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文段

30835浏览    4977参与
Yoza与杂
“你看 那朵孤独的灵魂正放声歌...

“你看 那朵孤独的灵魂正放声歌唱”

我永远折服于自然与宁静

永远倾向善良与纯粹

我在满是爱意的最后 写献诗

告白静谧 告白这场细雨 告白这个世界

“你看 那朵孤独的灵魂正放声歌唱”

我永远折服于自然与宁静

永远倾向善良与纯粹

我在满是爱意的最后 写献诗

告白静谧 告白这场细雨 告白这个世界

葳声

【散文】旧忆回响

       室外温度高达三十度,我刚吃完午饭,忽然注意到桌面上星罗棋布的黑点,喉咙里直犯恶心。站起来随意走动,透过小公寓里唯一一扇朝阳的窗户,我看到了马路对面的商铺,再往远处一点,高楼林立。

       比起这里,我似乎还是更喜欢十年前居住的南方小别墅,说是别墅,其实就是农村自建房,一整幢楼连带天台四五层、十几米高,常常住着来自五湖四海的租客,房东都是本地土豪,裤腰间的大把钥匙串令人目不暇接。地方虽小,自然环境却很好,楼下有矮篱笆围起来的花坛,种植着......

       室外温度高达三十度,我刚吃完午饭,忽然注意到桌面上星罗棋布的黑点,喉咙里直犯恶心。站起来随意走动,透过小公寓里唯一一扇朝阳的窗户,我看到了马路对面的商铺,再往远处一点,高楼林立。

       比起这里,我似乎还是更喜欢十年前居住的南方小别墅,说是别墅,其实就是农村自建房,一整幢楼连带天台四五层、十几米高,常常住着来自五湖四海的租客,房东都是本地土豪,裤腰间的大把钥匙串令人目不暇接。地方虽小,自然环境却很好,楼下有矮篱笆围起来的花坛,种植着扁豆、小油菜、郁金香以及不知名野花,天气好的时候老太太们就在门口摆出大簸萁晒菜。

       那是2009年的夏天,沉闷而湿热,空调扇在我头顶上疯狂地转,只是“嘎吱”声不绝于耳,让人有种它几乎盈盈欲坠的错觉。安装在防盗窗侧边的空调箱不仅位置扎眼,而且时常漏水,滴滴嗒嗒地一路滑过红砖墙径直落到路人的头顶,这时怒骂声就会打破弄堂长久以来的静谧,气氛像炒锅里的油似得火爆起来,楼里楼外的人都变得躁动。

       两周前晾衣服时误伤了一只乌鸦,它大概是嫉恨我,隔天就钻过防盗栏到我家阳台上拉屎,雨季就快到了,衣服却要重新洗,我虽然生气却毫无办法。妹妹打来小灵通说鸦科是最记仇的,无论乌鸦还是喜鹊,后来这只黝黑的鸟似乎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不再光顾我这里了。

       六月,阴雨天不断。出租屋的墙壁开始泛潮出水,吸引来了很多鼠妇,密密麻麻挤在角落,起初我还会拿着大扫帚清理它们,但很快发现第二天又会覆盖一层。

       听我讲起在出租房与小虫斗智斗勇的经历,妹妹便开始催我回家,我想了想,自己今年已经二十余岁了,一事无成,比起整日听着父母的苛责,我还是更愿意离群索居,白天干活,夜晚只要闲下来就读书,小说名著、文人传记、青春伤痛文学,什么书都读,有时候会想象能遇到一个眉眼间带着万般惆怅的姑娘,她会看透其貌不扬的我深藏心底的脆弱,给予我爱情的芬芳,最重要的是不在意我穷困潦倒。

       深夜躺进被窝里,总有思绪万千浮上心头,想起一只毛发濡湿的小狗钻进花坛里躲雨,想起水洼里的鱼……生活盐水湖似得清澈见底,一眼能望到尽头。

       七月,昏昏沉沉的季夏,路旁的香樟树冠葱茏、青翠欲滴,人们躲在阴凉处唠着家常。一切都太平淡,炎热的土地之上无事发生,除了我的嘴唇开始皲裂褪皮,口腔溃疡反反复复。晨练后,我坐在窗前读信——我的儿时好友季茹从青海寄来的,她写道:这里气候很凉爽,体感温度只有十几摄氏度,到处都是油菜花田,阳光下,入目皆是明晃晃的一片黄。当地宗教节日很多,去年十一月的燃灯节盛景好像才刚刚与你分享过,“纳顿会”又要来了……

        在信的结尾,季茹向往常一样表达了对我的想念,随即我便发现了夹在信封里的三张照片,都是季茹在不同景点与建筑的合照,她留了长发,矜持地冲着镜头微笑,完全摆脱了过去的假小子模样。

