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斛珠夫人同人

396浏览    22参与
圆月

颠鸾倒凤

“呵。”帝旭轻笑了一声,用她的腰带蒙住她双眼,在她惊慌失措中,更是抓了她一双手,就着床幔捆在床头。

缇兰上半身动弹不得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呵。”帝旭轻笑了一声,用她的腰带蒙住她双眼,在她惊慌失措中,更是抓了她一双手,就着床幔捆在床头。

缇兰上半身动弹不得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圆月

回信

细密的吻落在香汗淋漓的美背上,帝旭翻过缇兰,吻过她带着泪珠的眼眶,再吻住她的红唇,温柔又绵长…………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细密的吻落在香汗淋漓的美背上,帝旭翻过缇兰,吻过她带着泪珠的眼眶,再吻住她的红唇,温柔又绵长…………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圆月

柜中痴缠

帝旭也要炸了,如此磨蹭,叫他再能忍,就不是男人了。帝旭咬牙恶狠狠地想着,手一动便环住缇兰的细腰,将她拉近,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帝旭也要炸了,如此磨蹭,叫他再能忍,就不是男人了。帝旭咬牙恶狠狠地想着,手一动便环住缇兰的细腰,将她拉近,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圆月

吃葡萄

腿被拉的很高,身下是冰凉的桌子,上面的瓜果盘子早就被丢在了一边,桌子并不大,缇兰被按在上面双手悬空,只要一伸手几乎能够到地面。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腿被拉的很高,身下是冰凉的桌子,上面的瓜果盘子早就被丢在了一边,桌子并不大,缇兰被按在上面双手悬空,只要一伸手几乎能够到地面。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圆月

不眠夜

可双腿被曲起放在桌沿,躲不过他的动作。脑海昏昏沉沉,不懂为什么明明先前还好好地一起在窗边赏月,转瞬却又变成了这般。当他的舌尖顺着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可双腿被曲起放在桌沿,躲不过他的动作。脑海昏昏沉沉,不懂为什么明明先前还好好地一起在窗边赏月,转瞬却又变成了这般。当他的舌尖顺着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圆月

想想

走动间缇兰被刺激,连忙抱紧他,咬着他的肩不让他动作,这次帝旭怎么可能再听她的,不仅没停下,更是将她往上送,方便自己被她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走动间缇兰被刺激,连忙抱紧他,咬着他的肩不让他动作,这次帝旭怎么可能再听她的,不仅没停下,更是将她往上送,方便自己被她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圆月

一次

缇兰为保持平衡,不得不有些慌张地圈住他脖颈。下意识瞥一眼窗外天光,急道:“青天白日的,放我下来!”

帝旭抬眼看她,圈在她腰间的手一点点收紧,滚烫而有力,完全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缇兰为保持平衡,不得不有些慌张地圈住他脖颈。下意识瞥一眼窗外天光,急道:“青天白日的,放我下来!”

帝旭抬眼看她,圈在她腰间的手一点点收紧,滚烫而有力,完全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圆月

吃你

帝旭扯掉了她的腰带,探进了她的衣裳,带着一股秋日的微凉抚摸在她光滑温热的脊背上,而后指头微动解开了她的……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帝旭扯掉了她的腰带,探进了她的衣裳,带着一股秋日的微凉抚摸在她光滑温热的脊背上,而后指头微动解开了她的……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圆月

一夜

他低头吻住她的,舌尖钻进她的口中,勾起她的细细搅动,非要这花酿喝个痛快。

缇兰仰起头,不自觉地将自己的身体向上迎合。帝旭的手终于往下,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他低头吻住她的,舌尖钻进她的口中,勾起她的细细搅动,非要这花酿喝个痛快。

缇兰仰起头,不自觉地将自己的身体向上迎合。帝旭的手终于往下,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圆月

改编初见

待她平静下来,帝旭突然把她抱起,放在了床上。

小人平躺在朱红色的喜床上,叁千青丝凌乱,两条小腿屈起,保护着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待她平静下来,帝旭突然把她抱起,放在了床上。

小人平躺在朱红色的喜床上,叁千青丝凌乱,两条小腿屈起,保护着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圆月

