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文豪野犬自设

4322浏览    261参与
隔壁莫浪吃牛杂
她出的线稿,同样也是她的自设...

她出的线稿,同样也是她的自设

(不可以拿啊)

所以我是不是可以先不更新(狗头)

她出的线稿,同样也是她的自设

(不可以拿啊)

所以我是不是可以先不更新(狗头)

阿·瓦迪森亚
我想休假(皮下:手机要被收了)

我想休假(皮下:手机要被收了)

我想休假(皮下:手机要被收了)

阿·瓦迪森亚

阿酱和Agelike的初次见面

我和瓶颈期势不两立。

“早上好啊,阿酱。睡得好吗?”一打开门,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有点像是幻影,因为那面孔告诉我,这分明是已经坠楼安息的哥哥啊。

我感觉浑身莫名的炙热。

“哥哥,你没死吗?”我的嘴唇在颤抖,在我认知里,他只会在梦里出现了。

一个怪诞不经的梦境中。

死人是不会复活的哦,不要被欺骗了。

陀思先生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但他不在我身边啊。我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他徐徐启齿:“你在说什么啊,我当然....”

我期待着下面的回答,眼眶被水笼罩了。

“死掉了啊。”他不厌其烦(我想不出用什么词语了)地托着腮,温柔地看着不知所措的我。

用那似乎被控制的,与我印象中迥乎......

我和瓶颈期势不两立。

“早上好啊,阿酱。睡得好吗?”一打开门,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有点像是幻影,因为那面孔告诉我,这分明是已经坠楼安息的哥哥啊。

我感觉浑身莫名的炙热。

“哥哥,你没死吗?”我的嘴唇在颤抖,在我认知里,他只会在梦里出现了。

一个怪诞不经的梦境中。

死人是不会复活的哦,不要被欺骗了。

陀思先生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但他不在我身边啊。我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他徐徐启齿:“你在说什么啊,我当然....”

我期待着下面的回答,眼眶被水笼罩了。

“死掉了啊。”他不厌其烦(我想不出用什么词语了)地托着腮,温柔地看着不知所措的我。

用那似乎被控制的,与我印象中迥乎不同的眼瞳。

兄长的身影逐渐消散,一个黑发的女孩子取而代之。

“我承认我伪音很厉害啦,不过你真的很蠢哦。我很喜欢蠢蠢的男孩子,像你那样的。”她维持着那副姿势,还俏皮地向我眨了眨眼睛。

我感觉无形的火在我喉中燃烧起来。

愤怒。

“你怎么知道我有一个哥哥?”我用我最阴郁的目光盯着面前这个若无其事的少女。

“从你的资料里看到的。”她还在上铺床上俯视着我,换了下托腮的手,手腕上有很多伤痕和疤痕。

我坐在椅子上,和她对峙。

“会杀了你哦。”我静静地看着她笑。她面露恐惧之色,不过故作镇定,与我回话:

“你可以试试啊。”

这是我和新同事的第一次见面。@費奧多爾 阿酱生气了(๑• . •๑)


阿·瓦迪森亚
  8.3是我的生日,才想起来...

  8.3是我的生日,才想起来发一下(思考

  @費奧多爾 

  @人生导师 太太

  8.3是我的生日,才想起来发一下(思考

  @費奧多爾 

  @人生导师 太太

Charlotte·Lavia

不会画画,就给自家oc捏一个参考图。是文野世界里的文职人员设定。是休假和上班的不同状态

不会画画,就给自家oc捏一个参考图。是文野世界里的文职人员设定。是休假和上班的不同状态

鸽子魂月见

  我趁台服文豪迷犬维护的时候,尝试了大约44次登入终于成功结果多了一位人物出现在我的人物一览!  ! 这里分享一下她的资料:


 稀有度 R 

 属性 光

 类型 特殊

 角色所属 港口黑手党

 等级上限 40 


 角色介绍

 面容精致得宛若人偶的温柔女性。 港口黑手党医疗部的成员兼中原中也的直属下属。 歌喉很好,拥有天籁之音。 淡绿色丝带是象征物。...


  我趁台服文豪迷犬维护的时候,尝试了大约44次登入终于成功结果多了一位人物出现在我的人物一览!  ! 这里分享一下她的资料:


 稀有度 R 

 属性 光

 类型 特殊

 角色所属 港口黑手党

 等级上限 40 



 角色介绍

 面容精致得宛若人偶的温柔女性。 港口黑手党医疗部的成员兼中原中也的直属下属。 歌喉很好,拥有天籁之音。 淡绿色丝带是象征物。



 队长技能  年轻人还真是活泼呢

 队伍全员的攻击力提高15%


 主动技能  药可是多得很

 恢复队伍最大生命值的20%


 辅助技能一 不用在意我你们继续吧

 一回合,敌人造成的伤害降低35。




 首页台词

 1、很久不见了,是回来探亲吗? 开玩笑的。





————


好的这是真的在开玩笑这是我自设ww ,首页台词欢迎对戏(*゚∀゚)/\( ゚∀゚*)

  

灰鸽子Gray_pigeon
七夕快乐,别人家的cp七夕节发...

七夕快乐,别人家的cp七夕节发糖,我家的七夕节打架(笑死)

七夕快乐,别人家的cp七夕节发糖,我家的七夕节打架(笑死)

鸽子魂月见
【文豪乙女】《今天的你教坏人了...

