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文手试炼场

0
-创作主题 用 [ 最短的句子 ] ,写 [ 最虐的刀 ] 几句话,单句的长度,均不设限,只要字数少少,刀刀致命 -结局 不限,喜剧中的悲剧更令人难过

-创作主题

用 [ 最短的句子 ] ,写 [ 最虐的刀 ]

几句话,单句的长度,均不设限,只要字数少少,刀刀致命


-结局

不限,喜剧中的悲剧更令人难过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60.9万浏览    4647参与
[ 文手试炼场 ]·第四期
就等诸位太太提笔辣!
活动介绍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11 10:27
🍑墨笑初昕🍑

同妻【12】

*心心+推荐+评论,抽小朋友发红包🧧


*狗血预告

*信息量大

*质量不稳定

*脑洞之作

*写着爽

*看着热闹就好

*18:00准时日更/隔日更


【27】


  于凌晨,半梦半醒,天微亮。


  五点的日空,窗外老树昏沉,世界静得仿佛只剩我一人。于是拉开窗帘,用手臂环抱膝盖席地而坐,将自己缩在一方小天地里;落地窗外,阴霭的天。


  感官迟钝下,是难得的沉静;某年某月,我曾与友人同眠。


  也是在这样的昏晨,落地窗前,我问她:“你明知你们之间不可能...


*心心+推荐+评论,抽小朋友发红包🧧


*狗血预告

*信息量大

*质量不稳定

*脑洞之作

*写着爽

*看着热闹就好

*18:00准时日更/隔日更





【27】


  于凌晨,半梦半醒,天微亮。


  五点的日空,窗外老树昏沉,世界静得仿佛只剩我一人。于是拉开窗帘,用手臂环抱膝盖席地而坐,将自己缩在一方小天地里;落地窗外,阴霭的天。


  感官迟钝下,是难得的沉静;某年某月,我曾与友人同眠。


  也是在这样的昏晨,落地窗前,我问她:“你明知你们之间不可能,为什么还要去尝试?在投入一段感情前计算清楚成本,权衡利弊过后再选择是否要投入,不是更好吗?”


  那天她难得沉默许久,侧身,将我搂在怀里:“阿缚,你总是这么冷静。”


  “可是你知道吗,有些时候,理性和感性是割裂的。总是清算得干净,多无趣。”


  “阿缚,我选择的,我接受。所以没有什么怨恨,也不谈值不值得。”


  没有所谓对错值得;这只是,我选择的。


  Have the ability to love yourself.


  Have the strength to love others.


  有能力去爱自己。


  有余力去爱其他。


  许多年前,友人于牛皮纸上用圆珠笔写下一段话。那年天蒙尘,她仰头坐在光晕下,陈旧的天,旧时记忆里的人,许多年前的日光。



【28】


  萧欠很滥情。最是多情却无情;谁都爱,等同于谁也不爱。


  他什么都有,所以什么都不在乎;却唯独没有感情,也没有自我。


  高高在上的蝴蝶,如果在终于拥有自我后,突然失去了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但我很期待。


  这么多年来萧欠似乎来者不拒,横走在男女之间,用他漂亮的身体沉沦于人性最原始的情欲。白皙的皮肉,染上青斑,这人浪荡得令人惋惜,但只有这样活,他才能生。


  心里空荡得一无所有,即放不下别人,也容不下自己。


  连自我都没有的人,沉溺在浮华世界里寻找片刻的安宁,似乎只有那一瞬,他的心才能被短暂的填满。于是用着自己残破的翅膀,扑朔在不同的欢场。


  留他独自一人,未免有些太残忍。


  其实,杀人不如诛心。


  那天我去见他,这座冷漠虚华的销金窟,吞噬着人们残存的人性。萧欠躺在顶层的沙发上,于上一场情事中脱身;丝绸质地的衬衫坦荡在身上,露出细腻苍白的肌理与痕迹。


  沙发上,还有残存的余温。


  他看见我来,漂亮的眼睛,写满疲倦:“哎……什么风把我的大小姐吹来了。”


  “我来兑现承诺了。”我走到他跟前,用湿毛巾将他身上的液体擦干净。


  他将自己埋入我的怀里,耳鬓厮磨,喃喃细语:“怎么?来捉奸?你来晚了,奸夫刚走不久。”


  我由上至下,清理着他的躯体:“这么漂亮,真的可惜。”


  “什么?”


  我自顾自的说下去:“你不是说,想让我用我的本事,带走你的心么?”


  萧欠顿了顿,眸光沉了沉:“你不是不屑么?”他突然亲吻我的额头,用鼻尖点在我眉心,“我这么漂亮自我的大小姐,怎么突然回心转意,看上我这样卑劣的人。”

  

  “阿缚,”他用指尖抚过我的眉眼,“连你也想玩我么?”


  “不给么?”


  他怔了怔:“给啊!你要的,有什么不能给。”


  “萧欠。”我看着他的眼,那么深的眸,如同孤独的小兽,“我心上曾有过一个人。”


  “在凛冬,赠予我一束玫瑰,为我哼唱了一首冬夜。”


  他曾说:“谢谢你,我的女孩。”




作者有话说:


拜托啦!我是真的想要蓝手手!!!

