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斛珠夫人帝旭

28浏览    9参与
圆月

作画 完

帝旭用绸缎把她作乱的小手束在椅上,扯下大氅……缇兰埋首在他怀,闭眼歇息。想到以后,她觉得前路堪忧。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搜索圆月😊

帝旭用绸缎把她作乱的小手束在椅上,扯下大氅……缇兰埋首在他怀,闭眼歇息。想到以后,她觉得前路堪忧。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搜索圆月😊

圆月

九十章全

吃醋,逃离……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搜索圆月😊

吃醋,逃离……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搜索圆月😊

圆月

疼你

缇兰不乐意了,拂开他的手。

“好了好了,逗你的,兰儿脸皮真薄。”帝旭赶紧摁住她的小腰,把她摆好在梳妆台上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缇兰不乐意了,拂开他的手。

“好了好了,逗你的,兰儿脸皮真薄。”帝旭赶紧摁住她的小腰,把她摆好在梳妆台上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圆月

受不住

缇兰摇着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娇躯被迫随着他的频率快速上下起伏,她的双手无力的按住他宽厚的肩膀,莹白与古铜,纤细与强悍,形成强烈的反差,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缇兰摇着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娇躯被迫随着他的频率快速上下起伏,她的双手无力的按住他宽厚的肩膀,莹白与古铜,纤细与强悍,形成强烈的反差,



全文请移步爱发电app,搜索作者圆月可以看😊

靡靡之音

下章写  (至近至远送爱入局) 帝旭强占缇兰初夜篇~

下章写  (至近至远送爱入局) 帝旭强占缇兰初夜篇~

靡靡之音

你心我心(南宫四)

 早朝,帝旭无心拖延议事匆匆下朝,连方鉴明请驾去霁风馆都推脱了令穆德庆惊讶不止

“陛下要去哪里啊?”

“医官院。”

帝旭粗呷低沉回道。

---

医官院。

众医官小心翼翼的跪于下首,战战兢兢的侯着帝旭无声的翻看着医案。

少傾,帝旭仿佛失去耐心般,淡淡道“就说说昨天的医案吧。”

李院首不明原由,不敢轻易回话。只抬头示意对视穆德庆,他微微点了点头,顿时明了,连回道“禀陛下,昨日医案就一个,是…南宫的淑容妃手受伤了…”

帝旭放下医案,若无经心的靠在座上问“哦?受伤如何了。”

“原本无多大碍只要敷药调理,可现如今…”李院首不知陛下态度会将如何,心里只暗暗叫苦,拿捏话语继续道...

 早朝,帝旭无心拖延议事匆匆下朝,连方鉴明请驾去霁风馆都推脱了令穆德庆惊讶不止

“陛下要去哪里啊?”

“医官院。”

帝旭粗呷低沉回道。

---

医官院。

众医官小心翼翼的跪于下首,战战兢兢的侯着帝旭无声的翻看着医案。

少傾,帝旭仿佛失去耐心般,淡淡道“就说说昨天的医案吧。”

李院首不明原由,不敢轻易回话。只抬头示意对视穆德庆,他微微点了点头,顿时明了,连回道“禀陛下,昨日医案就一个,是…南宫的淑容妃手受伤了…”

帝旭放下医案,若无经心的靠在座上问“哦?受伤如何了。”

“原本无多大碍只要敷药调理,可现如今…”李院首不知陛下态度会将如何,心里只暗暗叫苦,拿捏话语继续道“如今淑容妃受伤也不养还是昼夜不停的雕刻,再这样下去怕是… 不成事了…陛下。”

帝旭内心一震!竟是如此严重?不由得又想到,当时她应承下来的是三万个!

帝旭骤然站起身来,神色忽暗,甩袍径直走出!吓的医官院众人连连叩头!

