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斐柊

69599浏览    115参与
532
老图 照的糊 当然画的丑也是问...

老图

照的糊

当然画的丑也是问题

我在丢人

老图

照的糊

当然画的丑也是问题

我在丢人

532
ooc有垃圾人体屑画是斐柊

ooc有
垃圾人体
屑画
是斐柊

ooc有
垃圾人体
屑画
是斐柊

木书

大概是甲斐和别人打架,为了救一个女生吧,然后就被处分啦,小飒就帮忙啦~然后就酱酱酿酿啦~


果然傲娇校霸俏老师什么的最好磕了/小声逼逼叨叨/

------------角色属于3A,ooc属于我--------------

雨季是一个令人烦躁的时间段,尽管雨后的世界非常干净,但我依旧厌恶,躺在床上听雨落的声音,滴滴答答的像是敲在自己心里,手机屏幕亮了又灭,等回过神微信消息早已破了99+,挠了挠头打开手机,屏保上的那个男人认真的样子......啊,又胡思乱想了,遂更换了屏保打开微信,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似乎很担心自己。

-甲斐,在吗?

-甲斐,你该来学校了,那件事情已经解释过了。

-甲斐?你没事吧。

-甲斐...

大概是甲斐和别人打架,为了救一个女生吧,然后就被处分啦,小飒就帮忙啦~然后就酱酱酿酿啦~


果然傲娇校霸俏老师什么的最好磕了/小声逼逼叨叨/

------------角色属于3A,ooc属于我--------------

雨季是一个令人烦躁的时间段,尽管雨后的世界非常干净,但我依旧厌恶,躺在床上听雨落的声音,滴滴答答的像是敲在自己心里,手机屏幕亮了又灭,等回过神微信消息早已破了99+,挠了挠头打开手机,屏保上的那个男人认真的样子......啊,又胡思乱想了,遂更换了屏保打开微信,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似乎很担心自己。

-甲斐,在吗?

-甲斐,你该来学校了,那件事情已经解释过了。

-甲斐?你没事吧。

-甲斐。

-甲斐...

-甲斐...

似乎人就在身边低语似的,烦躁了甩开手机。

“啊啊啊啊啊啊!啰嗦死了!”

随意的套上校服,等到了学校基本是湿了个透,头发还在滴水,这种情况下被老师叫去办公室,在外人看来一定糟糕透了,年长的恋人拿出毛巾轻轻为自己擦干了头发,略微低沉的嗓音更哑了。

“还在生气?”

“没有......”

“你撒谎?”

“你好烦啊!啰嗦死了!”

“噗嗤。”

听着那人笑出声心里更是不爽,猛然起身把那人推到在美术桌上,雨水顺着自己几乎湿透的衣服滴落在人身上留下一片深色的印记。

“小飒,老师。你完了。”


洞口上人

甲斐君,看够了吗


-

之前用那个号发了一遍又又又被封了我太难了qaq



-

之前用那个号发了一遍又又又被封了我太难了qaq


532
严重ooc,垃圾画风,圈冷的真...

严重ooc,垃圾画风,圈冷的真的还有人吗

严重ooc,垃圾画风,圈冷的真的还有人吗

Qinn秦

速打的伪R18

没被老师揍过的校霸和未展开计划的有点弱气的老师。


点我

没被老师揍过的校霸和未展开计划的有点弱气的老师。


点我

野兔菌QAQ

【斐柊】他们

斐柊日常。ooc满天飞,是我入坑太晚了这CP热度都过了呜呜呜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他们!

前提:A班大家关系都很好

—————

甲斐隼人和柊一飒在恋爱。这可是惊为天人的消息。

因为他们俩是真正意义的『死对头』。

甲斐是A班最不良的学生,平日里是横行霸道。而柊是他的班主任,是一个温和到有点废柴的美术老师。明显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

课间八卦时,同学们曾问起甲斐对小飒的看法。甲斐眼睛一翻,脚往前面的椅子猛踹,“别问我和废柴相关的问题!”大家就默认他讨厌小飒了。

后来芽野和景山把这件事告诉了柊,他们认为这样太过分了。而柊只是笑,低下头看调色盘。“没关系的。”他这么说。

但他们不知道,也没...

斐柊日常。ooc满天飞,是我入坑太晚了这CP热度都过了呜呜呜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他们!

前提:A班大家关系都很好

—————

甲斐隼人和柊一飒在恋爱。这可是惊为天人的消息。


因为他们俩是真正意义的『死对头』。


甲斐是A班最不良的学生,平日里是横行霸道。而柊是他的班主任,是一个温和到有点废柴的美术老师。明显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


课间八卦时,同学们曾问起甲斐对小飒的看法。甲斐眼睛一翻,脚往前面的椅子猛踹,“别问我和废柴相关的问题!”大家就默认他讨厌小飒了。



后来芽野和景山把这件事告诉了柊,他们认为这样太过分了。而柊只是笑,低下头看调色盘。“没关系的。”他这么说。


但他们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在柊带A班全员应援景山的世青赛的时候,他们两个就用一个误打误撞的吻埋下了情愫。种子开花结果,长成了玫瑰的模样。


