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斟海白扇

1511浏览    57参与
底累斯坦

刚解锁白扇个人剧情,我没见过世面,这是兄弟结拜的气氛吗(双手挠头.jpg)

刚解锁白扇个人剧情,我没见过世面,这是兄弟结拜的气氛吗(双手挠头.jpg)

米且
“小妹,有破绽。” pose参...

“小妹,有破绽。”


pose参考了b站的一个视频


=======================================

其实我想说的是 犹豫就会败北果断就会白给

“小妹,有破绽。”


pose参考了b站的一个视频


=======================================

其实我想说的是 犹豫就会败北果断就会白给

白河夜船
秘闻好好笑 换衣服失忆的我还是...

秘闻好好笑 换衣服失忆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还有可不可以给他确定一套衣服 像大绿竹和sp圣火那样的 一会斟海一会妙手 我很为难啊(💢🖕宁就是奇迹白扇??))

秘闻好好笑 换衣服失忆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还有可不可以给他确定一套衣服 像大绿竹和sp圣火那样的 一会斟海一会妙手 我很为难啊(💢🖕宁就是奇迹白扇??))

白河夜船
这是年底总结! 9102年已经...

这是年底总结!

9102年已经过去了 回想斟海实装的那天 仿佛只过去了​172天 而我把他接回来是一个星期后(其实那时我已经忘了这个角色 毕竟今年我已单推228364个纸片人)因为我很久没把池子里站的五花放在我的面板上了 我非常高兴 于是我来到lifotrrlofter疯狂踩雷 在此感谢当时各位同好同担不杀之恩 这半年中有一段时间我竟然是日更的 不过现在理综要跟我结婚 现在我看到以前的画 就像在欣赏一坨金色的💩 金色是指斟海 💩是我 在三番五次的ooc...

这是年底总结!

9102年已经过去了 回想斟海实装的那天 仿佛只过去了​172天 而我把他接回来是一个星期后(其实那时我已经忘了这个角色 毕竟今年我已单推228364个纸片人)因为我很久没把池子里站的五花放在我的面板上了 我非常高兴 于是我来到lifotrrlofter疯狂踩雷 在此感谢当时各位同好同担不杀之恩 这半年中有一段时间我竟然是日更的 不过现在理综要跟我结婚 现在我看到以前的画 就像在欣赏一坨金色的💩 金色是指斟海 💩是我 在三番五次的ooc 半夜发画 眼睛睁着跟闭着没区别 一张画一个画风 或狂放或草率的色彩下我开启了五彩缤纷•废萌の画技能 感谢底赞 感谢不知道为什么关注我的旁友 感谢带着V的太太的推荐  

谢谢!明年见!

配图我懒得画了 随便整个

白河夜船
有无剑反馈白扇给的金叶子全是三...

有无剑反馈白扇给的金叶子全是三花聚顶 

现在已经把他埋了


-


是稿所以打了水印 同担避雷tag 时斟海内千年酒

大家过圣诞节都好好o 只有我一个脑子不正常的 靠

有无剑反馈白扇给的金叶子全是三花聚顶 

现在已经把他埋了


-


是稿所以打了水印 同担避雷tag 时斟海内千年酒

大家过圣诞节都好好o 只有我一个脑子不正常的 靠

白河夜船
你的圣诞礼物正在由圣诞树配送中...

你的圣诞礼物正在由圣诞树配送中

-

衣服是正在写的方舟pa 可是最近刀客塔们都在为整合运动哀嚎所以我还是咕一段时间吧。。
同担避雷tag 时斟海内千年酒

你的圣诞礼物正在由圣诞树配送中

-

衣服是正在写的方舟pa 可是最近刀客塔们都在为整合运动哀嚎所以我还是咕一段时间吧。。
同担避雷tag 时斟海内千年酒

白河夜船
其实我感觉微博里的大家比较关注...

