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文段

23362浏览    941参与
o逍繇向枫o

记片段

听歌🎵来的灵感:

lift me from the ground 

“我爱上了你那温柔的嗓音,

有你的陪伴,

我的心中总有种难以言喻的感受,

我尝试着想要冷静下来,

但是,

有你在身边,

这份激动总是难以遮掩……”


有时间会写一写,

可能是幻茄或者幻花,

ummmmm……۹(・༥・´)و ̑̑

美名其曰是听歌来的灵感,倒不如说是看歌词翻译来的灵感并把它抄了下来(不是)

我这样似乎是在推歌啊,不像是要写文,记片段的(°ー°〃),愣住😮

听歌🎵来的灵感:

lift me from the ground 

“我爱上了你那温柔的嗓音,

有你的陪伴,

我的心中总有种难以言喻的感受,

我尝试着想要冷静下来,

但是,

有你在身边,

这份激动总是难以遮掩……”


有时间会写一写,

可能是幻茄或者幻花,

ummmmm……۹(・༥・´)و ̑̑

美名其曰是听歌来的灵感,倒不如说是看歌词翻译来的灵感并把它抄了下来(不是)

我这样似乎是在推歌啊,不像是要写文,记片段的(°ー°〃),愣住😮

文艺细胞
灵感来源《another wo...

灵感来源《another world》纯音乐。

写完就觉得像是夸父,又像是梅勒斯。总之皆是希望、勇气。

灵感来源《another world》纯音乐。

写完就觉得像是夸父,又像是梅勒斯。总之皆是希望、勇气。

文艺细胞
橘子海 灵感来源初中宿舍。看《...

橘子海

灵感来源初中宿舍。看《洛丽塔》时写出的。

橘子海

灵感来源初中宿舍。看《洛丽塔》时写出的。

渣渣本渣

艹(1)

文段及句子为原创,如有雷同,雨我无瓜


1

他像一个孩子,仿佛就连走路要先迈出左脚还是右脚都要想上半天。哦,不对,我忘记了,他本来就是一个孩子。


2

我有点怕,怕你会离开我,怕你嫌弃我,怕你会再也不要我了,甚至我还害怕我有一天我都把你忘了……但我竟然没忘,我不仅没忘,我还记得很清楚……但请让我忘了吧,我觉得我应该不会再怕了,因为你已经走了。


3

他用笑声做盔甲,用眼眸做利剑,狼狈的在这恶心的世界苟延残喘着。


4

如果你害怕,那就平躺着睡吧,如果想侧着身也可以,我在你身后,别怕,你永远不是一个人。...


文段及句子为原创,如有雷同,雨我无瓜



1

他像一个孩子,仿佛就连走路要先迈出左脚还是右脚都要想上半天。哦,不对,我忘记了,他本来就是一个孩子。




2

我有点怕,怕你会离开我,怕你嫌弃我,怕你会再也不要我了,甚至我还害怕我有一天我都把你忘了……但我竟然没忘,我不仅没忘,我还记得很清楚……但请让我忘了吧,我觉得我应该不会再怕了,因为你已经走了。




3

他用笑声做盔甲,用眼眸做利剑,狼狈的在这恶心的世界苟延残喘着。




4

如果你害怕,那就平躺着睡吧,如果想侧着身也可以,我在你身后,别怕,你永远不是一个人。











大概日更?(反正没人看)

暴狙刘明(别想了没人)

众生均寂

如果我跟风写那些垃圾烂梗盗梗根本不考虑人物形象两人无脑恋爱甚至是多人神奇发车会比现在火一些吗?

如果我跟风写那些垃圾烂梗盗梗根本不考虑人物形象两人无脑恋爱甚至是多人神奇发车会比现在火一些吗?

