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文手接稿

12240浏览    2443参与
戏作三昧

升格(委托)

其实是和朋友的py,我写完了坐等等她给我画画嘻嘻嘻

正文:

“你说呢,那鸟人虽然长得是有些渗人,但接受这家伙的污染显然是目前的措施里最有利可图的了,嘿嘿伙计!你还在犹豫什么呢?别说什么我会不会帮你这种问题。”

“没,你误会了blade,虽然很疯狂就是了,但我现在明白你的意思了,就让我再考虑下吧,毕竟…”男人抚摸着自己受伤未愈的身体无奈地说:“副作用倒是小事,而且我的能力也没弱到让人这么担心的地步的吧,只不过还得敲定一些细节,要干总要干得万无一失吧?总之先放下心来喝杯酒?”

“你少来…domin,你以为你的名声还跟以前一样吗?什么威震八方啦,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猜不出半天就有人会蹲点剁了你,......

其实是和朋友的py,我写完了坐等等她给我画画嘻嘻嘻

正文:

“你说呢,那鸟人虽然长得是有些渗人,但接受这家伙的污染显然是目前的措施里最有利可图的了,嘿嘿伙计!你还在犹豫什么呢?别说什么我会不会帮你这种问题。”

“没,你误会了blade,虽然很疯狂就是了,但我现在明白你的意思了,就让我再考虑下吧,毕竟…”男人抚摸着自己受伤未愈的身体无奈地说:“副作用倒是小事,而且我的能力也没弱到让人这么担心的地步的吧,只不过还得敲定一些细节,要干总要干得万无一失吧?总之先放下心来喝杯酒?”

“你少来…domin,你以为你的名声还跟以前一样吗?什么威震八方啦,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猜不出半天就有人会蹲点剁了你,我的头脑每一秒都能分析出十种可以干掉你的方法。”被称作刀刃的男人没好气地说道,他机械覆盖的身体也附和似的跟着闪了下光,接着就毫不留情直言点破了domin当下最容易出现的危机——敌人太多,弱点过于明显。

domin也算得上是整个星球半个出了名的八大之一了,就这身份平日里也没少被杀手惦记着,如今被对手暗算受了重伤这点子事儿定然不出半日,就能把整个星际上下翻腾一圈,一些家伙们一定都会像鲨鱼闻到血一样窜动不安地找上门。

可他的好友,他的挚友——domin却对他像对需要安抚的手下一般轻描淡写地敷衍他。即使怕他担心过度也太过恶心了,blade更喜欢这家伙坏起来的样子,像只暴虐的兽,这样才符合他们俩在外被称作“恶友”的形象吧。

“哎——我真是第一次这么操心你,搭档。”blade顶着一副任何人都看不出他神情的机械脸平静地说道。而他最强的大脑此时也在超载运转着,与平日冷酷相反,他感到自己的逻辑虽然在正常运转,可情绪却异常的兴奋。屋里的灯光把他浑身的骨甲照亮成刺眼的光芒,domin听着他沉静又冷酷地阐述黑神污染的计划时心里也隐隐觉得刺激,两只原本交叉在胸前的双臂都不约而同地放在了下巴上时不时用手指摩挲,偶尔会露出一点点难以言说的笑意。他的笑让blade又回想起了曾经domin与他在一次战场上浴血奋战时碰撞到一起的眼神和那毫不保留地畅快淋漓。

“你说的对,目前来说确实有些棘手呢,不过”domin放下酒杯又开始沉思,片刻他抬头,目光变得不容置疑:“我接受你的提议,到时一旦出现解决不了的状况的时候我会联系你的。”

“感谢你,我的挚友。”

“不必客气。”

domin很诚恳地接受了好友的分析和指点,态度谦虚又善于思考,他这点就很和blade的心意。

在blade离开的几个小时后,domin就应验了挚友对他的预判——疑似“那个”世界的恶意从面前这两只奇形怪状的东西身上泄露出来,呕吐物的味道沿着那家伙的呼吸扩散到domin面前,视线被有毒的味道污染,眼前的一切事物变得扭曲失真,他索性闭上眼睛跃在半空打开格挡盾却被像变异彩蘑菇的东西“咚咚”的疯狂撞击,身上被余力震荡过的感觉几乎像被星际飞船从身上碾了过去,耳边又听到一阵阵像电流呲呲的声音,那只蘑菇被他一脚踹到了地面上,正不知道在暗戳戳释放着什么东西。