其实我感觉微博里的大家比较关注的是画风减负新玩法..很少有提以前的半废的卡
什么真武三绝白扇青莲
至于三花四花 想都不要想 他们已经是璞玉了
拿了两个号反馈了一下 希望集哥能看见

其实我感觉微博里的大家比较关注的是画风减负新玩法..很少有提以前的半废的卡
什么真武三绝白扇青莲
至于三花四花 想都不要想 他们已经是璞玉了
拿了两个号反馈了一下 希望集哥能看见

白河夜船
今日冬至 剑境众人因吃饺子还是...

今日冬至

剑境众人因吃饺子还是汤圆还是火锅大打出手

今日冬至

剑境众人因吃饺子还是汤圆还是火锅大打出手

白河夜船

我流无剑 避雷tag 时斟海内千年酒

-

原图p2
——“来自白扇八妹的缓缓震惊”

我流无剑 避雷tag 时斟海内千年酒

-

原图p2
——“来自白扇八妹的缓缓震惊”

白河夜船
我看见他站在悬崖边的雾中 注视...

我看见他站在悬崖边的雾中 注视着朦胧中的黑暗

我没去打扰他 因为我看见我站在黑暗中 以相同的目光注视他

-

午休做梦
现在想想可能是姑娘跟他对视 我上帝视角(。。。

我看见他站在悬崖边的雾中 注视着朦胧中的黑暗

我没去打扰他 因为我看见我站在黑暗中 以相同的目光注视他

-

午休做梦
现在想想可能是姑娘跟他对视 我上帝视角(。。。

白河夜船

白扇想知道什么是幸福,于是跑去问逆雪,逆雪说:能尽我所能帮助我的首领就是幸福。然后又跑去问掷乾坤,掷乾坤说:能一拳砍掉熏鸡输出位就是幸福。再跑去问木剑,木剑说:能复活主人就是幸福。白扇拎着江南的名点开心的跑回去告诉了无剑今天知道的一切,无剑说:实际你今天是最幸福的。白扇问:为什么呀?无剑说:你他妈今天能活着回来就很幸福了,瞅你问那几个b人,多他妈悬。

白扇想知道什么是幸福,于是跑去问逆雪,逆雪说:能尽我所能帮助我的首领就是幸福。然后又跑去问掷乾坤,掷乾坤说:能一拳砍掉熏鸡输出位就是幸福。再跑去问木剑,木剑说:能复活主人就是幸福。白扇拎着江南的名点开心的跑回去告诉了无剑今天知道的一切,无剑说:实际你今天是最幸福的。白扇问:为什么呀?无剑说:你他妈今天能活着回来就很幸福了,瞅你问那几个b人,多他妈悬。


白河夜船

考完试了  无意识涂鸦

部分图可能会引起不适

考完试了  无意识涂鸦

部分图可能会引起不适

戏中语镜中花
真好。同担拒否,评论谨言。

真好。
同担拒否,评论谨言。

真好。
同担拒否,评论谨言。

圣火夫人君北曜_cp洁癖

【圣曜扇雅】劝和

文前预警:

无剑聚会系列下的多无剑设定。

CP:圣火令×独孤曜,白扇×独孤雅 @戏中语镜中花 。均为同担拒否,不拆不逆,谢绝KY。

是两个无剑的闺蜜话题,男人可以不用参与。

别看标题是这样,其实它还是舌尖上的剑冢。

=============================================

圣火推门而入时,离午饭的点,还差了大半个时辰。

今日魍魉势弱,几乎都不必剑冢内侠士出手,只需古墓机关运作,加上八卦阵法,足以叫它们铩羽而归。对剑冢中人而言,放松难得,这般休息日更难得,众人也各自寻了些事情去做,该回房睡觉的裹了条被子,...