他们成为了世间的一对平凡的情侣。平静且坚定地并肩前行。



柊的腰不太好,经常走到教室往门上一靠,指指甲斐再指指美术室,意思是要甲斐来帮忙收拾。甲斐还要装作不爽的样子,眉头拧的死死的,在同学们的偷笑中摆着张臭脸跟上了柊。而当美术室的门一关,他们就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接着交换一个简单的吻,之后便是带着闲聊的收拾杂物。甲斐要回去上课时,两人便会来一个拥抱,然后往相反方向走去。


甲斐的梦想是从事舞蹈行业,但母亲病情加重后他便放弃了排练回家照顾母亲和弟弟妹妹。后来柊去拜访了甲斐母亲,想帮忙照顾。他直接表明了自己作为甲斐老师和恋人的身份。甲斐妈妈没说什么,只抬起头对着甲斐笑。


“隼人,你这真是好运气啊。要好好对待这孩子哦。”


甲斐牵着柊的手,两人都抑制不住脸上的傻笑。



此后柊便常出入甲斐家,给甲斐挤出了舞蹈排练的时间。有时他们会约好等柊安排好事务后一起离开学校,一般都是傍晚时分了。两个人踩着细碎的夕阳,并肩走过一个个路口。回到家,是默契的“我们回来了”。接着就是小孩子热情的拥抱。


柊喜欢拉面,经常做给大家吃。甲斐的弟弟妹妹都特别喜欢。所以他们常去商店买煮拉面的食材。柊喜欢吃鱼板,有次甚至买了一块碗那么大的,把甲斐吓得不轻。


甲斐的文化课不是很好,也没有耐心辅导小孩子。常常是柊坐在两个小孩子旁给他们指出错误和帮助他们寻找方法。那语气轻柔极了,甲斐几乎都要嫉妒了。



他们偶尔会去柊的家,是简单的公寓,如同他本人一样简洁且舒服。他们会在飘窗前看月亮,也会在书房里看柊的画集。柊最爱便是画夜空,画月亮和星芒云翳们悄声议论的场景。对绘画一窍不通的甲斐也被那种情景触动了。每当领会到那种意境时,他便会去亲吻柊的额头,长长感慨一声——“真美啊。”


穿衣风格截然不同有时候也是一种麻烦。甲斐喜欢新潮时尚的,柊是注重舒适清爽。甲斐和柊去逛街常常感到苦不堪言,毕竟年龄差是有的. 审美不同在所难免。但他真的受不了柊一直把他往成熟男装区拉的举动。所以在挑选衣服这一方面,他们做到互不相扰。可是甲斐觉得柊穿轻快风的衣服很有型,柊也觉得甲斐穿古着很好看。




本来他们想买一只小狗养着,小孩也喜欢,可是两人都忙的晕头转向,谈恋爱都得挤时间,更别提照顾狗了。看得上眼的猫价钱又把他们劝退,后来折中了一下,养了仓鼠。是一只灰色的小仓鼠,叫“月”,喜欢舔主人的掌心。柊怕痒,常常被舔的一缩一缩的,甲斐看到了就笑,还要带着笑去亲柊。小孩子们抢着要帮仓鼠换食换浴沙,他们就负责坐在一旁看傻乎乎的月跑轮子。


放假的时候他们会去约会,柊去公园写生,甲斐可以在旁边跳舞,但一般跳没一会就有女生围过来看,不是很开心的柊老师就要拽走自家的小傻子了。他们也会去买颜料,或者去逛逛宜家,买点好看又实惠的东西。街角的那家冰淇淋店是他们的约会圣地,他们喜欢买完冰淇淋,踱步在小道上。此时接吻是最甜的,甲斐的香草味和柊的抹茶味交织在一起,香浓甘甜,回味无穷。


A班每个月都会组织一次活动,有时候是在教室里煮火锅,有时候是去烤肉店,有时候是去野餐。每次活动都会把柊累得头重脚轻,又要看着不安分的孩子们,又要负责烹饪,简直想眼睛一翻躺地上不起来了。甲斐会趁着大家不注意,跑过去抚抚老师的背,说一声辛苦了。然后再凶凶地吼旁边的人来帮忙,同学们听到班霸的吼声就默默挪过来了。柊笑着说谢谢甲斐同学。甲斐表面一脸不屑,实际上一直用小指头去勾柊的。这是属于他们的幼稚而又可爱的小动作。


虽然有时候甲斐叫的同学们是越帮越忙,但柊还是很开心的。



柊的腰病会在雨天时格外严重地发作。平日还好,吃药能缓解,一到雨天他是吃完一瓶药都没用,只能扶着腰缩成一团,苍白可怖的脸色和不断颤抖的嘴唇显示着痛苦。他不想让甲斐担心,便时常关顾天气预报页面,密切注意着雨天何时到来,好提前找借口躲在家里自己度过难关。要不是甲斐有一次去拿衣服,也许会发现不了柊的小秘密。



心疼得要死的小男友不知所措,把热毛巾捂在恋人腰部,抱着人轻声哄着,时不时还要帮人擦擦汗。柊痛并幸福着,但他希望这种幸福来的少一点。



从此甲斐不再喜欢雨天。



甲斐和柊都喜欢看特摄剧,特别是假面骑士。甲斐特别喜欢W,因为他觉得主骑之一的菲利普很像柊,柊也觉得谜一般的像。他常常打趣小男友真是花心,喜欢这个还喜欢那个。甲斐捏捏对方的脸。“我把他当成平行世界的你了。不知道喜欢一个人的不同样子,算不算花心呢。”



甲斐隼人和柊一飒是世间一对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情侣。他们在用自己的双手,努力开辟者属于他们的未来的道路。


La douleur°

狗世界

发了被禁了,我也是非常无语

发了被禁了,我也是非常无语

流浪的悉达多

#斐柊#《什么时候才能抽烟》r18.BDSM.

