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文豪野犬涩泽龙彦

20万浏览    1437参与
我饿低调低调

这强烈的cp感是怎么回事啊喂!话说他们三个真的好看,塑料苹果姐妹花(○゚ω゚)っ

涩泽老实人实锤了

这强烈的cp感是怎么回事啊喂!话说他们三个真的好看,塑料苹果姐妹花(○゚ω゚)っ

涩泽老实人实锤了

黎子鸭
卡面大头 美人真的好好看aaa...

卡面大头

美人真的好好看aaaaaaaa

卡面大头

美人真的好好看aaaaaaaa

薄日

我会走得很远,远过这些山丘,

远过这些大海,直到靠近星星。


(P2无滤镜版)

我会走得很远,远过这些山丘,

远过这些大海,直到靠近星星。


(P2无滤镜版)

抹额
摸个老实人 突然get到ta...

摸个老实人

突然get到ta 的香

话说他的性别是未知的,

也就可男可女吗?

摸个老实人

突然get到ta 的香

话说他的性别是未知的,

也就可男可女吗?

三千子

【狼狈为奸组】外星考试(一)

表面白三角实则陀太?(可怜老实人一秒)


第一章——是校霸不是校霸


陀思和太宰治从高一第一次摸底考开始就没有分出胜负,全年级的人看着他们从下午第一节课闹到了下午第三节课下课,分数一模一样,都在语文作文那一块儿扣了五分,数学最后一题最后一种情况没有写,最后以说着下次总不可能分数也一模一样,和太宰治发了一句祝你好运,才告一段落。

“很期待。”陀思看了眼黑板上自己早就会的倍角公式和半角公式,手指在键盘上如蝴蝶般飞舞,不是说所有学校网络都不大好,偏偏这一所例外,不过网不好也不要紧,双方都能想尽办法在放学前把第一第二排出来。

不过看样子是排不出了。

太宰治在俄语和法语当中选择...

表面白三角实则陀太?(可怜老实人一秒)





第一章——是校霸不是校霸


陀思和太宰治从高一第一次摸底考开始就没有分出胜负,全年级的人看着他们从下午第一节课闹到了下午第三节课下课,分数一模一样,都在语文作文那一块儿扣了五分,数学最后一题最后一种情况没有写,最后以说着下次总不可能分数也一模一样,和太宰治发了一句祝你好运,才告一段落。

“很期待。”陀思看了眼黑板上自己早就会的倍角公式和半角公式,手指在键盘上如蝴蝶般飞舞,不是说所有学校网络都不大好,偏偏这一所例外,不过网不好也不要紧,双方都能想尽办法在放学前把第一第二排出来。

不过看样子是排不出了。

太宰治在俄语和法语当中选择了法语,而那位费奥多尔看着哪边人多就勾下了哪一边,他不在意到底学哪一门语言,在意的是在多少人当中以高分脱颖而出,算盘打得是不错,算到一半进位进错了,这就不是什么好兆头。

教太宰治那个班的老师巴不得陀思来他们班,同样教陀思的那个班主任,想着只要太宰治能来她干一辈子都行。那群没教的天天都在含沙射影对着自己班学生说着“你们学一学人家好不好!”说多了都不用说到底哪个是人家,都知道是那两位校霸。

太宰不是很喜欢听课,上课玩手机,下课只要老师不拖堂就第一个站起来招呼着别人去打篮球,耍心机倒是没输过,别人发球方向一猜就准,恨的就是自己气虚体弱只能笑着对最近的那一位说兄弟帮忙接个球呗。

事后没少挨一顿臭骂,打招呼的是他,跟着他走了还得给他抓球。几次说着下次你再来就不给你面子了,可每次都是看着他站起身自己也跟着站起来。

陀思是出了名的贫血体弱,肤色苍白的没有血色,宽大的校服里穿的一直都是连帽衫,放了学就把帽子戴上一个人揣起书包翻好椅子走出校门,和费奥多尔相比,所有人都一致认为还是太宰治那个看起来就不怎么靠谱的男性比较好相处些。

