃至五四运动,为了破除封建迷信,高举“德先生”“赛先生”两位的大旗,今日的绝大多数人才不会在野外遇蛇时高呼什么“女娲娘娘显灵”“阿弥陀佛”,而是科学理智...

     比之狐狸形象定位的复杂与大胆,蛇的指向较为明确,但其中蕴含的意义并不比狐狸轻松。在内容上,它象征着小王子终而失去了对“这个地方”最后的留恋,准备去到“很远的地方”寻找玫瑰;在主题上,它象征着《小王子》的结束和小王子的“死\亡”。


  在中国神话中,蛇拥有着多子多福的吉利形象,就连我们所敬爱的伏羲大帝和女娲娘娘也是一对人首蛇身的兄妹。蛇固然有毒,但它在古人心中一直都半敬半畏的,直到近代化改革乃至五四运动,为了破除封建迷信,高举“德先生”“赛先生”两位的大旗,今日的绝大多数人才不会在野外遇蛇时高呼什么“女娲娘娘显灵”“阿弥陀佛”,而是科学理智的到医院打血清。那么关于蛇是死亡的象征的传说是源自哪里的呢?以下为部分参考资料。


  苏美尔人的《吉尔伽美什史话》是目前可考的,有文字记载人类最早历史文献,没有之一。在史话的中后段,吉尔伽美什的好友恩奇都因违抗上天给予他的,杀\死吉尔伽美什、灭亡乌鲁克城的命令,以及为了保护乌鲁克民众,甘愿跳入众神设下的陷阱:“杀\死女神伊什塔尔的坐骑天之神牛”,而最终被雷电劈死。(如果无法理解恩奇都的故事,可想象潘多拉突然变成了盗取神火的普罗米修斯。)尽管最后吉尔伽美什击退了众神,但他仍以好友的横\死而忌惮死\亡,于是他便跋山涉水寻找传说中的长生草。到了位置却发现长生草还未成熟,就决定在草丛旁安歇等待草的成熟,等呀等呀,终于等到了成熟的那一天,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这株珍贵的长生草,竟然被一只蛇抢先吃了。这是蛇第一次在象征“死\亡”的意义上出现。


  相似地,在《摩诃婆罗多》中拥有无比神通的罗喉,也是被一只小小毒蛇咬的不治身亡(相当于印度教神话中的阿喀琉斯)。在这两则神话中,死亡都是以“肉体”方面的死亡作为指向对象的,这也最符合我们一贯对《小王子》中“蛇”象征含义的猜测。


  作者在给出小王子“去很远的地方”的结局时,当然是有考虑到它本质还是一篇童话,想让它更朦胧美好一点,但是架不住各位大朋友小朋友们十分自觉的往“死\亡”,特别是“肉体死\亡”方面联想。可这段“心有灵犀一点通”是否也会被聪明反被聪明误呢?


  在我看来,“死\亡”不仅指的肉体死\亡,也一定有精神上的死\亡。比如:在犹太人关于人类初祖亚当夏娃被逐出伊甸园原因的描述中,便是以蛇诱惑吃禁果为重要内容的。正是由于禁果带来的智慧开蒙,不仅使亚当夏娃被逐出伊甸园,失去了与神和天地同寿的资格,还在精神上看见了彼此“丑陋的裸\体形状”——这也是一次精神上的死\亡。


  还有很有意思的一点,也是我为何执意相信蛇的“精神死\亡”象征含义相当值得说道:就是犹太人自身其他版本的人类初祖被逐出伊甸园的故事中,蛇是作为莉莉丝(亚当的前妻)的使者来给予诱惑的。而在《小王子》中,小王子也正是因为对现世的不再留恋,以及对自己的玫瑰的无尽思念,从而决心踏上“去很远的地方”的道路的。(玫瑰,这位小王子的“前任”要化身“莉莉丝”来报复、诱惑小王子吗?)


