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文豪野犬森鸥外

30.4万浏览    2838参与
流光✨

关于生日【森先生生贺】

忘了昨天是森先生的生日了哈哈,今天飞速补上。

太森,中森不明显,偏亲情向


part1

“有必要吗,爱丽丝酱?”

空旷冰冷的办公室,恰到好处的设计——让每一个踏进这间办公室的人都能立刻感受到首领的威压——的这样的作用,但是今天似乎全无用处。

今天森鸥外的办公桌上没有堆积如山的公文,全被爱丽丝强制性的推到一边,以她的话来说就是——“林太郎今天也该休息一下了。”

森鸥外无奈又宠溺的看着他的女孩,看着她郑重其事地拿着刀对着蛋糕比划半天,爱丽丝嘴微微抿起,以护士面对需要救治的病人的严肃,以取出伤者体内子弹的谨慎,为森鸥外切下了最完美,最大的一块蛋糕。

蛋糕切面平滑,草莓也粒粒饱满,散发...

忘了昨天是森先生的生日了哈哈,今天飞速补上。

太森,中森不明显,偏亲情向


part1

“有必要吗,爱丽丝酱?”

空旷冰冷的办公室,恰到好处的设计——让每一个踏进这间办公室的人都能立刻感受到首领的威压——的这样的作用,但是今天似乎全无用处。

今天森鸥外的办公桌上没有堆积如山的公文,全被爱丽丝强制性的推到一边,以她的话来说就是——“林太郎今天也该休息一下了。”

森鸥外无奈又宠溺的看着他的女孩,看着她郑重其事地拿着刀对着蛋糕比划半天,爱丽丝嘴微微抿起,以护士面对需要救治的病人的严肃,以取出伤者体内子弹的谨慎,为森鸥外切下了最完美,最大的一块蛋糕。

蛋糕切面平滑,草莓也粒粒饱满,散发着诱人的香气,烛火在漆黑中摇曳着,他的眼眸在黑暗中更偏向紫色,在注视烛焰的时候又偏向浓郁而深沉的红色,年少的太宰治往往会扒着他不松手,像嗅到蟹肉罐头的小猫一样的盯着他,直到他背后发毛,但又扯出没有破绽的笑容对他说,“有事吗,太宰君?”

不同于内敛谨慎的他,太宰治那时释放出敢说敢做的少年感,尝尝把敌人怼到下不来台,恼羞成怒,就是同归于尽也要在太宰治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也就导致他基本上每次身上都会出现大大小小的伤口。

还是密医的他,看着少年身上的伤也是忍不住微微叹气。又听着太宰治口中不着边际的胡扯,诸如“回来的路上看见一根树枝很适合上吊,但是很不巧在刚挂上去的时候断掉了”“这次的人太弱了,说两句就受不了了”等等等等。森鸥外当时就很想狠狠地戳在他所谓的‘摔伤’那里,但最终还是尽可能地轻柔包扎好了伤口。

他最怕疼了,不是吗?

森鸥外对小孩子还是有微不足道的优待的。

也不知道是谁首先打开了话匣子,“生日?”森鸥外想了一下“应该是2月17号吧。太宰君要送我礼物吗?”他打趣道。“才-不-要。”少年人拉长了声音,脸埋进枕头里,声音翁翁的。森鸥外也只是笑笑,便揭过了这个话题。

后来发生了什么,森鸥外盯着烛火出神,太宰治被他引荐进了黑手党,身上也披上了那件风衣。每天忙得连轴转,也逐渐忘却了日期。直到寒冬悄悄来临又逐渐褪去,他才终于从足以溺死人的工作之海上了岸,获得宝贵的休息时间,却也是整个人瘫在沙发上,手背盖在眼睛上,享受着片刻的安宁。

‘咔哒’。轻微的开锁声,一瞬间森鸥外的意识清醒过来,但是,这个气息太熟悉了。

太宰治打开了一盏小灯,“别装了,森先生。”

森鸥外放下手,袖口的手术刀也悄悄收回,他笑着,对这个风衣上还带着寒气的少年,说:“这么晚了,太宰君找我有事吗?”太宰治也不客气,把自己摔在沙发里,把手里提着的小盒放在桌子上,撑着下巴笑着对他说:“森先生不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吧?”

蛋糕的甜香溢了出来,森也是难得的有些诧异,他是真的忘了,但也没想到他会主动来。

蛋糕是什么味道的,他早就忘了,但是那天蛋糕顶上的饱满的草莓,总会和少年的狡黠灵动的眼眸重叠起来。

那年是他们认识的第一年。


part2

坐上了首领的位置之后,日子更加繁忙,整顿内部,肃清叛徒,收拾前代留下的烂摊子,时间飞速流逝。等一切都安定下来,秋日将尽。

他的生日那天,最是热闹。

尾崎红叶送来了一条保暖厚实的红围巾,质地柔软。森捻了捻自己身上的这条,毫不犹豫地换上了。

中原中也送来了他珍藏的一瓶红酒,森笑眯眯的收下了,并邀请他一同品尝。这个大男孩似有些手足无措,在酒精的熏陶和森的默许,几杯红酒下肚,中原中也放开了自己,絮絮叨叨地说着平日里的一些事情,最多的还是“那条可恶的青花鱼”的事迹。森听得津津有味,老实说,他并不讨厌这个孩子,甚至是喜欢的,因为他活得肆意,活得坦率,活得更像是人。看着他的样子,森笑了,“和太宰君做搭档还是很辛苦你了,真是可靠呢,中也君。”他放松了平日里挺得笔直的后背,靠在沙发上,面对这个孩子,他是真的放松下来。

就像是面对亲近的人露出肚皮的猫一样。中原中也想到,又反应过来,扯了扯帽子,“您过誉了,首领。”

森完全不知道他信赖的属下刚才的想法,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一瓶红酒很快要见底,中原中也也反应过来,连忙站起来,脸上带着红晕,也不知道是酒精还是刚才面对首领说了那么多话的缘故,“我很欢迎中也君来找我聊天哦。”森看着中原中也,笑着。“那么,属下告退。”中原中也按了按帽子,脚步有些匆忙。

森注意到中原中也帽檐下通红的耳朵,笑弯了眼睛,身后的狐狸尾巴扫了扫。

他收拾好刚才中原中也喝过的酒杯,重新倒了一杯放在对面。

没过多久,披着黑色风衣的少年一进来就捏着鼻子说道,“我说这房间里怎么会有蛞蝓的气味,原来是漆黑的小矮人来过了啊。”

他们两个相对着,把那瓶红酒喝完了。

“中也君的酒真是不错啊,感觉会和草莓蛋糕很配啊。”森放下手中的酒杯,满足的说道。

太宰盯着酒杯,“如果加入洗洁精应该会是不错的味道……”

“太宰君……”森无奈的看着他。“对了,森先生,”少年人从沙发上轻巧地跳起来,递给了他一个U盘,“这是?”“这是现在敌对组织的所有情报哦,所有。”他晃着手指,得意地说。

“真是帮大忙了,太宰君。”

那是太宰治离开的前一年。


part3

森鸥外从繁杂的往事中将思绪抽出,“果然人年纪一大就容易怀念往事,你说是吧,爱丽丝酱?”

他叉了一块蛋糕送进嘴里。

“笨蛋林太郎,”金发少女的声音轻不可闻,“你只是想他们了而已。”

漆黑的夜晚,烛焰是唯一的光亮。



后记

第二天早上,“笨蛋林太郎!你忘记看手机了!”

