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文豪野犬西格玛

65.4万浏览    3110参与
Murphy.H
天人五分之三帅比个心(? 今天...

天人五分之三帅比个心(?

今天也是不会画背景的一天🙃

天人五分之三帅比个心(?

今天也是不会画背景的一天🙃

平平无奇的秋诺

当我调戏人工智障时

有些地方打错字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有些地方打错字了

  


木卯

-

刚好今天是可颂日

西格玛唯一一个正常人

私心cp向果西

-

刚好今天是可颂日

西格玛唯一一个正常人

私心cp向果西

逆旅

红星是怎样照耀世界的3

又名马克思主义费佳


果戈里到甲板上看风景,接着就在耳机里听到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关于下船的通知,“稍微等一下,费奥多尔同志,我们不是要去横滨吗?”

陀思妥耶夫斯基摸了摸头顶的帽子,“尼古莱同志,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们要去的目的地是横滨,我只是说迟早要去。”无论怎么说,陀思妥耶夫斯基都不会告诉果戈里,其实是他在果戈里看风景的时候稍微更改了行动计划。

西格玛看着面色僵硬的果戈里,拍了拍他的肩膀,“天共一大没有好好听吧?费奥多尔同志早就说过了,我们要采取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策略。”

果戈里有一点点尴尬,“可是直接入驻横滨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与这恰恰相反,问题非常大。”...

又名马克思主义费佳



果戈里到甲板上看风景,接着就在耳机里听到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关于下船的通知,“稍微等一下,费奥多尔同志,我们不是要去横滨吗?”

陀思妥耶夫斯基摸了摸头顶的帽子,“尼古莱同志,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们要去的目的地是横滨,我只是说迟早要去。”无论怎么说,陀思妥耶夫斯基都不会告诉果戈里,其实是他在果戈里看风景的时候稍微更改了行动计划。

西格玛看着面色僵硬的果戈里,拍了拍他的肩膀,“天共一大没有好好听吧?费奥多尔同志早就说过了,我们要采取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策略。”

果戈里有一点点尴尬,“可是直接入驻横滨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与这恰恰相反,问题非常大。”罚盯着码头的人群,“横滨的那几个组织经过调查实力都特别强,如果您还想要命的话,我们最好去别的地方。”

果戈里蹦跶蹦跶,跳下了船,“提问——我们现在要去什么地方?”

“假如你这个马戏团的怪胎有看路牌的话,就不用在这里喧哗,主上大人做什么自有他的道理问这么多干嘛?”伊万显然对国歌里的打破砂锅问到底非常无语。

“天呐,我们不是天人共产党吗?为什么会出现一个死屋之鼠的小冈?!”果戈里没有放弃任何一个与伊万争吵的机会。

“你们吵到我的眼睛了。”西格玛快速的跟上陀思妥耶夫斯基和罚。


让果戈里和西格玛非常欣慰的是,这次由陀思妥耶夫斯基选定的据点居然不是阴暗潮湿的地下室。

墙上挂有马克思的画像,还有非常写的很好看的宣传标语——马克思主义是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是我们党的灵魂和旗帜,客厅只有一张很大的桌子,足够他们几个人围在一起召开会议。

“就在几天前,我已经用系统探查过仙台这一带的异能组织,都没什么好人,选择结果他们的性命还是收编进队伍由你们自己决定。”陀思妥耶夫斯基把一大沓的资料放在桌子上。

仙台的异能组织并不是这么的强大,大概只能干一些港口黑手党嫌弃的东西。

比如买卖人口,比如拦街抢劫。

“我觉得杀了吧!这种人招进我们的队伍只会给马克思同志抹黑。”西格玛看完了这些人所做的恶行,愤愤不平的拍了一下桌子。

“我同意。”果戈里举手发言,“但是把这些人都杀光的任务能不能让我来做?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血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点点头,“还是做的隐蔽一些,毕竟您也不想被横滨那群好事之徒缠上。”

希望大家要明白,即使天然五衰的所有人都接受了马克思主义这种东西,但是习惯一旦定下来就很难改变,对于他们来说,杀人只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手段。