--- ---

南宫。

碧红碧紫在旁急得双目通红,几日了却劝淑容妃不得。

缇兰简单的包扎伤口后仍然不语不寝般的雕刻,而医官院已经提醒过不可再伤…

碧紫几次欲言又止,却也为难--前两天昶王安插侍卫为缇兰送进来伤药补药,缇兰知却怕医官院察觉出连累昶王而不愿用。

碧红哭道“淑容妃,您的手不能再雕刻了…”

 缇兰仿若未闻不停下手中的动作。

突然,一双温热有力的大手覆上缇兰腕处一把将她拉起来,缇兰未反应过来,竟是帝旭仪驾已到。

四目相对,一个照面,缇兰有一瞬间的失神。

帝旭深深的看着她,嘴角却泛起一抹冷冽的笑。

“刻了多少了?”

帝旭低沉的问。

“将近大半了,再给臣妾一旬的时间即可刻完。”

帝旭心中一震!不动声色的看着快要排满一院子的龙尾神,低头凝着包着纱布仍隐隐在渗血的手,轻皱眉头,手下不由得动作更大。

一把将缇兰扯进怀里!帝旭紧紧篡着眼前人,

大手紧紧握住缇兰受伤的手,大幅的动作令缇兰手上吃痛,不由得脸色更白,咬紧嘴唇不至于太丢人了去!

轻笑道:“疼吗?”

缇兰但摇头不语。

“可惜了,有些倒是粘上血,脏了。”

缇兰听罢只觉内心一凉,也不由得低头看着地下自己日日夜夜亲手雕刻出来的龙尾神。

突然这一刻,多日来的劳累,委屈,要强和手上的伤如同开闸洪水心口伤口绞痛同时袭来!

她受伤的手还被帝旭大手覆握着,他的手温热潮湿,帝旭似乎在认真的盯着她看着。

可这一点儿恩典,不要也罢。

“臣妾这就去把手洗干净再雕刻。”

缇兰欲挣开帝旭,反身去净手。

“如此你是想要他们说朕刻薄寡恩吗?”


帝旭不料她如此坦然,再次去阻拦,缇兰用力挣脱间袖口间刻刀划出帝旭却未曾放手生生受了一刀化过掌心!

“陛下!”

看到帝旭受伤,顿时四周大乱,穆德庆大惊失色,连忙上前去要召御医被帝旭挥手打断。

帝旭只心急着去阻拦缇兰并未在意她袖边小刀,另一边缇兰始料未及,只慌张到赶紧查看帝旭伤势。

帝旭紧皱眉头,把手垂下掩盖住自己的柏溪之状。

帝旭的疏离让缇兰止步不前,她内心无声一笑,毅然跪下!

今夜入南宫来,帝旭眼神没有离开过眼前的人。

她手上的一团鲜红仿佛会灼伤他的眼睛,可这个相似的脸,不肯低头的人让他又压抑不住最冰冷的话语讥讽她!

“你不怕责罚。那么淑容妃也不在乎你的婢女的性命了么?”

帝旭眼神压迫着她,随即沉声下令道“淑容妃忤逆失仪,定是身边人挑唆。将这两个贱婢   杖毙。”

缇兰闻言抬起头来四目对视,帝旭抬起下颌,如胁迫如引诱的等待着掌中猎物!

手上的伤又疼了几分,缇兰强行镇定心神,咬牙清声道“陛下恕罪。”

“慢着。”几乎在同一时间,帝旭挥手止住了就要把两婢拖下去的禁军。

穆德庆不由得暼见帝旭,只见他嘴角微有弧光,身体前倾,睥着缇兰似乎在认真听缇兰说话。

穆德庆心里微叹,陛下今晚第一次似乎心情愉悦起来。

--- ---

略有改动。帝旭的视角多一些,上位者如帝旭感情走向是复杂而变态的。爱而不自知时会用驭人帝王之术让人屈服。也为后面(养伤处+了个小插曲)做转折铺垫。下章是养伤+暧昧阶段。









靡靡之音

各人心事(南宫三)

     宫闱前朝从不缺秘事八卦,而前朝后宫讨论的舆论中心都是以帝王旨意心情为晴雨表。

       淑容妃已被罚入南宫,而帝王又入南宫命其雕刻三万个龙尾神。揶揄唏嘘间也只敢叹君王喜怒无常,君要臣不得不死的无情,更觉淑容妃虽有先皇后的容貌 注撵公主身份加持依旧笼络不了君心。

     --- ---

     昶王府。暗线踹踹不安的跪于下首,得不到主上...