“是是是,对不起嘛,爱丽丝酱。”

亮着的手机屏幕里,几个人的消息静静地躺在那里。



泠泠七弦上(记得戴口罩啊宝贝们)

【all太/同人大手】今天宰右的太太们产粮了吗 四

论坛体 全员同人大手设 

前文走(一) (二) (三) 


今日头条:

被迫三连还得放彩虹屁的福泽社长委屈

没人给他放彩虹屁的森先生更委屈

#谁比谁委屈#


(加粗的地方是太太们的原话x)


       258L

  哈哈哈我就一会没来错过了什么

  

  259L

  太草了哈哈哈哈哈我笑飞了

  

  260L

  希望各位太太都能从蒸煮手下活过来x

  

  261L

  我猜污浊太太是不会回来了(允悲

  哈哈哈...

论坛体 全员同人大手设 

前文走(一) (二) (三) 


今日头条:

被迫三连还得放彩虹屁的福泽社长委屈

没人给他放彩虹屁的森先生更委屈

#谁比谁委屈#


(加粗的地方是太太们的原话x)





       258L

  哈哈哈我就一会没来错过了什么

  

  259L

  太草了哈哈哈哈哈我笑飞了

  

  260L

  希望各位太太都能从蒸煮手下活过来x

  

  261L

  我猜污浊太太是不会回来了(允悲

  哈哈哈哈哈dbq

  

  262L

  太过分了hhh

  让一个女孩子硬刚污浊x

  

  263L

  没关系中原干部很绅士的!

       会给污浊太太留一具全尸的

  

  264L

  u1s1,要是我看到有人意淫我对家和我的CP……

  我可能会当场爆炸8

  

  265L

  中原中也:我这辈子没想到我会和青花鱼出现在同一张画上

  

  266L

  他还含着我的哔——做着哔——哔——

  

  267L

  ls疑车有据,举报了

  

  268L

  小警察来了!

  罚你w字中太车

  

  269L

  好的我看见了我截图了我爱你你跑不掉了太太我营养跟得上所以您请便什么体位都可以我只求您gkd!!

  

  270L

  不行我搞不了我🥀了

  

  271L

  真是,中太的女人怎么能🥀呢?

  你要🌹起来

  

  272L

  太草了

  两朵玫瑰硬生生给我看出涩情意味来了

  

  273L

  ls你不是一个人(

  

  274L

  谁让大家都是黄种人呢(摇花手

  

  275L

  哈哈哈哈哈草

  

  276L

  污浊太太委屈死了hhh

  

  277L

  污浊太太:我不就是画了几张图吗

  理直气壮.jpg

  

  278L

  中也:那你能解释一下这些R18皇漫是怎么怎么回事吗

  死亡射线.gif

  

  279L

  哈哈哈哈哈

  污浊太太:嘤

  

  280L

  同理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吟太太的处境(

  

  281L

  我吟:我不就让这些字块自己排列组合了一下吗?我可什么都没干,看我正直的大眼睛👀

  

  282L

  芥芥:那你看看你这写的都是什么?

  (啪一下甩出吟太太的路人芥系列芥受皇文

  

  283L

  吟(瑟瑟发抖):芥芥,不,芥川先生我是爱你的——!

  

  284L

  芥(冷漠):这话你跟罗生门说去吧!

  

  285L

  哈哈哈哈哈哈简直身临其境!!

  你们为什么可以发语音

 

  286L

  哈哈哈哈哈不行我忍不住狂笑

  食堂大妈都懒得理我了

  

  287L

  我吟是真的惨

  但我还是好想笑hhh

  

  288L

  那你还笑的这么大声哈哈哈哈哈

  太坏了我也要来

  

  289L

  这就是吟粉8

  

  290L

  港真我好喜欢吟粉x

  真是超可爱一群小姐姐

  

  291L

  是啊www

  平时可以肆无忌惮跟(或者拿?)太太开涮,然后要是有什么大事会坚定站在阿吟那边

  

  292L

  吟粉真的超级团结

  上次有人抄袭吟太太的文,结果被吟粉教做人了www

  

  293L

  而且吟粉是那种,太太不管写什么都支持做什么都草鸡棒而且还不无脑粉,圈地自萌而且不会招惹蒸煮的(好像也招惹不起……)

  什么样的太太带出什么样的粉呜呜呜吟太太和吟粉都好棒啊

  

  294L

  呜好甜啊我可以站阿吟x吟粉吗?

  

  295L

  ls清醒一点!!吟粉不止一个人啊

  你这是要群p吗?

  

  296L

  哈哈哈哈哈吟太太:???

  不管是上一群人还是被一群人上都好可怕

  

  297L

  掐架吧,吟攻还是吟受

  

  298L

  吟受!!!

  

  299L

  草我吟攻党来了!!

  

  300L

  阿吟要闹了啦hhh你们在搞什么鬼

  

  301L

  害,今天也莫得粮恰

  只好搞搞太太这样子

  

  302L

  太太太太写文吗

  太太太太画画吗

  

  303L

  拎起太太抖一抖

  万一掉点什么呢

  

  304L

  dbq我现在又哭又笑

  感觉我们好悲凉……

  

  305L

  苦中作乐x

  起码我芥太有文手太太了

  

  306L

  5555555吟酱想不想也吃口敦太呀

  小钻石何苦为难小钻石啊

  

  307L

  芥芥:我不听你只能写芥太这样子(勒住吟太太喉咙

  不可以叛变去人虎那里

  

  308L

  哈哈哈哈哈我芥在宰宰那里是语无伦次状态

  在敦敦那里就成了铁面无私状态

  

  309L

  hhh你确定是铁面无私?

  芥芥的眼睛就跟显微镜一样

  

  310L

  “人虎居然拽了下太宰先生的袖子?!”“我都没有摸到太宰先生的手!”

  芥芥记仇.jpg

  

  311L

  你看我们老钻石就很和谐

  老年人品茶.gif

  

  312L

  当然和谐哈哈哈

  没人敢意淫福泽社长和森先生好吗?

  

  313L

  ls,你听说过Vita太太吗?

  

  314L

  哈哈哈哈哈哈又见我Vita太太

  死线边缘蹦迪第一人

  

  315L

  u1s1,在我看完了洛丽塔pa森太的文和漫之后……

  森太好香啊55555555我暴风流泪

  

  316L

  我就是Vita太太的垫脚石!

  立誓要把Vita太太顶上天!

  

  317L

  哈哈哈笑死了

  顺便……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人记得,人上人太太以前写过一篇福太?

  

  318L

  ??!!!

  我们说的是同一个人吗?

  论坛一秤?ID人上人不造?

  

  319L

  太草了我不敢相信

  人上人太太可是出了名的不站CP

  

  320L

  不然她怎么能稳坐论坛管理员?

  还不是因为太太绝对公平不偏不倚

  

  321L

  这是真的啦hhhh

  人上人太太确实不站CP,奈何她有个好(sun)友,被威胁着写的哈哈哈哈哈笑死了

  

  322L

  哈哈哈哈哈暗cue我推理太太?

  分分钟让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323L

  xswlxswl

  但是人上人太太超宠推理太太的

  

  324L

  就是hhh

  去翻人上人太太的推荐,全是被逼无奈自愿为推理太太打call这样

  

  325L

  哈哈哈推理太太后来承认,人上人太太这个号是她逼着开的哈哈哈

  就为了给她的乱太作品打call

  

  326L

  我就说为什么人上人太太放彩虹屁这么炉火纯青!

  哈哈哈哈哈被逼无奈实在是太可爱了

  温柔大姐姐和任性小妹妹

  

  327L

  看这个彩虹屁放的,我这个推理五年老粉自愧不如x

  我只会鸡叫说呜呜呜太太太棒了太太是神仙啊啊啊啊啊太太我为你欢呼为你自豪为你咣咣撞大墙这样

  

  328L

  来来来看看人上人太太的范本

  “啊这是什么直击心脏的绵密针痛感!就算我此刻极其悲伤我也要大声喊出:您就是美丽制造商是当代快乐汽水生产基地我今天就要大手一挥将你拢入怀中占为己有!推理太太是我的光是我的人间天堂!”