他甩了甩被震麻的手先把修复能力提升到最高,在眼睛能正常看到东西的时候,一名身姿挺拔外表斯文的怪物吐着蜥蜴一样的红舌头从高空冲下来张嘴用腥臭的舌头舔上他的脸,那上面附着的粘液瞬间融化了他的外骨骼和血肉,domin掐住那人的脖子给了他一拳,拳头却像被包容进一片史莱姆溶液里一样半点也拔不出来,在这时耳边突然听到一声轻轻地笑声,危险雷达刚反应过来他的身体就像散架一样瘫在了地面上,受伤的部位被身后的敌人尖锐的手掌穿透而过,这时,domin才发现之所以自己一直被克制,是因为在遇到他们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被污染影响了。

血肉骨髓都好像在融化,domin把最后的力气用在了回复挚友的消息,他的挚友感应到战场的时候就已经往过赶,在距离十英里的时候收到domin的回复,blade停下脚步蹲下身摆出一副射击的姿势把黑神的污染物顺利射击在了目标——domin的大脑上。

那两只怪物在沟通怎么吃掉他们的猎物domin,即使察觉到了什么的时候也没有进行阻止。污染物什么的,那只不过是他们的世界里司空见惯的东西,先下最重要的是吃掉domin,继承他的力量。

先是手指再是脖子,眼珠子都要被抠出来舔咬,domin剩下的一丝丝理智不断强撑着痛苦,他感到自己的精神体似乎在缓缓上升,死亡的朦胧与黑暗的侵染几乎要麻痹他的所有感官,可在这时,机械神银发与金冠的形象突然出现驱散了拉扯domin堕入黑神之海的污染,domin知道他的挚友已经成功求得了机械神的力量,这部分力量会帮他接下来的升格。

“别担心,还有一份呢。”在离战场不远的位置,blade联系了与他关系紧密的伴侣,好多会也顺利求得了另一位神灵降下力量——来自sexual蓝神。

意识在另一程度的次元的domin眼睁睁看着两名神的降临,他原本即将崩溃的精神体被五彩斑斓的一团团白色海洋包裹,抬头感知到这是蓝神的一部分原型,在这里面可以隔断一些战场的冲击,而升格中免不得战斗,下方黑色的虚空中正不断翻涌着粘稠的黑色液体,那里有无数双细长扭曲的手臂不断不断拥挤在一起去抓在上空的domin。

“哼,丑八怪。”一声不满的声音在没人听得到的位置响起,有神冷眼旁观着,像在看一出丑陋的闹剧。

domin却没有放过一丝一毫晋升的时间,他的肉体被那两个怪物都吃的差不多了,身体正在无限地接近死亡中,如果再没有大转折出现,情况就还是非常严重。

三位传说级别的神灵都在拼征胜利而纠缠不休,可依旧没有谁能彻底站得了上风,domin也陷入了一种昏沉的状态里,头脑意志似乎被污染物缠住了,朦朦胧胧之际黑色触手攀爬到他的旁边,即使domin还能勉强躲开,却无法完全消灭它们,就在这一筹莫展之时,他听到一声熟悉到骨髓里的女声在他耳边轻声说:“就这么一次呐——”

刹那间,五彩斑斓的鳞粉随一双纤云般轻薄的羽翅纷落四周,翅膀煽动周遭的风随主人moths的意志把整个世界的颜色都变为了鳞粉不断变换的迷彩中去了。

domin最后看到的便是那位至高的存在从虚无中走出来后站到了他身前时这副美丽的模样。

不存在的心脏好似“咚咚”地乱跳不止,狂喜与不可置信的情绪使他的精神力也达到了最佳状态!domin从未如此紧张过,他的目光穿过空间与迷幻的鳞粉直勾勾地紧盯上拯救了他的moths,心里恍然只剩下了一个念头:转过身来吧,请您也看看我。而为了让这个愿望实现,他本能地从众神的威压和黑神腐臭溃烂的死海中癫狂地挣扎出来,丝毫不顾钻心蚀骨的痛苦只一味向前拼命地伸出手,渴望去触碰到那个他一直一直放在心尖尖上唯一的存在,可就在他把全副意志投入在内时,一声似乎是玻璃从高空坠地的声音在脑海深处响起。

