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文月

42422浏览    190参与
若祈
“我一直把你当亲人看待。”

“我一直把你当亲人看待。”

“我一直把你当亲人看待。”

囚牢画师

咱就是说,白雪被安排去罗德岛的原因找到了。◝(⑅•ᴗ•⑅)◜..°♡

咱就是说,白雪被安排去罗德岛的原因找到了。◝(⑅•ᴗ•⑅)◜..°♡

和文吹皖风🌕

《心动💗》2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躺在床上,模模糊糊的好像记着是被刘耀文背回来的,在卫生间冲了把脸便来到了客厅。

“醒了呀,头晕吗。”(刘耀文)

“阿姨呢?”(我)

“我妈出去打麻将了,家里只剩我们两个人。”刘耀文看着我说

“昨天…,那…那我们现在算不算是男女朋友…”(我)

“亲都亲了,抱也抱了,你说算不算。”刘耀文走过来抱住我一脸坏笑的说。


刘耀文给我温了一瓶牛奶,我坐在沙发上喝着

“早上冷,盖个小毯子。”刘耀文要从房间拿了一个小毯子搭在我身上

没过多久阿姨回来了

“呀,小皖...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躺在床上,模模糊糊的好像记着是被刘耀文背回来的,在卫生间冲了把脸便来到了客厅。

“醒了呀,头晕吗。”(刘耀文)

“阿姨呢?”(我)

“我妈出去打麻将了,家里只剩我们两个人。”刘耀文看着我说

“昨天…,那…那我们现在算不算是男女朋友…”(我)

“亲都亲了,抱也抱了,你说算不算。”刘耀文走过来抱住我一脸坏笑的说。


刘耀文给我温了一瓶牛奶,我坐在沙发上喝着

“早上冷,盖个小毯子。”刘耀文要从房间拿了一个小毯子搭在我身上

没过多久阿姨回来了

“呀,小皖起来了,昨晚是不是喝多了,你放心,我已经把刘耀文骂了一顿,这小子,欠揍”(阿姨)

刘耀文一脸无奈的看着我

“哈哈哈哈,阿姨,没事的,昨晚玩的开心所以喝了点酒”我看了看刘耀文对阿姨说

“没事就行,晚上要吃什么菜,让你哥哥去买”(阿姨)

“妈,要不让小皖跟我一起去,这样她也可以看看自己吃什么”刘耀文坐在沙发上说

“对,阿姨,我跟耀文…啊不…哥哥一起去吧!”我用期待的眼神看阿姨

“行~”阿姨笑着看着我们俩

——菜市场——

“小皖,你要吃啥呀。”(刘耀文)

“你喜欢吃什么呀”我笑着看向刘耀文

“我?藤藤菜知道吗?”(刘耀文)

“藤藤菜?不知道。”我一点疑惑的看向他

“傻瓜,藤藤菜就是空心菜。”他敲敲我的脑袋笑着说

“我又不知道藤藤菜就是空心菜。”我一脸委屈的看向他

“好啦好啦,逗你玩的”他摸摸我的头

“耀文,我想吃火锅。”(我)

“火锅,可家里煮火锅的锅坏了,用不了。”(刘耀文)

“啊。。”我失落的看向他

“要不我们出去吃吧,我给妈打电话。”(刘耀文)

“这样阿姨会不会生气呀?”(我)

“不会的。”(刘耀文)

       我们到了解放碑路附近的一家火锅店,我坐在里面等着阿姨,刘耀文在外面打电话。

“皖皖,我妈说有朋友请她吃饭,她不来了,让我们吃。”耀文走进来说

“好。”(我)

刘耀文把菜单递给我说“看看吃啥”

“藤藤菜!”我笑着看向刘耀文

“你就吃藤藤菜呀?”刘耀文拿起菜单

“啊不是,你不是喜欢吃藤藤菜吗?”(我)

“好~那你还吃什么?”刘耀文宠溺的着看我笑

“你看着点吧。”(我)

刘耀文拿起菜单看着很仔细

“服务员,我要一份牛肉丸,一份虾滑,两份米饭,肥牛,鸭肠,毛肚,鸭血,海带,豆腐…………,要鸳鸯锅。”(刘耀文)

“这么多呀,肯定吃不完。”我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你从早上到现在就喝了一杯牛奶,要吃多点,吃不完也没事,我们打包。”(刘耀文)

“那行吧。”(我)

没一会菜就陆陆续续的上齐了,我把菜放进锅里,刘耀文把我按到了座位上对我说“以后和我吃火锅,你负责吃就行,我来煮。”

“你是不是和很多女孩吃过火锅呀,说,是不是?”我用手指着质问他

他把椅子往我这移了移,认真的看着我说“你是我的初恋”说完便向我吻了过来

我被他吻的措不及防,我没有拒绝,主动去迎合这个吻他停了下来看着我说“你呢?”

