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文豪野犬泉镜花

93253浏览    2007参与
白砚

[文豪野犬]夜叉白雪的独白

  我的主人铃,被杀害了,连同她的丈夫。

  是我杀的,我,是我!

  全部,都是我的错!我的错!要不是我太弱,她绝对不会……

  不行,冷静下来,铃大人还有留下来的使命。

  保护好她的女儿,镜花,我新的主人。

  这是她的血脉,绝对,绝对要保护好他!哪怕拼上性命!

  ……

  不,不是的。听我解释,镜花大人,那是有原因的……我懂的,是什么原因又怎样呢?始终是我下的手。

  求求您,住手吧!那些杀...

  我的主人铃,被杀害了,连同她的丈夫。

  是我杀的,我,是我!

  全部,都是我的错!我的错!要不是我太弱,她绝对不会……

  不行,冷静下来,铃大人还有留下来的使命。

  保护好她的女儿,镜花,我新的主人。

  这是她的血脉,绝对,绝对要保护好他!哪怕拼上性命!

  ……

  不,不是的。听我解释,镜花大人,那是有原因的……我懂的,是什么原因又怎样呢?始终是我下的手。

  求求您,住手吧!那些杀害铃大人的凶手已经被我解决了,请您不要再伤害自己了!那都不是您应该背负着的东西。

  恨我吧,镜花大人!如果这能成为您活下去的动力,请恨我吧。

   现在,我是为您而存在的,我存在的所有意义都是您。我愿意为您生,为您死,您的意志便是我刀锋所指。

   没关系,只要有我在,没有人能够伤害您,我会为您斩断一切。我永远都在您的身边,直到您不在再需要我。

……

  芥川龙之介!他怎么敢!

  别用镜花大人的手机命令我!

  镜花大人!请您振作一点,您不是港口黑手党的人偶!铃大人看到现在这样的您,一定不会放心的。

  ……

  红叶大人,感谢您对镜花大人的照顾。镜花大人,真的快撑不住了…求求您,救救她吧。现在唯一能帮到她的,只有您了。

  再次感谢您的帮助,没有您,镜花大人就快沉入仇恨的泥潭了。感谢您在芥川龙之介压迫镜花大人时的庇护。

……

  真的是太好了!太好了!

  镜花大人,是找生存下来的意义了吗?

  铃大人,我算是完成你的任务了吗?

  镜花大人,请您小心,即使是这个叫中岛敦的人带您离开了港口黑手党,也请注意性别。

  我看到了,他的眼神不纯!

  需要我帮您斩杀他吗?

……

  您知道了吗?关于真相。

  对,我是您母亲留下的异能,是铃大人爱您的证明,是为了保护您的存在。

  不,我永远不会怪您。

  只要您安好,一切都值得。

  我是夜叉白雪,泉镜花大人的异能,请多指教。

                                                                      

是因为一位太太的图写的文。

@菜刀笑馄饨 我我我写出来了

镜花真的超可爱。

感觉写的很一般,太意识流了……

算了,我不要脸,多烂我也发的出来。

镜花母亲的名字来着三次元泉镜花先生的母亲阿铃

日常声嘶力竭:求评论!评论

异梦人

我绝对不是大佬们的白月光(第四十八章)

鹤内幸也不久就搬进了太宰治的房子,他也在武装侦探社打临时工,但是他只负责伙食 


连猫饭也会做哦,上次社长带着猫饭去喂猫没像以前一样被猫讨厌! 


社长:(赞许的眼神) 


手艺超群的鹤内幸也受得了社员们的热烈欢迎,住在职员宿舍的他们一有空就会去太宰家蹭饭,鹤内幸也于是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了许多情报——以及异能力 


失忆的鹤内幸也对武装侦探社社员们都有异能力这一事实没有太大反应 


太宰治曾经询问过原因 


“我当然不会害怕,因为侦探社是阿...

鹤内幸也不久就搬进了太宰治的房子,他也在武装侦探社打临时工,但是他只负责伙食 

 

连猫饭也会做哦,上次社长带着猫饭去喂猫没像以前一样被猫讨厌! 

 

社长:(赞许的眼神) 

 

手艺超群的鹤内幸也受得了社员们的热烈欢迎,住在职员宿舍的他们一有空就会去太宰家蹭饭,鹤内幸也于是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了许多情报——以及异能力 

 

失忆的鹤内幸也对武装侦探社社员们都有异能力这一事实没有太大反应 

 

太宰治曾经询问过原因 

 

“我当然不会害怕,因为侦探社是阿治你在这里啊。” 

 

太宰治被这全心全意的信任给弄得一时不能回话,最后他打了个哈哈,然后离开了医务室 

 

“阿治。” 

 

太宰治停下,等对方的话 

 

“辛苦了,也许我不能帮上你什么……但我会等你回来。” 

 

“……我先走了。” 

 

太宰治步伐不乱,想起刚才鹤内幸也的话语与笑容,心情不知为何有些复杂 

 

中也他过去就是这样被你全心全意的信任着的吧?如今换成了我还真是不习惯…… 

 

啊……有点后悔撒谎了…… 

 

 

其他人也都由鹤内幸也之口知道了所谓的“婚约” 

 

港黑的众人并没有将真相公之于众,所以侦探社的众人并没有怀疑太宰治的话,而是告诉鹤内幸也这是事实 

 

当初鹤内幸也为什么会看上太宰治?是因为脸吗?这是众人的疑问,当然“众人”里不包括坐在桌上吃粗点心的江户川乱步 

 