让果戈里去干灭口这种工作实在是太屈才了,甚至让小丑有一些没有玩够的感觉。

“猜猜我叫什么?”果戈里踩住一个人的手臂,礼貌性的取下了帽子,“您的声音太小了,我听不见,叫大声点!”说着狠狠踩了下去。

“啊——!”那人大声叫喊。

果戈里懊恼的皱了皱眉毛,“回答错误!我叫果戈里,不叫啊,下了地狱一定要记住,那么给您的惩罚就是——体验断手断脚的快乐吧。”

果戈里熟练的从口袋里面拔出银色的小刀,准备给这个组织剩下的最后一个人来一个活体解剖。

“尼古莱同志,我希望下次您不必把事情做的这么戏剧化,人杀完了就回来,伊万会去给您善后。”陀思妥耶夫斯基打扰了果戈里的兴致,但是果戈里嬉皮笑脸的拍了拍地上那个人的脸颊。

“先生,今天算你好运哦,解剖不了就让我划两刀吧!”


事后,果戈里看着那人背上一个自己划的的小丑笑脸,显得非常开心。

“那么小冈,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哟!”果戈里挥挥还带有血迹的红色手套,与伊万擦肩而过。

“慢死了。”没有什么能打的异能者还是要浪费这么多的时间,伊万把果戈里了吐槽上万次。




向往光明,向往美好,如同飞蛾扑火,把命也赔进去,在消散的最后一刻发现——一切也不过是徒然,陀思妥耶夫斯基也是如此,向往那个没有异能者的世界,自诩的正义,自以为是的裁决他人的生命……错了,大错特错,从开始,就是错误的。

他们不该是那样的,可是这新的道路究竞会是来自天际的救赎,还是与书一样遥不可及,陀思妥耶夫斯基也不会知道。



一个又一个地下黑暗组织在一夜之间被灭口的消息登上了报纸,消息的边上,是此案的唯一线索,一个鲜红的“共”字。

大快人心,人们纷纷赞美这么做的人,似乎忘记了,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杀人都是犯法的。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以前的我们就像过街老鼠,第一次因为杀人被夸赞,真的很讽刺。”西格玛把报纸放在桌子上,“说起来我跑了几家书店,没有找到任何有关于马克思主义的书,费奥多尔同志,你的书是哪来的?”

陀思妥耶夫斯基咬了咬手指,回忆那天的内容,“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罚放在我桌上的。”


同一时期的横滨,“太宰先生,对此,你是怎么想的?”中岛敦拿着手中的报纸。

太宰治陷入沉思,这种行为像是骸塞的时候遇到的费奥多尔一样,可是他不曾盯上过这么小的目标……但是不能排除是他的可能,横滨危险了。

“太宰先生?”

“哦,走神了,我认为这是一群恶魔,为了一已私欲的恶魔。”太宰治露出有些厌恶的神情。




“过几天,我会考虑去市中心组织一次演讲,有人愿意一起去的吗?”罚整理着写好的11份演讲稿。

果戈里咬了一口煎包子,“您和费奥多尔同志就是我们组织的两个工作狂,小丑怎么可能喜欢这样的活动?假如是叫我去给演讲助兴的话倒是可以。”

罚想象了一下,果戈里的魔术出现在现场,估计会把人民群众吓死的吧……

“带我一个,带我一个!正好这几天学习颇有心得,好好给他们分享一下。”西格玛绝对是组织里最上进,最积极的同志。

“不过说起来——费奥多尔同志在干什么?”果戈里伸了个懒腰。

“主上大人在安排下一个任务地点,还有……他希望你们举办演讲的同志可以适当的拉拢一些人员,在这里创建一个根据地。”



依旧是非常潦草的一章,人物性格也把握的不是很到位,有什么问题,或者看不懂的地方,欢迎指出

人间失智℡

 正面:帅哥你谁? 

  我真的接受不了,侧面看着还好,正面……真的看不下去(啊啊啊)(崩溃)

 正面:帅哥你谁? 