     宫闱前朝从不缺秘事八卦,而前朝后宫讨论的舆论中心都是以帝王旨意心情为晴雨表。

       淑容妃已被罚入南宫,而帝王又入南宫命其雕刻三万个龙尾神。揶揄唏嘘间也只敢叹君王喜怒无常,君要臣不得不死的无情,更觉淑容妃虽有先皇后的容貌 注撵公主身份加持依旧笼络不了君心。

     --- ---

     昶王府。暗线踹踹不安的跪于下首,得不到主上命令。

     而他的主子昶王正坐于殿内正首,手紧紧扣住前方案角,指间泛白而恍然不知。眼神狠厉,长时间的沉默,似乎在思虑,又似乎在生气…

    “ 殿下…   ” 季昶仿佛听到看到多年来放在心里的人一如在注撵时温柔淡笑的喊着他。

     “殿下~” 略带疑虑的声音传来, 暗线不由得再次出声提醒昶王“  是否有其他吩咐?”

      季昶收回视线轻轻阖上眼,一如多年来抹去脑海里出现的女子。“方鉴明不好对付,你们行事切忌小心,情报不能操之过急。”

      “是,属下告退。”

        “慢,”季昶止住暗线“另外再办两件事,一个派人去注撵,给索兰王子送我的密信;另一个  找信得过的暗线宫人去趟南宫。”

       “是。殿下,南宫那里咱们有什么需要安排的吗?”

       季昶眼神倏然微冷,低头不语。吓的暗人不敢再问,躬身退下。

       殿内又恢复静寂。

       很多年了,他很冷静。从低微异国伏起回到大徵,那把王椅是他的靶中物。而缇兰,是他多年来内心的朱砂痣。

      缇兰,你且再等等。这人世间的至上荣耀我季昶捧给你,还有我对你的爱,都是你的…

      --- ---

      南宫。

      从接下旨意起,除了必要的用膳休息,缇兰只一心雕刻龙尾神,不多言语。只是三两个倒好说,陛下的旨意确是三万个!这确是要一刀一刀用功夫时间刻出来的,缇兰后面只觉手心如刀捅了般酸痛麻木起来,手下动作却不停。

     碧紫碧红在一旁又心疼又无奈,不可抗旨帮忙又劝不动公主,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嘶~” 手上多时雕刻,一个不留神刀尖直戳上了缇兰的手心,顿时鲜血如注。缇兰不由得停滞下来,盯着流血的手不语,帝旭的话犹在耳边:“紫簪就不是这样…  ”

      她也不是。她缇兰是从小吃得苦咽得下委屈的。

     紧抿起嘴角,缇兰再次拿起刀。

     双婢看到公主手受伤,已经吓到不行,立马跪下求道:“求淑容妃也心疼心疼我们不要再伤着自己了!!您又是何苦呢?”

     缇兰声音悠悠而坚定,从注撵到大徵,她从来都是一人承担风雨“ 我  不想被人看轻。”

     --- ---

     帝殿。

     方鉴明与帝旭汇报军事部署,尚不到两句,帝旭心情无聊烦闷,大袖一挥打断斥道:“方鉴明,朕听到你启奏都觉得甚是无趣。没事滚回去好好想想什么时候成婚!”