【文豪乙女】《今天的你教坏人了没?  》番外           


 *中原中也x白上月见

 *参考了V家的七大罪系列

 *新手上路,幼儿园文笔,人物会 ooc,崩得一皮 

  *写评论的我会直接跪下感动到哭出来

  *能接受的可以继续看下去,接受不了的左上角

 *欢迎收看小学生吵交,不想看剧情的话可以直接看最后几句配图 ...


【文豪乙女】《今天的你教坏人了没?  》番外           


 *中原中也x白上月见

 *参考了V家的七大罪系列

 *新手上路,幼儿园文笔,人物会 ooc,崩得一皮 

  *写评论的我会直接跪下感动到哭出来

  *能接受的可以继续看下去,接受不了的左上角

 *欢迎收看小学生吵交,不想看剧情的话可以直接看最后几句配图 

  ————————

 番外 神明与人偶、黑与白、契约与束缚



 “来,我的神明。在那片花田救我吧。”

 ….

 …

 ..

 .

 ?



 那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月见草花海,那是月亮最喜欢的花,只在夜晚开花,正如那位少女于夜晚诞生,由月亮起名,漆黑的夜空被繁星点亮,却不见月亮,只因月亮坠落掉进了布满藤蔓的鸟笼。



 在除了花便空无一物的花田某处,无数的光点开始出现并凝聚在一起变成两个人形,最后光点散开只留下两名不请自来的人。



 “好,那么我那亲爱的妹妹就交给你了,我只负责到这里。”



 “谢了。”



 “就这么冷淡吗?我的交易对象。”



 “不然你还想我说什么?别耗时间了。”



 “是~是~你俩就好好过二人世界吧,完事了就唤我名字,我带你们出去。”



 绑着高马尾并插有如同他双瞳颜色一样紫色玫瑰的白发青年随后如同花瓣一般散开消失,只留下披着大衣的赭发青年。



 中原中也并不在意青年的消失,只是一味追随自己的直觉向前走,也许是有人给他下的暗示,为他指路,月亮坠落的地方。



 眼前的景色告诉他这是对的,走了不远的路便在前方看到了金色带有些绿色的景物,并传来了少女微弱的歌声。


 “ほんとは どうでもいいけど

  (虽然其实 怎也没关系)”


 “ぼくひとりでは さびしいから 

 (但就我自己一个人 真的很寂寞呢)”


 “からっぽが 终わんないな 

 (这份空虚 永无穷尽)”


 “わすれたいのは あんな嘘

  (那样的谎言 我想要忘掉)”


 “强がるだけ ただ 过ぎる 时间の中で 

 (只懂一味逞强 在不断 流逝的时光之中)”



 随着越来越接近目的地,歌声越来越大,也逐渐看得清月亮的身姿,被囚禁在布满藤蔓的金色鸟笼中,白发的少女背对着中原中也,挺直腰坐在鸟笼中央,只是不断的不断的唱,抱着怀中播放着伴奏的八音盒,即便是不懂音乐的人也能从这悦耳优美的歌声中听出一丝悲伤。



 被囚禁在鸟笼里的金丝雀。



 不需要正脸看,中也也能从少女背后绑有的淡绿色丝带和熟悉的歌声认得出她是月见,那位不惜答应自己当女朋友后用强吻喂安眠药,只为了令自己插手不了之后发生的「事」,导致现在在现实世界仍然昏迷的少女。



 这里美得如同梦境一般,不似现实,的确,这里是月见的精神世界,灵魂被囚禁的地方,在这里能与异能分隔开来,也因此中也听了这么久都没有受到影响。



 在「那件事」后,月见受到了重伤,多得中也在沉入睡眠的前一刻唤叫的武装侦探社及时赶到救援和那位高马尾白发青年的协助,才得以保住性命,但再次醒来时已是异能在操控身体,并从异能的口中得知月见封闭了自己。



 为了确保在现实世界仍然能使用异能帮助到孩子们,触发异能的首要条件便是月见的灵魂唱歌,她无法得知现实世界的情况,所以她只能在精神世界不断的唱,为了在现实世界自己的身体一开口便能帮助到孩子。



 月见并没有自己想像中的那样强大,她只是因为一直有母亲这个精神之柱支撑着自己才能继续向前走,这是中也一直都知道的,月见在他睡前说过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得,正因如此他才认为自己应该强大起来,强大到足以月见可以依靠自己。



 因「那件事」,月见在一夜之间失去了一切,她的母亲、制作者、能够回去的地方,就连她父亲的坟墓也消失了,彻彻底底与这个世界断绝了关系。



人偶需要发条转动才能活动起来,那晚月见失去她的发条、她的使命,她是为了保护母亲而生,那是她的制造者从她诞生的那一刻便强塞给她的使命,而失去了母亲的这个世界就没有了她存在的意义,在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她开始封闭了自己,直到中原中也来到她的精神世界。



 中也把手放在鸟笼上,随时可以用异能将鸟笼打开,毕竟异能被分隔开来的只有月见一人,但他只是静静的把手放在那,等待月见的下一步动作。 歌声停了下来,连同八音盒。



 “「公主」,我说过的,不要再出现在这里,你应该待在现实世界去帮那些孩子,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回去的。  ”



 “如果说,我不是「公主」呢?  ”



 “…不要装成中也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真的?一眼都没有转过来看,连我是真的假的都分不出来吗?”



 “他是不可能来到这里,所以不可能。”



 中原中也突然觉得有些想笑。



 “呵,叫我相信人类的可能性可是你教的,再加上你忘了你哥持有的道具了吗?”



