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38085浏览    50721参与
天涯尺素书
百度评论上得到的图,不知道哪...

  百度评论上得到的图,不知道哪位大神画的,彻底戳到我笑点了哈哈哈哈哈,别说还挺配的。斑是矮杉,扉间是银桑,柱间是松阳三三还是假发啊?

  让我再想想火影和银魂相匹配的人物,自来也色鬼+小黄书作者与近藤猩猩暴露狂,纲手怪力+武力值(大🐻)与神乐(成年神乐🐻挺大的),志乃与37都没存在感,雏田与登势婆婆酒屋机器人。

我记得火影里面好像出现过极像银桑的人→→,是大蛇丸基地的一个炮灰。

  百度评论上得到的图,不知道哪位大神画的,彻底戳到我笑点了哈哈哈哈哈,别说还挺配的。斑是矮杉,扉间是银桑,柱间是松阳三三还是假发啊?

  让我再想想火影和银魂相匹配的人物,自来也色鬼+小黄书作者与近藤猩猩暴露狂,纲手怪力+武力值(大🐻)与神乐(成年神乐🐻挺大的),志乃与37都没存在感,雏田与登势婆婆酒屋机器人。

我记得火影里面好像出现过极像银桑的人→→,是大蛇丸基地的一个炮灰。

兰

墙裂求还没听夏目官方广播剧的孩子们一定抽空去听广播剧。每一集都很好看,有的搞笑有的感人。

总结一下个人觉得比较有趣的几集:

  1. 《当你离去之后》路人视角,又是一集让我感觉眼泪不值钱的。这集的弹幕也特别暖。

  2. 《两个人的风景》讲了三三老师以前的一段经历。感觉三三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很逗比但是实际上情商真不是一般的高。

  3. 《名取艺能账》这集极为好笑。名夏党一定要看。

  4. 《月小夜公主》里有十分可爱的名取撒娇片段,名夏党不宜错过。(这集也很泪目)

  5. 《柊之外出帐》名取先生的后宫着火了。这集里有一个蠢到可爱的路人妖怪。


    就随便提几个印象格外深刻的,其他的也很好看,虽然是广播剧但是基本上都能脑补出...

墙裂求还没听夏目官方广播剧的孩子们一定抽空去听广播剧。每一集都很好看,有的搞笑有的感人。

总结一下个人觉得比较有趣的几集:

  1. 《当你离去之后》路人视角,又是一集让我感觉眼泪不值钱的。这集的弹幕也特别暖。

  2. 《两个人的风景》讲了三三老师以前的一段经历。感觉三三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很逗比但是实际上情商真不是一般的高。

  3. 《名取艺能账》这集极为好笑。名夏党一定要看。

  4. 《月小夜公主》里有十分可爱的名取撒娇片段,名夏党不宜错过。(这集也很泪目)

  5. 《柊之外出帐》名取先生的后宫着火了。这集里有一个蠢到可爱的路人妖怪。


    就随便提几个印象格外深刻的,其他的也很好看,虽然是广播剧但是基本上都能脑补出画面。


江清河浊
占tag致歉 最近没什么灵感…...

占tag致歉

最近没什么灵感…刚好文章要到五十了,开个点梗。

首先说明不保证能写完(?)自己都不信任的坑品555555

过激斑厨,点cp的话除的名外必须与猫咪老师相关(虽然这么一来确实没什么好写的了…)

一个星期后删吧,最近状态不是很好,想借此调整一下心态😊

占tag致歉

最近没什么灵感…刚好文章要到五十了,开个点梗。

首先说明不保证能写完(?)自己都不信任的坑品555555

过激斑厨,点cp的话除的名外必须与猫咪老师相关(虽然这么一来确实没什么好写的了…)

一个星期后删吧,最近状态不是很好,想借此调整一下心态😊

青花鱼的虎鲸🐳🐬

● 斑:其实要是玲子没来你也可以自己过去吧,为什么你只是一直在等?

三都:因为我们约好了。


● 夏目:不过老师直到最后都会陪在我的身边吧,会不会有一天老师会对我产生感情呢?


斑:那么你会对我产生感情吗?