回到现实的domin还维持着伸出手的姿势,灵魂安然回到了这副全新的肉体中,而他的手心感到一阵恶心的气息,domin正牢牢攥着打算扛着他最后尸体的残骸跑路的敌人的脑浆——他们已经被刚才升格成功的自己在回归肉体的瞬间内无意识地虐杀掉了。甫一回神他就看到了灰尘扑面的战场上有一只疑似史莱姆的新生儿在一团团黑色的血肉中央唆着黏糊糊的手指傻笑着。

他心思却丝毫不在目前的宇宙纬度中,随便打发挚友安排那只史莱姆的后事,满脸沉溺在一副深思中的模样让身为他挚友的blade啧啧称奇,像看到了什么怪异现象似的。

“喂,你这家伙,不愧是我认定的挚友,四种神系的能力全都把握了啊。”

“其实…blade,我…我好像快要恋爱了。”维持完老大威风的某人突然一言不合瘫在了地上,嗓音粗重语气却很娇羞。

“…啊?”即使拥有最强大脑的blade也避免不了被这句话冲击到宕机0.01秒钟。

“等等,挚友!你这该不会是升格把脑子给升没了吧?”

“…闭嘴!!”

韶碧灵.
  首选接oc(四月稿位较少...

  首选接oc(四月稿位较少 先到先得)

  首选接oc(四月稿位较少 先到先得)

阿莉埃蒂

【长期接稿】

清水千50,不带梗、内容千55,transport千55

欢迎私戳了解详情,很好说话💪

例文、反馈见大眼:舟越山青              

清水千50,不带梗、内容千55,transport千55

欢迎私戳了解详情,很好说话💪

例文、反馈见大眼:舟越山青              

无忧鱼多多

文手接稿

  接稿,接稿,都快来找我约稿吧

  接稿,接稿,都快来找我约稿吧

是hero风响(转QQ)
接点这样的文风鉴,15r1p,...

接点这样的文风鉴,15r1p,评论区有lxfs,微信支付宝均可付款

接点这样的文风鉴,15r1p,评论区有lxfs,微信支付宝均可付款

小屾常谈
是单主自设和婕德,非官设,请不...

是单主自设和婕德,非官设,请不要代入

持续接稿中,详情在主页~~

欢迎大家来约稿呀

是单主自设和婕德,非官设,请不要代入

持续接稿中,详情在主页~~

欢迎大家来约稿呀

小屾常谈

是车

现代au,总裁×演员

全文关注官博后私信可解锁

持续接稿中

详情见主页

是车

现代au,总裁×演员

全文关注官博后私信可解锁

持续接稿中

详情见主页

双层吉士汉堡🍔

我约您

  老师们好!这边有点想找您约一份大概2w字的文,打算是约一篇长篇连载系列文,这次这篇文是第一章(之后的部分什么时候再约看情况),应该算是原女文,原作是一款名为刺客信条:枭雄的游戏,可能需要老师您了解一下相关信息补补课,我这边有视频可以给老师您分享。补课相关您可以不必一次性全看完,边写边看也是可以的,别勉强自己(你)希望老师您擅长写欧美方面,因为刺客信条这个系列就是国外的3A游戏,所以不怎么擅长欧美的老师就抱歉婉拒了,这边目前的预算是20-30r/k,稿费如果高出这个范围的话也非常不好意思要婉拒了(鞠躬),来个老师救救孩子,真的想吃饭🥺🥺

  ✨高亮✨对刺客信条原著有了解或者上手体验过的...

  老师们好!这边有点想找您约一份大概2w字的文,打算是约一篇长篇连载系列文,这次这篇文是第一章(之后的部分什么时候再约看情况),应该算是原女文,原作是一款名为刺客信条:枭雄的游戏,可能需要老师您了解一下相关信息补补课,我这边有视频可以给老师您分享。补课相关您可以不必一次性全看完,边写边看也是可以的,别勉强自己(你)希望老师您擅长写欧美方面,因为刺客信条这个系列就是国外的3A游戏,所以不怎么擅长欧美的老师就抱歉婉拒了,这边目前的预算是20-30r/k,稿费如果高出这个范围的话也非常不好意思要婉拒了(鞠躬),来个老师救救孩子,真的想吃饭🥺🥺

  ✨高亮✨对刺客信条原著有了解或者上手体验过的老师优先!!