侦探大人最讨厌这种浪费时间的麻烦了——再说了,这不是鹤内幸也的事吗?和他有什么关系。江户川乱步看了看鹤内幸也做的点心,精致可口,一点也不逊色老牌的高档点心 

 

嘛……必要的时候然后被请求的话还是可以管一管的。江户川乱步推翻了之前的想法 

 

鹤内幸也虽然失忆了(表面)但并没有傻,很多事情他短短几天就重新掌握 

 

但是异能力……鹤内幸也从未展现过 

 

太宰治曾问过江户川乱步,不料对方回了一句“你可以再让他濒死一次。” 

 

太宰治不再提起这件事 

 

先不论他真的这么做以后织田作之助会有什么反应,单说与谢野晶子,她肯定会把事情告诉泉镜花,然后和港黑的人一起追杀他 

 

但和江户川乱步的谈话也不算全无收获,他猜测“濒死”可能是鹤内幸也现在的异能力的触发条件 

 

——假如鹤内幸也天生就是个三异能力持有者呢?他的第三个异能力从不在人前显现 

 

如果是这样的话,不管是过去的穿越还是如今的突然出现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但是以上的推论没有证据 

 

就算是真的,他也不想探究,没必要……而且—— 

 

“阿治,吃饭了。” 

 

没错,现在要吃晚饭了!谁能把金光闪闪的料理放一边想事情?!不管是黑手党还是社员都做不到! 

 

“来了!”太宰治咕噜噜地在榻榻米上滚来滚去,终于滚到了餐桌边 

 

鹤内幸也看着太宰治,此刻意外的觉得对方与兔子十分相似 

 

一样的……长条? 

 

再拉伸一下会不会有惊喜? 

 

不不不,算了算了,两米高的太宰治太吓人了…… 

 

 

晚饭后,照例是鹤内幸也收拾,太宰治被他哄去看电视了 

 

太宰治:总感觉被当成孩子了,好像也不是错觉? 

 

“我要去丢垃圾,有什么要我带的吗?”鹤内幸也从厨房探出头问到 

 

“蟹肉罐头。”这是来自太宰治毫不犹豫的回答 

 

“家里还有,等吃完了再买。” 

 

太宰治视线一转,他想起泉镜花时不时会来这里转转,怀念过去。那么为什么不带着幸也去看看她呢? 

 

“那我跟你一起去。” 

 

 

夜空没有什么景致可赏,就算这样,零星点缀于其上的星星还是能勾起有心人的情绪 

 

如果幸也能出现在这条街上……泉镜花被阴影笼罩,看不清表情 

 

多年前,她抛弃了光明奔向黑暗 

 

光明中已经没有了熟悉的温暖,但是黑暗还残存着几分那人曾经的冰冷……那就走吧 

 

来到港黑,她与她的『夜叉』每次任务后都会搞得一身血 

 

尾崎红叶曾经心疼地训斥几句,但泉镜花的一句话让尾崎红叶放任了她 

 

“『血色夜叉』是幸也的异能名之一。” 

 

泉镜花于是被冠以『血色夜叉』的称号 

 

说到底真正的『血色夜叉』也消失了,执着这种虚名又有什么用……泉镜花感到胸闷,不由自主地抓住衣襟 

 

“如果遇到了以前的熟人你会怎么办?” 

 

是太宰治的声音。意识到这点泉镜花往里面缩了缩 

 

“以前的熟人吗?如果遇到的话要好好和对方说明完情况先……然后……尝试重新认识?” 

 

这个声音……泉镜花不能靠声音认出陪在太宰治身边的男性是谁,她意外的觉得自己应该是认识对方的,不然,为什么心会跳得这么快呢? 

 

就像是以前偷吃小饼干被幸也抓到的时候一样 

 

“如果那是个喜欢撒娇但不说的孩子呢?” 

 

“……那先给对方一个拥抱?但是对方会接受吗?” 

 

“我觉得会。” 

 

快来了。泉镜花又往后撤,确定这个位置不会被轻易发现以后直直地盯着巷口,等待那俩人走过  

 

太宰治……是不是在幸也走了以后又找了一个?! 

 

泉镜花一想到这,内心情绪跌宕起伏,恨不得拔出短刀替鹤内幸也杀妻证道 

 

感觉太宰治的现任是他认识的人,但是……中原中也是戏腔和这个男人的声音不像,芥川龙之介永远届不到太宰治的想法,红叶和森鸥外更不可能,一个是女性,一个是变/态 

 

综上所述,太宰治的现任绝对不是港黑的 

 

幸好不是,否则自己人得少砍一刀。泉镜花摸摸腰后的刀鞘 

 

武装侦探社……也没人的声音像这个男人啊? 

 

所以太宰治是哄骗了个不知情的男人吗?!tui!渣男! 

 

那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近,泉镜花也赶紧压下了脑海中停不下来的猜想 

 

终于,他们走过了 

 

泉镜花在看到鹤内幸也时差点忘了呼吸,只记得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离开 

 

那张脸是——!绝对不会认错的!那张脸没有认错的可能性! 

 

太宰治那个渣男竟然玩替身白月光剧本! 

 

你等着!我现在就替幸也杀妻证道!

暴躁老咕

【文野乙女】30秒告白

♢内含镜花酱,​爱丽丝

♢我爱小姑娘们,她们好可爱呜呜呜呜

♢短小ooc警告!!!

♢我想要评论!!!


泉镜花


“镜花酱我喜欢你的笑容,即使你不笑的时候也非常可爱,温柔的你真的很棒,每次看到你就犹如看到天使一般!我永远喜欢镜花酱,你永远都是我的天使!!!”