 “就算你是真的…那你想怎样,丑话先说我是怎样都不会回去的。”



 “那没怎样,我就陪你直到你愿意跟我回去为止。”



 “哈?!你别说笑了!你身为港口黑手党干部还是最强战力就应该回去为组织效力才对!待在这里干什么?!”



 “那你身为我的直属下属现在怎么还不跟我回去?”



 “异能方面我可以确保能正常使用的,其他工作我也有教过「公主」,所以这方面不是问题。  ”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月见」你这个人。  ”



“…你到底在无理取闹些什么?”



 “哈?我无理取闹?那我还真不够我女朋友厉害,刚答应下来就强吻喂药。”



 “唔…这个…呃…我…你果然还在为这件事生气吗,中也?”



 “生气?不会不会不会,那可是我女朋友,我怎么能生她的气。”



 “…我不是说了分——”



 “你说什么,月见?”



 “你还说你没有在生气?!”



 “我记得你好像曾经教过一句,做人不要拔什么无——”



 “啊啊啊别说出来啊!!!那我那时候还不是因为阻止不了你去…”



 “所以你答应了倒是要好好负责,你知道的,你逃不过重力的束缚。”



 “可我没飞啊…”



 “……”



 中原中也一手伸进鸟笼握住月见裸露的肩膀,强制把对方扭转过来正面对视,然后用手不断捏她的脸,轻力往外拉扯。



 “我.不.是.说.这.个.意.思。”



 “对唔住啊…唔好捏好痛…”



 中也直到消气了才放下了手上的动作。



 “好了,到底要怎样你才愿意跟我回去。”



 “我都说了我不——”



 “哈?”



 核笑,再一次把手放在月见肩膀上。



 “别、等下!我只是…只是使命结束了,发条停止了、变回一具不会动的人偶也很正常,每一具人偶都是这样,兄长大人应该是再一次得到某人替他转动了发条。人偶无法自行转动发条,那是「那位大人」最后告诉我的话,大概是因为她预知到我的未来了吧。 一切都已经结束,中也。  ”



 月见的声音越来越小,是在悼念是什么,还是仍存有遗憾?



 “不,还没结束,现在才是新的开始。既然你的发条停止了,那我就来做转动发条的人,这样就行了吧。”



 “…诶?发条使不是说做就做的,啊啊,兄长大人到底有没有跟你说清楚…”



 “你哥有说过人偶的契约是最快的方法,但要在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才能用,所以…也许可以用这句,要和我签订契约,成为…咳咳…吗?”



 “还真是又快又轻易啊?!你那句是某个魔法少女的套路吧!别乱说我以前教过的啊!!太乱来了!我死也不会答应的!啊不对好像已经死了…”



 “噗,现在是吐糟自己的时候吗?那这样吧,我跟你打赌,要是我输了我就回去,再也不会回来,要是我赢了你就跟我立契约,然后乖乖跟我回去。”



 “…你真的不会再回来了吗?”



 “为什么是以我输了为前提…是啊,说到做到。”



 “那赌什么?”



 “赌你会不会自己走出鸟笼,事先声明我不会用异能。”



 “我赌不会。”此时的月见信心满满的认为自己胜算在握,只要中也不用异能强行破坏了鸟笼就好,这里是自己的精神世界,再加上原本就是自己把自己关进去的,仅仅为了有家的感觉,所以自己是绝对不可能离开的。



 “那我赌会。”中也嘴角不禁上扬,赢定了。



 话音未落,中原中也一手解开了月见头上的蝴蝶结丝带,把手伸回来的同时向后为前面移出了空间,月见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本能性扑出鸟笼,伸手渴望夺回丝带。



 “那是母亲大人送给我的……!”月见的身份证明。



 “捉到你了,我的歌姬小姐。”



 —————


 祝大家七夕节快乐!  !  


本篇一切的疑问都将在主线解开,在我这里你可以得到:

 绅士中也X

 隐藏在绅士之下的腹黑中也√

STAR DUST

[自设]如果约淑芬铁伊进入文豪野犬……

姓名:约淑芬·铁伊

身高:167cm

血型:A型

生日:7月25日

身份:前畅销历史小说作家,圣达丽雅女子学院体育老师兼保健老师

服装设定:(体育课)黑色紧身衣带绿色花纹,白色帽子,脖子上挂着哨子

                   (日常穿着)白色露脐针织毛衣,外套白色带图案衬衫,牛仔裤,白底黑鞋面运动鞋,黑色细圆金属框眼镜

随身物品:白色小挎包,内含手机、钥匙、防狼喷雾、手......

姓名:约淑芬·铁伊

身高:167cm

血型:A型

生日:7月25日

身份:前畅销历史小说作家,圣达丽雅女子学院体育老师兼保健老师

服装设定:(体育课)黑色紧身衣带绿色花纹,白色帽子,脖子上挂着哨子

                   (日常穿着)白色露脐针织毛衣,外套白色带图案衬衫,牛仔裤,白底黑鞋面运动鞋,黑色细圆金属框眼镜

随身物品:白色小挎包,内含手机、钥匙、防狼喷雾、手绢、眼镜盒

武器简介:防狼喷雾60mL,主要成分为辣椒素、芥末提取物与紫外线染剂等,无毒。


异能:

简介:『时间的女儿』得知某地区过去事件或某人过去经历的异能。

主动型异能,只有在铁伊自己选定地区或人以及想要得知的时间区域后才可发动,且选定过程需要一定程度的注意力集中。获知的事件和经历会占据铁伊的记忆,当选定的地区/人与时间区域的组合过大时将自动停止获知。推测存在某种自我防护机制使铁伊的异能使用不会超出自己的大脑能够承载的极限。