夏目:这就难说了


● 夏目:我总有一天也会失去这种单方面的邂逅吗?


● 斑:就算你变得看不见妖怪,在我拿到友人帐之前你别想跑。

夏目:既然这样就努力当我的保镖吧。就这样说定了喔,老师。


● 夏目:蛇眼先生,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

铜:我...我只是...我只是个撑伞的侍从


● ...

● 斑:其实要是玲子没来你也可以自己过去吧,为什么你只是一直在等?

三都:因为我们约好了。


● 夏目:不过老师直到最后都会陪在我的身边吧,会不会有一天老师会对我产生感情呢?


斑:那么你会对我产生感情吗?


夏目:这就难说了


● 夏目:我总有一天也会失去这种单方面的邂逅吗?


● 斑:就算你变得看不见妖怪,在我拿到友人帐之前你别想跑。

夏目:既然这样就努力当我的保镖吧。就这样说定了喔,老师。


● 夏目:蛇眼先生,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

铜:我...我只是...我只是个撑伞的侍从


● 夏目:遇见温柔的人们,得知温柔的感觉之后,我也想变得温柔。





星辰

带纲手找斑

两人互怼😆

你们说斑有多少岁了?

带纲手找斑

两人互怼😆

你们说斑有多少岁了?

青花鱼的虎鲸🐳🐬

斑:真是的 夏目 可被你折腾苦了 

夏目:但老师会一直在我身边吧 

斑:就是说我能吃了你吗 

夏目:老师有一天也会对我动感情吧 

斑:那又怎么样呢 

夏目:谁知道呢 


斑:真是的 夏目 可被你折腾苦了 

夏目:但老师会一直在我身边吧 

斑:就是说我能吃了你吗 

夏目:老师有一天也会对我动感情吧 

斑:那又怎么样呢 

夏目:谁知道呢 



青花鱼的虎鲸🐳🐬


——不可结缘,徒增寂寞

——明天以后一定能过得更快乐,所以请你不要一个人难过

——只要一旦得到爱,一旦付出爱,就再也无法令人忘怀了。

——“其实要是玲子没来,你也可以自己过去吧,为什么你只是一直在等?”

        “因为我们约好了。”

——如果已经失去了,那么意识到失去也很重要。

——心虽有所觉 但亦作不解

——现在的我能明白,只要有想见的人,就不再是孤单一人。

——我想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因为曾被温柔的人那样对待,深深了解那种被温柔相待的感觉。

——我必须承认生命中大部分时光是属于...


——不可结缘,徒增寂寞

——明天以后一定能过得更快乐,所以请你不要一个人难过

——只要一旦得到爱,一旦付出爱,就再也无法令人忘怀了。

——“其实要是玲子没来,你也可以自己过去吧,为什么你只是一直在等?”

        “因为我们约好了。”

——如果已经失去了,那么意识到失去也很重要。

——心虽有所觉 但亦作不解

——现在的我能明白,只要有想见的人,就不再是孤单一人。

——我想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因为曾被温柔的人那样对待,深深了解那种被温柔相待的感觉。

——我必须承认生命中大部分时光是属于孤独的,努力成长是在孤独里可以进行的最好的游戏。

——如果结果不如你所愿 就在尘埃落定前奋力一搏

——转瞬即逝的相逢与离别,每一个瞬间,我都想要珍惜。

——人类真是脆弱的生物,我讨厌弱小的东西,明明弱小却会关心别人,明明无力却拼命要保护别人,这个孩子是如此,那个家伙也是如此。

——对人来说,即使是一瞬间,也是不可以被擅自拿走的

——无论好坏,都是一种邂逅

…………………………………………………………………………………………

 

为什么喜欢《夏目友人帐》呢?


因为我们喜欢温柔,温暖,陪伴

寻找努力活下去的心

也渴望爱

碎金の洛小婷

找接文稿的太太

我打算后期做个画集,想找个接文稿的太太,对文笔有点严,觉得可以的话,带文来找我,我觉得文笔可以的就约,价格合适就行。

我打算后期做个画集,想找个接文稿的太太,对文笔有点严,觉得可以的话,带文来找我,我觉得文笔可以的就约,价格合适就行。

龙有尺木

我把我最喜欢的龙绑了〔3〕

你们懂得,我是个实在人。
[图片]下面有请我们的特邀嘉宾 !