求稿子

请金主爸爸看看我,接稿了

    特大喜讯特大喜讯,约稿便宜了[当然是文稿,我画画太废物了]


  要求①无论你是想看真人的糖刀,或者想看真各种背景的都没有问题!如果你想看漫画人物,欧美人物,英美剧人物,综艺cp还是你自己的自设和某某人物的糖刀或者游戏人物小说人物都没有问题!交给我!当然你要说清楚有没有人物外号,比如谁叫谁什么特定名称,人物关系说清楚一点点,因为说不清楚写的不对改的话要额外费用哦[不会也就不贵就十个一块毛爷爷,不过还是说清楚嘿嘿]

[图片]


  


  ②价格问题看评论区哦!如果字数多的可以总价减少十块钱[得要十万字,除非你介绍人,一万字就可以]


  


  ③我有雷点,例如母......

    特大喜讯特大喜讯,约稿便宜了[当然是文稿,我画画太废物了]


  要求①无论你是想看真人的糖刀,或者想看真各种背景的都没有问题!如果你想看漫画人物,欧美人物,英美剧人物,综艺cp还是你自己的自设和某某人物的糖刀或者游戏人物小说人物都没有问题!交给我!当然你要说清楚有没有人物外号,比如谁叫谁什么特定名称,人物关系说清楚一点点,因为说不清楚写的不对改的话要额外费用哦[不会也就不贵就十个一块毛爷爷,不过还是说清楚嘿嘿]


  


  ②价格问题看评论区哦!如果字数多的可以总价减少十块钱[得要十万字,除非你介绍人,一万字就可以]


  


  ③我有雷点,例如母子兄妹父母叔叔和侄女之类的,不过不介意是路人


  


  ④如果是刺激一点[你懂的啦🚗]可能有一点点的价格变化,抱歉!因为写这个超级费脑子![土下座]


  


  ⑤糖刀都没有问题!


  


  嘤。因为没钱养猫!特地跑过来找各位金主爸爸来约稿!


  我就是想让你们看看我的猫。为了她们以后的照片快来找我约稿!!!


  

无忧鱼多多

       尝试接点稿子

  发一下看看能不能接到稿子,感兴趣的可以来找我 

       尝试接点稿子

  发一下看看能不能接到稿子,感兴趣的可以来找我 

兮君盼归

这边也宣一下

穷逼出现了🤓,有意向的请扫p2加我微信

补充未说明的出文时间:一般都能够在约的当天完成,主要还是看约的字数以及剧情等,本人住宿生,只有双休日上线💔,周一到周四发的好友添加申请我没通过是因为看不见很正常,周五晚上回家会一一添加回来,到时候按照添加时间来一一补稿,部分来不及写的稿会和单主本人说明清楚在下一个双休日发(着急的话周五也可)

这边也宣一下

穷逼出现了🤓,有意向的请扫p2加我微信

补充未说明的出文时间:一般都能够在约的当天完成,主要还是看约的字数以及剧情等,本人住宿生,只有双休日上线💔,周一到周四发的好友添加申请我没通过是因为看不见很正常,周五晚上回家会一一添加回来,到时候按照添加时间来一一补稿,部分来不及写的稿会和单主本人说明清楚在下一个双休日发(着急的话周五也可)

hayato(源左别来蹭饭)

试图在LOFTER接点稿

联系方式:QQ276/3314/492或者直接私信。

非常好说话~师范类汉语言专业在读,有丰富点写作经验和一定的接稿经验,会提供1k字左右的免费试阅。

详细约稿条、请人估价合集、清水例文都在下面了。需要非//清水例文也可以私戳我,这个号上的文章均可作为参考。

(约稿不是必需品,还是物理吃饭最重要啦,请各位咪们根据需求仔细斟酌)

[图片]

[图片]

[图片]


联系方式:QQ276/3314/492或者直接私信。

非常好说话~师范类汉语言专业在读,有丰富点写作经验和一定的接稿经验,会提供1k字左右的免费试阅。

详细约稿条、请人估价合集、清水例文都在下面了。需要非//清水例文也可以私戳我,这个号上的文章均可作为参考。

(约稿不是必需品,还是物理吃饭最重要啦,请各位咪们根据需求仔细斟酌)


玉慕优

接稿 千字15

车/bg/bl/乙女/梦女/同人 /水仙 反正什么都接


不了解的人物人设如果宝贝们不介意,我可以积极补课!!