  

  329L

  草……

  这未免也太熟练了……

  

  330L

  我上天台了

  55555我不配做推理太太的粉了

  

  331L

  你们说是十楼跳下去好,还是十一楼好呢

  

  332L

  我又来了(疲惫

  人上人太太实在是太强了吧……

  “夜晚倒是安静,连月亮都收紧光亮,只轻轻拂照,就觉得现代科技吵闹。电波传输太虚妄,想教风说话,让它一里一亭地把我的话传到你的边,让所有春风吹过的街道都流传『推理太太我爱你啊!』”

  

  333L

  草啊我干脆从波音7X7上跳下去算了!!!

  万米高空坠落都不足以抵消我的卑微

  

  334L

  我酸了我酸了我酸了我酸了我酸了我酸了我酸了我酸了我酸了我酸了我酸了我酸了我酸了我酸了我酸了🍋🍋🍋🍋🍋🍋🍋🍋🍋🍋🍋🍋

  

  335L

  ls酸不酸我不知道

  Vita太太是真的酸

  

  336L

  喵?

  萌新疑惑

  

  337L

  哈哈哈哈哈Vita太太和人上人太太不对盘很久了hhh

  

  338L

  Vita太太看到人上人太太打call是真的酸死了

  她还特意开了个贴用来呜呜呜

  

  339L

  走这里走这里!

  【Vitaの碎碎念】委屈屈

  

  340L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死了

  “怎么没有人给我放彩虹屁啊呜呜呜”

  这还是我认识的Vita太太吗?

  

  341L

  哈哈哈哈哈是的x

  大概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样

  

  342L

  Vita太太我来!!!

  等等我先上网查一下彩虹屁教程x

  

  343L

  ls你慢慢学吧hhh

  建议去康康经典范文:《彩虹屁是怎样炼成的》 人上人不造著


  344L

  哈哈哈人上人太太可是被推理太太逼着练了好几年彩虹屁

  你看推理太太的古早文

  人上人太太磕磕巴巴才憋出来的那几个字我要笑死了

  

  345L

  推理太太还在后面留言说“必须放满五十字!!”

  哈哈哈哈哈哈人上人太太实惨

  

  346L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笑哭了

  

  347L

  人上人太太委屈的简直要溢出屏幕

  “就单纯的夸你写得好不行吗?”

  

  348L

  推理太太:“不行!!!”

  “哪里好怎么好是文笔还是剧情还是明暗线索你给我说清楚!!”

  

  349L

  容我为人上人太太点根蜡

  

  350L

  哈哈哈哈哈太惨辽

  我笑的喘不过气


——Tbc.——



白辛辛辛辛

《文豪野犬:救赎》番外篇:偶尔换个地方挺好的。
前半部分。
之前发的文字被屏了,重新再发一遍。
注意把手机倒过来看哦。
这篇的设定是在太宰和劳格两人交往了一年后,劳格又双叒叕被森鸥外派却国外出差……

《文豪野犬:救赎》番外篇:偶尔换个地方挺好的。
前半部分。
之前发的文字被屏了,重新再发一遍。
注意把手机倒过来看哦。
这篇的设定是在太宰和劳格两人交往了一年后,劳格又双叒叕被森鸥外派却国外出差……

白辛辛辛辛

《文豪野犬:救赎》第十二章,松本裕

现在,让我们把时间稍稍往前移,回到劳格醒来前的第四天。

太宰坐在通讯室里,用无线电与此时正在白鲸上的中岛敦通话。

这时,一个连线切了进来。

森鸥外的声音,“是我,过得好吗?太宰君……”

“噫~”太宰满脸嫌弃地正准备按掉,无线电那头的森鸥外像是知道一样,连忙说道,“等等,别挂啊!”

太宰,“……什么事啊?森先生?”

“黑手党应该和侦探社缔结了不妨碍其作战的条约吧。”

森鸥外,“关于那个条约嘛,根据我刚才收到的部下的报告来看……”

“恐怕我们是无法守约了。”

森鸥外刚一说完,另一条线的那边就传过来中岛敦的一声咆哮,“芥川!”

“……”太宰叹了口气,“真是的……芥川君还是这么特立独行啊。”

“没事的阿敦,照我说的去做就能...

现在,让我们把时间稍稍往前移,回到劳格醒来前的第四天。

太宰坐在通讯室里,用无线电与此时正在白鲸上的中岛敦通话。

这时,一个连线切了进来。

森鸥外的声音,“是我,过得好吗?太宰君……”

“噫~”太宰满脸嫌弃地正准备按掉,无线电那头的森鸥外像是知道一样,连忙说道,“等等,别挂啊!”

太宰,“……什么事啊?森先生?”

“黑手党应该和侦探社缔结了不妨碍其作战的条约吧。”

森鸥外,“关于那个条约嘛,根据我刚才收到的部下的报告来看……”

“恐怕我们是无法守约了。”

森鸥外刚一说完,另一条线的那边就传过来中岛敦的一声咆哮,“芥川!”

“……”太宰叹了口气,“真是的……芥川君还是这么特立独行啊。”

“没事的阿敦,照我说的去做就能逃脱。”说完,太宰就切断了与中岛敦的连线。

“然后,剩下的就是小镜花那边……”

“太宰君……”森鸥外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太宰一脸的无语,“怎么了森先生?你居然还没切断通话吗?”

森鸥外,“关于这个嘛,有一个问题想问太宰君……”

“你知道松本裕这个人吗?”

“嗯?听起来有点耳熟……”太宰稍微回忆了一下,“啊~是劳格先生‘曾经的搭档’吧!”

“不过这个人不是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吗?森先生没事提这个干嘛?”

“这个嘛……”森鸥外的目光沉静下来,“前一段时间,我收到了一封信。”

信的内容如下:

尊敬的黑手党首领森鸥外阁下:你好。

虽很想客套一番,但抱歉我并不擅长。我就单刀直入地表明自己的来意好了。

我准备收下港口黑手党。

准确来说,我想要的其实是‘书’。

但现如今,我的手底下的人只有可怜的个位数,而港口黑手党作为这座城市的黑暗面,拥有着庞大的人数和优秀的异能干部,最重要的,还是作为‘我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收下这里简直是一个‘好到不行’的选择了。

以上,为表示我的决心和敬意,会在近日给贵组织送去一份‘大礼’。

最后,请代我向旧友问声好。

松本裕笔。

……

森鸥外,“那之后,组织内部就发生了叛乱,一些甚至是在先代时期就加入了黑手党的成员下落不明,还有的,在杀害了同伴之后,选择了自杀……”

森鸥外说着叹了口气,“太宰君,你知道松本裕的异能是什么吗?”

太宰的眼睛里静静倒映着电脑屏幕,“【沉眠】”

森鸥外点头,“没错,松本裕和Q一样,是极为少数的精神操控异能者。”

“他的异能可以通过接触到的任何物体向对方下达暗示,而当暗示到达一定数量时,这个人的意识就会完全陷入混沌,而这个,也就是松本裕异能的真正形态:【沉眠】”

“陷入【沉眠】的不管是一般人还是强力的异能者,这个时候都会变成完全的傀儡,只从他本人的命令。”

“而且解决的办法除了杀死被操控者之外,就只有接触他本人异能才会消失……”

森鸥外说着,长长地叹一口气,“太宰君,你应该没有忘记,当年只是为了镇压Q一个人,黑手党内部的损失有多么惨重吧!”

太宰,“……嗯,我记得。”

无线电那头的森鸥外没有说话,他相信以太宰的聪明头脑,现在已经明白了这件事的严重性。

太宰低眸,“可那个叫松本的异能,不是对意志力强的人不管用吗?就好比劳格先生……”劳格先生要是知道的话……

“太宰君……”森鸥外打断他,“你能够保证劳格君不会叛变吗?”