“获知”可以理解为在一瞬间对某地区/某人在某时间区域的现实重现,但分辨率不会超出铁伊在获知瞬间可以达到的身体极限。同时,过高的分辨率要求也会增大铁伊的负担。

对于“某地区”的定义极其主观,就目前的观测结果进行合理推测的话,铁伊可以选择任意可被较清楚定义而不至于产生歧义的空间作为“某地区”,比如某银行门口、某花盆、苏格兰、甚至一片云。当被选中的地区在过去并不存在(如地区为某银行门口但时间区域选择了银行建立前的某时间段)时无法获知。同时,在选取“某人”作为得知对象时,将同时获知一切会影响其行动的直接原因(如,选取对象被花盆砸进医院,则从花盆掉落到花盆破碎这段时间花盆的轨迹也会被铁伊获知;救护车、报警人员同理)。是否被列为直接原因的标准未知,应与铁伊自身主观想法有极大关系(如上一案例中推倒花盆的人的轨迹没有被获知)。


其他:

1、不管你对作家铁伊的作品看法如何,首先你必须要知道,虽然她的作品被算作小说,但她没有在作品里写过任何虚构的人物和事件,一件也没有。

2、这就是铁伊被发现是异能者的开始。在因为“泄露政府机密”而被请去喝茶之后,铁伊以绝对不让他人发现自己的异能和每月一次的精神检查为代价换取了贵族学校圣达丽雅学院的教师地位和优渥的工资。咦?每月一次精神检查听起来是为了铁伊好才对啊,为什么也算在代价里面?

3、铁伊在日常生活中是一个活泼而快乐的女孩子,第一次见到她可能很难把她和写出《英格兰史话》这样客观平静到冷酷级别的第三人称群像小说的作者联系在一起。不过,铁伊对自己以小说而出名这一点颇为苦恼。“你知道我这辈子最伤心的事情是什么吗?我超常发挥拿了体操金奖的那次,我都站到颁奖台的最高处了,那个解说仍然称呼我为‘小说家’!”这段出自铁伊在酒馆喝醉时的哭诉似乎很强烈地表达了她的不满,当时在铁伊女士旁边安慰她的一名友人笑道。

4、对于英国政府来说,铁伊本人要比她的异能要省心很多。她的父母是安分守己的水果商,所以从小她受到的教育使得她对祖国的忠心无需质疑。尽管由于异能的原因让铁伊对官场的阴暗有了深刻的认识,但这并没有改变她的本心。当然了,作为“国家之大患”之一兼“国家之重器”之一,英国政府也对铁伊采取了一定的监视措施,但充分保障了她的人身自由,在一次劝说后也没有再强迫铁伊加入『钟塔侍从』的行列,也算是仁至义尽,又或者是类似于“断头饭”的仁慈?谁都不知道。

5、待补充……

————————————————

很喜欢铁伊的作品,感觉是值得在假期拿出大段时间来品味的类型。不过同学知道她的真的太少了(留下了找不到同好的泪水)

彩蛋是一些不明所以的东西,主要作用是为了让我认清自己不会写文的现实。

果然人类需要将大脑里的概念图景完美输出的仪器,亿人血书(1/100000000)

Yonezu Yuki
啊啊啊睡不着……天天都要防着火...

啊啊啊睡不着……天天都要防着火拼太麻烦了……你们这群人能不能让我睡个安稳觉啊!!!!???

啊啊啊睡不着……天天都要防着火拼太麻烦了……你们这群人能不能让我睡个安稳觉啊!!!!???

0177.

是文野的孩子

姓名:宫沢神歌

代号:α阿尔法

年龄:21

是新孩子,请多指教!!

其他设定还在写╭☞(  ̄ ▽ ̄)╭☞

是文野的孩子

姓名:宫沢神歌

代号:α阿尔法

年龄:21

是新孩子,请多指教!!

其他设定还在写╭☞(  ̄ ▽ ̄)╭☞

鸽子魂月见

【文豪乙女】《今天的你教坏人了没? 》5

 *中原中也x白上月见

  *参考了V家的七大罪系列

 *新手上路,幼儿园文笔,人物会 ooc,崩得一皮

  *写评论的我会直接跪下感动到哭出来

  *能接受的可以继续看下去,接受不了的左上角 

  ————————

 第五章 父亲的爱


 丝带,一般用于捆绑物件,并有装饰作用,被用作包gift (礼物)的装饰。


 漏洞,隐藏在计算机程序中的错误,俗称bug(バグ)。......




 *中原中也x白上月见

  *参考了V家的七大罪系列

 *新手上路,幼儿园文笔,人物会 ooc,崩得一皮

  *写评论的我会直接跪下感动到哭出来

  *能接受的可以继续看下去,接受不了的左上角 

  ————————

 第五章 父亲的爱




 丝带,一般用于捆绑物件,并有装饰作用,被用作包gift (礼物)的装饰。



 漏洞,隐藏在计算机程序中的错误,俗称bug(バグ)。



 母亲,玛格丽塔·布兰肯海姆,说过我是神赐给她的gift,作为她的子女。 可我却因为拥有自我意识的bug,而无法拥有作为她女儿的身份认同感。



 那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母亲以永远爱着我作交换,我心甘情愿成为她的女儿,并以我头上绑有的淡绿色丝带作证明,证明我的身份——月见·布兰肯海姆,也称白上月见,那是我们移民到日本后用的名字。