文前预警:

无剑聚会系列下的多无剑设定。

CP:圣火令×独孤曜,白扇×独孤雅 @戏中语镜中花 。均为同担拒否,不拆不逆,谢绝KY。

是两个无剑的闺蜜话题,男人可以不用参与。

别看标题是这样,其实它还是舌尖上的剑冢。

=============================================

圣火推门而入时,离午饭的点,还差了大半个时辰。

今日魍魉势弱,几乎都不必剑冢内侠士出手,只需古墓机关运作,加上八卦阵法,足以叫它们铩羽而归。对剑冢中人而言,放松难得,这般休息日更难得,众人也各自寻了些事情去做,该回房睡觉的裹了条被子,该去集市闲逛的数了一袋剑玉,讨论着要去吃哪一家的糖水,该留在剑冢里收拾洒扫的人,也找了笤帚簸箕。

难得得空,也该犒劳犒劳剑冢中的各位。绿竹又跑到外头去寻好吃的了,分水和小虎也去集市上找糖人,这剑冢里,若是要谈“犒劳”,还得要无剑自己下厨。她自腾腾热气里头转过身来,看一眼圣火,举袖拭了额上细汗,笑道:“又要先来品尝品尝?”

圣火不是绿竹,虽觉得中原美食很是有趣,但也并非要迫不及待成这副模样。他瞧一眼被热气顶得腾腾跳的锅盖,摇头笑道:“不是,花雨来报,是独孤姑娘来了,在谷口等着呢。”

无剑愣了一愣,她反应之前,便先脱口而出道:“哪一位独孤姑娘?”

 

哪一位独孤姑娘,这话问得倒是有意思得很,难不成还是她自己在谷口等她自己?

早些年裂隙纷乱,无剑方才知晓,这世上有无数个剑境,每个剑境里,又有着不同的无剑,相貌各异,性格各异,自然名字也各异。这方剑境的无剑也是有名有姓的,她出生时正逢天光破晓,剑魔便以日出为意,给她起了小字为“曜”,后来取回记忆,代为掌管剑冢后,为怀故主,便以独孤二字为姓,只不过,这剑境的世人多只知无剑,独孤曜这名字,少有人称呼。

她认得的这许多无剑里头,也有一位,同她一般,为怀故主,同样冠了这姓氏。那位姑娘亦是单名,只一个“雅”字,听闻失去记忆时,旁人唤她作花雅,独孤曜同她性格脾气相投,此后也时常相互来往,今日她来,倒也没什么稀奇。

这锅上还炒着菜,独孤曜一时半会也走不开,若是只炖了个汤,交给旁人看一阵子也无妨,只是这菌子是急火爆炒,火候差了分毫都不成,无剑一面往锅里加佐料,一面只得交代圣火道:“你出去同她进来,我此时走不开。是了,若是谁得空,再帮着沏一壶碧螺春,她家的白扇喜欢喝那个。”

圣火脚步顿了一顿,道:“她一个人来的,我未见到白扇。”

成了,他这句话一出,独孤曜用膝盖想都知道独孤雅为何会来。她平日里最爱黏着白扇,恨不得寸步不离,如今独自一人来此地,能是何故?自然是和郎君置气了,来寻好姐妹诉诉苦,顺便叫他急上一急,再顺便蹭一顿自家剑冢里吃不到的饭。

 

圣火去得快,回来得更快。独孤曜只听得背后脚步声响,方一回头,就叫人扑了个满怀,只是自然不是圣火——他还没有当着客人的面胡来的坏习惯。独孤雅分明个头比她还高上几分,偏生就学个鸵鸟,将脑袋往她怀里一塞,哭诉得那一个叫声泪俱下,若是独孤曜不认得她,此番大抵就要被骗过去了。

可独孤曜只是拿锅铲柄敲了一记她后脑勺,笑嗔道:“这么大个人了,丢不丢人,快给我松手!”