“……”太宰沉默了。

森鸥外,“劳格君为什么会被敌人称为‘修罗’?原因不就是十年前松本裕死的时候,他一个人在一夜之间毁掉了狼组织吗?”

“如此珍惜同伴回到了自己身边,劳格君他现在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森鸥外的声音沉了下来,“说到底,劳格君的心真的在黑手党里吗?”

“……”太宰张了张嘴,说不出一句话。

森鸥外,“更何况,异能力还存在着‘进化’这一个说法。十年的时间,松本裕在哪里,做了什么,他是怎么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给成员们下达暗示的?”

“太宰君,当年要不是松本裕遭到敌人的暗算,那么现在黑社会里最凶恶的二人组就不是‘双黑’而是‘红与白’了。”

太宰屏住了呼吸,“……你准备怎么做?”

森鸥外,“测试一下,看劳格君是否会逃离港口黑手党,不然的话……”

“就只能赶事态发展严重之前,把这支强有力的羽翼给‘彻底摘除’了。”

“……”太宰苦笑了一下,“森先生还真的是合理的化身,任何棋子都可以轻易的舍弃……”

太宰闭上双眼,再缓缓睁开,“我知道了……为了横滨和侦探社(也为了劳格先生)”

“我答应暂时跟森先生你合作。目前的话,我需要有关于松本裕的全部资料。”

森鸥外,“已经叫部下整理好了,今晚就派人送过去。”

“……”太宰切掉通话,仰头,无言地看着天花板。

——

时间回到现在。

橘颂元所居住的公寓门前,几个身着黑色西装,身材高大的黑手党成员一字排开,散发出来一阵强烈的气势。

“嘘——嘘嘘——嘘——”

突然地,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竖笛声,直听得几个身材高大的黑手党们纷纷地夹紧大腿,露出一种仿佛‘便秘’一般的表情来。

“啊啊~果然很难听吗?”一个穿着白衣的青年不知何时出现。

黑手党们先是一惊,紧接着纷纷拔出枪来,把枪口对准了面前的白衣青年。

“呵~”只见白衣青年轻轻地笑了一下,把一根食指竖到唇边,“嘘——”

“先不要吵哦,颂元他还在睡觉呢!”

白衣青年这样说,黑手党们就居然真的把枪放了下来,安静地站到一边了。

“嗯,这样才对乖嘛!”白衣青年点点头,打开公寓门,又转过身来对门口的黑手党们说道,“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任何一个人进来哦~”

黑手党们,“是,松本大人。”

——

作者君的话:来几个评论可好?(இωஇ )


sin

有始有终

—I remember them. 


★我也不知道我在寫些什麼,反正全員OOC預警 

 ☆可能是好感度友人吧。我也不知道。


Ver.太宰治 


你喜歡和太宰治一起漫步在可以看到海的地方。如果能是海邊,那再好不過。 


海鷗振翅,巨大的浪聲在此時也只剩下此起彼伏來回跌宕后的撞擊礁石的聲響和回音。深藍色的海,和顏色濃郁的不似真實的天空。 


你們應該都算是喜歡海的人吧。為此你們還...

—I remember them. 

 

 

 

 

★我也不知道我在寫些什麼,反正全員OOC預警 

 ☆可能是好感度友人吧。我也不知道。



 

Ver.太宰治 

 

你喜歡和太宰治一起漫步在可以看到海的地方。如果能是海邊,那再好不過。 

 

海鷗振翅,巨大的浪聲在此時也只剩下此起彼伏來回跌宕后的撞擊礁石的聲響和回音。深藍色的海,和顏色濃郁的不似真實的天空。 

 

你們應該都算是喜歡海的人吧。為此你們還游戏一般猜過對方的原因。 

 

你說他喜歡海浪聲里的生與死,美好和醜陋,喧鬧和沉靜。他說你衹是喜歡海。 

 

對,也不對。 

 

你們彼此的答案都是如此。 

 

所以太宰治被國木田獨步拉走的時候你從未和他道別,太宰治也從不會在你面前故意和國木田獨步拌嘴抖機靈逗弄讓一向嚴謹的男人生氣。 

 

你攏了攏稍有單薄的風衣,插兜看著嬉笑離開的太宰治 

 

你看著已經背對著你走遠的太宰治,輕輕揮著手。 

 

他也意料之中的插著兜背對著你揮手算是回應。 

 

心照不宣,但是某些说不清的东西渐行渐远。 

 

你握拳輕輕抵至唇邊,彎眸偏頭淺淺笑著。然後別過頭,看著波光粼粼的海面,用紙巾提前拭去將落的淚水。 

 

你和他是這樣熟悉對方,又是這樣的疏遠。 

 

Amireux. 

 

 

 

 

Ver.綾辻行人 

 

你偏頭看著身旁的綾辻行人,面不改色的抿了一口水果茶。 

 

“又悄悄逃出來了?辻村小姐會生氣的。” 

 

你將沒有喝過的咖啡輕輕推向落座在對面的綾辻行人。 

 

拿著細煙管的綾辻行人看著你推去的咖啡微微挑了挑眉。啟唇問道:“你的占卜什麼時候准到連我哪天要出門都可以知道了?” 

 

“沒。”你嘗了口奶油蛋糕,聳肩攤手繼續說道,“習慣也給你點一杯而已。遇不到就帶回去晚上喝。” 

 

“暴露本性之後還真是惡劣啊。基本的禮貌都沒有了。”綾辻行人喝了口咖啡面無表情的嘲諷你。 

 

你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破罐子破摔咯。在已經看透了的你面前再那樣,總覺得很蠢。不過,你要想的話我也可以現在補給你的。” 

 

“……” 

 

“別拿那套噁心我了。”在你面無表情看著他片刻,準備張口補充之前,綾辻行人率先截斷了你的話。 

 

你再次閉眼攤手聳肩,一副“你看嘛是你不讓我說的”樣子。 

 

你們再度陷入沉默。 

 

並不是因為你們無話可說,而是這樣的相處狀態在他揭穿你之後反而更舒服。 

 

你喝著果茶吃著糕點眉眼彎彎的看著他,他抿著咖啡垂眸思考著案件。 

 

“綾辻先生。”你忽的輕輕喚著他。 

 

綾辻行人抬頭看了你一眼。 

 

你笑著指了指他已經喝完的空杯子,輕輕遞給他一塊巧克力。“咖啡和巧克力還是蠻配的,是真心的推薦哦。” 

 

放下咖啡杯已經起身準備離開的綾辻行人聞言低頭看著你,微不可見的點了點頭。伸指从你掌心里拿了巧克力。 

 

“先走了。” 

 

你揮掌笑著同他道別。 

 

“下次見,一路小心。” 

 

 

 

Ver.森鷗外 

 

你和森鷗外一起走入了洋裝店。其原因當然不可能是你尋了這位忙碌的友人一起逛洋裝店。你們是在街上無意間遇到的。會發展成這樣,是因為…… 

 

你看向了抱著你左臂鼓腮躲著森鷗外的金髮小女孩,又看了看拿著好幾條裙子的森鷗外。你彎眸笑了笑。 

 

看到小姑娘越來越生氣,你不得不制止一下一些很熱衷打扮小姑娘的森先生。你並掌朝著森鷗外,輕輕的向他示意先停下來,然後你蹲下看著面容可愛的小姑娘,輕聲說著。 

 

“嗯…,有一件洋裙我很想看到愛麗絲穿呢…。我可以有機會看到么? 

