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文物保护

3283浏览    84参与
橡子

万物有灵

  (这是一篇以清代青花瓷花瓶为主角写的史向文,没有过多的ch元素,介意的兔子慎入!!!)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前记:20世纪30年代,日寇侵华, 抗战爆发,为保护国宝,故宫博物院开始了举世闻名的“文物万里大迁徙”。大迁徙在极其艰险的环境中进行,上面有日寇飞机的空袭,背后又有日军大炮机关枪 的追击。从1933年到1944年,故宫1.3万多箱书画、青铜器、瓷器、玉器精品及古籍善本图书历经11年、行程万余里,一迁上海、二迁南京、三迁西南 大后方,每一次迁徙都惊心动魄。在日寇侵华期间,全中国文物损失惨重,但故宫博物院的文物却无大的损失,这是世界文物史上的......

  (这是一篇以清代青花瓷花瓶为主角写的史向文,没有过多的ch元素,介意的兔子慎入!!!)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前记:20世纪30年代,日寇侵华, 抗战爆发,为保护国宝,故宫博物院开始了举世闻名的“文物万里大迁徙”。大迁徙在极其艰险的环境中进行,上面有日寇飞机的空袭,背后又有日军大炮机关枪 的追击。从1933年到1944年,故宫1.3万多箱书画、青铜器、瓷器、玉器精品及古籍善本图书历经11年、行程万余里,一迁上海、二迁南京、三迁西南 大后方,每一次迁徙都惊心动魄。在日寇侵华期间,全中国文物损失惨重,但故宫博物院的文物却无大的损失,这是世界文物史上的一大奇迹。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90年了,快90年了!我还是忘不掉那段历程,我是故宫的文物,跟千万个弟兄比起来很普通,但是我,却经历了近代中国最动荡不安的时代,我啊,见证了多少个历史的瞬间!

     1933年,山海关的炮声震动了整个北平城,但是他们一一老故宫人,没有丢下我们,而是选择,把我们留下,他们说:文物见证了历史,就这样,我与1万多箱亲朋们踏上了一场未知的危险旅途……

     我不知道前方等待我的是什么,是完好如初?还是被毁灭?破碎?但是啊,有那些守护我们的人在,我心里也踏实了不少。

      在乐山的那场旅途,我,不!我们,失去了我们最好的守护者……

      他叫朱光侃。

      那是一个没有星星的,灰蒙蒙的夜晚,他们要向我们运走,他们几十个人,我们1万余件……那个朱学侃,爱与我们聊天的朱学侃,在船舱内向前走着,但是一一前面已经没有可容身的地方了!

      "老朱!!!老朱!!!″我无声的呐喊,可我毕竟只是一件文物,不能说话,所以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掉下去了……几天之后,他走了,在另一个我无法触及的世界,继续与文物们在一起,永远地在一起。

      然而今天,我穿越了历史的长河,我终究还是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我静静地立在展览柜里,被人欣赏,他们都了解了我背后的历史,无不为之流泪,惊叹,敬佩……

       在眼前的这位先生叫瓷,他也曾陪我辗转过各地,他望着我,我也望着他,他的眼神澄澈,温和,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但我们似乎可以交流,似乎是穿越历史的心灵交流,现在我明白了,文物可以说话,我们有灵,有心,我们以特别的方式,展现中华文化最绚烂的文明。

      我能理解老朱他们为什么会如此心甘情愿地守护我们了,他们守护的不仅是文物本身,更是中华的文脉。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全文.完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尾声:文章写完,但是文物的守护历史远远没有结束,一代又一代的文物修复者仍守护着这些璀璨的文明结晶。

十年灯

盗笔综艺(三十)

  接上文 

  

  玩过游戏之后,我们开始忙正事——去潘家园执行节目组的任务:寻宝。

  这玩意儿也可以说是鉴宝,大概规则就是有一批古董从博物馆流入市场,希望通过这个任务找回它们,素人组和嘉宾组各自分成小组,每小组最多四人,每个小组可以拿到300元去淘宝,最终找到的真古董最多的大组成为第一名,可以获得奖励。其实也就是想要通过节目,让更多人了解到我们中国的文化底蕴和流传下来的老东西。

  (当然,虽然这些古董是真的,但是都是放在确保安全的地方的,万一出了意外,那是不可能的)

  

  我们这边,我们铁三角肯定是在一起的,还有云彩和我们一组,秀秀和小花瞎子一组,三水他们四...