  讨论完“死\亡”的含义,我们再回归到“蛇”本身。除了人为附加的“多子多福”或者“灵肉死\亡”,蛇给人留下的印象最多的是什么?对了,是“毒”。


  死\亡固一死方休,我们也希望真有那么一座天堂,能让小王子和玫瑰在没有世俗纷扰,只有天真和无尽的时间的地方聊伴余生。但若没有天堂,小王子也找不到后悔药去还魂,痛骂蛇的不负责欺诈行为。


  当然,蛇从古至今很少有类似“欺诈者”的形象出现,它们大都是一些“诱惑者”。请恕我见识短浅,没想到蛇有什么欺诈性的形象。《白蛇传》中的白素贞和小青,以及阿长的“美女蛇”或许可以代表吧?若再将近现代的亚文化形象算上,我所知的还有一位《狂赌之渊》的蛇喰梦子。就这几点来说,蛇的文学形象中做出欺诈的行为还是占比较少的。(诱惑≠欺诈,欺诈是说谎,诱惑是什么都不说或者只说一部分真相)


  姑且算作蛇也是一条相当诚实的蛇吧,是一条无论有没有天堂,小王子都能见到记忆中的玫瑰的,说话算数的蛇——没有天堂,却要见到已逝的玫瑰,难不成这条蛇竟是一位玄学大师,可以教人托梦还愿的吗?可别笑,说不定人家蛇还真是一位托梦好手,能让小王子在梦幻中见到玫瑰。毕竟,蛇最擅长的不就是毒吗?毒发作的并发症也就是出现幻觉啊。这样,小王子不就可以见到玫瑰了吗?

(大致思路如图所示,希望可以帮助大家理清逻辑。)


  说到毒与幻象与死\亡,你最有可能想到什么?是“毒\品”。法语当中的“Drogues”同时具有“药物”和“毒\品”两种含义,不难理解:“Drogues”对于人们是有“疗愈”方面的指向性的。小王子犯的“思乡病”,也许只有“Drogues”才能治愈吧,因为小王子所爱恋的“家乡”并非B612星球本身,而是“有他的玫瑰在”的任何一个地方。在“Drogues”带来的无尽愉悦和美好梦幻中,他将再一次见到他记忆中那个骄傲恣意的玫瑰——这次他们不会再有难以调和的矛盾与争吵。因为记忆滤镜和大量的多巴胺,使这份梦幻将永远停留在小王子与玫瑰最美好的时候:也许是他们初遇的时候,也或许是他们一起相依偎着看B612星球一天十几次日升日落的时候……


  大量的多巴胺分泌引发了机体的预警防卫机制,小王子将很快从美好的幻境中拉出,被泼上一盆冷水,回到惨痛的现实。“要继续使用蛇的Drogues吗?Drogues将引你向生也引你向死”。有的“小王子”会选择就此堕落,沉湎于虚幻的梦境——先是精神上的死\亡,再是肉体上的死\亡,又或者是两者一齐消亡至心跳呼吸停止的那一瞬——这样的结局太残忍,可悲亦可恨。


  那么,“小王子”便没有另一条路了吗?有的。依据我在第三节重点讨论的“狐狸小王子说”,“小王子”也可以选择成为“狐狸”,这样或许就能找到新的羁绊和生的希望。(不知各位读者有没有对小王子遇见蛇还能活下来的if线背景设定有过其他想法,我目前就想到这个)


  但正如我在第三节最后的总结语:“非常幸运,小王子遇上了狐狸;非常不幸,小王子遇上了狐狸。”,倘使小王子他还没见到另一条路的模样,他尚还会怀有一丝好奇与希望,可惜他却在早早见过一位“死去的小王子”的“狐狸”形象之后,义无反顾地答复了蛇的死\亡宴会邀请。


  “死是多容易的事呢?难的是活好这一生。”正在读着这篇文章的小王子和小公主们,关于生与死,你们的回答又是什么呢?


————————————————————————————


彩蛋是9张自己收藏的漂亮天空,姑且也算一个小小的完结撒花(?)www,天空图片整体风格大概如下,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啊 当然彩蛋里的是另外九张 大家可以期待一下哦~~)(拜托了给个面子吧)


西睿睿睿睿

(三)狐狸🦊

  狐狸一定是《小王子》中最奇怪的角色。它希望教会小王子“驯服”,并且希望自己“被驯服”。既然它这般特殊,为什么我还要把它压到玫瑰之后讲呢?