“你是我第一个男朋友。”我刚说完他又吻住了我

在饭桌上他给我夹了很多菜,我已经吃了很饱了,但是他手中的筷子依旧没有停下来

“刘耀文!你是不是在喂猪呀!”我一脸埋怨的看着他

“是的,我在喂我家的小猪,多吃点。”他笑着看向我

“我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哎呀,不是,我不是猪。”(我)

“反正早晚有一天你会是我婆娘(老婆)的”刘耀文摸着我的头说

“我可没说过要嫁给你”我推开刘耀文的手说

“好好,反正这辈子我就娶你了”(刘耀文)

          繁华的都市夜色依然是那么迷人,路边的霓虹闪烁着,发出五光十色的炫人灯光,在夜空中映出环环灯晕 夜空中,月亮昏晕,星光稀疏,整个大地似乎都沉睡过去了,刘耀文和我手牵着手走了回家,沿着嘉陵江岸,一条像彩带似的公路蜿蜒起伏,金光闪闪,光彩夺目

        在重庆呆了快两个多月了,假期结束了,我被迫和刘耀文分开回了南京

“小皖呀,下次还来重庆玩,让你哥哥带你去看穿轨”阿姨摸着我的头对我说

“好”(我)

“耀文!快!去送送妹妹”(阿姨)


刘耀文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外套,里面还有一件白色的短袖,那天雨下的很大,他把我送到了楼下抱着我说“宝贝,回南京自己注意安全,一定要好好吃饭,记得给我打电话,等过段时间我去南京找你”

“你好像个老太太,好啰嗦呀。”我嫌弃的看向刘耀文

“我这是关心你,自己一定要注意安全!”刘耀文摸了摸我的头

“哦。”我红着脸亲了一下刘耀文的脸迅速跑了出去

我跑出了小巷子往后看了看刘耀文愣着站在那里,我向他挥手,他反应了一会,也笑着向我挥了挥手,我便上了车。

和文吹皖风🌕

《心动💗》

1


开往春天的地铁 开了一年零三个月 我还是没能弄清 修在楼顶的路到底通往哪里 那些猝不及防的大雨 热烈地淋过整个夏天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 在那条看不见尽头的长坡树下 有人总是等在那里。

        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是在21年的6月27日,我记得那天很热,太阳也很大,我和他是在重庆见面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在看书,阳光洒在他的书和脸上很好看,那是假期,我来到了妈妈的一个朋友家度假...


1


开往春天的地铁 开了一年零三个月 我还是没能弄清 修在楼顶的路到底通往哪里 那些猝不及防的大雨 热烈地淋过整个夏天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 在那条看不见尽头的长坡树下 有人总是等在那里。

        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是在21年的6月27日,我记得那天很热,太阳也很大,我和他是在重庆见面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在看书,阳光洒在他的书和脸上很好看,那是假期,我来到了妈妈的一个朋友家度假

      “看的什么书呀,这么认真?”我轻轻的走到他的身旁。他愣了一下说“《等一朵花开》老师推荐的,这书还不错。”他对我笑了笑。

他笑起来很好看像是没了嘴角,嘴巴是圆圆的 ,没一会阿姨便叫我们去吃饭了。

     “小皖,是第一次来重庆吧,一会让你哥哥带你去逛逛,重庆还是挺好玩的。”阿姨边说还边往我的碗里夹菜,我点了点头继续吃饭。

        ——饭后——

“走吗?带你去南滨路散散步?” 他看向我

 “好呀,哥哥。”  我抬头看她

“我们差不了几个月,刘耀文,这是我的名字。”他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

“高皖皖,也可以叫我小皖。”(我)

“我知道。”(刘耀文)

我一脸疑惑的看向他

“我妈妈经常和你妈妈打电话,听到过你的名字。”刘耀文解释到

…………

我们走在南滨路上,看到有一群小朋友在路边唱歌,唱的好像是《少年时代》,我和刘耀文在旁边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

  “这首歌听过吗?”(刘耀文)

“听过呢《少年时代》。”(我)

“你的少年时代是什么样的呀。”(刘耀文)

“少年时代……现在不就是吗。”我看了看天空

“对了,阿姨说你跳舞很厉害耶,还考上了北京舞蹈学院,要不跳一段?”