  我真的接受不了,侧面看着还好,正面……真的看不下去(啊啊啊)(崩溃)

来路不明的798
  西格玛和他的保暖内衣

  西格玛和他的保暖内衣

  西格玛和他的保暖内衣

弥雾青烟

  哈哈哈依旧是@光 帮我剪的

  对了,上个视频也是。

  哈哈哈依旧是@光 帮我剪的

  对了,上个视频也是。

逆旅

全世界都比我们先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尽量走沙雕风,一个老套的异能梗,ooc严重


陀思妥耶夫斯基不对劲,这几天都不对劲,在第无数次,期待着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相遇无果后的果戈里做了一个重大决定。

主动去找他。


其实不用猜也知道陀思妥耶夫斯基会在哪,因为他总是一个人坐在电脑面前敲键盘。

果戈里乐忠于把事情做得戏剧化,于是就出现了下面这一幕,陀思妥耶夫斯基摁下回车键,然后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咖啡杯,接着便摸到了一个毛绒绒的东西。

陀思妥耶夫斯基受到了惊吓,果戈里的头出现在了盘子里,果戈里露出一个骇人的笑容,“费佳——我亲爱的挚友,请问是什么导致您这几天都没有理我呢?”

但出乎意料的是,陀思妥耶夫斯基马上转过身去然后挡着脸,...

尽量走沙雕风,一个老套的异能梗,ooc严重


陀思妥耶夫斯基不对劲,这几天都不对劲,在第无数次,期待着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相遇无果后的果戈里做了一个重大决定。

主动去找他。


其实不用猜也知道陀思妥耶夫斯基会在哪,因为他总是一个人坐在电脑面前敲键盘。

果戈里乐忠于把事情做得戏剧化,于是就出现了下面这一幕,陀思妥耶夫斯基摁下回车键,然后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咖啡杯,接着便摸到了一个毛绒绒的东西。

陀思妥耶夫斯基受到了惊吓,果戈里的头出现在了盘子里,果戈里露出一个骇人的笑容,“费佳——我亲爱的挚友,请问是什么导致您这几天都没有理我呢?”

但出乎意料的是,陀思妥耶夫斯基马上转过身去然后挡着脸,“您……先安静会儿……”

果戈里震惊,果戈里沉默,“费佳,您这是哭了吗?”果戈里迅速把整个人传送至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面前,然后看到了他有生之年的第一次奇观。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脸上挂着泪痕,紫色的眸子被水雾蒙着,眼眶红红的,但是他的表情根本看不出来他有悲伤,果戈里的大脑有一瞬间宕机,太——可——爱——了——吧!果戈里在内心大声尖叫。

“尼古莱……请您不要盯着我看。”陀思妥耶夫斯基熟练的取出卫生纸擦去泪水。

“所以到底怎么了?”果戈里做好了倾听的准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眼泪又一次流出来,他叹了口气,耐心的解释了起来。

“您大概还记得几天前我们一起出任务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异能者,他叫郭妥。”果戈里摸了摸后脑勺,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大概是无意中中了他的异能,我只要听您说话就会哭。”果戈里恍然大悟一般,刚打算开口说话就被陀思妥耶夫斯基拦下,无奈的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纸笔。

“您可以找到他的资料然后解除异能。”果戈里在纸上写下这句话,陀思妥耶夫斯基看罢连连摇头。

“我找了,解除方法还很浪漫,真爱之人的一个吻”陀思妥耶夫斯基开口就是把果戈里吓出毛病来。

“那么谁喜欢您?”果戈里都没有注意自己脸上写满了期待,“我……不知道。”

“什么!”果戈里这次直接叫出声,“您怎么会不知道谁喜欢您啊?”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脸第无数沾上泪水之后,他终于是忍无可忍,上手就把对方的嘴捂往,“安静,听好了,我把秘密告诉您,您得帮我解决了它。”