终究相爱最有利的事情还是互相拯救了互相。


1.当你觉得狗血的预兆时请点叉,善待自己。

2.剧情承接第八集。


https://weibointl.api.weibo.cn/share/70053386.html?weibo_id=4369734713348426

#斐柊#《什么时候才能抽烟》r18.BDSM.

终究相爱最有利的事情还是互相拯救了互相。


1.当你觉得狗血的预兆时请点叉,善待自己。

2.剧情承接第八集。



https://weibointl.api.weibo.cn/share/70053386.html?weibo_id=4369734713348426

白Muan

私设恋爱后生活/柊第一人称/斐柊



“老师,接吻吗?”

这是呆在旁边看我画画的甲斐开口的第一句话。


没理人继续端详面前的石膏体分析明暗关系,选了HB的铅笔打了底稿勾勒出轮廓,果然下一秒画板前的石膏被少年给挡住,这人摊开掌心做个停止的动作看起来很不满,即便如此还是没有说话垂眸用橡皮把多余的铅笔线擦掉,两指稳住眼镜的边框向上挪动一下紧接着移开画架起身来到写字台准备筹备课程,桌面放的是学校的教案,潦草写了几笔转身回头看了看默默坐在床边的甲斐,他平时喜欢听音乐跳舞,在自己画画的时候也是安静的戴着耳机呆在旁边时不时地扭动身躯,不知为何今天这样躁动不安,从刚回家的时候就感觉明显的不同,本以为是对方身体疲惫所以才导致如此,但仔细想...



“老师,接吻吗?”

这是呆在旁边看我画画的甲斐开口的第一句话。


没理人继续端详面前的石膏体分析明暗关系,选了HB的铅笔打了底稿勾勒出轮廓,果然下一秒画板前的石膏被少年给挡住,这人摊开掌心做个停止的动作看起来很不满,即便如此还是没有说话垂眸用橡皮把多余的铅笔线擦掉,两指稳住眼镜的边框向上挪动一下紧接着移开画架起身来到写字台准备筹备课程,桌面放的是学校的教案,潦草写了几笔转身回头看了看默默坐在床边的甲斐,他平时喜欢听音乐跳舞,在自己画画的时候也是安静的戴着耳机呆在旁边时不时地扭动身躯,不知为何今天这样躁动不安,从刚回家的时候就感觉明显的不同,本以为是对方身体疲惫所以才导致如此,但仔细想了想,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不过突然问这样的问题,再怎么安定的心也会加快频率跳个不停,没办法静下心做事情。


“隼人,来这边。”


他本是嚣张跋扈的不良,在经历各种事情后长成温柔的男人,被时光铸造成靠谱的人。待人走近后放下手中的铅笔,虎口扣住对方下颚抬首在其眼角处落下一个吻,这样总该满足吧,面前的人一下子揽住我的脖颈,俯身用鼻尖蹭了蹭侧脸,灼热的呼吸吹在皮肤上惹得瘙痒,藏在碎发后的耳廓也悄悄红透,但这人好像并不打算就此放手,以耳根为起细碎的吻一路向下,手也顺势解开上衣的纽扣。


“停手,我的画还没画完。”

“老师,我可以当你的专属模特,不过你先要支付报酬。”


……算了,还是随了他吧,不然画画也不会安心进行的。


La douleur°

狗世界04

3月5日

  今天是要找出杀害澪奈凶手的日子。当柊打开网络的时候发现大家讨论的重点从谁杀害了澪奈到这个学校的历史再到学校老师学生的丑闻。柊觉得他需要帮助这些人找到这件事的重点。于是他用炸弹炸毁来了学校东边的塔楼,让废墟坍塌,掩盖住了塔下的一间教室,虽然他知道,那间教室里有着一位昏睡的人。

  斐觉得他疯了,为了一个叫澪奈的女孩动手杀人,挑战世界,他为的是什么?一个女人?女人在他心中就是这么重要,斐觉得自己可能也要疯了,他发现他心中根本不在乎谁生谁死,他只在乎那个人的眼神是不是在他的身上。所以他用网络上的小号搅乱了人们关注的重点,他做的劣质,因为他想让那个男人发现是他做的,让他老...