春宫

“啊……不要!”那可是他每日批阅奏折所用的笔啊!她双颊爆红,羞耻得脸快滴出血来。伸手去阻止,被他执住,轻吻,舔一舔手心,嗓音魅惑:“乖,别动。”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啊……不要!”那可是他每日批阅奏折所用的笔啊!她双颊爆红,羞耻得脸快滴出血来。伸手去阻止,被他执住,轻吻,舔一舔手心,嗓音魅惑:“乖,别动。”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圆月

疯玩

吓得她连连往后缩:“别,别再来了……”他讪讪扶住她,解释:“朕知道,朕只给你上药,今夜再不折腾你了,且放心罢。”

缇兰被安置在软榻上,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吓得她连连往后缩:“别,别再来了……”他讪讪扶住她,解释:“朕知道,朕只给你上药,今夜再不折腾你了,且放心罢。”

缇兰被安置在软榻上,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圆月

不容逃离

“啊!等,等等,陛下,不要……”缇兰在剧烈的起伏中断断续续求饶着,她原本是想泡个热水歇息一下,结果疲惫没有去除,反而又被帝旭逮住后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啊!等,等等,陛下,不要……”缇兰在剧烈的起伏中断断续续求饶着,她原本是想泡个热水歇息一下,结果疲惫没有去除,反而又被帝旭逮住后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圆月

雨夜续

将她按到墙上,将被子铺在地上,在地上弄她,快感密集袭来,她却不能喊出声,当真是难受。总之一整夜帝旭将她弄昏了几次,又将她从昏迷中弄的清醒过来。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看👀

将她按到墙上,将被子铺在地上,在地上弄她,快感密集袭来,她却不能喊出声,当真是难受。总之一整夜帝旭将她弄昏了几次,又将她从昏迷中弄的清醒过来。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看👀

圆月

雨夜

发现缇兰还在抗拒,帝旭按住缇兰的纤腰便是一阵猛挺,边挺边道:“朕松开你的手可不是让你挣扎的,搂紧朕!”他的速度太迅猛,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看👀

发现缇兰还在抗拒,帝旭按住缇兰的纤腰便是一阵猛挺,边挺边道:“朕松开你的手可不是让你挣扎的,搂紧朕!”他的速度太迅猛,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看👀

圆月

取悦

缇兰的小脸红透了,她的脑子却十分清醒,她那双乌亮妩媚的眸子看着在她身上用力的帝旭,他年轻的俊脸上透出几丝痴迷与狂热。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看👀

缇兰的小脸红透了,她的脑子却十分清醒,她那双乌亮妩媚的眸子看着在她身上用力的帝旭,他年轻的俊脸上透出几丝痴迷与狂热。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看👀

徐徐

【假如缇兰是个野心家】八只是想要取回挂坠

  

[图片]


  前朝与后宫的必经长廊上,缇兰带着两个婢女在此等候。


  “公主,您真的要去见陛下么?”


  “可是,昨日陛下还让公主不要离开愈安宫呢。”


  缇兰知道两个丫头的好意,但是母亲的挂坠还在帝旭的寝宫,她实在想要回,只能找机会与帝旭提起此事。


  “打开它吧。”缇兰吩咐婢女从饭笼中取出那一碟精致可口的莲花糕点。


  她深吸了一口气,捧着那碟莲花糕转身,却正好撞到了一个男人宽厚的胸口上,她抬头去瞧。


  只见明亮的日光下,大徵的帝王身形高大,黑衣金纹朝服,发髻金冠束起,露出那张英武的面容和深邃却又令人不敢直视的双目。


  缇兰正想要...

  


  前朝与后宫的必经长廊上,缇兰带着两个婢女在此等候。


  “公主,您真的要去见陛下么?”