  接上文 

  

  玩过游戏之后,我们开始忙正事——去潘家园执行节目组的任务:寻宝。

  这玩意儿也可以说是鉴宝,大概规则就是有一批古董从博物馆流入市场,希望通过这个任务找回它们,素人组和嘉宾组各自分成小组,每小组最多四人,每个小组可以拿到300元去淘宝,最终找到的真古董最多的大组成为第一名,可以获得奖励。其实也就是想要通过节目,让更多人了解到我们中国的文化底蕴和流传下来的老东西。

  (当然,虽然这些古董是真的,但是都是放在确保安全的地方的,万一出了意外,那是不可能的)

  

  我们这边,我们铁三角肯定是在一起的,还有云彩和我们一组,秀秀和小花瞎子一组,三水他们四个人一组,黎簇苏万杨好还有霍道夫一组。

  “云彩妹妹,不是你胖哥和你吹,这次我们稳赢。”胖子说,“在潘家园里,谁不认识我?”

  我们先是去了几个摊子,一看就是骗骗新手的假货,但是没想到嘉宾组的某些傻子偏偏跑过来说有真古董。

  “老板,这个是什么?”靼柯湖跑过来问。

  “啊,这个,这个啊是西周的陶俑啊,你要不要,便宜一点卖给你。”

  “西周的啊!”靼柯湖惊叹一声,又怕我们听见了,放低声音说:“老板那它多少钱啊?”

  “一口价,五千。”

  “西周的?还买五千?”我走过去看了一眼说道,“老板做人可要老实点,我看你这陶俑是上周的吧?一口价,五十,除去成本你还可以赚几十,一点都不亏。”

  “去,去你妈的,我这可是真材实料,爱信不信,别人买又不是你买,少在这里咸吃萝卜淡操心。”老板心虚地说。

  “嘿,你这老板,怎么能骗人呢?”靼柯湖骂了一句,“一点都不老实。我不买了。”

  

  (终于开始主线任务了)

  (那不会是真古董吧?)

  (有可能,但是真古董出意外了咋办)

  (导演:观众朋友们请放心,这些真古董我们都有保护措施,不必担心)

  (我就说嘛,导演肯定留了心眼)

  (云彩姐姐在吴哥他们那一组,我觉得她和胖哥肯定有戏)

  (禾乃:ls你不知道吗?云彩就是胖哥女朋友)

  (wc)

  (嫂和哥牵手了诶)

  (吴哥他们去看摊子看了)

  (他们不买吗?)

  (这种小摊子里八成没啥真货)

  …………

  (wc,西周的?!不可能吧!?)

  (靼柯湖你可别被骗了)

  (9494,一看靼柯湖就是没有经历过社会毒打的人)

  (噗,吴哥好牛,咋知道是上周的)

  (装13呗)(管理员已将此条信息删除)

  (五十的能卖五千,好黑心啊)

  

  我们东窜窜西走走,停在了一家店门口,定睛一看,肯定有货。

  “嘿,伙计,你们家老板呢?”

  “啊,我们老板出去了,您几位要点啥?”

  “把你们店里面最值钱的拿出来!”这个时候突然来了几位不速之客——打◎劫的。

  “我们……还要进去吗?”云彩问。

  “你就待着外面,交给我们仨——当中的小哥就行了。”胖子说。

  艹,你咋不自己上,净使唤闷油瓶。

  我们三个走了进去,胖子开口:“我说这几位小兄弟,这年头干点啥不好,非要干这个,现在可是法治社会。”

  “少他娘的掺和,识相点就滚开。”

  “嘿,怎么能这么不讲理呢你这人。”

