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文笔流畅

247浏览    42参与
Overcrossed
曾为了生存 而取悦生活的“小丑...

曾为了生存

而取悦生活的“小丑”们…

请有序进场吧…

曾为了生存

而取悦生活的“小丑”们…

请有序进场吧…

Overcrossed
我是背着一个空书包出发的 走在...

我是背着一个空书包出发的

走在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路

路的长短由我决定

我一边走,不经意地会拾几多野花

野花上有字,有朋友的名字,有朋友的生日

有经历过的病痛 折磨 苦难 还有幸福

有残破的微笑 还有残破的泪珠

渐渐的…我的书包越来越大 越来越沉

时间告诉我,总有一天我会载不动它们

我必须舍弃一点 忘掉一些 释怀一些

毕竟人总归是要过日子的……

如果有一天我走不动了 太沉了…

对不起…书包里的每一样我都放不下 

我不走了。

我是背着一个空书包出发的

走在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路

路的长短由我决定

我一边走,不经意地会拾几多野花

野花上有字,有朋友的名字,有朋友的生日

有经历过的病痛 折磨 苦难 还有幸福

有残破的微笑 还有残破的泪珠

渐渐的…我的书包越来越大 越来越沉

时间告诉我,总有一天我会载不动它们

我必须舍弃一点 忘掉一些 释怀一些

毕竟人总归是要过日子的……

如果有一天我走不动了 太沉了…

对不起…书包里的每一样我都放不下 

我不走了。

Overcrossed

我爱这琐碎的生活

习惯了琐碎的生活,一日三餐的菜单


就是随手写下的一首诗


在铁锅里,和滚油一道翻炒


一个个早晨,像飞出去的一只只鸟


上午,我想穿过那片杨树林


高高的树梢,还挂着鲜亮的露珠


午睡后,花园就那么空着


长椅空着。像稿纸上空着的一句话


所有的人都在忙碌


只有一抬头,就能看到你们崇高的理想


在天边越来越远


[图片]

习惯了琐碎的生活,一日三餐的菜单


就是随手写下的一首诗


在铁锅里,和滚油一道翻炒


一个个早晨,像飞出去的一只只鸟


上午,我想穿过那片杨树林


高高的树梢,还挂着鲜亮的露珠


午睡后,花园就那么空着


长椅空着。像稿纸上空着的一句话


所有的人都在忙碌


只有一抬头,就能看到你们崇高的理想


在天边越来越远


Overcrossed

你好,夜晚

夜晚又一次到来

把孤独擦亮。自称闲云的人

飘落江湖,变成浮萍

浮萍也有脚,流水亦能为家

只不过

一个人走夜路久了

魂魄里就覆起秋霜

——只有夜鸟的振翼之声

温习白昼逝去的余温


当星辰别在我窗前,我为什么总想起

那个黄昏

你起身向我走来的时候

邮差也在我的信箱里

投递了一个完整的春天



夜晚又一次到来

把孤独擦亮。自称闲云的人

飘落江湖,变成浮萍

浮萍也有脚,流水亦能为家

只不过

一个人走夜路久了

魂魄里就覆起秋霜

——只有夜鸟的振翼之声

温习白昼逝去的余温


当星辰别在我窗前,我为什么总想起

那个黄昏

你起身向我走来的时候

邮差也在我的信箱里

投递了一个完整的春天


Overcrossed

我走在人群里

我走在人群里又像没有走在人群里

我一个人和很多人在一起


人群有时让我着迷有时让我渴望逃离

我有时叽叽喳喳有时又沉默不语


人群泛着丰满的泡沫

像海面此消彼长,一浪高过一浪


我的爱恨在人群中澎湃

我的秘密在人群中沉没


我在人群里拥抱痛苦就像拥抱快乐那样

我在人群中寻找自己就像寻找亲人那样


想象我飞离人群在天空俯瞰

那个裹挟在人群里的我

有多孤单,又有多幸福


我走在人群里又像没有走在人群里

我一个人和很多人在一起


人群有时让我着迷有时让我渴望逃离

我有时叽叽喳喳有时又沉默不语


人群泛着丰满的泡沫

像海面此消彼长,一浪高过一浪


我的爱恨在人群中澎湃

我的秘密在人群中沉没


我在人群里拥抱痛苦就像拥抱快乐那样

我在人群中寻找自己就像寻找亲人那样


想象我飞离人群在天空俯瞰

那个裹挟在人群里的我

有多孤单,又有多幸福

Overcrossed

幸福预报(6)