按停了定时器的镜花,看着一脸开心的你突然觉得今天是她最幸福的一天,而且,这样的告白几乎是每天都会有的。她放下手机,朝你的脸上亲了一下后笑着看你。


“我也非常喜欢姐姐”​


“镜花酱果然是天使!”​


被亲以后的你直直的倒了下去,脸上还挂着幸福的笑容。​


爱丽丝


“呐呐,爱丽丝...

♢内含镜花酱,​爱丽丝

♢我爱小姑娘们,她们好可爱呜呜呜呜

♢短小ooc警告!!!

♢我想要评论!!!



泉镜花


“镜花酱我喜欢你的笑容,即使你不笑的时候也非常可爱,温柔的你真的很棒,每次看到你就犹如看到天使一般!我永远喜欢镜花酱,你永远都是我的天使!!!”


按停了定时器的镜花,看着一脸开心的你突然觉得今天是她最幸福的一天,而且,这样的告白几乎是每天都会有的。她放下手机,朝你的脸上亲了一下后笑着看你。


“我也非常喜欢姐姐”​


“镜花酱果然是天使!”​


被亲以后的你直直的倒了下去,脸上还挂着幸福的笑容。​





爱丽丝


“呐呐,爱丽丝酱,今天我带了蛋糕来哦”​


你笑着拿出蛋糕和马卡龙,面前这位金发的大小姐是你偶然遇到的,在公园,好奇的你以为她是某家迷路的大小姐,便去搭话了,一来二去的就认识了。


她也像往常一样笑着朝你招手,只是这次身边多了两个黑衣人。果然是大小姐吧,你这样想着,拿着蛋糕和马卡龙走了过去,你并不害怕那两个黑衣人,因为他们两个竟然还给你倒茶,而且声音也很好听。


这次也是只和她呆了半小时不到就分开了,分开前她还问你关于你对她的印象,你想都没想就说出来了。


“我觉得你很可爱,又想个大小姐一样优雅,让我想起了我的妹妹,虽然会淘气,但也非常可爱,我永远都喜欢你,因为你是可爱的妹妹”​


“啊嘞……”


尽管是意料之内的话,但不知为何爱丽丝起了想作弄你的想法。


“那明天见喽,姐姐~”​


黑衣人表示要怎么交代,却不知道boss大人已经知道了你和爱丽丝的事情。


你(危)​












♢还是那句话​只要我跑得快,金色夜叉就砍不到我!森先生也揍不到我!

埜夢
【自汉化】『しらゆきひめはもう...

【自汉化】『しらゆきひめはもうおきたくない』


作者:甘草 縋


Twitter→@Su0w0garu


pixivID→2198230


甘草太太的画真的好可爱!


我尝试嵌字了,之后可能会继续翻译。


禁止一切二次转载

【自汉化】『しらゆきひめはもうおきたくない』


作者:甘草 縋


Twitter→@Su0w0garu


pixivID→2198230


甘草太太的画真的好可爱!


我尝试嵌字了,之后可能会继续翻译。


禁止一切二次转载

清明

【芥镜】黑白灰 -2-

上一篇:-1-

请带入三次元关系,不然会乱。

须知:

关于本篇《竹林中》《罗生门》《地狱变》《戏作三昧》,为芥川龙之介代表作。《百草》,芥川龙之介晚期作品。《少女地狱》,据我所知梦野久作最晚的作品,实则是他剃发为僧之后所作。

三次元成分那么多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兴趣看。

以下正文

一周的时间,泉镜花将那副画完成了。


整幅画的上一半本是明丽的色彩,却越画越黯淡。


仿佛渐变一般,到了底部基本都变成了偏灰的颜色。


居然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湛蓝变成了灰蓝,翠绿变成灰绿,酒红变成绛紫。


美丽,却诡异。


中岛敦一大早便走了,去参加东京的画展和交流会。


她...

上一篇:-1-

请带入三次元关系,不然会乱。

须知:

关于本篇《竹林中》《罗生门》《地狱变》《戏作三昧》,为芥川龙之介代表作。《百草》,芥川龙之介晚期作品。《少女地狱》,据我所知梦野久作最晚的作品,实则是他剃发为僧之后所作。

三次元成分那么多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兴趣看。

以下正文

一周的时间,泉镜花将那副画完成了。


整幅画的上一半本是明丽的色彩,却越画越黯淡。


仿佛渐变一般,到了底部基本都变成了偏灰的颜色。


居然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湛蓝变成了灰蓝,翠绿变成灰绿,酒红变成绛紫。


美丽,却诡异。


中岛敦一大早便走了,去参加东京的画展和交流会。


她一时之间竟慌了神。


若是一直这样自己的画便是要……


不对。


好像见过相似的。


翻出一本又一本关于名画家的书。


一个小时之后,她找到了答案。


芥川龙之介,竹林中。


一幅竹林图,那颜色却变化多端。明明左上角还是青色,往下三厘米是粉色,往右四厘米渐变成蓝色,右下方是灰色,一幅画卷就是这样渐变出上百种颜色。


不知为何他能将色彩过渡得如此自然,如此精妙。


几年来,不知多少画家、画手尝试,还有人希望以此出人头地,少说八百人多说一千人,却没有一个人成功。


太宰治就是因为这幅画对芥川龙之介先生崇拜至极。在看完芥川先生所有作品后深深被折服,立志得到以先生名字命名的芥川赏。苦练三年未踏出家门半步。


虽说他家非常之大也不用踏出来就能找灵感。


而这芥川龙之介,早年师从夏目漱石。


夏目先生,又一个画界大佬。


不,可以说是巨佬。


看向自己的那副画,心中生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芥川龙之介在留下《地狱变》《竹林中》《罗生门》《戏作三昧》等等令世人惊叹不已的作品之后,于一年前留下《百草》一画,隐匿于世。其作品风格独特,时而诡异,时而清新淡雅,时而残酷而现实。存世作品有几幅为中国水墨画,日本画界画这种画的并不多,出名的是谷崎润一郎、夏目漱石、芥川本人等寥寥几位。


隐匿于世后却未曾听闻这位大画家有出什么作品。


连好友都不知道他究竟在哪里。


辗辗转转,有人说在东京见过他,有人说在长崎见过他,却没有一个确定的位置。


可能在那之后他也不曾定居吧。


泉镜花叹了一口气,心说大概是心理上的问题?