  “信不信老子给你一刀。”那歹徒举起刀就要砍胖子,旁边的伙计已经吓得瑟瑟发抖,正准备拿电话报jing,看见那个人要砍人,直接吓昏过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闷油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个闪现到了歹徒身边,然后直接一个过肩摔,刀都飞出去了,好歹没有砸到人,云彩在外面已经报了警,条子都已经跑过来到了店门口了,看见一个蒙面的人被一个手无寸铁的“年轻人”制服在地,惊呆了都。

  “嗨呀,警察叔叔你咋才来啊,”店里面的小伙计估计是醒了,看见了经常,屁滚尿流地爬到条子身边,“就是那个人,要抢我们店,还好有这几位大哥相救啊!”

  “哈哈哈,条……咳咳,同志别误会,我们就是想来买点东西,没想到就碰上这档子事,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我连忙上前解释道。

  

  (嫂别去,刚刚有个拿刀的人进去了)

  (wc,我也看见了)

  (啊啊啊,不会打劫吧!)

  (卧槽卧槽,嫂你们别进里面去啊,报警吧!这样子见义勇为很危险的,报警还可以拿锦旗呢,对于警察叔叔来说还是二等功)

  (蛙趣,他们进去了)

  (胖哥危)

  (店里面的小伙子晕了)

  (妈妈九敏)

  (?)

  (?)

  (?)

  (kao啊!张哥直接一个过肩摔)

  (艹,哥肯定就是大猛一)

  (能够看出来小伙子的害怕了)

  (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你也要哦)

  

  条子把歹徒带回公安局的时候,还说要给我们发见义勇为的锦旗,嗐呀,如果稀罕那锦旗,我早就把我同行举报了。

  “你们这有没有什么古董之类的东西?”回归正题。“有的有的,这个建盏,看看它的花纹可是松风鸣雷兔毫霜,保证是正品,若有假,天打五雷轰。”

  闷油瓶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是真的。

  “多少钱?”

  “这个价钱不好说,”伙计看了看我们,“这个是我们老板压箱底的,要和我们老板商量一下才行。我们老板马上就回来了,您几位先喝杯茶解解渴。”

  “好的好的。”

  不出几分钟,铺子老板就回来了,看见了我们身上的摄像头:“您几位是要买我们这里的建盏是吗?哥几个挺懂行啊,我说这位兄弟挺眼熟啊!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叫啥名?”

  “我叫王月半。”

  “原来你是胖爷啊!我就说怎么这么眼熟啊!这样,刚刚你们又帮我了,送你了。”

  就这样,我们就不费吹灰之力,拿到了一盏建盏。

  又逛了一会儿,嘿,在一个小摊子上碰见了一个好东西——鎏金铜牌饰。这玩意儿可是国家一级文物。

  然后摊主不识货,就用两百块钱买下来了,对,就两百,买了一个国家一级文物。

  (我去,建盏,这玩意儿可珍贵了)

  (可惜看不清啊)

  (咱就三百块钱,除非老板送买不起啊)

  (担心)

  (老板回来了)

  (等等,我没听错吧!送了吗?)

  (艹,不会是假的吧)

  …………

  

  很快节目组就让我们集合了。

  “素人组收集到了:建盏,鎏金铜牌饰,西周神鸟骨雕,谷纹玉璧,莲瓣纹银碗,金狮链共6件。

  嘉宾组:明朝永乐压手杯,五羊方尊,春秋水晶杯,东汉灰陶庖厨俑,共四件。”

  “接下来请开始介绍并辨别真假。”

  “宋时崇尚斗茶之风,“建盏”则是当时斗茶最佳的珍品,颇受文人喜爱。宋代著名的文人墨客有许多名句来称颂它:“兔毫紫瓯新”、“忽惊午盏兔毫斑”、“松风鸣雷兔毫霜”等。建窰兔毫盏尤受推崇,宋徽宗曾盛赞其“最为要用”。宋徽宗在《大观茶论》中称:“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这种胎体厚重、兔毫居多的茶盏在宋代颇为流行。此件建窰兔毫束口盏,碗型周正,形制饱满端庄,胎体厚重,成斗笠形,小圈足。通体施釉,至底垂釉明显。口沿釉薄处呈铁锈红色,近底处釉厚,呈色乌青,其间析出棕褐色毫斑纹理纤细,中间以斑驳的丝纹过渡,层次感强,静逸脱俗,美不胜收。”