到了酒会 ,人挤人 ,酒水遍地,音乐绚烂,灯光晃眼。紫红色的霓虹阴霾仿佛让每一个初来乍到的人都沾染上一些花红柳绿的迷醉和假设基础上的放纵。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声呐喊,每一个誓言,仿佛都沾染上理智之外解放天性般的伟大。

度唯和杜可峰刚一进门便被晃荡的人群冲散开来,当度唯的眼睛适应这里忽闪忽暗的灯光后,他开始找寻今晚吸引自己前来的理由--那个叫羽然的姑娘。

终于,他张望到大厅前方有个指示灯亮的提示牌,上面写着:“公司人员亲属休息室”,不知所何,但度唯隐约感觉到她应该在那里...

终于,在灯光昏明的闪亮里,他眺望到不远的空蒙丽色--一个穿着淡蓝色碎花旗袍的姑娘,...


到了酒会 ,人挤人 ,酒水遍地,音乐绚烂,灯光晃眼。紫红色的霓虹阴霾仿佛让每一个初来乍到的人都沾染上一些花红柳绿的迷醉和假设基础上的放纵。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声呐喊,每一个誓言,仿佛都沾染上理智之外解放天性般的伟大。

度唯和杜可峰刚一进门便被晃荡的人群冲散开来,当度唯的眼睛适应这里忽闪忽暗的灯光后,他开始找寻今晚吸引自己前来的理由--那个叫羽然的姑娘。

终于,他张望到大厅前方有个指示灯亮的提示牌,上面写着:“公司人员亲属休息室”,不知所何,但度唯隐约感觉到她应该在那里...

终于,在灯光昏明的闪亮里,他眺望到不远的空蒙丽色--一个穿着淡蓝色碎花旗袍的姑娘,她正安静地坐在白色长沙发的尽头,时不时顺着尖叫声瞧向外面。“看来不只我一个人身在酒会但心藏别念。”

度唯缓缓地朝她走去,他也不知道为何,明明都很陌生,却不敢直视于她,远远观望,费神揣思,心里却枝枝蔓蔓,像要开出什么似的。

“你好。”

羽然看着愈来愈近的身影,感觉有点不一样的气息,一个和今晚气氛格格不入的 理性又温柔的气息...“你好。”

“我能做你旁边吗”

“当然可以”羽然还是忍不住看着他,不知为何,素未相识的彼此竟会产生信任感。

“我是杜可峰的朋友 我叫马度唯。请问你就是...辛羽然...辛小姐吗?”

“对 我是辛羽然,叫我羽然就行”羽然笑了起来,弯弯的眼睫下还有着亮晶晶的眸子。

度唯看着眼前这个笑起来的姑娘,那雪白的牙齿好像在告诉着自己她是位开朗的人。

“你在看什么?”

“你笑起来真好看”

“哈哈,你真幽默...”

“我认真的”

后来,两人攀谈的很融洽,也很尽兴。度唯记不清了那些细枝末节。只记得俩人都是因某种理由无奈来的这场狂欢,无心却碰到了彼此最大的幸运。

“是吗,你是个小说家啊,真厉害”

“你见过哪个小说家住在四十多平米的公寓里?我啊,也只是坚持自己的热爱而已”

“那也很棒啊,管他成不成功,坚持就是最大的成功嘛”

“对啊,像我这样厚脸皮的人,其实身体里有一位了不起的说客,他总有一套令我信服的说辞,来劝服一无是处的我高傲存活。”

“哦?那这位高傲的先生,为何今晚会吸引你到我这里呢?”

“人类的本质就是充满好奇心嘛,安静最吸引人,何况还长得漂亮呢”

“哈哈,算你有眼光”

.......