就像变格派大师梦野久作,因为心理障碍而不再提笔,剃发为僧,最后的作品名为《少女地狱》。


走到窗前,轻轻撩开落地窗帘,看了一眼那家心理咨询诊所。


那位心理咨询师正听着客人诉说。


嘛,明天就去一趟好了。


看了下时间,是晚上十点。


收拾了画具,将画室打扫了一遍。


然后睁眼到天明。


次日七点。


那位心理咨询师打开门迎接清晨的阳光,却见到一个微笑。


一个少女,紫发蓝瞳,一张白净的脸,身穿红色中振袖和服,一脸微笑地伸出手:“初次见面,我是泉镜花。”


“在下柳川隆之介。”


阳光下,双手相握。


-TBC.


暴躁老咕

【镜花×你】占有欲

♢是短打,而且ooc

♢十八岁的镜花×二十三岁的你

♢双方的小秘密,不能被发现

♢我想要评论!!!!!

♢ooc注意!​!!(重点)


镜花有一个小秘密,她喜欢她的姐姐,并不是亲姐姐,她只是表面上叫你姐姐,但真的很想叫你的名字,在特定的时候叫。​


她不喜欢你和别人说话,不喜欢你对别人笑。​一开始她认为她只是有点神经质,后来才发现,那只是对你一个人的想法,只想把看起来傻乎乎的你拥入怀中,永远不放开。


你有一个小秘密,你喜欢你的镜花酱,你讨厌她和别人说话,尤其是那位人虎先生​,每次你看到她和人虎先生说话的时候你总是会有一种想把镜花拉过来,让她看着自己,让...

♢是短打,而且ooc

♢十八岁的镜花×二十三岁的你

♢双方的小秘密,不能被发现

♢我想要评论!!!!!

♢ooc注意!​!!(重点)




镜花有一个小秘密,她喜欢她的姐姐,并不是亲姐姐,她只是表面上叫你姐姐,但真的很想叫你的名字,在特定的时候叫。​


她不喜欢你和别人说话,不喜欢你对别人笑。​一开始她认为她只是有点神经质,后来才发现,那只是对你一个人的想法,只想把看起来傻乎乎的你拥入怀中,永远不放开。


你有一个小秘密,你喜欢你的镜花酱,你讨厌她和别人说话,尤其是那位人虎先生​,每次你看到她和人虎先生说话的时候你总是会有一种想把镜花拉过来,让她看着自己,让她对自己笑。可是你会怀疑自己,自己真的想这样做吗,禁锢她的自由,让她永远陪着自己,太疯狂了,这个危险的想法,太疯狂了。


镜花总会注视着姐姐,看着她因为一点小事而不知所措的模样尤其有趣,或许这就是她喜欢的场景。她不喜欢你在她面前说别的男人,女人也不行,但她还是会听到你夸那位‘爱丽丝小姐’​有多可爱什么的。


把她绑起来,让她只属于我


疯狂的想法在两人的脑子里诞生,但你们都不会这样做的,毕竟,你手上的兔子手链和她手上的红色绳结已经把对方绑在自己身边了,这便是证明,便是你的罪名,你囚禁了不该属于你的天使,即使那是位恶魔也没关系。










♢啊,我好垃圾啊,关于最后一段的最后一句,可以去看看我的那篇【亲爱的圣女大人啊】​,有点联动吧,大概。



最后我在说一句,只要我跑得快,金色夜叉就砍不到我!

柚子糖
「我不是黑暗之花」

「我不是黑暗之花」

「我不是黑暗之花」

异梦人

我绝对不是大佬们的白月光(第四十六章)

假如任务失败了,一个世界就很有可能因你的失败而毁灭 


世界壁上小小的缝隙都能使整个世界壁分崩离析,修复的不完美,或者修复时间过长,世界就更不安全 


可以说,任务者们需要在一个世界呆上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时间,那么这些任务者们遇到的人物、经历的事情与时光,就会非常的多 


谁都能遇上几个感动自己,使自己忍不住投入真情实感的人物 


这没什么,因为宿主的情绪也是能转化为能量的,但不会传给世界,只用于系统消耗 


但要是宿主将对上一个世界人物的情绪带去了下一个世界呢? ...

假如任务失败了,一个世界就很有可能因你的失败而毁灭 

 

世界壁上小小的缝隙都能使整个世界壁分崩离析,修复的不完美,或者修复时间过长,世界就更不安全 

 

可以说,任务者们需要在一个世界呆上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时间,那么这些任务者们遇到的人物、经历的事情与时光,就会非常的多 

 

谁都能遇上几个感动自己,使自己忍不住投入真情实感的人物 

 

这没什么,因为宿主的情绪也是能转化为能量的,但不会传给世界,只用于系统消耗 

 

但要是宿主将对上一个世界人物的情绪带去了下一个世界呢? 