 在这一年的时间,母亲也有兑现承诺,努力的让我感觉到来致母亲的爱,我也逐渐熟悉了作为这个家庭一份子的生活,经过母亲的教导,他们的日常对话我也开始听得懂了。



 而现在,还有一个人没接受我的存在,那便是我的父亲,卡斯帕尔·布兰肯海姆。



 虽说我们最多的交集就只有吃饭的时候,其余时间他不是在出外就是在跟母亲以外的女性进房间,但即使是在这么少的时间的也会带给我一些烦恼,就像现在……



 “喂,玛格丽塔,这个野小鬼什么时候走?都一年了,担心她流浪饿死的话送去你经常去的那间教堂不就行了。”



 “那可不行,这孩子跟那些孩子不一样,是只属于我们的孩子,那当然是留在这个家里的,而且这孩子也选择了,我讨厌不遵守承诺。”



 “说了多少次这小鬼怎么看连半点我的基因也没有遗传好吗?!你什么时候主见意识变得这么强了?!自从这小鬼来了之后你就变得很奇怪!”



 “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了卡斯帕尔,抱歉呢 。来,先吃午饭吧,放凉了就不好吃了。”



 “啧,明明只是个一样不会睡觉的怪胎,就这点倒是完全的遗传了。”



 是的,这便是我另一个烦恼,我似乎跟母亲一样不用睡眠,我感觉不到疲倦或困意,唯一一点不同的是我还能依靠母亲制作的安眠药“gift”,服用后我便能像正常人一样倒在床上睡着,虽然我总感觉那种状态更加像是晕倒。



 起初母亲担心我是失眠所以弄了一些“gift”给我,那时候对我还有效,但似乎我的身体开始出现了抗性,母亲只能不断加重分量,直到我能闭上眼睛陷入睡眠,而“gift”的主要材料也因此变得缺少,这件是母亲当然也报告给父亲了。



 至于父亲,起初并不是太在意还一面嘲笑的跟母亲说找到同类了,但每次当真正看到我的时候,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恶意放大了,他便会用这件事来当作抛弃我的理由。



我可是有bug的,再加上母亲的承诺,我当然不会走了,所以得必须想办法让父亲接受我。 我咽下了口中的午餐肉,默默下定了决心。



 “母亲大人,今天您也不用去教堂吗?之前就一直听说了您在教堂认识的那些孩子们,我想他们应该也很想念您才对。”



 “的确我已经很久没去了,再不去可能他们把我忘记,到时候就麻烦了…但是但是…我不能留你一个人啊,书上的知识也还没有教完……”



 “我已经可以自己读懂书本上的文字了,所以一个人在家也没事的。”



 “可是…我还是有点担心,要不你和我一起去?顺带可以认识一些同龄的朋友。”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想把没看完的书看完,而且我不太敢去见陌生的人…”



 母亲轻轻抚摸我的头,思考了一会,“好吧,那你一个人在房间乖乖看书等我回来喔。”



 “好了好了,现在就出发吧!快点快点!午餐和晚餐我跟父亲会自己弄的,母亲大人晚餐后再回来吧!在教堂要好好跟他们相处喔!”



 虽然我不太想母亲大人接触除我以外的孩子就是了,但这句绝不能说出口,若是因为这样而被母亲大人讨厌,那到时候就麻烦了。 我目送她清理了餐桌上的餐具、收拾了几个袋子之后走到门口,握着门把的时候还是犹豫了一会,又转头看向我。



 “呐月见,如果可以给你选择,你会想要哥哥还是弟弟?”



 诶? 我可以选择两个都不要吗…



 “母亲大人喜欢就好,我没所谓。”



 “这样啊,那就弟弟好了!希望教堂有吧…”



 母亲大人一脸欢喜的开门走了。 突然想反口,不让她去教堂…家里回到尴尬的气氛,留下了一边吸烟一边看报纸的父亲和我,我默默注视他寻找开口的机会。 一定要有礼貌,要不然吵起来,就……



“看什么看,还不快回去你的房间,真碍眼。”



 就我想揍他。



 “父亲大人不也是在污染空气吗?真碍事。”



 握着报纸的手都突起青筋了,震抖的手,激动的心,就差没有直接把报纸分开两份了,可以从报纸被握的折痕看得出父亲怒了。 猛的一下把烟丢在地上踩灭,报纸也丢在一旁。



 “玛格丽塔不在你就放肆了吧?!真该让她看看你这副模样!这种不孝的野种!”



 好了,在他把我丢出这个家门之前尽快把事情解决吧。



 “我为什么要孝顺您,你不是也从来没有把我当成女儿吗?”



 “啧,小孩子就不要顶嘴!我怎么可能把丝毫没有跟我有血缘关系的人当作子女!就算是玛格丽塔带回来的我也不会认同!”



 “我管你认不认同!您觉得我很想叫您父亲大人吗?!要不是母亲大人最爱的人是您!我才不会——”



 “呵,这真是我听过天大的笑话!什么最爱的人是我,她爱的人从来都不是我…要不然我也不会…”



 ……冷静下来了? 一瞬间由愤怒转为悲伤,还自嘲了。



 不可能,母亲大人曾说过想跟父亲有爱的结晶,那是极度爱对方才会有的想法,恋人,他们的关系不是这样吗? 好像也不对,在我看来母亲大人一直都是单向爱恋父亲,而他却爱着其他的女人,难道是我想错了…表面上的行为果然不能代表内心,得问清楚才行。



 “您在说什么?若母亲大人不爱您,那她爱的人会是谁?”