       “挺好的。”我自言自语道。

        因为字迹幼稚,遣词造句拙劣,我很少回信,但季茹不甚在意,每月一封,持之以恒。那年我22岁,她与我同岁,在远离家乡的青海读大学三年级,我们的生活天差地别,自卑情结让我很难向幼时一样与她亲密无间,一年后,季茹本科毕业留在青海工作,2010年七月我收到了她寄给我的最后一封信,从此两人不再有交集。

       十年之间足以发生各种各样的变故,不外乎世间百态、人情冷暖,想到这里,我的视线又投向马路对面,乌泱泱的人群聚集在新开业的火锅店门口,地下停车场进口的横杠不断升起又落下,小轿车鱼贯而入。

       正午时分,高楼玻璃反射出的炫光刺痛了我的双眼,我起身拉住了窗帘,将外面的风景连同二十岁的回忆一同隔绝。

       旧忆是细碎的沙砾,受冷雨和风侵蚀,保持缄默,遵从时间的信条,所以只能像这样——扔进河里就没有回响。

玻璃塘_

        风铃发出如碰杯般清脆的响声,我转过身不去看它。夏日的绿叶总是如同褶皱的地毯一般,一大片错落着铺在树枝上,单调的那些落在地上的叶子随风飘逝,被吹到更远的地方,也许在远处能见到更亮的光。我又撇过头去,避开那在星空中已成一片黑色阴影的树荫。我抬头在天上找不到什么璀璨的闪耀着的星辰,只是看着游离的、时隐时现的星星们,沉默着漂浮在这海域中,随着时间推移,被海风吹到地平线的那一边去。

        独属于夏季的温热的风拂过面颊,......

        风铃发出如碰杯般清脆的响声,我转过身不去看它。夏日的绿叶总是如同褶皱的地毯一般,一大片错落着铺在树枝上,单调的那些落在地上的叶子随风飘逝,被吹到更远的地方,也许在远处能见到更亮的光。我又撇过头去,避开那在星空中已成一片黑色阴影的树荫。我抬头在天上找不到什么璀璨的闪耀着的星辰,只是看着游离的、时隐时现的星星们,沉默着漂浮在这海域中,随着时间推移,被海风吹到地平线的那一边去。

        独属于夏季的温热的风拂过面颊,我合上眼眸垂下头来。我知道四周空空荡荡,仅剩下身后的树、一望无际的草坪和不尽的天空与我作伴,一切都在黑暗与微弱的光之中,但在此待久了,会发现它们其实很明朗清晰。

        不知哪里空落落的,好像少了点什么。但这就是夏天,这个我已过了14次,如今依旧灿烂,但却又有些失望的夏天。

        为什么呢,我不知道,只觉得好像,心里有块碎玻璃,随着风吹轻轻的晃悠着,把我的心折射到那边去。

        夏天才刚刚开始,但为何,这一切已笼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

浅栗子

《罗生门》摘抄

1.“我们仍需共生命的慷慨与繁华相爱,即使岁月以刻薄和荒芜相欺。”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2.武器本身不足为惧,恐惧的是武将的武艺;正义本身不足为惧,恐惧的是煽动家的雄辩。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3.愿我不要穷得连粒米也没有。愿我不要富得连熊掌都吃腻。愿我不要连采桑农妇都嫌弃。也愿我不要让后宫佳丽都垂涎于我。愿我不要愚笨至豆麦不分。也愿我不要聪明到通晓天文地理。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4.我曾听说住在罗生门的恶鬼,因为害怕人性的残忍而逃走。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5.做一件事未必困难,想要做的事往往困难,至少想做足以做到的事是如此。...

1.“我们仍需共生命的慷慨与繁华相爱,即使岁月以刻薄和荒芜相欺。”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2.武器本身不足为惧,恐惧的是武将的武艺;正义本身不足为惧,恐惧的是煽动家的雄辩。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3.愿我不要穷得连粒米也没有。愿我不要富得连熊掌都吃腻。愿我不要连采桑农妇都嫌弃。也愿我不要让后宫佳丽都垂涎于我。愿我不要愚笨至豆麦不分。也愿我不要聪明到通晓天文地理。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4.我曾听说住在罗生门的恶鬼,因为害怕人性的残忍而逃走。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5.做一件事未必困难,想要做的事往往困难,至少想做足以做到的事是如此。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6.若一味依赖经验,犹如不考虑消化功能而只顾吞咽事物;但若完全不依赖经验而仅仅依赖能力,则同不考虑食物而只迷信消化功能无异。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7.人类,有时会为了一个根本不知能否达成的愿望,而付出毕生的精力。笑其愚蠢的人,终究只不过是人生的一个匆匆过客而已。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8.人的心中,自具两种矛盾的感情。见人不幸,无人不会不同情。然而,此不幸者,一旦摆脱困境,不知怎的,反让人觉得怅然若失。说得过分点儿,心里巴不得他重陷不幸中去。虽非有意,不知不觉中,竟生出一种敌意来。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9.若一味依赖经验,犹如不考虑消化功能而只顾吞咽事物;但若完全不依赖经验而仅仅依赖能力,则同不考虑食物而只迷信消化功能无异。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10.较之希望得到什么,我们更多是同"能够"得到什么达成妥协。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11.我见过的最不自律的人,他们为现状焦虑,又没有毅力践行决心去改变自己。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12.为一个不知能否实现的愿望,人有时会豁出一辈子的。笑其愚蠢的人,毕竟只是人生中的过客而已。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13.鸟儿已经静静地进入梦乡,睡得也许比我们还要香甜。鸟儿只生活在当下,但我们人类却必须生活在过去和将来。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14.撒谎是人之本性,在大多数时间里我们甚至都不能对自己诚实。