奇怪的是两位原本一见面就要试图用眼神杀死对方的校霸,开始变得如初二那种小男孩一般和和睦睦,两人关系甚至好到相视一眼就能猜出来对方心里在想什么。周五大课,太宰治不管不顾别人眼光,习惯困了就枕在陀思的手臂上小睡一会儿,眼睛迷迷糊糊睁开的时候被旁边人捋了捋头发,然后又倒下去继续睡觉,陀思把太宰治胡乱不堪的笔记抽出来,趁着题做完了借着他的笔整理一遍两人笔记再把新的活页添进去。

或许旁人眼中的陀思,并没有那么难以接近,有时候还挺温柔款款。


高一期末考,太宰治成功借着陀思的笔记以一道填空题的优势成功夺得年级第一。


“太宰,吃里扒外啊。”陀思绕到他班级后门,拉开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太宰治努了努嘴朝他一笑。

“想真正超过我,你还得更努力才行。”那位贫血体弱的校霸望着太宰的咖色眼瞳,好看的眉毛向上提了些,发丝遮住的半边嘴角有着一抹不可觉察的微笑。


“是你自愿的哦?”太宰治扭过头,双指勾着他衣领,强迫陀思闹出大动静让别人都看着他们俩。

陀思腰卡在门边上动弹不得,最后只能猛地抽身进了别班,收走太宰治口袋里的硬物,再从正门出去。


太宰治的锁屏没有密码,指纹解锁。

陀思把自己的十指都摁了个遍,在试到左手第二根的时候,他才发现手机上方有一个像是记事本的小图标。


那个较为炎热的夏至,谁都不曾想到在另一栋教学楼里的人会突然转过来上学。


第二章——没想到,真没想到


暑假那会,太宰治意外收到那位常年不看手机人事的第一条消息。


FYODOR:我倒是听说,B教学楼,好像要转来一个成绩还蛮不错的人,不过传言说是体育免修,你不觉得很奇怪么?


来这所学校的每个人都清楚AB教学楼的分级管理,文化课好的都在显眼到不能再显眼的三幢楼里,他和陀思也是因为碰巧在同一幢楼,才被别人传开来说A楼高一出了俩天才,重点在后面——

“别看这俩关系表面差的要命,谁看谁哪哪不顺眼,私底下关系好的不能再好,周五大课其中一个还枕在另外一个肩膀上睡觉。”


太宰治甚至在厕所间都能遇到有人过来搭话:“?那个叫什么,费奥多尔对吧?没和你一起来上厕所?”

“没有来哦。”


DAZAI:嗯哼,陀思看起来很看重这一件事情嘛……因为这次高一期末考我超过你所以不爽么?


FYODOR:你可别给自己添太多戏,太宰,何况我也不是什么一击就倒的人。


DAZAI:物理上我还是有把握的。


话题再次回到那个转来A楼的奇怪人。


DAZAI:听说叫涩泽龙彦,名字可真是拗口啊,费佳肯定很讨厌吧?


太宰治听着耳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他,还是说和人聊天聊起过。


寻找几个月前甚至是半年前的记忆好似沙里淘金,但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一些收获在。诚然,太宰治当然不是一个对事情很上心的人,高一的第一学期期末,数学考试的铃声结束后就被别人拉着要去打球,嘛……都懂,高中的男生通常在体育上比拼的就是谁投的三分多,好歹沾沾自喜一下。

随手拨起篮球场上一粒黑橡胶放在太阳底下看了又看,他无事可做,那个贫血体弱现在会不会还在刷卷子,算了,凭他那尿性,估计回家的概率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


陀思是不喜欢晒太阳的啊……就算太宰治没问过他,这一点他早也该懂。


难以排遣的失落像是春天小草般在他心底蓬勃生长,整个人靠在空空的篮球架子后面,手遮住阳光,眼睛又从手指缝隙里瞥见那一抹烈阳,青天下,脖颈有些汗,便站起身回了自己的教学楼。


本班教室外靠着一个人,脸颊像是鲜艳的苹果红,不过配上这苍白肤色看起来很不正常,太宰治多留意了那人一会儿,见他只是靠着,便觉无趣,想着让他稍微往旁边一些,好让自己进教室拿书包。


“是找不到回教室的路了么?我可以画给你教学楼的地图哦?”