 “你什么都不懂,也不可能懂,说到底只是个小孩,怎么可能懂。”



 三连不懂,我是真的不懂他在干什么,一手遮盖自己的脸部,像极了书上说的失恋的样子,都结婚了还能失恋,大人们的感情真难搞。



 “您不说我怎么可能懂。”



 “说了你难道就会懂吗?”



 “不懂也得懂,就算现在不懂那你教我就行了,就像母亲大人那样。”



 “一个刚来一年的小孩到底在说什么傻话,你为什么这么执着?这样对你毫无好处。”



 “毕竟无论怎么说您也是我名义上的家人,我也必须尽到家人的义务,这世上除了恋人,最了解彼此的应该就是家人了。父亲大人才是,一个人能忍住不讲到多久?”



 沉默,父亲大人用着我从来没有看过的眼神注视我,一种仿佛捉住了救命草,说服了自己并找到了出路,带有一丝希望的眼神。



 “……其实玛格丽塔她——”



 “咚、咚、咚”



 父亲大人的声音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我们同一时间看向门口。



 “等会再聊吧,大概是来找我的,我去开门。”



 我悄悄跟在父亲的背后,开门后进来的是一位金发女人,身上带有很浓的香水味,过浓的香水反而成了一种窒息的感觉,不禁皱起了眉头、握紧父亲的衣尾。



 “卡斯帕尔~我刚刚看到你的妻子出外了,所以就来找你了~有没有想我~”



 她扑去抱着父亲,顺势看到了躲在父亲背后的我,我抬头对上她充满「恶意」的眼神,她先是瞪了我一眼,然后又眯起眼睛笑了。



“这不是你最讨厌的野种吗?怎么突然亲近起来了?在玩过家家游戏?好恶心哦~”



 “等、先别这样,现在她能听得懂的——”



 “那不就更好吗?呐呐—野种快滚回去你那怪胎母亲那啊—不要在这里妨碍我们两个二人世界~啊对了,你母亲出外了,那就快滚回你的垃圾堆吧~”



 “够了,今天你就先回去吧,迟些我再叫你。”



 “诶~我才不要~果然是因为这小鬼吗…啧—”



 不行,我受不了了…



 “…臭”



 “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再大声一点如何?”



 极限了,小孩子的容忍力比我想像中弱…



 “…好臭,快臭死了,谁告诉您香水喷是喷得越多越香的?!根本就是反向操作!太浓了!还混杂着其他不同的香水…味道根本就不适合!太多的香味混合都变成臭味了!我家的浴室借您快点去洗走吧!”



 不行了,憋气到极限了,完全是咆哮出来的,喊完立刻转身跑回房间呼吸新鲜空气,这比父亲的烟味还难受……



 ————



 “你这死小鬼!!!看我不打死你!!!”



 宽大的房子回荡着女人尖锐愤怒失控的声音。



 “够了!回去,我不想再说第三次,而且我女儿说得没错,的确有些难闻,她只是在说事实,还有,我的女儿是你说打就打的?”



 “哈??不是、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密了明明你上一次还说很讨厌的!”



 “今天,永别了。”



 推走了女人的卡斯帕尔,依靠着门,突然开始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是疯了,居然几句就被一个小孩说服了,看来我果然骗不了自己,原本就有这个心去做,只是因为性格下不了这口气。好吧,那就试试看吧!为了新生活的开始。”



 从月见来到这个家起,卡斯帕尔不是没有想过要跟她好好相处,而且他也知道玛格丽塔的体质是不可能怀孕所以也不可能是私生女,当她说是艾尔露卡带来的「礼物」,那么这一切的不合理也说得通了,只是有一点他对此极为不满。



 月见身上并没有任何一点是跟他一样,那他该怎样跟别人证明这是他跟玛格丽塔的孩子? 越想越不明白,既然是「礼物」那不更应该符合玛格丽塔的喜好吗? 难道是说,艾尔露卡看穿了玛格丽塔真正渴望的,才特意弄成这个样子?



 玛格丽塔真正渴望的,真正爱的人不是他,这件事他很早就察觉到了,只是一直没能说出口,因为他爱着玛格丽塔,怕说了会捅破这层关系,自己就再也无法站在她的身边,所以即使他会跟情妇诉说也不会跟她说,他也知道情妇眼中只有他的财富,所以她们说的一切都是讨好的话。 即时他能跟别人说,别人也不会真正用心的去理解他,到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把所有埋藏在心里。



 所以卡斯帕尔是讨厌月见吗? 不完全是,只是因为每次看到月见的脸,都仿佛是在提醒他自己玛格丽塔爱的人不是他,所以只能不断的远离,用恶言去令她离去。



 那卡斯帕尔喜欢月见吗? 至少现在有家人的喜欢了,他找到了能用心去理解自己的家人,月见不认识玛格丽塔真正爱的人,她看到的只有自己——卡斯帕尔·布兰肯海姆,找到了会重视自己的家人,会认真听自己说话,虽然顶嘴有些不爽,但也没多少会这样跟自己说话的人了。



 所以月见才能轻易说服卡斯帕尔,主要是卡斯帕尔原本内心就很矛盾,现在月见多说了几句顺势把反对的旗推到了,仅仅只是简单的几句话,他也宁愿选择去相信。



 卡斯帕尔爱玛格丽塔,想跟她组织家庭,结婚渡过下半世,生育孩子这方面有艾尔露卡帮忙,既然神都让命运这样安排了,那现在就轮到他尽一些父亲的责任了。



 ————



我站上椅子,趴在窗台目送那金发女人的离开,计划通✓,虽然没想到她真会因为我那一句话而回去,可能是父亲在那之后又说了些什么,嘛,至少不用再忍受那难闻的香水味,又能分开他们两个就好。



 那个女人,明显想取代母亲大人的位置,那满眼的欲望都快涌出来了,是贪我们家的财富吧,那可不行,母亲大人需要父亲,我不能让你拆散他们,要是下次再来的话就把我那份“gift”塞给她就好,趁她睡着把她给运出去。



 “我把她给送走了,这样你满意了?”