  “可是,昨日陛下还让公主不要离开愈安宫呢。”


  缇兰知道两个丫头的好意,但是母亲的挂坠还在帝旭的寝宫,她实在想要回,只能找机会与帝旭提起此事。


  “打开它吧。”缇兰吩咐婢女从饭笼中取出那一碟精致可口的莲花糕点。


  她深吸了一口气,捧着那碟莲花糕转身,却正好撞到了一个男人宽厚的胸口上,她抬头去瞧。


  只见明亮的日光下,大徵的帝王身形高大,黑衣金纹朝服,发髻金冠束起,露出那张英武的面容和深邃却又令人不敢直视的双目。


  缇兰正想要开口请求,而手中精心准备的糕点却被帝旭衣袖挥飞,滚落至地。


  男人宽大的手再次落到了缇兰脆弱纤细的脖颈上,他指着那地上的莲花糕,神情阴婺。


  “谁告诉你的,谁又准你到我面前刺探的!朕的旨意你听不懂么?不许出愈安宫半步!”


  “我只是想要拿回我的挂坠。”


  缇兰像是要凋零的莬丝花一般,蹙起的眉头,微红的眼眶,神态楚楚可怜。


  一模一样的面容,帝旭的记忆回到了他与紫簪大婚时,紫簪拿着她脖子上的挂坠笑着对他说,龙尾神是我母族的信仰,所以今日大婚我也带着。


  他又开始恍惚了,片刻的恍惚后便是愤怒,愤怒于这个女人的出现。


  “没有人和你说过,朕最讨厌的就是甜食么?朕最厌恶的就是你这样的赝品?”


  越发收紧的手使得缇兰无法再说出半个字,她觉得呼吸困难,视线模糊了起来,她只是想要回母亲的挂坠。


  为什么,为什么这些上位者就是可以如此的随意判定后,便对她的生死加以定夺呢?


  两个婢女跪在身后,哭求:“请陛下念着大徵与注撵交好,放过公主吧!”


  穆公公亦是连行几步,到帝旭身边行劝,“陛下息怒,暂且饶过淑容妃这次吧。”


  许是帝旭终究还没有完全疯掉,他松开了手,冷冷道了一声无趣,脚底无情地碾过了那落在地上的莲花糕点。


  湖蓝色仙裙的缇兰便似一朵跌落枝头的花飘到了地上,她的喉咙剧痛,在重新得到空气后不住地咳嗽。


  两个婢女具担心的扶起她往愈安宫的方向走去,缇兰回头看了一眼那散落在长廊上被人碾碎的莲花糕,心里说不出的哀伤。


  路过御花园,缇兰摸着自己被掐红的脖子有些失神地往前走。


  而身后两个婢女在劝她何苦这般,不光龙尾神没要回来,还差点把自己给搭上了。


  此时却忽然传来一个声音,“淑容妃留步。”


  “是路上救了我们的小方大人。”两个婢女都带着得见故人的欢喜。


  缇兰勉强回神,看向那个黑衣俊秀的身影微笑,用着略微沙哑的声音道:“小方大人。”


  方海市先是行礼,然后听出了她的嗓子不对劲,不由迟疑道:“您这是?”


  缇兰和婢女都觉得在御花园不宜说出刚才发生的事情,便带着方海市去了愈安宫。


  


  

徐徐

【假如缇兰是个野心家】七险被扼喉而死的缇兰

  

  “缇兰。”


  她的手被紧紧地攥在那个男人的手里,缇兰被迫仰头,眼尾已经泛红。


  黑色锦袍身形高大的帝旭,忽然掀开了她面前的珠帘,看到了一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


  “你和你阿姐长得一模一样,甚至她有的东西你也有,但你不是紫簪,四海列国只有一个紫簪,你只是个赝品!”


  帝旭狠狠地掐着缇兰的脖子受控怒喊,缇兰那双湖水般的眼里便云雾匍匐了起来,泪水盈盈欲落。


  喉咙间的力道越来越紧,缇兰看向她被夺走的母亲所做的龙尾神吊坠,她花瓣似的唇欲要开口却没能吐出半个字来。


  难道,她便要这样死去了么?作为赝品,新婚之夜,被自己的夫君活生生扼喉而死。...


  

  “缇兰。”


  她的手被紧紧地攥在那个男人的手里,缇兰被迫仰头,眼尾已经泛红。


  黑色锦袍身形高大的帝旭,忽然掀开了她面前的珠帘,看到了一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


  “你和你阿姐长得一模一样,甚至她有的东西你也有,但你不是紫簪,四海列国只有一个紫簪,你只是个赝品!”