 

名為愛麗絲的金髮小女孩停下了瞪著森鷗外的行為,眨眼看著你。“如果是小姐你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啦。但、是。我才不要穿林太郎推薦的裙子!一旦換上了就會有越來越多的小裙子被拿過來,不斷的試也會很累的。” 

 

“是的、是的,那樣超級累呀。換來換去也會不高興的。本來漂亮的小裙子自己穿上的時候會很開心,但是還沒有好好欣賞就又要換。真糟糕呢。”你了然的點著頭和愛麗絲說著。 

 

看著小女孩認同的點頭,你淺笑著輕揉小姑娘的發頂。 

 

“那麼,我們就只換那一件愛麗絲夢游仙境元素的小洋裙好不好呐?這麼可愛的小裙子,感覺會很適合愛麗絲這樣甜美的女孩呢。 

 

不得不說,愛麗絲柔順的金髮手感真的超好。但為了不讓小姑娘感到不適,你還是收回了手,簡單的給她順著被你揉亂了一些的髮絲。 

 

看著愛麗絲一臉愉悅,你笑著从森鷗外手裡接過那條裙子。 

 

顯然也很享受和你親近過程的愛麗絲看了看漂亮的小裙子,又看了看你,微微沉吟,就點頭應了下來。 

 

“那好吧。不過等一會小姐要和我一起去吃蛋糕噢,我都換上你想要看的裙子了。錢的話,交給林太郎付就好了。” 

 

“嗨咿、嗨咿。就這樣說定了吧?”你笑眸回應著。 

看著愛麗絲帶著裙子去試衣間,你才不好意思的轉身看著森鷗外。“真是不好意思,說出那樣的話還要讓您破費…。錢的話,晚些會給您的。” 

 

一直溫和看著你和愛麗絲交流的森鷗外輕輕搖頭,說道:“小姐客氣了。让女性付钱可是件很失礼的事,不過是幾份糕點而已,请交给我吧。” 

 

路过的店員看到你們這樣,不禁輕輕感嘆。“先生和太太的感情真好呢,你們的女兒也很可愛。” 

 

“誒?!”你有些慌亂。“不、不是的…” 

 

而另一個當事人比起你的慌亂就顯得平靜不少,他衹是禮貌的向那位店員輕輕點頭。“謝謝。” 

 

“森先生…!”你看著森鷗外扯了扯他的衣袖輕聲喚著。 

 

店員一副了解了的樣子輕笑著離開。 

 

“哦呀。抱歉抱歉。因為小姐很苦惱的樣子。”森鷗外以一個有些親密但並不會引起你不適的姿勢和你說著。“因為我的問題,確實很容易讓小姐被其他人誤會成我的太太呢。十分抱歉。但是那樣的情況下,小姐不大能解釋清吧?” 

 

你眨眼想了想,輕輕點著頭。“是這樣的…” 

 

森鷗外笑的更為溫和。“而且,如果解釋的話,店員也并不会相信的,不如直接承認,讓對方心滿意足的離開。” 

 

你偏了偏頭,雖然感覺好像還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但你還是迷迷餬餬的和他道了謝。“那就、謝謝您呐,森先生。” 

 

男人笑而不語。 

 

…… 

 

等你回過神來,你已經和他走到居所了。森鷗外正和你討論什麼時候補辦結婚證。 

 

“誒?!” 

 

不不不…最後的結局還是你認真的拒絕了人呢。 

 

 

Ver.中原中也 

 

“好久不見,中原君。”你頷首看著这个六七年沒有見到的友人。 

 

被你叫住的中原中也微怔,警惕的回過頭看向你,看清你的面容之後有些驚訝。“是你啊,小姐,好久不見。” 

 

你看著相較七年前明顯成熟不少的中原中也,輕輕感慨著。“中原君果然成為了不得了的人呢。如我所說吧?他們確實不能成為你靈魂的寄託者。” 

 

被提到舊事的中原中也壓了壓帽子,有些不自在的輕輕“嗯”了一聲。 

 

你看着明显不自在的人笑了笑,背着手歪头看着人。 

 

“嘛、說起來,我的名字還沒有被中原君遺忘不是嗎?那我就還是你的朋友啦。放輕鬆啦。” 

 

中原中也看了眼你,遲疑的點了點頭。 

 

“所以,我的預言一個不落的都成真了呢,把當年欠的糖果還一下吧,謝謝。” 

 

“…哈?” 

 

你看著中原中也的表情沒忍住,別過頭“噗嗤”一聲笑出來。“開玩笑的——” 

 

你輕輕笑了笑,與他對視正色道: 

 

“很早以前,我們成為朋友的時候我給了你一袋糖果。那麼現在,很久之後,我也會贈與中原君一袋糖果。我的承諾依然有效哦?” 

 

你拿了一袋薄荷糖給他。 

 

中原中也看著手中的糖果,揚唇淺勾著 “啊、我知道了。” 

 

“那麼——再會,中原君。” 

 

“嗯,好,再會。” 

 

 

 

Ver.條野采菊 

 

“条野先生,下午好。”你弯眸和条野采菊道着安。 

 

“下午好,小姐。”他也温文尔雅的回应着你。 

 

你看了看条野采菊,哪怕知道他看不见,你也垂眸努力的扯出一个笑容。“那么……再见?” 

 

“我也还有些公务,那么就此告别吧,小姐。再见。”条野采菊点着头答道,然后匆匆离开。 

 

1、2、3、4、…、10…。 

 

你在心里默默估算着条野采菊和你相隔的距离。当你们相隔十二米时,你背过身子轻声说着。 

 

“我还是很高兴能与您相识一场。下一次…,我们重新认识吧?” 

 

有始有终,从头再来。

蓝色大风预警

★森喵团是一只黑米芝麻团

★看起来小小的弱不禁风,是人们理想的口中餐

★……但其实闪避max

★实在到了闪无可闪的地步时,会召唤一只大号的银灰团

★召唤糍本糍无误了(当然战斗力也很强啦)

★森喵团是一只黑米芝麻团

★看起来小小的弱不禁风,是人们理想的口中餐

★……但其实闪避max

★实在到了闪无可闪的地步时,会召唤一只大号的银灰团

★召唤糍本糍无误了(当然战斗力也很强啦)

不港。

文豪野犬人物介绍(3)


截止到80话差不多就这些了。

文豪野犬人物介绍(3)



截止到80话差不多就这些了。

蓝色大风预警
想让林太郎扮成猫咪试试看~

想让林太郎扮成猫咪试试看~

想让林太郎扮成猫咪试试看~

『坤笙』

《我喜欢你们的首领和我是你们敌对组织的头有什么关系》⑤

有谁告诉我怎么做手机链接啊(咆哮)


迟到庆生


car


办公室play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图片]
[图片]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别屏我)

有谁告诉我怎么做手机链接啊(咆哮)



迟到庆生


car



办公室play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别屏我)

小聋瞎龙虾

【文豪野犬乙女向】小姐想我变得可爱(横滨F4/森/乱)

灵感来源b站手书,也许是老梗了吧,撞梗致歉。


交往后设定,不甜不要钱系列,ooc勿怪。


有上一篇换视角的文章,是《小姐想变得可爱》


  〖太宰治〗


  你最近觉得要是太宰治能更可爱一点就好了,于是就把心思放在了他的身上。


  起初太宰治还是很配合的,因为他觉得小姐又把视线放在了他身上。


  但是后来…太宰治看着眼前的小姐一直在捣鼓他的头发。


  太宰治终于忍不住了,用手捧起你的脸,鼓起脸颊,撒娇一般的说着。


  “小姐,阿治这个样子不可爱吗?”


  〖中原中也〗


  好吧,你虽然一直觉得中也的身高真的超可爱,但是他本人却一点都不喜欢可...

灵感来源b站手书,也许是老梗了吧,撞梗致歉。


交往后设定,不甜不要钱系列,ooc勿怪。


有上一篇换视角的文章,是《小姐想变得可爱》


  〖太宰治〗


  你最近觉得要是太宰治能更可爱一点就好了,于是就把心思放在了他的身上。


  起初太宰治还是很配合的,因为他觉得小姐又把视线放在了他身上。


  但是后来…太宰治看着眼前的小姐一直在捣鼓他的头发。


  太宰治终于忍不住了,用手捧起你的脸,鼓起脸颊,撒娇一般的说着。


  “小姐,阿治这个样子不可爱吗?”