—— 芥川龙之芥《罗生门》


15.最聪明的处世术是:既对社会陋习投以白眼,又与其同流合污。

—— 芥川龙之介《罗生门》


16.所有神的属性中,我最同情的是:神不能自杀。

—— 芥川龙之介《罗生门》


17.白昼一望,这鸦是不知多少匹地转着圆圈,绕了最高的鸱吻,啼着飞舞。

—— 芥川龙之介《罗生门》





沈叙因

夏不语

文|沈叙因


遥遥的小径夕阳饱蘸红绯,在远天晕上模糊的光圈。藤木窗将日暮剪裁,切割出大大小小的昏黄日落,再覆上一层残损的霾。松柏淅淅沥沥地淬上淋漓的金,于是云岫敛了声,提盏小灯去寻那温吞的小人间。


荒唐的雨淋湿了众生芊芊,在少年的眉间纹上一个夏天。青鸟的尾翎划破了青空,摇摇坠坠地祭奠逝去的春天。灌满海盐的夏枝褪去了潮色,纵横交错地勾勒出一场经纬错乱。想象的思念猝不及防地遁入山涧,湮没一夏无眠。


沿着夏的脉络,去看看隐于丹青水墨的白瓦青砖,乱山平野升起薄暮云烟。只蓦蓦地透过云埃去看,初夏的花簇簇地开在溪岸。洁白的星子在缄默的夜里无声地闪,不曾泯于来替太阳的月亮。


风裹挟着海......

文|沈叙因


遥遥的小径夕阳饱蘸红绯,在远天晕上模糊的光圈。藤木窗将日暮剪裁,切割出大大小小的昏黄日落,再覆上一层残损的霾。松柏淅淅沥沥地淬上淋漓的金,于是云岫敛了声,提盏小灯去寻那温吞的小人间。


荒唐的雨淋湿了众生芊芊,在少年的眉间纹上一个夏天。青鸟的尾翎划破了青空,摇摇坠坠地祭奠逝去的春天。灌满海盐的夏枝褪去了潮色,纵横交错地勾勒出一场经纬错乱。想象的思念猝不及防地遁入山涧,湮没一夏无眠。


沿着夏的脉络,去看看隐于丹青水墨的白瓦青砖,乱山平野升起薄暮云烟。只蓦蓦地透过云埃去看,初夏的花簇簇地开在溪岸。洁白的星子在缄默的夜里无声地闪,不曾泯于来替太阳的月亮。


风裹挟着海岸的水汽涌过湿漉漉的朝野,将潮蓝色的雾霭折叠成赠予夏天的三行小诗 ,是烫金泛黄又未曾署名的书信。湿度和浪漫同时在空气中肆意泛滥,洛洛云川间生长着热风的软。细细看远山衔黛白水无边,不经意撞见少年好看的眉眼。


石缝处生长的湿滑的苔顺着手掌的纹络攀附,指腹漫过潮湿的苔藓,手心里蔓延出一个鲜活的人间。苍翠青山在夏天潮汐里浸泡后苍凉地呼吸,遥遥怀想夏天的爱意会不会变质过期。思念也化作想象的孤屿,只余下季风的潮影隔岸堪堪瞭望。一池春潮被风吹出褶皱 ,也抚平了他瘦削的肩胛骨的棱角。


夏夜大抵是适合饮酒的,因此他指尖划过清冷的花雕剑,斩碎一盏月光在夜中沉沦。炙酒洇染过襟口绣线,就着词不达意的情愫烧出一壶炽热滚烫的诗。清冷的圆月悄悄匿入云翳,日月同辉的誓言掷地有声地诞于夏天。