文风偏剧情向较多  不擅长古风/意识流/科幻/西幻


价钱暂定千字15


例文在主页合集,喜欢我文风的亲友们可以随时私信找我~


  


   

车/bg/bl/乙女/梦女/同人 /水仙 反正什么都接


不了解的人物人设如果宝贝们不介意,我可以积极补课!!


文风偏剧情向较多  不擅长古风/意识流/科幻/西幻


价钱暂定千字15


例文在主页合集,喜欢我文风的亲友们可以随时私信找我~


  


   

禾子羽

珩昊【一梦】27.0

客单连载 | 前文+番外见合集

-------------------


抵达萧府正门的时候已是二更时分,紧闭的朱门内悄寂无声,唯有月色顺着高墙长瓦绵延攀绕。容昊迟疑片刻,上前两步正要叩上门栓,忽然又停下动作——自己这到底是在做什么呢?既然知道长珩历劫凶险难测,何故还要主动打乱他,不对,打乱萧润的命运?无论是肚子里的孩子,还是水云天的暧昧,都和鹿城的萧润没有半点关系,自己这样做实在是凡心太重。


如此想着,容昊垂首轻叹一口气,回身顺着来时的石阶缓步走下。仙人的轻纱逶迤盘桓,恍惚间似乎和如水月色溶为一滩。正当他预备掐诀飞身而去的时候,身后猝不及防地响起木门与地面缓缓......

客单连载 | 前文+番外见合集

-------------------


抵达萧府正门的时候已是二更时分,紧闭的朱门内悄寂无声,唯有月色顺着高墙长瓦绵延攀绕。容昊迟疑片刻,上前两步正要叩上门栓,忽然又停下动作——自己这到底是在做什么呢?既然知道长珩历劫凶险难测,何故还要主动打乱他,不对,打乱萧润的命运?无论是肚子里的孩子,还是水云天的暧昧,都和鹿城的萧润没有半点关系,自己这样做实在是凡心太重。


如此想着,容昊垂首轻叹一口气,回身顺着来时的石阶缓步走下。仙人的轻纱逶迤盘桓,恍惚间似乎和如水月色溶为一滩。正当他预备掐诀飞身而去的时候,身后猝不及防地响起木门与地面缓缓摩擦的声音,那声每每扰乱他的计划、勾缠他的心绪的少年嗓音听起来惊讶又小心——


“容昊?”


容昊不得不承认,此刻自己的心中是有几分不合时宜的踏实和欣慰的。他并没有犹豫太久便转过身去,迎着月光静静望向萧润。不过几日未见,少年的神色便和以往变了许多,容昊隐约间从那双清朗的眉目间瞧出几分和长珩相似的执拗和洽然。


萧润很快侧身挤出门缝,左手欲盖弥彰地背在身后,酒壶叮当作响的声音却很快将他出卖。这一夜他穿了一身深赭色翻领长袍,袖口的银丝暗纹间或反射出生动的流光。少年眼里藏不住心事,尽管再装作老成,那强压着的喜悦和渴望还是被容昊很快瞧了出来。


“今夜月色甚好,容昊兄既然来了,何不赏脸陪萧某夜游小酌、闲逛鹿城?”


独自等待了许久的少年只字不提上回之事,也不再问容昊为何总是独来独往、有为何总将自己落在身后。他只是有些紧张地笑笑,右手不动声色地将汗擦在衣摆上。容昊动了动喉结,张开嘴却说不出拒绝的话,最终仍然败下阵来,轻轻颔首。


自打云梦泽数十年前新帝登基后,入夜宵禁的规矩就被废除了。如今夜市兴盛,人潮涌流,然而萧府所处地界依旧算得上清净,二人一前一后走了许久也只遇到零星挑着担子兜售纸花和果干的小贩。容昊负手一步步向前走着,并不在意身侧的景致,神色沉沉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在思考什么极关键极复杂的事情;而身后的萧润则像月下一股潮汐一样渐渐将胸脯挺高,嘴角也不受控制地勾起一丝微笑。


他就知道,容昊一定还会来。无论是引他入梦的仙家,还是诱他入魔的邪宗,那人都一定会履行自己的承诺、在离开鹿城前来到萧府寻自己的。萧润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笃定,若只说是因为断崖上熟悉的乐声和酒气中清亮的眼睛,似乎不成逻辑,然而人生短短十八年的许多时候他都是跟着直觉和欲望行事,并不在意后果与代价,这次自然也是一样。所有人看他都只是看着萧二郎轻薄无暇的皮囊,只有容昊肯认真地望进他的灵魂。


小径前方的河堤远处泛着粼粼波光,看起来像是盈盈鬼火。萧润忽然停下脚步,待容昊驻足回身后笑着道:“此处无趣,我带了——带了酒,容昊兄可想泛舟河上?”