于是,轰轰烈烈的究竟谁爱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行动展开了。


他们第一个找的是西格玛,果戈里坚持要一起去,但是陀思妥耶夫斯基拒绝了,并表示他在果戈里的领口装过监控。

果戈里只能去天空赌场,丝毫没有注意到监控这个重点问题,“西格玛~”伴随着果戈里的声音,西格玛握住牌的手一颤。

“经理?”边上的赌客看西格玛的样子不太自然,有点担心的问了一句。

“我没事,你们继续。”西格玛把牌往桌上放,坚强的笑着。


“有什么事情不能靠联络?而且为什么是你来,而不是费奥多尔君?”西格玛有些庆幸的看着没有去碰赌场里任何东西的果戈里。

“他和我一起来不太合适。”果戈里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我有几个问题问你”

看着果戈里严肃的表情,西格玛下意识的以为这件事很重要,“为了有效的使我们天人五分之三衰更团结,接下来的问题请务心如实回答。”

“提问——您在什么情况下遇到的陀思妥耶夫斯基?”果戈里照着自己写的问题读出来。

“你这真的不是为了八卦一下?”果戈里点头然后又迅速的摇头,心系赌场的西格玛决定快速的结束采访,“沙漠,流浪,想要一个家,他出现,我回来。”

“这就没了?!”果戈里的八卦之心彻底凉了,“下一个问题!请问,您对陀思妥耶夫斯基有什么看法?”

这是在八卦!这一定是!但是……果戈里这么在意陀思妥耶夫斯基,又不想让对方知道,难道说……他暗恋陀思妥耶夫斯基?

在推理出以上结论后,西格玛为了自己能活下来,净挑好的说,“聪明,有学识,有时有点好心……除了身体弱一点,没有什么问题。”

果戈里张大了嘴,“好心?!好心?!西格玛你有没有走心!”

陀思妥耶夫斯基叹气,“果戈里,回来吧,不是他。”


果戈里只能一边说着没劲儿,一边出现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房间里,“真的不是他吗?我看他对你的好评非常多呀。”

“他的眼睛里没有那种感觉。”相比之下更像孩子对一个老父亲。

“那么下一个人?”来不及等两个人商量行程,就有一个太宰主动上门。


“魔人君?快出来,我发现了一个……”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和果戈里一起到门口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还用手捂住了果戈里的嘴。

“你们……我……打扰了。”太宰治说着就要往外走,但是,果戈里怎么可能放弃八卦的机会?

“您给我回来!”果戈里推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手,奋力把太宰治往回一拽。

然后,迟钝的果戈里响起了什么,一回头就看见了——泪流满面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凝视着自己,眼神犀利,“那个……魔人,你躲在果戈里后面我不好说话。”太宰治伸了头打算往果戈里身后看。

陀思妥耶夫斯基刚想转身,就没果戈里搂入怀中,脸贴着果戈里的肩膀,正好是一个太宰治看不到的动作。

“ 您做什么?”陀思妥耶夫斯基咬牙问果戈里。

“只有这样,费佳哭的样子才不会被太宰治看见哦~”果戈里的语调很欢乐。

“实在是不好意思,费佳今天不太舒服,有什么事情您对我说就好。”果戈里飞快抢答,并制止了太宰治往外走的动作。

太宰治:假如他今天身体不好,我就明天来!没必要把我拦在这里,看你们两个撒狗粮吧。


陀思妥耶夫斯基被果戈里按住,完全动弹不得,虽然他自己也很好奇为什么不发动异能?

“其实这个人说了你也可能不知道,我今天看到了涩泽龙彦,是的,他复活了,从地狱的深处,我已经等不及看到他来杀我们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涩泽龙彦上门寻仇,因为他想杀人的话,在看到了太宰治的那一瞬间就应该结束他,而不是放任这个小兔崽子来他们横滨的据点胡闹。


然后,陀思妥耶夫斯基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哇哦!又和你们两个重逢了。”涩泽龙彦走进来。

太宰治很想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我们根本不想看见你?

但是所有人都低估了涩泽龙彦的老实程度,他并没有像果戈里想象中的那样和大家打起来,而是举起了双手给所有人炫耀他新买的黑色指甲油。

涩泽龙彦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看到了一脸怨种模样的太宰治,姿势奇怪的果陀二人。

“哇哦……太宰君,你觉不觉得我们可以先行离开?”涩泽龙彦盯着门缝,有点后悔为什么要来找旧友叙旧情。


逃出生天之后,涩泽龙彦大声尖叫,“太宰君!我嗑到真的了!我要给他们做情侣服!”