10年前一个燥热的午后,他俩相识了。

10年前一个燥热的夜晚,他们相爱了。

未完…待续…

Overcrossed

幸福预报(5)

幸福预报(5)

上了车,度唯摇下窗户,大概是刚下完雨的缘故,空气有点潮湿。点了根烟,天空单调且无边。突然想起老城东的一棵樱花树开花了,七月...本该是粉红的时候...不知脑子里从哪里蹦出一句话“七月樱花 向生而死”

“好久没看过这么湛蓝的天了。”杜可峰感慨道

“......”

“最近写作怎么样”

“马马虎虎,没什么事刺激我,写不出什么出彩的。”度唯呼出几个烟圈

“嗯,像你这种靠笔杆子吃饭的,要整天依靠灵感早饿死了”

“没事,我饭量不大”

“话说 你俩是提前商量好还是你的一时兴起”

“谁啊 我和羽然?”

“不然呢 ?”杜可峰扭过头来看了...

幸福预报(5)

上了车,度唯摇下窗户,大概是刚下完雨的缘故,空气有点潮湿。点了根烟,天空单调且无边。突然想起老城东的一棵樱花树开花了,七月...本该是粉红的时候...不知脑子里从哪里蹦出一句话“七月樱花 向生而死”

“好久没看过这么湛蓝的天了。”杜可峰感慨道

“......”

“最近写作怎么样”

“马马虎虎,没什么事刺激我,写不出什么出彩的。”度唯呼出几个烟圈

“嗯,像你这种靠笔杆子吃饭的,要整天依靠灵感早饿死了”

“没事,我饭量不大”

“话说 你俩是提前商量好还是你的一时兴起”

“谁啊 我和羽然?”

“不然呢 ?”杜可峰扭过头来看了看度唯“我感觉你最近精神有点恍惚呢”

“今天的安排从我第一次见到她那天就想好了”度唯没看他,车外弹烟的手更凉了。

度唯回想第一次见到羽然 那是在一个燥热的午后 

自己刚交完稿 杜可峰见他胡子拉碴照他当时的话说“实在是心痛不已”

“我也不打算找女朋友了 也不会有女孩看得上我这样的 一个人挺好的”

“......”

“你要留下来吃饭吗?”

“......”

度唯自顾自地拧开煤气`,烧锅,浇油,打蛋,翻面...“说话啊 要吃再给你打一个”

“今天晚上我们公司要开个酒会”

“......”

“我们以前老总的女儿也要来参加 听说还是单身。”

度唯大概了解杜可峰所在的公司,好像是研究什么空间折跃系统的科研基地,里面都是一些瘦高的理科男,离自己五米远的正为自己的未来操心的 还是那个公司的技术总监。“你到底吃不吃,我的蛋快熟了”

“......不了 我得去参加酒会  快到时间了 本来还想多带几个朋友去热闹热闹...哎...”

“咔嚓”第一道门锁打开了....“啪嗒”是外层铁板锁链的声音...

“等等”

“嗯?怎么了?”

度唯拧上煤气,擦了擦手,“......是免费的么?”


未完…待续…

Overcrossed

幸福预报(4)

不知不觉手心有些湿了,度唯眼里闪烁的东西突然不见了,他慌忙把戒指放回去,看了看表--“一点半...还有一个小时...”这时公寓楼下传来一阵清脆的汽车喇叭声...沿着两层的消防通道顺着清新的微风爬进储藏室的窗户。接着是开门声关门声锁车声蹬楼梯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铛铛铛’一阵敲门声...“马度唯!开门啊马度唯!”

不用想,这个声音已经伴随度唯近十年的光阴。

“来了”度唯习惯性的用手蹭了蹭裤腿,开了门,

“真是的,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还有一个小时你就求婚了”

度唯看着眼前这位额头上挂满汗珠的友人,他叫杜可峰,彼此认识十五年了,他永远穿着那双有点脱毛的棕...


不知不觉手心有些湿了,度唯眼里闪烁的东西突然不见了,他慌忙把戒指放回去,看了看表--“一点半...还有一个小时...”这时公寓楼下传来一阵清脆的汽车喇叭声...沿着两层的消防通道顺着清新的微风爬进储藏室的窗户。接着是开门声关门声锁车声蹬楼梯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铛铛铛’一阵敲门声...“马度唯!开门啊马度唯!”