     方鉴明无奈,只好作罢,只得自己回去勤勉加班。

     帝旭回殿内清饮酒,欲图挥去内心压抑的不快。却这时有内侍回禀,方海市求见。

     海市进殿,跪下行礼便直直奏道“臣食公粮而不敢忘恩,只愿为君为民分忧。万请陛下恩准臣前去黄泉营驻守,为陛下师傅效劳。”

     帝旭抬首正眼盯着海市,赞赏道“你能这样想很好。可等到你师傅的婚事完毕后再行出发,”

    海市回绝道:“师傅婚事微臣并帮不到忙,而黄泉营现只有汤乾自统领,臣早一天去也安心。”

    帝旭不由得点点头。 对于鉴明这个爱徒,他年轻气盛,却是个敢说敢言敢做的好苗子。

    “臣在临行前还想要向陛下恩准旨意。

     “ 你且说。”

      “臣听闻淑容妃见罪于陛下而被罚于南宫雕刻三万个龙尾神,臣与淑容妃乃是故交,今不敢求陛下开恩,只求陛下恩典临行前与淑容妃见上一面…”

      咻!一根朱笔被内力扔插地毯之上。

     帝旭右手微抬,打断海市道:“小方大人?”

     “是。”

     “你喜欢淑容妃?”

      海市黑线道“微臣不敢高攀。”

      帝旭微晒冷笑“如此最好,宫闱后殿岂是前朝男子能入的?朕同你师傅一样欣赏你,但”

     帝旭一字一顿道“ 你给我注意些。退下。”

     海市再次黑线,但她已知自己身份无法多去为缇兰说什么,只得作罢。

     一旁穆德庆听完只觉心惊胆战!很久很久没有像方海市的跟陛下说话。

     而陛下这几天却是异常的暴躁无常。

     帝旭黑着脸,沉默不语只一杯连一杯饮酒。

     少傾,内侍来报。

     医官院李御医求见。

     --- ---

     夜,真的很深了。

     帝殿里,帝旭还未休息,似乎在等着什么。一旁穆德庆欲言又止。

    帝旭睥着穆德庆一眼,清冷道:“有事就说。”

    “陛下…”穆德庆脸色忧愁道“  南宫里淑容妃的手… 受伤了…”

    话音刚落,许是帝旭喝的太多怔仲间掉了酒樽。

     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清淡倔强的脸,帝旭负气回道“告诉朕有什么用?去找医佐啊!”

     帝旭认真的盯着穆德庆,压抑住薄怒。

---  ---

    本以为本章可高潮了,看来铺垫还没到。下章要见面battle了,要好好想想,用更激烈的文笔语言去写我那时入坑的片段。写到昶王顿时感觉离封笔还有好远啊,昶王隐忍的爱也很吃啊。但我打算让他慢慢后面再展现出来,为了谋反大计~


 

     

       

靡靡之音

南宫见初心(二)

     缕缕琴声 悠悠扬扬入耳。如珠落玉盘又似三月绵细水流缓缓引入人心,也引得帝旭缓步前进。

   讶异于冷宫的荒废,眼前的南宫干净简单,门前角落处竟花草点缀,更添人气。

    帝旭大步流星踱入殿内,夹带着怒气和…猎奇。这女人  !

    抬手无声喝止住婢女通传。

     帝旭此时只不愿打扰尚在拂琴拨弦的缇兰,琴音饶人心,可穿透高山流水,拂平...

     缕缕琴声 悠悠扬扬入耳。如珠落玉盘又似三月绵细水流缓缓引入人心,也引得帝旭缓步前进。

   讶异于冷宫的荒废,眼前的南宫干净简单,门前角落处竟花草点缀,更添人气。

    帝旭大步流星踱入殿内,夹带着怒气和…猎奇。这女人  !

