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文艺

277.7万浏览    24.1万参与
Thurs9:41

午后的蓝天是那样​通透,

​云寡风淡,日光温入空气,

冬似乎轻了几分寒。

​而我的目光,

​被那明晃下绽放的紫蓝色

勾去了啊。

​还有那橙红的,也争着艳丽。

​那鸟儿

也是这样爱这祥和的午后吧,

​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午后的蓝天是那样​通透,

​云寡风淡,日光温入空气,

冬似乎轻了几分寒。

​而我的目光,

​被那明晃下绽放的紫蓝色

勾去了啊。

​还有那橙红的,也争着艳丽。

​那鸟儿

也是这样爱这祥和的午后吧,

​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山亭夜宴

《狄金森》1850年代的男女服饰都呈现出了色彩斑斓,男装配色很夺目,女装腰线和狭窄袖子都发生了变化。
艾米丽在剧中对时尚不敏感,这身晚礼服还不错。苏则体现了这一时期的风格转变,塔袖与白色的低袖一起穿着,在一众女眷身上都有体现。
主角的发型不是很1850年代,偶尔闪过的配角做得不错。 

《狄金森》1850年代的男女服饰都呈现出了色彩斑斓,男装配色很夺目,女装腰线和狭窄袖子都发生了变化。
艾米丽在剧中对时尚不敏感,这身晚礼服还不错。苏则体现了这一时期的风格转变,塔袖与白色的低袖一起穿着,在一众女眷身上都有体现。
主角的发型不是很1850年代,偶尔闪过的配角做得不错。 

隔壁的老张
※张老师阅读记※ 2022年阅...

※张老师阅读记※

2022年阅读之30/50《遇见台湾·我曾听过你的歌》

※张老师阅读记※

2022年阅读之30/50《遇见台湾·我曾听过你的歌》

花间诗社Hiding Into the Flowers

地点(诗社联题)

《Besuch aus dem Vorgebirge》

//@Herzberg Lawson. 

  

河谷扯开山石的缝线

将袖口修剪成

一座市镇的形状

  

钟塔就住在垂首的红瓦间

是一簇耸立的冰凌,也是

空气的歌手,风的应答者

  

在我到来之前,已有无数年月

伏在石阶的膝头休憩

疲惫交给篮中捕获的葡萄化解

  

在杏子天真的秉性中

大地的香气如豆荚般迸裂

我痛饮从其中汲取的黄水晶

  

姜黄的墙壁,挽起石块堆垒的胳臂

坐在山坡上,挑去夏季剥落的尾羽

将泥土的缝隙,留给太阳炽热的血脉

  

我的...

《Besuch aus dem Vorgebirge》

//@Herzberg Lawson. 

  

河谷扯开山石的缝线

将袖口修剪成

一座市镇的形状

  

钟塔就住在垂首的红瓦间

是一簇耸立的冰凌,也是

空气的歌手,风的应答者

  

在我到来之前,已有无数年月

伏在石阶的膝头休憩

疲惫交给篮中捕获的葡萄化解

  

在杏子天真的秉性中

大地的香气如豆荚般迸裂

我痛饮从其中汲取的黄水晶

  

姜黄的墙壁,挽起石块堆垒的胳臂

坐在山坡上,挑去夏季剥落的尾羽

将泥土的缝隙,留给太阳炽热的血脉

  

我的耳朵无法穿过岩穴

田野却翻卷为一支芦笛

等待我吹响山麓的谣曲

  

城镇满腹忧郁地拜访秋季

倾倒出记忆中发酵的晨雾

追逐我的鞋印,秋霜的鳞片洒满山道

  

一片落叶横向切开薄暮与白昼

一只新鲜的木桶被葡萄酒洗净

而我走不尽这无法贮存的季节

  

在我离去之后,我摘去鞋上的朝露

山麓像是谷底上的毛栗,随心所欲地行进

足迹来自于我无法返归的地方

  


Egbert

  杨志刚留长发太俊了。妥妥文艺青年一枚。

  杨志刚留长发太俊了。妥妥文艺青年一枚。

穆岩扉静
  Head of Mars,...

  Head of Mars,The French School,1800s.

  Head of Mars,The French School,1800s.

裂变瞳
  《鲁特格尔·...

  《鲁特格尔·简·希梅尔彭宁克和他的家庭画像》,1801-1802年,皮尔-保罗·普鲁德翁绘。

  《鲁特格尔·简·希梅尔彭宁克和他的家庭画像》,1801-1802年,皮尔-保罗·普鲁德翁绘。

山亭夜宴

西班牙,丝绸裙装,约1802年。

这件连衣裙有一些可爱的装饰,有天鹅绒、亮片和一点刺绣。


西班牙,丝绸裙装,约1802年。

这件连衣裙有一些可爱的装饰,有天鹅绒、亮片和一点刺绣。


桂子.

  那会的窗外,高楼映着天。单调,悲凉。城市的萧瑟直击心灵。窗外天气的的寒冷透不过玻璃,窗内的暖气也掩盖不住空旷的单一。

  我们就这样机械地生活在偌大的城市,对身边的一切早已习以为常。

                                   2022......

  那会的窗外,高楼映着天。单调,悲凉。城市的萧瑟直击心灵。窗外天气的的寒冷透不过玻璃,窗内的暖气也掩盖不住空旷的单一。

  我们就这样机械地生活在偌大的城市,对身边的一切早已习以为常。

                                   2022.初冬.

躲进童话吃果酱

文艺文案 01.

文艺文案  01.