鼓掌鼓掌


链接挂了走评论,去掉咕咕咕即可食用。


@寒山 

你们懂得,我是个实在人。
下面有请我们的特邀嘉宾 !

鼓掌鼓掌



链接挂了走评论,去掉咕咕咕即可食用。


@寒山 

上善至水

第十六章,以爱出名。

  “上善一族以爱而出名,如果已经有了喜爱之人,那么他的头发其中一缕会变成那个人头发的颜色,至水以后你的头发其中一缕变成什么颜色,那么就要看看周围的人喽!”

  所以就是说……自己的头发变成了卡卡西的头发颜色是因为自己是喜欢卡卡西的?!

  这这这!不可能啊!!

  ——

  “至水?”琳将皙白的手在我面前晃悠,有些关心的看着我道:“你知道你的头发怎么了吗?”

  “啊啊!不知道!”我慌乱的说道,“是吗?”琳将手放在我的额头上,“嗯……没有发烧呢!”

  等等,角色是不是混乱了?等等!我居然还希望是卡卡西来摸我额头??啊啊啊啊……

  “但是至水的脸好红啊……”带土盯着我说道,内...

  “上善一族以爱而出名,如果已经有了喜爱之人,那么他的头发其中一缕会变成那个人头发的颜色,至水以后你的头发其中一缕变成什么颜色,那么就要看看周围的人喽!”

  所以就是说……自己的头发变成了卡卡西的头发颜色是因为自己是喜欢卡卡西的?!

  这这这!不可能啊!!

  ——

  “至水?”琳将皙白的手在我面前晃悠,有些关心的看着我道:“你知道你的头发怎么了吗?”

  “啊啊!不知道!”我慌乱的说道,“是吗?”琳将手放在我的额头上,“嗯……没有发烧呢!”

  等等,角色是不是混乱了?等等!我居然还希望是卡卡西来摸我额头??啊啊啊啊……

  “但是至水的脸好红啊……”带土盯着我说道,内心却在想着:“这个上善至水难道也喜欢琳?等等,女孩子喜欢女孩子??不可能的吧!!”

  卡卡西就看着我们一个笑一个脸红一个混乱,面罩下隐隐约约的涌现一抹弧度,却被眼尖的琳看见了。

  卡卡西君……笑了……

  随后她发觉目光的所达之处是旁边的我之后,难免有些失落,“也是……至水那么优秀,而且还救了自己,卡卡西君一定会喜欢的……”

  “琳,带土看着你脸红了哦~”我凑在发呆的琳耳边,悄咪咪的说道。

  “啊啊??”琳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带土,结果原本一直看着琳的带土和突然抬头的琳对上了眼。

  “!!”二人慌乱之下又猛的低下了头,琳看着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的我,“至水……!”

  “嗯哼~我在。”我笑了笑,说道。

  “啊啊!最讨厌至水了!”属于少女的娇嗔响起,晴空下的阳光印照着我们,仿佛就是木叶的未来。

  ——

  与这边场景恰恰相反的是,言这边并不好受,因为他急切的想见到那个温柔的少女。

  上善至水。

  “我听说,上善一族的人头发其中一缕到了一定的时间会变成喜欢的人的颜色对吧?”那个苍老却充满威严的声音传来。

  他身体一僵,他害怕,也在期待着,那个颜色。

  “我今天看见了,是银色的。”

  ……

  几乎是一下子,他垂眸,再睁开却是另外一种情绪,“什么啊……又是他……”

  “旗木卡卡西。”

  那个从小比自己优秀的家伙……而且还一直站在她身边的家伙……

  取代了自己一切的家伙……

  平静的海面下是腥凶翻滚的水,波光粼粼的美景喜欢将游船吞噬。

  仿佛有一场天灾即将来临。  

  ——

  “……”躺在床上的我再次睁眼,“言……已经很久没看见了。”我想着,是任务延长了吗?要不好一点了去暗部那边问问?