小心心和评论也很重要!!

拜托啦!!这是鼓励我的动力源泉!!


你们永远不会知道,看不到这些,我会有多自卑和多不自信……

我不知道有谁是看着的,可能很多孩子刷过去就过去了,

或者觉得多自己一个不多,少一个自己不少


我也是昨天才被告知,其实很多孩子是在暗中默默喜欢着我的

这段时间我的情绪真的很崩

我觉得,我从没站稳过

却可能真正成为过去式了

没有未来

也找不到出路

但是后来我才被告知,有很多孩子,在默默的,我不知道的地方喜欢着我,安利着我

我真的泪崩了。


很多时候我不知道你们是否喜欢我的作品,

我只能从你们的反馈(红心,蓝手,评论)去揣测

如果没有反馈

我不知道,我写它的意义是什么。

在这样的时候,我会脆弱。


可能是关心则乱,

我对自己越是看重的东西

越容易自卑

会很卑微

越是看重

越是苛刻

越是不满足

越是容易卑微


所以,我说你们的反馈和鼓励是我的动力源泉

我不是说说而已。

对不起,请允许我将这样的长篇大论放在开头

因为你们不知道,我有多少次于深夜中觉得自己在老福特走不下去了

自己的写作生涯一片迷茫

有多少次写不下去

却又在临界点,被你们的温柔所安慰

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


一个人走了太久,总是希望能有依赖和羁绊的。

小有心电

非懂

“奇怪,怎么好像真的爱过似的。”

何炅退出了双北tag。


 

“奇怪,怎么好像真的爱过似的。”

何炅退出了双北tag。

 

 

 

寒不改叶

负鼠

你是一个皇子。

你的母亲于宫斗中技不如人而赐白绫一条自绝而死,你的父皇也因此并不喜你,宫中上下无一不将你视为灰尘,虽贵为皇子,你的心总是低的像奴仆。

你唯一的朋友是当朝少傅,你太子长兄的先生,一日里你正被奴仆欺辱,他上前赶走了刁奴,然后拍了拍你身上的灰,弯腰行礼,叫了一声殿下安好。

你拉着他的衣袖跪下,眼神清冽如含温水,你磕头道:“请先生救我。”

少傅生的清美绝伦,如松柏立于寒风,艳艳生辉,寂寂四合,他看着你的眼睛默了默,然后拱了拱手,叫了声殿下。

“殿下。”

围猎场上他握着你的手,从身后揽住你拈弓搭箭,他的力气用的并不满,动作很是轻柔,箭射出去,一只老鼠受惊倒地,你能看见他清冷的...

你是一个皇子。

你的母亲于宫斗中技不如人而赐白绫一条自绝而死,你的父皇也因此并不喜你,宫中上下无一不将你视为灰尘,虽贵为皇子,你的心总是低的像奴仆。

你唯一的朋友是当朝少傅,你太子长兄的先生,一日里你正被奴仆欺辱,他上前赶走了刁奴,然后拍了拍你身上的灰,弯腰行礼,叫了一声殿下安好。

你拉着他的衣袖跪下,眼神清冽如含温水,你磕头道:“请先生救我。”

少傅生的清美绝伦,如松柏立于寒风,艳艳生辉,寂寂四合,他看着你的眼睛默了默,然后拱了拱手,叫了声殿下。

“殿下。”

围猎场上他握着你的手,从身后揽住你拈弓搭箭,他的力气用的并不满,动作很是轻柔,箭射出去,一只老鼠受惊倒地,你能看见他清冷的侧脸,他吐出的风萦绕在你的耳边,如同美玉入水,绽开一池青莲。

“殿下,这是负鼠。”

他再补一箭。

“它会装死迷惑敌人,殿下往后,进入朝堂辅佐太子,也要提防这等人物。”

你点了点头。


“多谢先生。”
















张开弓你眯着眼瞄准,满力拉开的弓似乎有点不听使唤,颤颤巍巍地抗议着,你手一抖射出一箭,正中那人肩膀,他痛的低下头去,鲜红的血淌出来,如同盛开了一地的海棠。

你再补一箭,穿透那人心脏。

少傅清艳绝伦的眼睛依旧是怔怔地睁着,有些茫然又有些意外地盯着你,似乎不可置信,你上前,八爪金龙纹在你的身上,沉重的冠冕压的你头皮发麻,而你伸个懒腰愉悦地吹了一声口哨,小心避开了少傅淌下的血,生怕玷污了你华美的龙袍。

你轻轻地,温柔地合上了他的眼睛。


“朕受教了,请先生上路。”

哈小晒

熟练

他说:“嫁给我。”

脸红成所有姑娘都说好看的腮红色号,单膝磕在地板上,笨拙的样子正正好好。

我说:“我愿意。”

眼眶湿了一点点,但是眼泪没有掉下来,在笑,表情美得可以上电视。

我想他是排练过的,在心里,千千万万遍,却是对着另一个人。

我知道的。

因为我也是。


@LOFTER娱乐主播 


他说:“嫁给我。”

脸红成所有姑娘都说好看的腮红色号,单膝磕在地板上,笨拙的样子正正好好。

我说:“我愿意。”