    抬手无声喝止住婢女通传。

     帝旭此时只不愿打扰尚在拂琴拨弦的缇兰,琴音饶人心,可穿透高山流水,拂平心静气。几日来紧绷情绪似乎被琴声释放,帝旭缓缓闭上双眼,心也仿佛安定了下来。

     殿内,茶香,竹乐。

     缇兰一身素雅衣裙,尚未梳妆发髻反而更加平添淡雅气质。对于这把琴她喜欢的紧,想起在还是在注撵时父王让她学习各种大徵诗词,乐器,不由道“琴瑟音最好  却难说别离。不堪平生事…”

一旁碧紫已是担心不已,不由得赶紧出声提醒缇兰。

缇兰内心一紧,返过身去却才发现帝旭仪驾已至。

低头见礼。

帝旭紧盯着地上不紧不慢行礼的女子,刻意抹去内心挥之不去几天的人影儿。又不觉一口怒气冲来。

“让你来自省,不是让你来消遣的!”

缇兰低头但不语,只盼着他快快移驾,相安无事。

帝旭目光如鹰 锐利的观察着她。

突然一方布帛包裹引起他注意,打开一看,竟是未刻好的龙尾神雕刻。

帝旭突然回转起方海市送缇兰的兔子,目光如刃,心中冷笑:竟是如此不安分?说别离,她又是说跟谁别离??

    帝旭瞳孔微缩,盯着缇兰:“是给黄泉营的汤乾自还是霁风馆的方海市。”

     一字一字的问,仿佛执意的要这个答案。

    缇兰内心一紧,帝王威仪不可挑战。本是打算为小方大人祈求平安而制,如今却也不能说。只道:“不为别人,只为自己祈求平安。”

    缇兰毫无犹豫的回答更惹毛了帝旭,他嘴角冷笑凝固,冷嗤道“护佑平安?你人在深宫,自有朕来保护你平安,那你又是为谁祈求平安?”

    缇兰郁闷,帝旭执着于这个问题。

     可她确是,没有这个护人的能力。

     缇兰抬起头,双眸无波,也是帝旭到南宫来她第一次正视帝旭,四目相对,却各人心事,仿佛隔了千山万水。

     “缇兰从小庶出,母妃常常教导缇兰凡事应规蹈矩,不做出格渡人之事。”

     看惯了朝廷百官争锋  溜须拍马之势,帝旭看着缇兰,她真的很美,出水芙蓉,而且,不服不训。嘴角还嚼着冷笑,内心却慢慢柔软起来。

      他也是庶出。

      他也心高气傲。

      而他也最清楚,如何打击驯服一个傲气的人。

      “紫簪就不会像你这样,她会去在意保护周围人的平安。她曾为了出征的将士制龙尾神祈求平安…”帝旭音色略带悲伤中,话锋一转“ 那你便为我们刚新征的三万新军一人制一龙尾神吧。”

       帝旭下颌微抬,俯视着缇兰。

       他紧盯着缇兰的神情,也在等。

      缇兰内心不由得无声一笑,也不过如此,他要的不过是帝王征服之欲,不过如此。

     一旁碧红碧紫已是被旨意吓倒,赶紧跪地求饶“求陛下开恩,淑容妃就是十双手也做不了三万个龙尾神雕刻啊… ”

     帝旭冷眼看着缇兰,不置可否。

     他要的也不过是征服。

     缇兰神色坚定,“臣妾遵旨。”

     帝旭道“那就做吧。”

     说罢准备拂袖而去, “那日你说如果朕高兴,你可以假扮紫簪,朕告诉你,紫簪不在,朕以后永远不会高兴。”

     帝旭也不知道为何会在这刻突然说出多年来隐在心口的话,仿佛是说给她也是说给自己。

     其实,也不全是。

     他想,紫簪已经不在了。他的心应该也死了。他要遏制住也缇兰而动的恻隐之心。

     帝旭清楚的知道,他不想要三万个龙尾神吊坠,他用了帝王之术。

     为了一个女人。  一个他不该花心思的人。

     “穆德庆,传旨给府库把雕刻需要的物品备好拿来。另外,不准婢女帮忙,淑容妃如有岔子,责罚侍婢。”