  因为在我看来,“狐狸”的角色定位之一便是“玫瑰的升华”,但我并非由此全番认同“妻子说”或“爱情说”,而是另有一种大胆的猜测:狐狸就是未来的“小王子”。

  当然,这里指的“小王子”不是原著中的“小王子”,更精确地说,狐狸是另一条世界线或故事线上的“小王子”形象。我们都知道,原著小王子在接受蛇的提议后,就去了“很远的地方”,而我们所见的《小王子》的故事也就到此终结了。但是,假设小王子犹疑了,没有接受蛇的提议呢?这时候,世界线就因这个关键抉择的变更而...

  狐狸一定是《小王子》中最奇怪的角色。它希望教会小王子“驯服”,并且希望自己“被驯服”。既然它这般特殊,为什么我还要把它压到玫瑰之后讲呢?

  因为在我看来,“狐狸”的角色定位之一便是“玫瑰的升华”,但我并非由此全番认同“妻子说”或“爱情说”,而是另有一种大胆的猜测:狐狸就是未来的“小王子”。

  当然,这里指的“小王子”不是原著中的“小王子”,更精确地说,狐狸是另一条世界线或故事线上的“小王子”形象。我们都知道,原著小王子在接受蛇的提议后,就去了“很远的地方”,而我们所见的《小王子》的故事也就到此终结了。但是,假设小王子犹疑了,没有接受蛇的提议呢?这时候,世界线就因这个关键抉择的变更而产生了变更:“小王子”变成了“狐狸”,“狐狸”即未来可能做出另一抉择,从而“幸存”和“苟活”下来的小王子。

  狐狸作为小王子时不选择“去很远的地方”,是因为还对这个地方存有希望和留恋,他想与“这个地方”的人或物结交真实的羁绊,同时也厌恶了作为“王子”时不得不背负的“强势”和“驯服”——他想尝试被驯服。

  “你可以驯服我吗?”,在遇到年轻的小王子时,狐狸问道;“我可以教会你驯服”,面对小王子的疑惑,狐狸说道。不论是“驯服”还是“被驯服”,只要掌握了其中一种的真实面貌,另一种就很好反推了;人是社交性动物,是依靠彼此的羁绊紧密连结,从而活下来的,狐狸也正是靠着对羁绊(驯服与被驯服)的渴求而留在“这个地方”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可以驯服我吗?”,其实就是“你可以拯救我吗?”。面对与过去的自己如此相似的年轻的小王子,他履行了年轻时遇见了另一只“狐狸”对自己的方针:只教会小王子们“驯服”的行为,却不告诉他们“驯服”背后的意义,给予他们在遇见蛇后做出不同选择的自由。

  如果说玫瑰是小王子在感性层面的导师,飞行员是小王子在理性层面的导师,那么狐狸便是小王子知性层面的导师。至此,《小王子》哲学性的一面也不再“犹抱琵琶半遮面”,显示出了成人童话的肃穆。你可以轻易观察到,从这开始,不论是读者还是小王子的心都悄悄蒙上了一层无法散去的阴霾——小王子留在“这个地方”的时间逐步陷入了倒计时,《小王子》的故事也逐渐接近了尾声。

  狐狸确实是喜欢小王子的,不然也不会特意找他来训服自己。年轻的自己与小王子是那么相似,尽管出身不同,经历不同,选择不同,但他们本质上都是“小王子”。人通常是不会讨厌自己的,骄傲的小王子更是不会讨厌自己的。因为他们本质都是小王子,所以小王子和狐狸骑士就能成为相当合拍的soulmates,这大概也就是“妻子说”和“爱情说”的表层现象的深层拓展。

  当然,人虽然不会讨厌自己,但恐怕也没到爱上自己的程度(二次元水仙大法赛高!),所以他们只是相当合拍的soulmates,而非爱情;小王子在爱情上至死不渝的是玫瑰,狐狸对小王子的喜欢也会最终止于年长者的尊严与余裕,以及对年轻自己的影子的怜爱,没到那么要死要活的程度。