3月5日

  今天是要找出杀害澪奈凶手的日子。当柊打开网络的时候发现大家讨论的重点从谁杀害了澪奈到这个学校的历史再到学校老师学生的丑闻。柊觉得他需要帮助这些人找到这件事的重点。于是他用炸弹炸毁来了学校东边的塔楼,让废墟坍塌,掩盖住了塔下的一间教室,虽然他知道,那间教室里有着一位昏睡的人。

  斐觉得他疯了,为了一个叫澪奈的女孩动手杀人,挑战世界,他为的是什么?一个女人?女人在他心中就是这么重要,斐觉得自己可能也要疯了,他发现他心中根本不在乎谁生谁死,他只在乎那个人的眼神是不是在他的身上。所以他用网络上的小号搅乱了人们关注的重点,他做的劣质,因为他想让那个男人发现是他做的,让他老找他,与他对质,这样的话,斐就可以告诉这个男人,你为澪奈做的我也可以为你做。


一米六的猫
如果终归是要失去 三

如果终归是要失去  三

如果终归是要失去  三

一米六的猫

如果终归是要失去 二

#我差点忘了这个文叫什么名##我咕咕回来啦#


—————————————————————————————————


“这么暴力可不行。”柊一飒煞有介事的指了指天花板,甲斐几个人疑惑的抬头看了看,什么都没有。

“经过爆炸的建筑可没有之前那么牢固了。”他起身抻了个懒腰,好像没睡够似的揉了揉太阳穴。


“那么,开始干活吧。”


说是干活,实际上并不是什么体力劳动,只是帮忙把绘画用纸和画笔整理一下拿到教室去而已。

不过29人份的东西,虽然不重,但是多少还是有些拿不过来。


“这种时候谁还有心情画画啊。”不知道是谁突然抱怨了一声,正在找画笔的柊一飒抬起头看过去,所有人有都一副埋头干活的...

#我差点忘了这个文叫什么名##我咕咕回来啦#


—————————————————————————————————


“这么暴力可不行。”柊一飒煞有介事的指了指天花板,甲斐几个人疑惑的抬头看了看,什么都没有。

“经过爆炸的建筑可没有之前那么牢固了。”他起身抻了个懒腰,好像没睡够似的揉了揉太阳穴。


“那么,开始干活吧。”


说是干活,实际上并不是什么体力劳动,只是帮忙把绘画用纸和画笔整理一下拿到教室去而已。

不过29人份的东西,虽然不重,但是多少还是有些拿不过来。


“这种时候谁还有心情画画啊。”不知道是谁突然抱怨了一声,正在找画笔的柊一飒抬起头看过去,所有人有都一副埋头干活的样子。


“正是因为这种时候,你们才能够抛开其他的事情,没有干扰的画画。”

甲斐不屑的扯了扯嘴角,这个老师真的是越看越不顺眼,好像无时无刻都想要说教一样。


其他几个人都搬着东西往教室走过去,甲斐还在等着柊一飒翻找着他需要拿的那份。


甲斐有些无聊,无意识的视线落在弯腰找东西的老师身上。

这个男人一直这么瘦的吗?

到底是哪里来的怪力这么能打,总不可能是铁打的身子。


正想着,柊一飒伸手拿东西的时候扯开了衣服一角,露出了白的过分的腰肉。


正好想到这个人是不是铁打的,甲斐鬼使神差的伸手摸了过去。


“啊,是有体温的。”


柊一飒本来专心的在找东西,虽然有防备着身后这个不安分的学生,不过一直没什么动静就稍微放松了警惕。

随着腰上一暖,整个人都惊得抖了一下。

随即疑惑的回头看着这个行为突然让人摸不到头脑的学生。


甲斐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就对上了老师的视线,一时间不知道是尴尬还是不知所措的情绪嗡的一下在脑子里炸开。

惊慌的把手收回来,也不管拿不拿什么东西了,扭头就冲出了美术准备室。

剩下柊一飒愣在原地还是没搞清楚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


腰上似乎还留着别人的体温,让他觉得十分的不自在。


“啊……真糟糕……”




————————————♥未完待续♥————————————



说好日更。结果最近下班回家都太晚了,一到家就困的躺床就睡sad


凛墨忱
斐柊,abo设定,强制标记。评...

斐柊,abo设定,强制标记。
评论处视频链接走起~
占tag,不妥删。

斐柊,abo设定,强制标记。
评论处视频链接走起~
占tag,不妥删。

一米六的猫

如果终归是要失去 一

#all柊试水##如果被骂立马弃坑系列##不会有过分侮辱小老师的情节放心食用##因为想写爱意满满的小破车##爱为主,车为辅#

——————————————————————

耳边传来尖锐的警报声将柊一飒从浅眠中惊醒,他带着未完全散去的睡意慵懒的抻了个懒腰,侧头随意的瞄了一眼监控画面,甲斐为首的几个男孩子站在门外试图破坏门锁。

“啊,这些学生都学不乖的吗。”

听着门外偶尔被电流刺到而发出的抽气声,似乎是怕吵醒自己而刻意忍住不痛呼出声,该说是幼稚呢还是可爱呢。

“把锁弄坏的话,老师就出不去了哦。”他非常清楚,这样带着笑意的语气,激怒甲斐那样脾气的学生简直是轻而易举。
有的时候,适当欺负欺负...