  我感觉有些口干,起身坐在床上,在黑暗中摸索着水杯,刚触碰到冰凉,拿起来却突然滑过我的手边,并且带着液体和玻璃碎掉的声音散落了一地。

  “至水,怎么了吗?”正在值班的由理子紧张的跑进来,一边担心的问我一边看我如何,“没事吧!都割到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你……怎么哭了?至水。”

  原来……我哭了吗?我抬手想摸,但泪水已经碰巧滴在了手上,顺着痕迹滑过,随后掉落。

  “我…不知道。”

  ——

  言死了。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一脸平静,仿佛早就知道了一般,我没有泪流满面,也没有如何,只是简单的回了一声“嗯”然后照常在医院,等到了他葬礼的那一天。

  他离开的那一天天气和普通的一天没两样,参加他葬礼的也寥寥无几,可我仍然没有哭。

  他掉下了山崖,没有了踪迹,他们只找到了他随身携带的那一块温润的玉,那玉已然有了裂痕,但却没有完全破碎。

  他是一个像玉的男生,远看看不出,一开始接触只是冰冷的,但是久了,就会有温润的感觉,那种温柔的治愈,他像一块上好的玉。

  终于在某一天,他似乎无法支撑什么,破碎了。

  只有懂他的那一个在心疼,而不懂他的则是谴责他的失误,但更多的却是,不知道有他这一个人。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哭不出来,他明明对我很好,我也对他很好,我们甚至认识了几年,可是……

  为什么哭不出来呢?

  终于在他下葬完的那天晚上,我被由理子扶回了医院,当由理子检查完,离开关灯后,我的眼泪已经浸湿了枕头。

  “至水这样……应该是失去了感觉。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当时本身处于昏迷状态,可能感知神经处已经被破坏,但没有及时处理治疗,所以就失去了感觉。”

  “所以除了情感上的感觉,基本上的肢体感觉她是没法知道的。”

  难怪……我就说背上伤口这么严重自己还能站着坐着跟没事人一样……

  其实伤口早就伤痕累累但自己浑然不知而已。

  怎么可能会不哭啊?只是哭了自己不知道而已。

  ——

  

  




  

青花鱼的虎鲸🐳🐬

夏目贵志「图文/语录」

只要有想见的人,

就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夏目

[图片]


我想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因为曾被温柔的人那样对待,

深深了解那种被温柔相待的感觉。...


只要有想见的人,

就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夏目



我想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因为曾被温柔的人那样对待,

深深了解那种被温柔相待的感觉。

                                                 ——夏目




我必须承认生命中大部分时光是属于孤独的,

努力成长是在孤独里可以进行的最好的游戏。

                                                               ——夏目




一个寂寞的人被给予了思念就会显得更寂寞。

                                                               ——夏目


                                 

如果结果不如你所愿,

就在尘埃落定前奋力一搏。

                                        ——夏目



岁月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

就像是梦一样,

想一直呆在那里,

一直。

                                  ——夏目



做个温柔的人,你也会被温柔以待


終わり

青花鱼的虎鲸🐳🐬

立是开始

春是希望

春天的颜色,春天的世界里是一片五彩缤纷,

春天是世界一切美的融合,

我们每个人都会拥有一个春天,

无论是你,

或者是我,还是夏目,

每个人在春天里

都可以有欢笑、有陶醉、还有爱情

可以拥有很多很多别的存在

一起加油

立是开始

春是希望

春天的颜色,春天的世界里是一片五彩缤纷,

春天是世界一切美的融合,

我们每个人都会拥有一个春天,

无论是你,

或者是我,还是夏目,

每个人在春天里

都可以有欢笑、有陶醉、还有爱情

可以拥有很多很多别的存在

一起加油

祢枫

斑护妻狂魔可还行

嘴上喊着大笨蛋,但在夏目快要摔倒时挡在他的前面背起他帮他拿到浴袍,虽然为的是别的妖怪

斑护妻狂魔可还行

嘴上喊着大笨蛋,但在夏目快要摔倒时挡在他的前面背起他帮他拿到浴袍,虽然为的是别的妖怪

闻人白菜✨

【all夏目】不可言喻♡03

*人设ooc预警 


 *有私设 


 *文笔渣,轻喷 


03.夏目的哥哥 


“夏目~~”名字被拖的这么长,一听就是丙。 


“你好,丙小姐。”夏目礼貌道。 


丙朝他身边看了看,“咦,夏目旁边怎么有个妖怪,可真像斑呐。 ” 


“本座就是。”斑斜眼鄙视着丙。 


丙不爽了,露出一个堪比活阎王的笑容,“啊嘞嘞...