  


  

  “东汉四灵西王母鎏金柿蒂形饰牌长宽都是40厘米,穿径1厘米,是一件出土于巫山本土的宝贝,也是目前重庆出土并公开发表资料的铜棺饰中体量较大、纹饰内容最丰富的一件铜棺饰。令人惊讶的是,这件运用鎏金与錾刻工艺制作而成的宝贝,表面鎏金厚度仅有1微米,约等于头发丝直径的1/100。掌管长生的西王母是巴蜀地区古时受到崇拜的神仙,同巫山神女有很深的渊源。汉代流行厚葬,峡江地区的豪族流行着更为奢靡的鎏金棺饰。原来这件不可多得的汉代艺术珍品,间接证实了近2000年前,巫山这片土地的富庶与繁荣。”

  


  

  

  

  

  

  

  PS:这些全部来源于百度,因为资料有一点多,明天把它整理出来,希望大家可以多多了解一下来自我们中国古时候的文物魅力

z能若

《舞绘江山》 ——致敬《只此青绿》

    他戴上白橡胶手套,缓缓展开了卷轴。

  柘黄、石绿、铜青、晴蓝、墨黑,在微弱的灯光下熠熠生辉,似在诉说着,流淌了千年的故事。

  他充满怜爱地轻轻抚上这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每一处炊烟村庄,细细地检查着,终于在确保万无一失后,小心翼翼地将卷轴收起、放回原处,接着便“啪”地一声,关掉手电。

  他迎着皎洁的月光向外走去。可是,慢着!黑漆漆的室内,一道白色的身影一晃而过。他眨了眨眼,却分明看到了,执笔翩迁的白衣少年。

  少年如月下惊鸿,又如轻盈的小鹿,灵巧地穿梭于厅台之间。他感到难以置信,却又不由自主地追随着少年的步伐,跌跌撞撞地想要去触碰到那一抹亦真...

    他戴上白橡胶手套,缓缓展开了卷轴。

  柘黄、石绿、铜青、晴蓝、墨黑,在微弱的灯光下熠熠生辉,似在诉说着,流淌了千年的故事。

  他充满怜爱地轻轻抚上这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每一处炊烟村庄,细细地检查着,终于在确保万无一失后,小心翼翼地将卷轴收起、放回原处,接着便“啪”地一声,关掉手电。

  他迎着皎洁的月光向外走去。可是,慢着!黑漆漆的室内,一道白色的身影一晃而过。他眨了眨眼,却分明看到了,执笔翩迁的白衣少年。

  少年如月下惊鸿,又如轻盈的小鹿,灵巧地穿梭于厅台之间。他感到难以置信,却又不由自主地追随着少年的步伐,跌跌撞撞地想要去触碰到那一抹亦真亦幻的白。

  少年回眸旋身,看着追赶到面前气喘吁吁停下的他,眼中的焦灼与痴狂散尽,柔情晕染开了乌黑的瞳孔。这白袍玉冠的仙人绽开孩提般的笑容,轻声道:“吾名希孟,幸会。你也是愿意来助我完成这幅画作的人么?”

  他愣愣地盯着少年,猛然间,恭恭敬敬地行了个揖,声音因激动而不住颤抖:“您就是……《千里江山图》的创作者!晚辈是故宫的研究员,遇见您,实为三生有幸!”