#all柊试水##如果被骂立马弃坑系列##不会有过分侮辱小老师的情节放心食用##因为想写爱意满满的小破车##爱为主,车为辅#

——————————————————————

耳边传来尖锐的警报声将柊一飒从浅眠中惊醒,他带着未完全散去的睡意慵懒的抻了个懒腰,侧头随意的瞄了一眼监控画面,甲斐为首的几个男孩子站在门外试图破坏门锁。

“啊,这些学生都学不乖的吗。”

听着门外偶尔被电流刺到而发出的抽气声,似乎是怕吵醒自己而刻意忍住不痛呼出声,该说是幼稚呢还是可爱呢。

“把锁弄坏的话,老师就出不去了哦。”他非常清楚,这样带着笑意的语气,激怒甲斐那样脾气的学生简直是轻而易举。
有的时候,适当欺负欺负不乖的学生,也是一种当老师的乐趣。

柊一飒并不急着去制止他们,门锁是换过的a级锁,安全性高并且不容易损坏,即使整个门把手都被破坏掉了也没关系,门一样可以打得开。

“糟了!小飒醒了!”

“那么大声的警报,不醒才是怪事吧。”不知道是谁,语气里带着一副早就该想到的失落。

安静了几秒外面的人似乎放弃了,互相看了看带着一脸的不甘心准备回到教室去。

看起来也到上课时间了。

“你们既然闲到来破坏美术准备室的门锁,那就进来帮老师做事吧。”

“谁管你啊!”甲斐不耐烦的一脚踢在门上。

“做了坏事理所当然的要接受惩罚,那——开始计时——”

明明已经是一名老师了,还一副小孩子的样子拖着长音,让人不知道从哪里吐槽才好,可刚刚一瞬间又觉得有点可爱。

里见海斗心里一惊,自己怎么会觉得这个绑架犯可爱啊,而且还是个男人。

“三——”

“二——”

“嗯?还不进来吗,老师的耐心十分有限,数到一还没出现在我面前的话,后果会变得严重哦。”

甲斐脾气一直没有多好,再加上被这样挑衅,还不等其他两个人反应过来,已经一脚把门踹开。

“喂!你到底烦不烦啊,有什么事自己去做啊!”

金属碰撞墙壁的声音震得同伴都没禁得住抖了一下,可这位小老师却还是惬意的靠在桌子边,一只手撑着下巴,非但没有吓到还一副眼带笑意的样子看着自己。

甲斐本来还想骂些什么,眼前的样子却又让自己分了神。

看着对方的笑脸就有一种想要欺负他的冲动,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把这个绑架犯欺负到哭出来,微笑面具下面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呢。


—————————————未完待续—————————————

p.s 争取日更,第一章清水序章,顺便试试水。

车以后会有,不过不打算写强☆迫小老师的内容(老师默认或者确定关系以后的强☆迫play可以考虑嘻嘻)

希望我能写完,

目测是短篇

終於回來的鯨魚

斐柊/Starlight

*聽了浪配的starlight 我就覺得很適合甲斐,順便推個這首!超級好聽!
*建議配著食用///(北人的聲音根本天使)
*甲斐視角,ooc

————————————

小颯曾經在某個繁星佈滿夜幕的日子裡,指著稍縱即逝的流星說道,或許有一天,他會變成在天空中閃耀的星星
但是不久後,他便自嘲似的笑了,他說:對了,不可能的阿,我可是罪大惡極的人呢——

“才不是!你才不是罪人”我非常不滿,他憑甚麼把自己說成這樣,別人不准,他自己也不准。
“呵呵……”他看著我,突然綻開笑容,彷彿在嘲笑我的愚蠢般,但……

這個笑容真好阿——

如果這一切都沒有發生的話
他是不是會一直
一直笑著呢?

不過也不可能了。

“甲...

*聽了浪配的starlight 我就覺得很適合甲斐,順便推個這首!超級好聽!
*建議配著食用///(北人的聲音根本天使)
*甲斐視角,ooc

————————————

小颯曾經在某個繁星佈滿夜幕的日子裡,指著稍縱即逝的流星說道,或許有一天,他會變成在天空中閃耀的星星
但是不久後,他便自嘲似的笑了,他說:對了,不可能的阿,我可是罪大惡極的人呢——

“才不是!你才不是罪人”我非常不滿,他憑甚麼把自己說成這樣,別人不准,他自己也不准。
“呵呵……”他看著我,突然綻開笑容,彷彿在嘲笑我的愚蠢般,但……

這個笑容真好阿——

如果這一切都沒有發生的話
他是不是會一直
一直笑著呢?

不過也不可能了。

“甲斐?”對方輕柔的嗓音傳了過來,將看著他的臉發呆的我,喚醒了
“怎麼了?”我茫然的看著他

臉好像又更加消瘦了。

“不,沒什麼。你阿……”他停頓了下,爾後繼續說道“還真是善良阿……”
小颯的講完後便抬頭仰望星空。

這裡是位在郊外的醫院,一到晚上,周圍便是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
但是好處是,只要站在空曠的地方抬頭,就可以望盡無盡的星空。

“什麼?”並不是真的沒有聽到才發出疑問的聲音,只是不懂為什麼他要說這句話,而且……

小颯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側臉看起來非常落寞……

“不,沒事。”他輕輕的搖頭,隨後抬起那雙蒼白且骨節分明的手指向夜空“阿,甲斐你看,有流星哦”
“什麼阿你是小孩子嗎?”雖然嘴上那麼說,我還是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當我抬頭時,眼前的一切著實令人驚艷。