  〖中原中也〗


  好吧,你虽然一直觉得中也的身高真的超可爱,但是他本人却一点都不喜欢可爱来形容他。


  但是果然还是应该更可爱一点吧。你的想法非常坚定。


  但是想法再坚定也耐不住中原中也不配合。你不知道第多少次垂头丧气。


  然后再一次振作起来,缠着中也不停的撒娇要求他配合。


  中原中也对此表示非常头疼,他又不忍心看你委屈巴巴的样子,又不想天天被研究小辫子怎么扎更可爱。


  终于有一天他最终扎了个小辫子拉过了你,一字一顿的说道——


  “小姐,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觉得不可爱吗?”


  〖芥川龙之介〗


  你觉得关于要变得可爱,肯定是自家的芥川一马当先,一脸凶狠的样子完全都不可爱。


  于是你想让自家芥川变得更可爱一些。


  要是别人肯定不敢对港黑的不吠狂犬干这些事情,毕竟他们又不是不想活了,但是你完全不带怕的。


  不过任凭你怎么劝说,芥川还是皱着眉头拒绝了你的提议。


  但是在你坚持不懈的精神下,他最终勉强答应了你。你摆弄好之后特别高兴,他还是那种淡淡的神色,耳朵尖却变成粉红色。


  “小姐…这个样子,你喜欢吗?”


  〖中岛敦〗


  敦敦是真的超可爱哒。你如是说道。


  果不其然收获了一枚中岛敦牌水蜜桃。


  所以说你家敦敦那么可爱,还有什么必要再变得更可爱吗?


  中岛敦逃过一劫,于是高兴的给你耳朵和尾巴撸,你们两个和乐融融。


  〖森鸥外〗


  一直都是他迫害别人(特指爱丽丝),这次终于轮到你迫害他啦。


  你超级兴奋,什么,你问我港黑首领的威严?啊啊,他如果不配合的话未来一个月别想你和爱丽丝理他了。


  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森鸥外最后还是妥协了,乖乖的任由你和爱丽丝在他脸上倒腾。


  就是他死活不肯女装让你有些遗憾的咂咂嘴,不过小不忍则乱大谋,所以你还是退了一步。


  你满意的看着眼前新出炉的森鸥外,捂着肚子大笑不止,森鸥外无奈的抬眼看你。


  “小姐觉得可爱吗,我的这个样子?”


  〖江户川乱步〗


  名侦探大人世界第一可爱!!!


  你毫不犹豫的就这么说道。


  已经这么可爱了,完全不需要这变得更可爱啦!


  很显然乱步也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小姐快过来吧,不然零食我全部吃光了哟?”





不太会搞链接emmm,所以大家想看上篇的话从合集里手动跳转吧。辛苦大家了emmm。正在接受语文魔鬼洗脑的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废话就这么多吧。

剧情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感谢各位的喜爱(鞠躬.jpg)

叶上初阳

【双首领】生日彩蛋

# 福森福无差

# 是守护甜心梗,梗有趣但我不有趣。

# 祝森先生生快

# OOC预警

# 森鸥外内心深处的自己


(一)​

       森鸥外今天非常奇怪。

       福泽谕吉僵硬地坐在餐桌前,看着他端上来一盘子熏肉和煎蛋,吐司被烤得两面金黄​,整齐地码在鱼盘里。奇怪不是指他拿着鱼盘装吐司……虽然这也足够奇怪了,但忽略这些餐桌上细小的古怪,忽略森鸥外穿着围裙早上六点出现在他家...


# 福森福无差

# 是守护甜心梗,梗有趣但我不有趣。

# 祝森先生生快

# OOC预警

# 森鸥外内心深处的自己



(一)​

       森鸥外今天非常奇怪。

       福泽谕吉僵硬地坐在餐桌前,看着他端上来一盘子熏肉和煎蛋,吐司被烤得两面金黄​,整齐地码在鱼盘里。奇怪不是指他拿着鱼盘装吐司……虽然这也足够奇怪了,但忽略这些餐桌上细小的古怪,忽略森鸥外穿着围裙早上六点出现在他家厨房里的场面(毕竟曾经发生过),让福泽谕吉极度不解的是森鸥外脸上理所当然的表情。

       “谕吉?”森鸥外看着他笑,嘴角弯起来,眼睛里泛起光彩,“怎么不吃?”

       像是问丈夫合不合胃口的妻子……福泽谕吉毛骨悚然地抖了一下。​

       “……今天怎么突然来了?”​他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略有些喑哑。

       森鸥外忙着给他的吐司夹煎蛋,没注意福泽谕吉几乎是复杂的语气,“啊,突然想见你。”​他又露出一个笑来,“这也要问为什么?”

       福泽谕吉接过吐司,​感觉自己还没有睡醒。但吐司和熏肉的香味确实是真的,油汁和流质的蛋黄溅在嘴里,是与日式早餐截然不同的美味。森鸥外歪着头瞧着他吃,围裙没摘下来,衬衫的袖口带着做饭时嘭溅出来的油滴,全然没有黑手党首领的威严和风采。

       “突然……想见我?”​福泽谕吉咽下嘴里的食物,缓慢地重复了一遍。

       “是啊,”​森鸥外语气轻松极了,“我们也很久没见了吧?虽然知道你在这里,但还是想见你一面。”

       “是因为工作上的事?”​如果事关重大,那确实要当面商谈。

       “当然……”​森鸥外回他,“不是。”他看着他,露出一个既无奈又理解的微笑来,“只是因为我想见你。”

       福泽谕吉确实时常被他的各种骚操作梗住,​但感到胃疼这还是第一次。十二年了,他头一次听见森鸥外这么情真意切地说我想见你。

       “虽然知道会是这样,”​森鸥外自顾自地说,“知道福泽谕吉是严肃古板到无趣的男人,也知道他记不住别人的生日——但什么表示都没有也太过分了?”

       听听这无辜又理直气壮的语气​,福泽谕吉感觉自己的胃疼更厉害了,他不知道森鸥外今天是怎么回事,是他说的真的想见他还是因为别的事情……但三刻构想已经成立,不再相见已经是他们的默契,无论今天是谁的生日——也无论心中有多少遗憾。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生日快乐。”​

       森鸥外心满意足地笑起来。

       福泽谕吉吃完手里的吐司,然后帮森鸥外解开他的围裙。距离太近了,森鸥外比他低一些,他一低头就能看见他​的脖颈,古龙水的香味掺着灶台的烟火气飘进他的鼻腔,那是福泽谕吉的家的烟火气,闻起来好像森鸥外自始至终都属于他一样。

       “我送你回去。”​福泽谕吉不喜欢开车,但也没办法让森鸥外一个人回黑手党。

       “我今天放假,”​森鸥外慢条斯理地说,“毕竟黑手党也不是不通情理压榨员工的企业。”

       ……要你给你自己放假真的难为你了。

       “所以?”​

       “我希望福泽阁下履行一下情人的义务,”​森鸥外说,“陪我过生日。”

       福泽谕吉确定森鸥外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二)​

       中原中也一路从首领办公室冲进了红叶姐的​审讯室。尾崎红叶连夜审问了一个叛徒,这会儿正在整理口供。

       “首领失踪了!”​中也压低了声音喊到。

       “什么?”尾崎红叶没反应过来。

       中原中也把首领桌上的纸条递给她,脸上的表情十分忧郁。正常来讲中原先生不会有这么不体面的表情,但今天不是他疯了就是世界疯了。

       尾崎红叶猛地站起来​,木头椅子刺啦划了一声,但他们两个谁都没注意这个。

       “还有谁知道?”​她的声音听起来特别严厉。

       中也​疲惫极了,“我一个。”

       森鸥外平常不太会出去溜达​,除非是有特殊的计划,因为港黑的安保条例非常严密,首领出门暗地里不知道要带多少人,既麻烦又无趣。况且森鸥外也不会无意义地让属下为自己担心——这对他来讲是首领的品质。桌子上留张纸条就出去晃荡不是他的作风,但作风一出问题果然十分严重。

       “……”尾崎红叶不知道怎么评价,纸条是首领本人的笔迹没错,但内容……

       她不是很明白生日放假跟他情人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她能猜出来他情人是谁,毕竟能忍受森鸥外的利用算计并自始至终没想跳出这坑里的人着实不多。

       “我觉得事情不太对。”中也冷静下来,“虽然这是首领的笔迹但不能排除异能影响的因素。”

       “怎么说?”