  少年沉吟着:“《千里江山图》……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名字。不过,”焦虑不安重又爬上紧锁的双眉,少年的笑容渐渐消失,“我的画作并未完成……总是差了一点,却又寻不出究竟差在哪里……”

  少年从袖中掏出一把皱皱巴巴的纸,扬向空中,任凭它们如同纷扬的雪花般飘落。他俯身,随意拾起一张抚平,只见雪白的纸面上是寥落的青绿江山,他急急折回工作间,却似迎头一击——原先存放《千里江山图》的柜子中空空如也。恍惚间他抬头,却惊讶地发现,天旋地转,偌大的故宫博物院如落潮般褪去,明媚妍丽的世外桃源渐渐浮现。

  少年不知何时来到他身边,梦呓道:“官家亲自指导我创作此画,我游历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听过穿林打叶声,观过人闲桂花落,亦遇到了不少愿助我完成画作的朋友。”

  “溪边唱丝的姐姐曾赠我蚕绢一匹。”

  一眠谷雨前,二眠雨过桑,

  三眠四眠东风急,累累一春忙。

  线线经纬叠,丝丝结心上,

  匀净厚密好作画,悠悠一卷长。

  缥渺的歌声由远及近,面若桃花的织绢少女涉溪款款而来。她在少年面前站定,朱唇轻启:“春蚕之丝,寸锦寸金,一丝一缕皆是桑蚕人家的细密心意,而今此绢交予你,以此刻为凭,从前是我等心血织就,往后便看你如何行笔!”言罢,便化作一缕清风,消逝不见。

  “山上寻石的伯伯赠我作画的颜料。”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背负箩筐的磨石人迎着夕阳翻山越岭,跋涉至少年眼前。他抹抹额上密密的汗珠,放下箩筐,就地坐下,取出采得的矿石与磨石的家什,一言不发,卖力研磨起来。杵臼相碰,叮作响,宛如奏着世间最美的乐。他将磨好的粉末倒至瓷碗中,细腻的青与绿交相辉映,疑结着万里国疆的高山流水。

  “我此生访川寻石、杵臼研磨。光阴,一半在脚下,一半在耳边。少一步,无千年之石;多一杵,无千年之色。少年,心中若能容丘壑,下笔方能绘山河!”

  震聋发聩之语仍在耳边回响,老人的身影却渐渐萎缩,化作了崖间磐石。

  “住在江边的习笔阿嫂和山间谇墨的大哥分别赠我毛笔和墨块。”

  少年舞着手中的笔,挥毫泼墨间,制笔的妇人与制墨的汉子出现在眼前。 

  “百余程序指尖绕,千万毛中拣一毫。我制笔半生,所见不过方寸间。惟愿此笔能与你随行,全当我也追随你看看这大好河山!"妇人神采飞扬,一双杏眼含笑意。

  “龙麝黄金皆不贵,墨工汗水是精魄。小小一锭墨,须轻胶十万杵。翻晾百余日,方成一点如漆、万载存真。我祖辈制墨,愿以这掌中墨色将松之傲骨予你、将墨之坚真予你、将制墨匠人之嘱托予你!”汉子眉目刚毅,铮铮言语露真情。

  少年抚上眼前的画,顿时,墨汁漾开层层涟漪,妇人与汉子随之消失。

  少年叹了一口气:“我曾独自一人彳亍于山水,我也曾与同窗好友一道见习于翰林图画院的名师。我用心感悟其中的真谛,绘出的图稿已被数人赞誉,可是,我还是觉得不满意。”

  “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呢……”

  他静静地看着,静静地听着,见少年因一筹莫展而无助地抱臂下蹲,他缓步走上前去,迟疑了一下,把手搭在少年肩头。

  “我曾于书中读到过一句话。”

  “情由心生,境为心画。”

  “在我们的时代里,你被誉为,天才少年。于画技,你是无愧于古今的荧荧明星。无须对自己的要求过于严苛,也许,只需以心中之情入眼前之画,这本就是世间,最独特的笔法。”

  似是刹那间,喜悦一点点染红少年的面颊,染红秋水般的眼波与上扬的唇:“情由心生,境为心画……是啊,何为境,又何为情?我一味地追求笔触的真实所带来的美感,所寓之情也不过是对国土山河的情结寄托,却偏偏忘记了,朋友们一路相伴的深厚情谊本身又是一种美……千里江山少不了他们,也少不得他们!我悟了!悟了!”