夜风拂过少年鬓发,乌黑的发丝像无根草也想绫罗缎,齐齐向容昊涌去。于是他眨了眨眼,低声道:“好。”


……



横亘鹿城东西的长河算不上宽阔,但胜在九曲玲珑,摇橹的船家经年日久地送往着一批批游子泪与他乡客,早已唱熟了喑哑的歌谣。月色清亮,容昊盘腿坐在船尾,静静地望着萧润如何小心翼翼地掏出怀中的酒壶、如何低垂着眼将一只壶推给自己又将另一只轻轻拧开、如何仰着脖子滚着喉结大口灌下清澈的酒液。


老艄公的手腕抖得令人心慌,然而手中长桨的节奏规律,听久了令人有些昏昏欲睡。容昊接过酒壶移开眼,将目光投向头顶无边星海。


“这是我母亲每年都会酿上两壶的梅子酒。” 萧润忽然淡淡开口,话音里听不出太多情绪,“父亲从来不喜欢她在府上做这些有的没的,于是我总是偷偷帮她瞒着父亲,再同她一起在夜里饮上几杯。”


容昊顿了顿,迟疑片刻后道:“你……母亲,待你可好?”


这问题大概不该他问,但萧润的眼睛亮得像星星,似乎不探究一番就会亵渎了这光芒。容昊来鹿城许久,多少听闻过萧府的背景:萧老爷严肃,萧夫人端慈,府上并无妾室,吃穿用度一律尽着两个儿子偏爱。若不是萧润的长兄自告去了塞北戍边,恐怕这府上还要更热闹些。


“母亲向来宠我,待我好得不能再好了。” 萧润咧嘴笑笑,腰杆渐渐挺起来,前几次眉飞色舞的样子又在神色中初现端倪,“每次我爹打我,母亲若是恰好在场,总要拉下脸来替我求情。在我挨打过后,也向来第一个心软为我送来伤药。”


艄公一声吆喝,小舟在并不湍急的水流中拐了个弯,一时没注意的萧润依着惯性一倒,倒在了容昊肩上。堤上的酒家挂着串串大红灯笼,隔着氤氲水汽将萧润的侧脸打上一层鲜艳的光。容昊伸手扶住他的肩膀,鼻头忽然又些发酸。


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可以放下许多东西——或许原本长珩擅自决定为小兰花下凡历劫,自己心中是怨怼的。他清楚一个人可以为了另一个人做到什么地步,也理解长珩性格中所有的冲动和懦弱,但就是无法接受那个会在自己身边露出幼稚微笑的水云天战神为了一颗棋子——一颗自己为了“大计”可以随时丢下的棋子,连命、身份和对自己的承诺统统都不要。


或许本质上来说,他和长珩都是自私的人。然而如今见到萧润有了切实的沉甸甸的尘世羁绊、有了和长珩一样的傻里傻气的固执和天真,容昊觉得他似乎可以原谅长珩、原谅那个为自己带来幸和不幸的旧友和孩子的父亲了。


“……容昊?你在听吗?我说下次要是你有时间,我带你正式见过我娘吧。她每天为了我的顽劣头疼发愁,正好见见你这么个俊俏郎君高兴高兴。” 


萧润的声音在身侧响起,将容昊从沉重的思绪中抽离。他抬起眼朝萧润笑了笑,忽然令人摸不着头脑地开口道:“我若向你要一件东西,你可舍得给?”


“那是自然!” 萧润想也不想就放下酒壶,潇洒地拍着胸脯道,“只要是我萧润能办到的,绝对给你弄来——在这鹿城还没有我办不到的事。就算真的有,那我也得想办法给它办成了。说吧!”


容昊笑了。他扬起袖子抹了抹嘴,倾身勾手令萧润凑近,眼里终于再一次流淌起许久以前那个水云天散仙的不羁和狡黠:“我要是说,我要一整条街的酒楼呢?”