  帝旭狠狠地掐着缇兰的脖子受控怒喊,缇兰那双湖水般的眼里便云雾匍匐了起来,泪水盈盈欲落。


  喉咙间的力道越来越紧,缇兰看向她被夺走的母亲所做的龙尾神吊坠,她花瓣似的唇欲要开口却没能吐出半个字来。


  难道,她便要这样死去了么?作为赝品,新婚之夜,被自己的夫君活生生扼喉而死。


  缇兰的泪落在帝旭的手上,他似乎被烫到了一般忽地大力甩开了缇兰,而两个婢女匆忙的接住了她。


  “淑容妃。”她们面色惊惶,却又碍于帝旭而不敢多言。


  缇兰急促的呼吸着,泪水也早已打湿了她那被精心妆点的娇美面孔,身子不自觉的颤抖着。


  两个婢女忠心地贴着她,她才感觉到一点温暖来,这便是大徵的帝旭么?她的夫君,还真是厌她入骨啊。


  该死,我怎么会觉得她刚才的样子和紫簪死前相似!


  帝旭的头又疼了起来,自从紫簪去后,他是夜夜都睡不好的,梦里面的紫簪总是忽的消失,又或者死在他面前,叫他不敢入睡。


  而刚才宣召缇兰之前喝的酒又使得他的脑子晕乎乎的,各种念头在帝旭的脑海里盘桓。


  时而是紫簪回来找他了?时而是杀了这个赝品?又时而是大徵注撵的局势。。。。。。


  而一旁伺候的穆公公则见情势不好,陛下也醉倒在地,便开口劝:


  “今夜陛下还有公事要忙,淑容妃不妨先回宫休息吧。”


  帝旭看了看那如同莬丝花一般娇弱的女子面容,心里又恨又恶,开口:


  “滚,以后没有允许,不许离开愈安宫一步!”


  缇兰算是死里逃生,早已全身无力,身后的两个婢女却是听到这话如闻圣音,连忙扶着缇兰离开这座可怕的寝殿。


  待回到愈安宫,两个婢女还抱着缇兰哭泣安慰,她们年纪也小,主人待她们和善,注撵国君也一样,哪里知道这世上竟还有这样恐怖可怕的帝王。


  白色礼服的美貌少女蹙眉,她那双湖水般的眼睛还带着刚才的悲伤与惊吓,手却已抚在了两个小丫头的脑袋上。


  “没事的,现在都过去了。”她开口安慰,下意识地想要摸着胸前的龙尾神挂坠,却发现空无一物。


  缇兰这下才是真正的慌了神,“我的挂坠不见了!”


  两个婢女想起来,是帝旭将缇兰摔倒在地的时候,那枚龙尾神吊坠也一同飞落了,当时帝旭情状可怕,她们只想着带险些被掐死的缇兰逃走。


  “公主,怕是落在,落在那位的寝宫了。”婢女惊魂未定,只敢以那位称呼帝旭了。


  可那是母亲为她亲手做的,祈求龙尾神庇佑她的东西,缇兰除了挂坠,别的什么都没能留住。


  缇兰想,她拥有的东西少的可怜,可是就连这唯一拥有的都还要被剥夺呢,她攥紧了身上那华丽的可笑的礼服。

徐徐

【假如缇兰是个野心家】六可怕的大徵皇帝

  

[图片]


  天启城皇宫中的夜是如此的漫长,又是如此的寒冷,深夜缇兰穿着那一身白底金纹华丽清贵的礼服,十八层皂纱则笼罩了她的面容神色。


  身后的两个婢女暗暗的搀扶着她,缇兰身上华丽的衣冠服饰装点着她的同时,也给她带来了疲惫与压力。


  这是缇兰公主,不,现在是淑容妃的第一次侍寝,她这份不受欢迎的礼物也终于要迎来主人的第一次接见了。


  但是直至深夜,帝旭也从未宣召她进殿,缇兰立在这儿,第一次有些感谢这如云雾般的皂纱能够让她不用直接面对那些伺候的宫人的目光。


  真难堪啊,缇兰悄悄握住了母亲留给她的龙尾神的吊坠,母亲,我有些害怕呢。


  透过皂纱,一...