那人的眸子里只是冷冽,面对太宰治的疑问,他似是回忆起什么来,手撑着离开那扇门,当机立断转身下楼。前者的眼神里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真是……好奇怪。”


白发红瞳,在这所学校甚是少见,这不禁又让他想起了费奥多尔,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盘旋在他心头,

这不仅仅是一个偶遇,而是一切的开始。


“涩泽龙彦?你又去哪了?身体不好就不要到处乱跑了,现在也该回家了不是么?”

“或许你不应该多问,费奥多尔。”


走廊尽头的两人互相碰了面,那位魔人抬起头看着异色发的青年,见他咳嗽了两声,皱起眉头耸了耸肩,“体育免修或许对你是一个害处。”

“真是一百步笑五十步啊……”

两人对视了最后一眼,最后在教学楼的侧门分道扬镳。


“你怎么还在这里?”陀思看着隔壁班教室走出来的人。


“这个点?陀思你不应该早就回去了么?”

“钥匙没带。”走进了些,低下头搁在太宰治肩膀上便有气无力的说道。

“缠人的很啊……这可不是你一贯以来的风格。”

“反正现在没什么人,稍微对你特别些不也没关系?”

陀思说着推开了太宰,他不是什么宠物店猫咪,只不过是对于涩泽龙彦突然来到A楼有些疑惑罢了。


太宰治微不可察地勾了勾嘴角,陀思相信太宰治不会揭穿他的秘密,为了这一份信任,也就给他一个小小的拥抱好了。


关于那位涩泽龙彦,像是预定好了的在暑期给每一位A楼人事留下了深刻印象。


他是第一个,不用面试就能从B楼转入A楼的人。


其实涩泽换的不是时候,高一期末考结束,全年级的备课组都在为了下一阶段的学习进行加强训练,每位都要在考完试的一个礼拜进行高二的预习和当堂练习。涩泽转入平行班后,没过两天就被办公室的老师加以称赞,偶尔去那里取作业的太宰治,也发现老师看他的目光越来越少——本来都是清了清嗓子,就会招来一大堆夹杂着自豪,嫉妒,和不知名的某些情绪的眸子点点星光。

“老师,那位涩泽龙彦,费奥多尔和我,都对他很感兴趣,介意他来周五提高班课旁听一下么?”


涩泽龙彦真的来了,不是因为太宰治,而是顺理成章的,规规矩矩被老师安排在太宰治和陀思前面一排的位置。


陀思见到他,手里原本转着的笔啪嗒一声落到桌面上,对着太宰挑眉毛,他不介意对手再多一个,只是增加了胜利前的余兴而已,但是他也不敢忽视自己高一期末考砸了的问题。


选择题是三分一道,填空题是四分一道,两人同时在解答题扣了五分,最后一种情况,想到了但是来不及写,他猜到太宰治估计也一样,毕竟对于他们来说,题目要耗费的时间统统都在笔速上,而不是思考这一类问题,但是他想都没想到居然会在计算题,把代数式抄错,结果就得了半道题目的分数,太宰治也因为选择题涂错空而恰好基本追平,课余时间两人还在看着双方的答题纸,最后以陀思不回应太宰炽热的目光而结束这一回合。


这就叫什么……和傻子做朋友也会被同类化么?


他不觉得太宰治是傻子,更是可以与他匹敌的人。

“DAZAI,如果你真的很困,不要趴在费奥多尔的肩膀上,有损班级纪律。”讲台上的老师敲了敲黑板,太宰治应声而起,顺便对着身旁那人眨了眨眼睛,换来的只是一个白眼。

陀思趁老师扭头的时候对他勾了勾手,让太宰治一点一点挪过来,太宰治自觉气短,心里不平衡,几次想在陀思背后帮他把那头蓝不蓝紫不紫的头发扎个小麻花。

手荡在陀思的脖颈后面,心里的小九九倒是愈发膨胀了开来,陀思觉得不太对,手向后伸过来,却被太宰抓的牢牢的,他在心底咒骂了一声混蛋,抽出另一只手来和他对抗,耳边竟是太宰不安分的轻佻笑声。

“如果你不想罚抄今天的笔记,那就松开我。”

“好了好了……嘛,陀思力气小的出奇啊~”

“烦死了,走远点。”

“是你自己让我过来的。”


涩泽寻声回头,看到陀思像是被锁链牢牢绑住的样子,眼睛眯起来,下意识摁着手机的指纹识别,调成静音拍下了这一张照片。

陀思双眼瞪着看向前者嘴角勾起的微小弧度,在老师写完一道题后,太宰治终于算是放开了他的手。


课后太宰治先行离开了教室,陀思假装是慢吞吞理着书包,眼睛时不时瞟一眼前方的涩泽。


“来A楼干什么?”