雖然是已經看過很多次的風景,但在看到的瞬間,果然還是會驚訝阿。

“綺麗……”
“是吧。快許願!”小颯像個孩子似的揮舞著手,這樣大幅度的動作讓披在他身上的毯子不小心滑落。
“喂,你好歹也是病人,就不能歇著點嗎?”壓下嘴角的笑意,假裝責怪的幫面前的人蓋好毯子
“いや、甲斐,你這不是一個看護該有的態度哦”他顯然不吃這套,畢竟他可是那位轟動10日的瘋狂教師阿。
“要你囉唆”

一段時間後,感覺到周圍的風開始變大,想要推小颯回去時,才發現
原來他已經睡著了。

聽著均勻的呼吸聲,不由得感到非常的安心,
但是他一開始說的那句話,正慢慢的在侵蝕我的一生。

隔日,本來想早點來看小颯如何的,
但是一踏入樓層,遠處急促的叫喊聲令我心底升起一股非常不祥的預感。

“快點!”醫生和護士的身影不斷穿梭在走廊間,我趕緊問了在櫃台的那位,他只是很匆忙的說:柊先生情況很不妙!要快點急救!

欸……?
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
為什麼今天就!?

小颯——

快速奔向亮起紅色警示燈的門前,我只能又急又慌的在外面走來走去。
可惡……
拜託了

小颯——
不要離開我阿……

紅色的燈過了很久很久之後才暗下來,穿著手術衣的醫生,只是看著我搖了搖頭。

“病人已經盡了他最後的意志了……可是……真的非常抱歉”這位看起來有年紀的老者,脫下眼鏡,對我深深的鞠躬。
他的聲音隔著口罩傳了過來,好像在遠處一樣
虛無飄渺——

“請去陪到病人最後一刻吧”老者萬般遺憾的,擦了眼角的淚,那時的我,一點也不好奇,為什麼這位老者會感到如此遺憾。

我只想趕快進去陪他。

他在等我。

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是刺耳的機器聲,和白的快要和床融為一體的小颯。

“か…い...”微弱的嗓音,熟悉的令人心疼
我麻木的走了過去
緊緊握住無力垂在病床外的手
試圖想要用自身的溫度溫暖這雙拯救過自己的手。

“か...い...”
“我在哦……”
“最後一次了……”他因乾燥而龜裂的嘴唇輕輕揚起
“才不是阿!才不是最後!……”

小颯的臉突然在面前放大,嘴上的觸感不是很好,但是真的……很溫暖。
“可以再次……呼喚……我的名字嗎?”無力的放開被自己拿下的氧氣罩,小颯輕輕的靠在我身上。
感受著身上幾乎快要消失的重量,我任性的搖頭
眼前的小颯的頭頂已經快要被模糊殆盡了

“不要哭阿……這只是……生命必要的一環阿……”小颯現在的樣子,很脆弱,彷彿即將要消逝般
“我才……沒有哭,不要說什麼最後一次阿……你跟我還有很多個未來阿……我不准你這樣說阿……”緊緊抱著面前的人的腰,快要感受不到的觸感,還有刺人的骨感……

不要,我不要

“真是小孩阿……我說過了,我會變成天空的星星……然後一直一直,守護著你的哦……隼人”
我知道,懷裡的人笑了,但是也同時感覺到,他哭了。

和我同等的不捨,同等的想念,同等的害怕。

“說好了哦……小颯……”懷裡的人漸漸失去了重量,手上緊緊握住的手正在漸漸滑落,身上的溫暖來源在慢慢變得冰冷

“我愛你……”不捨的放下對方的身體,小颯的表情看起來很幸福……
雖然很不甘心……
不過或許這就是最好的結局吧。

叫來了護士,準備要把小颯的一切收拾一下。

帶著這樣的悲傷,忙到了最後,看向窗外,已經是夜幕低垂了。

“你是甲斐君吧?”突然一旁冒出了一個聲音,看清之後才發現,是剛剛那位老醫生
他的眼眶紅紅的,大概是剛哭過吧,
不過我也半斤八兩阿。

“是,請問……?”現在的我才好奇起來,這位老醫生為何會如此激動。
“柊要我把這封信給你”他從白大褂的口袋掏出一封白色的信,遞給了我
“阿……非常感謝。”結果對方手上的信,躊躇了下,才下定決心要問對方:那個……請問……

到嘴邊的話全部被慈祥的笑容推回去了,老醫生好像知道,我想要問什麼般,他指了指我手裡的信,爾後便回頭離去。

我疑問的邊拆開信封,邊踏上回家的路。
信封被拆開的同時,裡面要掉出了一個東西。

看清楚是什麼的我,立刻打開手裡的信開始讀起來:

隼人え:
這封信寫的非常臨時呢,先跟你道個歉。
其實昨晚,我根本沒有睡著,騙了你真是抱歉呢。
不過,那時確實,身體已經痛到無法忍受了……
但是我並不想要讓你知道,所以我選擇欺騙。
雖然我曾說過之類的話,但我還是很期待……
期待我真的,能變成屬於你的星光……

看到這裡,我的眼淚又不自覺的流下了
什麼星光阿……
你早就是我的太陽了阿……

真的很對不起,丟下你一個人先走了。
真的很抱歉,明明你也是那麼怕寂寞的人。
最後,我還是想告訴你——

愛してる、隼人
さよなら。

                           柊一颯上
P. S如果真的到極限的話,請你望向天空吧,我會一直守護著你的。

“嗚……什麼鬼阿……”
抬頭仰望星空,還是如同平常一樣,一望無際。
星星持續閃耀,但是並沒有因為你的離開而有所不同。

但是曾經被星空圍繞的你,
現在變成我了。

把手中的信好好收著,拿起一直被自己遺忘的東西。

那是一張,自己望著星空的照片。

看著這樣的照片
你讓我怎麼捨得你呢……

翻到背面,上面小小的字烙印著你的一切
——「僕の星光」

“君も、俺の星光哦。小颯”

今天的我,
依然獨自一人在尋找著星光

END.