眼眶湿了一点点,但是眼泪没有掉下来,在笑,表情美得可以上电视。

我想他是排练过的,在心里,千千万万遍,却是对着另一个人。

我知道的。

因为我也是。


@LOFTER娱乐主播 


老宫

【承花】离别是沙漠中你的吻

文手试炼 

你曾和我说过,情人节那天要送给我巧克力,你食言了。

百年如一日,十载弹指过。

今年的情人节下雪了,我于你的墓前站了很久,雪落了我满头,顷刻之间我仿佛老了很多。

每次来到这里,我的心里都很平静,因为总觉得你没有走。

这座墓是假的,我只是在祭奠十七岁的自己。

我将巧克力放在墓碑前,很快它也覆了一层白霜。

我起身离去,只剩下孤独,以及没有尽头的天空和冻僵的大地。

离别是沙漠中你的吻。


一点儿都不虐 诶 我没有虐的天赋 

文手试炼 

你曾和我说过,情人节那天要送给我巧克力,你食言了。

百年如一日,十载弹指过。

今年的情人节下雪了,我于你的墓前站了很久,雪落了我满头,顷刻之间我仿佛老了很多。

每次来到这里,我的心里都很平静,因为总觉得你没有走。

这座墓是假的,我只是在祭奠十七岁的自己。

我将巧克力放在墓碑前,很快它也覆了一层白霜。

我起身离去,只剩下孤独,以及没有尽头的天空和冻僵的大地。

离别是沙漠中你的吻。


一点儿都不虐 诶 我没有虐的天赋 

IN

Q:彼此是什么样的存在

0221:姐姐是像恋人一样的存在

0329:很亲的妹妹


0221:我喜欢你

0329:我也喜欢胜完啊

0221:姐姐难道不惊讶吗

0329:妹妹喜欢姐姐是很平常的事吧


后来甚至没有人记得0321号星球也那样鲜活的存在过 0321号在所有人面前破碎 但只有0221见证了它的瓦解 0329就在0221的身边 却感受不到这场无声的毁灭


Q:彼此是什么样的存在

0221:姐姐是像恋人一样的存在

0329:很亲的妹妹


0221:我喜欢你

0329:我也喜欢胜完啊

0221:姐姐难道不惊讶吗

0329:妹妹喜欢姐姐是很平常的事吧


后来甚至没有人记得0321号星球也那样鲜活的存在过 0321号在所有人面前破碎 但只有0221见证了它的瓦解 0329就在0221的身边 却感受不到这场无声的毁灭



布拉格等日落

梦断

蓝:跟我走吧!

粉:去哪?

蓝:去哪都好,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只要跟你在一起什么都好。

粉:好啊,可是我没有时间了,下辈子好吗?

蓝:好……


@LOFTER娱乐主播 


蓝:跟我走吧!

粉:去哪?

蓝:去哪都好,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只要跟你在一起什么都好。

粉:好啊,可是我没有时间了,下辈子好吗?

蓝:好……


@LOFTER娱乐主播 


易点er

残垣

灵感来自鲁迅先生: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都与我有关。


街道的破土墙,

老瘸狗拎着尾巴,影子拖得老长。

倒空的易拉罐,

像生活在这里渺茫的念想。

午夜一点半,

CD机都进入梦乡,

歌只能自己唱。


走过城郊的裁缝店,

还剩一盏黄灯微亮。

我夹着两瓶酒走进,

招呼着店员做件衣裳。

剪子起落,

散碎了时光,

针线交错,

缝起来过往。

缝纫机旁,

裁缝推推眼镜,笑着问我:

“你住在谁的过去,

又会在谁的未来推开一扇窗?”


灵感来自鲁迅先生: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都与我有关。


街道的破土墙,

老瘸狗拎着尾巴,影子拖得老长。

倒空的易拉罐,

像生活在这里渺茫的念想。

午夜一点半,

CD机都进入梦乡,

歌只能自己唱。


走过城郊的裁缝店,

还剩一盏黄灯微亮。

我夹着两瓶酒走进,

招呼着店员做件衣裳。

剪子起落,

散碎了时光,

针线交错,

缝起来过往。

缝纫机旁,

裁缝推推眼镜,笑着问我:

“你住在谁的过去,

又会在谁的未来推开一扇窗?”


江晗初

薛洋还是想劝金光瑶放下蓝涣,可他不敢说,也全然没资格说,攥在手心里的糖自他死后便再也脱离不了他的掌心,随着他的灵魂一起被埋葬在这烈焰灼烧的无间地狱。

“若你愿意,我拼死也会将你护到东瀛。”

他终究是舍不得蓝涣,舍不得那一身清风明月,舍不得那一句入耳温润的“阿瑶”。

也好,早点下来陪我,薛洋如是想道。

背景图来源:wb樂兮画

薛洋还是想劝金光瑶放下蓝涣,可他不敢说,也全然没资格说,攥在手心里的糖自他死后便再也脱离不了他的掌心,随着他的灵魂一起被埋葬在这烈焰灼烧的无间地狱。

“若你愿意,我拼死也会将你护到东瀛。”

他终究是舍不得蓝涣,舍不得那一身清风明月,舍不得那一句入耳温润的“阿瑶”。

也好,早点下来陪我,薛洋如是想道。

背景图来源:wb樂兮画

浅墨(折耳.猫)

【刑林】岁暮

*别想让我发刀,那是不可能的


===========

岁暮阴阳催短景。

林辰的晚年和他年轻时一样平静宁和,只不过前者是因为遗忘。

    林辰微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给他说故事的老者,耐心听完,诚恳道:“你真是一个好人。”

    另一个老人有一双特别的绿色眼睛,浑似深潭,他声音沙哑地笑道:“不是对所有人都这么好的。”

    “那对谁?”