不用想,这个声音已经伴随度唯近十年的光阴。

“来了”度唯习惯性的用手蹭了蹭裤腿,开了门,

“真是的,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还有一个小时你就求婚了”

度唯看着眼前这位额头上挂满汗珠的友人,他叫杜可峰,彼此认识十五年了,他永远穿着那双有点脱毛的棕色皮靴。大概是五六年前度唯在他生日那天送他的,当时可峰迫不及待地拆开盒子,“什么啊 你送我靴子?”“靴子很好啊 保暖防水还夹带点增高效果”不知什么原因杜可峰听信了度唯的一时胡话,从此便一直穿着。曾经不止一次看到他脚底那双脱毛的棕色皮靴,度唯说“大哥你不会换双鞋吗” “不等着你给我买新的吗”可峰耸了耸肩。

看着他,度唯笑了笑。看来也只有他会听信自己的胡话,度唯经常这样想,如果没有了羽然,自己身边唯一在乎的人 也只剩他了。

“你怎么比我还着急 到底是你求婚还是我求婚”说着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水很凉,或者,是自己的手凉。

“走吧”度唯拾起外套。

“大哥你没逗我吧,你就穿这身---牛仔裤配格子衫”杜可峰诧异道。

“对啊 今天我要是要和她约会,虽然是求婚但穿太正式不太好吧 到时候她可能猜到了 我可不想给她压力”

“你是不想给自己压力吧”说着杜可峰推搡着度唯进了卫生间。

“你现在赶紧脱下来”看着宽衣解带的杜可峰,度唯竟觉得有些不知所措,仿佛一阵粉红色的梦幻,像气球一样向远方荡漾,自己的手更凉了。

“你站着干嘛 快脱啊 我跟你换衣服”“哦...哦”这时度唯才发觉今天的杜可峰除了自己送的那双靴子,穿得还挺人五人六的。好像他才是今天准备求婚的人,自己只是个专职司机。

“你还真是上心了”其实也习惯了,这么多年这家伙一直都在替别人着想。

“我可不是为了你,好不容易有个姑娘愿意嫁给你,求婚这么重要当然要穿的正式一点”

“你这裤子好紧”

“快走了 别让人家姑娘等太久”


未完…待续…

Overcrossed

幸福预报

3


“我想想...第五个柜子从下往上数第...七列...从左往右...第四个...找到了 ”

那是一个带着稍许灰尘的红匣子,度唯从没见过比例这么和谐的红匣子,感觉里面藏着的属于自己的幸福很安全。

度唯小心翼翼地打开,尽管在此之前他已经偷偷打开过无数次,但每一次手都会不自觉地颤抖。里面的东西也不过是一枚甚至还有些划痕的戒指。度唯轻轻捏起它,举在头顶仔细端详,

度唯从小很讨厌刺眼的东西,比如阳光,比如人心。但唯独对这枚小小的闪亮,盯的久了,还时不时流眼泪。

这枚戒指是度唯的妈妈生前留下的,跟了她半辈子。

有一天晚上吃完饭,度唯轻轻依偎在母亲身旁,像小时侯一样。...

3

 

“我想想...第五个柜子从下往上数第...七列...从左往右...第四个...找到了 ”

那是一个带着稍许灰尘的红匣子,度唯从没见过比例这么和谐的红匣子,感觉里面藏着的属于自己的幸福很安全。

度唯小心翼翼地打开,尽管在此之前他已经偷偷打开过无数次,但每一次手都会不自觉地颤抖。里面的东西也不过是一枚甚至还有些划痕的戒指。度唯轻轻捏起它,举在头顶仔细端详,

度唯从小很讨厌刺眼的东西,比如阳光,比如人心。但唯独对这枚小小的闪亮,盯的久了,还时不时流眼泪。

这枚戒指是度唯的妈妈生前留下的,跟了她半辈子。

有一天晚上吃完饭,度唯轻轻依偎在母亲身旁,像小时侯一样。

 

“妈 我好像爱上了一个人。”

“是吗 她怎么样?”