*人设ooc预警 

 

 

 *有私设 

 

 

 *文笔渣,轻喷 

 

 

03.夏目的哥哥 

 

“夏目~~”名字被拖的这么长,一听就是丙。 

 

“你好,丙小姐。”夏目礼貌道。 

 

丙朝他身边看了看,“咦,夏目旁边怎么有个妖怪,可真像斑呐。 ” 

 

“本座就是。”斑斜眼鄙视着丙。 

 

丙不爽了,露出一个堪比活阎王的笑容,“啊嘞嘞,真的是啊,这么多年不见你化形,带小男朋友来约会?” 

 

斑狠狠瞪着她,“别瞎说” 

 

夏目悄悄红了脸,又庆幸戴着面具,不然就窘迫了。 

 

“夏目”名取先生温柔的声音响起,夏目看着自带闪闪发光的大明星,自从上次的告白之后,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名取先生了呢。 

 

名取还是那么“善解人意”,抬手摸了摸夏目的脑袋,少年柔软的发丝不经意从指缝间露出几根。 

 

“夏目不用苦恼的,你不用着急,我继续喜欢,你慢慢接受?”名取道。 

 

丙打量着这个狡猾的除妖师,什么嘛,这些人类小子一个个的尽在肖想着夏目,虽然妖怪里的也不少就是了。 

 

总之,名取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就喜欢你,你不接受并不妨碍我喜欢你,我喜欢我的,你接受你的。 

 

太狡猾了。 

 

一阵风略过,被众人围在中间的夏目突然不见了。 

 

“夏目!”斑着急道。 

 

“...” 

 

好强大的妖怪气息。夏日祭这种小活动不应该出现这么强大的妖怪。 

 

“司青?” 

 

斑听到夏目的声音闻声转过去。 

 

夏目此时正被一个墨绿色头发的人压在树干上。 

 

司青微沉而有磁性的声音在左耳边响起,故意撩拨着夏目的敏感,“不要那么见外,叫哥哥” 

 

斑闪身过去,狠狠盯着司青,想要拍开他的狗爪子,奈何近百年他疏于修行,妖力和曾经同一巅峰时期的司青完全搭不上边。 

 

司青左手揽住夏目的腰,右手摸了摸夏目的脑袋,“斑大人,您的妖力怎么这么弱呢!一点也不配你高贵的身份。” 

 

夏目看出他在讽刺斑,腰间的手也不安分 “司青!”水眸辗转瞪了司青一眼,被可恶的敏感逼出的生理泪水。 

 

司青轻笑,真讨厌,这么多妖怪,夏目都不和他叙叙旧,亲热一下了。 

 

夏目还比较小的时候,有一次在吉田家住了大半年。吉田先生是一个知名的企业家,工作狂魔。 

 

小夏目刚来时,吉田正在攻克一个大项目,几星期没回家。 

 

所以在吉田私人的地方----青山,偌大的别墅只有小夏目和管家侍女。 

 

吉田事业有成,却没有娶妻生子,和管家旗木靳是知己 。他们都很好。夏目想,来这儿之前,吉田先生给了他最大温暖。 

 

在那里住了大半年,逢上假期,小夏目就会去别墅的后山。山里妖怪也挺多的,夏目正是在这打开了心扉。 

 

他的第一个妖怪朋友是一只松鼠,因为山实在太大了,人生地不熟,他在这儿迷路了好几次,都是这只松鼠带他下山,久而久之便成为了朋友,小夏目经常上山来找他。 

 

不过小夏目不知道,他一直是在山的外围晃悠,这样低级的小松鼠不需要吃人,所以对人类还是挺有好感的。若是再往里走一点,就不保他那么安全了。 

 