松不松手关乎午饭,独孤雅自然是识趣的,她松了手,瞧着独孤曜将锅里的菜盛到盘里,当她瞧见那一满盘鲜嫩的菌子炒肉时,独孤雅只觉得自己的眼角跳了跳。

……罢了罢了,一道菌子,不吃便是,曜姐姐旁的菜定然也好吃。

这念头叫独孤曜一眼看穿了,她将盘子递给来帮手的影刃端出去,慢条斯理地告诉独孤雅一个叫人绝望的事实:“你今日来得不太是时候。”

怎么个不太是时候?是了,这边剑冢前几日刚在西南一带收复了两座城,城中百姓感念剑冢恩德,又是送了好些礼物来,贵重如金银这般,独孤曜自然是不收的,但若是当地百姓自家种的瓜果,或是食材,她倒是会欣然收了。

西南一带山珍极多,这山珍里头,又有什么为首,自然是菌子,菌子是好东西,平日里在剑冢这边是吃不到的,即便是有,也不过是木耳口蘑这般寻常的。捧着竹荪鸡枞松茸牛肝菌回来,可真是要叫人喜上眉梢。不过见手青可免了,这东西不是西南一带的人当真还没个胆识去处理,见手青毒,又不似河豚那般毒法,独孤曜想起年幼时还跟着玄铁一道吃河豚的经历,如今还心有余悸。

见手青若是没炒熟便吃了,要瞧见一路的幻觉,从桌上跳舞的小人儿到井里钻出来的龙,什么都有,还是别冒这个风险的好,其他的菌子味道鲜美,怎么比不过见手青?竹荪炒了不合适,可以同老母鸡一道炖汤;肥厚的牛肝菌切薄片,就是独孤曜刚刚从锅里盛出来的那道菌子炒肉;鸡枞听说在当地可做油鸡枞,只是独孤曜瞧见花椒两个字就皱眉,不如把鸡枞剁碎了,和黑猪肉一道包饺子;鸡蛋羹寻常人家,哪个不会做,只是加一道松茸进去,就连神仙都要鲜掉眉毛。

说了那么多,菌子好是好,但是遇上个打死不吃菌子的,这一桌菜就像毒药了。独孤雅看了菜,又回过头来,看独孤曜,眼神里头都透着一股子可怜巴巴,这桌菜她一道都吃不得。

她一声“曜姐姐”还没喊出口,独孤曜就掐了她的话头。小姑娘个子是比她高,但年纪到底是比她小上些的,她总生出些欺负妹妹的坏心思来,更何况今日白扇还不在。

她道:“知道你不吃菌子——这给你再多烧个菜,花不了多久。”

 

圣火被她支出去和众人一起吃饭,无剑和无剑的闺中密话,男人听什么听?也莫要浪费了那一桌好菜,若是圣火一口都吃不到,独孤曜总觉得自己今日一上午都白忙活了。

她在厨房里另支了张两人的小桌,又换了个装满的冰桶来祛暑热。从冰窖里上来的时候,独孤雅看着她手上的番茄瘪嘴,今日是怎么,白扇为难她,连菜都要为难她?番茄这东西,到底有什么好吃?

独孤曜把番茄洗了,又在案板上切成小块。锅里油热好了,就把番茄丢下去炒出汁水,在酸甜的香气里头,她扭过头去教育另一个无剑:“挑食会长不大的。”

独孤雅立刻不服气地站了起来,还伸手比划了一下两人的身高:“我比你高!”

独孤曜的目光里带了几分意味深长:“我说的是长不大,不是长不高。”

好在还有一顿饭的把柄拿捏在人家手里,不然两个无剑要是打起来,可能就没完没了了。番茄煸炒出汁水了,就加一大碗水下去。等水煮沸的当儿,独孤曜就得问问情况了,免得一会儿白扇来剑冢接人的时候,她劝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一面切豆腐一面问:“你同白扇置气了?”

独孤雅嘴硬:“没有。”

尽胡说八道,若是没有,今日这剑冢的客人就合该是两个而不是一个。独孤曜不拆穿她,只把切好的鱼肉放进锅里,听着番茄汤咕嘟咕嘟地响。到底是独孤雅先忍不住,嘟嘟囔囔开始数落白扇的不是——他怎么老把自己当小孩子?