我欲成刀

后来我学会稳妥,三思后行,扔掉仓库里的滑雪板和机车头盔,晚饭前围着亚麻围裙矗立在灶台前,看见橙黄色的黄昏。都是色彩,还有我的喜马拉雅雪山与无边的太平洋。从前海洋和天空都归我,要生活在陆地,只有折断鱼鳍和翅膀。


那是少年,少年,我回不去的好久之前。

后来我学会稳妥,三思后行,扔掉仓库里的滑雪板和机车头盔,晚饭前围着亚麻围裙矗立在灶台前,看见橙黄色的黄昏。都是色彩,还有我的喜马拉雅雪山与无边的太平洋。从前海洋和天空都归我,要生活在陆地,只有折断鱼鳍和翅膀。


那是少年,少年,我回不去的好久之前。

尤清云

他与他

在冗长岁月里蓦地抓住这样一个人。

热烈,执着又不失分寸。

是他的乖小孩。

他当然不是他的光,他的世界不需要治愈也不需要被照亮。他们是互相搀扶着向前走的关系,是可以并肩追光的人。

他抬起头的时候看得见太阳,于是敢牵那个人的手,大大方方,圆满故事走向。

他们有太多故事。练习室的浪漫角落,十指相扣的温热,厨房弥漫的食物香气。

还有隐秘又张扬,落于侧颈与后背的吻。

掌声与惊呼作为背景音,这一刻什么都不用想。

——接吻的时候别问将来。

在冗长岁月里蓦地抓住这样一个人。

热烈,执着又不失分寸。

是他的乖小孩。

他当然不是他的光,他的世界不需要治愈也不需要被照亮。他们是互相搀扶着向前走的关系,是可以并肩追光的人。

他抬起头的时候看得见太阳,于是敢牵那个人的手,大大方方,圆满故事走向。

他们有太多故事。练习室的浪漫角落,十指相扣的温热,厨房弥漫的食物香气。

还有隐秘又张扬,落于侧颈与后背的吻。

掌声与惊呼作为背景音,这一刻什么都不用想。

——接吻的时候别问将来。

今天彷白学习了吗

day1 没有“爱”“恋”的情书

文/彷白


         我的宝藏男孩,你一定想不到我会为你写下这封书信,这是蓄谋已久的情真意切,亦是一时兴起的情思泛滥。此刻阳光正好,一如你眼眸含笑时散出的熠熠光芒。天气回暖,窗外粉红的海棠花开了满树,我悄悄想象你正倚在树下的样子,琼林玉树,翩然俊雅,便又不禁对着窗外痴笑了。


        我这才发现,读尽书中风花雪月,不及你一颦一笑一回眸。也曾幻想过与你花前月下,耳鬓厮磨。我在一片混沌中醉眼迷眸向你靠去,你...

文/彷白


         我的宝藏男孩,你一定想不到我会为你写下这封书信,这是蓄谋已久的情真意切,亦是一时兴起的情思泛滥。此刻阳光正好,一如你眼眸含笑时散出的熠熠光芒。天气回暖,窗外粉红的海棠花开了满树,我悄悄想象你正倚在树下的样子,琼林玉树,翩然俊雅,便又不禁对着窗外痴笑了。


        我这才发现,读尽书中风花雪月,不及你一颦一笑一回眸。也曾幻想过与你花前月下,耳鬓厮磨。我在一片混沌中醉眼迷眸向你靠去,你也不避让,默许我借着酒劲儿躺在你怀里,吸允你身上名牌香水的隐隐清香……


        可我害怕幻想只能是幻想,害怕我没机会亲口告诉你,你对我而言是如此重要。在没遇到你之前,我见到了很多让我心动一时的人,可你的贸然闯入竟让我只想许诺一世。你没有我想象中干净的白衬衫,笑起来也没有迷人的梨涡,可我就是沉沦了,不偏不倚地醉倒在你深邃的眼眸里。凛冬因你而散尽,星河为你而长明。从此,你是能让我心猿意马的唯一。


        于是,我想同你一直走下去,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再无须羡慕旁人卿卿我我,再不畏惧黑夜形单影只。前路有你相伴是我莫大的福分,你是我的心口朱砂痣,是我的窗前白月光,你是我朝思暮想的如意君郎。如果可以,我想把余生都许给你,从此目光所及是你,朝朝暮暮尽是你。不知……你可否愿意?