 

谁都不知道会不会给任务带来影响,所以宿主们都会删除去那时体会到的感情,要是宿主是个特别容易被触动的,那么会连记忆也一同删去 

 

鹤内幸也就属于后者,他看着过去的记忆,因自己的所作所为而痛苦 

 

后来鹤内幸也删去了记忆,梦魇却又很快复活,如此反复 

 

鹤内幸也知道这是自己的原因,于是对着系统提议:让他带着记忆去做任务,看在与人物的接触中能不能被治愈,实在不行还可以删除记忆和情绪 

 

系统向部长反应,部长认为这也许能成为新的治疗任务者心理疾病的方法,于是同意了 

 

鹤内幸也便来到了现在的世界 

 

他成功了吗? 

 

成功了 

 

结束这次任务以后,他将会删除过去的任务记忆,只带着这份情绪,前往下一个世界 

 

他与自己和解,背负着罪孽与光荣继续前行 

 

他将不再记得这个世界遇到的所有人,但是他却永远带着他们的馈赠 

 

有的时候啊,真想感叹一番世事 

 

 

双异能力的反噬被解开了束缚的锁链,带给他主人的是日渐增长的疼痛 

 

起初只是拧疼,后来发展到胸口闷痛,到最后,全身上下无一不在呐喊嘶吼 

 

鹤内幸也:这又怎么样,我开挂了啊,我又感觉不到疼痛 

 

所以鹤内幸也对吐血没有想法,直到泉镜花看到鹤内幸也边吐血边拿纸巾擦拭 

 

“我能解释……”鹤内幸也弱弱发声 

 

当晚,鹤内幸也就入住了医院 

 

鹤内幸也本来是不想去的,毕竟将来的死亡是他一手安排的,他还把时间精确到了秒 

 

“镜花,你看那款用于植物人的头盔就快研究出来了,这时候去医院不是浪费时间……” 

 

泉镜花哭了,很安静的落泪,她眼中却像失去了所有一样黑暗,她不住的道歉,似乎认为鹤内幸也会变成这样是她的错 

 

“镜花。”鹤内幸也拿来干净的纸巾,轻柔地泉镜花擦眼泪,却怎么也擦不完,“不是你的错,别把错归到你身上。” 

 

“你知道……双异能力持有者吗?我就是。” 

 

“没有人知道双异能力会给主人带来什么样的反噬,所以……” 

 

就算只能骗她一会儿也好,别再让她伤心了 

 

“所以我说不定很快就会好的。” 

 

在去医院之前,鹤内幸也给尾崎红叶发了条消息,只希望对方今天的工作不多能早点看到 

 

尾崎红叶直接打电话问泉镜花真相,泉镜花用沙哑的声音说出了鹤内幸也当时的话 

 

“他很快就会好的吧?”泉镜花忍不住问

 

尾崎红叶却转移了话题 

 

鹤内幸也不会把“也许”等词用于重要的事中 

 

所以这一次他—— 

 

通过尾崎红叶,横滨的家属们很快知道了这件事 

 

“是吗,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森鸥外暗暗叹气 

 

看来他对此事早有准备——或者说不在意?毕竟只有得不到的才让人怀念,重新得到的……就没有人会珍惜了 

 

“大姐?这是玩笑吧?”中原中也不敢置信,港黑干部现在也是年仅十六岁的少年,他意识到这是事实后,同样很安静的让其他人先出去。很快,办公室隐约传出压抑的哭声 

 

“……”太宰治一言不发 

 

芥川兄妹是后面才知道的,他们同样一言不发,但却把对方送给他们的东西好好收了起来 

 

既然留不住那个人,那就把他的东西收好,也许这样就不会遗忘 

 

武装侦探社的众人比黑手党们反应更大,唯一镇静的是江户川乱步 

 

“时间过得真快。”江户川乱步低低地说到,“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 

 

与谢野晶子和织田作之助带着中岛敦奔向医院 

 

与谢野晶子对着鹤内幸也使用异能力,当鹤内幸也在她面前咳嗽着吐出了血以后,她反倒强撑起了笑容 

 

“我知道你最不想看见我们哭了,我不会哭的。”与谢野晶子的指甲深深插进手心,“……我不会哭的。” 

 

织田作之助坐在床边,与鹤内幸也多次在死亡边缘共舞的他,面对着搭档的死亡表现得非常平淡 

 

“你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做。” 

 

鹤内幸也摇摇头,“去帮我看敦和镜花吧,他们两个哭了那么久……” 

 

“好。” 

 

病房重归平静 

 

‘所以还是像之前几次那样不告别最好。’系统说,‘你现在很想哭。’ 

 

‘不用担心……你看看东西送到了吗?’ 

 

‘送到了,不过你觉得森鸥外会照办?’系统问,‘他现在看表面是挺安静的,实际上……’ 

 

‘这样的话,他就更会照办了。’鹤内幸也说,‘这是将故的友人送给他的最后一份礼物。’ 

 

‘哎,那好吧……你要不要在去给涩泽龙彦送死之前见见他们?’ 

 

‘不行。’鹤内幸也语气无奈,‘要是我心软了想要留下来怎么办?’ 

 

‘就这样吧。’ 

 

无话

观复相生

来自官推—猫之日

翻译来自机翻

【猫の日】芥川龍之介(猫)は、羅生門に挨拶しています。

「きさまもねこににゃったのか、ぐれつ」  

  【猫之日】芥川龙之介(猫)向罗生门打招呼。

“你也是猫吗?”


【猫の日】中島敦(猫)は鏡に映った自分の姿にびっくりしています。

「ねこ!?いにゃ、ぼくはとらのはず!にゃ……がお!」

【猫之日】中岛敦(猫)被镜子里自己的样子吓了一跳。

“猫! ?猫,我应该是虎!猫……可是!”