“她笑起来比天使还好看”

 

当母亲的知道,自己的孩子不愿舍弃自己热爱的事业,也不愿舍弃自己心爱的人。于是把最后小小的浪漫托付给了他。

 

“妈,我好怕她不接受。”

“孩子 赋予每个人的幸福在到来前会提前告知你的,像天气预报一样。当你真心渴望某样东西时, 整个宇宙都会来帮你。”

未完待续…

Overcrossed

幸福预报

2

度唯突然想起了今天是和羽然约会的日子,“对,正好是情人节,就趁着今天,把婚求了吧。”说着他跑进西南角的储藏室,那里都藏着他最宝贵的东西。有一次和羽然吃饭,他说“我很想把我们两个藏在里面,谁也找不到。那里很狭小,很安全,很美好,就像...”

“像在梦里一样?”

“嗯,差不多,”凉风吹过,度唯习惯性地叹了口气,“好像梦里什么都是好的,就像月光哪里都是美的。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一朝醒来,犹恨隔夜宿醉。”度唯夹了一口鸡蛋

“哈哈 管他醉不醉,月色本就令人陶醉。”羽然上扬的眼睫在夜色里闪闪发亮

羽然的妈妈并不同意他俩的婚事,理由也不过是嫌度唯邋遢生活没条理,每...

2

度唯突然想起了今天是和羽然约会的日子,“对,正好是情人节,就趁着今天,把婚求了吧。”说着他跑进西南角的储藏室,那里都藏着他最宝贵的东西。有一次和羽然吃饭,他说“我很想把我们两个藏在里面,谁也找不到。那里很狭小,很安全,很美好,就像...”

“像在梦里一样?”

“嗯,差不多,”凉风吹过,度唯习惯性地叹了口气,“好像梦里什么都是好的,就像月光哪里都是美的。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一朝醒来,犹恨隔夜宿醉。”度唯夹了一口鸡蛋

“哈哈 管他醉不醉,月色本就令人陶醉。”羽然上扬的眼睫在夜色里闪闪发亮

羽然的妈妈并不同意他俩的婚事,理由也不过是嫌度唯邋遢生活没条理,每天给杂志社写写文章时评,一有钱就跑出去旅行。

 

那是他第一次去羽然家

羽然的妈妈看上去虽有些苍老,但精神焕发,只是眼袋有些重,感觉最近一直在为某件事烦心。

度唯先伸出胳膊“阿姨好,我叫马度唯。”

羽然妈先是征了征,像是在看着什么可怕的恶魔一样盯着度唯,良久,度唯开始不好意思“阿姨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羽然妈这才回过神来,手在围裙上拧了一圈又一圈“啊 没事没事 羽然的朋友吧,快进来”说着径自去了厨房。

度唯的胳膊就始终在门口伸着,最后也没等来羽然妈的回应,便自己进了门。

不一会羽然也来了,是度唯开的门。

“没想到你到的这么快”羽然笑了笑

“害 我还不是想提前拜访一下阿姨 先熟悉熟悉嘛”度唯挠了挠头

“那你俩聊得怎么样,说咱俩的事了吗”羽然边问边解下鞋子

“没有 你妈妈好像很...怕我...刚给我开门就跑去厨房做饭了 我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

“她大概是怕生吧,也难怪,家里平常除了我也没别人来访了。你别放在心上。”羽然抚了抚度唯的脸颊

度唯握住她有些微凉但又温暖的手“当然 她可是我以后的丈母娘”

“哈哈你想得倒长远”......两人嬉嬉闹闹,这一切都被羽然妈看在眼里。

不一会便到了饭点。羽然和度唯坐在一边 隔着饭菜 对面是羽然的妈妈

不知为何 羽然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妈妈虽然怕生,但绝没有到这个地步,从头到尾就没有直视过度唯。

“妈,”羽然停下筷子

“怎么了?”

“你觉得....度唯他怎么样?”

羽然妈这才第一次认真看了看度唯一眼“挺好的,挺帅气的小伙子”

“有多帅?”羽然捧着脸嘻嘻地问道

“嗯...就和...你爸爸年轻时一样帅...”羽然妈咬着嘴里的筷子

“哈哈 真的?”羽然难为情的看着度唯 度唯也很惊喜,但总觉得被这样形容有点怪异。

又沉默了一会,度唯开口说道“阿姨,其实我是羽然的男朋...”