    “妙人。”...


*别想让我发刀,那是不可能的










===========

岁暮阴阳催短景。

林辰的晚年和他年轻时一样平静宁和,只不过前者是因为遗忘。

    林辰微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给他说故事的老者,耐心听完,诚恳道:“你真是一个好人。”

    另一个老人有一双特别的绿色眼睛,浑似深潭,他声音沙哑地笑道:“不是对所有人都这么好的。”

    “那对谁?”

    “妙人。”

    林辰似懂非懂。

    邢从连看着眼前人,嗫嚅着唇,却没有发出声音。他不敢说他的爱人是林辰,因为林辰已经不记得林辰是谁了;他也不敢问林辰他的爱人是谁,因为他会说他叫“邢从连”,可他想不起他,便会一直痛苦到第二天。

    林辰一般睡得很早,邢从连觉得这很好,他可以在他已不再年轻却依旧爱着他的爱人的唇上印下一吻,说他不敢让他听到的话:

    “我爱你。”

===========

好长啊,我果然是个菜鸟@LOFTER娱乐主播 快来帮帮这只小白。

洛书Rosy(问答区文手)

原创短篇虐文合集

正好有点灵感:文手试炼场第四期 

1.《疫》

“妈妈,你去干什么呀?”

“妈妈呀?妈妈要去打一只大怪兽,特别难对付。所以宝宝要在家里乖乖的哦。”

“知道了。那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等大怪兽真正被消灭的那天吧……宝宝一定要乖乖的,不要乱跑,听爸爸和奶奶的话。”

“好。”


亲爱的:

  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

  这是我托和我一起前去的同院小姑娘帮忙寄出去的,我想你应该见过她——对,你肯定见过,上次我带她来咱家一起吃过饭,就是那个头发短短的,齐刘海,笑起来有点腼腆的小姑娘。你不知道我早些时候跟她提起这事时,她哭得有多凶,搞得我都不敢嘱托给她,生...

正好有点灵感:文手试炼场第四期 

1.《疫》

“妈妈,你去干什么呀?”

“妈妈呀?妈妈要去打一只大怪兽,特别难对付。所以宝宝要在家里乖乖的哦。”

“知道了。那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等大怪兽真正被消灭的那天吧……宝宝一定要乖乖的,不要乱跑,听爸爸和奶奶的话。”

“好。”


亲爱的:

  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

  这是我托和我一起前去的同院小姑娘帮忙寄出去的,我想你应该见过她——对,你肯定见过,上次我带她来咱家一起吃过饭,就是那个头发短短的,齐刘海,笑起来有点腼腆的小姑娘。你不知道我早些时候跟她提起这事时,她哭得有多凶,搞得我都不敢嘱托给她,生怕她一不留神再把我的信给哭花了。

  哈哈,开个玩笑。平常我没有多少幽默细胞,现在这时候,我几乎没有多少氧气提笔,却反而来了这个兴致。大概也是想明白了一些事吧。

  不知道你有没有料到这个结果——你该想到的,对不对?在我离开时候,你就该想到的。其实到如今我也没有多少遗憾了,只是有点可惜,没有和你们吃上最后一顿年夜饭。

  走之前,宝宝还问我干什么去,什么时候回来。我告诉她去打大怪兽。提着行李箱上大巴的时候,她笑着跟我挥手,特别的开心。

  她还小,不懂事,以为我要去玩。

  这挺好的,她能开心就好。

  就是不知道宝宝最近有没有好好嗨呀你看看我又忘了,我收不到回信了,还问这些做什么。

  决定好要去前线的时候,妈还特别生气,我安抚了许久她才好些。她只是太舍不得我了,也是,养了三十多年,也没出过远门,这一下子说走就走,还是生死不定,她哪能放心。照她的话说,养个狗崽子也能养出感情。

  我越想越对不住妈,可是先有国,再有家。国若不安,家又怎能好呢?

  真的,我不后悔。我不后悔,亲爱的。就是接下来辛苦你些,咱爸咱妈还有宝儿,都得麻烦你了。

  还记得十月一的时候咱们还看着阅兵说现在的国家多么多么好,多么多么繁荣,我笑着跟你商量以后宝宝要去哪所小学,哪所初中,你也笑着猜她以后会干什么……真的要写不下去了……本来我觉得能就这样和你平平安安地过一生,没想到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今生你不必等我了,如果——我是说如果真的有来生,咱们一家人还要在一起。平平安安的。

  你们会原谅我对吗?