栖栖

“我……我喜欢你!可以当我的女朋友吗!”少年用尽了全身力气,对着面前的女孩喊了出来。他低着头——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喊完这句话后他便没有勇气再抬头看着女孩了。可是过了片刻,四周的空气突然沉寂的仿佛只存在他一个人。没有回应。少年终于抬起头,却看见女孩无比平静的表情,她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他。

微风拂过,吹起地上的落叶。本只是几片叶子罢了,却越来越多,多到飘着空中,挡了视线。少年伸手挥开叶子时,脑海中瞬地闪过许多片段——

“我……很喜欢你。”少年拉起对面少女的手。

“可以跟我在一起吗?”少年拉起对面少女的手。

“我想以后都有你在。”少年拉起对面少女的手。

然后就是很多次很多次,少年不断地表白...

“我……我喜欢你!可以当我的女朋友吗!”少年用尽了全身力气,对着面前的女孩喊了出来。他低着头——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喊完这句话后他便没有勇气再抬头看着女孩了。可是过了片刻,四周的空气突然沉寂的仿佛只存在他一个人。没有回应。少年终于抬起头,却看见女孩无比平静的表情,她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他。

微风拂过,吹起地上的落叶。本只是几片叶子罢了,却越来越多,多到飘着空中,挡了视线。少年伸手挥开叶子时,脑海中瞬地闪过许多片段——

“我……很喜欢你。”少年拉起对面少女的手。

“可以跟我在一起吗?”少年拉起对面少女的手。

“我想以后都有你在。”少年拉起对面少女的手。

然后就是很多次很多次,少年不断地表白,不断地牵起那女孩的手。

在空中腾飞的落叶间隙中,少年看到了少女的脸,她对着他笑了。

“我记起来了我记起来了!”他使劲拨开面前的落叶,但少女好像离他越来越远,“我记起来了…”

“再见。”少女的声音很缥缈,很快就被落叶与风声分散了。

深秋,金黄的树叶被风吹的沙沙作响。少年被这声音吵醒了。“唔,怎么睡着了啊…作业还没写完呢。”他习惯性地摸了摸脸颊,登时吓了一跳,“这么多眼泪啊,我是梦到什么了吗…”

落叶,被风吹起。


栖栖。

青山万万疆
还有什么是比小姑娘更美好的

还有什么是比小姑娘更美好的

还有什么是比小姑娘更美好的

尤清云

《灯》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蹲在路边凑近看一盏灯。

在漆黑的夜里,灯将他的侧脸照得格外亮,轮廓是泛着暖意的金。他的眼睫细密绵长,带着一点向上的弧度,发丝也因灯光的描绘变得清晰可见,在夜晚的微风中拂动。

他的五官模模糊糊隐在这灯下。

但轮廓足以动人。

我不敢开口打破这样的宁静,只是站在那里看了他许久。

那一定是我这一生最漫长的瞬间。

他朝我看过来的时候,我连呼吸都停止,脑海里的念头叫嚣着肆意生长。

若我在此刻化为尘土,化为光点,化为这晚的无边夜色,那也必定是朝他奔去。

然后我看见他朝我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想送你一盏灯,你觉得它好看吗?

我说,好看的。

没有比这更合我心意的礼物了...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蹲在路边凑近看一盏灯。

在漆黑的夜里,灯将他的侧脸照得格外亮,轮廓是泛着暖意的金。他的眼睫细密绵长,带着一点向上的弧度,发丝也因灯光的描绘变得清晰可见,在夜晚的微风中拂动。

他的五官模模糊糊隐在这灯下。

但轮廓足以动人。

我不敢开口打破这样的宁静,只是站在那里看了他许久。

那一定是我这一生最漫长的瞬间。

他朝我看过来的时候,我连呼吸都停止,脑海里的念头叫嚣着肆意生长。

若我在此刻化为尘土,化为光点,化为这晚的无边夜色,那也必定是朝他奔去。

然后我看见他朝我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想送你一盏灯,你觉得它好看吗?