我扭头看向他

“现在,算了吧,这么多人呢,不过我可以给你看我之前在舞台上跳舞的视频。”他拿出手机说

“这是去年十二月份的时候,在一个比较大的舞台上。”他边说边用手机放着视频

“十二月份,你在舞台上穿这么薄不冷吗?”(我)

“冷?……你还是第一个问我冷不冷的人……。”他嘟囔到

“什……么……我没听清。”(我)

   “阿,没什么,我说我本来是感觉挺冷的,但是那束光打在我身上,我感觉我整个人被爱意包围了。”他抬头看了看月亮

  “刘耀文,你跳舞给我感觉和别人不一样,感觉你很热爱舞台,也很尊重你的观众。”

“会喝酒吗?”刘耀文看了看我说

“当然啦!”(我)

…………

“天黑的好快呀,我们回家吧。”(我)

“想不想吹一吹嘉陵江的晚风?”(刘耀文)

“在晚点回去,阿姨就要担心了。”(我)

“不会的,跟我走。”刘耀文拉着我的手跑了起来

……

“这就是嘉陵江呀!我只在电视上看过。”我傻笑这看向刘耀文

“看看对面。”(刘耀文)

“哇!对面是什么地方呀!”(我)

“洪崖洞。”(刘耀文)

“重庆的夜景好美呀。”(我)

“小皖,你也好美。”(刘耀文)

“你说什么?”(我)

嘉陵江的风很大,大到我们甚至看不清对方的脸,听不清对方说的话。

“我说,你!好!美!”(刘耀文)

“刘耀文……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我借着酒精的熏陶深情的看着他。

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语声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

微冷的舌滑入口中,我们贪婪地攫取着属于互相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

这一瞬间的悸动,使我们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不知吻了多久,我们松开了对方,我们坐在岸边,看着对面的人和江上的船来来往往。

“所以……你这是……同意了……”我醉醺醺的看着刘耀文

刘耀文抱住我在我耳边轻轻的说“蓄谋已久……”

我并没有懂刘耀文的意思,只记得当时很困,也很累,便靠在他的肩上睡着了。

囚牢画师

波普艺术(X)离谱艺术(✓)


波普艺术(X)离谱艺术(✓)


霖鹄Ling
文月 政治家 龙门领导魏彦吾的...

文月 


政治家

龙门领导魏彦吾的妻子。原东国公主,和魏彦吾一起来到龙门定居。虽然外表优雅柔弱,但是其实也拥有强大的源石技艺以及政治手段,行事冷静细腻却也非常拥有远见。

对魏彦吾来说既是最爱的人,也是最坚实的支持者和后盾。

文月 


政治家

龙门领导魏彦吾的妻子。原东国公主,和魏彦吾一起来到龙门定居。虽然外表优雅柔弱,但是其实也拥有强大的源石技艺以及政治手段,行事冷静细腻却也非常拥有远见。

对魏彦吾来说既是最爱的人,也是最坚实的支持者和后盾。

囚牢画师

19年自用表情包,99新(大嘘)

原纸质画册被家里扬了。

19年自用表情包,99新(大嘘)

原纸质画册被家里扬了。

探赜穷通

【明日方舟】【魏文】月

今天魏彦吾没有去近卫局,而是留在了魏府。他坐在书房里沉默着,从白天坐到黑夜,手中的烟杆罕见地放在桌上,早已没了火星,一星半点的白烟都看不着。这样的日子,每年都会有一次,已经持续了二十余年。他看着书桌上的照片一言不发:一张是他与胞妹的合照,另一张是小塔与小陈的合照。

“彦吾。”

文月还是选择打破了他的寂静,送进来了一壶茶与一小碟点心,小心地为魏彦吾倒了一杯茶,托着茶托送到身侧。

“一天没有吃饭了,你已经不是年轻的小伙子了,吃一点吧。明天还有近卫局的工作。”

“再让我坐一会吧。”魏彦吾并没有接下茶碗,而是让座椅转到了另一面,背对着文月。

文月见状只好放下了茶碗,语气不轻不重地问道:“你要...