“我可是认为A楼更加有挑战性些。”

魔人回忆起涩泽在A楼参加的第一次考试,诚然,确实自己就算细心到确保一分不扣,也能被他完美截胡了年级第一,“你不过也就比我高了一分,别太得意了。”

“要我说,费奥多尔,你也不差吧,相比那个太宰治,或许我更适合当你的对手,不是么?”

“在我看来,你只是想用完我然后抛弃吧?”


涩泽脸几乎贴到了陀思的面颊上,那双异瞳完全向他打开,可他只感觉到恰似冬天的寒冷。


两人对峙良久,陀思看到自己在对方眼眸里的样子,涩泽的话说的已经很清楚了,按照以前的自己肯定会笑着嘲讽回去,并且答应和他的同盟,可是这次半开着嘴唇,话到嘴边就咽了进去。

“他可不是什么值得你可怜的猫咪啊?”

“你说了我不用管你的事情,请你就稍微安分守己些也别来管我的想法。”


陀思话搁在桌子上,头也不回的离开教室。


放学后他第一次邀请太宰治一起回家,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太宰治提出要去买一杯便利店的关东煮,他即便是心里一万个不愿意,看着眼前人闪着光的大眼睛,最后自己妥协和他说一句早去早回。

他承认,太宰治确实有令人欲罢不能的本领,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那人嘴巴里包满丸子,含含糊糊和他说话,然后一边说着好烫好烫好烫啊啊啊啊!一边笑着和自己过马路,再在公交车站分道扬镳。


“陀思,你和涩泽留下来干什么?”

“那节提高班课?”

“我没有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他轻描淡写,估计着太宰治已经才出了大概。


陀思闻到太宰治嘴里飘出的汤汁味儿,即便是自己再能忍,也下意识看了一眼他的唇边,(我为什么要在大晚上写这个东西……自己都饿了)


“想吃?看在费佳等我的份上儿,今天就是丸子限时限量供应哦”


“自作多情”


费佳挥了挥手,躲开黄昏稍暖的微阳,留给太宰治一个纤瘦背影,全横滨也就那么几路公交,太宰估摸着都能猜出来费佳住在哪,看着他往东边去了,抬起头往了一眼同向的远方。


天好像要下雨诶。


哈哈哈哈祝他淋成落汤鸡。













Mitchell

[文豪野犬乙女] “性感荷官在线发牌”

·太/中/陀/芥/敦/涩

·一切瞎编ooc不可避免

·灵感总是来源于好看的官图 🙊


太宰治.ver


       随着时间,太宰治动了。指尖划过牌的边缘,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黑色的发丝随着动作动着,耳侧的头发被他编了起来,露出半边精致的脸庞,手上白色的手套与桌面形成对比,修长的身上穿着荷官服,脖颈处的蓝色在灯光下忽暗忽明,大家的视线随着他的动作而游走。

      在太宰先生做桌...


·太/中/陀/芥/敦/涩

·一切瞎编ooc不可避免

·灵感总是来源于好看的官图 🙊





太宰治.ver


       随着时间,太宰治动了。指尖划过牌的边缘,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黑色的发丝随着动作动着,耳侧的头发被他编了起来,露出半边精致的脸庞,手上白色的手套与桌面形成对比,修长的身上穿着荷官服,脖颈处的蓝色在灯光下忽暗忽明,大家的视线随着他的动作而游走。

      在太宰先生做桌上的管理时,他并不在意任何人的任何行为,只要不惹到他就好,不过你也要注意自己别一不小心酒杯太宰先生下了套,最后输的什么都不剩。

       什么?想要在太宰先生的手底下出老千?不想被揭穿的话,需要准备些礼物给太宰先生哦。


中原中也.ver


       中原先生是赌场里比较年长的荷官,并不是指年龄,而是待的时间,中原先生是一位十分有规则的荷官。

       橙色的发的虽然显得很显眼,但是在中原先生身上却不会显得奇怪,反而你会觉得刚刚好,蓝色的眼眸也是特别的特色,有不少小姐夫人来到赌场的目的是为了见中原先生一面呢。

       和另一位荷官太宰先生的关系特别的不好,中原先生看不惯太宰先生的处事方式,两人都是互相看不顺眼,所以在中原先生的桌上,千万不要刷手段哦,中原先生除了高超的能力以外武力值也是很可怕的。