【猫の日】泉鏡花(猫)は、お気に入りの兎のぬいぐるみと一緒に居られて嬉しいみたいです。

「すきにゃものはうさ...

来自官推—猫之日

翻译来自机翻

【猫の日】芥川龍之介(猫)は、羅生門に挨拶しています。

「きさまもねこににゃったのか、ぐれつ」  

  【猫之日】芥川龙之介(猫)向罗生门打招呼。

“你也是猫吗?”


【猫の日】中島敦(猫)は鏡に映った自分の姿にびっくりしています。

「ねこ!?いにゃ、ぼくはとらのはず!にゃ……がお!」

【猫之日】中岛敦(猫)被镜子里自己的样子吓了一跳。

“猫! ?猫,我应该是虎!猫……可是!”


【猫の日】泉鏡花(猫)は、お気に入りの兎のぬいぐるみと一緒に居られて嬉しいみたいです。

「すきにゃものはうさぎととうふ。うさぎ、すき」  

【猫之日】泉镜花(猫),似乎很高兴和喜欢的兔子娃娃在一起。

“泉镜花喜欢的东西是兔子和豆腐。兔子 喜欢。”

困困
本来想画镜花新服设的来着,丸子...

本来想画镜花新服设的来着,丸子头我喜

我不会打光(流下了难过的泪水)

@时咕咕只想睡觉 

本来想画镜花新服设的来着,丸子头我喜

我不会打光(流下了难过的泪水)

@时咕咕只想睡觉 

灼华

我在横滨卖盒饭(11)

第一次写文请谅解,如若有大问题可以指出来

巨型ooc现场

如若引起您的不适请允许我先道歉然后可以左上角离开

(注:本章有不符合牛顿定律等一系列物理定律事件发生,请勿模仿)


正文开始.


各位,我现在抱着一个大盒子在港黑的大楼的门口。


五天真的过得很快,这就到了我给森鸥外送爱丽丝的头饰的日子。


但令我没想到的是,侦探社和港黑交换人员的时间也是这一天。


这就是我抱着一个盒子的原因,里面装满了我做的头饰。


我很好奇换过去的人是谁,据敦君说换过去的人是个文职,专门加班加点工作至今损毁了港黑六台电脑的大佬。


真是厉害。


我看着眼前的黑衣大汉...

第一次写文请谅解,如若有大问题可以指出来

巨型ooc现场

如若引起您的不适请允许我先道歉然后可以左上角离开

(注:本章有不符合牛顿定律等一系列物理定律事件发生,请勿模仿)



正文开始.




各位,我现在抱着一个大盒子在港黑的大楼的门口。


五天真的过得很快,这就到了我给森鸥外送爱丽丝的头饰的日子。


但令我没想到的是,侦探社和港黑交换人员的时间也是这一天。


这就是我抱着一个盒子的原因,里面装满了我做的头饰。


我很好奇换过去的人是谁,据敦君说换过去的人是个文职,专门加班加点工作至今损毁了港黑六台电脑的大佬。


真是厉害。


我看着眼前的黑衣大汉,有些紧张。


因为这好像是之前被我打碎了天灵盖(其实没有)的那位。


md我好紧张。



“哦,你已经到了啊,跟我来吧。”


哦哦哦中也中也你来啦!!!


中也带着我进了港黑大楼,准备先去见森鸥外。


然后在路上就碰见了红叶大姐。


啊啊啊红叶大姐真的是个美人诶!!!漂亮到我想过去抱一抱蹭一蹭。


很明显我脸上的神色逗笑了红叶大姐。


红叶大姐用衣袖轻轻挡住了红唇,笑出声来,漂亮的眸子满含笑意地看着我。


整个港黑都知道侦探社和港黑换了人,所以红叶大姐知道我也正常。


中也和红叶大姐道了别就继续带我去森鸥外那里。


但是,谁来告诉我边上那个贼眉鼠眼的家伙是谁???


哦,是被陀子搞死的A啊...


...啊啊啊啊啊啊他不是挂了吗???!!!


罢了,连涩泽龙彦那家伙都在,A还活着也算不上什么大问题。




等我们到了森鸥外的办公室的时候,中也已经行礼了。


而我面无表情地站着看着森鸥外笑得贼兮兮地在让爱丽丝换小洋裙。


“啊啊爱丽丝酱换上这条裙子嘛~穿上过后真的超好看的~”

“...森先生。”


森鸥外停下手中的动作,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就十分霸气(并不)地坐在了那象征着首领地位的椅子上。


“那么,这位交换生小...四枫院小姐?”

“诶?姐姐?”


森鸥外和爱丽丝有些意外地看着我。


我笑着,看着眼前这个变态幼女控说:


“是的呦,森先生,我是侦探社此次的交换人员哦。”


森鸥外也笑了,他遣退了中也,中也也直接离开去处理他的事了。


事实上在过来的路上中也就因为担心我会对森鸥外这家伙做些什么就警告过我。


“请恩人不要担心,我虽然是侦探社的成员但其实本质上也就是个卖盒饭的,在侦探社也只是个文员。”


中也:你当我瞎啊?你那个盒饭的杀伤力已经大到不属于正常盒饭的范畴了好吗?




“那么,小姐这次来交换来港黑想做什么工作呢?”


呵,对于一个只会卖盒饭还想挣钱的我能干嘛?


“是这样的,我在侦探社只是个文员,想来港黑的事情我也不必插手太多,只需平时偶尔打个文件就好。然后...”

“什么?”

“我想中午和晚上的吃饭时间在港黑卖盒饭。”

“......”