无剑无招,无面无相,每个无剑的外表不同,其实都是顺遂自己心意而展现出来的罢了。和一副皮囊用到底的独孤曜不同,方自冰火岛醒来的独孤雅并非如今这般相貌,那时的她还不过小小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模样。她见到白扇的时候,就是那要人保护的小姑娘,每每都要白衣侠士将她护在身后,负在背上,抄在怀里。独孤雅伏着,闻到他身上独有的檀木香,心里头就乱了。

可到了剑冢,白扇负了伤倒在她脚边的时候,她就一往无前地一剑刺穿了四哥的肩膀。白色长发散下来,遮了右眼,剑气在她指尖弥散时,她走上前一步,挡在了白扇身前。

她什么都想起来了。她什么都取回来了。

可白扇眼里,她好像要永远都是那个要人保护的孩子——从江南走到剑冢,她明明已经长大了,白扇还是觉得她是那个要他负在背上的小雅。

他瞧不明白吗?她如今是已能独当一面的剑冢之主了,万千毁谤和冷箭她都该有能受得下的胸膛,何必万事万物,都要他去用自己那血肉之躯来挡?

妙手之下,她还捉不着半点把柄,她明明瞧见白扇房里带血的绷带了,可不消她眨一眨眼睛,他就把罪证销毁得一干二净,还顺手换上一缸金鱼。她看着在水里游的金鱼,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呀,可她都记得,白扇痛不痛,她都记得。

 

鱼肉的香气也溢出来了,独孤曜就把冷豆腐倒进锅里去压一压沸腾的汤。她把火候压小了些,免得溢锅。她盯着锅里橙红的汤,慢悠悠地开了口:“圣火替我挡过一箭。”

去光明顶的路上,确有刺客要取她性命。这好笑,一个武功平平的刺客,想要取她性命,倒不如叫个目不识丁的蠢蛋,去背全了一整张出师表来得更现实。若要斩杀那刺客,她只消抬一抬手指,可在她出手之前,那支箭就已抓在了圣火的掌心里。

他厉声喝一句是谁,杀气几乎便在周身实体化。只一掌便能打断那人的骨头,更不必说之后——若非独孤曜喊住,圣火那时全然是要卸了刺客一身关节的架势。他抬了掌,独孤曜知道这一掌若是落在敌人的天灵盖上,登时就要叫这不开眼的家伙脑浆迸裂,七窍流血。

她此时的眼波是软的。她轻声道:“我少有见过他发怒,即便见过,也是为明教。”

汤的火候到了,她就扬灰盖熄了灶里的火,把砂锅端到桌上。红的番茄,白的豆腐与鱼肉,交织在一道,倒是非常好看的颜色。她给独孤雅盛了一碗汤,又从柜里端出一道咸菜。咸菜是雪里蕻做的,加了笋丁和毛豆,她把菜放到桌子上,接着道:“你猜圣火这是不是把我当要人保护的小孩子看?”

独孤雅看看屋外院内圣火的背影,再看看独孤曜,立马摇头——她还想吃这顿饭呢。

独孤曜便笑了,她把煮在另一锅里的面条捞出来两碗,拌上咸菜,递一碗到独孤雅面前。两个人都是能食酸的,所以醋也不能少。她看着独孤雅把一筷子面送进嘴里,然后两眼放光,她知道这会儿说什么都是耳旁风,索性自己也先吃了几口。

从自家剑冢赶到这里路途有些远,独孤雅也的确是饿了,吃了小半碗面,这才抬起头来,满足地喝了口汤缓缓。她便对刚才的话题感兴趣了,道:“姐夫看起来是平日里不会生气的人。”

独孤曜把目光移到院中,那是看情郎的眼神,温柔得独孤雅觉得这和她认识的独孤曜压根不是一个人。她又喝了一口汤,吞半块柔嫩的绢豆腐,就听到独孤曜说:“是,所以他为我生气,我欢喜极了……他是为我生气,才会在这种局面下,关心则乱地忘记我能应对得了呢。”

独孤雅放下碗,对上了对面那双含着笑的淡蓝眼睛。

她听独孤曜道:“你说白扇对你若不是如此,你把我的头拧下来我也不会信的。”