“不行!”羽然妈破口喊道,仿佛很久之前就积攒了这么一股力量,“坚决不行!”

一时间羽然也没有说话,她显然是被母亲突然的吼叫给吓住了。

“阿姨,是这样的,我们两个...”“不行就是不行,我不同意!”......

一时间度唯也不知道怎么办,羽然也不明状况,度唯觉得实在是待不下去,站起身“打扰了”

说完便走出了门。

刚下楼便收到羽然的微信“今天真是不好意思, 我妈大概吃错药了(捂脸笑) ”

“没事,我倒没什么,下次应该再提得委婉点。对了,你妈妈做的鸡蛋真好吃,比我强多了(点赞)”

......

现在回想起来,度唯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只是越加觉得记忆这个东西比蜂蜜还甜。

再后来也去过几次她家,但总见不到羽然的爸爸。对此度唯并不知情,“大概是离婚了吧”每次一想到这,度唯那只攥着她的手便下意识紧了紧。

“羽然 我这么一无所有,哪里值得你喜欢我呢”

“嗯...是啊...为什么呢...”羽然搂紧度唯的胳膊,“可能也是因为你一无所有吧,所以感觉和你在一起做任何事都是美好的。”

度唯看着眼前这位爱逗人开心的姑娘 “你趋近于一切美好。”

Overcrossed

幸福预报

1


“先生们女士们,今天是2020年农历七月初七,情人节。欢迎收听天气预报,今天是多云转晴,傍晚小概率有降雨。闲时与你立黄昏,灶前笑问粥可闻。祝收音机前的有情人终成...”


“是吗..都初七了...”度唯一边摁下收音机的暂停键,一边拧上新鲜的天然气,拿出带蓝色花纹的盘子,从锅里抄出一个金灿灿的鸡蛋,油亮而柔软。他小心翼翼地拿筷子戳了戳,鸡蛋软趴趴地躺在蓝色纹路里,像一个刚从水里捞出的湿漉漉的太阳。他慢慢的咬下去,稀释一半还带有一点腥涩的蛋黄流淌下来,顺着三四天未打理过的胡渣,落在盘子上,落在淡蓝的微醺里。


度唯漫不经心地划着盘子,皱起眉头,...

1

 

“先生们女士们,今天是2020年农历七月初七,情人节。欢迎收听天气预报,今天是多云转晴,傍晚小概率有降雨。闲时与你立黄昏,灶前笑问粥可闻。祝收音机前的有情人终成...”

 

“是吗..都初七了...”度唯一边摁下收音机的暂停键,一边拧上新鲜的天然气,拿出带蓝色花纹的盘子,从锅里抄出一个金灿灿的鸡蛋,油亮而柔软。他小心翼翼地拿筷子戳了戳,鸡蛋软趴趴地躺在蓝色纹路里,像一个刚从水里捞出的湿漉漉的太阳。他慢慢的咬下去,稀释一半还带有一点腥涩的蛋黄流淌下来,顺着三四天未打理过的胡渣,落在盘子上,落在淡蓝的微醺里。

 

度唯漫不经心地划着盘子,皱起眉头,盯着蓝色细纹和蛋清之间固执的拉扯。他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任窗外阳光打进,水龙头滴个不停,隔壁一家人的争吵,以及对她挥之不去的想念。当你想念一个人时,可以随时去打扰,她也会随时给出回应,这确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

 

他不想承认这一点,因为会显得有些许暧昧,但一想到彼此白开水似的日常也就放宽了心。拎起脚边的垃圾,打开没有必要的门锁,再打开一道生锈的铁门板,来到了走廊。这狭窄的十二米长的风景就是度唯的日常活动场所,时不时在哪个木板的缝隙里传出几句邻居的家常话

“隔壁那个小子在搞什么鬼?”

“不知道怎么想的,天天宅在屋子里写文章,哎你看过他写的吗” 

“看过啊 昨天我还在一个言情杂志上看到了,叫什么夏天什么谁疲倦了”

一个声音低沉了“说老实话你看得懂吗”

“都是一些上句不接下句的...像梦话 附庸风雅还自我强行合理化 ”

“对啊 我就瞧不起这些人 自己觉得自己活得挺体面,写些庸俗又鸡汤的东西 以为自己高中生吗”

“害 这样的人还有女朋友呢......”