 “听您的语气,您不也是放松了很多吗?”



 父亲从我背对着的房门走进来,即是我看不到他的脸,也能感觉到他是面带轻松的微笑的。



 “的确,那香水味我早就想说了。不过,作为父亲我还是要跟你说教,下次记得要早点说出来,别憋着。”



 “下次一定~父亲您自己说不就行了。”



 “你也知道的,有很多因素所以我不能当面说。”



 “所以我就是用来当您的借口工具?!”



 “玛格丽塔教得不错嘛,这些词汇都会用了。”



 …我可以揍他吗,真的让人很不爽。 我转过身,从站着变成坐着,用眼神表达自己对他的不满,虽然我都知道小孩子的身躯是做不成什么杀伤力的…



 “已经够了,继续您之前没讲完的。”



 “别这样盯着我,真是让人操心的女儿。”



 “…还说不说了?不说别打扰我看书。”



 下意识吹胀左边脸颊。



 “好了好了不逗你,我说的话你能理解就理解吧,我也不太指望你能听懂就是了,所以听听就好。”



 “玛格丽塔她爱着某个跟我长得很像的人,但那个人不是我。”









 “这是新型自恋方式吗?”



 相信我,这真的是我下意识不经大脑说出来的。

STAR DUST

[自设]如果吴敬梓进入文豪野犬……

姓名:吴敬梓

身高:172cm

血型:B型

生日:10月29日(历史上的吴敬梓逝世的日子)

身份:『聊斋』成员,《八卦先行者》报文字记者

服装设定:会因为采访对象的不同而改变自己的穿搭。常服是浅茶色卫衣配蓝色破洞牛仔裤加墨镜。

随身物品:一个黑色单肩包,里面装有手机、餐巾纸、备用墨镜、钱包(有零有整,外加银行卡)、钥匙、平板电脑、U盘、笔记本和钢笔、充电宝、录音笔、记者证、弹射刀(拥有《特种刀具购买证》)。卫衣的兜里放着一本小笔记本和一支黑色水笔,一个电击器。


武器简介:弹射刀,刀刃长度12cm,刀柄长度15cm,弹簧长度30cm,出刀时速60km/h,有效射程10m。可以被...

姓名:吴敬梓

身高:172cm

血型:B型

生日:10月29日(历史上的吴敬梓逝世的日子)

身份:『聊斋』成员,《八卦先行者》报文字记者

服装设定:会因为采访对象的不同而改变自己的穿搭。常服是浅茶色卫衣配蓝色破洞牛仔裤加墨镜。

随身物品:一个黑色单肩包,里面装有手机、餐巾纸、备用墨镜、钱包(有零有整,外加银行卡)、钥匙、平板电脑、U盘、笔记本和钢笔、充电宝、录音笔、记者证、弹射刀(拥有《特种刀具购买证》)。卫衣的兜里放着一本小笔记本和一支黑色水笔,一个电击器。


武器简介:弹射刀,刀刃长度12cm,刀柄长度15cm,弹簧长度30cm,出刀时速60km/h,有效射程10m。可以被熟练使用。

电击器,长15cm,直径3cm,输出电压600kv,在3秒内可击晕他人。

“现在干记者这行还是蛮惊险的,就算只是一家除了爆料准确率95%外没有任何优点的报社的记者也是如此。”吴敬梓如是说。


异能:

简介:『士人的另一面』(改自《儒林外史》)获知他人秘密和恐惧的能力。

异能会在与他人眼神相交时自动发动,立刻得知对方在眼神交汇时刻内心最不愿让人知晓的秘密和最害怕的事物。需要注意的是,这两条可能会随时间推移和形势变化而改变。如一位原本在害怕被发现贪污的官员在遇到交通事故的时候可能会转而害怕自己的死亡。同时这两条的定义皆以对方为准,即可能出现一位外表道貌岸然背地坏事做尽的人最害怕的事情却是被发现自己喜欢猫。

这里的“眼神相交”是双向的,即必须两人都看到对方的视线时才可发动。但与此同时,只要两人都看到对方的视线,异能就会发动,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甚至无论你有没有意识到你们眼神相交。异能可以隔着镜子发动,但不能隔着摄像机和墨镜等会让一方看不到另一方眼睛的设备发动。异能在借助道具的情况下可以对自己发动,甚至,面对幻境或化身类异能者的时候,只要吴敬梓和对方的视觉器官视线相交,异能也会发动。

“获知”信息的方式是脑内突现,即不受吴敬梓控制地突然意识到对方的秘密和恐惧。这样的“获知”可能会打断思考或吓到自己,所以吴敬梓在平时习惯佩戴墨镜。



其他:

1、吴敬梓的早年似乎颇为不幸。虽然出生在大户人家,却因为父亲的早逝而导致其童年受尽轻视,只有一名叔父十分照顾他。后来在一次争夺遗产的内战中觉醒了异能,才发现那名叔父照顾他只是为了骗走他继承的遗产。最后心灰意冷的他选择了拿走为数不多的资产与吴家断绝关系,然后用这笔资产挥霍了一年有余,过了好一阵堕落的生活。在钱花光以后,面临流落街头境地的吴敬梓想到了将自己败家生活时得知的名流上层的丑闻卖给报社赚钱的方法,就这样和《八卦先行者》接上了头。之后发觉自己喜欢记者行业的吴敬梓利用异能之便顺利成为了《八卦先行者》的头牌,被蒲松龄找到然后加入『聊斋』,这都是后话了。