费奥多尔.ver


      费奥多尔先生是经理从俄罗斯请回来的著名荷官,就连和太宰先生比起来也绝不会输的一位高手,虽然为人很优雅,无论是有人在他面前出千还是任何其他桌上不允许的行为,费奥多尔先生都是十分有好的,不过最后结束的时候,惹事的一方总会莫名奇妙的输得一塌涂地呢。

      每个荷官都有着各自的优点,在赌场里,每一位荷官都是经理亲自挑选,颜值方面也是绝对的,费奥多尔先生同样,如果说蓝色眼眸是中原先生的特色,那么紫罗兰般的眼眸优雅且神秘那就是费奥多尔先生的独特特色。




芥川龙之介.ver


      芥川先生的身体并不怎么好,经常会很难受,不过对待工作却异常的认真,啊,忘记说了,芥川先生与另一位中岛敦,中岛先生同时事太宰先生底下的学生,不过芥川先生现在是在中原先生的手底下罢了。

       对太宰先生看的很重要,很在意太宰先生的评价,一直严格要求自己,整个人换句话说的话,可以算是太宰先生的迷弟?

       能力在一众赌场学生里也是非常出色的,虽然整个人很严谨,但是对于太宰先生的事情总是很容易被人忽悠呢。





中岛敦.ver


      白灰的发色总是让人很容易注意到,但是本人却是一位很腼腆的荷官,很容易出错,不过重要时刻还是不会给太宰先生丢脸的。

      和涩泽先生的关系好像有些奇怪?虽然不知道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不过总是很容易的愤怒的看着对方呢,不过涩泽先生却好像也乐在其中?

      太宰先生教出来的学生,怎么说呢,能力当然是不可否认的,只不过太宰先生教出来的学生真的是额外的特别听从太宰先生的话,只能说太宰先生的个人魅力太大了?





涩泽龙彦.ver


      并不知道是哪里的人,是费奥多尔先生于太宰先生的朋友,所以来到这个赌场的,不过……本人是一位老实人,和另外两人完全不一样。

       涩泽先生的白色头发比中岛先生的更加苍白,也很长,带着优雅的气质,在涩泽先生的桌上不会出问题的,最为安全的一桌,不过要注意不能惹到涩泽先生哦。

       真的说起来的话我们赌场的荷官除了费奥多尔先生于太宰先生比较另以及中原先生的武力威严以外,都是很好的荷官,却不会不出现让你输的都出不了我们这个赌场的大门的哦。






鬼知道我在写些什么,反正欣赏各位荷官大大的颜值是绝对不会错的!

我饿低调低调
美人破相?! 黑化前VS黑化后...

美人破相?!

黑化前VS黑化后(狗头)

美人破相?!

黑化前VS黑化后(狗头)

月葵·

太敦—光

噢天哪我终于又更了。这篇比较水,慎点。


——


——


“想感受重力的碾压吗?”


中原中也一脸烦躁的看着涩泽龙彦。他想快点解决掉这个麻烦。


“啊……”涩泽龙彦皱了皱眉。


重力使。


嘛,就算是为了我圣洁的天使。




太宰治挑了挑眉,手搭在中原中也肩膀上。


“蛞蝓你太矮了。”


“……”


“在解决掉他之前先解决你吧,死青花鱼。”


“我是你的上司哦。”


“啧。”


中原中也认命的拍掉了搭在他肩膀上的手。


太宰治甩了甩手。


“小狗狗,上。”


“真是的……”


中原中也的周围出现了红光。...

噢天哪我终于又更了。这篇比较水,慎点。


——


——


“想感受重力的碾压吗?”