我说,好看的。

没有比这更合我心意的礼物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


嗜睡秦戾

青年

相比少年我更喜欢青年。

他们大胆中的深思熟虑,处于步入成熟却依旧留着青涩尴尬的年段,会努力把事情思考全面但还会有小漏洞的缺陷,很多很多都能反应他们正努力适应社会,变得成熟的艰难过程。他们有更清晰的逻辑,努力克制不会被感性误导,用理智去就事论事。

青年对志向的拼搏从不亚于少年,毕竟这个阶段是从少年成长出来的坚毅,能够在习惯孤独后依然永不低头,能忍住很大的苦痛去独自消化。规避恶劣的情绪,对外保持友善和温柔,隐藏自己崩溃失落的一面,即使未能很好得让外人看不出情绪变化,即使强制压抑时会轻易暴露缺陷,可笑又让人心酸。但他们是在苦痛中学习,从更高的角度回忆少年的自我。并从中吸取教训和经验,把控思想...


相比少年我更喜欢青年。

他们大胆中的深思熟虑,处于步入成熟却依旧留着青涩尴尬的年段,会努力把事情思考全面但还会有小漏洞的缺陷,很多很多都能反应他们正努力适应社会,变得成熟的艰难过程。他们有更清晰的逻辑,努力克制不会被感性误导,用理智去就事论事。

青年对志向的拼搏从不亚于少年,毕竟这个阶段是从少年成长出来的坚毅,能够在习惯孤独后依然永不低头,能忍住很大的苦痛去独自消化。规避恶劣的情绪,对外保持友善和温柔,隐藏自己崩溃失落的一面,即使未能很好得让外人看不出情绪变化,即使强制压抑时会轻易暴露缺陷,可笑又让人心酸。但他们是在苦痛中学习,从更高的角度回忆少年的自我。并从中吸取教训和经验,把控思想和身体,最终学会轻而易举地运用,这段学习的过程实在令我心动。

从第一次学会强行自我安慰开始,他们已经学会慢慢推敲和反思,不需要长辈过多指点,主动去探讨问题。

这是令人享受的,能在事情还未全部结束时剖析出自己未能考虑到的点,能果断去弥补而不是存留着少年的扭捏和突如其来的怯懦。他们逐渐学会带着股圆滑腔调处事,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观点,不会带着少年气去做事,用自己所学与别人灵活辩论。开始渐渐懂得自己应负责到底,保持的喜好和忍着不甘放弃的选择,带着所剩不多的鲁莽和如履薄冰的试探坚定地踏进社会。

 

这就是我爱的青年。



秦戾/文段

持续挑战八分钟废话。

江烬

他们奉你为神明,要高高在上,要姿态端庄,要受人敬仰,要庇佑世人。


可我不一样。


如果我爱你,我就要邀请你和我一起堕落,亲爱的神明。我要你和我拥吻着一起跌下云端,坠入淤泥去寻找繁星。和我一起在暴雨里舞蹈,每一步都溅起水花,暗淡灯火。在深夜饮下烈酒,在阿波罗寻找到我们之前迅速逃离。


和我一起出逃。逃离这凝固末日,哪怕前路都腐烂成泥,永不回头。


他们奉你为神明,要高高在上,要姿态端庄,要受人敬仰,要庇佑世人。


可我不一样。


如果我爱你,我就要邀请你和我一起堕落,亲爱的神明。我要你和我拥吻着一起跌下云端,坠入淤泥去寻找繁星。和我一起在暴雨里舞蹈,每一步都溅起水花,暗淡灯火。在深夜饮下烈酒,在阿波罗寻找到我们之前迅速逃离。