今天魏彦吾没有去近卫局,而是留在了魏府。他坐在书房里沉默着,从白天坐到黑夜,手中的烟杆罕见地放在桌上,早已没了火星,一星半点的白烟都看不着。这样的日子,每年都会有一次,已经持续了二十余年。他看着书桌上的照片一言不发:一张是他与胞妹的合照,另一张是小塔与小陈的合照。

“彦吾。”

文月还是选择打破了他的寂静,送进来了一壶茶与一小碟点心,小心地为魏彦吾倒了一杯茶,托着茶托送到身侧。

“一天没有吃饭了,你已经不是年轻的小伙子了,吃一点吧。明天还有近卫局的工作。”

“再让我坐一会吧。”魏彦吾并没有接下茶碗,而是让座椅转到了另一面,背对着文月。

文月见状只好放下了茶碗,语气不轻不重地问道:“你要这样硬撑着多久呢?”

这话在魏彦吾听来尤为刺耳,这么多年来文月对他一直百依百顺,也仅仅是小事上偶有无伤大雅的冲突,这样的大事上她几乎没有这样叫板过。

“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会。”魏彦吾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不想对妻子流露出内心深处负面的黑暗。

文月沉默着把他的座椅转过来,双手撑在扶手上,直视着那双眼睛。她记得的,那双眼睛,魏彦吾的眼睛,一直充满着常人难以持有的自信乃至自负的神情,而不是现在这样的怯懦和柔弱。

“我是你的妻子。”她加重了最后两个字,甚至用东国语重复了一遍:“つまこ。”

夫妻之间的对视是很常见的事情,大多时候是在感情温存的时候含情脉脉,大多时候以一吻开始,再以一吻结束,而不是现在这样针尖对麦芒,连开口似乎都有着危险的气息。

魏彦吾试图以一种轻描淡写的方式结束这段对话,似笑非笑地样子嗤笑出声,一手放到文月的胳膊上,装模作样要抬开,“我吃就是了,时候不早了你快点休息吧。明天近卫局的事情很多,睡不好的话会很疲惫的。”

“然后第二日我看到你实际上根本没动,还是说在垃圾桶里看到茶叶和完整的点心?”文月并没有给魏彦吾逃避的机会,而是直接点出了他的即将要做的事情。

这话听来极为刺耳。魏彦吾是聪明人,聪明人的社交方式就是说话说一半,剩下一半让对方推敲就行,这样才能滴水不漏。文月把他的方式直接推翻,用着极为直接暴露、不留一点余地的方式和他对话。上一个和他这么说话的,还是她。

这有些威胁到了他的地位了,长久以来他夺回龙门、建立近卫局、保护龙门费了太大的力气,以至于有些事情他自顾不暇,只能委曲求全,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心怀愧意了。周围人也深知其中痛苦,按下不表。他感觉得到太阳穴在跳动,文月的心思也明白,自尊与尊严告诫着他,不应该说出那些心情。对着自己相濡以沫的妻子,这样的行为只会撕破脸,让感情不和。

“文月,我们都有些......”

“有些什么,彦吾?难道说那些事情,我没有经历吗,我是旁观者而不是亲身经历者?”

“有些事情就是如此,覆水难收。”

“所以你就一个人承担,将我置身事外了吗?”文月突然紧握住了放在胳膊上的手。

妻子的力道对魏彦吾来说很轻,他却能很清楚地感觉到她在用劲,像是要卷进手心一样。“你看着照片里的妹妹,小塔和小陈,她们呢?因为覆水难收,所以就应该甘愿受到这些无谓的苦难,听从你的想法吗?”

魏彦吾沉默不语,文月的话已经不是刺耳那么简单了.....而是把尘封多年的现实直勾勾的摆在了他的面前。如果现在任何一个人情绪掌控不住,装着相片的相片框就会摔在地上变得四分五裂,就像这个家族的伦理关系一样。自诞生之初就缠在脖颈上的伦理之血,顷刻间弥漫在整个书房之中。

“你的妹妹、小塔已经离开了我们,小陈已经经受了这么多。你在做什么呢?”