       “我昨天上午被boss派遣做任务,”中也回忆起来,“走的时候,首领突然对我说,‘要注意安全,活着回来。’但是,”他的面色非常古怪,“我只是去抓叛徒。”

       “有解释吗?”

       “他后来说是在开玩笑。”

       “……”尾崎红叶想了一下,“先不急着找,我们等一个电话。”

       中也结合纸条的内容,尽量有理有据地发问,“真的有首领的……”他差点咬住自己的嘴,“情人吗?”

       “你可以先看一下口供。”尾崎红叶面不改色地回他。


(三)

       森鸥外和福泽谕吉送乱步出了门。

       这个早上十分混乱且让人疲惫,起码对福泽谕吉来说是的。早餐吃到一半,乱步趿拉着拖鞋下来了,然后森鸥外给他端了一份和果子。乱步刚开始看见他还惊讶了一下,然后就开始自然的吃饭。虽然福泽谕吉无论什么时候都没办法接受乱步把和果子当作早餐,但森鸥外还在,且不乐意走,他只能先把乱步正常地送去工作。

       “医生为什么来社长家?”乱步咽下自己的和果子,有些好奇,“是因为想念社长吗?”

       “乱步!”福泽谕吉喝止道。

       森鸥外笑了起来,浑然不觉这问题有什么问题,“是这样没错哟。”

       显然乱步不觉得此时的福泽谕吉有什么威慑力,“啊,那我知道了,”他继续道,“关于天人五衰的事件,谢谢你保护侦探社。”

       “保护侦探社也是在保护黑手党,”森鸥外语气很认真,“我相信你们。”

       “……哇。”乱步推了推眼镜,继续低头吃自己的和果子。

       福泽谕吉无奈极了,“森医生。”

       “有什么不对吗?”森鸥外对着他笑,“关键是,我相信你。”

       哪里都不对。福泽谕吉猛然起身开始收拾餐桌,然后绑起袖子刷碗。

       “啊,”乱步在餐厅里说,老实讲福泽谕吉现在非常想让他安静一会儿,但实施方法都有些暴力,“社长逃跑了。”他说。

       福泽谕吉差点儿打碎了一个盘子。


(四)

       尾崎红叶接到了首领的电话,但不是首领打来的。电话里福泽谕吉的语气非常真诚,“森医生在我这里,我马上送他回去。”真诚到尾崎红叶不太忍心问他首领是不是正和他的情人在一起。

       但她还是要问,“首领留下来的信息说是去找他的……伴侣了,”她没办法不问,必须要从一切细节保证首领的安全,但她最后还是换了一个词,“您打来电话我就放心了。”

       这话说得非常奇怪,毕竟向敌方首领询问己方首领的安全这种事情不是谁都能说出口的,从这方面来讲当森鸥外的下属十分锻炼心智。这话听得也非常奇怪,因为把询问首领安全听成岳父的我把女儿交给你了这种感觉也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但他们一起强行忽略了这种尴尬,尾崎红叶沉默了一会儿,说,“首领目前受到不知名异能的影响,但初步判定会在48小时内自然消除,我们会全力寻找解决方法。在此之前,首领的安全就拜托您了。”

       福泽谕吉内心有点儿想拒绝,但森鸥外抢过他手里的电话,“不用担心我,这两天交给中也。”

       打完电话,两个人一起坐在庭院的回廊下。横滨的冬天不冷,这两天正刮着风,天空是一望无际的碧蓝,阳光暖暖地往下照着。

       “您好像不太希望我来。”森鸥外早上来得急,又要买一些食材,把外套忘在了车里。他身上披着福泽谕吉的羽织,带着一股熟悉的皂角香味。

       “……并不是。”福泽谕吉犹豫了一下。

       “那您就是希望我来了。”森鸥外露出一个笑来。

       福泽谕吉没说话。

       “您很喜欢我吧。”森鸥外开始得寸进尺。

       “……嗯。”福泽谕吉很坦然地答应他,他们的语气都很平和,像是从来没经历过坎坷和波澜壮阔。

       “那告诉您一个秘密,”森鸥外的声音又低又温柔,“我也喜欢您。”

       

(五)

       从十二年前的晚春到十二年后的冬天,这是福泽谕吉第一次听见他说喜欢。他们谁都没有承认过彼此的亲密,连提起都只说是老朋友。成年人的遗憾太轻松了,故事终结了也不必画上句点,因为谁也不会丢失分寸。

       虽然福泽谕吉知道森鸥外一定在哪些方面出了点儿毛病,但这不妨碍此刻的真实。在渐行渐远,不敢发问的你我之间,居然也有偷来的光阴,可以袒露诚恳。


(六)

       太宰治上门时,森鸥外正帮福泽谕吉搭衣服。和式的院子里有一株樱花树,福泽谕吉在另一头搭了结实的花架子,用铁丝一连就可以当晾衣绳用。虽然森鸥外吐槽过他院子里乱七八糟的审美,但就福泽谕吉养孩子的经验来看,无论什么好看的东西都顶不住孩子拆一拆的好奇心,还是实用为美。

       太宰治在一旁耐心地等他们搭完。他今天难得去了侦探社处理文件,结果被两个人踢来解决前上司和上司的感情问题。

       “虽然我也不想,但是是乱步先生的委托,”太宰治懒洋洋地坐在回廊上,“请我今天之内务必不要使用人间失格。”

       “……”

       森鸥外往福泽谕吉杯子里倒茶,“那你来?”

       “我无聊嘛。”

       “真开心你没有跳进河里去。”森鸥外对他始终没脾气,“少做那些,对身体不好。”

       “……”太宰治古怪地瞅了他一眼。

       事情大条了,他来之前已经去港黑在那个叛徒身上用了人间失格,但是看起来没用?这还怎么讹小矮子的情报。


(七)

       “怎么回事?”福泽谕吉开始正面问他。太宰治已经走了,说是回去看文件,但两个人都没怎么信。

       森鸥外自己其实没感觉有什么不对,但很明显两个聪明脑袋都对此表示了怀疑。那——果然是起作用了。

       “说来其实很有趣,”他斟酌着开口,“但起因是一颗蛋。”

       “……”福泽谕吉面无表情的脸上写满了你别唬我。

       “蛋孵出来了一个守护甜心,”森鸥外说起时明显高兴起来,“小女孩子的洋装可真是不错,据她的话说,她是为了实现我的愿望而来的。”

       “……”

       森鸥外看着福泽谕吉的脸笑起来,“是您先问我怎么回事的。”

       但我没让你讲童话故事?福泽谕吉压住了内心的腹诽,示意他继续。

       “守护甜心,就是每个人内心深处的自己,”森鸥外接着道,“虽然仅仅是蛋也可以发挥作用,但果然还是合体更好用些。”

       福泽谕吉觉得他在逗他,但他知道他没有。

       “我有些好奇,”森鸥外歪着头,“所以就试了试。”

       “试了试?”

       森鸥外居然开始尴尬起来,“是一句咒语。”

       “什么?”