  


  天启城皇宫中的夜是如此的漫长,又是如此的寒冷,深夜缇兰穿着那一身白底金纹华丽清贵的礼服,十八层皂纱则笼罩了她的面容神色。


  身后的两个婢女暗暗的搀扶着她,缇兰身上华丽的衣冠服饰装点着她的同时,也给她带来了疲惫与压力。


  这是缇兰公主,不,现在是淑容妃的第一次侍寝,她这份不受欢迎的礼物也终于要迎来主人的第一次接见了。


  但是直至深夜,帝旭也从未宣召她进殿,缇兰立在这儿,第一次有些感谢这如云雾般的皂纱能够让她不用直接面对那些伺候的宫人的目光。


  真难堪啊,缇兰悄悄握住了母亲留给她的龙尾神的吊坠,母亲,我有些害怕呢。


  透过皂纱,一个朦胧的人影来到了缇兰面前,嗓音有些尖细,语气却是和善的。


  “缇兰公主,陛下宣召,快请进吧。”


  “有劳公公了。”


  婢女扶着缇兰走上了阶梯,缇兰看着那打开的宫殿大门心内惶惶,她甚至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待宰的羊现在往虎口方向送去。


  “注撵珂洛尔提氏参见陛下。”缇兰对着那半坐在桌前的帝王身影缓缓下拜。


  她恭敬地行了一个大礼,迎来的却是帝旭的言辞冷对:


  “你眼里只有朕,却又把皇后置于何处啊!”


  因为蒙着皂纱,缇兰看不清帝旭桌上摆了什么,只依稀看到是块木牌,身后的婢女小声道:


  “是紫。。。。。。”


  “放肆,你们以为你们还能得到注撵的持护吗!”


  帝旭已经勃然大怒,将手中的酒杯摔到她们面前,那瓷片豁然碎裂。隔着皂纱弹射到缇兰的身上。


  在这帝王给出的雷霆震怒中,缇兰反倒清醒了,她立即躬身再次行礼。


  “臣女注撵珂洛尔提氏缇兰,拜见陛下,拜见皇后。”


  许是女子的柔顺让帝旭不能再借题发挥,于是他看着那浑身笼罩在白纱里的女人,眼里透着讥讽道:


  “怎么,到了朕面前,你还要带着这面纱?”


  缇兰知道今夜怕是不会好过了,这皂纱想必帝旭也不会按照规矩亲手揭开,于是她自己掀开了那本该由夫君揭开的皂纱。


  “今夜缇兰已是陛下的妃子,第一次面圣是要当着圣上的面揭去这面纱。”


  缇兰半垂眼眸,柔声回答,庆幸着额前还有与金冠一体的珠帘能稍微遮掩她的难堪。


  那十八层皂纱既除,缇兰的身形与风姿便显露了出来。


  即便珠帘隐隐约约的遮盖住了她的脸,但她着华丽礼服气质出尘,金玉腰带束腰纤纤,肌肤更是赛雪欺霜。


  然而帝旭却无心观赏,只是道了一声无趣,便拔脚要走,却忽然发现缇兰脖子上那熟悉的龙尾神吊坠。


  而原本跪在地上的缇兰忽的被帝旭拉起,她脖子上的龙尾神吊坠被男人粗暴的扯了下来。


  眼前的金色珠帘剧烈的晃动着,对上了一双深邃阴婺的眼。


  “这是什么!”


  那双眼睛中的情绪叫人害怕,缇兰下意识的掐了一把自己,瑟瑟状回答:


  “陛下,这是臣妾母族圣物,自小得了便一直带着。”


  帝旭看着那个吊坠,又看着面前发冠珠帘挡着却又带着几分熟悉的女子,咬牙切齿:


  “注撵王君,这次还真是用心了,你叫什么名字?”


  


  


  


  


  


  


  

徐徐

【假如缇兰是个野心家】五不被欢迎的和亲公主

 

[图片]


  天启城至,只见城门巍峨,使者严肃,宣布了大徵君王帝旭的旨意,宣召四皇子季昶面圣,却安排缇兰暂居城内的馆驿。


  便是身边的两个婢女也多对帝旭有所埋怨,此次前来,公主代表注撵与大徵和亲,岂有不见之礼?