“让她成为继承人,日后替我掌管龙门。”

“这是你的期望?还是你的补偿?”


“我的愿望。”


“你不觉得你太自私了吗?那是愿望吗?还是遗憾的过去?你让这个孩子只能按照你规划的想法发展,擅自给她继承者的未来,可她真正经历的是什么?”

魏彦吾低下头缓缓地闭上眼,他感觉到累了,那种累让他没有力气去直视文月的目光,那目光一瞬间令他感到比整个龙门还要沉重。

“那个孩子还在努力地规划着自己真正的未来。你呢?”

手在颤抖。

“你这样,和你的妹妹,有什么区别?你们都沉溺在无法挽回的过去,都是一样的可悲!你还要让孩子继续我们的悲剧吗!”

像是有一把极为锋利的刀,从骨与肉的缝隙间利落地划开,划开了二人之间残存的最后一点面子。魏彦吾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乱了起来,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如鲠在喉了,猛得抬头想要驳斥,迎面看见的是文月泪流满面的脸。

“文月。”魏彦吾慌乱地捧上她的脸拭泪,他很多年没有这样手足无措了,事态不应该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的。他的人生里已经走错了很多步,关于文月的这一步,他不想再后悔了,即使是流泪,也是不值得的。

文月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抚上他的手。


“你太傲慢了。”

“原谅我。”


“我是你的妻子,就应当顺承着你的意志,对你不应该有所反驳吗,不能够......和你共苦吗?”

魏彦吾看着那双溢满泪水的眼睛,心中波澜不平。

不应当逃避的。

他明白“共苦”两个字的分量,只是没想到,这两个字他自欺欺人地认为是自己在承受,忘记了她也看着他。从来到龙门之处,自他认识文月以来,经历了这么多苦难和分别,文月一直在他的身后,一直是他心中的支撑。她一直作为贤内助支持着他,她早已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成为不可替代的存在。

可是自己刚刚竟然想要短暂地将她剔除出去。

太傲慢了。

为了补偿这份傲慢,他只能吻上去,又蜻蜓点水般地离去。



“文月。”

“怎么了?”

“我有些饿了。”

“夜宵的价格是一个吻。”



无聊ing

文月【甜】

谨慎观看,严重OOC,内容虚设

开始

————————————

夜晚刚下了一场雪,空气十分冰凉凉的

满月正在跟着导航走,但是发现导航根本不管用,走着走着就到了一个小胡同从外边看还冒出白烟,进去了一看有个男生在抽烟,但是我们满月另辟蹊径,直接叫叔叔

“叔叔请问温玥花园在哪啊”满月问到

“咳咳,你,你叫我什么?”那个男生说

“叔叔啊,有什么问题吗”

“有问题,很有问题我才十七”

“你看起来很老”

“呵呵”那个男生说

“温玥花园前面直走右拐就行”那个男生

“哦哦,知道了,谢谢你,哥哥”满月

满月听完那个男生说的就到了

一夜过去

“让一下,让一下”满月

满月结结实实的撞...

谨慎观看,严重OOC,内容虚设

开始

————————————

夜晚刚下了一场雪,空气十分冰凉凉的

满月正在跟着导航走,但是发现导航根本不管用,走着走着就到了一个小胡同从外边看还冒出白烟,进去了一看有个男生在抽烟,但是我们满月另辟蹊径,直接叫叔叔

“叔叔请问温玥花园在哪啊”满月问到

“咳咳,你,你叫我什么?”那个男生说

“叔叔啊,有什么问题吗”

“有问题,很有问题我才十七”

“你看起来很老”

“呵呵”那个男生说

“温玥花园前面直走右拐就行”那个男生

“哦哦,知道了,谢谢你,哥哥”满月

满月听完那个男生说的就到了

一夜过去

“让一下,让一下”满月

满月结结实实的撞在一个男生的胸膛上

“她偶遇都不想一下的吗,真傻,故意撞在男神身上”反派跟班1

“又一个自己投怀送抱的,这头脑也是真简单”那个男生

“你才是头脑简单,没看见这么多人挤这呢吗,啧啧啧这么好看的一双眼睛可惜瞎了,还有你这身高也是简直白费”