 

独孤雅未停留太久,不过刚用过午饭,剑冢谷口便迎来了第二个客人。独孤雅看着站在那的执扇男人,还想闹些别扭,早被独孤曜往怀里塞了一包的点心,带着就往门外推。她还想说什么,年长些的无剑不给她机会,早早地把过夜的希望掐死在摇篮里:“不成不成,你若是留下来,定然吵着和我睡,那圣火又要睡客房了,你可怜可怜他。”

什么叫“可怜可怜他”?不如可怜可怜可怜弱小又无助,白扇还不轻易碰她的独孤雅好不好?

打一棍子给颗糖的技巧,早叫独孤曜用熟了,她一面把独孤雅往白扇身边推,一边同她说怀里的这些点心都是什么。南瓜蒸糕也有,糯米烧卖也有,还有些饺子,是包好了生的,带回剑冢去,或煮或煎都好吃,末了还不忘叮嘱,下厨的事儿,都叫分水去做,莫要炸了厨房。

独孤雅抱着油纸包,哼哼唧唧地站到白扇身边。执扇男人的目光扫过来,她就警觉地把包裹往怀里紧了紧,瞪回去:“都是我的,不给你吃。”

白扇也不恼,只摇着扇子笑道:“好。”

独孤雅又把东西往衣袖里塞:“你也不准偷偷拿!”

白扇仍是笑道:“好。”

他说好有什么用?瞧着走出没数十尺就掏出蒸糕往白扇嘴里塞的独孤雅,独孤曜低声念了一句,出息。

什么出息不出息的呢?圣火从她背后圈过来,弯下腰把下巴抵在她肩膀上。波斯男人的声音带着温热气息响起来,一瞬间便能染红她的耳尖。

圣火问她:“劝好了?”

她便把手覆上男人环在腰间的手。她道:“再劝不好,今晚你就要睡客房等我继续劝她了。”


踏雪寻梅一奉旨作画许君墨

【妙手白扇/斟海白扇×你】落花情

*妙手白扇/斟海白扇×你


*ooc慎,私设有


*三世情缘,第一世两人相见,无剑为了自己的任务走了,白扇没有赶上,于是他出门游历,寻找着你的一切,将你带回庭院里,第二世你醒来,忘记了白扇,并且也不认识木剑,但是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和木剑同归于尽,直到第三世,你在树下休息的时候,白扇找到了你,而你已经没有了关于他的记忆,这也是他让你轮回重生的代价。


————————


又是一年花落。


花瓣随着风飞扬,飘在流水上,被带向了远方。


花的确有重开的时节,不过来年盛开的花已然不是今年的花,流水带走了时间,也带走了你的相思。


站在树下,你将手覆在了树干上...

*妙手白扇/斟海白扇×你


*ooc慎,私设有


*三世情缘,第一世两人相见,无剑为了自己的任务走了,白扇没有赶上,于是他出门游历,寻找着你的一切,将你带回庭院里,第二世你醒来,忘记了白扇,并且也不认识木剑,但是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和木剑同归于尽,直到第三世,你在树下休息的时候,白扇找到了你,而你已经没有了关于他的记忆,这也是他让你轮回重生的代价。


————————



又是一年花落。


花瓣随着风飞扬,飘在流水上,被带向了远方。


花的确有重开的时节,不过来年盛开的花已然不是今年的花,流水带走了时间,也带走了你的相思。


站在树下,你将手覆在了树干上,感受着被时光摩擦过的触感。苦酒下肚,你已然有些微醉,迷茫之外则是相思的闲愁。


剑境平定了很久,久到你觉得无趣。


你和白扇就是在这里第一次相遇的,他在树下扇着风,眼眸中的戏谑之意你能完完全全地看出来。


“姑娘也是迷路了?”他一开口就戳中了你的心事。


“是啊,你也是?”你一下子就被看穿了,自然是不太开心。


“在下不过是一介平民,来游山玩水的,见此树很是漂亮,便前来看看。”白扇笑着回答,拿着折扇指指上方树枝上的花朵。你随着他的方向看去,的确是很漂亮的花,不知是什么品种。