  所以当“驯服”行为的教导程度差不多了,且狐狸察觉到这个“小王子”可能会在蛇面前做出“去很远的地方”的抉择时,它便及时止损的离开了——毕竟从一开始,狐狸的目的就只是寻求一份让自己心安,让自己因之活下来的羁绊。《小王子》中的小王子太不稳定了,而且他的心中分明还有玫瑰,只是出于懵懂还没察觉和出于尊严不愿察觉罢了。

  人很难在对的时候,对的地点,对的年纪遇上对的人。非常幸运,小王子遇上了狐狸,非常不幸,小王子遇上了狐狸。

  

  

西睿睿睿睿

(二)玫瑰🌹

  玫瑰是自己先长出来的,然后才会被小王子发现和被小王子决定驯服的,而非小王子亲手种植下来的。这就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区别,预示着玫瑰本身也具有发展独立人格的可能,也为下文与小王子不可调和的争吵埋下了伏笔。

  站在小王子的视角看“他的”玫瑰,你总会蒙上一层滤镜:小王子离开前是“万能感”滤镜,小王子离开后是“回忆”滤镜。两份滤镜都是美好虚幻且一戳就破的,经不得现实的残酷考验。“爱”之所以存在,是因为那时他们俩都还是孩子,有时间也有天真,从而成为了彼此在这颗孤独星球上唯一可聊以慰藉的小美好和小确幸。

  但即便是这般美好纯真的感情,也还是出现了不可修补的裂痕。“夏娃偷食禁果被逐出伊甸园”的故事大...

  玫瑰是自己先长出来的,然后才会被小王子发现和被小王子决定驯服的,而非小王子亲手种植下来的。这就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区别,预示着玫瑰本身也具有发展独立人格的可能,也为下文与小王子不可调和的争吵埋下了伏笔。

  站在小王子的视角看“他的”玫瑰,你总会蒙上一层滤镜:小王子离开前是“万能感”滤镜,小王子离开后是“回忆”滤镜。两份滤镜都是美好虚幻且一戳就破的,经不得现实的残酷考验。“爱”之所以存在,是因为那时他们俩都还是孩子,有时间也有天真,从而成为了彼此在这颗孤独星球上唯一可聊以慰藉的小美好和小确幸。

  但即便是这般美好纯真的感情,也还是出现了不可修补的裂痕。“夏娃偷食禁果被逐出伊甸园”的故事大家一定都不陌生,智慧禁果(自我意识)的觉醒也让夏娃(玫瑰)突然认清了她的亚当(小王子)赤身裸体的丑陋形状。夏娃和玫瑰,她们岂止在肉体上被放逐出了伊甸园呢,精神上的放逐应更为沉痛吧?

  不可否认,玫瑰是骄傲得不可一世的(当然这种不可一世的骄傲有时很惹人爱),但她也是深沉地爱着小王子的——这是独属于“玫瑰”所必须面临的成长抉择。和小王子选择了与玫瑰诀别的未来一样,玫瑰也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与小王子诀别的未来,在不得不赞叹他们的心有灵犀的同时,也让人不禁发问: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这么决绝?为什么他们无可回转?为什么...? )

  很简单,孔夫子曾说过一句话,“朝闻道,夕可死矣”,我觉得可以从这个角度去试着诠释一番。

  玫瑰居然可以比作为“王子”的小王子更加骄傲强势,且小王子并不会怎么反感,反而可以说小王子爱得就是玫瑰的这份骄傲恣意,这些便足以证明玫瑰对小王子来说,不仅是一个“白月光”与“朱砂痣”合并同类项的存在,而且也是一个永不可代餐也没法代餐的存在。二刺猿清桃酱语云:“天降竹马者,不可败犬也,白月光暨朱砂痣并者亦然”便是此理。这是就为什么小王子不会过分尝试去改变玫瑰本身的性质与决定的原因吧。

  而对于玫瑰,正如我们上段所提到的,骄傲的玫瑰具有更高的可能性去做出“宁死不被小王子驯服”的举动。玫瑰爱小王子,爱他的纯真、包容、专情,但是,如果小王子变了,变得不再像她记忆中的小王子,她还会爱他么?