  日月昭昭乎侵已驰,他只觉得头晕目眩,再睁眼,却只见,花闭鸟寂春山空,简陋的茅舍内,一张小桌,一支烛台,少年伏于桌前,秉笔江山,苍白稚气的脸上难掩激动之情。一改古今文人引以为豪的笔墨痕迹,少年几乎倾尽了磨石人赠予的颜料,以最肆意而张扬的万式厚重涂抹着青与绿。洁白细腻的绢帛上,巍巍高山与汤汤江水交相辉映,流光溢彩,宛若细碎的宝石般闪闪发亮。他不忍上前打扰,便走至窗边,想替少年掩上窗;可是,窗外又是什么?是夏草如茵,秋风乍起,冬雪皑皑,春雷滚滚,白云苍拘,四季流转;而窗内少年,岿然不动,只是专心致志,沉醉于作画之事,仿佛世间只剩下他独自一人,还有眼前那一抹柔美的青绿……

  “我完成了。”

  “我,完成了!”

  他从震撼中回神,看到少年情难自禁地欢呼雀跃,看着两行清泪从少年的双颊上缓缓滑下,内心也不由地为之颤动起来。这一刻,世界是属于眼前少年的世界。

  也许,又不只是属于眼前的少年。

  还属于正从画中缓步走出的女子。

  女子高挽的髻似画上入云的山峰,曼妙的腰肢似画上蜿蜒的河。秀眉淡描,粉黛轻饰,清澈的眸内涵盖了千言万语。她微微抬起青绿色的衣袖,冲着少年莞尔一笑。

  “谢谢你,赋予我生命。”

  少年也笑吟吟地望着她。

  女子簇身,一步,一步,施然走向远处的昏幽。直至背影完全消失。

  而属于少年身上的那抹白,也一分,一分,黯谈了下去。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冲上前去,试图挽回这抹白;可无论他怎么拼命地伸手,就是抓不住少年飘扬的衣角。他绝望地大喊:“希孟先生——”

  少年回眸,温柔地笑着,眼角处似有点点晶莹闪烁:“感谢命运让你我相遇……回见。”

  “啪嗒”一声,手电掉到了地上,滚了几滚,又归于沉寂。哪里有什么茅舍、又哪里有什么小桌与烛台啊,眼前依旧是熟悉的工作间,以及从窗外照进来的那一缕皎洁的月光。 

  《千里江山图》,仍静静地躺在原先的柜子里。

  他站在原处愣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拾起地上的手电。

  “原来所经历的不过是一场梦。”

  …………

  翌日。

  北京市故宫博物院。

  “眼前的这幅作品叫《千里江山图》,是北宋画家希孟于十八岁那年创作而成。历史上关于他的记载少之又少,只能根据画上的跋文考究一二。大家请随我移步这里……”

  这是《千里江山图》正式展出的第一天。他褪去工作服,以参观者的身份与这幅传世名作重新见面。四周挤满了熙熙攘攘的游人,讲解员字正腔圆的介绍传入耳中,不知为何,他却感到些许落寞,甚至恍如隔世。

  “嗬、嗬……”

  不知是谁在激动地倒抽凉气。

  他抬头望去。

  却看到了站在画作另一端的白衣少年。

  时间仿佛静止在了这一刻。

  他感到眼角正在慢慢变湿润,他看到少年正穿越人海向他走来。少年走到他面前站定,漾开熟悉的笑容,并向他伸出了手。

  他会心一笑,覆上了少年的手。

  温凉传入掌心,他终于知道,浮生若梦非梦,所有的一切,并不是梦。


  “无名无款,只此一卷;青绿千载,山河无垠。”

  “愿万里国疆长安宁,独愿不负,只此青绿。”


  “向所有的文物保护者及文化传承者致敬。✨”


—完—

  

作者自注:

两人最后的牵手并非耽美倾向,而是象征着古今的联结与文化的传承。希孟与展卷人,一个是文物的创造者,一个是文物的守护者,当“他”的手与少年的手相触的那一刻,也代表着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在一代代华夏儿女的努力下,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愿我祖国,繁荣昌盛,越来越强大;