...虽然我知道这确实有点好笑但是你不要抖得这么明显啊喂!!!


“完全没问题,小姐,那平时的话你就在港黑楼里转转吧,实在没事儿可以到我的办公室来坐坐,就当是陪爱丽丝酱。”

“好。对了森先生,既然都已经在这里见面了,我就直接把这个给你好了。”

“这是?”


森鸥外借过盒子,打开一看,就发现这是我做的头饰。


“哦哦,头饰已经做好了吗?真是感谢小姐呢。”

“不用谢啦,因为爱丽丝真的超可爱嘛。”


爱丽丝停下了手中画画的动作,转过头来一脸无语的看着我和森鸥外两个变态。


不不要误会爱丽丝只有森鸥外才是变态我不是啊啊啊————





我离开了森鸥外的办公室,完全无视里面传来森鸥外恳求爱丽丝换裙子的声音。


我走在大楼里,熟悉地形,以便我卖盒饭。


啊哈哈哈哈我可真是个小天才既能保证自己的工资还能顺便赚点外快哦吼吼吼我太棒了!!!


但是,我这个人财迷惑眼的,自然不会放过一个人。


A。


嗯,一定要好好地讹他一笔。


但是我要怎么做呢?


这值得我认真思考一下。




时间转眼就到了中午。


是时候卖盒饭了。


其实港黑有专门的食堂,但是有些人肯定有事不一定有时间吃饭,所以这个时候就轮到我的盒饭出场了。


我从港黑食堂借了一个推车,在上面放满盒饭,拿出我自带的小型扩音机,放着录音:


“四枫院牌盒饭诶——一份超便宜——美味又健康——种类随你挑诶————四枫院牌盒饭——一份超便宜——美味又......”


港黑的一些大汉一脸惊奇地看着我推着推车在走廊上逛。


港黑众人:不是我疯了就是这个世界tmd彻底崩塌了!!!


“那啥,小姑娘啊,你是?”


一个大汉上来有些疑惑地问。


“啊,你好,我叫四枫院药,我是侦探社换来的文员,兼职卖盒饭。您要来一份吗?”

“额...”


大汉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但还是开口说:


“那,那来一份吧,我今天中午得出去做点事,先来份垫垫肚子吧。”

“那您要什么口味的呢?”

“这...”


大汉有些犯难。


我拿起一个大份盒饭放进他手中,说:


“那就拿这份糖醋排骨盒饭吧,肉够多,也能让您暂时不饿肚子,中午的饭可是很重要的啊。”


大汉有些惊讶,收下了这份盒饭询问我多少钱。


“啊,一份普通的是300日圆,因为是大份所以是450日圆哦,不过因为是第一份,所以只收您400日圆怎么样?”

“啊,好。”


大汉十分爽快地把钱给了我,就打开盒饭准备开吃。


“哦哦好好吃!!!”


大汉这样惊叹着。


其他人看着那份盒饭,开始议论:


“这么大一份盒饭只要400日圆嘛?”

“哇你看那个肉简直是实打实的啊。”

“好香,我今天也有事,干脆也买一份好了。”


我笑着重新搭上推车的扶手,笑问:


“还有要买盒饭的嘛?没有的话我先走了哦。”

“等等,我要一份!”

“我也来一份好了。”

“有其他的嘛?比如猪排饭什么的。”

“都有的哦,种类很多的。”


中原中也因为听说一堆人包围了走廊的所以赶了过去。


但那个时候我早就美滋滋地拿着一大把钞票走了。


于是,当中也没吃午饭就直接带着部下出任务的时候,他闻着一股香味,饿了。


中也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部下手中的盒饭。


“你们这是?”

“哦,中原干部,这是今天那个侦探社来的小姐卖的盒饭,您要来一份吗?我买了两份。”

“......”


不愧是港黑良心允许自己部下这个时候吃盒饭。





镜头转过来。


我现在和一堆大佬在一个房间里。


森鸥外,爱丽丝,红叶大姐还有A和我在一个房间里,说是我今天下午没啥事情,怕我无聊就先过来陪我坐坐。


我是何德何能能让你们一群大佬陪我啊。(掩面哭泣)


“啊,略微有些无聊了呢,不如玩点游戏怎么样?”


红叶大姐,这样说着,看向了我。


“好啊好啊。”


说真的我也快无聊死了还不如玩游戏呢。


这时,A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个盒子出来。


“玩儿抽纸条怎么样?里面的纸条上有内容,抽到什么就按照上面写的来做。”


...这貌似是个讹钱的好机会。


森鸥外和红叶大姐都没反对,便各自抽了张纸条。


“唔,说出自己不喜欢的天气?当然是下雨天。”

“吃下一块点心?”


红叶大姐拿起一块糕点,优雅地吃了下去。


马上就要到我了。


按照A这家伙的套路我估计对我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有一定危险性。


“A先生。”

“嗯?”

“接下来我抽的这张纸条上的事,如果我做到了,你给我一包宝石怎么样?”

“哦?凭什么呢?”


森鸥外和红叶大姐笑着看向了他。


“好、好吧,一包宝石,你要做到这张纸条上的事哦。”


毕竟这个盒子是A拿出来的,他当然会知道哪张纸条上的事会是我大概做不到的,也知道如何让我拿到那张纸条。


我看着手中的纸条,表情凝重。


我cnm的A你就是个mmp的宝批龙!!!!!


“怎么了小姐?”


森鸥外和红叶大姐有些担忧地看着我。


“嗯,没事,那个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森鸥外和红叶大姐再次询问我是不是真的有事,我笑着说没有,就离开了。


你妈的A,老娘一定要把宝石拿到手!!!