       森鸥外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但福泽谕吉没可能放过他。虽然今天是他的生日,但生日也要讲基本法,不能他每次过生日都要来福泽谕吉这里告个白挑战他的心跳。

       “您说出来,我也可以说您想听的。”

       “……”森鸥外没办法拒绝这个提议,既然他如此诚心地发问了,那他不得不做出解答,“是一句很简单的咒语,”他的声音很轻,“我的心,Un——Lock!”

       他拖长了前面的音节,说得特别认真。


(八)

       “居然真的有人可以把动漫变成现实啊。”中也站在审讯室的门口,看着红叶姐让人把叛徒又拖回去。“太宰虽然把异能审出来了,但不知道那家伙的人间失格对这个有用没有。”

       “对于已经现实存在的影响无法消除,”尾崎红叶说,“可能性不大,但会随着应用逐渐消失,不用太担心。”

       “我知道,”中也说,“但首领的……守护甜心真是让人惊讶。”他说守护甜心说得好像是洪水猛兽。

       “这算是物极必反?”尾崎红叶弯起眼睛,“我倒是觉得他挺喜欢的。”

       他天天端着微笑算计人心,居然也有必须放弃他那些弯弯绕绕的一天,虽然从下属的角度来看幸灾乐祸确实不太符合职业道德,但红叶大姐完全没有要给首领留面子的心理压力。

       “这也算是上天赐予的生日礼物了,”尾崎红叶说,“很适合他。”

       中也没绷住笑了起来。


(九)

       坦诚。

       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坦诚虽然艰难,但并不是无法办到的事。可森鸥外办不到,囿于身份,囿于时光,囿于平生所愿,囿于人世变迁。

       所以正经来讲他没有朋友,没有学生,也没有爱人,有的只是同行的,沉默的,孤独的一段路程。他们有心中的默契,但人心与人心隔着海,理解与理解隔着墙。

       他原来还是希望能说出口,不管他们知不知道,也不管能不能改变已逝的过去,和即将到来的明天。只是希望他们能听见,一次也好。


(十)

       “我说完了。”森鸥外捂住脸,“该您了。”

       福泽谕吉肩膀抖来抖去,好歹没让自己笑出声。他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

       “我也喜欢您。”

       “非常喜欢。”



# 有些灵感来自于歌曲《不是爱人》和《我们》

# 我不管我睡之前就是17号(开始强词夺理)

       ​


尹哲亮

【庆生森鸥外】

临时决定再来一个森先生(最仔细的一次,尽力了)

p1是部分

【庆生森鸥外】

临时决定再来一个森先生(最仔细的一次,尽力了)

p1是部分

夕溯

将来

他珍惜爱丽丝,因为知道只有她会永远陪在他身边,活泼也好,即使什么话都不说、只留下默默的窗边剪影也好。

以后啊,以后怎么办呢?她金色的长发会一点点蔓延生长到齐腰、到地面,她身上的漂亮裙子换了又换;然而他确信她一直有一双清澈的眼眸,能倒映出自己与自己身边缠绕着的一些透明无色无味的莫名苍凉。

她将永远年轻。

其余都是不重要的。组织即是一切。为了这个庞大的夜晚世界,他愿意花费所有清醒的白日与昏沉的黑夜,在耗尽所有所谓心智与阴谋诡计之后,将自己的一切情感以暮色沉淀、以地平线尽头落下的日光滤过,属于过去的残渣全部被埋葬,而留下的则藏在即使连爱丽丝也无法触及的心底。

陈年的旧伤,偶然触及已不...

他珍惜爱丽丝,因为知道只有她会永远陪在他身边,活泼也好,即使什么话都不说、只留下默默的窗边剪影也好。

以后啊,以后怎么办呢?她金色的长发会一点点蔓延生长到齐腰、到地面,她身上的漂亮裙子换了又换;然而他确信她一直有一双清澈的眼眸,能倒映出自己与自己身边缠绕着的一些透明无色无味的莫名苍凉。

她将永远年轻。

其余都是不重要的。组织即是一切。为了这个庞大的夜晚世界,他愿意花费所有清醒的白日与昏沉的黑夜,在耗尽所有所谓心智与阴谋诡计之后,将自己的一切情感以暮色沉淀、以地平线尽头落下的日光滤过,属于过去的残渣全部被埋葬,而留下的则藏在即使连爱丽丝也无法触及的心底。

陈年的旧伤,偶然触及已不会作痛。


他于是想起太宰治来,想起那个葬生于自己命令下的红发男人。他想我没有什么错,身旁金发洋装的小女孩便开始嘲笑他,说你错就错在还会想起他们。

当初小小的少年,那个与他相似的少年,那个披着他送的黑色风衣而用一只湿润的鸢色眼眸、用情感深潭里流露的血色最后凝视着他的夕阳下的少年,已经死了。他应该很清楚这点。

他从座椅上缓缓站起来,背对着窗外即将升起的夜幕走下来,揽上十二岁纤瘦女孩的肩,抚弄她金色的长发,轻柔地对她说:

“爱丽丝,祝我生日快乐吧。”

粒子戒
森医生生日快乐★ 我太菜了Or...

森医生生日快乐★

我太菜了Orz

森医生生日快乐★

我太菜了Orz

→木⁷⇒R.H.

♡*:.。.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

-------

东京时间:23:59


生日快乐,森鸥外先生,梶井基次郎先生。

既然没赶上生日的开始,就让我陪伴到结尾的最后一秒吧。


最近实在是太忙了,竟然都忘记了今天是森先生和柠檬的生日😔不过真是奇妙,他们两个竟然同一天生日,不知道官方在安排梶井和森同在港黑的时候是否有这种玩笑的意思(笑


谷子也不在身边,只好匆匆忙忙摆了个迷你阵,画了幅贺图,来表达对你们的祝福。

°°°°°

💊💉🔪🎀💊💉🔪🎀💊💉🔪🎀

森先生给我的感受一直是优雅、理性的(当然还有他长得帅),...

♡*:.。.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

-------

东京时间:23:59


生日快乐,森鸥外先生,梶井基次郎先生。

既然没赶上生日的开始,就让我陪伴到结尾的最后一秒吧。


最近实在是太忙了,竟然都忘记了今天是森先生和柠檬的生日😔不过真是奇妙,他们两个竟然同一天生日,不知道官方在安排梶井和森同在港黑的时候是否有这种玩笑的意思(笑


谷子也不在身边,只好匆匆忙忙摆了个迷你阵,画了幅贺图,来表达对你们的祝福。

°°°°°

💊💉🔪🎀💊💉🔪🎀💊💉🔪🎀

森先生给我的感受一直是优雅、理性的(当然还有他长得帅),深深地吸引着我。希望之后能向着你的方向,尽力做到理性思考,提高自身的素养,做一个心怀珍宝的人。


🍋☠💣🍋☠💣🍋☠💣🍋☠💣

文野里第一首吸引我的曲子就是柠檬出场时的BGM。怪诞,疯狂,但带着实验与机械的气息。梶井的装扮完美符合科学怪人的形象,这也是最初他吸引我的地方(这个人好神奇啊)

真正喜欢上他是在拜读了他的作品之后。病痛带给了他痛苦与思考,他的文章,字里行间开满了脆弱的,扎根于无人注意到的荒诞现实的花朵。文野里的形象和他反差如此之大,但我觉得他们就是一个人。梶井先生定是希望能活的像柠檬这样潇洒肆意,而柠檬又诞生于梶井先生的人生和作品里。梶井基次郎的作品让我真正读到了昭和时代的哀伤,生长在渴望上的颓废花朵。多希望有一颗纺锤形的,拥有靓丽的柠檬黄色的柠檬炸弹,炸去这一片忧愁。

°°°°°

虽说森先生和柠檬不算是我最爱的人物(陀思真好w),但他们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

至此,感谢你们给我带来的影响,也再次祝福你们生日快乐。


🔪🔪🔪🔪🔪🔪🔪🔪🔪

💉💉💉💉💉💉💉💉💉

🎀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