                                                    妻绝笔


2.《凝望》

“你总是不说爱我。”

女孩嘟起嘴,眼里细碎的星光一闪一闪。

“我爱你。我们结婚吧。”

男孩从背后掏出一大束鲜红的玫瑰花,花束的正中央,是曾经路过一家首饰店时,女孩移不开目光的那款戒指。

他抬起头,久久凝望她的脸。黑白相片镶嵌在墓碑上,她笑得灿烂,一如往昔。


3.《为你好》

“来,乖乖别跟那些坏孩子玩,他们会带坏你成绩的。”

“听妈妈的,妈妈是为了你好。

“学生不就是应该学习吗?其他的都不重要。”

“出去玩?跟谁呀?”

“你要是能把你们年纪第一约出来一起学习的话还有可能。”

“想什么呢,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

“你还想干什么,作业完成了吗?那预习呢,复习呢?”

“你又不是全校第一,有什么可骄傲的。”

“你又在弄这些破东西!”

“还给你?就是这些才让你成绩下降的!”

“是画画能当饭吃还是写这几张破纸能当饭吃!”

”嗤,别想了,我这就给你烧了!”

“为什么?我这是为你好啊。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你再查查吧警察同志,我的孩子那么优秀,一直都考第一,没有理由自杀的!”

“我的孩子不会自杀的,什么遗书!一定是他成绩太好了,有人嫉妒他,有人害死了他!”

“你一定要查明真相啊,警察同志!”

“我怎么冷静得下来!”

“压力太大?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害死了我的孩子?”

“滚,滚!滚出去!这不可能!你一定就是犯人,你害死我了我的孩子还想再害死我!”

“滚出去!不是我!我的孩子不可能自杀!”

“我这都是,为了他好啊!


4.《喜欢你》

“其实……我以前喜欢你。”

多年后的同学聚会上,他摩挲着酒杯,跟她讲。

她眼睛兀地睁大,有光转瞬即逝,随即她捂嘴笑起来,心脏是针扎一般的痛。

“我以前也是。”

没有“过”而是“是”,他们都在等对方的一句话,可惜,谁都没有等到,哪怕现在。


5.《奶奶的电话》

深夜,在灯光下熬夜写作业的我,突然接到了奶奶的电话,这是以前未曾有过的。

“囡囡啊,睡了吗?”

“……奶奶?快了快了,正准备睡呢。你怎么也没睡?”

“没什么,就是有点想你了。最近好好吃饭了吗,晚上吃的什么呀?”

“就平常的饭,能有什么。”

“好好,别饿着就行,你不知道你小时候吃饭就一口口,和小猫似的,还得我跟在你屁股后面一点点喂,要不然你都不带吃的……最近学习压力不大吧?听你把说是快要期末了,努力就行,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好了好了知道了!”我近乎不耐烦的打断,半夜还在写作业本来就叫人心烦气躁,更何况是老人家絮絮叨叨没完的啰嗦。而且算着半个月后我正好期末考试完,还能赶上奶奶的生日,如今这会叙旧更显的没什么必要。

“好好,囡囡要休息了是吧,最近白天是挺热的,但夜里降温大,记得盖好被子,别露出肚脐眼来。”

“知道了!我还得写作业呢,挂了拜拜!”

“再……嘟嘟……”

我烦躁地挂掉电话,可眼皮却没来由的一跳,心里有些不安。大概是最近睡觉太少了吧,我这样想。


半个月后,我拎着一个画着寿桃的蛋糕敲开奶奶家的门。来开门的是二姑,她胳膊上套着一个黑袖章,形容悲戚,手里还拿着一根鸡毛掸子,好像在收拾东西。

她看见我,嘴唇动动,张嘴想说话。可最终还是没有。

我好像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可还是哆哆嗦嗦地问:“今天是奶奶生日,奶奶……不在家吗?”

二姑眨了眨眼,仿佛胶粘的嘴巴终于翕动:“走了。”

“什么时候?”

“两周前。那时候她老说心脏不得劲,我们把她送去医院住了两天。有一天晚上她突然特别精神,嚷嚷着要给你打电话,我们寻思着老人家这快好了,想她孙女了,就让她打了一个。结果打完……当天晚上就…就……”

“她走之前一直念叨着别跟她孙女说别跟她孙女说,说怕打扰你学习,说等你放了假,在告诉你……”

我手一松,“啪嗒”,蛋糕掉到地上,即使隔着盒子,我也能想象到它碎掉的样子。


6.《戒指》

我的男友是一个典型的不懂浪漫的理工男,我已经受够了他的直男,每次过节他不是忘了就是送我一些丑到爆的爆款,而最近双方父母甚至都商量好了结婚日期,可他连求婚都还没有。我根本感受不到他的爱。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的七周年纪念日,我向他下了最后通牒:再不好好重视我们就分手!