白扇笑了笑,将扇子一挥,一朵花悄然立于他的扇面之上。


“此花赠你,花儿自然是配美人。”他将花朵别在了你的头上,“在下妙手白扇,若有缘再与姑娘相见。”


你将这句话记在了心里,每次都会来到这棵树下等待,只是他从未再出现。


之后,你为了阻止木剑复活剑魔,不幸被木剑刺中了胸口,倒在了地上。直到临死前,你还是想着妙手白扇,想着他会不会飞奔过来,自己最后一眼见到的会不会是他。他并未来,直到你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他也未曾出现。


万物回春之际,你睁开了双眼,一片朦胧。靠在床头,你打量着这个房间,睡意慢慢消散。这是哪里?你觉得自己的记忆里没有这个地方。


你掀开被子,下了床,往外走去。这是一处庭院。庭院种植着一棵古树,你不知它的品种与名字,只是觉得这棵树开的花很是漂亮。


你拾起地上的落花,捧在手心细细端详着,直到肩头一暖你才回过了神。


“姑娘醒了?”面前的男子笑意盈盈,腰间的折扇上的铃儿叮铃作响。


“是......公子救了我?”你愣了愣,只想到了这种回复。他的眼神暗了暗,半晌,点了点头。之后从他的话里,你明白了他名叫斟海白扇,正在外出游历,也明白自己倒在了地上,他及时发现,将你抱了回来,并且说了他一路上发生的一些事情。


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事情真的是这样的么?


你有了倦意,斟海白扇见你犯困,便将你扶回了房。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胸口溢出。


你躺在床上,看着白扇坐在一边,翻阅着手中的古籍。你感觉自己以前和他见过,可能是不久前,可能是小时候,也有可能是上辈子。


“白扇。”你轻轻唤他。


“姑娘何事?”他转过身面对着你,脸上依旧是如沐春风的笑容。


“白扇,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你将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并且开始回忆,没有看见他瞳孔骤然的缩小。


“是啊,很有可能。”半晌,他笑了起来。


你半夜睁开了双眼,见斟海白扇趴在桌上沉睡着。你蹑手蹑脚将外衣披在了他的身上,抽走了他身上的白扇,至于你为什么要抽走,你也不知道。冥冥之中,你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无剑。”面前卷发裸着上身的男子笑得很是妖娆,出手却很是阴险狡诈。


“......”你并未答话,身体出于本能竟开了扇,挡住了木剑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不错的武器。”木剑挑了挑眉,唇角上扬,“但是一味地防守,你能撑到什么时候呢。”


斟海白扇醒来的时候,身上盖着的是你的外衣,一摸腰间发现白扇不见了。


一个不好的念头在他心中醒来,他几乎下意识地向外冲去。


不行,一定得赶上。他这么告诉自己,他不想再失去一次了。


但是回应他的只有你冰冷的尸体,以及在你身边的白扇,上面全部都是窟窿。


是风动。你抬手掩盖了脸上的阳光,走到了树下,靠着坐了下来,眯着眼看着远方。相思?为什么会有相思的感觉。思谁?到底是谁,在自己的记忆深处,有一个手执白扇的男子。


你轻轻抚摸身上的绸缎,有落花飘落在了你的肩头,你察觉到了,正要伸手拂开,却见面前一暗。你抬头,看着来者,那人笑得温润如玉,开扇,你肩上的花朵顷刻间到了他的扇面之上,他将扇面递了过来。


“花儿本应配美人。”他笑着,将花儿放在了你的手中。




开到荼蘼
七夕快乐差点忘了发……其实是好...

七夕快乐
差点忘了发……
其实是好多天之前 刚抽到他的时候开始画的……一直拖一直拖_(:з」∠)_

七夕快乐
差点忘了发……
其实是好多天之前 刚抽到他的时候开始画的……一直拖一直拖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