文艺到爆的简短文案


1.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尼采

2. 我是你路上最后的一个过客,最后的一个春天,最后的一场雪,最后的一次求生的战争。——保尔·艾吕雅

3. 凌晨四点钟,看到海棠花未眠。——川端康成

4. .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村上春树

5. 我只是个戏子,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席慕蓉

6. 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徐志摩

7. 你,一会看我,一会看云;我觉得,你看我时很远......

文艺文案  01.


文艺到爆的简短文案


1.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尼采

2. 我是你路上最后的一个过客,最后的一个春天,最后的一场雪,最后的一次求生的战争。——保尔·艾吕雅

3. 凌晨四点钟,看到海棠花未眠。——川端康成

4. .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村上春树

5. 我只是个戏子,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席慕蓉

6. 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徐志摩

7. 你,一会看我,一会看云;我觉得,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顾城

8. 一个人有两个我,一个在黑暗中醒着,一个在光明中睡着。——纪伯伦

9. 若我遇见你,事隔经年,我将如何致你,以眼泪,以沉默。——拜伦

10.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李清照

裂变瞳
  玛丽-亚历山大&middo...

  玛丽-亚历山大·文森特夫人和她儿子安德烈的推定肖像,约1800年。

  画者:玛丽-加布里埃尔-卡佩。

  玛丽-亚历山大·文森特夫人和她儿子安德烈的推定肖像,约1800年。

  画者:玛丽-加布里埃尔-卡佩。

穆岩扉静
  教堂废墟,1891年,安娜...

  教堂废墟,1891年,安娜·斯坦纳-克尼特尔

(奥地利,1841-1915年)

  教堂废墟,1891年,安娜·斯坦纳-克尼特尔

(奥地利,1841-1915年)

山亭夜宴

法国,晚礼服,1809年。

"精美的印度毛纱受到了珍视,在那里,纯粹的质量是日常服装最重要的考量。这件特殊的毛纱长袍,带有棚架刺绣,它的原主人一定非常珍视度它"。


法国,晚礼服,1809年。

"精美的印度毛纱受到了珍视,在那里,纯粹的质量是日常服装最重要的考量。这件特殊的毛纱长袍,带有棚架刺绣,它的原主人一定非常珍视度它"。


穆岩扉静
  鲁道夫·巴赫...

  鲁道夫·巴赫尔(1862-1945)-罗马平原。格拉莫·德·塞西莉亚·梅特拉,1894年。

  鲁道夫·巴赫尔(1862-1945)-罗马平原。格拉莫·德·塞西莉亚·梅特拉,1894年。

裂变瞳
  哈丽特·贝克...

  哈丽特·贝克(Harriet Backer)于1884年创作的这幅画描绘了在挪威吉伦(Jeeren)的漂白田上,人们在阳光下将布面展开或聚集的传统行为。这些姿势明显暗示了让-弗朗索瓦米勒的类似作品。

  哈丽特·贝克(Harriet Backer)于1884年创作的这幅画描绘了在挪威吉伦(Jeeren)的漂白田上,人们在阳光下将布面展开或聚集的传统行为。这些姿势明显暗示了让-弗朗索瓦米勒的类似作品。

山亭夜宴

英国,可爱的日装,1836-1840年之间。

印花棉质薄织物,边缘有丝缎滚边,内衬是亚麻和棉。


英国,可爱的日装,1836-1840年之间。

印花棉质薄织物,边缘有丝缎滚边,内衬是亚麻和棉。


多萝西娅
假设我们的自由之身 依托于蓝藻...

假设我们的自由之身

依托于蓝藻的某场迷梦

增生在原核那来历不明的野心

将我们从海洋拖拽至陆地


不妨再臆想色彩是如何被规范

我们从何证明丰收是金,衰微为银

这顶代词桂冠历经无数次演化

折弯了噩梦的归路

起源自一条江河的紊乱

诞下一个畸形儿,长达二百万年的审判

沿途倾斜处,蓝藻充当天空


现在轮到日月从眼眶脱落

炸裂一地由蝴蝶背负的初衷

泼洒的善意,康健与生机

落入尘埃里身先士卒

遗留某片尖锐的沙漠,此刻柔情似水

一滴就灌溉一个流浪者的明天

不必质问神话如何收场于一座无字碑

蓝藻是一个失明又失聪的哑巴


谁不曾向梦境的边界宣战

痛饮汽油,注射酒精...

假设我们的自由之身

依托于蓝藻的某场迷梦

增生在原核那来历不明的野心

将我们从海洋拖拽至陆地


不妨再臆想色彩是如何被规范

我们从何证明丰收是金,衰微为银

这顶代词桂冠历经无数次演化

折弯了噩梦的归路

起源自一条江河的紊乱

诞下一个畸形儿,长达二百万年的审判

沿途倾斜处,蓝藻充当天空


现在轮到日月从眼眶脱落

炸裂一地由蝴蝶背负的初衷

泼洒的善意,康健与生机

落入尘埃里身先士卒

遗留某片尖锐的沙漠,此刻柔情似水

一滴就灌溉一个流浪者的明天

不必质问神话如何收场于一座无字碑

蓝藻是一个失明又失聪的哑巴


谁不曾向梦境的边界宣战

痛饮汽油,注射酒精

自创一曲反调就宣告凯旋

日后我们纷纷投入一口枯井

孕育自十万年前曾榨取的荒野

再也分辨不出万物的灰烬

才判定文明的本质是一出滑稽戏

我们翻过的每一页书

昨夜以战士的姿态焚身沐火

对于史官倒立的字迹

蓝藻是唯一的先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