傍晚回到家的时候,他笑嘻嘻地站在门口,递过来一本《自私的基因》,我几乎是要把肺都气炸,书连碰都没碰一下,扭头就走。

他在后面抓住我的胳膊,我用力甩开,发动车子远远离开这座为我们结婚准备的房子。


五年后,我接到男友——应该说是前男友父母的电话,他出了车祸,以前那个家的钥匙只有我有,他们拜托我去收拾下遗物。

我犹豫一下便答应了。推门进去时,厚厚的一层灰几乎要扑到脸上。我离开后,他给我来过很多电话,我一个没接,通通拉黑。之后听说不久他也走了,这处本来新婚用的房子便一直闲置下来。

我打开灯,时隔五年,悬在屋顶的吊灯只发出微弱的光晕。屋里的陈设和五年前一般,除了门边那张桌子上,端端正正摆着的一本《自私的基因》。

这本曾经叫我怒气冲天的书,如今也已惊不起什么波澜。鬼使神差地,我走近桌边拿起书,刚扑了扑上面的灰,就听到“叮当”一声,像是什么极坚硬的东西落地,这才惊觉书里竟是有东西的。

隔着厚重的尘埃和昏暗的光线,我还是一眼看到落在阴霾里闪闪发亮的戒指,我颤抖着双手把它捡起来,寻着书中五年来被深印下的凹痕找到那一页。正中央,是一段荧光笔特意标记的文字:

新人结婚的时候,不应该将手搭着圣经说无论贫穷富贵,健康疾病,都至死相伴,而是把手放在《进化心理学》和《自私基因》这两本书上宣誓:“我将违背我的天性,忤逆我的本能,永远爱你。”


---------------------------

这两天真就什么都没干,一直沉迷于B站舞蹈区和lofter摄影区小姐姐们的美貌。

唉,红颜祸水啊!

再不写点什么就废掉了!

墨染濯莲

怪盗与侦探

挑战最短的文字写最虐的刀,细品一下谢谢(无差)

很久很久之后

怪盗不再是怪盗而是黑羽快斗

小学生不再是小学生而是工藤新一


01


     也许他们会再一次在雨中打着伞与自己的青梅说说笑笑。


     也许他们会看见彼此但却会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


     因为黑羽快斗不认识工藤新一,工藤新一也不认识黑羽快斗。


   认识彼此的只有江户川柯南和怪盗基德。


02...


挑战最短的文字写最虐的刀,细品一下谢谢(无差)

很久很久之后

怪盗不再是怪盗而是黑羽快斗

小学生不再是小学生而是工藤新一


01


     也许他们会再一次在雨中打着伞与自己的青梅说说笑笑。


     也许他们会看见彼此但却会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


     因为黑羽快斗不认识工藤新一,工藤新一也不认识黑羽快斗。


   认识彼此的只有江户川柯南和怪盗基德。



02


     也许很久很久之后,两个人都成了婚,有了自己幸福的家庭。


     曾经的怪盗也许会和孩子透露一下他所见的名侦探。


    孩子可能会因此疑惑的询问自己的父亲是不是认识人家。


    黑羽快斗却只能回答不是。


    也确实如此。


   

03



   工藤新一可能会和孩子讲述一个小学生和怪盗的故事,也许会吐槽一些曾经从来没有说出口的话。


    但那都不重要了,工藤新一永远都不会知道怪盗基德的真实身份。


    能够一直追忆工藤新一的也只有黑羽快斗。




04


     也许黑羽快斗成为世界第一的魔术师后,有一天工藤新一也会来看他的表演。


    两个人自始至终都只能是表演者和观众的关系。


   不过,那又怎样,工藤新一就是工藤新一,黑羽快斗就是黑羽快斗。


   他们的交集永远无关那些年的月下追逐。


   就像两道相交线,相交之后就是永远分离。




    怪盗与侦探的故事总有一天会落幕……




-------

这就是我最怕的快新快的结局……

我希望两个人能够以真实身份认识一次

真的......很希望......

冰凝

【瓶邪】酒

       #皇帝瓶×谋臣邪

       #虐

 -------------------------------------


  他从未像今天这样大发雷霆过,不仅把十年前那坛我们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酒挖了出来砸了,还将那奏折重重的扔向我。他说我心无百姓,觐见之词愈发放肆。

  随后,我被驱逐南荒。

  所有人都告诉我伴君如伴虎,我不信,这下好,容不得我不信。

  我带着零星几人磕磕绊绊的来到了南荒,做好了种田打猎采野菜的准备...

       #皇帝瓶×谋臣邪

       #虐

 -------------------------------------


  他从未像今天这样大发雷霆过,不仅把十年前那坛我们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酒挖了出来砸了,还将那奏折重重的扔向我。他说我心无百姓,觐见之词愈发放肆。

  随后,我被驱逐南荒。

  所有人都告诉我伴君如伴虎,我不信,这下好,容不得我不信。

  我带着零星几人磕磕绊绊的来到了南荒,做好了种田打猎采野菜的准备。

  只是,没想到,南荒怎么还有这么精致的别院,有人伺候,有人照顾,甚至,我还曾在屋前的那棵桂花树下捡到过暗卫撕裂的衣角。

  那天在那别院门前,一行人跪了一地。他们唤我,“主上。”

  我竟不知他究竟是何意了。

  这究竟算是施舍,还是给我曾爱过我的补偿。

  没人比我更懂爱而不得的滋味,因为他曾爱过我,而我,还在爱着他。很多人劝我放下,很多人劝我自重,可不知为何,我总是放不下,只以为是我生来自贱,偏偏喜欢那作践我的人。

  我还不懂。

  直到第二年,皇城来信。

  【旧帝因疾驾崩,新帝屠皇族子弟,夺皇位,朝堂之上,无一旧人。】

  来信那日,我病了。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等我能从床榻上起来那日,已是来年开春。

  我闲来无事又病了许久,想着不如修整修整园子,去去晦气,还能看看新气象。

  园子修整了一月有余。修整完那一日,有一仆从,在那桂花树下挖出了一坛桂花酒。酒香淳厚,后劲十足,院里懂酒的那个师傅说,这起码得有十年的埋土。

  我恍惚想起,多年前,我与他曾在京城的一颗桂花树下,埋下过一坛酒。

  原来,真正没放下的人,一直是他啊。


----------

此处@LOFTER娱乐主播 

  


🍑墨笑初昕🍑
《在乎》 很多事情 说不在乎...