2、其实最开始吴敬梓选择加入『聊斋』的理由很简单:这个机构能给他开《特种刀具购买证》。由于吴敬梓的身份使然,他有很高的警觉性,并试图为可能发生的伤害事件做足准备。但以公民身份终究是难以自保,而他又找不到名目或门路去获取更多防具。《特种刀具购买证》完美解决了这一问题。

3、吴敬梓很难相信别人,而且出于异能原因常常对他人抱有轻蔑和敌意。就算在『聊斋』内部,他也不是个受欢迎的人。唯一能和他打好关系的只有蒲松龄,而与之相反,最互相看不顺眼一见面就要吵的则是曹雪芹。或许是因为曹雪芹那家伙心机重得要死还端着一副政府代言人的架子高高在上正好戳中了吴敬梓所有的雷点的关系?

4、吴敬梓在『聊斋』中可以算是和刘慈欣齐名的武力担当,也和大刘一样经常四处奔波。但和大刘乐在其中不同,吴敬梓出差只是为了报社或者『聊斋』的工作,他本人更喜欢窝在金陵一带,甚至还自封了一个“秦淮居士”。尽管如此,他和同在苏州的叶圣陶和鲁迅并不熟稔。毕竟吴敬梓并不喜欢社交,也对“增进同事感情”嗤之以鼻。果然还是读书和赏景更讨他喜欢一些。

5、待补充……

————————————————

本来想写刘宇昆的,结果发现没法搞成攻击性的异能,最后只得是辅助组喜加一。

感觉蛮可惜的,真的觉得无论是『迦太基玫瑰』还是数字神灵都可以成为很棒的异能来着……

不过仔细想想,感觉自己开始给人物编联系本来就是很危险的举动。这不,我又开始想写文了。这绝对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好吧!到最后肯定又会以烂文笔把人物写崩把自己写哭告终啊喂!你清醒一点诺诺!

再说『聊斋』也要到满员的地步了,下一篇还是整独立人物吧。

阿·瓦迪森亚
ask!about阿酱!欢迎踊...

ask!about阿酱!欢迎踊跃发言(狂欢

ask!about阿酱!欢迎踊跃发言(狂欢

阿·瓦迪森亚
啊哈!这一次好像穿到了阿酱的身...

啊哈!这一次好像穿到了阿酱的身体里!很好玩的!@費奧多爾(阿酱 

啊哈!这一次好像穿到了阿酱的身体里!很好玩的!@費奧多爾(阿酱 

阿·瓦迪森亚

about阿·瓦迪森亚

身高:163cm

体重:47kg

生日:8.3

年龄:16岁(还是正太啦

其他后续再补)

我要写文了——

“哥哥!求你了,下来吧!”我顾不得被泪水模糊视线的双眼,死死盯着在楼台笑着的兄长。

“不要对哥哥大声叫,哥哥耳朵会受不了的。”他仿佛纵容孩子胡闹的家长,只是用那一眼万年的眼瞳笑眯眯地看着我,“哥哥不是恶人啦,只是在做一只自由的小鸟哦。”摇摇欲坠的他身后吹着冷飕飕的风,我的身体却莫名有点炽热。

脸上汗涔涔的。

不知为何,我突然有种失重感,感觉自己在坠入深渊。

“那个,我有事情拜托你。”

我和哥哥距离很近,我努努力就可以拉到他。...

about阿·瓦迪森亚

身高:163cm

体重:47kg

生日:8.3

年龄:16岁(还是正太啦

其他后续再补)

我要写文了——

“哥哥!求你了,下来吧!”我顾不得被泪水模糊视线的双眼,死死盯着在楼台笑着的兄长。

“不要对哥哥大声叫,哥哥耳朵会受不了的。”他仿佛纵容孩子胡闹的家长,只是用那一眼万年的眼瞳笑眯眯地看着我,“哥哥不是恶人啦,只是在做一只自由的小鸟哦。”摇摇欲坠的他身后吹着冷飕飕的风,我的身体却莫名有点炽热。

脸上汗涔涔的。

不知为何,我突然有种失重感,感觉自己在坠入深渊。

“那个,我有事情拜托你。”

我和哥哥距离很近,我努努力就可以拉到他。

所以我这么做了。

在与兄长拥抱的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像是软塌塌的豆腐,全身放松了下来。

“妈妈和爸爸,就拜托你照顾了。我已经,没有遗憾了。”他仍是那副笑眼弯弯的模样,眼眸却水汪汪的。

他从楼台一跃而下,奔向苍蓝的天空。

@費奧多爾(果 无论这么说,还是对哥哥有惭愧的。尽管他似乎死无遗憾了(目移

一捧醉乌
一个小小的Q版文野私设。 御野...

一个小小的Q版文野私设。

御野安格心中最适合战场的异能,不是攻击或防御,甚至不是治疗和精神,而是辅助。

所以让我们将星光献给世界第一偶像--星野千纪小姐,愿此刻仍为人类群星闪耀之时!


一个小小的Q版文野私设。

御野安格心中最适合战场的异能,不是攻击或防御,甚至不是治疗和精神,而是辅助。

所以让我们将星光献给世界第一偶像--星野千纪小姐,愿此刻仍为人类群星闪耀之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