  这恐怕并非夸张之词。且别说那些社会上的《氓》式惨剧,即便是如玫瑰与小王子这般心意相通者,正因为他们曾经无比亲近,所以微小的变化也会被内心的忧虑和关心无限放大吧。他们或许会学会重新接受彼此的好与坏,而这也将会是一份喜闻乐见的真实之爱的开端。但也有这种说法,“爱是最为深重的诅咒”,他们将在大大小小的不合中消磨掉彼此的最后一份爱意,最终成为彼此最熟悉的陌生人。因为彼此曾经深重得令人窒息的爱,所以别无更亲近之人来拯救他们,将他们本身和他们间的关系拉回正轨,于是最初的这份纯真美好的感情便会像烂苹果一样腐坏,变得如蛆虫噬咬般的淫靡。

  人们对玫瑰的象征意义多局限于爱情。诚然,玫瑰这个形象代表着每个人心中的朱砂痣与白月光,但若仅限于此便显的有些狭隘。玫瑰也可以是友人、亲人,抑或者更多更广泛的关系,总之就是类似让我们第一次用以寄托对“母体”的追思的人或物或事,并且因着Ta们使彼此的自我意识觉醒,从而让彼此“痛并快乐着”式意识到对方是“他者”的人物事。

  对于Ta们在我们生命长河中的呼啸而至、呼啸而失,我们虽会有遗憾和进行反思,但永远不会后悔主动离开,并义无反顾或心存留恋的奔向人生的下一光辉里程碑,遇见下一个小王子、玫瑰、狐狸,然后微笑着道一句:“你好!再见!”

  

西睿睿睿睿

前言

①如果你对《小王子》原著的人物或情节有什么独到的见解,欢迎加入共同编辑这个合集的伟大事业之中!因为lof要先邀请别人,别人才能参与共创。所以如果有意参与增肥合集,请记得私信我,如果稿子没什么大问题就会邀你的。

②一家之言肯定有不足之处,欢迎友好讨论,拒绝莫名其妙的人身攻击和钓鱼行为。(虽然jio得自己很有可能会被骂过度解读和阴谋论)

③本解读分析仅针对《小王子》原著,不包括任何其他二创三创等元素。

④创作动机:某天清桃酱的语文老师给班里同学一起放了电影《小王子》,唤起了清桃酱久远の美好童年记忆,于是开始上头的某人决心课后继续深入了解《小王子》原著(当然老师也布置了这个作业, but...

①如果你对《小王子》原著的人物或情节有什么独到的见解,欢迎加入共同编辑这个合集的伟大事业之中!因为lof要先邀请别人,别人才能参与共创。所以如果有意参与增肥合集,请记得私信我,如果稿子没什么大问题就会邀你的。

②一家之言肯定有不足之处,欢迎友好讨论,拒绝莫名其妙的人身攻击和钓鱼行为。(虽然jio得自己很有可能会被骂过度解读和阴谋论)

③本解读分析仅针对《小王子》原著,不包括任何其他二创三创等元素。

④创作动机:某天清桃酱的语文老师给班里同学一起放了电影《小王子》,唤起了清桃酱久远の美好童年记忆,于是开始上头的某人决心课后继续深入了解《小王子》原著(当然老师也布置了这个作业, but个人热情也是占大头的),结果发现网上研究小王子内涵的论文真的好少而且大多数在我看来不怎么走心(可恶看不起童话吗啊喂)。所以从那时起就有了给《小王子》原著认认真真(沙雕至极)の写一篇解读分析的宏愿,直到现在你看到的这篇合集中将慢慢敲上来的几篇文章(纸质草稿在学校里已经写好了,现在准备润色后慢慢搬上lof)。本合集大多数观点多数来自于本人清桃酱,少部分观点来自于和朋友斐子的友♂好讨论,尽管如此,由于我俩都是高中牲,没啥社会阅历和专业知识,难免会有些考虑不周和纸上谈兵之处,还望同好同仁们千万不要大意的指出我等谬误。

⑤咕咕精很少写完这种小长篇,但事实证明了,如果心中有爱眼里有光,你也许就能做到你以前从未想过你能做到的事,而这种时刻,人们都称之为成长。愿看到这里的你长岁无忧,平安喜乐,万事胜意!

历史品鉴
神话传说猪八戒的师父是谁你绝对不相信…
神话传说猪八戒的师父是谁你绝对不相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