《在乎》


很多事情

说不在乎

是假的


在乎没用

是真的


摄影于2016年,老庄园,晨昏的暮光

这首小诗的灵感,出自唠嗑

正所谓唠嗑出金句

就是我!

《在乎》


很多事情

说不在乎

是假的


在乎没用

是真的



摄影于2016年,老庄园,晨昏的暮光

这首小诗的灵感,出自唠嗑

正所谓唠嗑出金句

就是我!

找猫毛

【佐鸣/带卡】憾

最短的句子最虐的刀


——

1.

“新婚快乐。”

漩涡鸣人湛蓝的眼睛里有不明的情绪乱晃,日向雏田温柔地表示感谢。

宇智波佐助点了点头,转身就走。风吹乱他的头发,和一边空档的袖口。

日落在街道尽头。


“啊,佐助,博人很难教吧。”

“不,”宇智波佐助的声音很轻,“他很像你,像个……小太阳。”

“……”

“我先走了。”

“今晚!”漩涡鸣人拉住他的衣角,“我是说,今晚月色真美。”

我死而无憾。宇智波佐助抿着嘴,幽深的眼神看着地面,只是沉默。

月色温柔。


2.

“哎,前辈,你怎么不结婚啊,明明那么多女士追求你。”大和喝多了酒,拉着卡卡西说醉话。...

最短的句子最虐的刀


——

1.

“新婚快乐。”

漩涡鸣人湛蓝的眼睛里有不明的情绪乱晃,日向雏田温柔地表示感谢。

宇智波佐助点了点头,转身就走。风吹乱他的头发,和一边空档的袖口。

日落在街道尽头。



“啊,佐助,博人很难教吧。”

“不,”宇智波佐助的声音很轻,“他很像你,像个……小太阳。”

“……”

“我先走了。”

“今晚!”漩涡鸣人拉住他的衣角,“我是说,今晚月色真美。”

我死而无憾。宇智波佐助抿着嘴,幽深的眼神看着地面,只是沉默。

月色温柔。





2.

“哎,前辈,你怎么不结婚啊,明明那么多女士追求你。”大和喝多了酒,拉着卡卡西说醉话。

卡卡西向来千杯不醉,今晚脸颊也带了一点绯红。

他眼神空洞,“我不配爱别人……”

“什么?”

“没什么,喝酒吧。”



卡卡西扑倒在床上,月光穿过窗户,照在床头的相框上。

一张合照转眼几十年过去,只他一人苟活世上。

天地浩大,带土,这是你想要的世界了吗?






END

2020了我还在辱骂岸本齐💩

555


萊莉的腳尖

我們同居了

「勝完啊,妳在哪?」


空氣中沒有傳來任何回覆,

剛睡醒的裴柱現有些焦急地站了起來。


『Irene歐膩的眼睛裝有星星呢。』

『我真的很喜歡Wendy的聲音。』


坐在一旁的孫勝完從回憶裡抽身,

下意識張了張嘴,但最後什麼也沒說。

只是起身繞過桌子,輕輕地抱住對方。


那次出遊約會的路上,

她失去了她最愛的雙眼,

她失去了她最愛的聲音。


「勝完啊,妳在哪?」


空氣中沒有傳來任何回覆,

剛睡醒的裴柱現有些焦急地站了起來。



『Irene歐膩的眼睛裝有星星呢。』

『我真的很喜歡Wendy的聲音。』



坐在一旁的孫勝完從回憶裡抽身,

下意識張了張嘴,但最後什麼也沒說。

只是起身繞過桌子,輕輕地抱住對方。



那次出遊約會的路上,

她失去了她最愛的雙眼,

她失去了她最愛的聲音。

yunlee

商用戀情?

在舞台上


輕車熟路的撫上昨夜仍摟著的腰


但被無情卻透出一絲猶豫的一把拍掉


哈.......我們的關係究竟是真的見不得光


還是你根本不想讓他見光呢....

在舞台上


輕車熟路的撫上昨夜仍摟著的腰


但被無情卻透出一絲猶豫的一把拍掉




哈.......我們的關係究竟是真的見不得光


還是你根本不想讓他見光呢....


Finlander550

晚点见

爬上走廊尽头的楼梯,就能通往妳所在的世界。


🐰:“就不说再见了,我们晚点见。”

爬上走廊尽头的楼梯,就能通往妳所在的世界。


🐰:“就不说再见了,我们晚点见。”

旧时烟雨[定时发布]

思阁|人生【二十八章】

特别声明:禁止上升,凭空捏造。


 官司案到此也结束了,毫无疑问,是王筱阁赢了,但刘九思觉得小孩儿似乎不是很开心,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皱着眉头,一言不发,也对,谁失去了父母的感情,姥姥的疼爱,会开心的起来呢?