*第十集各位看了嗎?結局……我竟然非常不意外。我只能說這部劇從頭到尾我都很喜歡。
最後真的滿震撼的——

希望,老師所在的天堂
沒有任何病痛

希望,老師能再次與甲斐相遇
不是以這樣的方式,
而是以更加平常的……

最後完結撒花花!
文還是會更,可是不知道會寫出什麼而已(ry
然後我愛柊一颯

临江仙

平成最后的英雄主义

*柊中心,非典型斐柊斐


 那段时间甲斐隼人总是做梦。梦是现实的延伸。他的老师张开双臂,面朝蓝天仰头倾倒。他笑得释然而快乐,以致于无人愿意打断他,于是他像一只鸟在空中翻飞。甲斐觉得他像鸟,他就真的成了一只鸟。他愉悦地向着大地翱翔,羽毛一瞬间成了红的,最洁净更明艳的红,这抹红拔地而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生命在他自己手上搏动,没有人碰得着他。老师讲他的名字,鹰隼击长空,这一刻他自己更像一只鹰。

醒来甲斐洗了把脸,去医院看望老师。

他在住院楼外就见到了老师,他坐在轮椅上,右手被铐在扶手上,看着院子里的樱花树。相乐小姐推着他。他还没病重到不能走路的地步,但警方几乎给了他所有明面上的方...

*柊中心,非典型斐柊斐


 那段时间甲斐隼人总是做梦。梦是现实的延伸。他的老师张开双臂,面朝蓝天仰头倾倒。他笑得释然而快乐,以致于无人愿意打断他,于是他像一只鸟在空中翻飞。甲斐觉得他像鸟,他就真的成了一只鸟。他愉悦地向着大地翱翔,羽毛一瞬间成了红的,最洁净更明艳的红,这抹红拔地而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生命在他自己手上搏动,没有人碰得着他。老师讲他的名字,鹰隼击长空,这一刻他自己更像一只鹰。

醒来甲斐洗了把脸,去医院看望老师。

他在住院楼外就见到了老师,他坐在轮椅上,右手被铐在扶手上,看着院子里的樱花树。相乐小姐推着他。他还没病重到不能走路的地步,但警方几乎给了他所有明面上的方便,总得付出点代价,他笑呵呵地接受,完全配合医生和警察的安排。真奇妙呐,这个男人,时而乖戾狂暴,时而逆来顺受。

老师看见他,下意识抬手打招呼,被手腕上的金属阻挡了以后发出一个抱歉的笑容,然后高高抬起另一只手,远远地唤他,朝阳与吉野樱在他背后熠熠生辉,他是整个画面光线的集中点。

不知怎么,甲斐眼睛一酸,在柊一飒的笑容面前几乎要哭出来。

 


这一年的开始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熬。

3年A班的学生们时常来看望他。班长茅野几乎每天都来,有时候柊老师也会吐槽她简直住在医院里。甲斐要照看母亲,但只要时间合适,他就一定来看看他。虽然他很少主动搭话,但对坐在他病床前给他削个苹果这种事情驾轻就熟,一开始老师嘲笑他玩刀还不如自己玩得熟练,在他一刀削完苹果皮没有一次断裂之后就没说过了。唯月签约了一家风评不错的事务所,每次拿自己拍的杂志封面过来,老师都会愉快又夸张地说不错啊你。花恋与莲时常携手到访。里见孤身一人,但背后总跟着个甩不掉的胖姑娘。

柊一飒跟他们聊天,有空也讲讲大道理,他讲道理很有一套,他们知道的,他们也愿意听。有时候他们也走神,像几个月前漫不经心听课的样子,只不过那时是望着未知的蓝天,现在是看着老师的笑容,不知不觉就转过头去仰起脸来,不让眼泪流出来。老师继续笑,他真的很高兴见到他们,高兴得不知怎么是好,他在成千上万声讨他的人面前横眉冷对,却在几个学生的眼泪之下溃不成军。

有一回甲斐给他削苹果,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兴冲冲地问墓碑上该刻什么好呢,他这么问的时候眼睛亮亮的,真的动了脑筋在思考,仿佛新买了房子不知该在客厅挂什么画好。甲斐手上一顿,道:Let’s think.好不好?他又摇摇头,还有点不好意思,似乎为这一句刻在墓碑上感到羞涩了。甲斐把去了皮的苹果塞他手里,说你冲我们吼改变吧的时候讲得那么好,要不然就这一句吧。柊脆生生啃一口苹果,又否决了。定来定去又绕回了一开始,最后柊说,反正也没多少人记得我。

甲斐沉默,想起他那天在楼顶说,死亡还真可怕啊……那个表情那么复杂,落寞不甘又全心接受。又听到他说,不知道有没有幽灵的世界,好想看一眼景山同学啊。甲斐笑起来,老师你就算成了幽灵,也一定是只恶鬼。顿了一下又说,就算是恶鬼,也一定回来看看我们啊。