面前的少年先是愣了愣,随后开怀笑了起来,一边说着 “容昊兄分明和我是同道中人” 一边将胳膊挂在容昊肩上,脱口而出的语句和数千年前的容昊在涌泉宫中所听到的温柔承诺同时响起——


“别说是一整条街的酒楼,就算是整座皇城的酒窖,只要你想要,我也定不负你所托!”


云梦泽的星月熠耀生辉,鹿城蘅河两岸响起歌女柔软的歌声,萧润的剪影在清寒夜色中清晰挺拔,几乎模糊了容昊的双眼。许久,他终于郑重地点了点头,伸手轻轻拂过少年晚风中凌乱的鬓角:“那么……便如你所言。”


……



云梦泽的时间比水云天缓慢千百倍,容昊几乎很久没感到过如此近乎茫然的清闲了。说来也怪,明明早已确定赤地女子最后一世的准确关窍、东方青苍也尚未有所动作,他本可以有大把时间回到水云天或者随便什么隐密地界再加筹谋,哪怕韬光养晦、令蝶衣为自己的旧伤疗愈也好,可他却总是在最后一刻迈不开腿。


萧润自从上回之后便彻底无所顾忌地缠上了他,每日下了学不是备好一筐食点喊他去看自己蹴鞠就是要和他一起上新开业的酒楼尝鲜,几个日夜下来容昊甚至觉得自己腰上又圆了一圈——当然,肚子里那个小的也功不可没。


有许多次,容昊正走在萧润身侧有一搭没一搭地听他絮叨学堂里先生的囧事或者赌场新近大有起色的官老爷有多么不招人喜欢,覆在小腹上的那层法术忽然开始毫无预兆地松动。那些时候,容昊的面色几乎立即变得僵硬而青白,任凭萧润说什么都坚决甩开手独自朝着夕阳大步离去。他无法想象看到自己这副滑稽又狼狈的样子的萧润会露出多么惊骇恶心的表情,更无法独自面对少年脸上的失望和疏离。


一个因为“误入歧途”而离奇地怀上孩子的男人——无论这听起来多么咎由自取又大快人心,容昊一直以来都极力使自己不去细想这件事、不去思考未来孩子出生后自己和长珩所将面临的命运。或许他会遭到天谴,或许连同这个孩子——这个长珩的孩子——也会受到牵连,但是他又能怎么办呢?从小师父就告诉他,无论是什么剑法,只要开始出招,就不能中途停下。那是对自己、也是对敌人的侮辱。


他不能停下。


而在容昊挣扎于越发失控和沉重的心绪时,萧润开始花费越来越多的时间思考挣钱的办法。


听到润郎正式说出自己的主意的时候,曲水几乎惊得下巴都掉了:“什么?商号?润郎,你是不是被人夺舍了?之前那么多年老爷想让你接触接触家里的产业,你不都是厌烦得紧嘛?说什么——说什么反正都有这么多钱了,还耗那么多心神折腾什么……”


萧润无谓地摆了摆手,一手若有所思地拖着腮一手不停往嘴里塞坚果和葡萄,含糊不清道:“蛐蛐儿,你不懂……我若是需要银子了,管我爹要便是了。但是容昊不一样啊,我答应了他要盘下一整条街的酒楼给他。这回要是再管老爹伸手,可就太丢人啦。”


一旁的曲水一头雾水地撇了撇嘴,心想也不知道这两位哥儿又在玩什么家家酒的游戏——但愿润郎这次不要和几个月前疯狂找人那次令自己胆战心惊就好了。



TBC.

沸点

接稿

15-25 r/k


更擅长剧情一点,意识流没写过,可以尝试。也可以写短梗。


例文不多,接受试阅。


车和剧情都可以,平时文笔更偏向流畅,叙事清晰。如果有要求,可以提前告知,会尽量满足要求,不满意可以提出来。


如果写不了,我会提前说,不会让你为难。你觉得不好也可以直接说,可以直接沟通。


15-25 r/k


更擅长剧情一点,意识流没写过,可以尝试。也可以写短梗。


例文不多,接受试阅。


车和剧情都可以,平时文笔更偏向流畅,叙事清晰。如果有要求,可以提前告知,会尽量满足要求,不满意可以提出来。


如果写不了,我会提前说,不会让你为难。你觉得不好也可以直接说,可以直接沟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