满月说完就走了

“文哥这是你第一次被人说吧”小弟

刘耀文给了他一记眼刀

小弟噤声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上课时间到了请同学们在教室内做好,安心听讲

“同学们,今天来了一个新同学啊,大家欢迎一下”

“呱唧呱唧呱唧呱唧呱唧呱唧”

“大家好,我是满月……”

台上站着的新同学可以说是美轮美奂了,瓜子脸,大眼睛,小嘴巴,长的十分标志

“那个老师我坐哪啊”满月

“坐靠窗最后一排那个坐吧”班任

班任说完同学一片惊讶

“老师把新同学安排在文哥那桌”学生1

“可不嘛,看来新同学要惨了”学生2

“好的,谢谢老师”

满月在同学一片惊讶声中走到了那个座位上

“那个同学请问我同座是谁啊”满月

“没…没谁,你和你同座说话的时候小心点啊”

满月虽然一脸疑惑但还是应了下来“好的”

“报告”一个清冷而慵懒的声音从门口传了出来

“进去吧”班任

“哦”那个男生说

“怎么是你?”那个男生

“谁让你坐这的?”那个男生

“老师”满月翻了个白眼说到

“那个女生竟然敢这么和文哥说话,真勇”

“你让的?”那个男生

“啊,班里没别的座位了,只能安排在你那了”班任

男生黑脸🌚

“行吧行吧”那个男生

“好了啊我们继续上课”老师

第一节课过去了满月还挺满意的,这个同桌虽然烦了点但是不至于打扰自己学习

“喂你叫什么”那个男生

“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满月

“刘耀文”刘耀文说

“满月”

“你是,刘家少爷???”满月

“啊”这一声刘耀文没有准确的答复既没有拒绝有没有同意

一上午过去了……

酸性點陣纸

#速写60天挑战赛# @速写班长 

DAY 21

老夫老妻还黏糊糊🥺

#速写60天挑战赛# @速写班长 

DAY 21

老夫老妻还黏糊糊🥺

凝云

大炎的炎是气管炎的炎

最近卡文严重

遂整个花活

迫害老鲤

所谓不忘初心(?)

——————————分割线——————————

魏彦吾:文月,咱家今年的饺子包啥馅的啊

文月:玉米的,猪肉的,韭菜的……

魏彦吾:怎么没有……

(文月 盯)

魏彦吾:……啊我的意思是这么多种类够吃了

文月:那还愣着干嘛,过来帮忙


林夫人:雨霞说有个不死心的女人又给你寄信了?

鼠王震惊,鼠王愣住,鼠王没想到真的被亲女儿坑了

林舸瑞:我冤枉啊,是多索雷斯的市长坎黛拉,再说了,我这不是没去嘛

林夫人:我看你是在意你那养的花花草草和棋友吧

鼠王(高情商限定版):我这是在乎夫人你啊


梁洵:宁大人,梁...

最近卡文严重

遂整个花活

迫害老鲤

所谓不忘初心(?)

——————————分割线——————————

魏彦吾:文月,咱家今年的饺子包啥馅的啊

文月:玉米的,猪肉的,韭菜的……

魏彦吾:怎么没有……

(文月 盯)

魏彦吾:……啊我的意思是这么多种类够吃了

文月:那还愣着干嘛,过来帮忙


林夫人:雨霞说有个不死心的女人又给你寄信了?

鼠王震惊,鼠王愣住,鼠王没想到真的被亲女儿坑了

林舸瑞:我冤枉啊,是多索雷斯的市长坎黛拉,再说了,我这不是没去嘛

林夫人:我看你是在意你那养的花花草草和棋友吧

鼠王(高情商限定版):我这是在乎夫人你啊


梁洵:宁大人,梁某不过一城知府,您称我为大人恐有些不合适。

宁辞秋:辞秋如今居于尚蜀城,称这城中知府一声大人又有何不可呢?而且,你我既非公事会面,希望梁大人也不必拘泥于官职。

梁洵:宁……小姐说的是,梁某受教了。


三人的共同好友老鲤:谢邀,人在龙门,能吃两碗,自觉衣品不错,单身带三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