太宰治一拍脑门儿,原来全世界就他一个正常人。




果戈里很高兴,他揉了揉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头发,“您觉得这两个人有没有可能呢?”

“我们只是互坑的朋友。”陀思妥耶夫斯基依旧反对,然而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大才子涩泽龙彦叫上太宰治,西格玛,写了本子,也画了同人图。

你要问太宰治与西格玛为什么同意?

涩泽龙彦:“会哭。”

太宰治越画越上头,并且找到了发财的方法,让侦探社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事情是——以前总是贴着他们找他们要钱包的太宰治有钱了!

西格玛找到了除了在赌场之外打发时间的娱乐,就连涩泽龙彦都不再沉迷于各种衣服。

是的,你没有看错,大家都疯了。


经过一个星期的寻找,果戈里还是没有成功找到暗恋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神秘人物,颇为失落,“你说我们到底要找到什么时候?”

果戈里趴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床上给陀思妥耶夫斯基打手语。

陀思妥耶夫斯基叹了口气,摁下回车键,走到果戈里边上,果戈里懵懵的坐起来,然后,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吻,“要我说如果您想这个计划成功……从一开始就不应该骗我。”

果戈里露出一个不太单纯的笑容,“计划被费佳发现了,可是您还是主动了,不枉我暗恋您多年。”

陀思妥耶夫斯基点头,“我同意您了科里亚。”




果戈里牵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手,走到西格玛的面前,“我告诉您一个秘密,刚刚我和费佳在一起了!”

西格玛的完美笑容出现了裂缝,十分惊讶的大喊:“搞什么?有没有在开玩笑!你们不是一个星期前就在一起了吗?!”

鸷苑
我仿的是什么垃圾 我是垃圾我是...

我仿的是什么垃圾

我是垃圾我是垃圾

我仿的是什么垃圾

我是垃圾我是垃圾

por completo el silencio

彩蛋是一张天人五分之三衰一起看片。

  

  

  

画师:アラまり已授权

彩蛋是一张天人五分之三衰一起看片。

  

  

  

画师:アラまり已授权

平平无奇的秋诺

重生文学之西格玛复仇记(续)

沙雕向

全员降智

毫无逻辑

纯属娱乐

请自行想象做蛋糕视频和声音


  接上集,我邪魅一笑,掏出了二营长的意大利炮,二话不说就轰了过去,不给敌人反应的余地,不过这么小小的一炮怎么可能杀的了猎犬呢?于是我一不做二不休,接连几炮轰下去,一直轰轰轰,直到飞机和猎犬掉了下去,我还补了几炮。顺带丢了枚炸弹。炸死你们这群人王八蛋。并又操控飞机撞了过去。这才安心下来。

  解决了猎犬后,我并没有停下,我的复仇才刚刚开始。

  我找到了果戈里,就是这个男人,明明是我的同僚,却在上一世里一直迫害我迫害的最狠,还霍霍我的赌场。还口口声声说什么在天人五衰里最喜欢我了,我呸!到最后我死的时候连...

沙雕向

全员降智

毫无逻辑

纯属娱乐

请自行想象做蛋糕视频和声音




  接上集,我邪魅一笑,掏出了二营长的意大利炮,二话不说就轰了过去,不给敌人反应的余地,不过这么小小的一炮怎么可能杀的了猎犬呢?于是我一不做二不休,接连几炮轰下去,一直轰轰轰,直到飞机和猎犬掉了下去,我还补了几炮。顺带丢了枚炸弹。炸死你们这群人王八蛋。并又操控飞机撞了过去。这才安心下来。

  解决了猎犬后,我并没有停下,我的复仇才刚刚开始。

  我找到了果戈里,就是这个男人,明明是我的同僚,却在上一世里一直迫害我迫害的最狠,还霍霍我的赌场。还口口声声说什么在天人五衰里最喜欢我了,我呸!到最后我死的时候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去追寻他那什么自由去了。