    帝旭转身大步走出南宫,无视穆德庆眼神中的疑虑,也隔断内心的躁动。


---     ----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撞壁叮当响。爱而自知矛盾。且看下章,+了昶王和方海市戏份。

       

       

       

     


  

靡靡之音

南宫见初心(一)

      夜晚 帝殿。

      穆德庆伺立在侧,担忧的轻睥着正前首,已换上玄色云纹便服的帝旭慵散的一杯连一杯饮酒,眼神锐利眸光却飘忽冷清。

     帝旭手执酒樽一杯连一杯送入口中,从不觉得酒是个好东西,这些年,冰冷辛烈的液体也暖不了身体和心。

一股在内心反复压抑的怨气仍未消弭,昨晚在这里发生的事 她的声音犹在耳旁。

缇兰侧立一旁 悠悠道:“倘若陛下喜欢,臣妾也可以扮做紫簪阿姐。”...

      夜晚 帝殿。

      穆德庆伺立在侧,担忧的轻睥着正前首,已换上玄色云纹便服的帝旭慵散的一杯连一杯饮酒,眼神锐利眸光却飘忽冷清。

     帝旭手执酒樽一杯连一杯送入口中,从不觉得酒是个好东西,这些年,冰冷辛烈的液体也暖不了身体和心。

一股在内心反复压抑的怨气仍未消弭,昨晚在这里发生的事 她的声音犹在耳旁。

缇兰侧立一旁 悠悠道:“倘若陛下喜欢,臣妾也可以扮做紫簪阿姐。”

他想他是生气的,从那个女人素裙袭香半遮面容叩首时,他的心里仿佛就落下了一个影儿。

他想多跟她说两句话的,他想,为了给自己找乐子。

她为何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把目光,笑意,担心都给了方海市那个小毛孩??

又是怎么敢,去堂而皇之的揭那个自己治愈不了的伤疤?

他是陛下,做事只需随心。帝旭想,正好,把她莫名留在自己脑海里的那个影儿剜去。

推开,下令,南宫,上锁。

一切仿佛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宫闱前朝也只会说,陛下果然是这样。

帝旭嘴角冷笑凝固,又一杯酣然饮下。

“穆德庆,南宫布好防卫,令淑容妃好好闭门,不准任何人靠近。”

果然还是这样过,日子没什么不同的。

----

      翌日,南宫殿内。

     缇兰小心翼翼的整理着前人们曾住在这里留下的家当物件。让碧红碧紫去收拾尚可种植花木,院外倒是不时传来碧红碧紫说话的声音。

“阿紫,你说穆公公锁宫门前对公主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

 似乎沉思了一会儿,碧紫的声音传来“穆公公让公主主动认错示好可自解困境,想来意思是陛下也不会一直让公主在冷宫的吧。”

碧红叹道:“我们可不能一直在这啊…  还不如在注撵呢”

“碧红,莫说了!”碧紫小声斥道。

      殿内缇兰无声轻叹,那晚自知有的话是伤口也是利器。紫簪是他的殇也是她的魇。

     就让她带着这个容颜长居在此无用武之地做个毫不用处的缇兰,未尝不是件好事。

-----

紫宸殿。

帝旭邀已恢复青海公身份的鉴明同自己下棋,却被青海公因事务繁忙放鸽子。

帝旭一脸不满,遂宣了丝竹伶人。

可巧这伶人一脸春光明媚,因着陛下不常宣乐,后宫更是形同虚设,便想要好好表现以引起注意。

幻想着本是曲有误周郎顾,伶人正在和弦时故意奏错一音。抬头偷看陛下一眼,只见本是眯着眼静静听着的帝旭果然微微坐直,眼神暼过来。

帝旭帝王之仪渐深,只一个眼神,竹乐已停下来。

伶人已半慌半嗔道:“婢子们钻研不精,请陛下宽恕赐教。”  说着半伏半抬首的眼神轻含了眼帝旭,好不柔弱。

帝旭闻言冷笑“叫朕指教也要你配! 即是不精,便不必在宫里留着,”说罢帝旭唤穆德庆

“把她赶出宫去。”