和我一起出逃。逃离这凝固末日,哪怕前路都腐烂成泥,永不回头。


江烬

我会在落日之前爱你,然后在黑夜到来之前迅速逃离。因为你的身体里住着滚烫的月亮,而我剥皮刨骨所能给你的也不过是几颗死去的星星。

我会在落日之前爱你,然后在黑夜到来之前迅速逃离。因为你的身体里住着滚烫的月亮,而我剥皮刨骨所能给你的也不过是几颗死去的星星。

街头诗人fj

A Glimpse

来自牙买加旱季的风徐徐拂过,斑驳的光影散落在年轻的脸上,一抹亮光倾注在眼睛里,悄悄地言说着内心的想法。闲暇的时光流转,伊丽莎白如同加勒比似乎永不西沉的红日一样充满生命力。躺在草地上的她心里正想着为什么父亲还不同意让她学着骑马,去感受一番迎风狂奔的感觉,而是在跟这个军官交谈——谈着一些她并不感兴趣的事情。


 斯旺总督好几次发现了她并不端庄的行为——客人来的时候并没有礼貌地接待,反倒是像个野丫头,胡乱地把自己丢在草地上。


詹姆斯·诺灵顿在和这位令他尊敬的总督交谈时,竟也会时不时偷偷看一眼远处躺在草地上的伊丽莎白——尽管他知道这样是极为不绅...

来自牙买加旱季的风徐徐拂过,斑驳的光影散落在年轻的脸上,一抹亮光倾注在眼睛里,悄悄地言说着内心的想法。闲暇的时光流转,伊丽莎白如同加勒比似乎永不西沉的红日一样充满生命力。躺在草地上的她心里正想着为什么父亲还不同意让她学着骑马,去感受一番迎风狂奔的感觉,而是在跟这个军官交谈——谈着一些她并不感兴趣的事情。

 

 斯旺总督好几次发现了她并不端庄的行为——客人来的时候并没有礼貌地接待,反倒是像个野丫头,胡乱地把自己丢在草地上。

 

詹姆斯·诺灵顿在和这位令他尊敬的总督交谈时,竟也会时不时偷偷看一眼远处躺在草地上的伊丽莎白——尽管他知道这样是极为不绅士的行为。

 

他有着一双灰绿色的眼睛,深邃得像英格兰深秋时的海,当他们的话题谈到殖民地的建设上时,二十五岁的他突然发现那个十五岁的伊丽莎白歪过了头,正看着他们。

 

他蓦地恍了神,睫毛颤动了一下,他一时想不起来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感觉了。


——街头诗人fj《Always Waiting(等)》Chapter.1

街头诗人fj

为她而战

那天之后,詹姆斯回到住处,发现自己已经难以忘记她了。


无数次,在微浪起伏的夜晚,月光轻拂海面,他在心中默默感叹,伊丽莎白·斯旺,这个他从未想到会给他生命带来影响的人,竟然会在他二十五岁的时候不经意地敲了敲他的心。


但他很快就从这种情感里抽身出来——他始终记得自己应该做什么。


他付出比以往多出几倍的精力在发展自己的海军事业上——把皇家港建设成一处文明之地,将帝国的鞭子不断伸向更远方,向那些游荡在加勒比海区的毒瘤们宣告着至高无上的法律和权威。


而这次,詹姆斯·诺灵顿的目的不仅仅是无私的出于对正义和使...

那天之后,詹姆斯回到住处,发现自己已经难以忘记她了。

 

无数次,在微浪起伏的夜晚,月光轻拂海面,他在心中默默感叹,伊丽莎白·斯旺,这个他从未想到会给他生命带来影响的人,竟然会在他二十五岁的时候不经意地敲了敲他的心。

 

但他很快就从这种情感里抽身出来——他始终记得自己应该做什么。

 

他付出比以往多出几倍的精力在发展自己的海军事业上——把皇家港建设成一处文明之地,将帝国的鞭子不断伸向更远方,向那些游荡在加勒比海区的毒瘤们宣告着至高无上的法律和权威。

 