愿我中华文化,绵绵无绝,越来越辉煌。



小柠檬(在写鹤和余污同人曲 要消失亿会儿

文物拟人//天涯应有不归客,当归未归

突发的脑洞,第一次写这种文章,不知道好不好。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别喷,喷我我就爬


正文:


彩经很欣喜,也可以说近乎狂喜。

和他住在一个隔间的,是心心念念的弟兄。

在他之前,其实有过两个同胞兄弟,也和他一个隔间。但他们因为种种原因,都离开了他身边。


孤寂了一百零四年,终于等来了第三个兄弟。


这个兄弟他不怎么记得了,但彩经知道他称印玉,应当是家住夏宫的那几位之一吧。


因着家乡人独有的面貌与光彩,还是可以毫不费力地一眼认出。毕竟,他们与这里其他的一切东西,格格不入。

"老弟啊,你来了,今后可算有人能替我解闷了。你说,想聊聊什么?对...

突发的脑洞,第一次写这种文章,不知道好不好。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别喷,喷我我就爬




正文:


彩经很欣喜,也可以说近乎狂喜。

和他住在一个隔间的,是心心念念的弟兄。

在他之前,其实有过两个同胞兄弟,也和他一个隔间。但他们因为种种原因,都离开了他身边。


孤寂了一百零四年,终于等来了第三个兄弟。


这个兄弟他不怎么记得了,但彩经知道他称印玉,应当是家住夏宫的那几位之一吧。


因着家乡人独有的面貌与光彩,还是可以毫不费力地一眼认出。毕竟,他们与这里其他的一切东西,格格不入。

"老弟啊,你来了,今后可算有人能替我解闷了。你说,想聊聊什么?对了,你是哪里人啊?怎么有些面生呢?"

印玉不吭声。半晌。他似有些懵懂,总算应了声。


"你叫我…兄弟?"


"是啊,有什么问题?"

印玉好像忘了很多事情,但对方确是自己同乡人,光从外貌就能得知。可他们也确实不认识。浑浑噩噩了不知多久,刚出来没几时,这灯光还有些许刺眼。

只是心中倍感亲切。

他尝试着搭话。

"那…兄弟。这里是哪儿啊?"


布局。灯光。行人。样貌。语言。

如此陌生。


"你忘了…我们在这儿呆了上百年了。哎,当年路上的好多同胞都重伤昏迷了,也难怪,况且你应该是第一次来这儿吧?"

印玉恍惚明白了。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呆在一个又暗又闷的地方,不见天日,然后沉沉的睡了很久。


上百年?竟已如此久了。

可具体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晓。


"这是在家吗…可是这里的一切,都不像家的样子啊!"


"我们家不是这样的。这当然不是我们的家。"


"那家,在哪儿?"


彩经透过闪着微光的冰冷玻璃,透过穿梭往来的行人,遥遥望着,可尽头只有一堵墙。


"很远很远…要漂好绕的路。当初来这里啊,就是这样,好多弟兄们不堪劳苦,身亡途中。现在过了百年,也剩下不多了。你看对面的,不就和你我不相像吗?"

"那我们为什么非要来这里?呆在家里不好吗?"  

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印玉紧接着发问。


"我们该不是……被别人带来的吧!"


那日的火光于记忆中恍惚。一片焦土,狂风飘絮。


"差不多吧…我们啊,是被掳来的。有的弟兄在故乡呆了百年不到,就被拐到这儿来了…真是……"


掳走?


零碎的片段又缓慢浮现。


"可他们凭什么把我们掳走?经过我们家里人同意吗?我们家里人难道不管吗?!"