那一天他们放学的晚,所以小夏目是在晚饭过后才去找小松鼠,漆黑的森林让人有些害怕,不过小夏目几星期来都没有看见其他可怕的妖怪,便有了勇气去找好朋友。 

 

不过那一天他喊了许久都没有见到小松鼠 ,在森林又迷了路。颓废下来伤心的时候,突然被一阵风给刮了去。 

 

转眼变被一个“人”抵在了树木上,若不是他的墨绿色长发,和眼角边妖冶的金色纹路,小夏目真的以为他是人。 

 

小夏目气恼的推了推他 ,丝毫不动。 

 

司青低哑着声音,“人类,你这么诱人可是会被吃掉的。”司青舔了舔小夏目的耳垂。 

 

小夏目很敏感,一下子就软了身体,带着哭腔说,“不是...我来找我的朋友。” 

 

司青是青龙后裔,不屑吃人类那些小屁孩,但是面前这人格外诱人,好想吃掉。 

 

“在外围那些小怪不吃人 ,你现在往里走,”司青故意吊着他,“就被分-尸了。” 

 

“那里面妖怪可多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小夏目眼眶快沉不住因为害怕而生出的生理泪水。 

 

司青轻笑,真是可爱呢。 

 

司青舔了舔夏目的耳垂,诱惑道,“叫哥哥,我带你出去。”


-

被作业逼疯的我

实在不知道 的场 的性格

完全不知道怎么出场啊

放个哥哥来拯救一下

失踪人口回归

吉田我老婆

【火影乙女•斑】第七章•失意x矛盾而温柔的柱间

#斑爷我爱你!当然是你的专场


#微柱


#斑斑斑斑斑斑斑,嗯嘛(被打


#论斑爷姐弟恋的发展史,骨折了挂骨科啊!


#自娱自乐的产物,请收下


#对不起我不该出生在这世上的(跪


#柱间,你再等等(应该


————————————————


「斑......」斑离开的第三日,回到家後的宅邸显得凄凉,我习惯性的走向斑的房间,打开他的房门後却见不到到熟悉的身影,以往一同吃饭聊天的餐厅也不再有那迷人的嗓音,洗过的衣服不再见那海蓝的狩衣


我独自坐於廊边,轻抿一口酒,如此香甜的酒味我却饮不出任何味道


今天,是斑离开的第三周,我依然固执的走...

#斑爷我爱你!当然是你的专场


#微柱


#斑斑斑斑斑斑斑,嗯嘛(被打


#论斑爷姐弟恋的发展史,骨折了挂骨科啊!


#自娱自乐的产物,请收下


#对不起我不该出生在这世上的(跪


#柱间,你再等等(应该




————————————————



「斑......」斑离开的第三日,回到家後的宅邸显得凄凉,我习惯性的走向斑的房间,打开他的房门後却见不到到熟悉的身影,以往一同吃饭聊天的餐厅也不再有那迷人的嗓音,洗过的衣服不再见那海蓝的狩衣



我独自坐於廊边,轻抿一口酒,如此香甜的酒味我却饮不出任何味道



今天,是斑离开的第三周,我依然固执的走到他的房间,有那麽一点希望能看到熟悉的人影,而我望着空荡荡的寝室,依然习惯不了这冰冷的空气,我突然想起那日的彻夜缠绵,两人举手投足间是多麽的默契,他与我十指紧扣,互相贴合的身体是如此的温热



我抱紧自己的肩膀,试图忆起那天的温度,但我发现......我越是想将那感觉留在怀中,那感触就越像流沙从我手中飘散,甚至连斑的脸庞都逐渐在我记忆模糊,我感觉着自己越发冰凉的躯体,泪水浸溼了衣襟,却不再有人递手帕给我了.....