苍苍侵来的凉薄与喧嚣打碎模糊的光圈,轰鸣的月相在鹅卵石上投下清辉的影。清澄的月亮潭湮没籍籍无名的砾石,皎白单薄地流淌爱潮的汛期。他睫羽忽闪,像在刀尖上跳舞的蝴蝶,踽踽明灭。


湿气润湿了耳廓,血管在单薄的跳。


于是他俯身覆上一吻,唇齿交迭。

空气共振,感官也失真。


_

洛屿、白水。



|客单勿拿  欢迎约稿

带溪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白昼将尽,暮年仍应燃烧咆哮。怒斥吧,怒斥光的消逝。

——《星际穿越》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白昼将尽,暮年仍应燃烧咆哮。怒斥吧,怒斥光的消逝。

——《星际穿越》

带溪

所谓信仰,可能就是在人们一无所剩的时候仅有的那种东西。

——《日落号列车》


所谓信仰,可能就是在人们一无所剩的时候仅有的那种东西。

——《日落号列车》


带溪

有人到来,其实是一件很惊人的事,他会带着他的过去、现在、还有未来一同到来,是一个人一生的到来,很容易粉碎,所以也可能曾经粉碎过的他的心,走向了我。

——《今生是第一次》


有人到来,其实是一件很惊人的事,他会带着他的过去、现在、还有未来一同到来,是一个人一生的到来,很容易粉碎,所以也可能曾经粉碎过的他的心,走向了我。

——《今生是第一次》


带溪

大人们的欲望,正在无情地践踏孩子们的未来。

——《少年法庭》


大人们的欲望,正在无情地践踏孩子们的未来。

——《少年法庭》


带溪

你知道吗?真的忘记了的人,是不会说“已经忘了”这种话的。

——《今天不上班》


你知道吗?真的忘记了的人,是不会说“已经忘了”这种话的。

——《今天不上班》


带溪

世人常说生命中最重要的并非是抵达终点,而是旅途本身,是一路上的重重挑战,是出乎意料的峰回路转。

——《摩登家庭》

世人常说生命中最重要的并非是抵达终点,而是旅途本身,是一路上的重重挑战,是出乎意料的峰回路转。

——《摩登家庭》

带溪

勇敢成为别人的过去,才是成熟的大人。

——《比海更深》

勇敢成为别人的过去,才是成熟的大人。

——《比海更深》

地锅鸡肉骨茶

      永远都会被小动物的喜欢和爱打动,无论怎样都不会离开你,它们只知道你摸了我的头,我就要陪在你身边。 

      永远都会被小动物的喜欢和爱打动,无论怎样都不会离开你,它们只知道你摸了我的头,我就要陪在你身边。 

地锅鸡肉骨茶

       “人的一部分能力是会消失的,比如没有人捧场的幽默,吃过很多亏的仗义,不被欣赏的自信,还有得不到认可的自己,这些能力被心酸和新的能力代替,新的能力就是保护自己 。”


       “人的一部分能力是会消失的,比如没有人捧场的幽默,吃过很多亏的仗义,不被欣赏的自信,还有得不到认可的自己,这些能力被心酸和新的能力代替,新的能力就是保护自己 。”


夏木清野
地锅鸡肉骨茶

     “有些人安静的出现在你的生命里,陪你度过一小段快乐时光,然后他再不动声色的离开,于是你的人生就有了幸福的回忆,即使以后你的道路上布满了风雪,可是你依然可以想起曾经幸福的事情,你就可以依然勇敢。

      特别想对那些一起走过一段路的朋友说: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本就浅薄,一不留神就会走散,但无论怎样,想起那些我们共同拥有的美好时光,我还是会觉得当初很高兴认识你。”

     “有些人安静的出现在你的生命里,陪你度过一小段快乐时光,然后他再不动声色的离开,于是你的人生就有了幸福的回忆,即使以后你的道路上布满了风雪,可是你依然可以想起曾经幸福的事情,你就可以依然勇敢。

      特别想对那些一起走过一段路的朋友说: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本就浅薄,一不留神就会走散,但无论怎样,想起那些我们共同拥有的美好时光,我还是会觉得当初很高兴认识你。”

带溪

越是在看不见的地方,越能显出一个人的人品。心是扭曲的话,大便也会变成卷的。

——《牵绊的爱》


越是在看不见的地方,越能显出一个人的人品。心是扭曲的话,大便也会变成卷的。

——《牵绊的爱》


带溪

财色于人,人之不舍,譬如刃有蜜,不足一餐之美,小儿舐之,则有割舌之患。爱欲之人,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手之患。

——《鹤唳华亭》


财色于人,人之不舍,譬如刃有蜜,不足一餐之美,小儿舐之,则有割舌之患。爱欲之人,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手之患。

——《鹤唳华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