印玉没想过自己那么招人稀罕。


可彩经告诉他,那些人把他们视若无上珍宝,拼了命也要把他们抢到手。


印玉又想起,某一年的某一日,火光冲天,断井颓垣。不见往昔歌舞升平,姹紫嫣红,好多兄弟姐妹们面目全非,有的甚至化为灰烬。印玉只记得一片厮杀声,刀枪声,炮火声, 交错纵横。


他害怕极了,后来就昏过去了,直到现在。


"就我所知,目前只有不到十个弟兄在这一块地儿,说不定还有好多在更远的地方…"


"兄弟啊,你我本同乡不同地,能在这种地方遇到,也是缘分。来吧,说说咱的家乡吧。"彩经的笑意浮现着,"我先说吧。"


遥想。回忆。


"…我的家乡在一片荒漠戈壁间,那里没有多少人,守着我们的也仅有一人而已。"  

"可我还记得那天来了一个身着皮衣革履的人,只与守护我们的人说了几句话,给了什么东西,他就笑着走开了。我们比起你们还算幸运,一路上虽有颠簸,可也还顺遂, 但还是有好多兄弟……你们应当更惨一些吧,真是苦了你们…"


"唉……"


对于沉睡了百年之久的印玉来说,追忆家乡的模样自然轻松了许多。


"我的家乡,繁华喧嚷。有时来了一群锦衣着身的人,丝竹管弦,觥筹交错,热闹极了。"

"我们就看着,笑着,但直到一群凶神恶煞的人杀进来,一切就都变了。" 


良久的静默。


"果真,那么久了。"


朱颜已改,流光难系。



青春, 年华。


一 一 尘封。


"你的家,我的家,我们的家。应该…早变样了吧。"


"我也不甘心啊! …可是等啊等,等了上百年,依然没有故乡的人带我们回家。" 


"大概,不会再有人来了吧?"



我们大概……早被遗忘了吧。


如风沙被狂风裹挟 , 

 

了无踪迹了。



可若还有机会,我们都盼望 …不, 奢望。


终有一日,

得归故里。






Xaviera

浅画文物,很屑,不会画………

浅画文物,很屑,不会画………

ID482743861
金鱼缭乱

“让过去拥有未来”🏺

🏯陕西考古博物馆

很值得一看的博物馆~💖

“让过去拥有未来”🏺

🏯陕西考古博物馆

很值得一看的博物馆~💖

藏拙

第⑤张复健

原图照片是从朋友那儿找的,中间对细节部分做了修改

笔:

樱花针管笔003到08

百乐极细钢笔EF F

写了美工钢笔40°

欢迎留言宝子们

第⑤张复健

原图照片是从朋友那儿找的,中间对细节部分做了修改

笔:

樱花针管笔003到08

百乐极细钢笔EF F

写了美工钢笔40°

欢迎留言宝子们

不二旅行
中国四大古墓,一个不敢挖,一个挖不动,一个找不到,一个在海里!
中国四大古墓,一个不敢挖,一个挖不动,一个找不到,一个在海里!
7090夫妻旅行
早在1961年就成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多次出现在武侠小说之中,它是云南大理崇圣寺三塔。#光合分助成长 #我是景区推荐官 #最美大云南
早在1961年就成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多次出现在武侠小说之中,它是云南大理崇圣寺三塔。#光合分助成长 #我是景区推荐官 #最美大云南
ssevol

发掘舱、操作台、现场实验室、开放式修复室,三星堆这次发掘所建设的基础科技设施,使很多文物科学研究的理念与想法落到实地,振奋人心。

你堆🐮🍺

发掘舱、操作台、现场实验室、开放式修复室,三星堆这次发掘所建设的基础科技设施,使很多文物科学研究的理念与想法落到实地,振奋人心。

你堆🐮🍺

ssevol

沙尘暴期间怎么保护文物【原著:朱志保 转自:文博中国】

总得来说,少开窗,填填缝,洗刷刷


还有,神,我在故宫擦文物🤭🤭🤭🤭


沙尘暴期间怎么保护文物【原著:朱志保 转自:文博中国】

总得来说,少开窗,填填缝,洗刷刷


还有,神,我在故宫擦文物🤭🤭🤭🤭


ssevol

拍个陶片都是爱你的形状

拍个陶片都是爱你的形状

ssevol

最大的保护可能就是不再干预

最大的保护可能就是不再干预

wxqinjun
叶子KATRINA

💡奇怪的愿望实现了!!!

💡奇怪的愿望实现了!!!

温州周边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