斑的离去令我精神日渐悲郁,或许是看不下去茶不思饭不想的我,柱间主动邀请了我去吃顿饭,而我根本没那心思去注意柱间的好意,一口将其回绝



换来的便是在家醉生梦死,我的眼前模糊着,温热的液体不断从我脸颊画过,这是第几日为他而哭泣了呢......我如此想着,眼泪却没停下的意思



酒杯里的液体被我一饮而尽,空泛的酒瓶如同我的内心一般空虚,我站起摇摇晃晃的身子,欲起身前往厨房添瓶酒时,身体不争气的向前倒去



而我则闭眼接受这本该倒下的命运,殊不知却落入一个温暖的怀里,这个胸膛是如此的温热,散落在眼前的长发却不像以往的卷曲



我使尽力气的抱住眼前的人,不顾一切的宣洩着感情,放声大哭着「我真的好想你...」我抬头看着那朦胧的眼神「我.....爱你.....」说着我拉过眼前人的双颊,主动的将自己的唇献上,一样柔软的双唇却有着与往常不同的温度,那双唇是如此的炙热



在唇瓣碰触的刹那,他也慌张的推开我,一脸惊恐的模样,待我眯起眼睛仔细看清着眼前的人时......



「柱间!!!」



只见他叹了口气,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强装镇定的嗓音却带着些许的颤抖「我.....只是担心」说着说着他的眼神染上了歉意「抱歉.....没能阻止斑,也没能抱护好你们......」



「不.....这样就好....」我自怨自艾的笑着



柱间看着我的脸庞,脸神变的痛苦且扭曲「姊姊......嗎?」



已经多久没听见这个称呼了呢......曾经会叫我姊的两人如今都不在我身旁了,而这一词像是一个开关一样,深深的刺痛我的心脏,让我控制不住,再次声泪俱下



柱间默默向前靠近我,将我拢进怀中,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麽这麽做,但如今的我已经不管眼前的人是谁了,我只要有人能愿意倾听我的悲伤,给我一个柔情的怀抱让我静静的流泪便足矣





————————————————————





半年过去了,时间真的是抚平伤口的良药,我将自己投入在无尽的工作中,对斑的伤痛也开始愈合,而我也定下了要给斑的答覆



「啊!要不要一起去吃饭?」远处的柱间朝我挥着手,开心的在廊边笑着



而我也轻笑着回礼「好」



我的脑袋想起那日夜晚,即将离去的柱间对我说的一句话「爱就是要让他做自己」







Cont. 





下集终章:


「斑......」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我伵狮子座

Cp短打器链接我放评论了

注意避雷

图123糖,图4巨刀注意(๑•ω•็ั๑)


Cp短打器链接我放评论了

注意避雷

图123糖,图4巨刀注意(๑•ω•็ั๑)



碎金の洛小婷

【仅个人对夏目剧情的推测】

在夏目漫画中,七濑太太在聚会上在和夏目的对话中暗示了玲子被妖怪杀害的可能。再在拿到妖怪的封印瓶后,对夏目说出,对妖怪心软会惹祸上身的话,是不是可能在暗示夏目,玲子是被妖怪杀死的又或者是在故意挑拨夏目和妖怪的关系。在漫画中也提到过,玲子是在和斑的相处的那段时间突然消失的,又是英年早逝,有极大的可能是意外身亡。而且在动漫中有提到友人帐是禁术,十分危险,所以也有可能是被某个除妖人给杀害或者是在抢夺名字的时候出现意外,但是玲子基本都是孤身一人,所以没有和除妖人打交道和结仇的可能性,所以有极大原因是后者。但是夏目身为玲子的孙子,隔代遗传了玲子的强大妖力和除妖天赋,这个是在动...

【仅个人对夏目剧情的推测】

在夏目漫画中,七濑太太在聚会上在和夏目的对话中暗示了玲子被妖怪杀害的可能。再在拿到妖怪的封印瓶后,对夏目说出,对妖怪心软会惹祸上身的话,是不是可能在暗示夏目,玲子是被妖怪杀死的又或者是在故意挑拨夏目和妖怪的关系。在漫画中也提到过,玲子是在和斑的相处的那段时间突然消失的,又是英年早逝,有极大的可能是意外身亡。而且在动漫中有提到友人帐是禁术,十分危险,所以也有可能是被某个除妖人给杀害或者是在抢夺名字的时候出现意外,但是玲子基本都是孤身一人,所以没有和除妖人打交道和结仇的可能性,所以有极大原因是后者。但是夏目身为玲子的孙子,隔代遗传了玲子的强大妖力和除妖天赋,这个是在动漫中默认的。但是如果身为夏目能力都如此之强,又何况玲子这个频繁使用禁术的女子,能力肯定不在夏目之下,所以如果说是在抢夺名字的过程中遇害又或者是被妖怪杀死,那么那个妖怪的强大一定远在斑还有三筱之上。如果后面剧情要转向找寻玲子的死亡原因的话,那夏目的路远比现在要更困难。