  他还想像一前那样戏弄我。可惜了,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西格玛了,以前那个西格玛已经死了,是被你们亲手杀死的,现在的我是钮钴禄.西格玛。我墨镜一戴,谁也不爱。

       直接趁其不备在他的下盘来上一脚。或许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他没有反应过来,跪在地上疼的直叫,我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又一脚把他踢飞,后退几步掏出加特林对他就是一顿射,远方冒出滚滚浓烟,过了好一会才看见果戈里的血流了出来。

  解决了果戈里后,我直接杀进了默尔索监狱,此时陀思妥耶夫斯基还在和太宰治悠闲的聊天,就是他!陀思妥耶夫斯基,用一句“你,想要一个家吗?”就把我骗进了天人五衰,我为赌场付出了一切,换来的却不是家的温暖,自己还成为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而他就是导致我死亡的罪魁祸首,我对他恨之入骨。我一个健步冲了上去,梅开二度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下盘也来上了一脚,当陀思妥耶夫斯基还在痛苦的时候,我直接一个起跳——空中回旋踢创飞了他的脑袋。一旁的太宰治直接惊呆了,太宰治,上一世我进了默尔索监狱后就被他拐去当逃出监狱的工具人,期间还一直迫害我。我也烦透了他,又一个空中回旋踢中了他的肚子,太宰治被踢飞数米远,但还有一口气,我不慌不忙的走上前,直接快准狠的梅开三度朝他的下盘踩了下去,只听见太宰治一声凄凉的惨叫,我又拿出加特林把他射成了马蜂窝。太宰治也死了,我呵呵一笑,我上辈子受过的苦,这辈子我要十倍奉还给你们。

  我直接炸了默尔索监狱,带着墨镜🕶头也不回的离开,不带走一片雪花。

  就这样,我离开了天人五衰,在赌场里独自美丽,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DAZE
西格玛小天使呜呜呜(扭曲)(健...

西格玛小天使呜呜呜(扭曲)(健康地爬行)

西格玛小天使呜呜呜(扭曲)(健康地爬行)

逆旅

红星是怎样照耀世界的2

又名马克思主义费佳


陀思妥耶夫斯基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时候,有人敲门,“请……进。”当看到来人的时候,陀思妥耶夫斯基是明显的愣了一下。

“罪,西格玛跟我说您临时取消了计划,是有什么困难吗?”来者装束与自己别无二致,独独缺少了一个标志性的帽子,通过瞳色,陀思妥耶夫斯基脱口而出,“罚……”

罚沉默了一下,然后死死地盯着陀思妥耶夫斯基,“您不是罪,或者不是这个世界的罪。”说到底也没有想瞒过罚,陀思妥耶夫斯基干脆将事情全盘托出。


罚沉默了,听完那个故事以后,让本就讨厌横滨的罚,雪上加霜,对横滨更没好感,“您先别发火,我有话没说完。”

陀思妥耶夫斯基捧起了桌上的一本书,以慷慨激昂的语气...

又名马克思主义费佳


陀思妥耶夫斯基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时候,有人敲门,“请……进。”当看到来人的时候,陀思妥耶夫斯基是明显的愣了一下。

“罪,西格玛跟我说您临时取消了计划,是有什么困难吗?”来者装束与自己别无二致,独独缺少了一个标志性的帽子,通过瞳色,陀思妥耶夫斯基脱口而出,“罚……”

罚沉默了一下,然后死死地盯着陀思妥耶夫斯基,“您不是罪,或者不是这个世界的罪。”说到底也没有想瞒过罚,陀思妥耶夫斯基干脆将事情全盘托出。


罚沉默了,听完那个故事以后,让本就讨厌横滨的罚,雪上加霜,对横滨更没好感,“您先别发火,我有话没说完。”

陀思妥耶夫斯基捧起了桌上的一本书,以慷慨激昂的语气朗诵着,“资产阶级,由于一切生产工具的迅速改进,由于交通的极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它的商品的低廉价格,是它用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的重炮。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它迫使它们在自己那里推行所谓文明,即变成资产者。一句话,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听完之后感觉如何?”