中原中也一脸烦躁的看着涩泽龙彦。他想快点解决掉这个麻烦。


“啊……”涩泽龙彦皱了皱眉。


重力使。


嘛,就算是为了我圣洁的天使。




太宰治挑了挑眉,手搭在中原中也肩膀上。


“蛞蝓你太矮了。”


“……”


“在解决掉他之前先解决你吧,死青花鱼。”


“我是你的上司哦。”


“啧。”


中原中也认命的拍掉了搭在他肩膀上的手。


太宰治甩了甩手。


“小狗狗,上。”


“真是的……”


中原中也的周围出现了红光。


“别把我当成宠物看待啊喂。”


轰隆——


“你们两个把我当空气吗。”


不知道是咒法还是异能,石巨人从地底下钻出来。


“70亿。”


“那点钱本大爷还是有的。”中原中也已经准备好作战了。


“我没有啊。”


“你没有关本大爷屁事。”中原中也操控石巨人散落下来的石头往石巨人上扔。


涩泽龙彦则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可能快被中岛敦冲破防御了吧。



这场战斗很持久。


最后结果还是不出意料,中原中也胜。


“首领……首领??”


太宰治不见了。


中原中也忍无可忍,愤怒的锤凹了旁边的集装箱。


“太宰治你有病吧!!”



太宰治现在正在追涩泽龙彦的路上。


涩泽龙彦现在很虚弱,虚弱到站不起来,口喘粗气。


“我亲爱的天使!外面那么危险,你为什么要执意出去?!呆在我的怀里不好吗!”


内心深处没有中岛敦奶奶的声音,只有老虎的低吼。


“我圣洁的天使啊,我不想让别人污染了你洁净的眼睛!”


“我……”


沙沙——


“别感慨了。”


太宰治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


“你……!”


涩泽龙彦想跑,但他跑不掉。“门”快被打开了。


“不,不,我圣洁的天使!我不允许别人污染你!”


太宰治靠在树上,看着这一出好戏。


“门”被打开了。


“不!天使!你不能这样做!”


“门”里面的人走了出来,他观察着周围的世界。


一片漆黑。


“天使!快回去!快!那个人要过来了!”


“我的天使!”


太宰治难得听到了一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那个人?”


“对…他…差点让我死在那里。”


“我只是想保护我的天使。”


“有趣。”


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


没想到你居然在那个地方。



“中岛敦,好久不见。”


——


——


很水的一篇,其实这章我一个星期前就开始写了的……

曜日星辉
??我真的好迷?? 我本来想把...

??我真的好迷??

我本来想把最后个帖子删了的然后删除那卡了一下我一着急点了两下结果把我两个帖子删了??两个帖子删的还是13甚至不是23??我人都傻了...补一下吧(._."ll)

??我真的好迷??

我本来想把最后个帖子删了的然后删除那卡了一下我一着急点了两下结果把我两个帖子删了??两个帖子删的还是13甚至不是23??我人都傻了...补一下吧(._."ll)

漓夏

关于六一的礼物

#笔名漓夏

*白三角X敦(汤底all敦)

*ooc预警外加一堆私设

*各位六一快乐鸭!

正文开始!

.

在一个昏暗的环境里,一张圆桌围坐着三个人,像是在密谋着什么。

.

「所以,你们准备好了吗?」其中一个带着白色棉帽的男人开口。

.

「当然。」银色长发的男人露出了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

.

「这一次我赢了。」褐色头发的男人挑衅地看着另外两个男人。

.

陀思笑了笑,「这可不一定,太宰君。」

.

太宰并没说什么,只是笑笑没说话。

.

时间迅速转到六一这一天,敦依旧像往常一样前往侦探社。但是这一次,在前去的路上被一个人给堵住了。

.

「涩泽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笔名漓夏

*白三角X敦(汤底all敦)

*ooc预警外加一堆私设

*各位六一快乐鸭!

正文开始!

.

在一个昏暗的环境里,一张圆桌围坐着三个人,像是在密谋着什么。

.

「所以,你们准备好了吗?」其中一个带着白色棉帽的男人开口。

.

「当然。」银色长发的男人露出了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

.

「这一次我赢了。」褐色头发的男人挑衅地看着另外两个男人。

.

陀思笑了笑,「这可不一定,太宰君。」

.

太宰并没说什么,只是笑笑没说话。

.

时间迅速转到六一这一天,敦依旧像往常一样前往侦探社。但是这一次,在前去的路上被一个人给堵住了。

.

「涩泽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敦不安地问道,身体也往后退了一步。

.