柊长长地啊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这一年的终结也远比想象中更难熬。

甲斐无数次地重复那个梦,带着笑容跃下的老师,与自由翱翔的鸟儿。

在肿瘤进展到临终阶段的时候,甲斐开始后悔救了老师。

在疾病面前,人的尊严多么可笑啊。英雄也罢罪犯也罢,病痛对他们一视同仁。它抽走他身上的力气,让他像耄耋老人一样吃力。疼痛从腹背蔓延,常常使他在夜晚疼醒。他苍白的肤色被黄疸取代,眼圈乌黑。他的体重飞速下降,看上去像披了一层皮的骨架。削好的苹果放在床头变成茶色,他却难以下咽。

美人迟暮与英雄末路是同质的词。

一些学生不再常来了,他们无法亲眼看着一条生命化作腐朽,他们怕哭出声,惊扰了好不容易睡着的老师。

甲斐和相乐小姐跟他们一个个道别。有的人要去东京上大学,有的人在准备出国,有的人要回老家的店里帮忙。这场荒诞的宴席来到尽头,每个人都要踏上自己的长路。

后来柊一天天地枯萎下去。他无法进食了,一根管子从鼻部被引入胃里,给他输送营养和药物。止痛的吗啡让他焦虑暴躁,他成夜成夜地睡不着觉,白天清醒的时间却越来越短。他不能控制自己的排便。极度痛苦之时他咬着牙伸出手,徒劳地击打空气,像在抵抗什么看不见的敌人。相乐小姐抱着他,茅野抱着他,他的学生们陪着他,他们耐心地劝他放松,温柔地呼唤他,称呼乱乱的,有喊老师的,有喊小飒的,还有一飒,那是他的恋人。

他总会慢慢放弃挣扎,颤抖的胳膊垂下来,他看一眼大家,用尽全力笑一笑,然后合上眼睛休息。

甲斐追悔莫及,他未曾想到人生的尽头如此不堪,他怎么舍得他骄傲的老师受此大辱。就算对手是想都不敢想的大人物,他都相信他的老师会迎难而上,可是疾病呢?他在打一场没有对手的战争,越深入就受越多的伤,他所有的朋友学生与亲人在他身后,却无法替他分担任何一部分。

老师考虑过这一天吗?在他被学生环绕看着蓝天的时候,是否有一刻真的想要跳下去呢?

甲斐突然明白了,他早已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他做打算总是滴水不漏。在他跃下天台的一刻,就把性命交到了学生们的手上,他早就说过了不是吗?“怎么处置我由你们来决定。”

他让他们经受十天的担惊受怕,就把自己的命还给他们,学生叫他活下去,他就听他们的话。他固执地把一切情义清算得干干净净,自己给出去却不记在心上。

那只自由的鸟儿,心甘情愿跳进了学生们的鸟笼中。

很久以后他告诉别人,我的老师是个真正的英雄啊。那人跟他喝着酒,喝到整张脸渗出红,那人说啊我知道,那时候我在网上看完了事件的整个经过,认识了你以后我想,你这家伙真幸运呐,青春时代碰上了平成最后的英雄。

他一愣,说,并不是最后的。

那人固执地跟他争,说,虽千万人吾往矣,我再没见到这样的人。

他笑了。你知道吗?老师炸学校时我不觉得他勇敢,老师与刑警对峙时我也不觉得他勇敢,可他虚弱地躺在那里,跟他的病争夺他最后一点尊严的时候,我想这个人真是勇敢啊,能够坚持到这个地步,就连死神都会被他打败吧。

或许所有英雄的结局,都不过是脱下英雄的战甲,做一个普通人,和衰老与疾病斗争。或许普通人在某个瞬间也是英雄。发生了那样的事件,世界没有多大变化,世界把他亲爱的老师忘在了身后,但老师却坚信,只要有一个人愿意改变,他就没有白白闹一场。他的英雄坚定得像一个小孩。

回家以后他却大哭,责怪老师说话不算话。君埋泉下泥销骨,却怎么连个回魂的梦都不肯入呢?

翌年夏天甲斐进入护理系学习,一切又回到学生时代,他坐在窗边,微风和煦,授课教师的声音让人昏昏欲睡,她说,这节课讲临终关怀,他从瞌睡中刹那清醒过来,看见窗外两只白色的鸟飞过。那一刻他终于释怀。

从今以后的路,就算没有老师,他也知道该如何走下去了。

自由的鸟儿,自由的鸟儿,请无忧无虑地飞走吧。



End.

一米六的猫

重新看了第七集

太太们!!!你们对被压在桌子上的小老师没有什么想法吗!!!


(我真的是,好想写all柊,但是又怕被人怼脑子里都是黄色废料这么不尊重小老师balabala)

太太们!!!你们对被压在桌子上的小老师没有什么想法吗!!!


(我真的是,好想写all柊,但是又怕被人怼脑子里都是黄色废料这么不尊重小老师balabala)


临江仙

就这样吧。

谢谢之前评论的太太,原链接被删掉了没法回复。

就这样吧。

谢谢之前评论的太太,原链接被删掉了没法回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