我气势汹汹地回了家。






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我和这些在我这儿买盒饭的人建立了深厚友谊,有时他们有空的话还会来找我唠嗑。


时间也很快到了最后一天。


我也是时候把纸条上的事做了。




因为太宰他们说是要来接我,森鸥外就和中也,红叶大姐还有芥川去带路。


这就给我创造了绝好机会。




我背着一个包,登上了港黑大楼的楼顶。


风很大,我的头发被吹得很乱。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10:27


嗯,要到十点半了,A应该在楼下了。


“屁股蛋儿。”

“在。”

“重复一遍我们的计划。”

“在您跳下去过后,到达一定高度时您会打开包,这时我会用系统权限力量提高您的幸运值并帮助您成功落地,中途不会让人看出来有特殊力量在帮您而是您自己跳下来还成功了的。”

“很好。”


时间已经是十点半了。


我让屁股蛋儿帮我转投一下楼下的情况。


A就站在下面。


很明显他是跑出来的,气喘吁吁的。


他的神情十分不安,像是怕我跳下来一样。


不知道他从哪儿拿出来的一个喇叭,对着我吼:


“你下来!宝石我给你!你别闹啊!!!”


我也拿出一个喇叭,对吼回去:


“放屁!我要是不跳你绝对不会给我宝石的!!老娘这就跳下来,让你心甘情愿地把宝石给我!!!”


一些港黑成员不知道为啥A干部会这么着急地拿着喇叭往上吼,便也抬起头看。


............


“卧槽有人要跳楼!!!”

“靠那是谁啊??!!”

“我去好像是卖盒饭那个妹子!!!”

“靠咋办中原干部还有首领他们不在啊?!”

“快给中原干部打电话!!!”

“再去把老爷子他们也叫来啊!!!”



“哈啊中也还是没长高呢~”

“你这条青花鱼!我还在生长期!!!”

“啊啦蛞蝓不承认呢~”

“你——”


“福泽阁下近来可好?”

“好。”

“......”

“......”


“镜花,最近生活的可还好?”

“和敦君生活得很好。”


“人虎!!!”

“芥川!!!”


眼瞧着这两人即将打起来,中也的手机却响了。


“叮铃铃叮铃铃——”

“啊啦蛞蝓的电话铃声也这么没品味呢~”


中也正想发作,但还是在森鸥外的示意下先接了电话。


对面没有说话。


然后突然就变得嘈杂起来:


“哦哦哦中原干部接电话了!!!”

“快快快快说啊!!”

“中原干部我跟你说&×✔%$*-×......”


侦探社众人和森鸥外等人:......


这什么玩意儿???


中也打开了免提,大声吼道:


“只能有一个人讲话!!!给我把话讲清楚了!!!”


“......”

“中原干部,您要做好心理准备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

“别废话!!!”

“卖盒饭的那个四枫院妹子要跳楼——啊啊啊啊要跳了要跳了啊啊啊啊!!!”


太宰治一下子就冲了出去,其余人也迅速反应过来跟了上去。


“阿药,千万不要出事啊!!!”




然后当他们赶到时,却发现我正好好地站在那里,而A则是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撑在墙上疯狂顺气,其他成员则是围在我的周围,问长问短。


太宰治黑着脸冲上来推开其他人就把我给按在怀里。


哦豁我是不是玩脱了。


“阿药你为什么要跳楼!!”

“阿药你让我们担心死了好吗!!!”

“有事就说啊干嘛想不开!!!”


社长你别皱着没看我了我要吓死了......


“哎呀 你们看我这不是去好好的吗?没事的啦。”

“是不是有人逼你了。”


我不自觉地看向了A。


所有人都用要杀人的眼神死死盯住A。


我把抽纸条的事说了。


“所以,阿药抽到的那张纸条上的内容是?”

“...利用自己的异能力在离开港黑那天从港黑大楼上跳下来保证自己完好无损。”


众人:mdA你死定了!!!!!






镜头转到我跳楼的时候。




我从楼顶一跃而下。


冷风吹得我的脸生疼。


我拉开了自己的包。


“砰——”


一个用纸饭盒做的降落伞直接打开。


哈哈哈哈可把我nb坏了哈哈哈哈——


“叮——系统提示 您的权限不够,无法提高幸运值——系统也无法使用怪力——”


.....................


啊啊啊啊啊妈妈救我————!!!


然后,我就体会到了坂本大佬的神奇力量——


我tm真的凭借这么一个纸饭盒做的降落伞成功飘起来了?!


我艹nb!!!


哈哈哈我就是坂本大佬的人间体哈哈哈哈哈哈老娘最厉害哈哈哈哈————


到了最后,我完美落地。


其他的人除去惊吓以外,还有不敢信信:


这是个啥?纸饭盒做的降落伞??还真有用???


众港黑成员表示:md我的世界观崩塌了。






镜头转回来。


“A,是吧?你完了!!!”


晶子小姐一个暴起就拿着柴刀砍了过去。


夜叉白雪和金色夜叉也出现提起刀就冲了过去。


太宰治和国木田先生也上前了。


敦君虎化了双手。




我拿着一包宝石,一脸淡定地看着众人暴揍A。


A,一路走好...


...啊不,我也得收拾收拾你。


毕竟你的纸条的针对性实在太强烈了。






我:受死吧A!!!

众人:你敢动小姐看我怎么搞死你!!!

A:md我太惨了......




预告:黑暗料理提前登场,想让A吃什么呢?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答案哦,A什么都吃的下去哦(他不吃也得吃!!!(面容扭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