「我的天使,请收下我为你准备的礼物。」涩泽拿出了一个礼盒,像求婚一样单膝跪下递给敦。

.

「涩泽先生……」敦看着快怼到自己脸上的礼盒,战战兢兢地收下了。

.

里面不会是炸弹什么的吧……还是什么危险物品吗?

.

「我的天使,请你打开看看吧。」看着敦收下了自己的礼物,涩泽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敦在看到礼物时的惊喜表情。

.

敦打开了,里面是一本书,看起来像是一本日记。

.

打开书可以看到这是一本涩泽的日记,写满了敦的名字以及他那天所做过的事。

.

最后的结局自然是敦恼羞成怒将书丢到涩泽脸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

涩泽龙彦.败

.

去到了侦探社,敦就发现了自己的前辈笑眯眯地看着他,看得他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

「早上好呀,敦君。」太宰招招手,示意敦过来他这里。

.

敦想起了今早发生的事情,有些担心地慢慢走过去。

.

「敦君,儿童节快乐。」又是一个礼盒递到敦的面前,不过因为是自己前辈送的倒没什么担心。

.

在太宰的催促下敦打开了礼盒,是一本小说。

.

「太宰先生,这是一本什么小说?」敦好奇地看了看封面,很普通没什么特别的但是这书名好像哪里怪怪的。

.

「太敦R18本子。」然而敦依旧听不懂这是什么,最后还是太宰科普了一番才明白。

.

「太宰先生,今天的工作请您自己完成吧。」敦将书放回礼盒还给了太宰,并扭过头表示了自己拒绝与太宰进行交流。

.

太宰:敦君,相信我这是一本很好看的小说,不要不理我!

.

太宰治.败

.

「呵呵呵……我就知道你们会失败。」坐在电脑银幕前的陀思笑着观赏他们所发生的那些事。

.

送痴汉日记、同人本子也就那些脑子抽的才想到,还以为会送什么好东西,原来就这样。

.

「是时候该我出场了。」陀思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敦也收拾好了东西离开,完全不理自家前辈在后面哀嚎。

.

回家的路途中一切顺利,完全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人来送自己礼物了,但是回到宿舍却不是这样。

.

一位俄罗斯人站在自家门口还拿着一个超大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等着自己。

.

「陀思先生……」敦麻木地看着陀思,今天自己到底招惹谁了?!

.

「敦君,六一快乐,送给你的礼物收下吧,还有镜花的。」陀思拿出了一个巨大的老虎玩偶,以及一个兔子玩偶。

.

「谢谢您陀思先生,我也替镜花酱谢谢您。」这大概是这一天里面最正常的礼物了。

.

毕竟国木田先生送了一本理想手帐本而且还制定好了,与谢野小姐送了手术刀,乱步先生送了一盒食玩最后还是他吃了,社长送了一包小鱼干和猫薄荷,谷崎先生和直美小姐送了一套奇奇怪怪的衣服……

.

贤治君和镜花酱两个也还是儿童所以没送,不然也不知道会收到什么。

.

「不客气敦君,你能高兴最好。」这场比赛还是我赢了。

.

「陀思先生要进来喝杯茶吗?您站在外面等了很久吧。」敦打开了门,向陀思提出了邀请。

.

「荣幸至极。」陀思笑了笑,果然还是我赢了。

.

白三角小剧场

——————

宰:敦君一定会超级开心的

涩:天使一定会超级开心的

陀:……痴汉日记同人本子主角还是自己会高兴才怪

侦探社送礼物小剧场

—————————

国:喂,小子,这是你的礼物(理想手帐本)

敦:谢谢国木田先生……

与:敦君,这可是我重要的工具(手术刀)

敦:谢谢与谢野小姐……

乱:敦君送给你一盒食玩,当然你弄好了还是我吃掉。

敦:乱步先生……谢谢

社:(盯——)

敦:社长,我真的不是猫咪(心累)

直:敦君,这是我们送给你的礼物!(衣服)

谷:对不起啊敦君……

敦:没事……谢谢你们(麻木)


漓夏の废话时间:

这么久没更了有木有很想念我!(没有

最近爆肝手游嘛……所以就没更……(心虚

素色花
第一眼感觉没什么问题。)

第一眼感觉没什么问题。)

第一眼感觉没什么问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