而这次,詹姆斯·诺灵顿的目的不仅仅是无私的出于对正义和使命的坚守,而是掺杂了一些私人的想法——他为她而战。

 

就在这个平常的傍晚,他收到斯旺总督的邀请,骑着马走在从港口到总督府的路上,他正思忖着如何向斯旺总督表明心意。


——街头诗人fj《Alway Waiting(等)》Chapter.1

街头诗人fj

远征之夜

格罗夫斯在杰拉尔德的帮助下把醉醺醺的汤普森抬回房间,把他扔在吊床上,并按照长官的指示——帮他脱了鞋。


汤普森把头埋在枕头里,嘴里嘟囔着乱七八糟的事情。他艰难地翻过身,不舍地拉着杰拉尔德的手,动情地说:“美丽的萨瓦娜,你可别走!我、我爱你啊!”


一旁的格罗夫斯忍俊不禁。


一身酒气的杰拉尔德恼羞成怒地看着吊床上醉酒的疯子,又看了看偷笑的格罗夫斯,吼道:“蠢货!谁是你的姑娘。还有你,格罗夫斯,别笑了,你比我长得更像一个女人!”


在摇晃的吊床上睡着的汤普森则继续痴痴地笑着:“相信我,美丽的萨瓦娜,我一回来就娶你!”


“一定!”


 寂静的海域被月光亲吻,细浪...

格罗夫斯在杰拉尔德的帮助下把醉醺醺的汤普森抬回房间,把他扔在吊床上,并按照长官的指示——帮他脱了鞋。


汤普森把头埋在枕头里,嘴里嘟囔着乱七八糟的事情。他艰难地翻过身,不舍地拉着杰拉尔德的手,动情地说:“美丽的萨瓦娜,你可别走!我、我爱你啊!”


一旁的格罗夫斯忍俊不禁。


一身酒气的杰拉尔德恼羞成怒地看着吊床上醉酒的疯子,又看了看偷笑的格罗夫斯,吼道:“蠢货!谁是你的姑娘。还有你,格罗夫斯,别笑了,你比我长得更像一个女人!”


在摇晃的吊床上睡着的汤普森则继续痴痴地笑着:“相信我,美丽的萨瓦娜,我一回来就娶你!”


“一定!”


 寂静的海域被月光亲吻,细浪低吟着曼妙的夜,而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街头诗人fj《Always Waiting(等)》Chapter.15

京堂山添

年少的我们只把所有自己喜欢的东西护在怀里,愿意在那上面花时间和精力,尽管只是一时的热爱。

年少的我们只把所有自己喜欢的东西护在怀里,愿意在那上面花时间和精力,尽管只是一时的热爱。

尧毒

好啦,今天的安静就到这里啦。起重的机器,奔跑的轿车,金属在有节奏地撞击,撞击我的耳膜。我就坐在这里,这个长方形的小盒子里,被褥淹没我的双腿,就像外面的浓雾淹没昏黄的路灯。当然了,他们还亮着,只是朦胧地沉默。


好啦,今天的安静就到这里啦。我的眼泪又湿润面颊,呼吸在撕碎我的胸膛,而牙齿是一颗颗坚硬的岩石,他们如钢铁般,如那金属,撞击,撞击。火焰啊,请你不要对我留有余力,吞噬我,毁灭我。


安静就到这里。

好啦,今天的安静就到这里啦。起重的机器,奔跑的轿车,金属在有节奏地撞击,撞击我的耳膜。我就坐在这里,这个长方形的小盒子里,被褥淹没我的双腿,就像外面的浓雾淹没昏黄的路灯。当然了,他们还亮着,只是朦胧地沉默。


好啦,今天的安静就到这里啦。我的眼泪又湿润面颊,呼吸在撕碎我的胸膛,而牙齿是一颗颗坚硬的岩石,他们如钢铁般,如那金属,撞击,撞击。火焰啊,请你不要对我留有余力,吞噬我,毁灭我。


安静就到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