穆公公应下,轻摇了摇头。

这般愚蠢,陛下最忌讳便是自以为是的揣摩圣意。

发落完殿内恢复了平静,多名内侍伺候一旁,无人敢出声。

帝旭焦躁的揉了揉眉间,大步走出去。

----

因帝旭未吩咐摆驾哪里,穆德庆携内侍们紧紧跟着帝旭,小心翼翼的问道:“陛下…”

帝旭却突然停下,眼神盯着前方,一宫女抱起地上的小兔子。

穆公公喝道“前方何人,陛下在此,还不快来见驾!”

此宫女正是柘榴。

帝旭问道“这不是淑容妃的兔子的吗?”

柘榴惊到,连否认“回陛下,这不是淑容妃的兔子,是奴婢的。”“这是奴婢…”

帝旭闻言轻叹口气,清冷打断“没问你的不必多说。”

那个自己偷养着小兔子还跟自己拿性命相担,扬言可以扮做紫簪的女人~

帝旭饶有心思的继续走着,少傾,越走越荒凉。

穆德庆仿佛知道帝旭想要走去哪,只默默随从。

“穆德庆,此处如此荒凉,是什么地方啊?”

穆公公闻言嘴角一抽“回陛下,再往前便是南宫。”

------

(本章两人心理过渡章,线索人物增增寥寥。小乖戏份还有,方海市催化剂也有。下一章两人继续推拉battle~)


      





靡靡之音

【兰亭集旭】两相别(二)

  后来,关于他们这些人的故事,民间流传很多种说法甚至排编成话本戏剧。家国江山,深宫红颜,流传民间总归会有穿凿附会。

传闻中注撵出了两任传奇的大徵皇后,后一位尤其传奇莫辩。

戏中的故事佳人总是不老去的。台下听戏的人陶醉其中,不可思议。

帝王为博红颜笑,千里寻缬罗;为全宠妃所愿,请建龙尾神殿;传闻中帝王因雷州战争,注撵内乱 一度废后囚禁…却在平定战乱后扶持其孩子等位,让位隐市…

戏终人不散皆叹:帝王之爱岂有完全?帝王岂因红颜之惑掣肘大业彪炳千古史册?…

那时,缇兰与帝旭也已如同台下饮客坐于其中,戏听着台上流唱着属于他们曾经经历的诡谲风云,但笑不语,毕竟经历...

  后来,关于他们这些人的故事,民间流传很多种说法甚至排编成话本戏剧。家国江山,深宫红颜,流传民间总归会有穿凿附会。

传闻中注撵出了两任传奇的大徵皇后,后一位尤其传奇莫辩。

戏中的故事佳人总是不老去的。台下听戏的人陶醉其中,不可思议。

帝王为博红颜笑,千里寻缬罗;为全宠妃所愿,请建龙尾神殿;传闻中帝王因雷州战争,注撵内乱 一度废后囚禁…却在平定战乱后扶持其孩子等位,让位隐市…

戏终人不散皆叹:帝王之爱岂有完全?帝王岂因红颜之惑掣肘大业彪炳千古史册?…

那时,缇兰与帝旭也已如同台下饮客坐于其中,戏听着台上流唱着属于他们曾经经历的诡谲风云,但笑不语,毕竟经历过的才是真实。

星辰知道,灯火知道,经历过的人知道。

//---

而现在的缇兰,仍每日在愈安宫里养身体看书。

宫闱高墙内最近平静压抑,似乎宫里氛围跟帝王的心一样封闭消沉。帝旭,经常一人在金城宫不出。

这日晴日光好,她想起帝旭特意让她去霜平湖,便携着两婢出宫。

看到了大片费心力寻来的缬罗,提拉心下明了。少傾,穆公公出现,却是奉了陛下旨意。说 只待淑容妃来霜平湖  夜里便请去敬城堂西边的竹林。

缇兰到时,穆公公一并屏退了随侍所有人。

皓月清风下,帝旭一人身着蓝色便袍,袖口翻起,手中拿着一锹,看到缇兰来了,不由得对她温柔而笑。

缇兰疑惑间,帝旭已上前拉住她的手:

“传闻这缬罗,烘干后浸酒饮下,一朵可得一梦,朕便自己弄了这花瓣,我们一同入酒封存起来,来日共酐酒甜梦~”

缇兰不由得接道“是啊,传闻饮下这酒可梦见最美好回忆,确是不得多得…”

帝旭温柔道“朕希望你 日后尽得甜梦…”

说着,已拿起泡好的一瓮埋到土里去,“这瓶待我们这季过去到冬雪时一同赏雪饮酒,”说罢又放入一瓮“这瓶先放着,待你身体大好我们俩同饮,不知那时淑容妃可还会厌恶害怕着朕…”

缇兰眼里泪意已凉“陛下,缇兰从不善酒。梦里也没有可值得留恋的美好。夜里凉,陛下不必亲力亲为,还请回宫。臣妾亦告退。”

她没有停留,欲要转身离开。

帝旭扔掉手里锹,从后面环住缇兰并不放她走。

“别走,留在这里…”

帝旭说不出更多的话,动作只是更加强硬坚定。他不敢说出更多的话害怕回应又怕没回应,击破了心防。

“相信朕,朕会待你好  像…对紫簪那样…”

缇兰目光清冷挣开帝旭双手,转过身来:“陛下,缇兰自像礼物一般送来,便没有去奢求谋求过什么。生死那夜也曾说过,或者我们相对时也曾有过几分真心欢愉。”

“陛下如今说会待臣妾如紫簪阿姐那般好,似是有了几分真心。但陛下往日里日日的凉药您忘了么!那可是您亲赐下的无子好药啊!”

缇兰双目通红

“臣妾真的什么都没奢求过!为何却是我?纵使努力压着这个伤口,您面对我的脸,真的能放下吗?我怕极了…

您说,我与紫簪阿姐云泥之别…

人人都道我缇兰只要模仿紫簪,注撵和我就可得陛下照拂顾念。”

缇兰嘴角凝着冷笑“可这天地,龙尾神,他们知我缇兰!知道我是怎样的人!我真的  不念了…”

在养伤的日子里,缇兰告诫过自己之后不哭的,此时心绪难忍,笑中带泪。

帝旭从未像此刻承认过,他错了。过去对缇兰折磨切肤之痛如今像无数密密麻麻小刺刺穿心脏肺腑,喘不过气。

凝着缇兰青丝披肩,踏月而出,步子犹如她看他的眼神般坚定清冷。

他往前走不动,双手再也伸不出。

“我从来只当你是缇兰!只因你缇兰…”

是你逼我太甚 !说什么我亲赐的凉药?是你磨死人的倔性逼的我, 我不知道它对你身体伤害那么大! 你都知道吗? 你…不知道!”

帝旭双目通红,不甘的怒吼而出。他推开前来扶他的穆德庆,拿起浸泡好缬罗的酒,仰头饮下…

为谁饮下的烈酒,梦里却何人来。

帝旭身体摇摇晃晃拎着酒瓶,目光清醒且阴鸷,

来到一处霍然停下。

只盯着不动。

这是供紫簪的殿室。

-----

(一息尚在,万般希望。一念放下,万般自由。  也许刚开始不愿承认,后来不知如何去爱,回醒之时却险些丢失…    我想,让他放下执念吧,放下才是接受,纯粹才是尊重。下章:醉眼看人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