  在馆驿半月,只闻帝旭对季昶十分重视,殿前宣召,封为昶王,更是于百官面前保证会给他该有的那一份。


  便是在注撵保护季昶多年的汤自乾也被帝旭提拔为黄泉关的主将,据说不日就要带着军队赶赴黄泉关了。


  缇兰倒是在馆驿安之若素,她早在西平港便已有感,这天启城只怕也不会欢迎她的。


  呆在馆驿内,带着天启城内,无论怎样都比她死在送嫁的途中好上那么...

 


  天启城至,只见城门巍峨,使者严肃,宣布了大徵君王帝旭的旨意,宣召四皇子季昶面圣,却安排缇兰暂居城内的馆驿。


  便是身边的两个婢女也多对帝旭有所埋怨,此次前来,公主代表注撵与大徵和亲,岂有不见之礼?


  在馆驿半月,只闻帝旭对季昶十分重视,殿前宣召,封为昶王,更是于百官面前保证会给他该有的那一份。


  便是在注撵保护季昶多年的汤自乾也被帝旭提拔为黄泉关的主将,据说不日就要带着军队赶赴黄泉关了。


  缇兰倒是在馆驿安之若素,她早在西平港便已有感,这天启城只怕也不会欢迎她的。


  呆在馆驿内,带着天启城内,无论怎样都比她死在送嫁的途中好上那么些许,她难道还要奢求那位帝旭对她热烈欢迎么?


  既然已经知道了主人的厌恶之心,初来乍到的缇兰便越发小心,约束着婢女们,不让她们多加议论,毕竟这里是帝旭的地盘。


  同样,她也知道,她既然来了这里,便是身为王者的帝旭最多不过冷落些时日,却终究要有所安排的。


  国与国之间交好,亦要相互成全,相互妥协,他是帝王尊贵无比,却也要顾忌名声与臣民议论。


  终于,帝旭下了旨意,册封她为淑容妃,居愈安宫,一切从简。


  饶是缇兰心有准备,也不免为帝旭的行为又心凉了一分。


  这一切从简,竟简单到连个册封仪式都不曾安排,她这个注撵公主,竟比之大户人家的纳妾还不如。


  她心里生出了一股愤怒,却在听到婢女说大徵皇帝这样的举动分明是在藐视他们注撵时又不得不压了下去。


  她是注撵的公主,可同时也注撵君王献出的礼物,注撵并不能成为她的依靠,王兄期盼的是她得到帝旭的宠爱,从而使得大徵庇护注撵。


  汤自乾得知这个消息,悄悄地来了一趟馆驿,他说:


  “公主您身负注撵王室的责任,务必要沉住气,切不可冲动,唯有如同您的阿姐紫簪讨得帝王欢心,才能保注撵无忧。”


  月白色素裙的缇兰垂眸,没人能看清面纱后的她究竟是什么表情,片刻后,汤自乾听到她轻柔的声音。


  “是,缇兰知道,多谢汤将军关心,听闻将军如今已升黄泉关主帅,缇兰会向龙尾神祈求,祝愿将军驰骋沙场,百战百胜。”


  汤自乾沉默了一瞬,然后低声回答:“臣也祝福公主此生顺遂,帝心常在。”


  到底是身份有别,很快汤自乾便告辞离开了,缇兰看着男人的背影,心下有些怅惘。


  她并不爱汤自乾,只是在某段时间,她觉得汤自乾可能会是她的良人。


  就像母亲所期望的那个人,不必达官显贵,不必车马相随,对她爱之重之即可。


  但是命运是一贯爱开玩笑的,她着了婚嫁的礼服,与他同船来到大徵,所要嫁的人却是他的君主帝旭。


  也许汤自乾是对她有情的,但终究抵挡不了帝王之威,甚至他今日来是抱着善意提点之情前来的。


  缇兰并不怨恨汤将军,她只是在想权势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


  能令男人放弃心爱的人,能让兄长忘记死去的妹妹,又能让她不得不成为一个替代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