 

度唯每次经过这里,不到十步便到了尽头的垃圾箱处。阳光打在垃圾桶外层新刷的油漆上,红色的光晕虚无缥缈...度唯凝视着它,越看越像自己,最后擤了擤鼻子

“生活需要长远的清醒,”他对着前面掉秃了皮的墙壁,说了句打油诗“现实里的虚无缥缈东倒西歪,虚无缥缈里的现实看上去不坏...更何况今天是情人节...情人节!”



未完待续......



最早的灵感半年前就有了,一次语文课的话题延伸...之所以选在今天发,也是因为1月29号正好是两个朋友的生日。我背过别人的生日不多,30多个,有机会慢慢攒。希望他俩吃蛋糕之余可以看一看...今后也会日更,大家多多关照😊😊😊

Overcrossed

过时的风

简陋故土的怀念者

是我,我是活在过去的先行人

过时的四季带着过时的风

不论是邻家纯稚童真的小妹

还是墙头刚探起的一抹俏红

无一不会被它渲染

只剩下被时间遗忘的凋零与沧桑

痴迷谎言的人啊

对它是否会掀起你深埋的黑白底色

游浪在外的人啊

对它是否会勾起乡音里青涩的感叹

我只管跨过洁白无邪的小草

并略过最后一位探险者的痛惜感言

拈着一枝飘落的蒲公英

独自先行在过时的风中...
[图片]


简陋故土的怀念者

是我,我是活在过去的先行人

过时的四季带着过时的风

不论是邻家纯稚童真的小妹

还是墙头刚探起的一抹俏红

无一不会被它渲染

只剩下被时间遗忘的凋零与沧桑

痴迷谎言的人啊

对它是否会掀起你深埋的黑白底色

游浪在外的人啊

对它是否会勾起乡音里青涩的感叹

我只管跨过洁白无邪的小草

并略过最后一位探险者的痛惜感言

拈着一枝飘落的蒲公英

独自先行在过时的风中...

GH顾珩

《灰烬味的云朵》

酸奶罐被挤爆

街角多了棉花糖

我把它们幻化成云朵


整个城市都没错

最高的地方往往不是楼

有人的背后 有背后跌落

整个城市都有过


​你喷发的真的是灰褐色烟尘吗

又或者

只是灰烬味的​云朵


诗/顾珩

酸奶罐被挤爆

街角多了棉花糖

我把它们幻化成云朵


整个城市都没错

最高的地方往往不是楼

有人的背后 有背后跌落

整个城市都有过


​你喷发的真的是灰褐色烟尘吗

又或者

只是灰烬味的​云朵



诗/顾珩

GH顾珩

《无拘无束的金》

阳光像X射线

她陪我挂起米黄色的窗帘​

谁正躲在里面


她跳起 成堂前燕

我似阳光下的木棉

惊鸿 惊艳 一面


我们只看着 不说话


我是个好心的瞎子

谁正躲在里面

我装作看不见


诗/顾珩

*同居的浪漫。

阳光像X射线

她陪我挂起米黄色的窗帘​

谁正躲在里面


她跳起 成堂前燕

我似阳光下的木棉

惊鸿 惊艳 一面


我们只看着 不说话


我是个好心的瞎子

谁正躲在里面

我装作看不见



诗/顾珩

*同居的浪漫。

GH顾珩

《暧昧》

不知道能不能发出来…

这是我理解中——成年人的暧昧。
[图片]

不知道能不能发出来…

这是我理解中——成年人的暧昧。

GH顾珩

《深蓝》

你把海装进壶里

摇成泡沫

它成了酒水


那是深蓝色的墨水​

我把它揉碎 在沙土上化开

​它散落成海水


我没有海岸

深蓝招来了山川与月

年年岁岁


你用这三两水

与人间赠别​


诗/顾珩

你把海装进壶里

摇成泡沫

它成了酒水


那是深蓝色的墨水​

我把它揉碎 在沙土上化开

​它散落成海水


我没有海岸

深蓝招来了山川与月

年年岁岁


你用这三两水

与人间赠别​



诗/顾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