 “筱阁,要不,你跟我们出去旅游吧,放松一下心情。”刘九思看见回家后坐在那一言不发的王筱阁主动提出了想要去旅游的想法。


 “哦,你安排吧,哥。”王筱阁扯着嘴角笑了笑回到。


“那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刘九思看见王筱阁终于肯说话心底的石头也算放下了,他真的害怕小孩儿做出什么傻事。


 “哥,我小时候爸爸总说带我去丽江,他说他...

特别声明:禁止上升,凭空捏造。


 官司案到此也结束了,毫无疑问,是王筱阁赢了,但刘九思觉得小孩儿似乎不是很开心,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皱着眉头,一言不发,也对,谁失去了父母的感情,姥姥的疼爱,会开心的起来呢?


 “筱阁,要不,你跟我们出去旅游吧,放松一下心情。”刘九思看见回家后坐在那一言不发的王筱阁主动提出了想要去旅游的想法。


 “哦,你安排吧,哥。”王筱阁扯着嘴角笑了笑回到。


“那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刘九思看见王筱阁终于肯说话心底的石头也算放下了,他真的害怕小孩儿做出什么傻事。


 “哥,我小时候爸爸总说带我去丽江,他说他想让我和那的风景一样,美丽而又独特”王筱阁笑了笑后,说起了关于父亲的事情。


 “那我们就去丽江好不好?”刘九思有些心疼的问着。


“不了,哥,你能给我找个老师吗?我想学习设计。”王筱阁站了起来,低着头和沙发上的刘九思说道,眼神里有些坚定。


“为什么想要学设计?我觉得你的专业来说去我的公司可能会更好啊,工资问题不用担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刘九思也随着站了起来,一脸不解的问到。


“我想设计一些项链什么的,我想让还有我这样的孩子有一件能属于自己的坚持的饰品,不要像我曾经一样,那么傻,想用自杀来解决所有事情。”


 王筱阁认真的解释着为什么自己想要学习的东西,原来他是想让和他一样的孩子有一份自己心中的坚持和未来的期待,一件饰品也许说明不了什么,但是如果他能设计出来代表着重生和希望还有彩虹的饰品,他会不会改变和他一样的孩子呢?


 也许是懂了王筱阁为什么要设计一些有意思的饰品,刘九思答应了下来,给他找了一个专业的设计师来教他,而旅游,自然是搁浅了。


 “哥,你看这条手链怎么样?”这天王筱阁拿了一幅手稿到刘九思的面前,一脸期待的问着。


 “这是什么意思啊?”刘九思看着A4纸上的图一脸不解的问道。


 “唔,这就是温暖的意思,中间的这个是太阳的意思,我想让他们知道,世界上是有太阳的”王筱阁指着中间的设计图形给刘九思解释到。


 “那你打算出吗?申请专利了嘛?”刘九思一脸的宠溺看着心情还算不错的小孩儿。


 “啊,这个需要专利啊?会不会很麻烦”王筱阁好像是听见了大事一样,惊讶的问到。


 “当然啦,笨蛋,没专利的话万一有人抄你这个创意的话,你哭都没地方哭去了。”刘九思耐心的解释着为什么要申请自己的专利。


 “哦,原来这样啊,那我明天去申请吧,要是被抄袭了,我还是挺难受的。”王筱阁看着自己用了一个多月时间设计出来的手稿,一副宝贝的紧模样逗乐刘九思。


 “好,想好公司名字了吗?”刘九思点了一支烟,靠在了椅子上问到。


 “叫Be reborn吧。”王筱阁思考了一会儿后回答着。


 “重生?不错,明天我给你注册了。”刘九思弹了弹烟灰回答。


 “嗯,要多少钱啊?我没钱。”王筱阁有些担心的问着自己心中的疑问。


 “你打算卖多少钱?”刘九思把话茬重新递给了王筱阁。


 “唔,198吧,因为是银饰品,太贵了没人要,也就失去了我做这个饰品的意义。”王筱阁思考了一会儿回答。


 “好,明天你给我200块钱就行,事情我帮你搞定,怎么样?”刘九思嘴角上扬。


 “好,谢谢哥哥。”王筱阁笑了笑后蹦跶蹦跶的离开了刘九思的办公室。


这里是余生,请多指教。

诶,没完结,惊喜吗?

我好像越写越差了,谢谢你们包容我。

7.8日,1:29分


琳裴裴的小松鼠

“裴柱現,你聽清楚,我孫勝完從來沒有喜歡過你!!!”


“裴小姐,恭喜你手術很成功,新的心臟跟你的身體很合適”


“沒有你在的世界,我活著有什麼用?”


為了你活下去,你卻永遠不會回來了......


“裴柱現,你聽清楚,我孫勝完從來沒有喜歡過你!!!”


“裴小姐,恭喜你手術很成功,新的心臟跟你的身體很合適”


“沒有你在的世界,我活著有什麼用?”


為了你活下去,你卻永遠不會回來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