沉默,沉默是金,沉默是罪孽,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罪疯了,这是罚的第一个想法,但是,当他仔细品读了这段话,他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这就是您一直在研究的东西吗?简直是……斯巴拉西。”

罪与罚果真是一对好朋友,完全一样的思考方式,完全一样的品味,于是两个共产主义的接班人在红色道路上越走越远。

连潜入横滨计划都抛之脑后,“话说这个世界没有异能力的吗?”陀思妥耶夫斯基翻着《共产党宣言》,“有啊,为什么这么……我的出现是一场意外,因为我是您,曾经的您扭曲时空带出来的。”

“一个控制精神一个驾驭灵魂吗?有趣。”陀思妥耶夫斯基摸了摸下巴,合上了手中的书。

“喜欢的话拿两本回去看。”罚不置可否,挑了挑眉,选了两本最厚的,“那我先走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看着他的背影喃喃自语,“为什么……都在骗我呢?”




次天清晨,陀思妥耶夫斯基自认为起得很早,但是,一下楼便听见了果戈里的声音,“那么现在提问——费佳到底什么时候起床?”

“现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盯着满是人的客厅,有些不理解,“为什么都坐在这?”

“问得好——提示!罚说您有一个新的计划,哎呀呀,我自己说出来了。”西格玛无视果戈里的日常疯狂,反而相当关切的盯着陀思妥耶夫斯基看。

“呃……对,我最近深刻反省了我这些年的所做所为,昨天,我发现了一个应该属于我们的正确道路,同时感谢我的引路人马克思同志。”西格玛似乎明白了什么,果戈里僵住不动,场面极度混乱。

“所以昨天晚上,我熬夜做了一份计划表,我们的任务是……”陀思妥耶夫斯基还没有说完果戈里已经抢先一步,“净化这个世界的罪孽,给其他异能者予以屠杀?”

“科里亚同志,您的想法已经过时了,我与参谋长同志讨论的结果是——全球赤化。”西格玛不动了,果戈里要疯了。

“费佳!您这是在限制小丑的自由!”果戈里悲愤的看着罚运出来的一车书。

“横滨是一定会去的,我们是在为建设全人类的共产主义国家奋斗呐。”陀思妥耶夫斯基看看果戈里不服气的表情,又补了一句,“这样我们就可以建造一个完全意义上的自由,民主,富强的国家了。”

好吧,果戈里是彻底的服了,以前以为自己瞎掰的能力还挺厉害,现在看来,原来是因为当年陀思妥耶夫斯基没有兴趣参与精神洗脑。


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去,西格玛疯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包含两个组成部分,即为,为,现代唯物主义和现代科学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的科学社会……科学...主义理论,包含两部分内容,科学社会主义革命理论,科学社会主义……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哈哈哈哈哈!我背下来了,果戈里同志!我背下来了!”西格玛疯狂的摇着果戈里。

其实,果戈自己的精神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在他把《资本论》看了不下十遍之后,整个人是彻底魔怔了。

对这种事,陀思妥耶夫斯基表示他非常的满意,并且说,“我们这个组织的同志思想觉悟都非常的高,于是我决定就在明天召开天人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大家一定会很开心的。”


天共一大顺利召开,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带领下,天共众人一致通过了党的纲领,并且确定党的主要任务是……


于是这一对浩浩荡荡的人马发往横滨,然而,居住在横滨的其他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考验。



“那么同志们都知道自己明天要做什么了吧?”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出发的最后一刻,又问了一遍。

回答他的没有什么豪言壮语,而是每个人坚定的眼神,大概在共产主义影响下,大家都炼成了钢铁吧。

可能你要问,为什么平时那么急躁的果戈里愿意坐下来好好看书?当然是因为他在书里面看到了追求自由的方法。

总而言之,现在所有的人都成为了共产主义和马克思的忠实信徒,而现在,到了远洋去国外传播红色的时候了……



武装侦探社,危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可能有点水,大家将就着看看吧,我是真的快要开学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