仅个人推测,不喜勿喷。

碎金の洛小婷

这几天去重温夏目,我突然反应过来,藤原家很有钱,先不说是不是在乡下,在一般情况下,日本的女性在婚后除非男方非常有钱,否则是和国内一样都是需要工作的,而且在日本所谓的家庭主妇其实是自己吃吃喝喝,和朋友一起出去玩,而且家里卫生都是找清洁工负责的。塔子阿姨除去卫生那一块,也算是大半个家庭主妇了,在这一方面,足见藤原家还是很有钱的。而且在根据夏目的总集数,还有夏目只增加了2岁去算,平均每10天,夏目就要给猫咪老师买一次七辻屋的馒头,平均每一季都有3-4次和西村他们出去玩,等于平均每30-40天就要出去玩一次,如果夏目自己平时不乱花钱的话,也足可见藤原夫妇给夏目的零花钱也是挺多的了。在从当初塔子阿姨偷偷...

这几天去重温夏目,我突然反应过来,藤原家很有钱,先不说是不是在乡下,在一般情况下,日本的女性在婚后除非男方非常有钱,否则是和国内一样都是需要工作的,而且在日本所谓的家庭主妇其实是自己吃吃喝喝,和朋友一起出去玩,而且家里卫生都是找清洁工负责的。塔子阿姨除去卫生那一块,也算是大半个家庭主妇了,在这一方面,足见藤原家还是很有钱的。而且在根据夏目的总集数,还有夏目只增加了2岁去算,平均每10天,夏目就要给猫咪老师买一次七辻屋的馒头,平均每一季都有3-4次和西村他们出去玩,等于平均每30-40天就要出去玩一次,如果夏目自己平时不乱花钱的话,也足可见藤原夫妇给夏目的零花钱也是挺多的了。在从当初塔子阿姨偷偷去找夏目的那次看,目前还不知道藤原家有没有车,单从乡下去城市的路程看,因为如果是偷偷去的话,肯定是当天去,当天回,尽量不让滋叔叔发现,所以应该是选择在滋叔叔出门上班之后出发的,但是塔子阿姨每次到夏目那时的家的时候,基本都是晚上,如果是高铁或者火车过去的,可见路程还是很长的,而路程越长,车票钱越贵,何况是去了两次,再加上如果要不被发现肯定是在滋叔叔给塔子阿姨的生活费里扣的,亦可见滋叔叔给塔子阿姨的生活费也很多。所以足可以证明藤原家是有钱的,不然也不会有收养夏目的心。

碎金の洛小婷

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在有一集里,夏目和名取封印了一个吃了很多式神的大妖怪,但是那个瓶子被七濑太太抢走,三三说以夏目的妖力她们是打不开那个瓶子的,这可以证明一件事,就是如果封印者能力在想要打开封印的人之上,那那个封印就打不开,但是三三的封印却被夏目给解开了,说明封印三三的人能力和下面旗鼓相当或者在夏目之下,但是三三是一个很强的妖怪,强到即使解开封印,还是被封印在罐子里,所以封印三三的人的能力应该和夏目旗鼓相当,但是能和夏目能力旗鼓相当的人几乎不存在,有没有可能封印三三的就是玲子?

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在有一集里,夏目和名取封印了一个吃了很多式神的大妖怪,但是那个瓶子被七濑太太抢走,三三说以夏目的妖力她们是打不开那个瓶子的,这可以证明一件事,就是如果封印者能力在想要打开封印的人之上,那那个封印就打不开,但是三三的封印却被夏目给解开了,说明封印三三的人能力和下面旗鼓相当或者在夏目之下,但是三三是一个很强的妖怪,强到即使解开封印,还是被封印在罐子里,所以封印三三的人的能力应该和夏目旗鼓相当,但是能和夏目能力旗鼓相当的人几乎不存在,有没有可能封印三三的就是玲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